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753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6年6月20日
节目长度:49分20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1,804 KB

46,25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6年6月16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53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园地】
堂堂正正做好人
拘留所所长:你真没白来,她们都信法轮功了
大山深处的村民等待着真相
善的力量
我终于敢面对面讲真相了
劝三退中应注意的一些细节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堂堂正正做好人

每当在冬天下雪过后,我都要到村口的大坡子上去铲雪,这段坡路有五百米长,有十多米宽,下雪路滑时常有人摔跤,行人很不安全,又是石板路面,尤其是雪天坡路上容易滑倒给出行带来很多不便。

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炼功人,就得替别人着想,做一个好人,就是这样一件事,我也经历了一个从怕叫人看见,到最后看见过路人就讲真相的去执着心的过程哪!

开始的时候,冬天下雪,我头天知道要下雪,我就起大早三点左右,把村口的大坡子上的雪用四、五小时的时间默默的就打扫了。老想着:可别叫人看见是我扫的,看见就不好意思了,等我扫完雪别人还没起床,我就回家了。就这样我坚持了两年多的时间。

有时白天下完雪,在扫雪的过程中,有人看见我扫,自己就觉得不好意思了,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现在有人学雷锋,可能就得说他是精神病。”这就是那个党文化的东西——爱面子的心在固守着,实际上也是人的观念在障碍着自己,不能证实大法。

通过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明白了: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做好人,怎么还怕别人看见呢?还要偷偷摸摸的做?我们不是要证实法吗?我们不是要众生都知道我们大法弟子是好人,师父叫我们处处都为别人好吗?我们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扫雪,不图名、不为利,都是怕过路的车辆、行人不好走才扫雪的,怎么还怕叫别人看见不好意思哪?

坚定了这一念,从那以后,我就在天一亮六点多钟出去扫雪。一次,有过路上学的孩子问我:大姨,你扫它干什么,不累吗?我就堂堂正正的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是我师父叫我们大法弟子做什么事,都要想着别人,不要想自己,只要别人过车走路不滑,我就不累。就这样放下了这颗不好意思的爱面子的心。

有一次,我白天扫雪,路上车来车往,人来人往的,旁边单位的工作人员因为熟悉,也是当年我们曾向他们介绍过法轮功,他们就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们边走边说:你看人家炼法轮功的,没人给钱一个人在那儿扫雪,也不怕冷,你说咱们党员给钱都没人干!看着他们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他们是当官的。

我听到他们说这话,真是觉得修好自己多么重要,证实法,堂堂正正的走好师父安排的路,世人才会从心里接受大法,讲真相才会水到渠成。

有一次,我家来了几个人吃农家饭的,他们看见院子里长着各种小菜绿油油的,很好,既新鲜又无毒,就点了七、八个菜。他们吃着的时候,我跟他们讲真相,我就从扫雪开始说,我说:你们冬天要到这儿来看雪景,不要怕大坡路滑,每次下雪,炼法轮功的人都会把雪给扫了。一个人瞪着眼,绷着脸说:啊?你们这儿还有多少炼法轮功的?我说:好多哪!学法轮功,都是学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不好?不是象电视上说的那样,去北京天安门自焚,那不是炼法轮功的人干的,都是拍的造假电视,一看百姓就知道,都是假的。另一个人捅捅他说:人家是做好人,还说啥呀?那个绷着脸的人也笑了,吃完饭走了,走的时候还说:谢谢大姐。

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拘留所所长说,你真没白来,她们都信法轮功了

那是二零一零年的夏天,我外出讲真相,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绑架到某县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在这期间有几名妇女因和亲戚或朋友发生纠纷而打架、或因上访也被关在那里。刚进去的时候,她们都是哭天抹泪的,既感到自己委屈、气愤,又感觉出去后没脸见人,再加上想家、想孩子,都感到没有活路了。

我忙着照顾她们、开导她们,逐渐的她们都平静下来。她们擦干眼泪,好奇的问我:“你为什么不哭呢?你为什么这么轻松呢?你不想家、想孩子吗?”我说:“我为什么哭呢?我有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师父!我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健康、家庭幸福!我有全世界很多很多的同修,他们很多人都在往这里打电话营救我,所长不是说了吗?我人还没到这里,营救的电话就已经打过来了。而且在这拘留所附近,每天都有同修来看我、陪伴我,虽然我看不见他们,但是我能感觉得到!”

