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787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7年2月13日
节目长度:61分20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815 KB

14,693 KB

57,58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7年2月9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87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园地】
谈自身党文化的烙印——“走极端”
西山坪大牢记事:“法轮功,好厉害!”
三言两语:用正念走好最后的路
从两高的倒行逆施看大法弟子对时间的执着
片警听我讲真相
为同修负责 修去隐藏的情
世人不答应三退的原因
认真做好“三退”义工工作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加拿大大法弟子的文章:谈自身党文化的烙印——“走极端”

可以说自小到大,我都生活在一个浸透着党文化、甚少接触中国传统文化的大家庭中,祖父辈、父辈等亲属也都是邪党党员,我自己的说话方式、做事风格从来都没有接受过正统的中华传统家教,经常会习惯性的使用“打死我也没……”、“我要是干了某某事情,天打雷劈”等等极端甚至使用发誓或诅咒式的字眼,还觉得是与生俱来、自小形成的,就应该是那样的。

修炼后,才慢慢的觉察到自己说话、做事和周围的学员都不太一样。当师父谈到党文化时,我自己还自信满满的觉得我这么年轻就得法了,自己身上的党文化烙印应该很少吧。但是,当我读到《九评共产党》后,我才发现自己在处理一些问题时,表现出来的思维方式、使用的语言和词汇、采用的行为方式都时刻透着“极端”两个字,充满着争强好胜的斗争性格。

在参与证实大法的项目中,如果看到同修的一点不足,不是体谅和容忍别人、找一找为什么会让自己看到或進行善意的提醒,往往觉得那种方法效率太低,不能很快解决问题或满足自己的急躁性格,進而采取更加极端的处理方法,或者是给其当头棒喝,或者是让其撞南墙,尝到苦头。对学员的失误,也是非要查的清清楚楚,好让其低头认罪,担负责任。

这种“走极端”的性格甚至都反映在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上。出于自己不愿吃亏,比如:给自己盛饭时,每次都盛的很满,一碗饭就像一个小山包;给自己沏茶时,每次都把水倒的都快从茶杯中溢出来了;对很多事情要求做的完美,否则自己就心里放不下。

同修有时善意提醒,我却狡辩道,“我从小就习惯这样说”,“这是通常的俗语或大白话”或“这是为了表现一种肯定程度”等等,总之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其实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古人早就讲出了“月盈则亏,水满则溢”的道理。

“走极端”的表现形式中处处都透露出自己没有做到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要求的:“纯正祥和的、慈悲的”,我向深里再挖一挖,从中处处都反映出一个“私”字。

认识到自身的这个问题,就必须从行为上立刻纠正。希望自己的这篇心得成为自己开始行动的号角,从表面上以至自己的内心深处,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要时刻注意加以改正。

下面请听重庆大法弟子的文章:西山坪大牢记事:“法轮功,好厉害!”

二零零零年后,一批批的大法弟子被陆续送上西山坪,关入重庆劳教所。那时,严管队和整训中队关押了大量的法轮功学员。“整训”就是折磨每个新進来的人,一下囚车狱警就开始吼骂、殴打、各种体罚,如:下蹬、蛙跳、俯卧撑,双手抱头,或叩、或匍……一句话,就是让人每个细胞都充血,每根神经都紧崩。“严管”就是整治后的升级版整人:不给喝水,不准如厕,不让睡觉……加上西山坪劳教所自创的酷刑、上百种整人方式,对人心灵的摧残、精神的折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我今天想要说的,是在这个人间地狱里法轮大法弟子惊天动地的故事。

一、炼功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大法弟子在西山坪整训中队有两次比较大的集体炼功。一次是在九月,同修们在早晨集合的时候约定,开早饭时全部走出来到操场上打坐炼功。一到开饭的时候,还没等到列队号令,同修就从队列里走出来,在操场上围成一大圈,气定神闲,盘腿打坐。当那些狱警和犯人回过神来,接下来的是一阵暴打,然后同修们被带回舍房。有几个同修还盘着腿,不散,是被几个犯人抬回去的。那真象是抬的一尊佛啊!事后犯人瞪大着眼睛说;“这是啥子地方,你们不要命了?在这里头,是龙盘起,是虎卧倒!你们懂不?”他们从没见过,闻所未闻,眼神里有惊恐,但更多是敬仰和钦佩。

还一次集体炼功在室内,通过同修们争取,整训中队同意法轮功学员和犯人分开,单独关在一边的监房里。这是在劳教所里仅有的一次,同修们也只在一起住了大半个晚上。那天大家整理好床铺后就上床了,但是没有一个人能睡着,很快大伙又悉数从铺上下来,开始炼功。那是修炼者的自觉,是一个大法弟子自然而然的状态。狱警立刻進行制止,分开了大法弟子。

