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822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7年10月16日
节目长度:64分40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5,628 KB

15,500 KB

60,74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7年10月12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22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近期对去掉妒嫉心的体悟
守住正念-再大的魔难也会消除
勿将做事当作修炼
人的东西追求越多-离神就越远
也谈去掉色欲心
难忘的那片花
七年义务修理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大陆青年大法弟子的文章:近期对去掉妒嫉心的体悟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

今天在看《明慧周刊》中关于妒嫉心的问题时,引起了我对妒嫉心的再次思考。

一直以来,我对妒嫉心感到比较疑惑,对它略知一二,但好像并不真正了解它。虽然知道妒嫉心的表现比较普遍,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因为妒嫉心在中国表现的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也知道妒嫉心不去后果很严重,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说:“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当看到师父在《精進要旨》〈境界〉中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我心里就更疑惑了,妒嫉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知道,看不起别人是妒嫉心,得了“红眼病”也是妒嫉心,可是为什么成为恶者的根源就是妒嫉心呢?为什么妒嫉心不去会让修炼的一切心变的很脆弱呢?妒嫉心很普遍为什么我平时向内找很少能找到妒嫉心呢?

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画着问号,突然一个意念打到我脑子里:妒嫉心其实就是在争斗心的作用下不能为别人着想的一种表现。我心里一下子释然了,是啊,如果我们都能为别人考虑着想,别人得到好处我一定不会得“红眼病”,当别人落难受伤时,我绝不会在心里偷着乐。不能为他人着想,为私为己去争斗,不就是恶人吗?不就是和真、善、忍的宇宙特性相反而让一切心变的脆弱吗?不为他人着想不就是很普遍存在的吗?

回想起我近一段时间讲真相,也很苦恼自己为什么没有慈悲心,好像是一种机械式的完成师尊布置的任务。原来,我缺少慈悲心是与这个妒嫉心、争斗心是紧密相关的,也就是不能真正为别的生命着想。别人不听我的真相时,心里还忿忿不平。偶尔思想中还会冒出“某某不听我的,就让你去死吧!”这样极端的斗争思想,自己都会吓一跳,也不知道这思想是从哪来的。

妒嫉心不去真是害人害己呀!

个人层次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守住正念 再大的魔难也会消除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

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我越来越体会师父的伟大、佛恩浩荡。大法超常而神奇、博大而精深,真的让小小的我时时感动的泪流满面,师恩浩荡啊。也深深的体悟到了学法的重要,体悟到了大法的严肃。

下面谈一下自己在面对魔难时的体悟和认识,与同修共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指正。

十年前,一次我在母亲家与几个同修一起学法,学完之后,其他同修走了,只有一个同修在,母亲突然就大汗淋漓的把衣服、头发都湿透了,站那要呕吐,极为难受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常人的心脏病一样。我和同修坐那就发正念,可是看到母亲越来越严重。同修走了,母亲要躺下,我刚要动念“躺下就不好了”,一下意识到不应该这样想,然后就扶着母亲同修躺下了,父亲看到母亲的样子就哭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很突然,我那时感到了另外空间有很多生命在看着我,看我内心在想什么。我忽然意识到了,邪恶在利用我母亲身体出现的不正确状态同时在考验我。我想,不承认你们的什么考验,就是不动心,不害怕。母亲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的,我对着躺在床上的母亲说:我们修大法了,师父早已经给我们净化了身体,对我们是不是都一样啊?她点点头。但是我感到母亲把身体出现的现象和以前自己得过的心脏病在联系,在困惑。所以就和她说了一些修炼和常人身体的关系,启发她的正念,当时还说了些什么记不太清了。我和她说了也就是不到五分钟的时候,母亲突然就坐起来了,说我好了。我就给她换衣服,衣服湿的象水洗一样,头发也湿的都打绺了。父亲高兴的,只听他说:“哎呀!哎呀……”都不知说什么好了。我们三个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十几年了,母亲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个状态。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你认为是有病的时候,那可能说不定就导致有病了。因为你一认为它有病的时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炼功和真正修炼的,特别是这种状态,它不会导致有病的。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负担很重,就使病情急剧的变化,往往都是这样的。”