她们都瞪大眼睛、非常羡慕的看着我:“哇,你好幸福啊!”她们又问:“我们都感到很不公平、很委屈,可是我们毕竟是打架了、做了不好的事情。与你相比,我们都很惭愧。你因为做好人而被关在这里……”

在师父巨大能量的加持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的轻松、我的幸福、我的快乐强烈的感染着她们、甚至警察。我慈悲的对待她们每一个人,把家人给我送来的食物和衣服送给她们。

有个叫小霞的妇女因上访第三次被关在这里,她害怕自己被劳教、又害怕再次被当地派出所警察殴打,又想念两个年幼的双胞胎儿子,因此她装疯卖傻,整天一动不动、不吃不喝,别人不知道她是死是活的,非常可怜!我每天给她洗脸、洗脚,给她打饭、喂饭。我的善行感动了她们所有的人,她们说若不是亲眼所见,她们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人。其他人本来都很看不起小霞,在我的带动下,也开始关心和照顾她。小霞哭着对我说,她永远不会忘记我,她会报答我的。拘留所的所长对我说:“你在这里,我们可省心了,我们谁说话她都不听,她就听你的,我们真怕她死在这里!你多开导她吧!”

有个叫小贺的妇女刚进来的时候皮肤过敏,我给她做过“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之后让她在心里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管用吗?”我说:“你试试吧!”在晚上入睡前,她惊喜的说:“真神了!我的皮肤不痒了。”

有时间我就给她们讲大法的美好和善恶有报的故事,给她们唱大法弟子的歌曲。彼此倾诉内心真实的感受。小贺向我们哭诉了她的遭遇,她曾嫁过三个男人,这是第四个了,经常被人嘲笑和侮辱,命运非常坎坷。她早已感到走投无路,若不是为了孩子,她早就轻生了。我鼓励她真心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改变她的命运,一定要勇敢的活下去。

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行不断的感动和改变着他们,也改变着拘留所的警察,他们也都不再那么紧张的监控我们了,有时甚至也和我们坐在一起聊天、说笑。所长甚至和我讨论对孩子的教育和学习的问题,他经常称呼我为“某某某老师”。

有一天,值班警察走进来对小贺说:“你收拾收拾东西吧,马上回家。”小贺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一愣,她说:“我还有三、四天呢,为什么让我现在回家?”警察说:“你丈夫花钱托关系了,赶紧走吧。”小贺突然抓住我的手说:“我不走,我要和她在一起!”

警察惊奇的看着她:“你傻了吧?你不是又哭又闹的想孩子吗?谁愿意在这儿呆啊?赶紧收拾东西吧。”小贺抱着我哭了。等过了一会儿警察回来的时候,她还是坚持不走、一直抱着我哭。警察犯难了,对我说:“你劝劝她吧,不少人都在等着呢。”

其实我一直在劝她,我送给她一件衣服留作纪念。她说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人。最后她同意回家,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让我送她到接待室。看着一直哭的她,警察只好答应了。

接待室里满是人,有拘留所的所长和警察,还有小贺她们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和她的几个家属。一进接待室,小贺就大声对她丈夫说:“这位大姐炼法轮功,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然后她又高呼一句:“法轮大法好!”有个警察也不由自主的跟着重复一句:“法轮大法好!”

