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718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5年10月27日
节目长度:74分3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7,855 KB

69,97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5年10月15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18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园地】
现阶段对救人的认识
走师父安排的路 没有迫害 只有神奇
时刻守住大法弟子的本份
海外青年弟子:坚持打电话讲真相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談现阶段对救人的认识

对于宇宙中极高层生命来讲,创造一个新宇宙或者创造出无数的生命,都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现在地球上有七十亿人,一个如来层次的神,就可以轻易的消灭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消掉所有人的业力,从而救下所有人的生命。一个如来就有这样的能力,宇宙天体中有无数的如来,要救下这七十亿人可见是多么容易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大法弟子却成了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呢?

这是因为这个宇宙中最难的事情,不是救一个人或者救一个宇宙,不是创造一个世界或者创造一个宇宙,而是要让得救者自己明白后才能得救,这才是宇宙中最难的事情,改变一个生命的认识,改变一个生命的观念,这才是这个宇宙中最最难的事情。

真善忍宇宙无论有多大,也是我们师父一念产生的。正法中无论有多高层次的生命来阻挡,在我们师父眼里也只是小儿科,可是我们弟子做不好却能阻挡正法的進程。

如果我们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认识不上去,应该做好的没做好,这个时候师父还把我们拿上去,还把应该我们救的而我们却没能救了的人也拿上去,那么就面临一个问题,那不是我们的威德,我们真坐在那个位置上连自己都会知道不配。

反过来讲,如果我们认识到了,如果我们确实做好了我们应该做的事情,那么师父什么都可以帮助我们做。看似我们救人了,其实真正救人的是师父,我们只是给这个常人讲了真相,让这个常人明白了真相,可是这个常人生命却得救了,甚至这个常人还有可能成神,我们一个常人的身体是没有这个能力的,这些事情全是师父做的。师父做的,可是功劳却算在我们头上,却算是我们救了这个生命。

从我们自己修炼的过程来看也是这样的,师父轻而易举就可以把我们拿到我们生命来的最高位置,可是我们修炼这么多年了,就我自己修炼也有二十年了,那为什么还在人中修呢,师父不珍惜我们吗,非要我们吃苦吗?其实,我们受罪师父更受罪,我们承受的只是修炼过程中痛苦的表面,而我们所有的修炼中实质的苦难全是师父在为我们承受。为什么呢?

就是因为师父要让我们在宇宙中建立自己的威德,让宇宙中的生命永远敬重我们,让我们拥有至高无上的荣耀,所以才有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宇宙中无量的众生都在盯着我们,我们认识到了,他们承认,我们做好了,他们承认;我们认识不到他们不承认,我们做不好,他们更不承认。

所以,今天人类才会出现一些看似反反复复的事情,就是师父在不断的给我们机会,让我们认识到,让我们做到,师父一次又一次在教导我们,一次又一次在提醒我们,一次又一次在原谅我们,叫我们珍惜机缘,叫我们的认识提高上来,叫我们不要把自己混同于常人,叫我们一定要坚定正念,一定要救度众生,从而建立起属于我们自己的威德。我个人认为,这也是师父一等再等的原因之一。

再回想一下我们得救的过程,原来我们完全是个常人,可是为什么会成为修炼人呢,师父一开始就给我们讲今天的事情,恐怕我们没有几个人能修炼到今天。我记得师父一开始跟我们讲的是气功,通过讲炼气功身体如何才能健康,还给我们讲科学,讲科学道理,还给我们讲人中的文化,讲宗教中的事,讲修炼中的事情,都是根据我们原来已有的一些认识,一步一步把我们引向修炼,一步一步让我们提高认识,一步一步让我们成为真正修炼的人。

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今天给常人讲真相,一上来就告诉他们神的事情,一上来就说天灭中共,常人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理解的。

那么,怎么办?我们就得符合常人的状态去讲,我们就得顺着常人的执著心去讲,不仅要讲真相,而且还要做好,在常人中我们做的要比常人做的好。比如说神韵,是师父给我们做的示范,神韵就是大法弟子演的世界第一秀,就是最好的,常人看了就佩服,都会说大法好,都会说大法弟子好。

再看我们自己的一些人,就拿我来说吧,几次做工程都做不下去,多次做生意都做砸了,还多次被抓,多次被迫害,这样叫常人怎么看?当然这里面有旧势力迫害的因素,但主要原因是我自己。我们是大法弟子呀,是我们师父的弟子呀,我们做好了,谁敢迫害呀?!这个宇宙无论多了不起、多高的神,也不敢随便迫害我们呀!是我们自己差劲才被它们抓到迫害我们的把柄,才会遭到这么多的迫害,才会遭到这么多的损失。

我的意思是想说,师父救我们的过程,也是今天让我们认识到怎么样去救人的过程。

我们今天救常人也是这样,也得学习师父是如何救我们的,去救常人,得符合常人的执著去讲真相,得有耐心,同时我们自己还得做好,在常人中,我们方方面面都要做好,都得做得出色。做生意的要把生意做好,上班的要把班上好,打工的要把工打好,学生要把学习学好,就是家庭主妇,也得把家务做好,方方面面我们都得是个好人,方方面面我们都得做得出色,这样常人才会佩服我们,这样我们讲的话常人才会听。现在有些常人,甚至不听你讲什么,他就看你做什么,你做得好,他就佩服,做不好他就瞧不起。

现在回想起来,就我个人走的路来看,很多事情没有做好,确实是因为我的认识还不到位。法也在学,真相也在讲,可是学着学着就不当回事了,魔难来了,就抓紧学一阵,讲真相讲着讲着,不被人理解了,遭到攻击了,就烦了,就不想讲了,甚至有时也混同于常人了。

有时自己做的太不像样了,就想起来自己的责任来了,就猛烈的精進一阵子,就是好一阵坏一阵。其实除了外界的干扰以外,除了救人实在太难以外,与自己认识不到位也有很大的关系。

