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797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7年4月24日
节目长度:74分48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8,048 KB

17,896 KB

70,13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7年4月20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97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在证实法中感悟大法的力量和慈悲
一位外科主任的经历
看到别人要修自己
咱们一起精進起来
一段向内找的修炼体会
找不到根本执著很危险
突破早起晨炼这一关
智慧的源泉
实修自己真好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吉林大法弟子的文章:在证实法中感悟大法的力量和慈悲

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我心中一直有种感觉,我不会老、不会死,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一直伴随着我。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了,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法轮大法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我才明白,我一直在等这部天法——宇宙大法。

我没有经历太多的病业关,可是却有很多神奇的感受,《转法轮》还没看完一遍,师父就给我清理了身体,晚上睡觉身上热的不行,象有电一样,浑身发痒,在似睡非睡间,不停的抓挠,朦胧中看见师父的法身在给我调整身体。第二天,到炼功点炼功,就感到小腹部位有法轮在旋转,天目看到银河系象圆盘一样在转。

得法不久,我躺在床上,看见好大一个法轮在眼前飞过,我就想坐起来打坐,一下就能突破一个小时。

一、蒸箱漏电 电流电击无碍

在饭店上班时,单位蒸箱漏电,我不知道,就在我关上蒸箱门的一刹那,一股非常大的力量象两个钢球一样钻進我的双手,而且是长满钢针的钢球,迅速的通遍全身,我被电的全身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啊、啊”大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点发懵。很快,我意识到我被电着了,我没有犹豫也没有害怕,心里坚定的说:没事,我有师父保护。

念头刚一过,就感到身后有一双非常大的手,把我架了下来,放在地上,就在我坐下的一瞬间,我感到我失去了意识,向后倒了下去,我努力的眨眼睛,我这不是在这坐着吗?那刚才倒下去的人是谁呀?后来通过学法我知道了,我还了一条命。

回想当初,不是师父保护我,我这条命可能真的就没了,当时我被电打的,全身所有关节没有不疼的,手背和指甲上被电击的留下道道象猫挠过的痕迹。

经理来了,看我好好的,不象被电打过的样子,根本不相信蒸箱漏电了。我说:没跟你开玩笑,我是有师父保护才没事的,你还是找电工来看看吧,电着别人就不是小事了。经理看我说的认真,就找来电工一看,蒸箱后面被电击出碗大的窟窿。那个电工问我:你喊出来了吗?我说:喊出来了。他说:看来真有神保佑你呀,这么大的电流一般人不死也早上医院了,他们这才相信,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二、進京护法 慈悲众生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公然践踏法律,污蔑大法和师父,迫害修炼人,同修们都纷纷進京护法。

一天,我打坐,突然脑中闪出一念:我是这一层的护法神啊,大法遭受这么大的迫害,我不去护法,我还在这坐着干啥呀?于是,我心急如焚的准备去北京。我辞了工作,经理不同意,用利益诱惑我说:到年底要分一万多元的红利呢,如果你中途退出,就白干了。我不为所动,经理没办法,请我吃了顿饭,席间我给他讲真相,他说他不反对大法。

我准备去北京的这段期间,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情。一天,我正在跟丈夫商量去北京的事,突然窗外发出一连串象小孩儿玩具枪的声音,“嘎嘎嘎”声音挺大,我们很好奇就出去看,看见我家对面很高的树上,哎呀!好大一只鸟,象孔雀那么大,尾巴也好长,灰色的。我丈夫说是喜鹊,我心里琢磨,咋这么大一只鸟呢?从来没见过,心里想着進京的事,于是也没多想就進屋了,只觉的很吉利。

那时我身体有奇特的反应。全身好象有使不完的力气,觉的一跺脚,噌,能上天,一抬手,能推倒一座山。骑自行车没人能追上我,马路上也有不服气的人,心想一个女人咋能骑这么快呢?就跟我比赛,也追不上我。我还听见天鼓咚咚的敲,走到哪儿都能听见。

去北京那天,丈夫洒泪送别,我没哭,也没有怕,大法遭受不白之冤,作为弟子维护大法义不容辞,我去天安门广场炼功证实大法,被警察扇了一个嘴巴子,塞進警车,我打开车窗,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

到了派出所,那个警察说:来,你过来,就你喊的欢,咣,飞起一脚,踢在我的脸上,我不觉的疼,一个男同修护着我。

我被当地驻京办接回北京宾馆,有一个人高马大的警察把我双手铐在铁窗上,用塑料鞋底抽我的脸,我就想:你打吧,你多打一下,我师父就替我少承受一下。也许那时这就是正念吧,警察打了二十多下,就不打了。有一个小警察把我放下来,我对着镜子摸摸我的脸,怎么一点也不疼?也不红也不肿,反而好象还白了。我心里明白,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呀。我没有恨这些警察,反而觉的他们当中也有很多善良的人,师父让大法弟子救他们,不要把他们当作敌人,此时,我更感受到师父的无量慈悲与伟大。他们真的是很可怜的人啊,被江泽民、共产邪党利用,对大法弟子犯罪,如果不是师父慈悲,他们哪有未来呀。

三、正念足 智慧出 师父加持

回家后,我就溶入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在修炼中,有做的好的地方,也有做的不足的地方,守不住心性,人心迟迟不去,让师父很操心。

有一次,当地六一零指使警察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我求师父把大法书下个罩保护起来,别让警察搜去,结果他们一本书也没看到,只搜走了《明慧周刊》和少量的真相杂志,还劫走了两台手提电脑。我也没害怕,心想我一会儿就回家。我就听师父话,不配合他们,只给他们讲真相,不回答他们任何问题,不签字。两个多小时,他们把我放回了家。