但是炼功是制止不了的,大法弟子亢洪从队列里走出来了,在旗杆下开始炼功;大法弟子孟雪涛在烈日下开始抱轮;大法弟子李向东在操场上打坐……西山坪劳教所里很多地方都曾留下大法弟子炼功的英姿。

二、学法

师父的法,就是大法弟子的生命、空气、阳光和水,不可缺少。学法,是大法弟子修炼路上的一切保证。不管是到了哪里,必须学法,必须背法,能背几篇是几篇,能记多少算多少。

在高墙内,大牢里,同修们一有机会就回忆师父的法,总是能够想起几首洪吟,或记全一篇经文。大法弟子中也有记忆高手,能背《洪吟》和《精進要旨》,能把《转法轮》倒背如流。

新经文也传進来了。记得二零零一年教育大队成立之初,大家第一次学师父的新经文《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师父只一句:“久违了!”同修们立即泪如泉涌。大家如饥似渴的读,记得也真是快呀,一万字左右的新经文,一晚上就记住了。于是口传心记,很快就传遍劳教所。

那时,通过对犯人劝善和讲真相,把环境正得较好,有时候也能集体学一次法,一人背,大家听,然后交流感受。只要狱警没在,没让犯人为难。更好的情况是,犯人帮我们把风,我们在室内学法炼功。有的犯人和法轮功学员就象朋友、兄弟,早晨一见面就是一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牢里也有人听了大法真相后开了天目的,开的还不低,能看到大法弟子一个个身上的卍字符。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天,一个狱警想出点风头,组织法轮功学员到整训中队的食堂里上课。那狱警是一个老警察,感觉自己还有些经验吧,心怀鬼胎的笑着说:“我们今天来学学这本《转法轮》。”他把书举起来晃了晃。大伙一看:没错,是《转法轮》!狱警把书打开,才念“论语”二字,就象起了个头似的,大法弟子们就接上了,朗朗的背法声如江河流水滔滔不绝,狱警喊也喊不停。在操场上整训的犯人都乐了,说:“法轮功又在正法!”

三、正念

在逆境中大法弟子能正念正行,是对大法的理解,是对师父的坚信,是由长期修炼为基础。大法弟子能正念闯出魔窟,走过魔难,这已经得到证实。

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坪的劳教所里的大法弟子没有一个人“转化”的。二零零一年初,中央“六一零办公室”来了一个副主任李东生,到西山坪劳教所视察。这是西山坪建所以来来视察的最高级别的官。狱警们一个个对待大法弟子如临大敌,每个大法弟子被俩个犯人包夹,两臂被抓,身体紧贴,不许动弹出声。劳教所找了三位大法弟子去谈话,其中两人是康毅和陈昌元。他们跟平时一样讲真相,那个“六一零”头子挂不住了,打断他们的话:“你们不用说了,我知道。”抬起头来失望地看着在场的劳教所领导说:都还没有“转化”嘛。

后来劳教所就成立了教育大队,丧心病狂、不择手段地“转化”迫害大法弟子。教育大队成立不久,北京司法系统一群人到教育大队视察,狱警跑过去报告某某某大队正在训练等等,请指示。一个象领导的就说:“继续训练。”

当时大法弟子们个个心有灵犀,连犯人都知道大法弟子想要干什么,都在下面小声说:“正法!正法!铲除邪恶。”这时,一个大法弟子喊了个“起”,于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喊声震天动地,那真是平地惊雷!气势磅礴!后来犯人说他们当中也有一些人跟着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直把那一行人吼出教育大队,吼出劳教所,吼出西山坪……

后来,西山坪的农民们对上山来探访的人说:“法轮功,好厉害!”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蓝馨的文章:三言两语:用正念走好最后的路

最近中共的两高又违法发布司法解释,条文更严厉。虽然没有点名针对法轮功,但其解释的条款也都是针对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我在反思,为什么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出现这种情况?

我个人归纳有以下几种情况:

1、破坏大法是邪党本性使然。我们不能对邪党产生任何形式的奢望。

2、我们无意中对中共现任党魁和美国当选总统产生了一种依赖或者指望的人心。

3、大陆环境逐渐宽松后,很多同修产生了懈怠,尤其在发正念方面,没有按照佛学会发的《加强发正念》的要求去做。

邪恶耍的任何招数都是不叫人得救,那么作为“神的使者”的我们就应该用正念破除这些,就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做,解体一切干扰。

而要想保持正念,我们就要坚持学法,真正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在正法的最后时刻,让我们四海同心一起用在法中修出来的正念走好最后的路!不辱使命!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澄宇的文章:从两高的倒行逆施看大法弟子对时间的执着

