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791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7年3月13日
节目长度:69分36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6,801 KB

16,661 KB

65,29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91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做事不是修炼 救人需心怀慈悲
站在法中营救同修力量才大
就近期在同修中征签与同修切磋
即使有矛盾 也不能产生隔阂
破除邪恶骚扰 一步步否定迫害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黑龙江大法弟子 宇清的文章:做事不是修炼 救人需心怀慈悲

我是二零零一年末得法的弟子,得法前患有严重疾病,主要是风湿折磨的我近乎瘫痪,得法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慈悲的师父把我所有的疾病全部拿掉了,无病一身轻的我无法用语言感谢伟大的师尊。我的生命从此找到了真正的归宿,坚信大法、坚信师父。

作为师父的一名弟子,感到无限荣耀、无比幸福,一路走来,师尊的慈悲法理不断的给我指明方向,使我逐渐放下了人的执着,境界在不断提升着,唯有好好修炼、多救人才是我来做人的真实目地。下面我只想讲在救人中发生的两件小事,从中自身的感悟就是:修好自己、摆正救人的基点和心态才能把人救了。

一、做事不是修炼

刚得法时只是停留在感性认识上,错把做事多少当成了修炼精進与否的标准。记得当初刚刚学会刻录光盘时,装好新的刻录机和光盘后,便迫不及待的工作起来,结果刻一张废一张,当时我很着急,不知道找自己心性误在了哪里,只管忙着刻录,不信自己刻录不成,其实就是蛮干,结果当然是不行,最后刻录机干脆就打不开了。这时候还不悟,心想,刚买的刻录机这几天还没有过保质期,赶紧再换个新的来。因自己又不会拆卸,就去请同修帮忙,我把情况讲完之后,他微笑着说,我先去看看吧。我说你带着拆卸刻录机的工具,不然这么远还得回来取。他看看我说先看看再说。

他也没拿东西就跟我到了家,然后他坐下来打开电脑,轻轻一按,刻录机一下便打开了,然后拿了一张光盘开始刻录,一切正常!当时我真是吃惊不小,因为我是想尽办法也没有打开的刻录机,他任何操作都没有,轻轻一点就打开了,而且刻录正常!他说:你的干事心态强烈,没有一个好的修炼状态,做多少很可能是白做,浪费时间啊!我当时瞪着眼睛说不出来话。

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使我回想起之前的状态就是着急忙慌、心急火燎的那个劲儿,这哪里是修炼,完全是做事嘛!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而我遇到问题首先想到的是浪费了这么多光盘,多少钱啊,那个新刻录机怎么这么不好使啊,趁着保质期没有过,赶紧换个新的来,却没有丝毫想自己有什么问题!这个事虽然过去多年,但是对我的触动一直影响到现在,知道了在任何事情上都要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做事的过程正是暴露自己执着的过程,修去了执着,事情才能达到效果,才能发挥作用。

二、救人是神圣的,不可以敷衍的

在打电话救人的过程中,经常会有不听或者拒接的,有时候打一天也退不了一个,自己心里也很苦恼,觉的这些人真难救啊,想想自己也没有什么执着啊,就是真想救他们啊,怎么就不好好听啊!但是有一天,我一下找到了原因:那就是一定要有神圣慈悲的心态才能把人救下来。

记得那天是月末了,电话打不完下月就欠费了,我还上班,怎么办?横下一条心,在单位打!(请不要效仿,以明慧网的安全手册为准,注意安全是第一位的)就这样,我放好电话卡,打开自动拨打软件,此时,我心如止水,非常平静祥和,没有一丝的怕心和杂念,二个小时过去了,这时有人来办事、打扰,此时自己也明显感到动了心、起了念了,就果断停止了拨打,结果一看:退出人数竟然是四个!短短二个小时!这是我打电话以来从没有过的。

这次的经历使我领悟到不是众生不想听,是我的杂念、执着和随心所欲的状态阻挡、障碍着他们听,有时候为了节省时间一边做别的事一边打电话,以前打电话基本都是这样的状态。是自己不好的思想、不好的物质在严重干扰众生得救啊,心态不慈悲、场不纯净是救不了人的。这件事也让我领悟了救人的神圣心态是最重要的。有精力多做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做的过程中向世人传递了多少慈悲的信息。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可能有人想骂人,突然间改变思想,不想骂了。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

师父让我们多救人,我想只有尽快修好自己,时时刻刻保持修炼人的正念,心怀慈悲才能达到更好的救人效果。

以上仅是修炼过程的点滴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河北张家口大法弟子的文章:站在法中营救同修力量才大

当前在大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仍在继续,有些地方表现的迫害还很严重,尤其是对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刑拘后,往往要经过检察院的逮捕、起诉、法院审判等阶段。时间较长、情况也变得复杂。越来越多的同修不断的参与到营救同修的项目中来。