回家后,我向内找,表象上是同修手机被监控牵连到我,实质上,我在这方面的心一直没修好,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感谢师尊,这一次让弟子在邪恶面前做的堂堂正正。也因此生出了欢喜心,写了十三页A4纸的交流,发往明慧想证实大法,却实实在在证实了我自己,过后,还埋怨同修没给把好关。一想到此事,心里就很难过,一定要把自己这肮脏的人心去掉。

第二天,我去派出所要电脑,警察推说送市里检测去了,确定没问题再拿回来,说不定啥时候拿回来,让我回家等着去。

晚上发正念前,想起有一次,我在发正念,女儿在旁边玩电脑,突然有一念想,师父说修炼人的意念指挥功能做事,那我何不用功能指挥一下她关掉电脑去睡觉呢?于是我加强正念,一会我明确的感到在我和女儿的头部环绕着一个五指多宽的能量带,我平和的向她发出指令:把电脑关上睡觉去。立刻,她打了一个哈欠,啪,把电脑关了,上床睡觉去了。

想到此我向内找,都是自己没修好,让旧势力利用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我不能让他们罪上加罪,必须得让他们把电脑还给我。我求师父,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弟子没做好,让师父操心了,电脑弟子并不放在心上,但是大法弟子家的财产谁也不配拿,必须给送回来,弟子要用在法中修出的能力,用搬运功把电脑搬回来,如果弟子做的对,请师父加持弟子吧,请众神相助。

于是,我坚定的发出强大的一念:一定能搬回来。很快的感到身体被厚厚的能量包围着,正念越来越强,能感觉到师父加持的强大能量,我天目看到功在另外空间搜巡着,我突然知道了,电脑就在派出所里,根本没有送到市里去检测,我把意念集中在派出所。一会儿,天目看到白色的能量象烟一样(是透明的)弥漫在整个派出所里,我静静的守着这正念,一会儿,天目看到几个带翅膀的小天使(西方天使的形像)抬着电脑飞在空中,一会儿不见了。

我出定了,心想一会儿我再搬,啥时候搬回来,啥时候算完。大约十多分钟的功夫,我丈夫手机响了,他推开门告诉我,派出所让他取电脑去。丈夫出门后,我匍匐在师父的法像前,已泣不成声,无限感激和悔恨的泪水交织在一起,那种复杂的心情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弟子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也深深的懂得了珍惜这万古的修炼机缘。

从那以后,我比以前精進了,我不能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只要我能意识到的,一思一念不在法上的,我都严格的修自己。有一次,白天给我卧床已经十一年的妈妈洗澡,晚上我妈就发烧了,体温三十八度三,我想可能是白天冻着了吧,就打发女儿去买药。期间明显的感到我妈的体温在不断的升高,她鼻孔喘出的热气灼我的手和脸,我也觉的很无奈。

到六点发正念的时间了,我坐床上的瞬间,意识到我不对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常人可以认为是病,修炼人应该站在高层次看问题啊,这不是病,是业力或是外来干扰。我简单的跟大女儿同修交流了一下,我们立掌坚定的发出一念:无论什么情况也不允许邪恶利用常人的业力干扰我证实法,同时请师父加持。二十五分钟后,我们出定,跟平时一样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第二天早上,我妈体温正常了,结果一粒药没吃就完全好了。

真是不可思议,用现代的科学根本解释不了,卧床十年的老人,体质已经非常的弱了,怎么会自行退烧呢?这也证实了佛法才是更高的科学,是超常的。

四、梦中师父让我体会什么是“善”

诉江大潮开始了,我和女儿也向两高递交了控告状,六月二十多号在网上查到两高妥投的信息,能堂堂正正的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我心里很高兴。后来派出所知道了此事,我没有回避,堂堂正正的到派出所讲真相,我不回答警察的问题,只是借着问题给他讲真相,告诉他认清形势,不要做江贼的替罪羊,天灭中共是天意,谁也挡不住。看样子他有些垂头丧气,最后给了他一个破网软件,让他自己上网了解更多的真相。

最近一段时间,在修炼中发现,我有很强的妒嫉心和怨恨心,老是去不干净,很烦恼。好象遇到了瓶颈,怎么也提高不上去了,找不到突破口。师父看我实在不悟,就借同修的嘴点悟我。啊,我豁然明白了,我不能在一颗心上、两颗心上打转转,不能陷在问题当中看问题,要从其中跳出来。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讲:“罗汉应该是无为、心不动的”。师父的法象指路的明灯,使我很快突破了重重迷雾,心性提高了,周围的环境随之也发生了变化:不愿理我的两个同修突然来我家看我,还诚恳的说了许多心里话;我丈夫在大法中三進三出,这是第四次又走回到大法中修炼了;二女儿也找到了可心的工作,不在家烦我了,我们的关系也自然融洽了;大女儿也不再说出去租房住了,也不再说就不愿意听你说话;我家有两个一直很难劝退的邻居,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没费多大劲儿就劝退了。

在一次交流同修病业的问题上,语气不善不祥和,回家就开始消业,心想:是不是伤害到同修了。我开始向内找:我怎么老是修不出这个善呢?真正的善到底是什么样呢?他是什么感觉呢?