接待室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所长对我说:“你真没白来,她们都信法轮功了,你再呆两天,她们都会跟你一块炼了!” 大家都笑了。

她出去后给我家打过电话,当她得知我还没出来时,非常难过。当我回家后拨通她的电话时,她非常高兴,她告诉我当别人欺负她的时候,她忍住了,她告诉他们她炼法轮功了,不再和他们计较了。

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玉芝的文章:大山深处的村民等待着真相

大山深处的山村

有一次,我们开车爬上了一座很高的高山。那里的山路特别的崎岖难走,山沟里的老百姓都是两个月才下山采购一次生活用品,然后几个人背着生活用品走回去。我们几个同修给这个村里的每个村民都讲了真相,并赠送了他们一些关于大法真相的资料。

天渐渐的黑了,有个村民告诉我们,距离他们这个村三、四里路的地方还有一个小村子,那是这条山沟的最后一个村子。当时我就决定去,既然来了,就不能丢下一个该得救的人,这里太偏僻了,这次不去,下次说不定啥时候才能再来一次。我就叫上一个同修和我一起往山沟深处走去。

那个小山村共有三、四户人家,都是很善良的老百姓呢,都不知道大法的真相。我们送给了他们一些明慧台历和小册子,他们都很开心的接受了,并感谢我们这么大老远的来救他们。

在往回走的路上,可能是我的内心有了欢喜心的缘故,我一个不小心摔倒了,当时摔得够重的,我一下子感觉半个身子都不会动了。我叫同修快拉我起来,同修怎么拉也拉不起来,因山坡特别陡,并且还有好多冰。我感觉我的右手开始没有知觉了,就让同修快来拉我的右手。他就把脚伸到石头空里,然后让我踩着他的脚,才把我拉起来。

站起来,我就感谢师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了几分钟,我的半个身子又恢复了知觉,我们又开始往回走,越走身体越轻松,等和其他同修会合以后,我的身体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我们一起开车顺利的回到了家中。

警察说:“你们别再来了,我们都明白了!”

二零一一年九月的一天,我们四人去乡下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给了当地派出所,就在我们要出村回家的时候,警车来了。A同修对我说:“有警察来了。”我说:“警察来了怕什么?正好给这些警察也讲讲真相,他们也是应该被救度的对像啊。咱们要单独找他们还不好找呢!今天碰到我们就是应该把这几个警察也救了。”我当时就开始在心里背诵师父经文:“大法徒 上九霄 主掌天地正人道”[ 《洪吟二》〈预〉]。今天就是我说了算,人说了不算,彻底解体另外空间阻碍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旧势力及黑手烂鬼。

警车到了我们面前,下来两个警察,对我们大声喊叫:“上车,赶紧上车!”我说:“我们不上你们的车,你们不许碰我们一下。我们今天就是救人来了,在我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面前,你就是个孩子,我今天要把你也救下来,不能让你被将来的大劫难给淘汰掉。我知道你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男人,有一家子人需要你养活。我们不怨你,你们干的就是你们的工作,但是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劫难来时命能保。前提是不要迫害大法弟子。退出邪恶的共产党组织才行。”我说:“小伙子,你加入过党团队组织吗?退出来吧!同时回去也告诉你的家人,让他们也得救。”

那个警察的声音马上就缓和过来了,他说:“那您就自己上车,不要为难我们,我们是执行任务呢,咱们有话回去再说。”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我接听电话的时候,那个警察也要听我的谈话内容,我说你别听,我就走到马路对面去接听电话,那个警察也没有夺我的电话。

这时又来了一个警车。当时我就在想,这个车上的警察听了真相了,分局的警察还没有听呢。正好我过去救他们。我就上车,到了分局办公室。在办公室里,全分局的警察都过来了,把我们三个同修的包都翻遍了,倒出了一大堆真相资料。他们又来搜我的包,我说:“我不给你们搜,我不能让你们犯罪,我是来救你们的。”其中一个警察微笑着和我说:“你把你包里的资料给我,我替你发!”我说:“我信不过你,如果你需要大法的真相资料,就把桌子上你们搜出来的一人一份带回家去,好好看看吧,救你的家人和朋友。”

我就继续给他们讲大法受迫害的真相,给他们讲我这些年通过修炼身上的疾病都不治而愈的真实事例。就这样,他们谁也没有搜查我的包,过了一个小时,就放我们回家了。临走的时候,那个警察说:“你们别再来了,我们都明白了!”

