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5·13特刊)【1】上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7年5月18日
节目长度:64分40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5,621 KB

15,494 KB

60,71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7年5月11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空中明慧周刊》——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特刊,今天为您播送“二零一七年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之一。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是第十八届世界法轮大法日,也是法轮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纪念日!明慧编辑部特向大陆和海外大法弟子及了解法轮大法的各界人士征稿,见证真善忍给个人和社会带来的福祉,见证法轮大法带给世界各国民众的美好,见证李洪志师父对大法弟子和世人的慈悲付出。本次征稿的读者群为社会各界人士,包括对法轮大法还不太了解、甚至因中共宣传而有各种误解的人。

这期节目包括以下内容:
一家炼功 全村受益
公认的好人
“炼法轮功的医生太好了!”
我和班长的故事
黑暗过后依然是阳光
路走的正 师父赐给我一个好工作
梦遇大佛 三度烧伤神奇痊愈
曾经的白血病患者的真实故事
公司转让前后

首先请听黑龙江大法弟子凤莲的文章:【庆祝513】征稿——一家炼功 全村受益

我是一九九九年正月十六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这里我要跟大家讲述的是我们一家炼功,全村受益的故事:

一、偷盗、打骂盛行的穷棒子村

我们这个村,很穷很穷,实在是太穷了,所以人们都叫“穷棒子村”。因为穷,村里的风气也不好,经常会听到有人说家里丢东西了。我家过年买的肉,蒸的粘豆包也有人来偷。到秋收得点粮食放家里也会丢,养的猪、鸡鸭鹅也丢。有一年,自己种的黄豆、玉米被人偷去,老母猪带着猪崽子也被人偷去了。盖房子的房木,白天在地里铲地,晚上回家一看房木丢了,狗也没了,我气的直骂。

丢房木时,我怀疑是邻居偷的,所以对着邻居骂。邻居还要打我,丈夫不但不帮我,还吓的藏了起来。我心疼房木,又生丈夫的气,认为他偷不来别人的,自己家的东西丢了也不找,我跟别人干仗,他还躲起来当老好人,又气又恨,从此不骂偷我家东西的人,就骂丈夫。

因我家实在困难,五口人九亩地,地还不打粮,交完公粮还剩三分之一,还得交镇统筹,村统筹,筹来筹去一年的收入基本没了。公婆还要养老费。二女儿和儿子是超生,二女儿罚款一千八,儿子罚款三千五。过年一分钱也没有,什么也不买,大人行,可孩子不干,哭着要新衣服。婆婆过年也要钱,丈夫借了一百元,年三十给婆婆送去了。婆婆一看,开口就骂:“管你要一百,就给一百,你怎么不给二百呀?”真逼到了尽头儿,急的我眼睛看不清什么,还得治眼睛,越来病越多,颈椎病、气管炎、咳嗽、眼底病。往胳膊上打针,还扎到筋上了,胳膊又疼,活儿也不能干了。走路又被摩托车把胸撞伤。

我本来脾气就不好,不让人,再加上各种疾病的折磨,生活的重担,让我总是心烦的不得了,总好骂人,骂的四邻不安。全村人都骂我,说我坏话,有的当着我丈夫的面就说,“打的轻!”

二、法轮功好的不可思议

我二弟的小舅子是学法轮功的,二弟一家也学。他们劝我学,我虽然没骂他们,但我说的话比骂人还难听。

丈夫突然得了胃粘膜脱落,这回我可真害怕了:他要病重了,这活儿谁干呀,治病没钱咋治?实在没办法了才同意丈夫去学法轮功。我们当地的一位辅导员给丈夫一本《转法轮》叫他看,并告诉丈夫:“这是法轮佛法。”我丈夫只看了书,动作还没炼,病就好了。接着又来了几个人教他炼功动作。

他们播放的炼功音乐吸引了我,于是,我象做体操一样,跟着炼了五天。神奇的是我的那些病全没了,真让人不可思议。这比医院简单,最起码不要钱,不住院,啥也不耽误,真是太好了,好的不可思议!

我没什么文化,虽然也识几个字,但看书比较费劲。刚开始时,就是听师父讲法的录音带和炼功,起早贪黑的炼。

一天,顺便翻开丈夫看的那本《转法轮》,看到:“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恨丈夫了,用高姿态要求自己,再也不骂丈夫了。

三、村书记在大喇叭里喊:“法轮大法好!”