在这里结合自身总结的经验说说自己的认识。

我认为要想做好对同修的营救,首先要在法中认清迫害,才能做好反迫害。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大家看到了,这场迫害,它对法轮功怎么样?无能为力。这场迫害只能助长修炼人的威德,其它它什么都不是,什么作用都不起,只能在迫害中毁灭它们自己。”在师父的这次正法过程中,大法弟子的圆满和迫害者的毁灭是必然的结果。也就是说迫害者一定是在疯狂的作恶中而走向灭亡,而成就的则是大法弟子的果位与威德。这场迫害最大的损失则是众生。所以师父才让我们利用一切机会多救人。

我们不承认迫害,可迫害毕竟发生了,那我们就将计就计主动的反迫害,并在其中讲真相救度众生,这也成了我们修炼中的路。

无论被迫害同修有什么不足,我们都不承认对同修的迫害,因为迫害是对大法而来的,所以在反迫害中,我们一定要牢牢的把基点定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上,而不是在为某个人辩护,虽然我们在营救中是针对具体的某个人或某几个人在做,但这只是表面形式,本质是在利用这种形式在证实大法。所以在我们给公检法等所有司法部门的申诉资料中,除了法律和证据方面的辩护外,大法的真相与合法性是一定要讲清的。追根溯源,大法的真相是所有案件的核心,大法的真相讲明白了,案件也就不攻自破。在营救同修中有不少懂法律的同修在做,或是请律师或是写申诉状或是写控告信或是要求司法部门信息公开,这都没有错,但无论做什么,我们都要把基点放在证实大法上,只有这样旧势力才不会也不敢钻我们的空子。基点站正了后面的路才会越走越宽。

我认为我们在营救同修中要把法律方面与大法的真相很好的结合起来讲,以法律的形式在讲大法的内容,这样也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也容易被常人接受。我们在营救同修中起步于法律,但我们不要局限在法律的框框中,更不要执著于法律当中,心里要明白我们是在利用法律的形式来讲清大法的真相,怎么样更能讲清真相就怎样来使用法律。

比如在我市大法弟子杨建平的案件中,我们就是心中清楚的把基点定在了证实大法好、证实大法是正法的基点上,无论本人有什么样的不足,我们都不承认以此为借口对大法的迫害,每去一次公检法部门,就是一次讲真相的过程。并且我们递交的相关法律材料都是以法律格式写的,以法律的形式引出了大法的真相,看似在讲法律,实则也在谈大法的真相,这样也容易被公检法等部门的人接受。并且这样写出的东西,我们无论到什么部门什么科室都可以放一份,给人感觉就象是常人中的法律文书,实则是在讲大法的真相。我认为当我们真正的用心站在法中做事时,就会象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就会帮我们把背后实质的因素解决掉。

最终杨建平的案子在同修们一次次不厌其烦的讲真相中把迫害解体掉了。我认为是我们的心性达到了相应的标准,师父才能帮我们解决问题。

虽然案子由检方两次退回公安,看似公安掌握很多的所谓证据,但最终的免予起诉的结果让公安与看守所的人都没有想到。本案的律师得知这个结果后感叹到:常人的案件免予起诉的都是非常的少,更别说法轮功(学员)的案件了。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免予起诉就等同于当事人完全无罪,就象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当事人任何的污点都没有留下。我想这样的结果和我们当初站在证实大法的基点上是分不开的。

我市另一位同修的案子,也是在不断的通过各种形式讲真相过程中及递交相关的法律文书,最终把迫害降低到了九个月。

我们的出发点就是要在反迫害中来救度众生,这也是不承认迫害的最好办法。利用反迫害的机会去找公检法的人传播大法的真相,救度世人。这是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

又比如当前山西忻州关押的张家口及忻州的十余名大法弟子,所谓案子都已经進入到法院阶段,律师去法院阅卷,法官就是不让看证据卷,并明确告知要六一零与政法委同意后方可看。此时同修们都在希望律师能够做些什么事,或是如何才能看到案卷。其实我们此时往后退一步站在法中看问题,我们就以本案缺少基本事实与基本证据,或没有犯罪事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官以政法委和六一零为借口不让阅卷为申诉理由,写好法律文书并在其中讲清大法真相的来龙去脉。去向各个部门反映我们的问题,讲大法真相,每到一处都留下一份我们反映问题的材料,这就真正起到了在反迫害中广传真相的作用。把不让阅卷当成了我们去找各个部门讲真相的好机会。真正起到了利用迫害来救度众生、证实大法。我悟到这就是从最根本上来反迫害,否定迫害。

正如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的:“修炼中要多看自己。无论出现什么问题,首先想想自己,想想做事时的群体,可能就会找到问题的根源。”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还告诉我们:“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

我通过向内找,对法官的不让阅卷在法中有了新的认识。我们不能陷在法律中变为被动,一味的要求律师如何才能阅卷;也不能让法律牵着我们的鼻子走而忽略了大法弟子的根本目地——救众生,证实法。今天常人社会中出现的任何事情包括我们与公检法打交道时碰到的情况,都是在为救众生、证实法做铺垫。一切事情也是围绕着这个中心发生。所以大法弟子不能让表面现象把我们牵制住,一定要站在法中才能看到问题的本质所在。我们可以一边符合常人状态让律师去交涉,同时我们抓住一切时机去各个部门讲真相,哪有问题就去哪找,也许所到之处就有很多众生在那里等着听真相呢!!