师父的这段讲法让我豁然明白了,站在什么基点看待大法弟子修炼中遇到的事情,这是关键。对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的时候,心态很主要。特别是遇到身体出现象常人的“病态”时,如果内心平静的理智的在法上认识这个问题,转变观念,把看起来是个坏事当成好事,魔难就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如果首先把它当成了很重的负担,陷在其中不能自拔,就会使魔难加重,甚至变成无法逾越的大难。我理解“负担”也就是担心,担心不就是怕吗?相由心生、随心而化,就使问题更为严重。其实,从修炼人的角度来看,特别是正法修炼,旧势力会以此对所有大法弟子進行邪恶的“考验”。所有的魔难就是对大法弟子信师信法,走出人来的真实检验。无论其这么表现那么表演,反映出来的现象都不是真实的,都是针对此时的人心而来。

大法修炼,“生老病死”早已远离了我们,师父已经把我们都从地狱除名了,我们怎么还能用人的理来衡量自己的修炼呢?你要看重表面的现象,就会被带到常人认识问题的复杂里面去了,而人在世间养成的习惯就是当遇到问题时总是找一些人的办法来解决,脑子胡思乱想。大法弟子面对复杂的各种问题时,哪怕是自我感觉绝望了,没有一点点希望了,你都不能被感觉带动,只要守住正念,就是另一番景象,就像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的:“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魔难在不知不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得到的是心性的提高、层次的提高,走在师父安排的神路上。

九九年迫害开始后,我身体上也有过三次魔难,但走过来的方式都不一样:

二零零六年左右,我的腰部突然疼痛难忍,不能直起来,只能躺着了,同修知道后给我发正念,结果,快要到一周了,我却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了,开始时还能翻身,后来不能翻身了,更严重了。看到我丈夫和儿子积极的做家务,我忽然悟到:都把我当成了病人了,我不能躺在这里,修炼人怎么能跟病人一样呢。我就在想:做什么能让腰更疼呢?洗衣服。这时家里没有别人,我就决定去洗衣服,我都不知道本来连翻身都不能的我怎么起来后走到卫生间的,把大盆放满了水,用搓板猛的用力搓洗衣服,当时腰怎么疼的都不在意了,我就要让它更疼,看它能疼到什么样,我就这样让腰部用力使劲搓洗衣服,结果,不一会的时间,我的腰就好了,邪恶对我的迫害消失了,至今已经十几年了。

第二次是在二零一二年的年底,我被监狱迫害出来以后,回家看到丈夫得了脑梗、糖尿病综合症,人黑瘦的,全身无力,天天吃药,家里到处都很脏,地面、床单等等尽是污垢。丈夫为了治病还招了附体,屋里供的大柜子满是狐黄白柳,真是不知他和孩子这四年多是怎么过的。而且我的父亲刚刚去世十二天,我没能见到最疼爱我的父亲最后一面。我看到眼前的一切一切心都被带动的真是欲哭无泪啊。

两个月后,我突然尿血,曾经在医院化验报告单上红细胞计数,正常值是0-30.7,而我却高达14339.20;白细胞计数,正常参考值:0-39,而我是883.6 ,把医生都吓的说你这也太高了,我这不能看了,你转科吧。这与狱警给我吃的菜里拌了不明药物有关系。这次尿血疼痛的很,一分钟就去排尿几次,我想,这个不是病,修炼人没有病,我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把一切都交给师父,放下一切。然而,还时时的看看效果,我觉的自己没有真正的相信师父,嘴说把一切交给师父,实际并非如此。这时我就问自己:你真的相信刚才说的“把一切交给师父”这句话了吗?查找自己,果然自己没有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相信师父,还在顾虑重重、瞻前顾后,怕这怕那的,希望马上有个转机。当时有个念头意思是我这几天收拾房间,坐在地上又凉又潮造成的。丈夫和孩子让我上医院看看,我就坚持不去医院。邪恶的目地就是在钻我生活的艰难、亲情干扰,再加上身体出现问题的空子,企图摧垮我的意志,毁掉我的修炼。邪恶什么都不是,我有师父看护,我再次坚定正念,信师信法,不再想这个事情了,该干啥干啥,两个小时左右,尿血的症状消失了。家人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第三次,二零一六年下半年,一天我突然浑身像虚脱了似的,头晕、发烧、想吐、浑身难受、起不来、从未有过的那种难受、思想中感到无能为力的。当时我丈夫去世不到一年,孩子刚刚工作,早晨四点多就上班去了,家里就我一人。我知道这是邪恶对我的迫害和干扰,怎么办?我想到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说过:“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所以,除了整点发正念,我就背法,时时的背法,想到哪里就背,不停的背,心里就想法,其它什么都不想。当负面的念头出来,我就是背法,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整整三天,我就恢复了正常状态。期间,也有干扰,就是让我灰心,让我感到怎么都没用,甚至是越来越重,没有一点希望好起来。当时的每分每秒都要无法坚持了。可我就是坚定自己的一念,背法,调整心态,不把它们当回事,不去放大负面的东西,不被感觉带动,就是不停的背法。我体会到了,就是没把它们当成负担,不害怕。坚定的意志不可动摇,师父就会帮我们走过魔难,如果思想一动摇,邪恶负面的思想就会起干扰作用,甚至加大魔难。