师父慈悲弟子,看弟子有这样的愿望,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我好象是大二的学生,刚迎接完大一学生入学。我在一个很高的楼梯中央坐着,楼梯是悬空的,这时我妈手里拿着一封信和一个老师在下面叫我,说我爸给我来信了(我爸已去世多年),还没等我下去,瞬间我妈就到跟前了,把信交给我时说:跟你有同样情况的同学给他们先看了。我一听当时就生气了,大声的质问我妈妈:我爸给我写的信,你凭什么给她们先看?为什么这么做?凭什么?凭什么?梦中我都能感受到我几乎失去了理智,愤怒、怨恨、委屈、妒嫉充满了整个胸膛,对自己的母亲没有一丝的尊敬,象被惯坏了的孩子一样,发泄着自己的情绪,最后一边哭一边还大声的质问我妈妈:你这么做,我爸同意吗?随后,我所有的情绪都随着我的眼泪喷涌而出,象泄闸的洪水一样,我毫无顾忌的哭着,完全没有顾及我妈妈的感受。这时,妈妈轻轻的揽过我的头,在我的额头上轻轻的吻着,顿时我感受到一种无限的慈爱,象太阳的光温暖着我的全身,瞬间我没了思想,周身被一种强大的能量包裹着。愤怒、怨恨、委屈、妒嫉构筑的冰山,象被太阳的光芒一下子溶化掉了,我真切的感受到那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慈悲的力量。当冰山被溶化掉的同时,我清醒了,内心又被无地自容的羞愧占据了,委屈的泪水又化作羞愧的泪水,我一把抱住妈妈,趴在妈妈的怀里不停的说:妈妈对不起、妈妈对不起……,我哭着醒来,当我一翻身,眼角的泪水还在往下滴。

我定了定神,回想着刚才的梦,那人一定不是妈妈,在梦中,那人的反应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我甚至感受不到这人的任何情绪,完全没有被我的情绪带动,每每想起那温暖的感觉我都会不自觉的流泪。我想那人一定是师父,是师父让弟子在梦中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善,他有多大的力量,弟子愚钝,整个梦境不能完全体会,只是体会到善里边没有自我、没有怨恨、不记他人之过,善是一种慈悲的力量,是洪大的宽容、看透一切的理解和无私的包容,没有语言准确形容这种感受,这种力量能溶化钢铁、能溶化顽石、能溶化一切。每每想起那暖暖的感觉,想让那种感受凝固在我心里,每当面对让我的心再起波澜的人或事的时候,就用这种力量溶化它们,我暗暗的下决心一定在法中修出那种善的力量。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真如的文章:一位外科主任的经历——与仍处在病业中的同修交流

近年来,有部份同修长期被病魔困扰,甚至失去生命,令一同走过艰难岁月的同修痛心。我想起在得法初期,身边A同修的经历正好从医学这一面证实了大法。今天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希望与目前仍被病魔困扰的同修一同分享,携手走出困扰,投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

那是我们得法初期发生的两件事。

A同修是一家大医院的外科主任。有一天B同修去找他,说自己的静脉曲张很重,想请他帮忙做手术。主任了解了B同修的情况后,与他在法上沟通:我们是修炼人,师父已经给我们清理身体了,我们是没有病的,身体不舒服是在消业,是好事,我们不能把它当成病,不能被假相迷惑了。通过交流,B同修觉的他说的对,就放弃手术回去了。

两个月后,B同修又来找外科主任,说现在病情加重了,感觉腿上的血管好象随时要崩裂似的,还是手术吧。主任认为,作为同修,自己该说的已经说了,对方把自己视为常人,那么作为医生也只好履行自己的职责了。

外科主任亲自主刀手术,当他切开皮肤,找到手术部位用手术刀去切除时,他被震动了,手术刀三次都没切动,感觉象切到铁丝一样,没办法,最后改用手术剪才完成手术。主任这么多年的外科手术生涯,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手术后他心里非常难受,觉的自己做了一件坏事,B同修的身体已经改变到这种程度了,我却给他切掉了,不由得在心里埋怨B同修悟性太差了。此后很长时间外科主任一直有一种负罪感。

还有一次,外科主任为一个恶性肿瘤患者做手术,手术中他发现这个患者的恶性肿瘤被一层厚厚的膜紧紧包裹,肿瘤附近没有任何被癌细胞侵噬的迹象,肿瘤附近的内脏组织干干净净,他觉的很奇怪,这种情况太少见了,这么大的恶性肿瘤,怎么会不侵噬附近组织?他觉的不可思异。

第二天在查房的时候,外科主任看到昨天手术的患者身上戴着一枚法轮章,忙问:你炼法轮功?对方答道;是呀!主任听了心里一沉,心中暗暗埋怨:你是炼功人,做什么手术!他不禁暗自叹惜,师父已经把他的身体改变到这种程度了,只可惜弟子不悟,不知道珍惜,枉费师父的一番苦心。实在太可惜了!一年后,当这个患者又出现在主任同修面前时,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经检查确诊恶性肿瘤已经扩散。

我们得法的同时,师父已经为我们清理了身体,修炼中身体出现的病态反映,那是为我们提高层次而设的考验,身体上的承受那是在还以前欠下的业债,而且是师父为我们承担了大部份,只留下那么一点是为我们提高层次用的。当然,考验有大有小,但是不论大小都是好事,因为你要提高层次了。

有的同修病业关拖了很长时间也过不去,虽然表面上也没吃药,也没上医院,可是他(她)心里一直怀疑是有病,要知道,我们的一思一念另外空间的层层生命都看的清清楚楚,师父也在看着,达不到标准谁都没办法。我还看到有个别同修一直没有進入实修状态,遇到矛盾不修自己,在利益面前和常人一样争斗,把做资料、发资料、劝三退当成精進的标准。身体出现病业时怀疑大法,怀疑师父,关过不去,在消极承受中抱怨师父,认为三件事我都做了,为什么还会这样?