我们俩都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村上要公粮,我们第一个先交,还多交了四袋。当时的公粮是三角钱一斤,私卖七角钱一斤,村里的人都不交。村书记、会计、村长,挨家挨户告诉,到了元旦不交就罚款,好话说了九千六,大伙儿都无动于衷,还是不交。最后书记上广播喊:“还是法轮大法好,都炼法轮功就不用费劲了。”

好多人问我,为什么第一个交公粮,我就把真、善、忍讲给他们。听过我讲的人,就都交了。

我家西院邻居,管我要两根垅园地,想要扩宽自家院子,方便牛车進入。我就给他两根垅。虽然只是两根垅,这在我们农村可不是小事,邻居之间为一墙之地干仗的大有人在。东院盖房,趁我二人不在家,他们找人帮忙来打地基,没经过我俩同意就要占我家两根垅的园地。来帮忙的人说,“等他家人回来,商量好再打地基。”他家人没有听劝。很多看热闹的人认为,我们俩口子回来非打仗不可,都在等着看热闹。

我俩回来看到院子中间怎么立了四根棍子?邻居看见我俩回来,过来说:“二哥二嫂,我盖下屋装粮食,地不够用,我想占你一块地。”我俩毫不犹豫的异口同声的说:“行,占多少都行。”看热闹的人没看成,散了。

镇政府的司法人员邢德宗来了,要帮我打官司。我说,是我给他家的。邢德宗无语,走了。

一天,邻居问,“二嫂,怎么听不见你骂人了呢?”我说,我学法轮功,明白了道理,骂人、打人损德,骂人多重,给人多重的德,打人多重给人多重的德。德是无价之宝,用钱买不来的,德多才有福。所以我再也不骂人了。

村子里的人都说我变了,都说我学大法变好了。

我和邻居和睦相处,东西院的人都到我家来学大法。东院老太太八十多岁来学,小俩口儿来学,孙女也来学。西院小俩口学,老俩口虽然不学,但相信大法好。

四、村里人说:“就炼法轮功的做到了”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前院邻居跟我说,“有个人要冻死了,你大法管不管?”我说,“怎么可能呢?政府再不好,也不能冻死人啊!”他说,王老九才39岁,因媳妇离婚,想不开疯了。哥哥姐姐都不管,村领导也不管。以前王老九他爸当过村长,以权压过人,王老九的大哥二哥三哥,说打谁就打谁,村里的人谁也不敢惹。他家在村子的大北边盖了两间小土房,东西两边没有邻居。前边离他家三百多米远有三户人家。王老九的爸爸没人管,冻死在屋里。王老九的大嫂死了,大哥光棍一人;他三哥也离婚了,无吃无喝爬到政府求生,政府把他送到旅店,给旅店一百元钱,他还是没什么吃的,饿死在旅店了。他二哥二嫂信佛,就他家还行。他哥哥姐姐都不敢上他家去,他说会儿话就不正常了,见谁打谁。现在没有一粒米,没有一口水,没有一根柴,零下三十多度,什么人都得冻干了。

我家离王老九住的比较远,平时从无往来,但这事让我知道了,我不能不管。我听邻居说完,就叫丈夫去小卖店买一箱挂面给老九送去。小卖店店主赵小华说,“二叔怎么买这么多面条?”丈夫说,“给王老九买的。”赵小华说,“二叔你真好,你做好事,我也做,给我本钱就行。”

丈夫到王老九家,门裂个大缝子,刮進屋里一个大雪包,有锅碗瓢盆,就是没有米面油盐、柴火和水。叫王老九醒醒,喊了好几声,没有反应。丈夫想起了大法师父,喊“师父,救救王老九!”然后回家拿我家的柴过来,给他烧炕煮面条。丈夫煮好面条又喊“王老九醒醒,吃面条吧!”又趴在王老九的耳边喊“法轮大法好!”喊了不知几遍,王老九终于醒了,睁开了眼睛:“二哥,你怎么来了?”接着放声大哭,把他经历的遭遇说了一遍。吃完面条后,高喊“法轮大法好!”

我丈夫给他把炕烧暖,门窗都给他钉上塑料布,可没有柴还不行,天天把我家的柴给他送去。没有水还不行,天天去他三个邻居家给他打水。又给他买了大米、白面、豆油、新暖壶。伺候他三个月,不但王老九感谢,村子里的人都感谢。老会计袁有说:“法轮功做到的,共产党没做到,共产党没给一粒米,没给一口水。”信教的说:“就炼法轮功的做到了,信教的都做不到。”还有的说,“你俩口子要是不信法轮功,可做不到。”

是呀,我们俩口子,如果不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怎么可能做的到!帮王老九度过寒冷的冬天,从此老九天天和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没病了,再也没疯过。后来王老九去了他哥哥那里。去年夏天我在街上看见他大哥,他大哥说,王老九现在很好,不再疯了。