迫害者本身的目地就是要在迫害中毁灭众生,那我们就恰恰在反迫害中将计就计去救度更多的生命,我想这就是在否定迫害。这也就要求我们在反迫害中锲而不舍的去讲清真相。

讲真相是当下宇宙中最正的事,旧势力也不敢反对。当我们三件事做好时,师父与正神就会帮我们打开后面的路。

所以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一定要归正做事时的基点——就是要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不只是嘴上说说,而是从内心深处真正的认识到,我想这才是伟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

以上是自己近年来在营救同修反迫害中向内找所悟到的,不正之处请指正。

下面请听重庆大法弟子的文章:就近期在同修中征签与同修切磋

最近在重庆本地同修中流行一些征签活动。具体做法是,有同修拿一些材料,如“给习近平的一封公开信”,再如针对最高法院周强在央视公开污蔑大法的邪恶言论写的申诉材料等等,在同修中征签,然后寄往最高法院等五个部门。针对此事,跟同修们谈谈个人的一些看法。

两高邪恶新司法解释的出台,加重了世人对大法的误解,加大了救度众生,特别是救度公检法人员的难度。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同修悟到以邮寄申诉材料的方式维护大法,救度众生,写出了各种申诉材料寄往有关部门,出发点毋庸置疑,事情本身也是好事。但是以征签的方式在同修中推广,是否合适,值得我们冷静思考。

就我个人了解的情况,一些协调人在同修中征签,只是跟对方说一下公开信或者申诉材料的大致内容,都没有把文字材料给对方看。被征签的同修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觉得应该做,就同意把自己的名字加上去。目前参与的同修不少,有协调人近些日子把推广这件事情当成重点在做,认为这是正法中一个新的趋势。有同修对征签犹豫时,就引用师父经文《挖根》和《大曝光》中的法来劝说同修,意思这是决裂人的机会。还有同修说每当正法出现什么新的形势时,师父不一定明说,意思是现在的征签就是新的形势出现了,我们应该顺应这种形势。

个人认为,如果同修认为写申诉材料是一种很有力的在当前形势下维护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方式,那就义无反顾,堂堂正正的去做。那是个人行为,是个人的悟道,个人以自己的方式在维护法。但是在同修中大面积的推广,极力的去劝说,就不太妥当了。

每个同修,心性高低不同,对法的悟道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性格特点不同,各种能力不同,生活环境不同,都有自己不同的证实法的方式。如果某个同修悟到邮寄申诉材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可以跟同修建议。如果其他同修也认为这种方式好,自己也可以做。就像我们当初诉江一样,每个同修都在这个过程中,在每一个环节中实实在在的修炼了自己。而一封现成的信,有的人甚至都没看到信,只需要一个签名,当同修同意签上自己的名字时,每一个同修的心态真的是那么纯净的为了维护法吗?有没有搭顺风车的心理?有没有怕被正法形势落下的心理?有没有为了证实自己不怕的心理?当协调同修极力劝说的时候,有没有碍于情面勉为其难的心理?等等。甚至有的协调同修为了证明征签是正确的,举出这样的例子:某某本来处于严重病业迫害中,签了名就好了。且不说此事是否属实,单就这种说法本身,就容易勾起听者的有求之心。

就申诉材料本身的内容,也值得商讨。例如,有同修看到另一个申诉材料,其中充满了对习的褒奖,一共列举了八点,这是否违背了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的:“对现政权不褒不贬,这是原则。”如果这样的不妥当的材料寄出去,又有大量同修的签名在上面,会不会招来另外空间的邪恶钻空子,操控表层空间的世人对大法弟子行恶?如果有警察因此事上门骚扰签字的同修,当事同修又能不能正念对待?如果不能,这不是人为的增加魔难?是不是也人为的促成了警察对大法弟子犯罪?

目前征签一事在沙坪坝区以及江北区参与人数较多,沙坪坝已有两名同修因此事被警察骚扰。有协调同修在申诉材料末尾署名时,署上“江北区全体大法弟子”。一个修炼人或者几个修炼人就能代表一个地区的修炼人吗?热衷于推广这件事情的协调同修,请静下心来想一想,有没有好大喜功的心理?有没有想追求轰轰烈烈的效应?花大量时间精力在同修中征签,会不会影响到自己和同修正常平稳的做好三件事?当你们极力去劝说同修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每一个同修的修炼状态以及承受能力?追随这件事情的同修,也请静心想一想,自己做这件事情的时候,真的心在法上吗?

