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新闻时事(2015.7.9)

发表日期: 2015年7月9日
节目长度:24分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769 KB

22,58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现在是新闻时事节目,今天的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大陆:上半年2539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430人被冤判
-澳洲报纸头版报导诉江大潮及中共活摘暴行
-警察说:我们现在都不管法轮功的事了
-诉江大潮 宣告江泽民末日已到
-双癌患者的新生
-参与迫害 政法人员遭报应 求助律师


大陆:上半年2539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430人被冤判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据明慧网报道所做的不完全统计,2015年1-6月份,遭绑架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2539人,被冤判430人,遍布30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迫害最严重的省份是:山东379人,辽宁248人,吉林194人。非法判刑最多的省份是,辽宁115人,山东51人,四川48人。因为中共竭力封锁消息,以上数字仅为实际发生案例的一部分,实际数字应远不止此。

作为主流社会精英的法轮功学员一直是中共迫害的重点。仅明慧网六月份信息统计,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优秀警察、检察官、市政协委员、大学教授、高级工程师、研究所高级农艺师、地税局干部等。曾被评为“四川省民主建国委员会的巾帼英模”的南充市前政协委员,五十一岁的张林悦女士被判三年;原湖南广播电台工程师叶菊兰被判三年;原台安县电业局负责人,高级工程师李明喆,遭刑讯逼供,被判三年半;受人尊敬的辽宁省阜新市阜蒙县检察院检察官吴俊和被判六年;甘肃会宁县一级警官陈仲轩被判六年,在监狱被殴打、辱骂、体罚;本溪市桓仁县好警察王德清被判四年;北京优秀英语教师张宏伟被判四年;河南平顶山市清廉干部胡庆彬被判四年。

辽宁省本溪冶金高等专科学校(现更名为辽宁科技学院)的优秀教师吕金宇,2002年被非法判刑九年。2011年出狱,因被开除公职,他被迫离开家乡,4月13日晚8点左右,吕金宇在沈阳市被警察绑架。在皇城派出所被警察刑讯逼供——灌辣椒水。目前他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已被非法批捕。吕金宇九年冤狱经历的主要迫害有:拳打脚踢、踩、踏 、踹、打嘴巴子、脏东西堵嘴、吊起来悠着打、狼牙棒打、木板打、关在铁笼子里、针刺、戴手铐脚镣、背铐、固定位捆绑、坐老虎凳、不让睡觉,强制灌食、强制打吊瓶(含药物性)、强制关禁闭、长时间关小号、电棍过电等。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王新民原系黑龙江省烟草研究所高级农艺师,今年66岁,2003年10月22日被绑架判刑14年,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2014年初被迫害出严重疾病于2014年6月保外就医,在病情没有好转的情况下于2015年6月4日被牡丹江监狱以欺骗的手段不顾身体情况强行收回。

典型迫害案例

1、山东淄博马福建被非法批捕、绑死人床四天

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果里镇法轮功学员马福建,2015年5月1日外出讲真相,被果里镇派出所非法抓捕,送往桓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近日马福建被非法批捕。期间,马福建妻子和马福建二哥多次去看守所要人,均遭拒绝。马福建被强制绑在死人床上四天;遭一办案人员打耳光,被迫害得不吃不喝,恶警仍对其继续强行灌食,并欺骗马福建妻子,骗去现金二千元。

2、山东省监狱以自杀逼迫杨乃健放弃信仰

2015年5月5日,青岛法轮功学员杨乃健的父亲和二姨去监狱探望杨乃健,发现杨乃健身体比上次还瘦,脸色发黄。家人一问,才知道,监狱利用包夹人员,让包夹人员准备了刀、药,用拿刀自杀、喝药自杀的形式逼迫杨乃健放弃信仰。之前,监狱曾经把杨乃健捆绑一天,不让吃饭、睡觉的方式逼迫杨乃健放弃信仰,没有达到目的。

二、明慧网公布:六月份,中共绑架542人, 冤判82人

三、2015年5月份明慧网公布:2014年有78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据6月份报道,又有4人在2014年被冤判。累计2014年被非法判刑人员为785人。