我村廖二宝腿截肢了,生活不能自理,无人伺候,炕上放着电饭锅、电炒锅、米面、水,插着电褥子,没有油,也没有菜,咸菜也没有,拉屎撒尿都在炕上。两间小土房。

我听说后眼泪出来了,小小的年纪,二十多岁就到如此地步。丈夫又开始给廖二宝抱去我家的柴火,给他烧炕,又去送青菜、咸菜、豆油,给他端屎端尿,帮他度过了寒冷的冬天。

二宝他妈打工回来,买了东西来我家表示无比的感谢。

五、法理明 人心正

无论谁家有什么事,我都去给他们讲我在大法中学到的理,让他们明白受益。

一天,前院老太太骂冯明俩口子,“活该!活该!”说冯明家的鸡鸭鹅好几十只,一夜全丢了。几头肥猪被药死了,老母猪也被药死了,剩下的小猪崽才三天,不会吃食,都得饿死,活该。老太太还说,“过年要给公婆一只老母鸡,她公婆也不会生那么大气呀!哥仨儿,都媳妇当家,没给公婆一分钱,一点东西没给。她的鸡鸭全丢了,肥猪被药死了,就是活该呀!”

我问:“大娘,您说的是真的吗?”她说,“是真的。”“是真的我去看看。”大娘说,“可别说是我说的。”

我到冯明家,刚一進屋,冯明的媳妇白金英就说,她家的鸡多少,鸭多少,鹅多少,全丢了,几头母猪,几头肥猪被药死了,小猪崽才下三天,只好送人了……。

我给她讲从大法中学到的理,告诉她,我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 (见《转法轮》)我师父还说:“不失不得,得就得失。” (见《悉尼法会讲法》)你是失去的一方,所以他就给你补偿。他给你什么?是“德”,德是无价之宝,是用钱买不来的。偷你东西的人,会把德给你,你德多了,要啥有啥……。但是你可不能骂他,你骂就把德还给他了,你的东西就白丢了。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德,别丢。

白金英高兴的说:“二嫂,我保证不骂了。”

我又跟她说,“在家敬父母,不用远烧香。你过年给公婆买东西是孝顺,也是积德,千万别只给五十元,给一百元吧,宁可自己过年不吃,也给老人。得到的好处多着呢,咱老百姓不是常说三尺头上有神灵吗……”

过五月节她家杀猪了。我问她,“过节准备给公婆啥呀?”她指着桌上的一块肉说,“二嫂,我给这块肉行吗?”我说,“能值多少钱呢?”“一百元。我自家一块肉也没留。”我说:“行,以后就这样做,你公婆、亲戚朋友,谁会说你不好?那佛道神在看着咱们的一举一动,清清楚楚,好心惊动天和地,坏心人容天不容……”

我讲的道理,冯明媳妇听明白了,也做到了,并带动了两个妯娌,一起善待公婆。逢年过节,哥仨都给父母拿钱。公婆、儿媳、孙子、孙女一大家人和睦相处。他们哥仨的日子也都越过越好。

听说谁家丢了东西,我就去谁家讲,怀疑谁偷的,就去谁家讲。因为同在一个村子,时间长了,谁家丢了什么差不多也都知道是谁偷的。

赵新家过年蒸的粘豆包,买的鱼都丢了,玉米也丢了。我告诉他,是你的不丢,他偷你东西,给你德,德比你丢那点东西可贵重的多,偷你的人多傻,他不知道,他要知道他肯定不会偷你的。你不知道,你骂偷你东西的人,把他给你的德还回去了,东西丢了,德还还给了人家,你不是更傻?你千万别骂了,千万别再去偷他家的,守住这块德,损失了东西,得到好处的是你……

我又上小偷家去了,我告诉他大法书中讲的“失与得”的道理。我说,“你看偷人家东西的人,得的是不义之财,命中没有莫强求。偷人家的东西多缺德呀,把德损没了,以后要饭都没人给。”这俩口子听我讲完,脸一下红了。我又问,“大姐夫,你的腿怎么了?”他说从大板上掉下来摔坏了,我说,“大姐夫,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遇难呈祥。”

他是党员,我又给他做了“三退”,又把大法的护身符送给了他。他说,“学大法是好,要都明白了,咱村子就变好了,没事给咱村人多讲讲。”

一天,段大艳和丈夫打起来了,要离婚。小俩口儿各说各的理。丈夫说妻子不做饭,媳妇说丈夫天天耍钱,回来发脾气。我听说后就去了,给他们讲了一些道理,又对大艳说,“做一个女人,首先把孩子照顾好,把屋子收拾干净,再给老人伺候好,他要再打你,你找我。早晨早点起来,把饭做好,敲门招呼爸爸起来吃饭,让公公吃了饭再上班。公公上班要走了,你说,爸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洗,他要再让他儿子打你,你也找我。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

果然,第二天早晨,大艳做好饭敲门,叫爸爸吃饭,又说,爸,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洗。这老公公乐的,见到我时跟我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又说,二嫂,我儿媳妇结婚六年没给我做一回饭,没洗过一次衣服,你咋管好的?把你的大法书借我看看。我说,这是大法的力量。小俩口再也不打仗了,天天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我们一起出去发资料,救度众生。