现在想想师父救度我们的过程,也就是我们今天救度常人时要学习的榜样,师父是如何对待我们的,反过来也就是我们应该如何对待常人的,师父是怎么做的,也就是我们要怎么去做的。我们照着做就行了。

原来我还不太理解,师父说:“大法弟子几乎已经成了人类在各个地区唯一的希望了。” (《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也不是说不理解,这句话觉得自己是知道了,反正师父说了,肯定就是的。

可是,这究竟是一件多大的事情呢?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有时觉得我自己还时常处于被迫害中哪,我自己还处处困难哪,反正知道自己是要去救人,反正就去讲真相好了,究竟是真的理解了,假的理解了,理解了多深,理解到不到位,也还真的没有去深入探究。现在,猛然觉得,好象真的责任重大了,感觉时间不多了,这么多的生命还没有得救,突然感觉紧迫起来了。

宇宙中有无量的神,巨大能力的神在这个宇宙中多的是,而且师父也来到我们宇宙中,而且还来到我们人中。那为什么偏偏我们大法弟子成为众生能否得救仅有的唯一的希望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我现在的理解是,刚才我上面说的,是因为生命的得救是要他自己明白了才能得救,把一个常人的生命拿到天上去,有这样能力的神,宇宙中的生命多的是,可是要让常人明白后,才能得救,才能拿到天上去,那么就只有在人中给他讲真相。而这件事情,这个宇宙中无论有多高层次的生命,多么了不起的大神,都没有这个资格去做这件事情,只有大法弟子有这个资格去做这件事情。

这是因为只有我们大法弟子在人中,我们大法弟子是神在人中。师父也在人中,可是师父也不能去做这件事情,因为师父做了,就算师父做的,就与我们大法弟子无关了,师父是为了建立我们的威德,帮助我们做这件事情,师父什么也不要,师父就是要帮助我们成功,我们救人后,正法结束后,我们走了,师父还会帮助我们做好人中的事情,帮助我们了结一切大小事,把所有的事情都帮我们做好。只要我们做到了,师父就会帮助我们成功。

所以说,我们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

想想今天的事情,想想我们的幸运。想想我们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做好呢?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精進呢?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下面请听辽宁大法弟子的文章:走师父安排的路 没有迫害 只有神奇

师父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 (《精進要旨》〈警言〉) 修炼这么多年了,师父正法近结束,只等我们大法弟子在收救众生和个人神起来了。限于篇幅,谨记述近期修炼中几事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没有迫害

一天,同修来我家说:A同修被抓了。我想:得弄清情况报给明慧网。第二天,我去了她被抓地区的派出所,当时两个警察在。我问:“请问,你们这里前天抓法轮功学员了吗?”他们说:“没有,我们这儿不抓法轮功。”我一听这话音,是师父点我(他们善)要我帮他们“三退”保平安。结果,两个生命得救了。

我又去另一个派出所,见到四名警察。我说:“请问,你们这里前天抓法轮功学员了吗?”他:“有一个。”我:“她现在在哪?准备怎么处理?”他们说:“送拘留所了。拘留十天,到日子就放。”他们反问我是她什么人,我答:“我也是修炼法轮功的呀。”一个警察说:“哈,自投罗网啊。”我郑重的说:“××××××(他的警号)你错了,你怎么把你自己当网啊?我们是守法公民,你们是人民警察,你们是保护好人,打击坏人的。”他马上耷拉头了。其他警察哈哈大笑起来,我给他们讲了真相。有人问:“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地区的?”我坦坦荡荡的告诉他们我的名字和所在辖区。

师父利用同修这事,引我去看守所讲真相,前后两个月。看守所院子不大,常年有警车、警察、探视人员等。来这里办事的人大多有时间听真相,极少不退。只一个警察(是收款的),怎么劝都不行,天天赶我走。一天,我给看守所送了神韵光盘和真相小册子,他终于“报警”了,我很平静,师父在安排我救人,到哪都一样。

警车一到,一警察坐在车里眯眯笑,就等我来收救了(谢谢师父)。我就堵着车门劝三退。他说:我是党员,我退!快到派出所的小土道旁,不知道哪来的男女老少,笑脸相迎,夹道欢迎。是他们明白的一面知道我干什么来了。

下车就迎过来一位警察说:“老太太啊,大热天你去那地方干啥啊?”我赶紧说:“天灾人祸多,讲真相救人!大姨也劝你赶快把你入的中共组织不要了,咱就要平安,幸福。”他眼睛一扫左右说:“嗯,那行。谁都愿要平安、幸福。”

他问:“你这碟(神韵光盘)哪里的?”我说:“做的。”(我是所答非所问,没正面回答他)他问:“你家有电脑吗?”我:“有啊。”:他问:“你会上网吗?”“你会刻碟吗?”我回答:“会呀,现在这个谁不会呀?”他又说:“你去看守所干什么?不怕抓啊?没事在家里呆着多好。”我说:“我们师父说你们警察最可怜嘛,上面啥也不让你们知道,就只能盲目的执行命令,迫害好人,善恶可有报。看守所的警察也需要平安啊,都不去讲真相救他们,他们咋办啊。”他说:“这话说的太对了,我们警察最可怜了!挣钱不多,啥都得干。”负责问我话的警察嘟囔着:“这也和她没啥唠的呀。”言外之意:不知道问啥了。感谢师父的安排!我不好回答的问题,师父也不让他们问,师父考验弟子是根据弟子的能力安排的。听师父的话,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堂堂正正,按法做就有主动权。那警察跑到沙发上去玩手机了。

没人理我,我就里外屋溜达,又讲退了两名警察。后来他们躺在沙发里睡着了。那个玩手机的警察说:“他们睡着了。”呀,师父在提醒我:玩手机的还没退呢。我赶紧劝他,他眼睛里闪着惊喜,高兴的点点头答应退了。这时一个头头回来了说:“还留人家干什么?赶紧让人家回家。”一个警察送到我大门外。我说:“孩子,你别迫害大法弟子,善恶有报是一定的。”他说:“大姨我知道,大姨慢走。”在师父的安排、呵护下,唠了不到一小时我回家了。