目前海内外的法轮功学员及亲属都在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起诉江泽民,要求严惩其发起并操纵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的行径。从5月到7月初两个月内,明慧网已收到43404人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自诉状副本。希望那些还想靠“打击法轮功”攒“政绩”、升官发财的人,赶快清醒过来,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千万不要像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苏荣、徐才厚一样,一条道跑到黑,自毁前程。


澳洲报纸头版报导诉江大潮及中共活摘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澳洲媒体集团费尔法克斯(Fairfax Media Group)下属地区报《The Leader》,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头版头条以《抗议器官贸易》(Organ trade protest)为题,报导了悉尼两名法轮功修炼者家庭所遭受的迫害,以及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同时还报导了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的大潮。

报导说,法轮功学员刘春利和庄玮向中共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寄出了控告状,控告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犯有酷刑罪和反人类罪。自今年五月底开始,已有超过二万名的法轮功学员或他们的家人控告江泽民。

报导说,法轮功学员刘春利和儿子埃里克(Eric Jia) 住在澳洲这样自由的国度很开心,他们可以有自己的信仰。但他们的心情并不轻松,因为埃里克的爸爸贾晔还被关在中国的监狱,只有当贾晔被释放,他们才能真正的感到轻松。

报导说,母子俩担心贾晔会毫无痕迹的消失,担心他的器官有可能被摘取、在红火的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被出售──被有钱的人购买。

刘春利与儿子埃里克贾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在悉尼南部好事围(Hurstville)区,告诉人们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真相,希望人们关注被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遭遇。

他们呼吁联合国向中共施加压力停止活摘器官,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并释放法轮功学员及其他良心犯。法轮功学员希望澳洲政府制定法律,取缔那些在海外接受非法器官移植的行为。

澳洲民族电视台(SBS)的Dateline节目近期调查报导了中共器官移植业。该节目指中共使用良心犯作为肝脏、肾脏、心脏、肺和眼角膜等器官移植的供体。甚至这些器官在被摘取时,人还活着。

中共已经承认器官来自被执行死刑的犯人,但器官移植的数量远大于有纪录的死刑数量。中国没有自愿捐器官的传统。

二零零六年,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进行调查,发现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间,有四万一千五百列器官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

二零零八年,联合国要求中共详细解释摘取法轮功学员重要器官的指控,以及自二零零零年以来中共移植器官数量激增,这些器官的来源。

报导引述澳洲法轮大法协会发言人赵女士的话说:“系统的强摘器官,是国家行为,是中共官方、军队、监狱和医生共同合作下进行的。”“能保证在二至四周的时间内就提供匹配的器官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除非有一个器官供体库。”赵女士说,“法轮功学员没有痕迹的被失踪──有时家属只会得到一个骨灰盒──没有审讯过程、没有解释。有时家属接到通知说他们的家人自杀身亡或者死于心肌梗死。”

报导最后介绍了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一种古老的佛家修炼,在九十年代早期的中国主流社会中迅速发展。法轮功的核心是“真、善、忍”,强调道德与悟性。


警察说:我们现在都不管法轮功的事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三十日】

警察说:我们现在都不管法轮功的事了

〖黑龙江省富裕县来稿〗前几天,我在工作中接触到一个年轻警察。

谈完工作,我给他讲法轮功真相。他说:“其实我们所现在都不管法轮功的事,谁接到电话一听是举报法轮功的,就给挂了,不出警。一次我值班,接到一个电话说接到法轮功真相电话了,要举报。我就对他说,‘现在我们都不管这事了,你没事管这个干啥!’”