后来认识到,这些魔难都是自己有没修去的执著被邪恶钻空子迫害。在修炼中,忙于做事,学法少,看不上同修,证实自己,面对问题绕开走,失去了提高的机会。放不下亲情,遇事爱走极端,忽视了家庭和社会环境也是我们不可脱离的实修环境。执著对孩子的情,当他受到委屈的时候,心里随着孩子的情绪动,让他过好日子,怕他受伤害,因此对别人产生怨恨,造成与常人之间的矛盾,造成了家人对修炼人的不理解,没有真正的实修自己。

学法中我认识到,魔难中没过好的,往往还有这方面的原因,就是缺乏坚定的意志和敢于吃苦的恒心,守不住正念,负担重、害怕,把难看大了,又怕吃苦;总想感受身体的变化,思想也随着动。那不是动心了吗?心性提高不上来,邪恶也会抓住把柄迫害,魔难就会长期不能消除。师父不会帮助一个常人单单除去病业的,人就是有生老病死,人有人的生存的路,人做什么都要自己去偿还,这是天理,只有修炼师父才能管的。

一个多月前,我去看一位刚刚从医院输半个月血回来的同修,她告诉我,自己身体不好,肚子都满了,意思是有两种情况,她才知道医院说是癌症。住院前,她已经很长时间这个状态了,肚子有些鼓鼓的,小便失禁,浑身一碰就疼,很怕冷,就用小被把肚子围起来。我悄声问她:你是怎么去的医院?她说:我都迷糊了,这能跟师父回家吗?我去医院,好点我再好好的修炼,跟师父回家。她说到这里时,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叫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了,思想中的细微变化,很难分的清是神念还是人念,其实也很容易分的清的。我压低声音说:当时你迷糊了,要是直接求师父救你多好啊?她没有说什么,很迷茫的样子,不知如何回答我。她也说过自己悟性不好,不会悟啊。我感觉她还是法学的少,分不清人神之念,用人的办法解决修炼中的问题,没有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当成修炼人来解决,却把身体出现的不正确状态当成了“病”去治,结果到了医院就比在家时严重,下不了地了,翻身都很困难,大小便也在床上完成了。她还对我说,我有计划,过几天每天晚上让儿子儿媳扶我起来坐会,一天一天的,慢慢就会好的,还告诉他们,我好了你们也减轻了负担。看到她无可奈何、稍有些麻木的样子,深深的感到了学法、实修是何等的重要啊,每一关每一难,都体现在“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见《转法轮》)后来有同修主动出来牵头,身边的同修去她家和她一起学法,交流,慢慢的她能坐起来学法、发正念了,过程中同修们也付出了很多,也很重要。熟悉的同修怎样把握也很重要。

怕心,不仅仅体现在邪恶操控警察在绑架大法弟子,利用毫无人性的警察迫害大法弟子,同时也体现在,邪恶利用另外空间的乱七八糟的变异的、败坏的生命,直接对大法弟子的修炼、身体、一思一念進行干扰和迫害。这时,没开天目的我们看不见另外空间,看不见邪恶的生命在干坏事。那么就需要我们站在大法的基点上,站在正法修炼的角度去坚定正念,信师信法,认清邪恶,清理邪恶,全盘否定邪恶的一些安排。

个人所悟,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勿将做事当作修炼,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

将做事当作修炼的现象,在同修中也是普遍存在。如果是普通学员,可能仅是个人修炼中的问题;而如果协调人将做事当作修炼,不仅阻碍着自己的修炼提高,也会影响到所协调范围内的同修。