以上是个人对此事的一些看法,难免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以期共同提高,走正路。

最后以师父在《精進要旨》〈坚定〉中的一段讲法与同修共勉:

“修乃自身之事,无人可代之,为师者表面只诉其法理。修心断欲、明慧不惑乃自负。”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即使有矛盾 也不能产生隔阂

前几天,一台做真相资料的机器坏了,自己研究了好几天,也没修好,就放到资料点,因为资料点同修能联系外地有经验的同修过来修。

后来有一天,资料点同修来找我,说协调同修(专门带技术同修到各地修机器)带技术同修来了,看了看,说缺零件,还写了一个纸条,上边写的很明白,缺少哪个零件。我说这怎么可能?我是打开检查了,但是没往下拆任何零件,掉一个螺丝我都要捡起来的,何况那么大两个零件呢?不可能的。我当时想是不是这位同修技术不行啊,没修过这种型号的机器啊。我对资料点同修说,是不是换一个人再看看。同修说,这不好吧,意思要这么说,不是不信任人家吗?事情到这,就暂时放下来了。

过后我又在以前放机器的地方找了一遍,确定没有掉落任何零件。后来想,干脆就找常人试一试。就找了电脑城的修理打印机的电话。还没等去资料点,资料点同修就来了,我把想法一说,资料点同修也同意。后来把机器从资料点拉到了电脑城。

电脑城的维修人员,修了将近一个多小时,说修不了。说改装机,他那没有零件,还是联系生产厂家。没办法,只好把机器又装到车上。

此时,我又想到了另一电脑城有一位卖电脑耗材的同修,他或许能修,就把机器又拉到了他那儿。同修说他不会,但知道有一位同修会,就帮忙打电话。半小时后,同修来了,正是上次带技术同修到资料点的协调同修,这一点我是知道的,因为电脑城同修打电话之前给我说了要找这位协调同修,但是我还是希望或许换一位技术更好的同修来帮忙,所以也没有阻止。

来了之后,协调同修还是坚持缺少零件。因为我确信不少零件,那我進哪个零件呀?再说我安哪儿啊?所以,当时很僵持。

后来电脑城的同修说,既然你让别人修,你就要相信别人,不然别人怎么修?我想也是,就当少了吧,那既然少了,就想让那位技术同修進零件后给装上。可同修意思让我進零件,自己换,而且整个过程中态度十分强硬冷淡。在电脑城同修的调解下,我还是勉强同意了。我说,把机器放那,协调同修说不行,那位技术同修家里不方便。我当时想,他们来回跑不方便(路途比较远,而且机器在手上方便修理),不同意也不能勉强,那我拉回来。我说,有时间你们过去,他说没时间,哪有时间了,只能挤时间。

回来的途中,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同修之间怎么能这样?常人修个东西态度也不至于此。后来一想不对,自己是修炼人呐,同修之间的矛盾不是提高的好机会吗?应该找一找自己哪做的不对,哪有执着呀?

首先,在这件事情当中,自己不信任技术同修对于机器问题的诊断,但是后来走投无路又来找,协调同修不满,情有可原。

再有,自己执着于别人的态度,别人态度冷淡,自己动了人心,不高兴了,甚至产生了埋怨的心,这不是修炼人的心态。

还有,自己认为同修之间在配合过程中,做事过程中都得平和、慈悲,那也不对,因为不能要求别人,同修之间是会有矛盾的,有争执的。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大家知道我从来不讲“团结”二字,因为那是常人的强求,是形式。修炼人是讲心性的提高,根本上的提高。”

大法弟子之间有矛盾是正常的,也不能因为此事,就认为同修不好,不是修炼人。难道自己就没有做的不好的时候吗?自己人心表现出来的时候,不也跟常人一样吗?自己生气发火时,是不是也是常人的行为吗?

在这件事中,只能感谢同修,不能有任何怨恨之心。想到这些,对同修的埋怨没有了,只有感谢。

回家后,连上电脑,再试一试吧,结果正常了,能用了。重要的是在这件事上,我找到了执着,提高了自己。

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

希望同修们在出现矛盾后找一找自己,不要向外找,更不能因此产生隔阂,产生怨恨,影响了证实法的大事。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破除邪恶骚扰 一步步否定迫害

从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绝大多数同修都遭遇过一次次骚扰以及非法抓捕、审讯,以至非法构陷判刑入狱等等。我们在反迫害、证实法及交流中认识到,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并没有认清迫害,在不知不觉中默认了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很多时候同修被骚扰,或者被带到派出所了,其他同修或者本人就以无可奈何的心态觉的,这下肯定要被如何如何了。我们认为这种心态恰恰是对迫害的承认。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你自己求的谁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谁都不管。”这种默认恰恰是一个很大的执着,是邪恶能够钻的空子。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开示弟子:“从另一方面讲,旧的势力能干了它们要干的,弟子们哪,那还不是大家默认了它们所要干的吗?叫你去你就去,叫你写你就写,叫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抓你判你你就无可奈何的默认。当然,是心里有执著放不下造成的,可是越放不下被迫害的越厉害,因为操控破坏大法学员的邪恶生命看的见你的执著和执著什么。那些放下生死的弟子什么都不怕,邪恶也害怕,可是那是因为他们修的好才放下的。”

师父讲过大法弟子要做主角,那么邪恶利用警察来找我们,是不是由于被迫害多年,我们见到他们就觉的心虚,甚至觉的矮一头呢?可是我们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世人是被救度的对像,我们怎么能被世人和背后的邪恶牵着走呢?!常人中警察是抓坏人的,这是人世间正的理,是邪党变异了人的观念,让警察成了走狗,成了穿制服的流氓,那我们怎么能去肯定这些不正的呢?!让警察一步步带走我们,问出他们想要构陷我们的口供,这不是在纵容世人被操纵着行恶吗?!我们是来救度世人的,绝不能让世人因为我们犯下毁灭自己的大罪。师父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中说过:“大法弟子中正气一定要足。”我们应该是世间最正的,我们走到哪儿应该正到哪儿。