回家后,恳求师父再给弟子一次机会,去救那个发话让我走的警察头头。第二天,我去了那个派出所,在师父的安排下顺利弥补了缺憾,六名警察三退得救。谢谢师父。没有迫害。

后来我去看守所看过“报警”的警察。我问:“害我你后悔吗?”他不好意思了,他同事都憋不住哈哈笑起来,他讪笑说:“不后悔。”我开玩笑的说:“哇!这是什么世道啊?我为你平安一次一次来,你还害我还不后悔!天理何在(我理解他是不明真相)?”后来我给他写了劝善信,并送去了《九评》小光盘。以后我一直没见到他,我愿他明白真相得救。看到这些可怜的孩子们,能使他们得救,我真是由衷的高兴;看到他们无知的对善良人犯罪,我真是由衷的难过。

二、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只有神奇

师父说:“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这是不是具备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 (《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所以我说有的你能做,能做的你要不做你就不是修炼的人;你不能做的大法一定会给你做,师父一定会有办法。” (《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那是不是修炼人完全修炼好才没有迫害呢?不是!只是要保证自己在修炼状态中,按师父安排去做了。上一条法没做到,还有下一条法跟着呢。不会出漏洞,就没有迫害。那是不是你出功能了才没危险?不是!就我自己而言,做三件事中,没想到用什么功能,也不知道自己有啥功能。凭的是信师信法,把自己全交给师父。

1.信师信法 除邪恶宣传品

一次,我见一个社区办公室对面道边的玻璃橱里,贴着大幅610迫害世人的宣传品,有五米长。让我看见了就该我清除,这是救人的举措,也是不使社区人对众生犯罪,确保一方平安。我早七点多去了,就什么也不想,操作起来。先徒手起下玻璃橱里三块大展板,再“稀里哗啦”处理掉六大张邪恶宣传品,一抱一抱的送到垃圾箱。过往人们离我操作地方都没有一米,声音还很大。人们来往着,上下班的,采买的等等,我前前后后都是眼睛,我发现他们真看不见我,真神奇。在师父的呵护下,八点多清理完回家。

2、信师信法 除邪恶条幅

近期,常看到邪恶大条幅在社区、街道、大路旁、派出所等。我悟到是师父在一步步引着我走,让我遇到一处,我就处理一处。

听一清洁工说一大法弟子被抓,送某派出所了。我去了那个派出所,劝退了一个警察,也见邪恶条幅垂挂在楼门口。心想:这出出進進的人们看到那个条幅该多危险啊?

条幅钉在近三米高处弄不下来。寻觅一下,真在派出所院子一角找到了一把锄头,这时八点多,临街过往行人不断。派出所楼门口台阶上坐了六~七个男人,门内出来几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察看见我说:“别拿锄头啊,那是公家的。”我说:“用用。”他就停在我附近和别人说话去了。另一个警察来在邪恶条幅下面的台阶上坐下,就是在我背后离我一尺多远。我赶紧用锄头把条幅上部划破,(我用完了)那警察很自然的走过来接过锄头收去了。过程中,有人喊:“干什么啊?呀!呀!真弄下来了,撕它干什么呀?”那个坐我身后的警察却一直没动。条幅撕下来了。我把邪恶条幅卷起来在众人面前走出了派出所院门。

两天后再去看,做个新的钉上了,内容不变。找锄头,没有了。院子里有六~七个人(其中三个警察站一堆儿)。我只能用力往下拉了,用我体重使劲往下拽。有人说:“干什么呢?”还有说:“那天都弄掉一个了。”一警察说:“别拽了吧,小心拽下来砸了脑袋!” 那固定条幅的是约40mm*30mm的方木和三颗很粗的水泥钉,都露出一寸长,又在三米处。我脑中唯有把邪恶条幅拿下来,销毁掉,完成师父布置的“作业”。没想自己什么脑袋不脑袋的,做正事怎么会砸脑袋?我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发现他们三个警察离我才一米多远,方木和钉子完全可能砸到他们。我心说:“站远点,别碰了你们。”那另两位背对我的警察,回头看我一眼,好象明白我的心声又没发现什么,条幅终于下来了,我收拾收拾,把条幅卷吧卷吧走出了派出所院门。心里说:师父啊,谢谢您!

试想,在派出所楼门口,在警察眼皮底下公开这样干,他们都看不见或看不懂,神不神奇呢? 修炼原来是这样!还能有迫害吗?在师父的安排、演化与呵护下,这类事经历很多了,绝对不是巧合和侥幸(修炼路不同,得是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实际都是师父在做,绝对没有迫害!一切尽在亦真亦假中,都是师父在做。信师信法,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师父无所不能!

3、信师信法 除邪恶展板

前些天,我老伴每天晨练回来告诉我一次,他去了哪哪风景区游乐场,走了多远。天天说同样话,我就悟:师父是在告诉我什么呢?我就去看看。去后发现风景区大路旁那里立了一个高大钢架邪恶宣传板,约三米多长,几个邪恶大字十分醒目,二里外都看的很清楚。这也太邪了。它一面是大道(来往行人、车辆都必见),另一面是游园的行人与车辆。来来往往这车水马龙的,还有风景区办公楼、生活区、游园的人们络绎不绝,得害多少人啊?