一次,当地某片一协调同修来找我,一進门,就倾诉起自己的苦衷:“你知道吗,那些年,我们那片的协调人都進去了,同修都趴下了,只有我一个人傻乎乎的顶着压力在往前走,打印机谁家都不敢放,只好拿我家来;打印好的资料没人敢存,也都放在我家;同修家的学法小组都不敢让同修去了,也都来我家学法;周边农场缺资料时,也都是我去给他们邮寄。我家老伴、孩子都不修炼,你说我得顶着多大的压力……”我听着七十多岁的老协调同修如数家珍般的述说着在邪恶疯狂时期,亲身经历的故事,确实很感人。可接下来听她说起与同修发生的那些矛盾,又觉得很可怜。她说:“那时候,同修都哪去了?可现在环境宽松了,同修的翅膀也都硬实了,就开始说我的坏话,背后整我了。我倒不是非要去当这个协调人,我什么都能做,但就是心理不平衡。”

听她激动的把话讲完,我说,姨啊,咱们先将心平静一下。其实,您做的真挺好,特别是在邪恶疯狂时期,那时没人出面协调,你能顶着那么大压力走过来,真的很了不起,但是,你是否记得师父在《精進要旨》〈负责人也是修炼人〉中讲过的这段法:“因为你们是大法在常人这一层中的精英,我不能只叫你们工作而不叫你们圆满。”她说,原话我记不住,但是我知道师父讲过。我说,虽然同修有执着,在背后说你什么,这确实不对,伤害了你,但这也给我们提供了提高心性的环境,也是在考验我们让不让人说啊。我又与她交流了一些自己遇到不公时如何向内找修炼提高的体会以及其他协调同修遇到矛盾向内找的修炼故事。最后,她说,今天听过你这样的交流,我心里敞亮多了。

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她又来了,说昨天交流的那些体会,回去后就全都忘了。再一想到那些事,自己还是想不通,依然愤愤不平。

事后,我与同修去和那片同修交流,发现整个那一片同修大都也是同样状态,遇事向外求。在邪恶迫害初期,因为这位老协调同修很强势,那时与同修也有矛盾,但同修都很依赖她、指望她给大家遮风避雨,所以很多矛盾被掩盖起来了;可环境宽松了,矛盾就都暴露了出来,同时给她一个提高的机会。可由于这位协调同修将做事看的很重,修炼因素相对很少,后来被旧势力以病业形式迫害走了。每想到此,在同修这我也想到了自己的责任,真的是很痛心。

几年前,在一较大城市的协调人之间,矛盾重重,特意约我们两位同修去那里交流。到达时已是晚上了,我们就住在其中一位协调同修家。次日一早,我们准备去另一位同修家交流。在等来接我们的同修时,听带路的同修在埋怨司机同修:“昨晚说的好好的,这都过点了,怎么还不来?!”我们听后就说,看来是因为我们还有怨心,邪恶就借此来干扰了。这位同修很惊讶的说,“啊,是他来晚了,我们也得向内找啊?”我们都笑了。

等我们到了同修家,交流刚一开始,房主同修也是当地协调人之一,首先近乎哭诉一般谈起其他协调人如何排挤她,还弄来一帮人给她开“批斗会”。恰好她提到给她开“批斗会”的协调人也在场,一听就反驳她说话不实,接下来是一番解释。房主同修在证实大法中做的事真的很多,我们在交流切磋的过程中,另一个房间的打印机还在不停的忙碌着,地上摆着一摞摞打印好还未来得及装订的挂历和台历。

当去另一片与学法小组协调同修交流时,他们一再让我们先说,于是我们谈了一些向内找的体会。一位老年同修碰了一下身边的同修说:怎么样,看看人家那地区的同修向内找的多好,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见《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可那天,你就是和我过不去,可你直到现在也没向内找。在场同修一听,都笑了。

我们又来到另一片交流,一协调同修说,为把台历抓紧打印出来,她已经忙的好几天没学法了,实在忙不过来时,连不修炼的丈夫和孩子都上阵帮忙。

这一地区的很多同修到一起交流的时候,大多还是交流怎么做的事,互相之间攀比谁事情做的多等。遇到矛盾,多是向外求,为此当地协调同修间隔很大。由于形不成整体,经常出现被邪恶钻空子的现象,比如在同修中搞集资;外地来此演讲乱法;传假经文;组织大型户外炼功;在学员中抓“特务”等等问题。