在全国大法弟子起诉江魔头、正法形势已经日益逼近人间,在邪恶已经几乎被消灭殆尽之时,两高突然抛出要加强对大法弟子迫害力度的邪恶言论。我想,作为大法弟子,除了第一时间坚决否定和驳斥这些邪恶言论和迫害,也要静下心来向内找,反思这股逆流的因由。

师父交给大法弟子的一个法宝就是遇到任何矛盾都要向内找。这次邪恶明显是针对大法弟子整体的迫害,那么我想我们就应该从大法弟子整体修炼状态上来自查因由。旧势力的残余敢在此时操控邪恶出此一手,必然是它们找到了很多大法弟子的漏点。所以才敢以考验大法弟子为由而设此一难。我们当然要否定旧势力所谓的考验与安排,但是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究竟是在哪里被邪恶抓到了把柄。

我个人所思所悟,想来应该还是大法弟子整体在对正法时间的执着上。尤其是参与诉江的部份大法弟子对常人社会形势发展至最终启动审江程序生起不同程度的期盼之心。这样的心一起就会成执着心,而且还颠倒了主次之分。因为是师父与正法弟子们在决定和推动着人间形势的演变,而不是我们要靠人间形势的演变来求得自身的解脱。当然,也有许多大法弟子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因为他们一时也看不到天象未来演变的具体过程,也只能从常人社会形势的演变来研判正法洪势亦或天象的演变進程。内心深处或明或暗,或强或弱的期盼着人间一个接一个的涌现好消息,直至最终真相大显,沉冤昭雪。可这颗渴求结果的心不也是一个执著心吗?

师父在《洪吟》〈道中〉中告诉弟子们要做到:“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我们读的时候都能在一定成度上理解,可是当落实到具体的事件上却不自觉的做不到师父的要求。所以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最好的心态是,履行自己的誓约,努力做好三件事,但是不要太执着于结果。我们诉江,诉了就诉了,甭管什么时候开审。如果大法弟子大家都能做到师父在《洪吟》〈道中〉中要求的:“做而不求”,那么我想也自然就达到了师父在《悉尼法会讲法》中讲的:“无求而自得”。

迫害至今已经近十八年了,师父为了救度更多生命将人间正法时间一延再延,大法弟子整体虽然承受了很多魔难,但师父却承受着我们难以想象的宇宙众生的巨大业力,可是有些大法弟子却在最后关头耐心渐弱,信心渐失。很多大法弟子从各种古今预言,尤其是从《2017,起来中国》一书中关于中共必亡于二零一七年的预言中,感觉到今年是最关键的一年,是转折性的一年。因此对二零一七年给予了前所未有的期待与关注。不排除有少数学员平时蔫蔫的,看到这些预言和分析文章后就犹如打了一剂强心针似的顿时变的精神起来了,也“勇猛精進”起来了,但这种动力是有漏,不能代表学员真正的修炼状态和层次。有不少大法弟子就象临近终场的足球决赛中的球员一样,憋足了劲,养足了精气神的寄希望于这最后的临门一脚了。

可是,万一这次没有中呢!或是没有出现射门机会呢!没有出现预想的形势,难道就泄气松劲、就悲观失望吗!难道我们不该保持一颗淡定从容的心,以必胜的信心去谋划加时赛,去谋划新的射门机会吗?无论如何,只要终场哨声没有吹响,人类社会就是我们尽力发挥、充分配合、渐入佳境的大赛场、大舞台。预言是神拯救众生的一种方式,主要是给常人看的,作为大法弟子看过就过了,除了用于讲真相,不要牵动自己的心,因为一切预言到了最后都得师父说了算。

大法弟子中还有一种不稳的心态,表现出来就是总想从常人社会形势的变化来分析正法的進程。盼着形势的变化,说白了就是不珍惜师父给我们延续的时间,把自己的安逸心放在了正法的前面。这可不是小问题!

我想正法到了最后阶段,就会出现这么一个现象,就是不管是邪恶的一方,还是大法弟子,所有最不好的,最表面的因素都会表现出来。因为这才符合宇宙相生相克的理。正是因为大法弟子整体上对时间的执着心起来了,才会相应的出现两高释法这一邪恶的回光返照的现象。师父在《洪吟二》〈别哀〉中告诉我们:“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只要大法弟子们一起修去这个执着心,邪恶的反扑就会烟消云散。

最后补充一点,我之所以能有这番体悟,因为我自己内心就隐藏有此执着心。我在向内找的同时,也在努力消灭它。在此我也把我的心路历程与体悟分享给同修。望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片警听我讲真相

(一)片警听我讲真相

几年前,我到一个直辖市区去找一位同修。在公交车上,坐在一位看手机的小伙子的旁边。我便问他:“您在用手机上网吗?”他答道:“是”。我说:“如今国内的很多消息是不实的。中共花了上百亿的资金来封网。我给您一个翻墙软件,用这个软件可以到国际互联网上去看看国内的真实消息。网上有‘天安门自焚伪案’;有薄熙来、王立军落马的内幕;有贵州平塘县‘藏字石’的揭秘;有江泽民被国际诸多国家起诉的消息……”我给他讲了一阵子后,他突然问我:“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就是管这一片的(即片警)。”