前面的两个例子,从医学的一面证实了师父确实为我们清理了身体、演化了身体,身体出现病态反映,那是假相,是考验。其实,无论是身体上的魔难,还是生活中的魔难,都是好事,那都是为我们提高而设的,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无条件的向内找,只要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看到别人要修自己

我们学法小组有位同修发正念老倒掌,多人多次给她指出,可她每次都辩解说:“你们不知道,我这两天有干扰。”一天学完法交流时,又一同修给她指出倒掌,她依然辩解说有干扰。当时看到这些,我很严肃的指着她说:“你还不归正自己,那么多人给你指出来你竟然还是辩解,你为什么就不向内找?”她一下子好象很没面子似的,有点不知所措:“不是,不是,没事,没事。”我当时也没觉得自己说出的话有什么问题。这时发正念时间到了,在清理自己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说出的话有点高高在上,没顾及别人感受,好像要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别人似的,说话的语气很不善。

师父在《精進要旨》〈清醒〉中说:“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自己当时没有站在同修的角度考虑,一味的用强硬的语气指责同修。哎,我只想着让同修提高,怎么忘了修自己啊。继续向内找自己,还有怕别人说的心,有为自己辩解的心,怕没面子的心,掩饰自己不足的心,竟然还有竞争心,觉得有的同修比自己悟的高,有的同修做的比自己好,有的同修心更纯净,有的同修说话句句都能在法上,而为什么同修的表现每次都让我看到,还触动了我的心。

原来我还有那么多的人心在隐藏着,谢谢师父的一再点化,谢谢师父的无量慈悲。这么多人心,怎么办呀,清理,全部清理,一点人的东西都不能留,必须全部清理掉。

发完正念后,我对大家说了自己的所悟,是我错了,其实都是我的错。现在终于明白是我的心没去才会发生这样的事。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师父一直点悟我要处处向内找,不管看到同修什么,都要先看自己。谢谢师父,弟子一定会以法为师,严格要求自己,完成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

个人体悟,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吉林农村大法弟子玉娟的文章:咱们一起精進起来

师父一再为咱们延长修炼的时间,咱们怎么能不更精進呢?真正的助师正法就得时时事事按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让大法的美好在我们每位同修身上展现出来。

我打个比方:地球是个黑球,每个大法弟子是一个亮点,而且不同国家和民族都有大法弟子,每个大法弟子每天都选择法充实自己的空间场,放大亮点,再放大亮点,当我们空间场连成一片的时候,黑球就变成白球了。只有选择法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当然这是我现阶段的体悟。

下面谈谈我自己的修炼状态,我白天几乎没有多少时间学法,主要做资料,因为现在同修走出去讲真相的多,自然用资料的量就大,所以我白天基本都是在做大册子、不干胶等。赡养八十岁的婆婆,还有两个上小学的外孙,洗衣做饭琐事,天天如此。忙完一天,只好晚上学法,可是学一会就困的不行,那也坚持学法,效果不是很好。

二零一五年夏天我开始抄法,每晚抄到深夜,效果很好,能集中精力在法上。当然也有难度,好几十年不写字,手都不好使。困,再加上魔捣乱,闹心哪,那也得抄,一个字一个字用心写好。因为不用心会抄错的,不能抄错。现在第八遍,抄到“意念”了。

按照大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当然还有很多不足之处,那就继续归正。大法太神奇了,我现在整个人都变了,具体的表现是人变的祥和,事事为他人着想。婆婆在二零一四年也开始修炼大法,她没上过学只能听法,晚上我抄法她听法。我只要稍微一松劲时间就没了,可是不能松劲啊,就这样坚持着,坚持着。

同修们,别说没时间,别说自己不行,别说关过不去,人的东西和大法比太渺小了,在人世间的这点时间只有救度更多众生的份。咱们是师父赋予的最伟大的生命!真正助师正法,才不辱使命!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一段向内找的修炼体会

近日,本地同修被非法庭审,传出消息说,一位被非法庭审的A同修在法庭上被法官问到,你还有什么可以证明自己无罪的吗?A同修回答说,没有。当听到这一消息的霎那间,我心中立马也回答不上来,于是有点茫然,不管周围同修们说啥,作为我自己来说,只是叮嘱自己不要向外看。

回到家后,静下心来,认真向内找:为什么法官问的话,我竟然也不知说什么呢?当然,慢慢想一下,谁都知道怎么回答,经过挖根,我看到自己还是觉的自己学大法不够理直气壮,潜意识中,还不能给大法一个正确的位置。

努力向内找后,第二天,一个清晰的思维出现在脑中,我可以底气十足的告诉法官,我有证据,《转法轮》就可以证明我无罪,整本书都是教人做好人的,大法真相资料也可以证明我无罪,不妨找几张来,当庭宣读。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他《宪法》就能证明我无罪,信仰自由等等。这样讲真相的智慧取之不尽,通过真正的向内找,破除了以前只是嘴上空洞的说“大法资料不是犯罪证据”的说辞。

师父在经文《致南美法会的贺词》中说:“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完成好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们不是嘴会说就行的,更不是口号,当自己真的学会向内找时,法理的展现给自己带来的是天体的震动和无以言表的殊荣。

交流中,经常听到同修说,明明就是他的不对,我找什么呢?是啊,修炼了这么多年,还没入大法的门呢。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要向外去求,他就说你走魔道。而真正修炼要修炼那颗心,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时候,你的心才能够达到清净、无为;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时候,才能同化我们宇宙的特性,去掉人的各种欲望、执著心、不好的东西,你才能够把自身不好的东西倒出去,你才能够浮上来。不受宇宙特性的制约,你的德这种物质才能转化成功,那不是相辅相成的吗?就是这么个道理!”