邪恶利用公检法人员对大法弟子一步一步从绑架到构陷再到判刑,我们在这方面吃了很大的亏都不知道。如果我们从一开始上来就否定它,那它就走不到下一步。如果我们都能做到,那公安就走不到检察院,如果走到检察院他们会更麻烦,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批捕。

我们把如何运用法律知识应对骚扰的方式整理出来让有的同修看了,有的同修觉的能看明白,非常好,希望在各地推广一下,也有的同修有疑问:这不是和律师讲的一样吗?我们都懂都知道啊!其实说法上都差不多,看上去和律师讲的也一样,但不一样的很主要的地方有好几个:

第一部分、法庭上的辩护词要提前拿到公安、检察院

虽说律师一般是在法庭上辩护这些,但走到法庭这一步时,公安和检察院已经把同修的口供坐实了,不论是配合的,还是零口供的(他们会以证据确凿,但同修不配合;或制造伪证来完成他们所要达到的迫害同修的目地),这都不是上策。我们明白了他们的一切行为其实都是为了构陷罪名,把过去在法庭上说的话,把这些指出他们违法的话拿出来在公安、检察院阶段说,他拿不到对我们同修定罪的口供,从这里直接可以破除迫害,解体邪恶。

我们悟到,人间都是我们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舞台,被抓了不应该只是消极被动的等到法庭上靠律师(常人)来辩护,而是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大法弟子主动去讲清真相。这个讲清真相不止是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还包括义正词严的告诉对方他们在违法。对公检法人员来说,他们的症结在于他们以为自己做的是对的,当他们认识到其实自己在违法,在做不利于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就开始退缩了,背后邪恶的气焰也就没那么嚣张了。

师父在《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说:“我早就说过,中共邪党什么也不做还好点,它们一干什么事就是丑事、就是败事。”我们这种不配合,也是揭开邪恶迫害的盖子,让公检法人员真正明白,自己这样做就是在做迫害的事,在做丑事败事。

第二部分、要求笔录如实记录(最关键的点)

所有公检法做笔录问我们的问题,我们一定要让他们把我们回答的记录在笔录里。我们和他们是平等的,他们不能光问对他们有利的。如果对我们有利的回答他不做记录,这种行为本身就是违法的。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被邪恶打击报复三次,在对方做笔录时候,我不但没有告诉他们想要的东西,而且对话中全是指出了他们违法的地方,公安与检察院没办法往下继续了,最终不得不放人。

首先,先从邪恶非法抄家、拘留、传唤方面说起,我们怎么一步一步破除它:

要求对方出示警察证,不光要求看一个人的,来几个人看几个人,而且要仔细看并可以拿笔记下来。

让警察先把执法记录仪打开,现在是执法过程,你得把记录仪打开对着我,包括警察。

要求对方出示和把传唤证送达给家属。

警察上门是传唤还是拘留?传唤证上有没有注明案由?如果刑事立案,可向对方要立案决定书,并质问谁批准的?(以上这些文书不仅看清楚而且拍照留下来,必须看清楚了。要是警察阻止拍照可以反问他:你要是合法的,也不怕留下你的证据,不合法更要留下证据,好追究你的责任。)

要看每个人的着装是否穿警服。

传唤、拘留证,有无局长签名,立案须经县级以上批准。

现场打电话要求监督,打110转警督或直接给警督打电话:12389;也可以要求纪委监督,电话:12308。

按照传唤证所记载的涉嫌违法犯罪名称,问对方查明了自己什么违法犯罪事实,为什么这些是违法犯罪事实,法律依据何在,要求对方出示相应的法律依据文本。

强制带走是违法的,警告迫害者,对他们违法的行为一定是要控告的(警告须有理有据)。我们明确向对方表示这一点,对方一定是害怕的。让他们觉的不好弄,这本身就在减少迫害,在抑制他们。

需要注意的是:在程序上要尽量拖长时间。咱们尽量表现咱们懂法律,过程中和他们多说话。他们感到咱们懂,会收敛很多。如果上面所说,有的同修记不住说漏了不要紧,只要把握住让他出示他个人的信息及给我们定罪的法律依据,知道由被动变为主动反问他就行。

其次,如警察还是很嚣张,不但不出示证件及法律依据,还把大法弟子强制绑架带到公安局,就進入实质性的反迫害,包括如下几点:

1、找准自己的位置,占取主动,不是坐到犯罪嫌疑人坐的铁椅子上。

2、邪恶占用我们的时间,那这个时间由我们来主宰。

3、要求看权利义务告知书,并给我一份我好对照。

4、警察每问一句话我们看看义务书上有没有侵犯我权利的。并一一对照,如何被侵犯,对方是否知道侵犯,如果不知道为何有资格做警察,如果知道为何知法犯法;。

5、隔段时间要求休息,如累了、让我想想,一会再说。

6、我们问警察的问题,警察说一会告诉我们。那好,等你什么时候回答我了我再和你说话。咱们是平等的,不能你只问对你有利的,对我有利的你就不回答我,不可以剥夺我的知情权。

7、他无权问的,无权知道的,比如给政府部门做的信息公开,控告公检法人员违法行为的材料,诉江等,我们都反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的?材料怎么会在你手里?谁告诉你的?谁指示你打击报复的?