下面请听宁夏大法弟子 慧心的文章:人的东西追求越多 离神就越远,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

在法中,我们都知道,修炼就是要不断的去掉人心,同化真善忍。只有不断的去掉人心,才能不断的离神越来越近,离真善忍越来越近。

那么,人心是什么?个人理解,人心就是人对世间幸福、美好、享受、安逸、情爱、名利等等的努力追求。说白了,人活着就是为了这些,人也是为这些而活着。那么,作为人来说,追求这些也无可厚非。但是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也追求这些,或者是为了这些而努力奋斗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他还是一个人,不管修炼了多久,也不管他是否说自己是大法弟子,他都只是个人,既然是人,那他所遇到的一切事情所表现出来的也一定都会是人的状态。

在法中已修炼二十年的我,虽说修炼,但心却时不时的在人中徘徊。在家庭中,因为觉得丈夫懒惰、没有上进心、不好好上班、又不会心疼我,所以一直对他不满,总是指责他、怨恨他,希望他能像我想象的男人的样子,有责任、有担当的撑起一个家,这样我也可以轻松一些,在常人面前也会有面子一些。同时潜意识里希望能遇到一个知冷知热疼爱自己、呵护自己的男士。但一切却似乎正好向着我所希望的相反的方向发展着。

在工作中,我努力工作,虽然知道自己作为大法弟子要做个好人,那么做好本职工作是应该的,这也是在证实大法。但实质上,努力工作的同时却也盼着升职加薪,在遇到自己认为对我不公的事情时,也会发牢骚、心生妒嫉与怨恨。虽然自己也知道不该这样,这不符合大法对修炼者的要求,但却总是反复犯着同样的错误。自己内心也很苦恼为什么总是去不掉这些人所追求的东西。

近来才意识到,我对丈夫之所以怨恨与不满,是因为我想生活过的更好一些,物质方面更富足一些,在人面前更有面子一些,而这些却都是常人才追求想要的。并且,我将我的这些奢望与执著都寄托在丈夫身上,当丈夫达不到我的要求时,我便对他产生了怨恨与指责,这是多么自私无能的一颗心啊!

作为大法修炼者,修炼就是吃苦,就是舍弃人中的追求,而我却恰恰在追求这些与修炼相反的东西还不自知。口说自己是大法弟子,内心却希望得到人中的幸福美满,这已经是在强烈追求中了,这与修炼的实质不是正好背道而驰了吗?和那些修的好的弟子比起来,自己真是汗颜!

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们的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好的,所谓的好坏,也是师父根据我们每一个弟子的修炼状态利用各种因果安排的。我相信,无论我们能否理解我们所遇到的一切,师父的安排对每一个修炼者来说都一定是最好、最合适的。人中的东西,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该有的自会有,不该有的,即使努力追求与奋斗也依然不会有,但却在这种努力奋斗与追求中增加了执著与人心、浪费了师父用巨大的痛苦延长来的救人的时间。

人的理与神的理是相反的,幸福美好升职加薪对人来说是好事,但大法弟子若也是这样的想法,那还是没走出人,那就还是一个人;痛苦魔难、物质生活的匮乏对人来说是坏事,但大法弟子若也有这样的观念,那也还是一个人。我的意思并非是有意的去追求吃苦、魔难或是拒绝幸福美好与升职加薪,而是对于这些人中的东西既不追求,也不拒绝。表面上看起来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不去执著,都能淡然面对,都能顺其自然的做好自己该做的,那才是真正的心在法上,也才是真正的在同化大法。

明白了这个理后,我不再指责与怨恨丈夫了,也不再要求他做家务和体谅我工作的辛苦与压力了。相反,内心真心感谢他的“懒惰”、“自私”表现起到了帮助我看透世间情爱与名利的作用,也使我更加真切的意识到大法的珍贵与这亿万年难得的修炼机缘的更深内涵。仔细想想,若我带着人心真的追求到了人中的这些西,丈夫若真的符合了我对他的人的标准与要求,那我一定会流连忘返于这人中所谓美好幸福的假相中,也一定会是一个贴着大法弟子标签、实质却是“人”的人,最终也一定会与大法擦肩而过,那样既毁了自己、毁了众生,也无法兑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史前大愿!