我们的空间场都是互相沟通的,既然问题出现了,那一定有自己要修的,那我们第一念就要守住:师父让我修什么呢?脑中的念头要用宇宙的特性时刻衡量自己。把握住第一念后,后边的思路就不容易跑偏了。不管碰到的问题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我们都这样想,一天找不到,那就两天,直到明白为止。只有向内找,对我们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才能留存,不然毁掉的有可能是一层天体众生,人间的表现也就成了常人做大法的事了。

还有一个就是,道听途说的消息不管是真是假,都要修自己,近阶段一个实际例子改变了我一个观念,就是什么事都爱较真。较真的过程,也就只能陷在具体事中争对错,忘记修自己了。比如,同修为某件事会传出多个版本,如果事情和自己有直接关系时,就会触动自己那颗怕受伤的心。总想和传话的同修理论一番,澄清事实。

幸好身边有同修及时点醒了我,把握住了提高的好机会,其实听到哪个版本的消息,不管消息符不符合事实,都要拿过来修修自己,因为跟修自己没关系的事,师父不会让我听到的,如果搅在具体事中只会造成内耗,甚至形成间隔,辜负了师父苦心给我们安排的一次次提高的机会。这样修,心里轻松多了,真正体会到了原来向内找如此美妙,心性提高上来,才能看到层层法理的具体展现。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找不到根本执著很危险

今天学法中我悟到:把自己的以前全部放下,从新开始,从零开始,做什么事情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纯纯净净的,其它不符合大法的全部清除。

师父在《洪吟三》〈乾坤再造〉中说:“再造乾坤正大穹 冲破阻力一重重 正法不是洗旧尘 同化更新入大洪”。

我想,自己以前认为自身的再好,也不要保留,因为旧宇宙的基点都是为私的,都要被法归正,同化大法。一切都从新开始,不是重复,恢复。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举个例子说,一个瓶子里装满了脏东西,把它的盖拧的很紧,扔到水里,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

如果我认为自以为是、自己好或哪方面和别人比已经很好了,那不就是要把那个盖子拧的很紧,不想把脏东西倒出去吗?惭愧的是,我得法已经二十多年了,法学了不少,却没有真正的用法来指导和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真正的改变自己。这不就是在走表面的形式而没有真修实修吗?可悲的是自己竟然没有意识到!反而以为自己修的很好,一直在潜意识当中给别人当榜样,证实自己,指导别人。此时,觉的很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师父以巨大的承受还在为我们、为众生延续时间,师父给予弟子的太多太多,可我却这么不争气,带着人心在大法中混事。

今年我来到了另一个城市,最近,每周和我联系的同修被抓,觉的自己的问题很严重,只顾自己做的事情,贪多贪大,没有设身处地的考虑别人是怎么样的状态,以做事为主,忽略了学法实修才是做好大法工作的前提,教训是深刻的。

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找自己的根本执著,也在不断的发现自身的问题,及时归正。表面上看也挺精進的,学法、发正念、炼功主意识很清醒的,睡觉时间很少,几乎不迷糊,思想也有不静的时候,如有干扰也能很快的摆脱出来。做大法救人的一些项目也很顺利的完成。但是,最近这几年学法,觉的也很入心,却一直不如从前那样看到法理,与师父和大法好像有什么隔着的东西。炼功打坐不如以前静、腿不如以前软了;最近耳鸣的很厉害;左胳膊和左小腿处皮肤有小疙瘩,有时奇痒无比,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开始的时候是在监狱吃的菜被狱警放了药,那时脖子、两个胳膊等皮肤起红疙瘩,用手挠后一片一片的扩大,发红发痒,被太阳晒后露在外面的皮肤就更严重。四年多了症状没有完全消失。

特别是,现在发现自己明明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如:给同修指出问题,都很尖锐,看到了就想说。这个问题,自己也在抑制,有时不去说。可是,为什么和同修在一起就又控制不住非要提出别人的问题,掺杂着显示心,而且很严肃的对待同修?如:我和同修甲、乙,都是外地来的,对她们学法、炼功、发正念都迷糊、睡觉、倒掌,觉的很严重,就问这个状态持续多长时间了?说已经好几年了,结果我就觉的她们这样的状态还在不以为然、习以为常,不找心性上的问题,太可怕了,以为是时候“棒喝”一下了。

像这样的事情,同修刚刚开始的时候还能接受,时间长了之后,就慢慢的远离了我,隐隐感到我们之间在内心深处有了间隔。我很苦恼,不明白了,我这是真心的为她好啊?她应该感谢我才对呀?那才是真修的呢,怎么还远离了我呢(其实并不是的)?然后我的思想中有一念闪过:离开了我那是她们的损失。但是,我马上就警觉了:这个念头对吗?我想起来了,这个念头在不同的时间当中已经出现过多次了,一直没在意。我忽然认识到:这个念头不对!它很危险、很严重。

深挖下去,吓了我一大跳:我把“自我”看得太重了,有意无意的把自我放在了师父和大法之上了,更谈不上对师父对大法的谦卑和恭敬之心了,这是对师父对大法的大不敬,是何等的危险啊,还不自知,自己以为在法上。因为我一直没有分清这个思想的来源,被其带动着的时候,主意识已经就没有主宰自己了。和同修在一起的时候,抬高自己,把自己当成榜样,修理别人、指导别人,总要让别人认可自己,不管其对法认识的如何,如果对我不认可的话,潜意识中就对同修有看法,向外找,埋怨、看不起同修,甚至是有报复的心理,抓住别人的问题不放,耿耿于怀;有时表面放下了,内心里却执著着。长时间处于这种状态,那不就是自心生魔吗?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确的。你的功能也好,你的开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摆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那个时候你可就真是麻烦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