现在很多警察都明白了,不但自己不管法轮功的事了,还劝其他人不要管。

老公安说:“法轮功没问题,是镇压者有问题”

〖辽宁来稿〗前几天在拥挤的公交车上,一个小伙子从座位上起身下车后,边上站着的老伯伯坐下了。我说:“您终于有个座了。”老伯伯说:“没事,我能站,东西撂地上就行。”我说:“这明明写着是‘老弱病残孕’的座位,有人就装糊涂。我家孩子说他从来不坐,因为那五个字他一个也挨不上。”伯伯笑了,说:“是个好孩子。人在做天在看!”一听此言我知道伯伯是个明白人。

老伯伯说自己已经七十九岁了,属牛,是警界退休干部,曾在本市好几个分局工作过,从来没贪污过。很看不惯现在的社会风气。我问他对法轮功的看法,他说:“法轮功没问题,是镇压者有问题!”老伯伯稳稳地说,声音不小,没有丝毫的顾忌。车厢里的人都静静地听着。

老伯伯下车时,我说:“您一定知道‘法轮大法好’吧?”他说:“知道,知道。”


诉江大潮 宣告江泽民末日已到——莫做遗臭万年的秦桧帮凶

文: 子华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历史上最令中国人民痛恨的人,要数南宋时期的奸贼秦桧。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残忍的手段害死了一生“精忠报国”的英雄岳飞,秦桧落得世代骂名,至今八百多年过去了,人们仍在痛恨他,唾骂他。

秦桧当时处心积虑,用尽歹心谋害岳飞元帅,为了什么?全是为了身家利益。然而秦桧的险恶,恰恰毁了他和他的家族。秦桧的臭名远扬,走遍中华大地,都找不到哪个人敢说自己是秦桧的后代。相反,岳飞的后人却以岳元帅的忠义、英勇引以为豪,并且得到世人的敬羡。这就是善恶报应的天理的一种表现吧。

再看当今,汉奸出身的江泽民,由于妒忌制造出一个个谎言,公然践踏宪法和法律,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滥用整个国家资源,在一九九九年悍然发起了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迫害,把上亿的信仰“真善忍”的民众推向打击面,迫害中动用百余种酷刑在劳教所、监狱、洗脑班摧残法轮功学员,使众多的人被致伤、致残、致疯、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等,导致千千万万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这场迫害不仅给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庭造成了难以承受的痛苦和不幸,同时也给中华民族带来了空前的灾难,使整个社会道德全面崩溃,罪恶丛生,危险至极。江泽民团伙以“假恶斗”对抗“真善忍”,促使整个社会道德下滑,重用那些品质恶劣的道德极其败坏者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打手,给他们加官封赏,纵容他们贪污腐败,淫乱狂欢,超越国家一切法纪,给他们开绿灯,使他们无恶不作。

自古至今,一些为了私利不择手段害人者,往往都是以害人开始,以害己告终。他们只是鼠目寸光,看不到天理在制约、衡量着世间的一切,最终却害了自己。秦桧等人如此,江泽民团伙亦如此。企图通过迫害法轮功捞取好处的那些人,却没有想到,日后他要加倍偿还自己迫害佛法的罪恶,不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而且还得实质的偿还自己的罪业,其下场不知要比秦桧悲惨多少倍呢?

那些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人必然会落得可悲可耻的下场。如:已经落马的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李东生、王立军等高官和被逮被判的各级贪腐官员,几乎都是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江氏的马仔,大多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他们当初都是为了利益,不惜出卖良心而心狠手辣地迫害善良百姓,可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今天会在恶报中吞食自己所造成的恶果,甚至还要毁掉自己的家庭,断送了子孙。日后还要和江氏一同被定为历史的罪人,遭后人世代唾骂,还要下地狱遭处罚,下场无比悲惨。

从古代预言中和当今一些世间高人,都预言到了迫害法轮功者将在迫害中毁掉自己。笔者的一位亲戚是位信佛者,尚能预知一些重大事情。一九八九年江氏刚上台,他就说江泽民是蛤蟆精转世。后来他又跟个别人说,江泽民是个总妖(魔)头,会给中国人带来很大的灾难,坏事干尽,最终被上天惩罚,死后还得下地狱,在地狱里要用油锅炸他……