上前查看,是约3mm的塑胶透明板,很韧又很坚硬,石头砸上去会反弹回来,塑胶板不会受损。回家想:是师父安排的就一定有办法达到目地,信师信法。

第二天又去了,游人与清洁工很多,马路还有修路干活的等,总之不可能秘密進行。怎么办呢?我就在那里活动着胳膊腿琢磨着,终于发现有一地方的板与框之间有一点缝隙。找块石头当锤,把小石头砸進缝隙,挤罢小石头换大点的再挤。就这样干了近三个小时,终于有韧性而坚硬的塑胶板裂了一道十多厘米的裂痕。这是我想不到的,实际是师父看我再也想不出什么高招了,就帮助我了,谢谢师尊。再砸下去,塑胶板裂开了一个弧形,掰下来一块约10厘米*20厘米的塑胶板片(谢谢师尊啊)。我把里面的那层害人的图案划破,能处理多少就处理多少,再挖空它的肉(充填体),就可以撕碎另一面的(邪恶精华)害人的图案了。它中间有条龙筋很韧,我用它的皮(塑胶板碎片)把龙筋刺碎撕破,这样就达到我的目地了。

就在我停手时,一个保安冒出来:“你干什么呢?”继而来了好几个。我和他们讲:“我国贵州省有个藏字石,中间凸显一尺见方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中科院勘查后立碑证明纯天然形成,无任何人工雕琢痕迹。那就是说:共产党要灭那是天意,你们还弄这东西太害人啊。”他问:“你是信什么吧?”我说:“我是修炼人。信仰真、善、忍。”他们说:“你这是损坏公物!得赔!”我:“赔?我救了你们那么多人,你们不感谢法轮功,人命值多少钱?”期间,我劝他们(他们几乎都明白)三退保平安,有暗暗答应的,也有不敢面对的,最后报警了。

你说这邪恶展板两边都是道路,好多个保安开着旅游点的敞篷车来回溜达,人流车流熙熙攘攘,五面都是眼睛(旁边二十多米高处楼顶有多人施工),我在这里叮叮咚咚鼓弄了三个小时,怎么无人制止我呢?这不就是师父在安排吗?有师父在,我还怕报警吗?

我進了派出所。進门我就找机会劝三退,和他们唠嗑就是讲真相。警察都叫我大姨。不时,还有警察帮助我讲:“有些事你不信吧,它还真灵……”。师父安排的真好,一会儿就退好几个。一时他们七、八个人去里屋看电视了,我来这就是讲真相救人的,就也想進里屋,我跨着门槛。负责的警察说:“别進来呀,外屋坐着去。”我想师父告诉不能听他们的,再说我想到大法弟子的尊严(无理虐待,我不接受)。于是他说几次甚至吓唬我,我就是不收回腿。后来他软了说:“我求求你,求你了行不?”我笑了说:“行!”我收回了腿。七、八个人哄堂大笑起来。可能那屋不让外人進吧。警察竖起大拇指说:“我服了,我服你了!!这老太太!”警察和我说:“你教我们炼功吧。”我就炼了五套功法给他们看。他们说:“你喊一句话,就让你走。”(我不等他说完)就说:“好,我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说:“这老太太,哈哈哈。”他们查我家人电话(想让家人赔钱),怎么也打不通。他们问我经过,我事先告诉:我不签字。他们就写上拒签。警察:“你是为救人这我们能理解,可破坏公物得赔啊。”我义正词严的说:“人命关天,我救人了,你们得谢谢法轮功!就算那牌子值一百万,那大马路和娱乐场天天车水马龙,我救多少人命值多少钱?”中午,他们给我端来了饭菜,还加了勺子肉,我说:“谢谢你们,我没带钱,不吃。”他们说:“不要钱。”我说:“你不要钱,我不可以不给钱。”

我是感恩师尊:考验着弟子,也在令他们善待大法弟子,是在救他们。没有师父的安排,他们不会这样做的。他们前些日子抓的大法弟子还在被迫害中,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呢。我愿大法的慈悲伟大,圣洁美好而造就的大法弟子的优秀品格与情操通过我的修为展现给他们。所见到的警察除走了两个,其余都劝三退了。

他们带我去医院体检了。我见医生就劝三退,所有警察都不真拦我。進了拘留所我见警察就劝三退,他们笑着,也不拦我,还说:“吓得(警察)吱吱跑。”拘留所再次“体检”后,下午三点吧,劝退二十一个警察、保安等。出了拘留所,我说:我回家。他们问了我从哪地方下车,到地方我下车,他们走了。

下车后我想:没钱,打车回家吧。可是的士不拉我,“摩的”也不拉我,那是让我走吧,走能讲真相救人,也不错。没走多远,一辆轿车在我旁边停下,我孩子下班路过我身旁!神奇吗?丝毫不差。感恩师尊!感恩师尊!感恩师尊啊!!

师父说:“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 (《精進要旨三》〈问候〉)

师父不承认迫害,就说明法中没有迫害。那么我们是在法中修炼,就不会真的被迫害。除非我们自己没在法中修,脱离法了,脱离师父的保护了,那是自己出问题,那是自己的事了。我对大法修炼充满信心,深信“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的法理即将实现,就差大法弟子的提高了!

我坚信有师有法,我就定能跟师父回到美好的家园!我会努力走正师父安排的路。永远感恩师尊,叩首!再叩首!!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时刻守住大法弟子的本份

近来明慧交流文章中谈到还有许多大法弟子没有走出人来,救度的世人还远远不够,我们离应该达到的标准还有相当的距离,大法弟子整体也还没升华上来。针对这些问题,谈谈个人认识,与同修交流。

执著自我的魔障

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了我们“自心生魔”的法理:“不管修炼了多高,一出现这个问题就会一落到底,一毁到底。” (《转法轮》) 在修炼之初,因害怕一掉到底就不断提醒自己千万不能生此心。但在长期的修炼历程中发现,其实执著自我表现的方式多种多样,成度不同,有的明显,有的很隐晦,但究其根本,都是属于自心生魔的范畴,也就是旧宇宙生命为私为我本性的必然表现。

如思想中觉的高人一等,自以为是,自我感觉良好,再发展到自欺欺人而不自知。修炼时间长一点就常常不自觉的有老弟子和新学员之分;自己有的方面做的好一些,被人一捧,就难免飘飘然;有时言谈中执著自己过去如何如何;甚至因人心招来迫害,在被迫害中做得好一些,也在无意识中拿出来显示。