我没有动心,我有师尊给予了我的智慧、慈悲与威严。我平和、关切的告诉他:“那您就更应该去互联网上看看一些事情的实情。我们国家的法律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有信仰自由、有新闻和出版的自由。可是,当今中共政府却违反国家法律,剥夺了中国公民的这些权利,特别是打压、迫害法轮功。许多的先例都表明,中共政府历次运动都是——秋后算账。最后去陪葬的都是在第一线的象你们这些所谓执法的人员,您一定要清醒,不要参与非法的迫害啊!”只见他默默的听着,因为公交车前排位置上的一个小伙子不时的回过头来看看我们谈话,这位片警没有接我给他的翻墙软件,但他微笑着点点头。此时,他轻声的告诉我:“我已经到站了。”我站起来给他让位的时候,再次叮咛他:“一定要把握好自己,不要参与迫害,给自己留条后路啊!”他微笑着点头下车了。

(二)当真相资料发到国安人员手上时

二零一六年的一天下午,我与一位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

当我们把真相资料递到一位中年人的手中时,只见他的表情很紧张,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小声的对我俩说:“我是国安的,你们的东西我只当没看见,你们注意安全,走吧!”

(三)众生拿到《九评》后的喜悦

去年的一天下午我匆匆走在马路上。一位推销房屋的个子不高的小伙子将传单递给我,我想:这是一个有缘人,便将包里准备好的一包真相资料递给了他(两本小册子中间夹着一本《九评共产党》)。当我走出很长一段距离时,只听他在后面叫:“喂!喂!”回头一看,他激动的跳起来,举着手中的《九评共产党》,大声的对我喊:“谢谢您啊!”我对他笑笑,心中想:你谢谢我们的师父吧!

他的喊声久久的在空中回荡;他那看见《九评》后激动的身影也久久的在激励着我去多救人。

我后悔的是,因为时间的关系,没有及时返回去给他深入讲真相和劝“三退”。

另一天,我将手中的几份真相资料递给迎面走来的几位老人。其中一位高个子妇女发现真相资料里面有本《九评共产党》书,已经走过去的她回过身来举起那本《九评共产党》,对我喊:“哎呀!这里面有这个东西,真是太好了!谢谢!谢谢!”她边挥手致谢边与这些人一起离去了。

从她的表情我知道,这正是她在找的!

一天我路遇一位中年干部模样的人,问他:“您喜欢看书吗?”他问我:“什么书?”我说:“是花钱买不来的、震惊中外的奇书。”我递给他一包用自封袋包装的真相资料。他打开自封袋,取出里面的资料。当他看见《九评共产党》,突然开怀大笑,一连几声“哈!哈!哈……”就走,走了几步回头喊了一声:“谢谢啦!”

(四)那人告诉我们:“这里便衣很多”

一天清晨,我与同修在菜市场发放真相资料。把最后一份发给了一位中年男子手上后,准备在菜市上买点东西就回家。这位男子问:“这是法轮功的资料吧?”我们回答:“是的”,接着给他讲了为什么劝大家“三退”,他很高兴的做了“三退”,并感慨的说:“法轮功真了不起,做的真相资料真好。”说完就催促我们:“这里有许多便衣,你们发完了就赶紧离开这里吧!你们可要注意安全哪。”

直觉告诉我:他可能就是个便衣,于是我们放弃了买东西的念头,立即离开了。

小伙子说:“城管在抓呢,注意点!”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的一天,我与同修在菜市发二零一七年的明慧真相台历。当我将台历发到一个年轻人的手中时,这位年轻人拿着台历问我:“是不是法轮功的?”我说:“是”。他说:“你胆子也真大,城管在抓呢!”我说:“有神、佛在看护,他抓不着”。小伙子点头笑笑说:“注意点!”边说边将上衣拉链拉开,将台历藏入怀中,高兴的走了。

(五)主动要真相资料做三退的人越来越多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去一个商店买东西,也找机会讲真相。看到老板在,就问他:“听说过三退保平安没有?”他说:“没听说过呀?”我就给他讲了贵州省出现的“藏字石”透露的天机,如今国内迫害法轮功的高官落马的内幕,法轮功是什么等等,并劝他也退出加入过的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他很乐意的接受了给他取的化名并做了“三退”。

他问我:“你有资料吗?”我说:“今天已经发完了,待一、两天我给您送来”。他说:“那你就送两份来吧,也给我的邻居(另外一个老板)一份看看。”

一天,我在一个商场给一位店主讲真相,旁边的一位店主也过来了。他俩听了我讲的大法真相后都高兴的做了“三退”。旁边的那位店主问我:“你有资料吗?”我说:“我一会儿就给你们送来。”他说:“送两份来,我们一人一份。”

我回去赶制了不同内容的三套真相资料。当我送过去时,恰巧有一位做了三退的大学生也在。他们三人一人拿到一套,连声说:“谢谢!谢谢!”