六、“法轮大法好” 全村家喻户晓

不知不觉中,我们村再也没有丢东西的了,小偷不偷了,谁家的儿媳妇都不跟婆婆干仗了,再也没有打人、骂人的了。我丈夫捡块手表,我问了几个人没找到失主,送大队广播喊,也没人要,都说你就要呗,我说我不要不义之财。

“法轮大法好”,在我们村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信主的来我村传道,家家都说,我们信法轮功,不信主。

一天,政府“六一零”和派出所的人来我村看到每个电线杆上贴的都是“法轮大法好”。他们叫村长揭下来,村长说“我不揭”。于是这两个警察和那个“六一零”人员自己去揭。揭到谁家门前的电线杆,谁都不让揭,都说“法轮大法好,你们别揭!”

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教会我怎样做人,我又用在法中明白的道理和修出的慈悲影响着周围的人。可就是这么好的大法,却遭到了中共的残酷迫害。现在还有许许多多的世人被中共的谎言所蒙蔽,真希望这些人能早日明白大法的真相,受益于大法,身体健康,家庭和睦。

下面请听河北农民大法弟子的文章:【庆祝513】征稿——公认的好人

“大好人啊!”这是乡亲们及亲朋好友对我的一致评价。我是大家眼里公认的好人,他们佩服我、尊重我。而我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我是一名法轮功的修炼者。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后我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村里谁家有个大事小情,我都热心帮忙,今天帮这家修水管,明天帮那家修电线,各家各户几乎没有没得到过我帮助的。

二十年前,那时我做生意,经济条件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那时很少有人家有车的,我家有一辆汽车,这辆车简直成了村里公用的,谁家有事要用车,只要打个电话就到,从不推托,从不收钱,我成了大家的义务司机。

那时农村很少有人家有晒台,我们家院子大,还是水泥抹的,正好做晒台。有很多年,我们那一条街的人家都在我家晒麦子,我们还帮他们晒,帮他们装。

有时我在路上开车见有的车没油了,就停下车让他们从我的车上抽油,从不要钱,这样的事经常发生。很多村民说:“我们村就这么个大好人!”

因为我妻子也炼法轮功,她支持我做这些事,因此老街坊说:“这俩口子学法轮功,我认可!”一见面就夸大好人!镇里的一个干部很佩服我的为人,对他媳妇说:“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他,有什么事找我。”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环境变的非常邪恶,我依然坚定修炼,做着救度众生的事。

一次我开车走到一个大堤附近,那地方非常荒凉,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太阳已快下山了。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小姑娘,可能是父女俩,招手让我停车,我看这地方没有公交车也没有出租车,他们肯定很着急,就停下车让他们上车。他们要去北京市里,我的车進不去,我说我给你们送到公交车站去吧,你们坐公交车去。他们说好。其实我送他们去公交车站要绕十多公里的路。在车上我告诉他们我是学法轮功的,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中年男子听了一会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北京某单位六一零的。以前有很多法轮功学员给我讲过法轮功真相,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但我不相信。但今天我信,因为咱们素不相识,你送我,还不要钱!”他感动的说:“兄弟,你今天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课,谢谢你!”我让他利用职务的便利保护法轮功学员,他说:我会的。

我和一个文化馆有几年的生意合作,文化馆凡是跟我打交道的人都对我印象特别好,都说我是好人。他们很多是大师级的人物,很多都出过书。二零零六年到二零零九年,我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三年,一次,文化馆馆长和会计来我家,他们不知道我被判刑的事,听我妻子说了之后,他说:“这么好的人怎么会被判刑?等他回来,一定让他来找我。”

大约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左右,我因为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到一个和我合作多年的生意伙伴家躲避。他通过我的为人知道法轮功好,非常相信大法。以前有一次他把我的车撞了,他要花钱给我修车,我没让他出钱,自己花钱修的,他非常感动。这次去他们家,他们夫妻二人非常热情接待我,说:“你就在这住着,有吃有喝的,住多长时间都行!”那时对法轮功的迫害非常严重,如果被人发现他们帮助我,他们会受到很大牵连。因为他们知道我是好人,还是无私的帮助了我。

我一个生意上多年的合作伙伴,通过我的为人,知道法轮功好。我们合作时,我做的产品,他都是免检的,因为他知道我是修真善忍的,绝不会做假的。二零零五年,我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当地警察到处抓我。我给这个合作伙伴打过一个电话,被公安局监听到了,查问他:谁给你打的电话?他很不客气的对警察说:“我这的电话虽然不是公用电话,但每天打电话的人也很多,你们该干啥干啥去,没人给你们管这些事。”他因为这个善举,得到了福报。在二零零六年到二零零九年那三年,他挣到了七百多万元,这在以前是没有的。后来他生意越做越大。我从出狱后,他一定让我去他那工作,还要把他亲弟弟正在干的工作给我干,但我为他弟弟着想,没接受。他信任我,甚至胜过他的弟弟。