举报我们的妇女大喊:“你们快走,快走!”

二零一零年的一天,我和同修白天出去张贴大法洪传的图片,正是中午的时候,突然从胡同里走出来一个妇女大喊一声:“干什么呢?”我也坦坦荡荡的说:“我贴真相资料救人呢!”她说:“不准贴!否则我举报你!”我说:“你先看看我这些图片的内容你就明白了。”同时我心里立刻发出一念:“定住她,让她出善念,不许她犯罪!”我们就转身离开了这条街,转到村南去贴。

我们正在贴着,刚才那个女的也转到南街来了(因为她家就住在南街),她看见我们之后着急的喊:“你们快走,快走!我已经举报你们了,警察马上就要来了,不然的话,你们就碰上他们了。”我们对她说:“谢谢你,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心默念会得到福报的。”就这样我们正念避开了邪恶的迫害。

金黄色的“法轮大法好”条幅在空中飘荡

还有一次也是刚过中午的时候,我们刚刚经过了当地的公安局,在拐了两个弯的地方开始挂真相条幅。突然来了两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他们停在我们跟前后,悄悄的嘀咕了两句,然后一个男孩子下车,另一个骑着摩托车走了,估计是去报警了。

当时同修对我说:“咱们还挂不挂了啊?”我说:“挂!”我们当着这个年轻人的面把条幅挂了起来,金黄色的“法轮大法好”条幅在空中飘荡着。我当时就对着他发出一念:“小伙子你要心生善念,等着被救度,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准阻挡我们的去路。”就这样,我们俩骑着摩托车就走了,那个小伙子在那里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下面请听黑龙江大法弟子的文章:善的力量

在我面对面或用手机对打讲真相、劝三退时,有的人一听就退,有的人就很固执或仇视。对于那些很固执、不听真相的人,我也不会轻易放弃,因为我知道,那不是他生命的本质。在讲真相的经历中,我真切的体会到我们的心态和态度是多么的重要。

一次,看到一位老人坐在寒风中的凉亭里。我走过去告诉他真相,他摆手不听,说没用,并说他的亲家也是学法轮功的,跟他说过很多回,他根本就不听。老人很犟,我跟他讲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大法的真相,并发自内心的对他说:咱爷俩儿在这荒凉的寒风中见面,也是缘份,说不定咱们哪辈子是亲人呢!你能平安、健康、有个好的晚年,姑娘我也好放心……我想是我的真诚和善心打动了他,最后他选择了退党。原来他还曾经是某个大厂的厂长。

一次打电话劝退,对方说:不止一个人给我讲过,当面讲的和打电话的都有,我根本都不听,你的声音让人感到好温暖,你讲的我听進去了。我说送给你一个名字,就叫“暖暖”吧!

给一个大姐讲真相,她不想听,我就站在她对面,很用心的快速给她讲,最后她笑着说:“你对你的师父太忠诚了,看在你这么忠诚的份儿上,我退了。”我也笑了。

一个冬天给一位大叔讲真相劝退,他冲我摆手不听,并着急往前走,我快步跟着他讲,最后他说:你这小姑娘太招人稀罕(其实我已经四十多岁了),行,我退。

去年一外地同修的叔叔得了绝症,将不久于人世,但还没有明白大法的真相,没有三退。这位同修很着急,说给他讲真相他就是不听。同修把他叔叔的手机号给了我,让我给他讲真相。我跟他叔叔并不认识,电话打过去,并没太费劲他就听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并做了三退。其实也没有什么窍门,只是我在内心深处,就觉得他是一个与我很有缘份的人,就象是我的一个亲人一样,我希望我在远方的亲人能够平安。