修炼一段时间了,也过了一些关,觉的对法有了一些认识。其实没修好的人的一面永远都是人认识法的状态,都不能真正认识和理解法。而对自我的执着很容易造成一种错觉,会时不时从思想中冒出来,你这个认识不高,他那个认识还可以,还是自己的认识在法上,你们这都是人心,却不能认识其实这都是执着自我不放的人心表现。

也有在长期艰苦的修炼中,消沉了精進的意志,被各种人心执著所左右,心里也知道不对,不好,却会自欺欺人的为自己开脱。对于别人指出自己的问题时,认为不是你说的那样,没那么严重,甚至演化出“只要一学法,一精進,多做点事,就能修回来”的假相,从而心安理得的继续消沉,却忘记了师父的告诫:“离道越远越难往回修” (《精進要旨》〈退休再炼〉) ;甚至觉的自己也做了一些事,认为那是资本,可以休息一下,甚至等着盼着正法的结束。等等。

还有一种突出的表现,就是对正法進程每个阶段发生的变化不理解。比如之前的“传《九评》”、现在的“诉江”,不理解的根源是总是站在自我的角度,站在符合自己认识的狭隘立场去揣度师父的安排。

为什么有的同修长期徘徊在一种状态,陷于一个魔难中闯不出来,为什么说天天学法,就是看不到新的内涵?为什么有的同修老是在项目中配合不好,甚至造成损失?执著自我,证实自我,根源就是“私”,進而派生出各种执著心。对修炼人来讲,就是执著人心的感受,在滋养魔性,强烈的执著自我形成了一个强大的魔障。
认识师父的安排

师父说:“我把学员都当作弟子” (《转法轮》) ,师父还说:“我想把你们当成弟子待,可是你们自己不想成为弟子怎么办” (《精進要旨》〈环境〉) 。师父的洪恩慈悲是作为弟子永远无法全部理解和认识的,师父对弟子也都是一视同仁。那么反过来问问自己,我们是大法弟子吗?可能这样问,有的人会受不了,怎么就不是了呢?从讲法中我们都知道师父不会因为我们一时的走错路摔跟头从而对我们另眼相看。但大法是有标准的,大法弟子也是有严格的心性要求的,当我们不符合大法弟子在不同层次应有的心性标准时,其实就是用人心在看待大法,对待师父。

师父对每个弟子所做的安排,在《转法轮》“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 (《转法轮》) 一节中字面上也明确的告诉了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在实修中都有自己切身的感受,其实何止我们知道和感受的那么一点,用宇宙天体都无法形容师父为弟子所操的心,所做的一切。

对师父的安排,从修炼人这一层的角度来看,最起码要做到修炼人的本份。修炼人的本份是什么,以法为师,遇事向内找,尽量抑制克制自己不好的心,不断的坚持这样做。其实作为修炼中的人来讲,实实在在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一点。要不怎么体现出是我在修呢?而我们真正的改变和升华,都是师父在做。始终如一的坚信和守住这一念,对大法和师父保持谦卑的心态,这是我们还能修炼的基础。

整体升华的问题

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中所反映出来的问题,具体表现非常复杂,从师父讲法中我们知道,其实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和安排下有序的進行。出现的疑惑、不理解、不知道怎么办,是我们没有修到那里,不能体会到,半信半疑甚至就不相信。

师父除了在大法弟子个人的修炼路上做了细密的安排,对正法修炼中大法弟子整体的升华也做了许多安排。以下是我在现有阶段中认识到的一点。

集体炼功、集体学法,包括正法修炼中的集体发正念,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在迫害开始之后,特别是在中国大陆,又从新经历了从被破坏到逐步恢复的这个过程,这是我们能够整体提高的一个重要机制。我们从明慧网的报道来看,是凡做得好的大法弟子,长期的坚持炼好功也是一方面,那也是修炼人的本份。特别是明慧网倡导集体炼功之后,长期坚持晨炼的同修最起码在这一个问题上就是在整体之中。而是凡做得好的地区,当地的学法小组,集体学法,集体发正念也一定是实实在在的在進行。

而明慧网,是师父的又一个安排。关于明慧网的作用和该不该上明慧网,师父有过多次讲法,同修的交流文章也经常谈这个问题,但是还是存在一些不同的认识和做法。如资料点“遍地开花”,越是遍地开花的地区,当地的正法形势可能就比较好,整体的修炼状态也会比较好。有极少数反对上明慧网的,大家现在都能很清醒的认识了。可是来源于我们自身的一些问题,比如不能上明慧网、不想上明慧网、有能力却不经常上、经常上却不认真上,《明慧周刊》看不到、看不全等等,却在抵消和削弱着整体的力量。个人理解,邪恶的封网,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有相当数量的大法弟子不重视上明慧网。

法会,明慧网的交流文章和包括明慧的网上法会,也是师父的安排。都存在一个是否溶入整体的问题。可以说,明慧的交流文章把我们在正法修炼中遇到的方方面面的问题或多或少都谈到了,认真及时的对照大法去参照,就能看到差距,就能跟上正法進程,但关键是我们自己意识到了吗?都做了什么,又长期坚持做好没有?