在我被非法关入监狱的那三年,和监狱的犯人都相处的非常好,连公认最坏的人都对我特别好。因为我在生活上处处照顾他们,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几乎没有什么吃的,家里给我拿的吃的,我舍不得吃,都给他们吃。有的犯人没钱了,我把我的卡借给他们,有人不让我借,说他们不会还的,但我还是借给他们。出狱后,他们很多人都跟我联系,给我打电话,有的人一直联系了很多年。

我们全家都炼法轮功,都在大法中受益了。老母亲今年八十二岁了,她修炼前身体很不好,有严重的心脏病,速效救心丸要随身携带,脸色总是土灰色的。如果不修炼,可能活不到今天。修炼后病很快就好了,现在快二十年了,一片药没吃过,身体很好,生活完全自理。我和妻子对母亲非常孝顺,有什么好吃的都要先给老人。这些年几乎都是我们在管母亲,从不和其他兄弟姐妹计较。

小孙子现在四周岁了,自从出生后,除了打预防针外没去过医院,没打过针、没吃过药。每次发烧、咳嗽等,只要给他放法轮功的讲法,很快就好了。孩子现在非常聪明、健壮,人见人爱。

儿媳自从结婚后也开始修炼法轮功,这些年她一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我和妻子对她比亲闺女还亲,我们一家生活的其乐融融。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高洁的文章:【庆祝513】征稿—— “炼法轮功的医生太好了!”

我家住东北一个普通的县城,我是一名医生,今年六十五岁,从事个体医疗工作。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得法以来从没有放松精進的意志,无论多忙,每天都必须保证学两讲《转法轮》,经常半夜十二点后才休息。

二十多年来,我身体非常健康,精力充沛,每天从早忙到晚一点不累。到今天从没有吃过一片药,而且原来四百五十度近视镜都摘掉了,给小孩扎头皮针比年轻的护士都快。

我在工作中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为患者着想,医药费价格在同行业中最低,治愈率最高,每天来找我医治的病人有一百多,二十几年来从早到晚天天如此。整个县城,十里八村,上至政府官员,下至老百姓,年老年少都知道有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高大夫”,找她看病放心,药价低、病好的快,不糊弄人。人们纷纷慕名而来,每天门诊都满满的一屋人。在我身边发生许许多多神奇的事,从而引导有缘人走上修炼的路。

一、现代医学无法解释的医学奇迹

随着修炼后思想境界不断提高,智慧也越来越大,医疗技术水平不断提高,只要患者刚一开口,我就会准确的说出患者的病情,每每这时患者都非常惊讶。在医疗实践中,我还发明了一种治疗颈椎病的绝招,治愈率百分之百。而且还有许多患者只是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就获得了健康,现代医学根本无法解释这些奇迹。

有一位慢性肾炎患者,她化验尿蛋白总是在三个加号或以上,各大医院求治也不见效,结婚五年只能怀孕但不能生小孩,到临产时就高血压、抽搐,十分危险,非得做引产把孩子引下来,但孩子不能存活,已经两次都是这种情况,全家都非常痛苦。她来找我医治,我告诉她修炼法轮大法才能治好她的病。

她与大法还真有缘,很诚心的学了起来,只修炼了四个月,她就感觉身体一切病症全没了。于是她又去医院做了化验,拿回化验单给我看,我告诉她,病完全好了,蛋白一个加号也没有了,她当时就高兴的哭了起来。从此她的肾炎彻底好了,能正常怀孕生育了,现在孩子已经六、七岁了。她们全家都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也都做了“三退”,并感谢大法救了全家。

我每天都要接待患者一百多人,我从来都是从容不迫,看完病后都要告诉他们一定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的,病也都好的快,所以门诊的人每天都络绎不绝。有一位熟悉的糖尿病患者来看病。她说她记的我以前高度近视,戴着眼镜,现在怎么不戴眼镜了,而且还能准确的给小孩扎头皮针,就问我的眼睛是怎么好的?我告诉她是学炼法轮大法好的。她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也要学。我患糖尿病十多年了,什么家务活也干不了,全身没有好受的地方。”我就为她请了大法书和师父的教功录像光盘。四个月后的一天,她高兴的来告诉我:她的糖尿病彻底好了,血糖、尿糖化验都正常了。她说大法太神奇了,全家人都高兴的不得了,都发自内心的说:“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好”!