师父在《洪吟》〈新生〉中说:“观念转 败物灭”。当我明白人中的东西追求越多、得到越多、离神就越远,人的东西追求越少、得到的越少,离神就越近的时候,我汗颜自己在大法中二十年,却一直在追求人的东西,也心疼自己在法中浪费了的这二十年的时间,更对不起师父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的不放弃与慈悲救度之恩!!

现在,我下班回家看到丈夫没做饭、没做家务我也不再怨恨、不再生气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有因有果的,而师父正好在利用这些因果让我去掉人心、脱掉人壳、同化大法;我知道了我要的不是人中的幸福美好与舒服安逸,相反,我要的是在这个人中复杂的环境中去掉这些幸福美好与舒服安逸的观念与追求。

现在的我,下班回家就刷碗做饭或者是和家人到外面吃饭,不再为了丈夫不做饭不做家务而怨恨、指责了,这种发自内心的平和淡然的感觉真好,丈夫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知道心疼我、关心我了。孩子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回家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了,他也愿意到客厅与我们交流他思想与个人方面的一些事情了,我们这个家庭又恢复了以往的温馨与安宁,但,我现在的心态却是,有就有,没有也不再强求了!

曾经在名利情中摸爬滚打的我,在大法的清洗下,在师尊的无量慈悲保护下,在各种矛盾与心性的摩擦中,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渐渐的离人越来越远了,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因为丈夫、孩子、工作等等不符合我标准要求的事情而生气怨恨了,那十来年中对丈夫的怨恨渐渐消失不见了,自己也感觉到越来越轻松了;同时,这二十年的修炼经历使我更加坚定的意识到能在正法时期做一名大法弟子、能做师尊的弟子是多么的幸运与难得。这种感受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会有,而语言在这种感受面前却显得那么的苍白与无力。

个人所在层次体悟,不当之处,还请同修多多指正。

下面请听河北唐山大法弟子的文章:也谈去掉色欲心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

自修炼以来,我一直为去不掉的色欲之心而苦恼、沮丧、消沉,产生了破罐子破摔,甚至于一撅不振,真是苦不堪言,导致我很长时间处于不修炼的状态……

我怎么摆脱它呢?我时常问自己:你还是大法弟子吗?你还是个修炼人吗?我该怎么办?有时去学法点问同修色欲心怎么去,同修笑而不答。

有一天早上醒来,我突然明白,同修怎么悟的、怎么去的色欲心,那是同修在法中悟到的,是同修要走的路,在大法中修,师父在《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告诫我们:“修炼是没有榜样的”。我应该在法中归正自己,挖挖这个色欲之心去不掉的根了!其实这个根就是肉身追求欲望得到满足过程中的那份感受,仅此而已!

就是这个追求感受的心,也就是后天形成的不好的观念和物质。当自己不断的追求它的时候,也就是在不断的加强它,不断的给它输送能量而不自知。

其实这个追求感受的心不是真我,它是后天形成的,它是一种物质,也可以说是一个生命、是一种思想业力,象附体一样。

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那么这么低级的人体,什么能力都没有,你的思想境界符合什么,什么就支配你。那么也就是说,不同层次上的生命发现你要什么、执著了什么的时候,正好符合了它,它就起作用,甚至主导你。人不理智、发泄脾气时,负面因素就起作用。什么都是生命,它就是恶,它就是欲望,它就是恨,它就是不同的东西,那它就自然起作用了。”

通过静心学法使我突然明白了这个色欲心不是我啊!我是大法弟子,是来到世间助师正法的法徒,是我天国世界众生的王,我的众生等待着我回家。真正的我是同化真、善、忍的,是圣洁而纯净的。我怎么能被这些败物、垃圾所左右呢?

这么低级的肉身只是为了修炼而用的,为了在世间救度众生而用的。不是为了追求肉身享受满足欲望过程中的那份感受而用的,也就是说肉身是为真我所正用而来的,也可以说肉身只是一个载体而已。

一个神、一个菩萨会怎么看这个问题,真我就应该怎么看这个问题。也就是跳出人的层次,站在神的层次去看这个问题、去解决这个问题也就不那么难了。

当我明白后,我就盘腿发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这个肉身由真我主宰,按真、善、忍的标准同化。那个所谓的肉身追求满足欲望过程中的感受不是我,灭,想它死。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发完正念后,我感到我的空间场清亮了,头脑清醒了。

师父在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中说:“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发正念作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来做。” 师父在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中还说:“其实旧势力已经被定为正法的魔在清理中了。”

在以后的修炼过程中,静心学法,用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兑现誓约,圆满随师父回家!