8、不是我们无罪有罪的问题,是你们在犯罪。我们不止懂法律而且还知道你们在犯罪。

9、为了保障我的合法权利,律师没来以前,我拒绝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一般警察没有拿到对他们有利的口供以达到对大法弟子進行下一步的迫害,他是不会让律师会见的。我们告诉他们不是我不配合,等律师来了再说。我们有这个权利,正好以此要求见到律师。

10、如果我们说不出律师电话,我们就让他们查,让他们打电话。若不给律师打电话就拒绝任何提问,不给他理由说我们不配合而找借口。要求对方提供律师。那他们就得找律师。他们自己找来律师了我们还得要求律师做无罪辩护,不答应的就要求换律师,我们处处刁难他们就是处处在救他们。

11、如果是刑事拘留,程序是立案在先拘留在后,达到立案的条件与标准才能立案。警察说是本案就是本案了?本案是怎么立起来的让他们回答清楚。是我们问他们,不是他们问我们。

12、我们在世上救度多少众生,旧势力把我们关起来,我们怎么救度众生?我们当他们的主,处处给他们纠正违法办案。

13、有的同修认为不签名就是不配合、否定迫害。只是不签名没有笔录或不签名有笔录,这两种情况都是被动的,我们要主动出击。利用各种方式,比如:你手续不完备不齐全,不完备的情况下我签名就是纵容你。立案手续完整,要求请律师,要求见你领导。你没让我见你领导,手续问题等等有一点瑕疵我都拒绝签字,我不是拒绝,是你手续不完备所以不签字。我们理由充分,不能给他们理由。最好的办法不是拒绝签字,是让他们求我们别签字。

14、被审讯,零口供肯定比给对方有用的口供要好。否定审讯、反问审讯者,比零口供更好。

再次,笔录方面需要注意的:

警察、检察官审讯做笔录的目地是:他们只写对自己办案有利的;不写对我们有利的。

而我们的目地是:不让他记录对他有利的东西;让他记录对他不利的东西。

要求办案人员把他们自己的姓名、警号和工作单位先写在笔录前部。

做笔录时办案人员所有对我们的讯问和询问,我们所回答、所要求、所反问的话都要求他们记录在笔录里:这是我的回答,你必须写在上面。笔录里得不着他们要的,笔录里面还得记录一大堆他们不敢要的东西。他不要还不行,他既然问了我们就要求他全部记录。我们不但不签名,笔录的上面我们还得写上我们为什么不签名。因为他和实际提审过程不符合,上面写明了他们是怎么违法的等等。

零口供不是上策,要一条一条看笔录,有不对的地方用笔勾了。

如果检察院来对我们提审了,我们要立刻向检察院控告公安违法,要求监督公安违法。处处追究他们并要求他们提供法律文件。比如,到了看守所,和他们要《看守所管理条例》,对咱们進行刑事程序,要《刑事诉讼法》,警察迫害的,就和他们要《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等等。

走到这一步,邪恶就没法進行下一步了,即使公安耍流氓在没有得到任何对他们有利的口供下,仍然把我们的案子报请检察院要求批捕,检察院来提审时也要進行法律监督和审查,第一我们也要求他审查,第二如果检察院批捕科来对大法弟子非法提审讯问,按照前面的办法再次主动破除它。

公安、检察院侦办不到对自己有利的东西,他们是不敢再继续批捕。由被动变主动,让他们觉的自己做这么多事原来是自己倒霉。我们对法律的了解对对方震慑非常大,他们怕这个东西,我们拿条文逐文对照。我们所有的权利在里面一个都没有失去。公民权,公安、检察院所有的程序你得给我,法律文书,你不给我不回答你。我们要求所有法规主动公开。让他公开的过程中可以保护自己,又可以震慑他们。

他们剥夺我们权利的时候,顺手的很。很多警察都觉的大法弟子太好欺负了,迫害是没有代价与风险的。我们这样做不光是增加迫害者的风险与代价,而且要直接解体另外空间利用警察对我们的迫害。

针对两高司法解释,要明确两高只是在解释法律,它没有立法权。

国保一般构陷我们大部份是用《刑法》三百条: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

不管警察搜集了我们多少所谓人证、物证,抄了几卡车资料,有多大的资料点,我们都不违法。不是说发资料多了我的罪名就重。我们先从辩解心态中跳出来,不是我们苦口婆心的告诉他们我们没罪,而是我们本来就没罪,我们还要告诉他,他把无罪的人抓了,他就是有罪。彻底的改变被动心态为主动心态。警察都是受过训练的,他们会用语言和态度的技巧让被问话的人觉的自己心虚理亏,不敢说错话。我们自己一变为主动心态,警察就不再认为自己高高在上,反而是我们在俯视他们了。