二、跳出名利 兑现医生的使命

作为一名医生,在现代的社会中挣钱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必须看淡名利,必须严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所以我总是面带微笑接待患者,不厌其烦的解答患者的疑问,从没有收过一次礼,从没有难为过一位患者。所以患者经常和我说:“高大夫,你和别的大夫不一样,你对我们太好了,我们看病哪儿也不去,就上你这来。”

二零一零年十月,我接连接到十多个电话,都是省电视台乡村频道的主持人打来的,说经过调查,我是本省医疗系统最突出最优秀的医生,让我带着护士去电视台接受采访,然后还能给我很多名誉,还能出名,还给金牌。我直截了当的告诉她:我做的这么好,表现这么突出,是因为我学了法轮大法,知道怎么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道德高尚的人。最后我跟他们说:你如果同意我说真话,我就去;不然我不能去。但是由于电视台不敢正面宣传法轮大法,就放弃了对我的采访。

记得二零一四年春天,县城内新成立一家私人医院,医院领导三番五次来聘请我,要我到他们那儿去出诊,给我年薪二十万,并且让我全家人都去医院上班。面对这种丰厚的薪水,优厚的条件,我丝毫没有动心。因为我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而现在医院都以利益为重,药价高,老百姓看病难,这是现实社会的通病,我不能只为了挣钱,随波逐流去配合他们做有损于老百姓的事。我帮你,违背大法修炼原则,那我就不是修炼人。我虽然干个体收入不那么多,但我面对患者很快恢复健康那种喜悦之情,我良心相安,我会自由自在的和他们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我不会辜负救度众生的使命。

一次一位妇女带着她的四岁的小孙女来救治,孩子的病症是出完水痘后全身发痒。早上她去过一家医院,医生告诉她是毒火攻心,让她赶快打点滴,一天得打四个点滴,并且连用四天才能好。这时她身边的一位妇女告诉她,“你去找高大夫,她看病不糊弄人,药费低。”

我告诉她,出完水痘后全身痒是正常现象,吃两粒扑尔敏就好了。我当时给了她四粒扑尔敏。她问我多少钱?我告诉她四片药一共才值八分钱,不用付给我了。

第二天,她又来了,她说她小孙女吃了两粒药就好了。她当着全屋患者激动的不停的说:“法轮功太好了!法轮功太好了!炼法轮功的医生太好了,心太正了。我回去一定也学炼法轮功!”

每当这时我都会说:“是我师父伟大,法轮大法伟大!”

二零一二年,我的婆婆生病住院,一切费用都是我承担的。第二年我小叔子出了车祸,我也在费用上大力支援。通过这两件事,老家的人都说还是炼法轮功的境界高,从不计较什么,说,都象你这么处理事,谁家都不会打仗了。村里大伙一起吃饭,席间说起此事,都非常认同法轮大法好,当时许多人都明白了邪党迫害大法的真相,而且有一百多人当场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

在工作中我认为我的一言一行都非常重要,在平时工作中患者无论问我什么问题,我都耐心解答,尤其遇到记忆力不好的更年期患者,一个问题反复问十多遍的都有,我都不烦躁。有位患者告诉我:别的医生要多问一句就把你顶回来。我说我不会的,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按“真、善、忍”做好人做好医生,你们跑这么远来一趟多不容易,不问明白用药方法回家没法用药啊。他们都说炼大法的医生太好了。

三、珍惜机缘 抓紧救人

我非常珍惜和每一位患者的缘份,我要利用一切看病的机会给众生讲大法真相。现在我每天抓紧时间多救人,每接待一个患者我就边看病边给她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被迫害真相,有很多人明真相后都主动做“三退”,高兴的说:“谢谢高大夫!”我说:“谢谢我师父吧,是我师父让我救你的。”

别人治疗一次颈椎病,要收四、五十块钱,我只收五块钱。从政府官员到平民百姓都找我来治病。我丈夫曾经对我说:“你收的药费太低了,应该涨涨价。”我告诉他,我这样做就是让更多的人来找我治病,我好给病人讲真相,劝“三退”。

很多患者都说:“看病就去高大夫那里,不但病好的快,还能‘三退’保命。”我每天劝退的少则几十人,多则七十多人。我牢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每天忙的是救人,完成助师正法的使命,履行自己的下世誓约。再忙,不觉的累,过的充实而快乐。

因为有师父的慈悲保护,才能平稳的走在修炼的路上。感谢师尊!感谢大法!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馨然的文章:【庆祝513】征稿——我和班长的故事

我今年六十岁,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现已退休在家。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这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我回忆起在大法中受益的许多往事,感慨万千。今天我和大家讲一个我在工作时期与工厂车间班长之间的故事。

一、从技术主力到班组里的“刺头”

我原是一名中型企业的工人。在大陆工厂倒闭转型是常事。我单位因经济不景气,转型与一个大型汽车厂合作,为该厂做汽车保险杠。我单位新安装一套生产线,我所在车间的任务,是为保险杠喷涂油漆。因生产线是半自动化,而喷涂保险杠的过程都是手工操作。这就要求要有一批技术较高的喷漆工。