一次,路边停着一辆四轮车,上面坐江满了進城买东西的农村人。我过去跟他们讲真相,这时背对着我的一位老年妇女听到我说话,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很是激动,愤怒的用手指着我说:就是你,走到哪儿我都认识你,我家老头儿就是你给整的,成天在家念叨。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局面,着实让我有些吃惊。我想,可能是以前我给他们老俩口儿讲过真相,老头儿明白了,她没有接受。因为我讲过的人太多了,也记不起来具体情况了。老太太说完后,把脸又扭了过去,不管我说什么,也不愿再多看我一眼。于是我对她亲切的说:“姨,你看看我,我不好吗?”语调很是柔和。老太太又转过脸,重新打量着我。我趁机对她说:“你家大爷明白了大法的真相,成天念‘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的。到晚年有一个好的身体不好吗?到时候不还得大爷陪在你的身边吗……。”老太太的态度缓和了,渐渐的露出了笑容。最后全车人,包括老太太在内,明白了真相后都做了三退。有的人生怕自己记不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我写在纸上好带身上。

有一次去老年公寓讲,一个大叔不听,等我快速讲完所有的房间出来时,他在门口边洗衣服边对我说:“我就知道这人要么是狗熊、要么是英雄,你就是英雄。”我马上说:“叔,你都把我说成英雄了,那你就听我一句吧!”最后他退了党。

公寓的另一个叔叔还主动为我带路去另一个院里,让我把真相告诉了公寓里所有的老人。带路的叔叔一定知道自己做的一件最好的事。

昨天中午遇到一个信佛的人,他抱着自己知道的那点东西和观念不放,用了我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最后他同意退党,并说:“你很了不起了,你的热心真让人感动。”

今天中午,看到路边有一伙儿人在干活儿,我过去跟他们讲了大法的真相,然后挨个劝他们三退。问第一个人时,很痛快的同意了,第二个人说什么也不退,一个劲儿的说什么三退“没用”。第一个三退的人看不下去了,对他说:你痛快点儿,赶紧退了,别叫人家替你操心了。在他的帮助下,我没再说几句这个人就同意退了。

过来一个工头模样的人叫我离开,说我妨碍了他的工人干活儿。我趁机也给他讲真相,这时刚才帮忙的人,又很是着急的说:“我来跟他说!”于是把我刚才告诉他们的话给工头重复了一遍。工头也同意了三退,我只是给他起了个化名。最后,这一伙儿五、六个人都顺利的退出了邪党组织。

这次讲真相之所以能够这么痛快,我想,还是我当时的心态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因为帮忙的人说的那句“可别叫人替你操心了”,就是我当时内心的真实写照,他明白的那一面很强,能够感受的到我的心态,所以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是我的善心救了他们。一次给一个人讲完,我俩都走远了,她又回头喊:“你这人是好,一瞅你就善。”

其实众生所说的我的“善”,我的体会,不仅是常人中的那种善良,而是我们真正渴望他们能够得救的那颗真心,让他们看到了,他们明白的那一面感受到了,才会觉的我“善”。而这种善,不仅是修炼人的一种状态,也是一种能量,这种能量能扫除众生心中的阴霾,化解众生心中的怨恨,清除众生所受邪党的毒害。这种善,也蕴涵着大法修炼者为众生巨大的承受与付出。

几年下来,我劝退的人数已经过万,象上面的例子数不胜数。但我没能讲明白的人,也时常都有。每每此时,我都能深切的体会到自身修为的不足,善的力量还不够强大。也深切的体会到,向内找,实修自己的重要。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我终于敢面对面讲真相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参加了一个学法小组集体学法。一接触到同修,感觉他们个个精進,令我很是佩服,人人参与了诉江,面对邪恶从不畏惧,还说这是锤炼金刚。他们把修炼摆到了第一位,把救人当成头等大事,几乎每天都出去讲真相劝三退,甚至有人挨家挨户送真相资料劝三退,过一个庙会他们就能救两百多人。