举个例子,他随便问一个问题,我们就反问他;你现在问我这个问题和组织有关系吗?(刑法三百条里,组织后是个顿号,然后是利用)我这既不是组织也不是利用。我发真相资料和组织有什么关系?发微博、微信,做多少资料和组织有关系吗?你说会道门,我们也不是会道门。警察说是邪教。我们反问他:你把邪教的证据拿出来。邪教组织是谁啊?十四种邪教里面,我利用了哪一个?破坏法律实施罪,就算我发资料,和谁联系,做了什么事,怎么就破坏法律实施了?破坏了什么法律实施?具体破坏了哪一条?怎么破坏的?破坏的步骤是什么?你给我拿出来。

特别注意的是:要求把咱们反问质问他的话写在笔录里,不写就以这个为由拒绝签字,而且在笔录的后面写上拒绝签字的理由:因为我问他的话他没有给我答复,没有把我所陈述、质问他的话写在笔录里,所以我拒绝签字。(这个是最主要的,没有让他以我们不配合的理由对我们继续迫害。)我们把这些字写在笔录的后面,看看邪恶就没有办法往下继续迫害。

我们在法庭上说我们怎么无罪、大法怎么美好,这些法官他不管,律师怎么辩护的好,法官不采纳,就是要判刑。因为他已经拿到大法弟子的口供,或者不配合的零口供,或所谓的证人证言,这些对我们都不利。

有的同修记不住很多,但记住一个要点就好回答了:你说依法办案,依的哪个法?你通通给我拿出来看看。我是老百姓不懂,但你是执法人员你有义务给我出示。你不告诉我哪违法了,我要求你拿出法律条文了,你告诉哪违法了,我就更要你拿出来相关法律了。他无论说什么都要求他出示法律依据。

师父在《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我们也没有违反法律的事,但是对于邪恶来讲,我们也不给你行恶的机会。”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也说过:“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用正念思考问题,每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来,看谁敢来迫害你!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这是不是具备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其实迫害之前的老学员我都给你们推到位了,包括后来的新学员,只要正念正行,完全可以保护自己了。只是有的学员就是没有正念,什么都具备了迫害中还用人的思想看问题,还执著一大堆,叫师父怎么办?完全把你自己应该在证实法中做的都包了吗?那是你在修炼还是师父在修?我再说一次,‘师父是在迫害中保护大法弟子,而不是一个常人。’”

我们都是法的一个粒子,我们在世间的表现,就是证实法的表现。师父其实早就给了我们保护自己的能力,当我们在法上认识,在法上做的时候,自然正气会起来。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在迫害初期,家人由于听信邪党造假宣传,因而对大法不认同,娶的儿媳妇也是如此,听信了邪党的造谣宣传,我一看一时也解释不清楚,就选择了只做不说,用实际行动、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与宽大的胸怀来证实法,尽可能用法来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做错了事哪怕是小孙子也诚恳的向他道歉,搞好家庭这个修炼环境。尽可能不叫儿女们伺候自己,自己能做什么就做什么,用慈悲与宽容来对待家中的一切,同时安排好做三件事的时间。让家人在自己的身上看到大法的超常与美好,有机会就讲真相。有一天我对他们说:“你们看你爸像电视宣传中说的那样又自焚、又不管家的那种人吗?”他们都笑了。现在家人非常认可大法,也都做了“三退”、写了对江泽民的控告状。一次儿子和儿媳妇闹矛盾,一大早儿媳就要走,那意思是打算离婚。我知道那些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所以我既没有劝儿媳别走,也没评论谁对谁错,也没有站在利益上去考虑问题,因为要是离婚的话牵扯利益纷争。我追出去仍然用慈悲而又宽容的心态去关心儿媳,我问儿媳:“你有钱吗?”儿媳当时愣了一下,看得出来她万万没想到在她要和我的儿子离婚的情况下我还在为她着想、还会关心她。然后她说:“爸,我有钱。”转头走了。我没阻拦她,我牢记师父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的教导:“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我把心一放到底,结果两个人没几天就和好如初了。通过这件事,儿媳的娘家人对我的看法非常好,儿媳姊妹八个,都结婚生子共二十多口人都明真相并做了“三退”。
    ——《做好三件事 圆容师父所要的》