为达到技术要求,我单位特从台湾请来一位有经验的技术人员,進行现场指导、传授喷漆技术。单位又从车间中选定三名员工,现场向台湾技术人员学习,作为将来喷漆车间的技术主力。我就是这三名被选定的员工之一。经过一段时间的传授学习,我被确认为是三名喷漆工中技术最好的一个。台湾技术人员在要走之前对单位领导说,以后喷漆方面的技术工作可以由我担当。

汽车总厂要求我们单位拿出一百个保险杠的样品送去检验。合格后正式投产,如不合格将会有很大麻烦。领导决定这一百个样品的喷漆工作全部由我一人完成。我认真用心的喷涂了这一百个保险杠。经实践检验,保险杠全部合格,单位正式投产。我的喷漆技术也因此而被领导和大家认可。

我被选定为喷漆车间的第一任喷漆班长,也是喷漆主力。我任劳任怨,早来晚走,一心扑在工作上,也因此而被公认是最负责、最肯干的班长。

随着单位效益的提高,规模的扩大,人员的增加,单位的腐败现象也随之而来。领导不再重视工作态度与技术能力,而更重视的是人际关系。这样我这个小小的喷漆班长也就被排挤掉了,并被调离喷漆班,去了另外一个班。这卸磨杀驴的现象在当今社会是常见的事。

新去的那个班组的班长是个大嗓门,说话高分贝。靠着和主任的关系好就有些趾高气扬,在我这个落魄的班长面前更显得意忘形。我气炸了肺,怨恨冲天,工作态度也就彻底改变了。

这个班长没有技术能力,是靠关系当上的,因此同事们也都不服。我因是老班长,又有技术基础,班里的同事对我都很信服,和我关系很好。我借此有利条件,想尽办法去为难班长。工作休息时,我有意挑逗同事冷漠她,让她难看。干活时我总是走在最后边,逃避责任挑最轻的活干。平时我还注意收集班长和主任之间工作失职或不正的行为,以便找机会报复。

有一天车间搞卫生。班长喊大家都出去干活。等大家都出去后我才慢腾腾的走出来。班长按人分配,包块干活。早到的同事已经都干了很多了,我才走出来到班长那领活。一看,只剩下一块最不好干的地方让我去干。我炸了,指着班长喊:“你欺负我,凭什么让我干这块?”班长说,按先后顺序排的,你最后出来,只能是这块。我嚷道:“排什么顺序?班里多少人你不知道吗?谁该干哪你不知道吗?你长脑袋干啥的?”班长一看我来势凶猛,转身去了办公室找主任去了。

我一看机会来了,这下可以大闹一场了。我想好了我收集到的他们的事情,准备当众羞辱他们。随后我也去了办公室。一進屋我就冲着主任说:“我今天就说说班长的事。”主任知道我早已憋足了劲,今天就是找茬来了,他很心虚。我刚说了个开头,他马上就赔着笑脸对我说:“大姐,别着急,什么事好好说。”然后突然转过脸去对班长大声指责:“你为什么给大姐安排这样的工作?你怎么干的工作?”接着一顿数落。班长满以为主任会为她作主,没想到等着她的是一顿批评。她象座泥塑木雕一样呆在那里。

从此她那高分贝的大嗓门,在我面前低了八度。我这个当初最肯干的班长,成了车间最难摆弄的“刺头”。因此也在我和班长各自心中结下了怨恨。

二、我变了 班长也变了

生活的艰难、工作的失意、疲惫的争斗,深感世态炎凉,不知何时我已疾病缠身。尤其是心脏病、肾炎更为严重。心脏病犯病时就会突然不省人事,我觉的人生好象无路了。就在这时经人介绍我修炼了法轮功。

修炼法轮功不到三个月,所有的这些病状都离我而去,我整个换了一个人。不但我的身体和精神大有好转,更主要的是我的心态和世界观有了一个根本的转变。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样去争去斗。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我仔细回味我的人生,思索周围的人和事,真是觉的师父说的太好了。在常人中,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坏,争争斗斗何时了?万事皆有因缘啊!只有按照真、善、忍去做,才能顺应天理、人心,才能化解恩怨得到善果呀!我改变了对班长的态度。

工作时我不再慢腾腾的落在最后,而是默默的走在前面;休息时我不再与同事们含沙射影的起哄,讽刺挖苦班长了;班里环境需要维护时,我默不作声的、静静的自己就去做了。初期同事们都觉的很奇怪,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好象不是我了?特别是班长觉的很诧异,怀疑我又有什么鬼主意了。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就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

有一次班组里有一个同事在休息室里耍笑戏弄我。要是在以前我会反唇相讥,斗个上下高低,这次我笑着说:我修炼了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不会和你争的。我这一说这个同事更来劲了,嘲笑侮辱的话更多了。我一直微笑着、静静的听着。最后那个同事说:你可真的变了,真变好了。这一切班长都默默的观察着、思索着,她也觉的我变了。

我变了,班长也变了。她不是变好了,而是变的开始给我找茬、刁难了。以前见到我这个“刺头”,她躲都来不及,现在她要为难我了。我想也许是因为我以前对她的伤害太重了,我应该理解她呀!