我也讲过真相劝过三退,但是只限于亲戚朋友或者熟人之间,数量有限,身边的人救完了就没有可救的了,距离师父想要的人数相差甚远。我也很着急,不知怎么办。学法之后切磋时一同修看出我的心思后说:明天有个庙会,如果想多救人的话 ,咱们一起去吧,你只管发正念,先看看同修怎么讲,其实是很简单的,一看就会。

我没有错过这个机会,到庙会之后我们三个人组成一个小组,一个人讲真相劝三退,两个人发正念。同修大姐说话朴实,平易近人,说话间迎面走来一位女士,手里拿着一块布料,同修大姐主动上前与她搭话:你买的这块布料真好看,从哪个摊位上买的?我也想买一块呢。说话间就拉住女士的手说:大妹子,看你好面善,送你一个平安吧。她问:“啥平安?”“三退就能保平安。”她说为什么?同修大姐说:“入党、团、队时都举手宣誓要为邪党奋斗终身,实际就是把命交给它了,还给你打上了印记,邪党现在坏透了,迫害法轮功,还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卖钱,天怒人怨,天要灭中共。在贵州省平塘县,巨石上都长出了“中国共产党亡”字样,是自然形成的。这是天意,我们要顺天意才能保平安,你说对吗?你入过党,团,队吗?她说:我没入过党团,只入过少先队。同修说:那我给你退了保个平安好吗?她说那就退了吧。给你取个化名叫保平,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我记住了,谢谢你们了。同修说:不用谢我,谢谢我们的师父吧!

不一会,又过来一位女士,同修热情的上前与她打招呼:“你好!你是我亲戚家的邻居吧?”女士说:我也看着你好面熟。就这样她俩攀谈起来了,不一会就把她给劝退了。

一边走一边救人,前面有一位卖雏鸭的女士,同修们鼓励我给她讲真相,这时,同修在一旁发着正念,我的心突突直跳,我想,这一步一定要迈出去,于是,我鼓足勇气上前与她打招呼,问她:“今天生意如何?”她说:“不好,今天气温太高,雏鸭死了很多,赔钱了。”我说:“咱老百姓就这样,出力多而不挣钱,你看共产党的贪官,贪污腐败,迫害法轮功,坏事做绝。”她说是啊!我又说:“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她说:“听过,但我不相信,我就相信钱。”我说:“有钱可不一定平安,平安了可以去挣钱。”我给她讲了“藏字石”是天意,天要灭中共,顺天意保平安,她听明白了说:我入过少先队,给我退了吧。

这天,我终于敢开口给一个陌生人讲真相了,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加持,是师父在帮助我迈出了这一步。遗憾的是这一步迈的太晚了,从那一天起,我每次出去都能遇见有缘人。

有一天,我骑着电动车往家走,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个女士,顺道步行走着,我心生一念想救她,到她跟前之后,我便下车主动跟她打招呼:“喂!你往哪去?”她说:“前边的村庄,我走累了你能送我一下吗?”我说可以。就这样她坐上我的车,一边走我一边给她讲着真相,讲到了法轮功是被迫害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天灭中共在即。我说:“三退保平安是真的,你从内心退出它的组织保个平安吧?”她爽快的答应了。并也记住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她的村庄。她非要我到她家做客,我婉言谢绝了。

我体悟到,现在讲真相劝三退很容易,不像过去那样不好讲,只要你有那颗心,想到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们和师父是有签约的,师父又在帮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兑现誓约。如果我们大法弟子不去救人那就是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希望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试一试,看看如何,其实不难。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紫玉的文章:劝三退中应注意的一些细节

在面对面或者打电话劝三退时,我一直進展比较慢,因为是上班族,面对面劝三退的机会不多,只有在业余时间开车出去打电话,但是出去两、三个小时只劝退三、四人,状态好时也就五、六人。