同修的母亲每次问:“你们这样做真的能无罪释放吗?”(语意师父管吗?)每次回答她的问题时,我心里没有十足的底气说一声:“能”。事后我问自己为什么?就是因为骨子里有不信师不信法的因素,有旧势力的因素在干扰,没有及时的分清,排除。这么多年来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在思想中已经成为惯例,判刑是它们说了算,当然有个人修炼因素在,方方面面的因素都起着作用。在这个问题上把邪恶看大了,是不是有让邪恶主宰这问题的因素?让邪恶说了算?旧势力安排的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给大法救度众生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那么为什么在思想中还有由邪恶指派人来审判、判刑大法弟子哪?难道只是一个对邪恶惧怕的问题吗?还是有旧势力的因素在思想中起作用,也有不信师不信法的因素呢?这些旧的因素不去掉都会障碍大法弟子证实大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修被迫害,她做的怎样是修炼状态的表现,师父要我们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谁也不配考验我们,有人心,我们在大法中归正。师父在《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正法在人这儿做绝不是为了迷住大法弟子与正法本身。创造三界的环境是为正法所用,目地是把这里作为正法的场、不干扰神界,所以才利用这种环境、利用人的这种方式来证实法。但不等于说赞同旧势力对正法的干扰,不等于同意它们安排的那一套。人类社会都在迷中,人们看不到宇宙真相,看不到生命的真实情况。这是生命在这一层次中的状态,但是正法中的情况是由大法所主持的,是由大法救度众生的要求而变化的。其实这时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须的,因为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已经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众生、从组大穹才是目地。正法之事、救度众生之事一定要做,那就得破除这种环境障碍,证实大法。”
    ——《营救同修是正法修炼的过程》

当被病业迫害得不能自拔时,人心、执着就会出现,此时信师信法上就会打折扣,修炼的坚定信念就会动摇。比如有的同修想我修大法的心也很坚定啊,三件事也在做啊,为什么遭受这么严重的迫害啊,师父怎么不管管我呀?其实翻出这种心已经有怨师怨法的意思了,是很不好的一颗心了。其实你没有向内找一找,你真正信师信法了吗?三件事做的怎样,达到标准了吗?还有多少差距,带着多少人心、执着和观念?如果我们做的都很好,旧势力敢迫害我们吗?有多少时候你是处在懈怠、麻木、放松等不精進的状态?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你的每一个执着,都会造成你修不成。每一个执着可能都会造成你在身体上出状况,在大法的坚定信念上造成动摇。”希望在病业迫害中的同修一定要谨记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对我们的教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只要我们学好法,时时处处站在法上,不被人的观念所左右,病业迫害的魔难就会消失殆尽,修炼的环境就会发生根本的变化。
    ——《不要被人的观念左右》

和丈夫一直有矛盾、冲突,也在伤心、苦涩中徘徊、迷茫、纠结,总觉的自己的状态不对,但又不知道问题在哪里,我一直苦苦思考着,也一直在学法中寻找答案。现在我悟到,我一直没有摆正自己和丈夫的关系,这才是根子上的问题。也就是我是把自己当作妻子、当作常人,还是当作修炼人,当作神?我是谁?自己的定位在哪里?丈夫是谁?把他定位在哪里?他是我救度的对像还是我抱怨、指责、希冀的对像?想清楚这些后,我恍然大悟。如果我把自己定位在妻子,把他定位在丈夫,我们就在一个层次中,我就是在常人的层次中与他和泥玩,就会拖泥带水的纠缠不清,就会有争吵、有气恨、有抱怨,就会很苦很累,就会以泪洗面。他就是我记恨的对像、要求的对像、依靠的对像。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经达到罗汉初级果位了。”如果我把自己定位在罗汉上,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我还会有那么多的苦,那么多的不平,那么多的怨恨吗?是我自己在家庭中,放松了修炼,摆错了位置,才会百般苦涩。如果我把他定位在常人,定位在是自己要救度的对象,一切就截然不同了。修炼人会与常人争长短、论是非吗?会要求常人记德报恩吗?都不会。神根本不会与人一般见识,只会慈悲他、可怜他、给他讲真相,千方百计救度他。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因为度人是不讲条件、不讲代价、不计报酬、也不计名的,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可高的多,这完全是出于慈悲心。”那么,就是因为他是我人中的丈夫,我曾经付出的多,他亏欠我,就该与他争执而不是可怜他、救度他吗?这不是在讲条件、讲代价吗?这达到法的标准了吗?我是在度他,还是在害他?我大吃一惊。自己做不好,玷污了大法的形像,不但度不了他,还会害了他啊。这样用法衡量下去,我万分惭愧。二十年的老弟子了,我修了什么?悟了什么?做到了什么?太少太少了。用法破迷,才能明白真相,才能找到方向,才能正念正行。以法为师,不是口号,而是在每件事中,用法对照,依法行为。
    ——《超越夫妻情 修出慈悲心》

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讲:“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向内找,自己那个固守的最本质的利益是什么呢?就是在人中形成的自认为对、认为好的那些后天观念所构成的“假我”。这个“假我”把人世间的利益看的最重,家庭、儿女、父母、工作、名誉、各种物质利益等等,这些实实在在的既得利益,还有得到满足后的幸福感、安全感、荣耀感等等人的各种心理感受,都是人最放不下的。要想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就要明明白白的把这些人中的利益看淡、看轻,最后从心里完全放下。过去小法小道的修炼是从根本上断绝、不让接触,所以才進到庙里、深山里修炼,修的不高。而师父所传的宇宙大法是让我们在世俗间,不脱离这一切,在这当中修炼,明明白白、实实在在的修去人认为好的一切人心、欲望和执着,所以才能修的高,真正的自己才能提高上去啊!
    ——《向内找 清除被旧势力迫害的根》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0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0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9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9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1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8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8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7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1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7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6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6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8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