早晨到单位开始工作时,班长喊着大家干活,却直接冲着我喊。我应声而去,认真去干。本来是大家一起干的活,出现问题时,她又直接冲着我说没干好。我静静的听着。

一次她喊干活,可这时我正在换穿工作鞋,没能立即去干。她过来抢过我手里的鞋,一下子扔到车间的一个水池边。她的举动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大家不知道我究竟能忍到什么程度?如果把我这个“刺头”逼急了,真要是一场大战,班长就得“灭火”。我平静的走到水池边,取回自己的鞋干活去了。师父在《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中说:“常人把一些摩擦、一点事情看的很大,活着就为一口气,不能忍,逼急了什么事都敢干。但是作为炼功人,别人看的很大的东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

三、“刺头”成了不是班长的“班长”

这件事对班长触动很大,她对我又有变化了。

班长本人经常脱岗,而员工们也经常是消极怠工,这在大陆已是习以为常的事了。她脱岗回来时发现,很多时候真的是只有我认认真真的在工作。有一次她脱岗出去喝酒,回来后急急忙忙的到班组查岗,发现班组里只是我一个人在干活,而且我累的满头大汗。她很尴尬,不好意思的说:“你、你、你累了!我、我、有点事。”我忙轻声的说:“没事的,你也快休息一下吧!你脸色有点红,休息一下就好了。”她感动了。

我因为以前当过班长,对全车间的许多工位有过一些接触。对哪些工位怎样管理,哪些工位怎样工作,有一定的了解。有时班长忙或有事不在时,我就默默的补充上去。这样我这个“刺头”,又成了不是班长的“班长”。

四、班长和我之间的怨恨,渐渐的化开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泽民集团出于小人妒嫉,利用手中权力,对法轮功开始了疯狂的迫害。我无端的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十五天。这在单位里成了爆炸性新闻,法轮功是什么?我为什么被绑架?大家都在相互询问。这时班长站了出来,到领导办公室为我鸣不平:法轮功是好的!馨然是好人!她是最好的人!她亲口讲述了我修炼法轮功的前后变化,和我们之间矛盾的转化过程。当我从看守所回单位上班时,班长以热辣辣的目光、高分贝的大嗓门、急切切的说:“你可回来了,可想死我了!我到处说:法轮功是好的,你是好人哪!”那一刻我被感动了……

再后来,我在单位上班,全单位从领导到同事们,对我修炼法轮功,无一人反对、无一人迫害、无一人举报。只要不影响工作,在单位任何地方都是我讲法轮功真相的场所。

由于公安、国保经常的骚扰,我被迫离开了单位。不但是我,就连我的家人、孩子也被骚扰,孩子也被迫离开了学校。我们过上了流离失所的艰难生活。几年过去了,由于中共的迫害,我们的生活陷入艰难的困境。

五、“共产党害你,我帮你!”

有一天走在街上,突然一个高分贝的大嗓门,喊着我的名字。一个人向我走来,噢,是班长!到跟前她急切切的说:“我可看见你了,这几年你好吗?我可惦记你了!”我向她讲了中共对我和我家人的迫害,特别是我的孩子高中毕业,正面临着考大学,却因公安的骚扰,离开了学校,不能参加复习,也不能保证考上大学。她一听急了:“孩子没学校上学怎么考大学?共产党太坏了,怎么能这么迫害你这样的好人?共产党害你,我帮你。我帮你求人找学校,让孩子上学。”随后她又关切的说:“电视上说你们法轮功上天安门自杀,我一看就是假的。我对我认识的人说:‘电视上都是骗人,法轮功是好的,你是好人哪!’”我流泪了……

又是几年过去了,又是在街上,我俩相遇了。她又是急切关心的问:“孩子怎样了?你好吗?”我告诉她,是因为她的帮助,孩子考上了如意的大学,现在很好。我也因为得到很多好心人帮助,现在已走出了困境。她高兴的笑起来,用她那高分贝的大嗓门说:“我记住你说的话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高兴的告诉我:“我们夫妻以前两地生活,现在我丈夫的工作也调回本地了。”我说:“是啊!天佑善人呀!”我们说着、笑着,忘记了这是在喧嚣闹市的街头,尽情倾诉着我们的心声。

我们挥手告别,她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我和班长的故事讲完了,但又好象没完。象这样的故事在法轮功学员的群体中,成千上万、浩如烟海!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岁月的洗礼,冲淡了许多往事。但班长那高分贝的大嗓门,热辣辣的目光却依稀浮现在我的眼前:“法轮功是好的,你是好人哪!”

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叩首!向全世界同修合十!愿所有的世人明真相,得善果。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800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00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9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9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1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8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8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7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7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7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6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6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8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