有个问题一直困扰我:就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很精進的,一和同修接触就受到干扰,甚至是,同修爱睡觉,我就发困,同修早晨不爱炼功,我就起不来晨炼等。现在我有所认识:就是自己一在同修当中,就自以为是的指导别人,争强好胜,突出自己修的好,显示自己,证实自己,才被魔钻空子干扰。

有个同修说我膨胀。过后想想,她为什么说我这话?是不是我真的膨胀?查找一下,没有找出来,也没重视。

师尊正法已近尾声,无数的众生在等救度,只有学好法、修好自己,多救人,那才是众生的希望,师父的期盼啊。现在我要分清它,清除它,归正自己,真正的自己主宰自己,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师父慈悲,洪恩浩荡,再次给弟子机会找回自己。我把自己近期的认识和教训写出来,层次有限,希望对至今没有找到根本执著的同修以点点借鉴,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楚原的文章:突破早起晨炼这一关

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突破早起晨炼这一关,五套功法每天都炼不全,甚至有时一天到晚都没有时间炼功。由于炼功没有跟上,身体渐渐的出现了一些不正确状态:双膝酸软,命门处酸胀,肩颈胀痛,两鬓白发增多,身体时常感到沉重。有时梦境中和邪恶对垒时,自己打出的武器轻飘飘的,没有震慑邪恶的力度。

我知道这是由于炼功没有跟上,本体转化不到位造成的,一直想突破这一关,经常求师父帮助、加持我能够每天晨炼,但是由于意志力不够坚强,求安逸之心太重,总是时好时坏。

前一段时间看了明慧上登的一些同修写的要重视炼功的文章,我深有感触,就在心里默默求师父:师父,请加持弟子去掉安逸心,去掉懒惰,每天晨炼,在炼功方面撵上去。

当天晚上我就把手机中的闹铃时间从新進行了调整,早上三点四十五分起床,其它时间不变。当晚发十二点的正念时,也是重点清除空间场中干扰自己晨炼的一切因素。第二天早上三点四十五分的闹钟响后,我迷迷糊糊醒了,但是在安逸心的驱使下,随手把闹钟关了,心想还稍微眯一下,感觉过了一小会,突然清醒了,赶紧爬起来,一看时间:四点十二分了,没有做多的耽搁,就开始了晨炼。第二天早上三点四十五分按时起床晨炼了。

到了第三天,闹钟响后我半梦半醒中关了闹钟,当时我侧卧在床上,突然感觉后面有个人在我腰上推了一把(我一个人住),我猛的清醒了,赶紧爬起来,心里知道是师父看弟子不争气,推了弟子一把。

这一次炼“神通加持法”时,别有一番天地。加持神通时,我的身体有时沿着卯酉周天向左边颠一下,我就发出强大的一念:我身体里的所有粒子,你们都是我的一部份,现在我要炼功,要入静,你们要一起同化大法,不要受任何因素干扰!清除一切干扰我炼功入静的因素!刚一想完,我的全身不断有电流通过的麻麻的感觉,身体就稳如磐石,人随即就静下来了。这时,我感觉自己顺着炼功音乐在往上冲,冲过了一重重宇宙,一重重天体,感觉到了璀璨繁荣的世界和无量无计的众生,炼功音乐中清脆的钟磬声回荡在天宇之中,那是大法的福音,给芸芸众生带来永恒和美好。这时对炼功时间已经没有了概念,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听到炼功音乐开始了新的一小节,我感觉到师父带着无量众神,从圣洁的天国世界中层层下走,我的全身被巨大的能量场包围着,泪水喷薄而出,整个脑海中只剩下两个字:师父!师父!师父!……

希望到现在还没有参加晨炼的同修,加强主意识,清除干扰我们晨炼的求安逸心,去掉懒惰,溶入到晨炼中来,做一个真正的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合十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智慧的源泉

我曾经是一名对电脑技术掌握几乎为零的人,跟同修学习装机,第一次自己装机,弄停了四天,每天对着完全不好用的电脑,又是着急,又是犯愁。就那么反反复复的对着同修给的装机视频试来试去,其实也就那么几种半猜半记住的操作手法,换来换去,苦恼的试着。

试到第五天,我突然想:“我要是这样做做看呢?”结果系统装上了!因时间太久,当时过程的细节都忘了。但对师父满满的感恩,现在想起来都有流泪的感动。这件事一直都鼓励我:不要轻易放弃该做的事,师父最后会把你没有的智慧赐予你。就这样,心里记着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的:“佛法也是严肃的,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做了的事情,那就做到底。”

在技术上风风雨雨的走到了今天,不管我现在的技术水平多么普通,但已能切切实实在救人项目需要我的时候,起到作用,一路走来,都是师父在我最难最挠头的时候给我打开了智慧,给我展现神奇,给我意想不到的安排和帮助,让我在不知不觉中积累下了会用到的经验。

在天地行论坛上看到很多同修开始学技术挺不容易的,把这段小小的心路和大家分享,希望在觉着哪项迫切需要的技术掌握起来很难时,能够再静心坚持一下,师父看的就是我们那颗心。还有提醒技术项目上的同修:多学法,坚持炼功,不要忽视个人修炼。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实修自己真好

很长时间了,感觉自己在修炼上提高很小,学法也很难看到法的内涵了。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只好安慰自己:现在修到表层了,所以提高慢是正常的吧。

近日,又抱怨妻子懒惰,尽指使我干家务活。刚又像往常叹息一声,忍气干活时,突然发现,咦,这种状态好像有好多年了。噢,跟妻子结婚十年了,原来我一直这个样啊,居然没在这方面真正实修自己过。

仔细回顾一下,看看自己,发现自己在成长过程中,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喜欢斤斤计较。别人敬我一尺,我也敬人一尺;工作中也希望大家干活都能均衡一些;跟妻子也是,她做饭了,我就高兴的洗碗,她干的少点,就觉的这活怎么都让我干呀?