还有就是为讲真相救人而成立的不同项目,都不是单纯的只有一个作用。比如某地区为诉江的一次项目配合,可能因此就找到了以前掉队的同修,進而成立了学法小组,个人证实法的路走出来了,整体也在配合,该讲的真相也讲了,该救的人也救了。这都是师父的安排,从中也体现出大法弟子个人与整体的修炼提高。

其实这些年来讲真相项目的配合过程中有收获也有很多遗憾和损失,客观上也造成了不同地区不同的修炼状态与差异,也就是局部的问题。这也不是说改变就能马上改变的,不同时间不同阶段师父为我们安排的机会,一步步需要打下的基础,我们没能把握好做到,剩下的路只能是尽量走正做好。

至于说诉江的最终人数,江鬼什么时候审判啦?正法什么时候结束啊?都不是作为弟子该操的心。而面对纷繁复杂的各种情况,动一点人心想要人为的做点什么,那也都是危险至极的。守住心性,做好大法弟子的本份才是我们面对和解决错综复杂问题的前提,也是在正法修炼中需要尽早和必须达到的。


下面请听海外青年弟子的文章:坚持打电话讲真相

师父讲:“天体、宇宙、生命、万事万物是宇宙大法开创的,生命背离他就是真正的败坏;世人能够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时会带来善报、福寿;作为修炼人,同化他你就是个得道者——神。” (《论语》)

我参与RTC打电话的项目将近一年了,我深深的体会到一个真修者在修炼中除了放下自己人的一面以外,还要真正做到同化大法,才能达到师父想要的。

(一)一线讲真相是我与生俱来的使命

我七岁的时候随父母一起得法,从十一岁那年去天安门讲真相证实大法,到现在出国的一年里,师父给我安排的所有项目都是面对面的在一线讲真相。一九九九年迫害刚开始的时候,我和妈妈两个人经常一起坚持走很远的地方发资料发到半夜,肚子饿了,我就吃妈妈给我准备好的黄瓜、西红柿;走累了,妈妈就背着我,一步一步的挨家挨户的发真相资料。

《九评》刚出来的时候,爸爸妈妈说这是一本奇书,我们每晚出门前都装很多出去发,有一次我一个人走到了湖边,遇到一位善良的老爷爷,跟他聊起了共产党的假恶斗,最后走之前鼓起勇气当面送了他一本《九评》。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一线讲真相中正念的威力。

还有从大纪元网站可以声明三退后,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会在小区的健身所给那里的叔叔阿姨们讲大法真相,做三退。虽然那时我只有十几岁,但是我深深的明白师父给予我的使命就是面对面的讲真相。

出国之前,我曾在心里对师父发愿,如果我出国了,我一定要在国外做好面对面讲真相救人的项目,让中国人早日都得救。果然我刚一出国师父就安排我加入了RTC平台,直接在电话里面向中国大陆的可贵众生讲真相。我暗暗的告诉自己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期望,完成自己救度众生的愿望。

(二)用心去做好打电话救人的项目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打电话的第一个人就三退了,还告诉我应该怎样讲更有条理性,语气要平和,语速要慢慢的,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当我执着于三退的人数时,电话那面的人好像也知道我的执着一样,告诉我太自私了,给他打电话只是为了我自己,我学会了事事向内找。当我没有耐心时,电话对面的人就比我还没有耐心,骂我几句就挂电话。我明白了珍惜号码就是珍惜众生,养成了一通电话连续打的好习惯。

每一次打电话就是每一次的心性提高,渐渐的,我的心性提高上来了,接通电话的人也都变的非常听话,我说什么他们都说好。即使有的第一次、第二次没退或者挂电话,可是当我发自内心的用强大的正念再次拨打时,他们居然都变了,同意三退。师父讲过:“心性多高功多高” (《转法轮》)。我深深的体会到只有我变了,众生才会跟着我变。

为了将打电话这个项目做的更好,我每天将自己看到、听到的一切都用心到打电话上。比如我经常在打电话的时候让我的常人朋友们去听,从他们的角度上,询问我打电话的语气或者讲稿是否容易接受。我会尝试着在计算机上安装一些软件,让世人听我的声音时感觉更舒服,不想挂电话。每次打电话,我都会在计算机旁边放一个大笔记本和一个小笔记本,大的是用来登记每天打的电话号码,还有三退反馈。小的笔记本用来记录一些好的讲稿,打电话中的心得,和一些人们很喜欢的化名。对我来说,打电话就是一场神奇的旅程,这一路我必须做到百分之一百的用心,才会真正的把人救了,我越来越喜欢打电话,也越来越享受救人的乐趣。

(三)坚持打电话遇到很多有缘人

随着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我越来越意识到救人的重要性,我对自己的要求是每天都必须学法、打电话,有的时候除了每天晚上打,白天一有时间我也会打。对于海外的大法弟子来说,遇到的最大的干扰可能就是安逸心了,要做到每天都打电话从不间断,真的不是那么容易。

有一次,我浑身发热,而且嗓子被干扰的非常厉害,像冒烟一样烫,咽一口水都刺疼的受不了,家人同修说:这个表现在常人中来说是“热伤风”,你虽然是修炼人,可是毕竟是肉身在修炼,今天就暂时别打电话了,喝点绿豆汤,然后和我一起炼功吧!我听了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跟他一起炼功对我的嗓子也好,等嗓子好了打电话,效果也好啊!

就这样挣扎着起床,和他一起炼功。炼完功后,我继续躺在床上听师父讲法,眼看着打电话的时间快到了,心里一面想着家人同修说我是肉身在修炼,可是另一面自己又很想打电话救人,就这样一直在心里纠缠着,还剩一分钟的时间,突然脑子里有个声音在问我:“你是修炼人吗?”我猛的惊醒了。“对啊!我是修炼人啊!我为什么像个常人一样哪里不舒服就躺在床上?”立即打开计算机,开始当天的学法打电话,那天刚好新上来一位新同修,我当时热泪盈眶在心里直感谢师父,如果我没有上来或者上来晚了,可能就会耽误同修对这个项目的進度。错失的就会太多了!