后来,我和几个同修一起出去,借鉴同修的语气和劝退方法,找自己的问题,求师父加持,有些進步。后来同修介绍说,如果打电话对方退了,可以给他(她)妻子或丈夫退,这样一个电话能救一家人。当然如果接电话的人很高兴三退了,明白了真相,会主动叫他家人退。如果家人在身边问一下,人家同意了就帮起个名字。如果家人不在身边,怎么办,同修介绍说只要她丈夫或妻子同意把名字让他转告就可以了,毕竟一家人可以做主。我也觉的办法不错,以后打电话对方退了就问问他妻子或她丈夫入过什么?对方不知道就算了,如果知道就会帮人家再起一个名字,让对方转告家人。有一次一个先生退了又说帮他三个孩子退,但是孩子不在身边,我给起了三个名字,他很高兴的记住了。我也很高兴,那天三退人数有十几个。从此以后就采用这个办法,三退人数增长挺快。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好多同修电话劝退时也采用这个办法。

直到有一天,我给一位同事说让他先生三退,这位同事自己已经三退,同事很痛快的说你就给他上网声明,用真名就行。我说你还是回家问问他吧,毕竟是他自己的事。同事还信心满满的说:我告诉他他肯定退。因这位同事平时在他先生面前说一不二。我也觉的问题不大,准备第二天上班就给人家上网。但是意外的是:同事一上班就告诉我她先生不同意,而且很坚决的反对。

我开始一愣,后来仔细找自己的问题,我根本没有给她先生讲过真相,就想用人的办法,利用同事的夫妻关系给他退,但是人家还不明白真相,虽然同事已经明白了,但是估计也没跟她先生讲明白。

由于这件事我联想到电话劝退时给对方家人退的时候本人并不在场,人家回来后是否同意还是个未知数,我们就把名字给发到网上,如果本人回来后真的不同意,那这三退人数中有多少水分?况且我们也没有真正救了人。当然肯定有人回来后能同意,但不确定。

所以,我后来就让对方记住给他家人起的名字,告诉他等家人回来后把这个名字发个短信给我。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对方的电话号码记下来,尽快再给他打回去,因为拖的时间长了对方可能就忘了。

还有一个同修说,给熟人劝三退时,在讲过真相之后,了解对方入过党团队,叫对方在心里想一下退了,没有告诉对方就直接把真名发给大纪元退党网站,个人认为这样也不太合适,没有经过对方同意就把人家真名上网,如果事后人家知道了说不定会有意见,所以既然是熟人面对面说,就更得跟人家讲的清清楚楚,三退是需要一个表面的声明。

当有人问为什么要声明,我就告诉对方以前那些江湖人物隐退时还要有个金盆洗手的仪式,你发了那么毒的一个誓言没有个表示怎么能算数。

前几天给一个朋友劝三退,她都同意退了,问怎么退,我说需要在国外网站声明,她就误会了,为什么非要在国外网站声明,然后就说我肯定退,就是不在那个网站声明。那我就告诉她既然你都这么明白了,不声明就不能算数的。当时也有别的同修在场,就说她已经同意退了就把名字给发到退党网站,我说人家都说了不发到网站,咱们要发了岂不是骗人家,所以就决定以后再找机会说。事情搁置几天后,她因为家里很多不顺的事就联想到三退没办,因为已经明白三退的意义了,所以自己主动找我给她上网声明。

一直就想把这些体会写出来,但老是拖拖拉拉,没有重视起来。直到师父《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出来,看到师父解答关于景点劝三退的问题,才知道需要抓紧把自己遇到的问题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有弟子问:

“景点劝“三退”,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问他是不是党员,他说不是。“入过少先队吗?”他点头。给他取个名字退队,告诉他一定要记住自己的三退名字,他说“嗯”,或者说“谢谢”,或者说“知道了”。请问,这样算退了吗?”