因我是个不愿和人争吵的人,所以,一般都在心里抱怨,很少发泄,所以很长时间,自己都没发现这个爱抱怨的心。今天发现了,一定要在实修中去掉它!

第二天,在上班时,我正急着写开会用的资料。车间的负责人打来电话,让我给解决一个技术问题。本来这个工作我安排给一个下属去做了,结果他今天公出了。只得我去亲自解决,这边过一个小时又要开会,资料还没准备好,车间又不好推脱。我刚又要抱怨,抱怨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呢,事情咋都往一块儿赶,那个下属怎么这么不巧出厂了……但我很快就警觉了,这不正是我要去的抱怨心吗?这次一定要实修好自己。

想到这,我稳下心神,先去车间解决问题。基本解决完车间的问题,一看时间,开会也刚好不耽误,心里很高兴,感叹:实修自己真好!

今天一早,孩子莫名的掉眼泪(孩子有自闭症状),妻子烦了,数落孩子一顿。我说:咱孩子有毛病你也知道,别这样发火。结果,妻子突然掉转矛头向我发火,说一些胡搅蛮缠的话。在以往我肯定挺不了,会跟她生气的。这次没有,后来想到这又是在去我的抱怨心,心里很高兴,能很容易守住了。

其实,写出这些,好象都是很小的事,但对于我来说并不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发觉自己已体会不到修炼的愉悦。这跟我刚得法时,差之千里,那时一天心里总是乐呵呵的。

今天中午,与一个常人同事闲聊。他跟我说:“打乒乓球得研究技术,不研究技术的人,打一段时间后,水平就停留在一个较低的层面上上不去了,时间一长,就会觉的没意思,就没兴趣再玩下去了。而能在技术层面上進行研究的人,在研究中他的技术会不断的攀升,他会越来越有兴趣。”听了这些,我略有所悟:我们修炼也是,刚开始得法时,知道了大法书上超常的法理,解决了人生中的疑惑,很激动,很兴奋。身体也变好了,很高兴,一天劲头很足。时间一长,根基起的作用过后,需要再提高心性了,举步维艰,很少看到自己的变化时,就需要進一步向内找实修自己,能在法上认识法,往更高层次上攀升,这时就还会体会到修炼的乐趣。不能这样,就会徘徊在一个层次中,感觉不到自己的变化,消磨着精進的意志。

写出这篇体会,是想提醒像我一样长期徘徊苦修的同修,咱们要认真向内看看自己了,找到长期不注意的、不愿面对的人心执着,实修自己,修炼如初。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不管是什么人心和执着,无疑都是后天的观念形成的。人都有脸面,大都懂的礼义廉耻(中共那些丧失礼义廉耻的贪官淫乱之徒除外),比较注重名誉,给人们留下一个好印象,也就是好名声。作为一个修炼者,是有法的标准,在做好人的同时,修去那些对名(包括面子心、虚荣心等)的执着,同化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修成人中最最好的人,也就是超常人。我悟到面子的背后是虚荣,虚荣的根源是自我,它是一种自私的表现,它维护的是自我,深怕自己的声名利益受到损失。常人做事都特别顾面子,图虚荣。这些都是常人的东西,是修炼人要去掉的。常人社会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修炼人是要勇猛精進的往上升,走的路截然不同。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千万别迷失在常人中啊!
    ——《找到自己面子心的根源》

当我给同修的电脑加密时,有同修说:“我不怕邪恶,不用加密。”我说:“四天前我跟你的想法一样,可是现在变了。我们是不怕邪恶,可是我们不是在救人吗?如果找不到迫害的借口,不就阻止他们做恶了吗?保护好他人就是在保护自己。”同修一听恍然大悟:对呀,修炼人不要常人的勇敢,而是事事要为他人着想。
    ——《给电脑加密的风波》

有一次我在背新的一讲法的时候,简直是太难了,背了半天,第一段都没背下来,意思都理解,就是无法用师父的原话背下来,这个时候,瞬间的恍惚中,看到自己在爬山,在爬一座立陡立陡的山,山的表面都是突起的锋利的石头,镜头转瞬而过。我当时想休息一下吧,休息中,脑中也在急速的转着:这么难背,这么拗口,这也太难了!这时突然意识到我是在用自己的思维在认识法,想让法符合我的思维方法,这不是恰恰弄反了吗?我应该让我自己的思维去符合法才对!师父讲的是宇宙的法,包含了一切,当然也包含了不同境界中生命的思维方式。其实,我在整个这么多年的修炼中,都是在用人的思维方式去想、去做、去理解法,而没有符合不同境界的不同的要求。表现就是我在背新的一讲的时候,思维跟不上师父的思维模式,感觉难。明白这一点后,我就转变自己的思维,转变自己的观念,慢慢的法背的顺了,背的快了。再背新一讲,再转变观念,就这样,九讲法都背下来了。
    ——《第一次背完〈转法轮〉的体悟》

我一直记着师父的教导,大法弟子是主角。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一次,检察院的人员问我签不签名,我说签。他感到很意外,他知道法轮功学员都不签字。他递过记录,我一看,都是他提前打印好的,我在签名处,写上:造伪证,无视人民生命痛苦,冤假错案昭雪时,所有参与的执法者都将负法律责任。他看了吓一跳,问我下一张签不签,我说签。他站起来,双手恭敬的递给我,我在签名处写上:知法犯法,违法必究。
    ——《读〈律师谈如何不配合邪恶〉有感》