今年一月我乘火车外出。坐在我旁边的是五位不同学校的返乡大学生。我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真相,他们都好奇的提出了许多关于法轮功的问题,当听了我的解答,他们都很感慨,说这次旅途是缘份,让他们听到了在国内网站上看不到的许多消息。随后他们五人都退出了加入过的中共及其附属组织,高兴的拿了我准备好的真相资料。有两位还急切的让我将我的电脑中的一些大法真相资料复制到他们的U盘上。分手时,看到明真相后的喜悦洋溢在他们的脸上。

也是今年年初的一天晚上,我的姐姐(新学员)让我与她配合去参加一个聚餐会,给他们很难见面的一对年轻夫妇讲真相做“三退”。聚会地点是某自助餐厅。参加聚餐的人中,有一些她已经给做了“三退”。因为是自助餐厅,在场的人很多,嘈杂的喧闹声使我们无法正常交谈。我送给了这对夫妇一个16G的内存卡(里面还有几个大法真相视频)。他们觉得16G卡太贵,我们初次见面,不好意思接受。我说:“性命攸关,你们看了会受益良多,这是我的一颗心。”在我姐姐的劝说下他们愉快的接受了,说:“回去好好看看。”我提前走了。姐姐在与他们分手时,给他们做了“三退”。一位以前做了“三退”的女士也急切的让我姐姐给他的儿子做“三退”。

回家的路不熟,我利用问路的机会,给三位在马路边聊天的男子讲了真相,并给其中两位做了“三退”。一人问我:“你有没有资料,给我们看看?”我说:“有,给你们一人一份备好的小册子。只是《九评共产党》只有一本了,你们传着看吧。”他们高兴的向我致谢。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为同修负责 修去隐藏的情

我们在大法中修炼这么多年了,修去了很多执著心。但是还有一种隐藏很深的执著心——情。这里不是指常人中七情六欲的情,这里是指同修之间的情,本来我们都是同门弟子,都是大法弟子,有同一个师父,当然我们同修之间就会亲之又亲,这种亲也可以说也是一种亲情,但这种情跟常人那种亲情是不能比拟的!这种亲情确切的说:就是缘份!这种缘份是多少年、多少代所形成的。

可是这种亲情有时会不经意的反映到我们日常的修炼中,同修与同修之间会存在着,这种亲情是我们修炼中不易察觉的漏洞。毕竟我们还在修炼、还在常人中修炼,难免有这样或那样的不足,这都很正常!我们所看到的都是没修好的一部份。但没修好的部份会在我们修炼中反映出来,甚至于有偏离法的言行,可我们的同修却被情阻碍着听之任之,虽然也觉得不在法上,但总是碍于情面,不好意思指出来。这实质上是对同修的不负责,也是对法的不负责,不但害了同修,同时也害了自己。咱们都是大法弟子,为什么不能突破这个情,把同修的执著指出来呢?这样不是在帮同修吗?同时也是在维护大法吗?看到同修走到了悬崖边上,你不去唤醒他:让他悬崖勒马!看着他掉了下去,那你的心性又到哪里去了?你这不是在为私为己吗?

我地一位同修口才好,表达能力强,说起话来总是滔滔不绝,别人插不上话来,总是觉得自己悟的高,修的好,到处显示,可实际上他三件事很少做。例如一次他到一个学法小组,同修们正在学法,他说:你们学个啥哩!现在主要是切磋。接下来就口若悬河的讲他悟到的理,比如他讲:你还没修到那么高层次时,有病还是要吃药的等等偏离法的东西。这样对一些学法不扎实的同修就产生了一些波动,有的同修也听出他讲的不在法上,可又碍于情面不好意思指出来,使他讲了一个多小时不在法上的东西,同修们也只是过后在背地议论议论而已。

看到同修的执著就应该指出来,拉同修上来。有位同修这些年每天早上也炼功学法,可上午、下午就跟常人下棋,每天如此,很是投入!讲真相的事几乎没做。我经常劝他,但他总是以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讲的:“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的法来搪塞自己的执著。我劝他次数多了,他厌烦的对我说:你太执著别人的执著了,修炼的路不同,不要光看别人的执著。

在这里引用师父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讲法:“那么被说执著的人,是否为了放不下执著而把说自己执著的人说成是执著而不放下自己的执著哪?”当时我心想算啦,以后就不再管他了,各修各的!晚上,我床头柜上的台灯掉在地上,而且还是立着的,台灯靠桌子里边放着,咋会掉在地上?而且没任何惊动!我想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自己的一念心性掉了下来。