接下来打电话的几天中,师父都让我遇到了很多与我有缘的人。第一天打电话我遇到一位修炼密宗的年轻女士,她开始对大法有误会,我跟她讲了一九九九年在全国有上亿人在修炼,接着谈了活摘器官及起诉江泽民的事情,当她听到我讲的大法的美好与神奇时有一些向往。她说她本来对大法印象不好,因为她有一次在靠近中南海的一个地方進行密宗的活动,一帮警察带走她,非说她是修炼大法的,今天她又接到了我的真相电话,觉得自己与大法非常有缘份,她学密宗五年是为了学神通让百姓知道神佛的存在不再受苦。我告诉她:“通过翻墙软件去找明慧网看《转法轮》,这是一本天书,你所有人生的困惑还有真正修炼的佛法都在里面。”她表示非常感谢并三退了。最后还建议我,那么多人对大法有误解是因为他们对大法不了解,如果我们能给国家干部多讲真相,这样他们明白了,百姓也会明白。

第二天的这通电话用了将近半个小时,是一位先生,前面的时间基本都是在不间断的骂我,用非常难听的话。过程中,我一直在想,我已经用正念对待了,也不动心,他为什么还不停? 想到这里时,他突然问我:“你们炼法轮功的不是不吃药不上医院吗?”我意识到这是师父给我的提示,我明白了他的心结在哪里。我关心的问他:“先生,您这样不停的骂我,请问有什么原因吗?”他还是继续不停,我又向内找,我只是给他讲了三退保平安,还没有给他讲大法真相,我便开始给他讲大法洪传全世界,及迫害前在中国有上亿人在修炼。

他突然停下来,问我:“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我意识到必须用真心去打开他的心结而不是我的讲稿。我放下讲稿,告诉他我自己的修炼故事,得法后全家身心健康,并澄清了炼法轮功没有规定不吃药的问题,告诉他我只身逃亡海外,现在有家不能回。尽管这样,我还是一通一通的给中国同胞打电话,告诉他们大法真相,只为了他们的平安。他沉默了一会,突然声音抽泣的说:“对不起,小姑娘!我为我刚开始说的那些话道歉,那不是人说的话。我觉得我非常的羞愧。很多年前,我有个家人也修炼法轮功,可是因为生病了没去医院,人就没了。”我说:“我不怪您,因为您不知道真相,我听到您亲人的事情我也很难过,但是我想通过我自己的亲身经验告诉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您心里别难过,您现在的平安才是最重要的。”最后帮他做了三退,挂电话的时候,他一直说谢谢,我能感受到生命得救后发自内心的那种感谢。

第三天,有一位住在山沟沟里的老叔叔,他说他住在偏僻的深山里,天高皇帝远,要知道外面的消息只能通过手机上网,我给他讲了大法真相,中共活摘器官,共产党的暴行,以及修炼大法对身心的改变。他都欣然接受了,表示想读《转法轮》,最后再三恳请我给他邮寄一本《转法轮》,并留下了自己真实的详细住址,还有真实姓名。

师父说:“保持大法的传统,维护大法的修炼原则,坚持实修是对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长期考验。” (《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坚持实修〉)

我体悟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尤其是海外的大法弟子,去掉安逸心,坚持每天做好三件事,在大法和救人的项目面前,必须放下自我,把自己当成一个真修者看,达到逐渐的同化大法,才能把事情做好。

师父对每一个大法弟子都非常慈悲,给了我们很多时间,但是能不能严格要求自己,是我们每一个大法徒的选择。师父讲:“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 (《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悟到: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能珍惜师父给予我们的一切,把心都用在三件事上,那么一定会有更多等待着我们的众生被得救。

各位同修,本次節目的最後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师尊说;“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我悟到修炼人没有敌人,对迫害我的人,也是我们救度的对象,用我们的善对待他们。于是我借要我被他们抢去的东西名义讲真相救度他们。我先后去过610、公安分局和信访局。刚开始,他们不是相互推托,就是躲避我,或者是训斥我,很凶的。我始终保持微笑,不急不气。他们推给哪个部门,我就去哪个部门,不是发正念就是讲真相,他们生气时,我就说点别的。在局长接待日,我排队时,发正念讲真相。轮到我时,我就给后面的人说你们年轻人忙,先去吧,我退休了有时间。我就到后面排队,再轮到我时,我就再到后面排队。到快下班时,我就说你们太辛苦了,你们休息吧,我明天来。就这样我就在那里待的时间长一点,多讲真相。以这种形式连续在那里发正念讲真相两个月。讲我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讲天安门自焚伪火,讲三退保平安。直到有一天,我一進信访局,就是第一次去见到的那个工作人员,还没等我说话,那人就说:东西还没给你,他还拖你,他再拖你,我给你写个条子你去纪委告他。我笑着说:他可能很忙,我多等几天没关系,领导这么支持我的事一定会办成,我对他表示感谢。随后我给他讲三退保平安帮他三退,他只笑不说话。我又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笑着数了九个手指头,该说要东西事了,他说东西只能给你一部份。我问为什么,他说些客观原因,我说两千多元钱得给我,那是我的工资,他说交银行了,我说把银行收据让我看看,他为难了。我说明天再说吧。第二天他说那钱不知道谁拿去的,我明天取我的工资给你吧。看他说到这份上,我说那我就不要了。他笑了,当时我就写收到条。他把电视机,DVD等也拿出来了,他要开车送我,我说不用了,我打出租车就行了,他叫了个人搬着东西出去了,他也往出送我,我问他九字吉言记住了吗?他笑着数了九个手指头,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不错吧。我说对了。他说你以后也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就这样他把我送上出租车,摆摆手就回去了。
——《在不同环境中讲真相》

早上吃完饭,收拾卫生时心里冒出一念:这正法進程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渐渐的有一种几乎绝望的感觉,心里别提有多苦了。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我就冷静下来,想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念头呢?是不相信师父了吗?还不完全是,那是为什么呢?原来自己从修炼开始就有一颗想圆满,而且时间不会太长的心,就是把这样的心当作修炼精進的动力,一路上追着这样一个目标走过来的。而且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以后,更是盼着正法早一点结束,所以,从诉江开始就认为这回可快了,江鬼被审判不就完事了吗?看到每天网上诉江的数字,还有各地对诉江的大法弟子的迫害,觉的很压抑,就有点结束无望的感觉,找到这颗心的根源,就发正念解体它,我深深的体会到对时间的执着和对圆满的执着,就是一颗回归路上强大的障碍,象一堵墙一样挡在眼前,那么,对时间的执着不就是对邪恶迫害的恐惧吗?说白了还是对师父的坚信成度不够。我想,那个圆满和对时间的执着就是妄念,那我就把这虚幻的妄念全部解体掉,不要让它阻碍我信师信法的正念,师父告诉我们:“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我想,正法结束的壮观景象决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而且我发现那个圆满和天国世界只是自己心里想象出来的一幅画面,真正的圆满和天国世界什么样根本就不知道,那我就不要去想,就做好眼下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吧。
——《我对结束和时间的一点体悟》