从二零零二年开始,几年时间内,江泽民因迫害法轮功在世界上三十多个国家被起诉,在国际上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从今年的五月份开始,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根据国际法和中国的法律掀起了对江泽民的起诉大潮,把起诉江泽民的控告书以各种方式递交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等执法机关,到今天已有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向两高邮递或递交了自己的诉状。

提起江泽民,中国百姓几乎无人不骂,他腐败治国,带头贪腐淫乱,鱼肉百姓,祸国殃民,出卖国土等。起诉江泽民,把他送上审判台,大快人心,也是天意决然。上天已不容忍也不允许它在人间兴风作浪。起诉江泽民,也是在给那些仍在听信谎言和为江氏卖命的人一次明善恶的机会。


双癌患者的新生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二零零九年八月份,我六十三岁的弟弟突然腿疼的很厉害。到本县医院检查,医生说治不了。又转到北京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检查结论是“骨癌与肺癌”。弟弟住院后,病一天比一天重,最后不吃不喝,昏迷不醒。医生说:“肺癌到了晚期,病人没有好的希望了,回家准备后事吧。”

弟弟的孩子们不相信,又把父亲转到北京大学第九临床医院。检查结果和三院一样。孩子们表示不管花多少钱也要治。就这样,弟弟在第九医院住了六天,一直昏迷不醒,只能靠吸气管和氧气维持着生命。最后家人决定出院。

救护车带着吸气管和氧气把弟弟送回家。医生说:拔了吸气管病人会就停止呼吸,等亲人们都到齐看上最后一眼再拔吸气管吧。我和儿子、女儿、女婿等在弟弟的耳边呼唤他,告诉他只有师父才能救了他的命,快求师父救他。在昏迷状态中的弟弟好像点了点头。同时我们让弟弟家的亲人们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一切后事都准备好了,医生把吸气管拔掉了。孩子们把他抬到炕上等着最后时刻的到来。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病人还是那样。

第二天,弟弟清醒了,能说话了,还能吃饭了!他清醒后就表示要听法。弟弟原来也修大法,但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因害怕不敢炼了,但心里还相信大法好。

弟弟走回大法修炼中来了。半年后,他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到工地干活去了。知道此奇迹的村里人,都赞叹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参与迫害 政法人员遭报应 求助律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明慧通讯员大陆报道)一位中国大陆的维权律师长期致力于为法轮功学员作辩护,最近他接到了多个原政法系统人员的求助电话,委托他做他们的辩护人。

为政法人员做辩护,对这位律师来说本不是新鲜事。他曾为上访的退役军人和警察打过官司,中共在这些曾经的专政工具失去利用价值后,兔死狗烹,过河拆桥,使这些退役军警生活艰难,走上了前仆后继的上访之路,结果过去的“维稳”者成了被“维稳”的对象。

然而这位律师最近接到的求助电话,均不来源于以上对象,而是来自于最近频频落马的政法系统官员、警察,而且还是在这位律师调查法轮功案件时,对律师进行威胁、刁难、跟踪、阻挡甚至拘禁、殴打律师之徒。

知情者说,当初这些人权势在手时,是多么气焰嚣张啊!刚刚落马的黑龙江黎明监狱监狱长王亚罗,就曾在这位律师前去会见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时,对着律师咆哮道:“你知道法轮功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吗?!这是敌我矛盾!他们都是阶级敌人!你要注意立场!”并马上给北京市司法局打电话,通过司法部门向律师施压。

此一时,彼一时。这些原政法人员,当初甘当中共马前卒,积极参与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善恶有报”的劝善充耳不闻、视若无睹,对正义律师竭尽打压之能事。如今恶报果然应在了他们的身上。当他们自己身陷囹圄时,想到的第一个求助对象,竟然是帮助法轮功学员的律师。

法轮功学员奉劝那些目前还自以为得势的公检法人员:以你们的前任为鉴,明辨善恶,善待法轮功学员和律师,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至于这位律师是否愿意接受委托、做他们的辩护人呢?这位律师摊开双手说道:“帮助被告人争取权利,本来就是律师的职责所在。可是,他们在任时整出来的法轮功冤案太多了,我实在是忙不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