去年我们学法小组有位同修经常迟到,有时学了一讲他才来,几次都是这样,我就善意的跟他指出来,以后他就不再来晚了。早几天,在同修家里切磋,一位同修风风火火的来了,说是要兑换真相币,并口无遮掩的说:这真相币是某某同修印制的,我就直接了当的提醒他要修口,要注意安全,他也虚心接受了。

总之,我们同修之间不存在任何虚伪与忌怨,做到心胸宽阔,抱着一颗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的心,抱着一颗慈悲慈善的心去帮助同修,就是有些话语不妥,同修们也会理解和谅解的。我们要多看同修闪光的一面。同时当问题出现时向内找,是不是自己也存在这些问题。希望我们同修之间去掉隐藏的情,有问题及时的指出来,一起跟师父圆满回家。

下面请听黑龙江大法弟子的文章:世人不答应三退的原因

很多大法弟子每天为讲真相救人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非常的了不起。很多时候虽然付出很大,但世人就是不答应三退,救人效率就是上不去,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世人不答应三退的原因,很多大法弟子都在找,自己最近学法学的不够、不入心?讲真相语言组织的不好、不精炼?世人被党文化洗脑太严重、道德底线低等这些表象的原因。

就此问题我曾经与一位讲真相劝三退成功率比较高的阿姨同修交流探讨过,阿姨同修用手机对打劝三退,每天基本都能三退好几十人,讲真相时的语言通俗易懂,同时思想中求师父救这个人,并和世人的主元神沟通,思想中告诉世人的主元神:听真相、答应三退得救,你不要烂在人中啊!

笔者结合自己以前的讲真相救人的经历也深有感触,往往讲真相救人多、效率高时,那时的思想时时都在法上,发出的每一念都是为世人得救,其它的什么都不想。讲真相时遇到怎么讲都不退的人,当时就会在心里求师父:“救救这个人”,很多时候真的会峰回路转,那个人一会儿就答应三退了。

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也就是唤醒世人主元神、让其接受真相、答应三退、做出正确选择的过程,同时也是大法弟子不断去除人心、充实神念的过程。

世间表面是大法弟子人的一面对世人在讲真相,而世人的真正生命是他的主元神,大法弟子用神念将另外空间世人的主元神唤醒,世人人的这一面答应三退、选择得救就易如反掌,因为真正起作用的是另外空间世人的主元神。

希望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时,时时都能让神念和正念主导,一心只为救人,那样会使更多的世人得救、拥有美好的未来。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晓明的文章:认真做好“三退”义工工作

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的。自从一九九九年7.20开始起,江氏流氓集团伙同中共邪党,对伟大佛法法轮功发动了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每天警车叫个不停,到处抓捕大法弟子,全城处于红色恐怖环境之中。资料点屡遭破坏,想看到师尊的新经文和明慧网上的文章实在太难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学会计算机,为今后传播法轮大法打基础。当时条件十分艰苦,工资特低,物价特高,又没人教,太难了!没办法,只能将家中多年积蓄全都拿出来,才够买上一台最低档的计算机和一台打印机。正在我发愁找谁来教我的时候,还是师尊帮助了我,将我不认识的同修安排到了我的身边,帮我安装操作系统,教我操作要领!就这样,我很快的就学会了基本的操作方法。后来,又学会了上网下载明慧网上的文章,打印或制作明慧期刊、《明慧周刊》、《九评共产党》等大小册子,还可以在网上发表文章了。现在好了点,我已有三台计算机、五台打印和各种辅助工具,配置基本齐全,一般的资料在这儿都能独立完成了。这是一个由个人自筹资金、自行采购、完全免费的为同修服务的家庭资料点。

第一部分、接受“三退”义工工作

二零一一年九月的一天,相距挺远的另一学法小组的同修找到了我,说:“三退”这个项目你帮做吧!没人做了,以前做的那个同修被恶警抓走了。你看可以吗?我说:“当然可以,只要是对大法有益的事,什么都可以。‘三退’是个救人项目,只要你们让我做,我一定能够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把它做好。”第二天,同修将积压、待发的“三退”名单放在了我的面前,各种形状、大小各异、字迹不同的有一千多人的名单,也是不小的一堆。当时,我想:这么多?多长时间没发了?同修说:“你也不用着急,先挑能认识的字发,有不认识的或有其它问题来找我,我帮你解决。”就这样,我们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往返多次,才将这些“三退”名单发了出去。

一晃几年过去了。在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下,经我手发送给大纪元退党网站上的“三退”人员共存档362卷。这些数据,都是我为了自己的工作方便、随时查找、跟踪、过问、督促那些还没有送回来的“三退”名单用的。

因为,在“三退”名单中,经常会出现:“名字笔画不清”或者“没有写三退什么”或者“没写三退的时间”等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就得将其返回给送给我这些名单的人,请他们帮助我将这些问题解决了。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那么,那些人的名单,就不能发给大纪元网站。如果不将“当时返回去的、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送回来”及时记录在案的话,时间一长,可能就会被忘记了,那就会造成很严重问题:“三退”名单传到哪去了?谁也不知道。例如:那个被“三退”的世人,还真以为自己被“三退”了呢,其实因为某种原因没有给人家“三退”上。试想:这个责任由谁来负?谁能负起这个责任呢?