现阶段的一点认识和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难忘的那片花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

二零零七年我和丈夫(同修)到南方某市伺候儿媳妇坐月子。到那没几天,一天晚上九点多钟,丈夫突然感到左半边身体麻木,说话大舌头,嘴角歪斜,症状就象是常人的“半身不遂”。儿媳妇一看这情景,马上打车把人送到医院。那时医院早已下班了,只有值班医生接诊,安排住院。然后护士来到床前询问:大叔,您多大岁数了?丈夫答我二十五了,只见护士记下:思维不清、口齿不灵、半身麻木。所有的事情完毕已是半夜十二点了。

因事发突然,我当时没了正念,听了儿媳妇的安排来到医院。慢慢平静下来,我心想,这不对啊,我俩都是大法弟子,师父不可能这么安排啊,就是有漏也不许旧势力钻空子,不许迫害,我得发正念否定旧势力。我趴在丈夫耳边告诉他:求师父,咱们都是大法弟子,不承认这个假相,快在心里发正念。

我又想:我俩是一个整体,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也在考验我在这关键时刻是否信师信法。我们是有师父管着的生命,只有师父说了算。坚决否定旧势力,不承认它。我立掌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立刻感到手掌发热、全身发热,感觉到被巨大的能量包围着。后半夜我一直在发正念,头脑非常清醒。

此时丈夫状态已明显好转,说话清楚了,嘴也不歪了。我想,一会上班医生要做各种检查,不能听他们摆布,得离开这里。天刚放亮,我叫起丈夫,搀扶着他从侧门走出医院。一边走我问丈夫:知道师父是谁吗?丈夫做了明确回答,语气很坚定。这样我心里更有底了。

可走着走着我傻眼了,往哪走啊,昨晚打车来的,七拐八拐的我根本不知道路。我就求师父指给我们回家的路,我搀着丈夫只管往前走。

忽然眼前出现一大片鲜花,我也叫不出是什么花。那花五颜六色鲜艳夺目,是我这辈子看到的最好看的花。此时我心里就象开了一扇门,隐约感到师父用这种方式在鼓励我们。

在往回走的过程中,丈夫的身体也在逐渐恢复,越走越平稳。没走多远,看到儿媳妇在小区楼前张望呢。看到我俩,她惊讶的问:妈,你们怎么回来了,医院的值班医生在找你们呢,发现你们不在,刚给我打的电话,你们就到家了。坐车也没这么快呀?我立刻答道:是师父把我俩送回来的。儿媳妇“啊”了一声,神情显得又惊奇,又不可思议。她马上给出差的儿子打了电话。

儿子在电话那边带着哭腔说:妈呀,你怎么不给我爸治病呢,这要是耽误了怎么办?我说:儿子,你放心吧,你爸有师父管,马上就会好起来的,我是你亲妈,还能骗你吗?

第二天,儿子就从外地赶回家,看到爸爸果然行动自如了,惊喜的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今后更支持你们二老修炼法轮功,谢谢李大师的救命之恩!

经过大量学法,对照法向内找自己;发正念,否定旧势力,丈夫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后来我们又返回那条街看花,却怎么也找不到了。那片花留在了我们的记忆里,永远难忘。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七年义务修理,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

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坚定的走到了今天。二零一零年六月我退休后,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炼之中。为了救度众生的需要,我克服了年龄大、没文化等种种困难,学习了各种打印机的安装和修理,我自愿当义务修理工。

今年六月有一天,我忙到晚上五点半回家了,刚一進门看见有三位同修在等我,都着急修打印机。有位同修说:“我等你好几个小时了,现在就跟我走吧。”我妻子(同修)说:“饭做好了,吃完再走吧。”我想:同修着急打印真相资料,还是先修机器吧。我没吃饭就走了,回来已是晚上十点二十分,家人已经睡觉了。第二天我又先后去了那两位同修家修好了机器。我虽然有些累,但是我心里很高兴,我做了我该做的事情。

无论严寒酷暑、风雨交加,我天天背着十几斤重配件工具包,只要大法的需要我随叫随到,及时修好打印机,抓紧时间救人。有公交车我就坐公交车,太晚没有公交车我就打车,我利用等公交车和打车的机会就讲大法真相劝三退。为了不给同修添麻烦,不耽误同修时间,赶上饭时也不在同修家吃饭,连水都不喝,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什么随便买点吃饱就行,经常是买个大饼子、面包、卷饼、烤地瓜、爆米花等,有时连一瓶水都舍不得买,有一次买不到吃的两顿没吃上饭也不饿。