我个人理解:师父一等再等,不仅等待更多世人能被救度,也在等大法弟子都能在正法修炼中提高。能走出来做三件事的人中,我们很多人没有做到位;有很多人没走出来,迷失在人中:躲在家里看看书,炼炼功,基本不讲真相的;有害怕不炼、脱离大法很多年的;有去信其它的宗教的;有迷失邪悟走向反面、至今没清醒过来的……这样的学员和昔日同修可能真有上千万,几千万。一旦正法结束,这样的人的后果难以想象,很多人为了下世得法,签的誓约中很可能有救度众生的内容,若不能兑现,很可能誓约中是自愿“形神全灭”的,师父讲过:“不兑现自己对神的誓约,后果是自己在誓约中定的。”(《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师父告诉我们:“当我看到有些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就嘱咐他们叫没走出来的那些学员赶快走出来,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修炼嘛,不是儿戏的;特别是大法弟子,承担那么大的历史使命,这使命中牵扯到无量无计生命的存亡,你说这件事情不大吗?非常的大。”(《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一旦正法结束,真相全面公开,迷失的、没兑现誓约的大法弟子就很难再有救度众生建立威德、回升的机会了,这样的大法学员,未来的位置怎样摆放?慈悲的师父珍惜每一个曾得过法的生命,不愿让他们落得最惨的下场,每一个走出来的大法弟子都有责任帮助没走出来、迷失在人中的大法学员,这也许也曾定在我们史前和师父签下的神圣誓约中。当我们更多的大法弟子来关注、重视此事,在这件事上用心时,就会有整体的效应,十个人的力量一定大于一个人,一百万人的力量一定大于一万人。这就是我理解的“形成整体”。
——《发挥整体的力量 唤回掉下去的同修》

中共邪党又在耍花样,在对诉江的法轮功学员所谓的“核实”中,欺骗年岁大的老年同修和不识字的同修,例如:中共指使村干部到大法弟子家中“核实”,一见面就伪善的先与大法弟子扯一些没用的话,使大法弟子忽视了正念。他们会说:我们只是核实一下,你是否写过控告江泽民的起诉状,其它没有什么。然后,就叫大法弟子或没有炼功的家属签字,谎说这只是证明他们来过就行了。其实他们是有目地的,对不识字的同修,他们拿着打印好的纸,上面印有简单的几项字,隔一段空白,又有几项字,又隔一段空白。对认识字的同修就是白纸一张,叫签字。这不明摆着要做手脚吗?其实无论有字还是无字,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只能给师父签约,其它在任何对大法不利的情况,都不能给邪恶留钻空子的机会,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请同修们一定要警惕。对大法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同时也是对众生负责,我们都要警惕不要再受邪恶人员的欺骗。
——《当心所谓“核实”诉江中的骗局》

在“修口”这方面,以前我有个毛病,就是喜欢肯定或表扬同修。比如,“某某,你修的真好!”或者“某某,你做的真好!”当然,这样的说法不容易引起矛盾,在表面上有积极的一面,所以这个执着很隐蔽。在《转法轮》中,师父把“修口”作为一个小标题单讲,我觉的“修口”这个问题非常复杂。自己在说别人好的时候,真的符合“真、善、忍”了吗?真的是站在法上认识法了吗?我怎么知道他修的好?充其量我也只是知道个表面,或者在某一件事情上同修做的好。如果我这样下结论式的说,实际上就没有做到“真”,因为真实的一面我看不到。冷静再深挖一挖自己的内心,我发现:有的时候是因为符合了自己的想法,符合了自己的认识;有的时候只是表面上说好,甚至隐藏着妒嫉心;也有的时候是为了鼓励刚上平台的同修,当然这是对的,除了要修“真”,我们还要修“善”。但是,表述的方式上,我尽量的说一些具体的事情,比如,“某某,我觉的刚才这个电话您打的很成功!”
——《在打真相电话过程中的几点体悟》

去年七月份的一天,同修C说,其家楼前宣传栏有诬陷大法的画报。A同修说,先观察看看有没有蹲坑的,是不是“钓鱼”的。B同修来了说,邪恶展板在一天,多毒害众生一天,今晚就除掉。我一听今晚就做,心想:这宣传栏离保安室这么近,得把后门打开,但后门是锁的。必须先撬锁,再撕掉,一个人还做不了,我们也应该多学学法,发正念清空间场,找同修整体配合,然后再做。于是我说:“先别着急做,我们向内找,是不是整体哪有漏,让旧势力钻空子。”同修B走后,我觉得自己说的不对,向内找,有怕心,清除它。第二天下班,我和B同修一起回家时,正碰到物业经理了,我上前说:经理,画报是谁贴上去的?他说:什么画报?我说:你没看到吗?这时B同修说:“我领你看看。”我坐在旁边凳子上发正念,B同修跟经理说:“你拿下去吧,这些东西都是诽谤大法,毒害众生的,摆在这对你也不好。法轮功是教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栽赃、陷害的,法轮功不那样。”经理说:那就拿掉吧。经理对保安说:“这是谁贴的?尽整那些没用的,拿下去!”保安打开宣传栏把它撕掉了。这时,我的眼睛湿润了,双手合十,谢谢师父。
——《清除展板 提高心性》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