对世人来说,“三退”是自己的人生大事;是否能够“三退”上,将决定自己以后能否進入新纪元的大问题!因此,“三退”义工,包括在第一线劝“三退”工作的、或者中间传递“三退”信息的、或者上网做“三退”的人员,就应该理所当然的负起各自的这份责任,去掉怕心、不怕麻烦、不辞辛苦、兢兢业业的认真做好自己的义务工作!决不能够因为自己工作上的失误,而造成一个或者多个世人,应该“三退”的却没有给人家“三退”上的问题出现。

第二部分、认真做好“三退”义工工作

在多年的修炼中,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每个大法弟子都是这个整体中的一个份子。大法弟子之间能够做到相互包容、忍让、平和,这样才能做好“三退”义工工作。大法弟子的言行,必须同化、圆容于宇宙大法真、善、忍的特性,才能完成救人的使命,才能真正做到助师正法。

在”三退”义工工作中发现的问题:1、名字的笔画不清,很难识别。2、名字后边没写退出什么组织。3、名字或名单后边,没写三退的时间。4.重名多,带有谐音字的名字多。5、叫人家代替三退。6、不实“三退”名单。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制定出方法,防止出现并及时解决。我们在“三退”义工工作中是这样做的:

1、大力宣传大纪元退党网站和明慧编辑部关于做好“三退”工作的相关规定和要求

我们曾将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大纪元退党网站关于登记三退的几项要求和明慧编辑部退党署名必须严肃郑重、退党网站编辑部给帮世人三退的同修们的建议、三退署名必须严肃郑重、不能草率等各项规定和要求,多次印发给了传递“三退”信息的同修,让其告诉在第一线劝“三退”的同修。

今后,我们还要進一步加强这方面的宣传,让在第一线劝“三退”的同修,都能知道相关规定和要求,做好自己的工作。

2、实行分工责任制,保障原始记录的准确

在“三退”义工内部,实行分工责任制。就是说:在“三退”义工工作中,谁做什么工作、负责什么工作,谁就承担什么工作的责任;工作越多,责任越大。

举例:在第一线劝“三退”的义工应负责:认真给世人讲清真相,如其认同“三退”,再给其取个“化名”(提倡使用由三个字的“化名”并且没有谐音字),字迹笔画应该清晰,谁都能认识;不要有重名;写明“三退”什么组织及“三退”时间。为世人取了“化名”后,一定要重复一遍告诉对方,并加以解释其含义及书写方法。在给过世者办理“三退”时,还要写清楚是哪位家人帮助登记的。认真填写原始记录“三退”名单,并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负责。之后,将其交于传递“三退”信息的义工。

“三退”信息的义工,在接到第一线劝“三退”义工的原始记录“三退”名单后应负责:认真检查、审核其原始记录“三退”名单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并负有检查、审核是否失误之责任。在确认原始记录“三退”名单无误后,再将其交于下一个传递“三退”信息的义工。如果有问题,应该先将问题妥善解决后再往下传。

以此类推,下一个传递“三退”信息的义工,在接到上一个传递“三退”信息义工的原始记录“三退”名单后,应负责:认真检查、审核其原始记录“三退”名单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并负有检查、审核是否失误之责任。在确认原始记录“三退”名单无误后,再将其交于下一个传递“三退”信息的义工。如果有问题,应该先将问题妥善解决后,再往下传。

负责上网“三退”的义工,在接到最后一个传递“三退”信息义工的原始记录“三退”名单后,应负责:将其分类、汇总、编辑,并填写上网发送“三退”名单;在认真检查、校对无误后,方可上网发送;并对上网发送“三退”名单的质量负责。如果有问题,应该先将问题妥善解决后,再上网发送。待退党证书下载后,应将原始记录“三退”名单和上网发送“三退”名单進行统一编号存档;目地是:为了自己工作之方便,随时查看那些在较长时间里,一直没有解决问题的“三退”名单的原始记录情况;并将其再次反馈给传递“三退”信息的义工,督促其拿出解决问题的最终办法或处理意见。