最近再次学习师父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当我看到“有几个面对别人的批评与指责心不动而找自己原因的?”这句话时,我心里一震。对照自己,我看到了自己与法的差距。认识到当我满足于能找到一些执着心的时候,往往忽略了作为修炼人最本质的东西。我悟到面对矛盾首先要做到的是不动心,就是首先要做到忍,不是说生气了才忍,而是根本不生气,在没有气恨的前提下找自己的问题。
    ——《青年大法弟子:向内找的修炼体会》

我母亲所在辖区街道综治办近期在宣传栏上诬蔑大法。母亲很苦恼,想动手把其撕毁,可不知从何下手。正好有件事要找街道书记反映,我与母亲同去,想借机讲真相。走了几趟,我都没见到书记。第三次去,只见到一位街道综治办工作人员,母亲要送他一张翻墙软件小光盘,他慌忙推托不要,嘴里说着,这种事我们不参与。我说:“你不参与,其实你已经在参与了。国务院、公安部发布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你们在宣传栏上诬蔑法轮功,法轮功讲真善忍,教人做好人。你们诬蔑真善忍是邪的,难道假恶暴是正的吗?这是正邪不分啊!你们谤佛谤法是在造业啊!赶快把它拆掉吧。你们有很多东西可以宣传,为什么要宣传这个?你们了解法轮功吗?不了解的事,你们凭什么随意诬蔑?”几句话说的他哑口无言。临走前,我们还一再强调一定要拆掉。过几天,母亲再去找街道书记时,要他把那个诬蔑大法的宣传栏拆掉,他说已经拆下了。母亲去看看,果然拆掉了,换成其它宣传栏了。
    ——《让街道综治办自动拆掉邪恶宣传栏》

二零一二年三月初,我地另一同修在送真相光盘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举报并绑架,他的妻子是一位新得法的同修。案子送到检察院后,他妻子坚持请当地她认识的一个律师,律师表示不能做无罪辩护,但同修妻子还是坚持请这个律师。一是她觉的容易沟通,二是律师费省了不少,三是请律师也不一定保证人能回来。同修们听到这个情况后,就在一起商量,有的说五千元钱请了一个不能为大法说话的,这钱不是白花了吗?还有的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请这个律师,不能让律师犯罪。我想起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的法:“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于是和同修交流:家属要请谁,那是她的权力,咱们可以在法上和她交流。如交流不通,不能强迫她改变,我们为什么不改变自己呢。可以和这个律师讲真相,律师能够明白真相,就会做无罪辩护,为自己摆放好位置。同修们都同意这个建议,当即有两个同修表示愿意和我一起去找律师讲真相。第二天,我们三人到律师那里,律师看着我们问:你们有事吗?我说:我们是大法弟子,今天是来向您讲法轮功真相的。就这一句话,我们之间的间隔一下就打开了。她马上说:那你们就说吧。并热情的给我们让座,我们就给她讲了法轮功基本真相,天安门自焚等,又讲了大法洪传世界、藏字石等,告诉她这就是天意,希望她能顺天意,退出入过的邪党组织,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她欣然同意了。我们又讲到同修这次被迫害,希望她在这个问题上能摆放好自己的位置,做无罪辩护。律师表示再考虑考虑。晚上,我又来到被迫害同修家,他妻子说:律师来电话了,在态度上比以前好多了。我知道,我们讲真相取得了初步成效。第二天上午,我和同修又来到了律师处,继续和她讲真相,希望她能明辨是非,站在正义一边,不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留下遗憾。这时律师一反昨天的犹豫,表示要做无罪辩护,临走的时候,我们又把有关律师的辩护案例给她一份。法庭上,这位律师真的选择了正义,堂堂正正为同修做了无罪辩护。
    ——《在大法中修出真善 善待公检法人员及亲人》

第四天,我跟同修说;有人找你,到我家来吧;其实我也想和同修交流一下我们到底差在哪里,来找我们的是我们地区经常出去讲真相,一直默默无闻做的很好的一位老年同修。当时我俩就悟道,这不是师父派来的吗?伟大的师父啊,看到我俩为难了,讲真相受阻了,把同修派来了。她和我们交流了讲真相的经验,我俩心里有底了。第五天,我俩约好,带着救度众生的最大慈悲心,从新走了出去,并求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们身边。几天下来,我俩现在会讲了,见到有缘人,我俩都很自然的打招呼了,寒暄几句,就能進入正题,讲明白了,一般的都能三退了,就是没有加入党、团、队的,也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众生得救了,我也能讲真相救人,心里感到非常踏实,全身细胞都在欢呼,有说不出的喜悦。其实只要我们站在法上,听师父话,就能救人,把心净下来,调整好心态,什么都不想,不用为难。你说呀,自己什么都不会说,不会讲,知道的少,不知从何说起的,怕这怕那的,我要说,别犹豫,就是救人,就这一颗心真的就能救了人,只要你跟他一讲,有缘人就能得救,真是这样的,周刊上不是也有写很多不识字的老年同修做的很好吗?我想真是信师信法修到那个境界了。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们啊,你也可以试一试走出来,找一找自己身边讲的好的同修相互带一带,只要能走出来,就会一点点做好,师父都已经铺垫好了,就差我们去做了。走出来吧,同修们,共同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吧。
    ——《我终于能走出来讲真相救人了》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6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6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5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5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4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7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4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3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1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3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2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2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6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