“师父:我觉的呢,你们的景点呀,不是以退党、退队,以“三退”本身作为目地的,你们记住了,是以讲真相救人为目地的!(热烈鼓掌)你觉的那个人有救了,那才行。你觉的那个人只是跟你应付,那你就等于被他骗了一样嘛。当然了,他首先同意退呢,这已经是一步。進一步跟他讲真相,要他真能知道,那就行了。”

前段时间老是纠结于三退人数,再劝退时会有一些似是而非的就给算上了,现在看来救人就得实实在在的,有一个算一个,不能光是执着于三退人数,光给人家退了,真相没明白,也没有真的救了人。

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我们学法小组只有四人,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年弟子,我们每个月能发几百封的真相信,分六条不同的路线,坐公交车每天走一条路线,隔一、两个邮筒投一封。我们小组同修都能配合很好,有人专门印资料,有人专门用不同的字体、不同的信封写地址,有人专去投信。当然我们还出去讲真相救人,做到三件事都不误。去年七月份,我们还写了《诉江刑事控告书》,是用真名实姓写的,用特快专递寄去北京“两高”,几天后都收到回执了。我还把我这份《诉江刑事控诉书》的材料,分别寄给我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及有关政法部门等等,用特快专递的方式寄出,现已寄出了一百多份,都全部收到。
    ——《谈谈邮寄真相信的作用》

◇我摔了三个跟头,一次比一次重,这时我才真正向内找,找到我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把修炼当成了儿戏,对待修炼的不严肃,没有做到实修,一边吃着药,用着偏方来保命,一边又想得到神佛的保佑,这哪里还是个大法弟子呀!我就这么不争气,慈悲的师父还是不放弃我,一次又一次把我从悬崖边上拉回来,而我却不知道珍惜,我流着眼泪跟师父说:师父对不起,我这个弟子当的太自私了,今后我一定横下一条心修炼法轮大法,一修到底,什么执着心也别想动摇我这颗修炼大法的心,就在这一刻,我那颗长期被各种执着束缚的心瞬间松绑了、解脱了,心也一下子空了。我现在精進修炼大法,身体却非常的好,身上有用不完的劲,精力充沛,不用吃药,也不用什么偏方了,什么钱财,什么乱七八糟的执着心好像都与我没关系了,一点不动心,每天心里想的全都是大法,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少给师父添麻烦。
    ——《延长来的生命 来不得半点的含糊和放松》

◇想想自己原来做的那些事,尽给师父丢脸,给大法抹黑了。如梦惊醒,不想自己再这样下去了,我想找回原来的自己,不想让选择白费,让人生白来,让修炼白费,我要赶上来。于是横下心来一直读书,什么也不管。最后奇迹出现了:耳朵恢复听力了,听得见声音了。再去医院复查,医生惊讶了:“这真是奇迹啊!听力为零的你怎么恢复的,这是不可能的事实啊!”那一刻我终身难忘,也不会忘记师父点化我的话,是师父救了我,把我拉回来了,师父从未放弃过我,真的很感谢师父。
    ——《耳朵恢复听力了》

◇用普通粉笔书写的真相标语,经风吹雨淋后,保存不长时间就脱落,模糊不清了,而用油彩粉笔书写,则可保持几年时间。但是文具商店只能买到普通彩色粉笔和彩色蜡笔,而彩色蜡笔写字轻淡,效果不佳,又磨损太快,很不经济。我们自制油彩粉笔,实践证明效果很好。只需把普通彩色粉笔用食品油或排油烟机的废油浸润一段时间,直到粉笔完全浸透,摆在阳光通风处晾干,油不粘手为止。如果油浸多了,又着急使用,可以撒上香灰或白石灰吸附油迹。新制作的油彩粉笔较软,容易折断,书写时要掌握力度。存放时间长的油彩粉笔比较硬实,可以在水泥墙壁上流畅书写。视觉效果最好的是红色、蓝色油彩粉笔,绿色、黄色的写在灰色水泥墙上不太明亮。用油彩粉笔书写真相标语,字体大小由之,比不干贴字大,醒目,效果好。如果墙壁面积足够大,可以写大于一平方尺大小的字,远处就能看见,不容易被擦涂,即使擦涂了,过段时间,油迹仍然能渗透出来;比悬挂条幅简单容易,可以大量书写,快速安全。一条大法真相标语就是一个唤醒众生的法宝,镇邪灭恶的法器。同修们都来书写吧!
    ——《二零一六年六月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