以上,是我从事上网“三退”义工工作的心得体会和具体做法。如有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合十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一天与同修配合走街串巷救度有缘人时,同修看到了墙壁上用纸贴的污蔑法轮功的邪恶画板,对我说。我说,一定要把它扯下来,不能让它在那儿毒害人,咱们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走另外的空间,让周围的人看不到。同修在旁边发着正念,我转身边发正念边求师父加持,一步跨上前,伸手扯下邪恶画板,揉成一团处理掉了。周围的人呆呆的看着我们。过几日,同修说,某街十字路口又出现邪恶的展板。我们买了漆料,接近傍晚时,同修开着电三轮车停在邪恶展板附近。周围有做生意有人在吃饭。我右手套上一个塑料袋,将漆料握在手里,我们发出强大的正念,清理这个空间场的邪恶,不允许它毒害人,求师父加持,定住他们不准动。我正念足足朝着目标,瞬间将漆料涂抹邪恶展板上。接着同修又开着电三轮车向另两处上午发现的毒害世人的邪恶目标驶去,目标在街道办事处大门口,也顺利的清除了。又过几天,我们到公园讲真相。走到大门口时,一回头看见了离公园大门不到十米远的地方挂着毒害世人的邪恶展板,侧上方有摄像头,公园人来人往。我们当机立断马上清除,心平似水的从包里掏出刀片,在邪恶的帆布展板旋了一圈,清理了邪恶展板。然后堂堂正正的离开了。在清理邪恶展板的过程中,我们修去了许多人心执着,认识到清除邪恶展板也是自己的责任,现在看到、听到什么地方出现时,很自然的就去做了,没有先前的紧张、不安与怕心。
    ——《配合同修讲真相》

每次听说哪里有走不出来的同修,我就找时间去同修那里切磋,想着怎么把人拽上来才好。很多同修因此从新走回修炼道路。有一次遇到一个难说通的同修,我始终不放弃,最后就是同修走哪我就走哪跟着讲,让她能上来。走路遇上我也劝,人家家秋收,我提前到她家地里去干活。跟她讲如何提高。为了拽这个老同修,总去她家。我告诉她:“你别忘了,共产党是无神论,咱们是有神论。”这一下子点醒了同修,她知道发正念了,原来她一直不理解发正念是啥意思。从此她真正从新走回修炼道路了,二零一零年,她终于回来了,现在做的非常好,去年带动许多同修参与诉江并帮同修写诉江状,现在又开始帮大家写法会投稿。平时又能做很多救度众生的项目。
    ——《风雨协调路 救人两不误》

我试着把基点转过来,首先想到师父、想到法、想到众生。瞬间,我能感受到身体周围有了能量,我变的不再孤单。如果我只把自己当作一个个人修炼者,那么,正好是符合了旧势力的思维、安排。因为修炼者如果是为私而修炼时,旧势力为了帮助修炼者去掉这个执着圆满的心、私心,就会威胁到修炼者的圆满,于是就出现了被绑架迫害、出现学不到法、炼不了功的情况。目地是以这种惨痛的教训让修炼者去掉这私心。而如果我放弃了执着个人目地的心,而出发点完全是为了救众生、顺应着师父的安排。那此时我的行为就是一个大法粒子的所为。因为没有了为私而修炼的心,旧势力的考验没有了目标、也没有了理由,魔难就通通被化解。当一个修炼者无私无我,把自己当作师父正法安排中的一个粒子,所作所为体现的是师父的选择。想到这里,我感到阻挡我发资料救人的那些另外空间的因素基本上都归正了,那些与我有冤怨的干扰因素也基本上都归正了。在师父正法中,哪一个生命不想被救度呢?是大法弟子基点不正,才招来的那些旧宇宙的神在冒着自己被清理掉的危险在阻挡大法弟子、考验大法弟子。当大法弟子真的把自己当作大法的一个粒子,而没有自我要如何如何的想法的时候,谁又愿意与大法为敌呢?有时,即使在做完真相之后,还是能感到身体的疲惫。随着几年来身体向老化方向发展,心里不禁出现一丝消沉,这何时能修成金刚不坏之体。神奇的是,当我向内找,找到自己修炼的根本目地要从为私中走出来,而转变为基点是为了众生、为了证实法、实现师父的选择。我发现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呈现出向年轻方向转化的趋势,身体充实了力量和能量。我体悟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理:“好坏出自一念”。有时我们修炼,会注重从表面形式上突破,每天炼了多少功、学了多少法、救了多少人。但修炼实质上的突破、另外空间翻天覆地的变化,却取决于修炼者内心深处那一念的真正转变。如果在修炼中,我们能时时注重向内找,纯净自己所思所为的出发点,修炼就会突飞猛進。随着层次的迅速突破,会具备正法修炼者的强大能力,使自己周围的空间场充实了正的能量,在讲真相中才能使大量众生得到救度。
    ——《在发资料过程中的几次向内找》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7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6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6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5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5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4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4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3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3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2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9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