有报废的机器,我把能用的配件都拆下来,谁需要给谁用,旧件不收钱;能修复的尽量修好,换新件只收成本钱,同修经济困难的我就不要钱。从来不收修理费,不挣大法弟子的一分钱。有位做资料的同修是农村的,生活很困难,我就拿出八百元钱给他买耗材用。有的打印机换完新的打印头或其它零件,同修问多少钱?一听说四百五十元钱就说我没有那么多钱,我说没有就不要了。

我拿出买耗材的钱和我自己的生活用钱是分开的。有一次出去走的急,忘记带钱了,回来时口袋里只有一元钱。我想:怎么办?买耗材的钱不能用于生活,我只买了一瓶水,二十来里的路我走回家已是深夜十一点了。无论我遇到啥困难,一想到师尊想到大法,浑身就有用不完的劲。师尊(法身)多次关切的问我:“能行么?累不累?”我感动的说:“师尊,我是大法弟子,我能行,我不累。”

今年七月的一天,大雨下个不停,有一位同修让我下午三点半以后上她家去修打印机。我们三位同修连续发三个小时正念后,已经四点多了,雨还下的挺大,我打着伞冒着大雨就去了。那俩位同修说:“下这么大雨他还去了。”“真是风雨无阻啊。”雨大风也大,打着伞衣服也淋湿了。路上积很深的水,汽车轱辘都淹没了,我趟着水急忙往同修家赶,走了二里多路,到她家大雨还哗哗的下着。她感动的说:“下这么大的雨你还来了,太谢谢你了。”她女儿也很感动的说:“哎呀!雨下的这么大还来了”。我抓紧时间认真的修好了打印机,让她试一试,好使了。我虽然全身湿透了,皮鞋也泡变形了,但是,心里却是热乎乎的。

我在修炼的路上要走正,时时在法上。及时修好打印机是我的责任,为救度众生打印出精美的各种真相资料。

七年来,我记不清修好了多少台打印机,组装了多少台打印机,更记不清我为困难的同修买打印机、买配件、买耗材花了多少钱。只要在法上,只要为了救人,我就踏踏实实地去做,不为名利,不图回报,一心做好我应该做的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在最后的时间里不能放松,越最后越要精進,认真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兑现誓约,跟师尊回家。多谢师尊的慈悲保护!多谢同修们的帮助!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初期,我在讲真相时,重点是我要告诉他们什么,我要讲什么,不太注意聴,甚至还会打断别人的说话,注意力不在聴别人说什么。在与同修相处中,也是有同样的情况,说的多聴的少,很少用心聴。一天,我女儿发短信给我,问聴字是什么意思,我一看这个字怎么和“德”字那么相似,正体字的聴不仅要用耳,更要用心,他与德有关系。简体字的听,既不用耳也不用心,而是用口,根本没有德。我明白了,会聴是靠修出来的,需要放下自我。而我是在党文化中泡大的,整天讲斗争哲学,根本没有学去聴别人的,也不会去用心聴。要想救人,就必须修掉党文化,修掉自我。慢慢我发现用心去聴,就容易发现别人闪光的地方,容易找到讲真相的切入口,这样才能有针对性地讲,才能讲到点子上。
——《在协调和对政府人员讲真相过程中修炼》

一次和一位同修交流,无意中我说,每次做节目都象上战场,就怕出问题。工作全部结束后才会松口气,庆幸一天终于又平安度过了。她反问我:“你是怕项目出错呢?还是怕自己出错?”她突然这么一问,把我给问住了。当然我肯定是怕项目出错,这是起码的责任心,要对项目负责。可是除此之外,好象更多的是怕自己出错。之前我还真没想过,这是有区别的。而且区别很大。因为有时同样的错误,如果不是自己干的,其实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下次注意就好了。可如果是自己犯下的,就觉得是天大的事。为什么会这样呢?想到这儿,有点被自己吓到,没想到隐藏在这颗“负责心”后面,竟然还有这么见不得光的执着。具体它是什么呢?我向内找自己,感觉自己分成了两个我,一个是真正的我,没什么观点,在看着人中的这个我,在整个过程中是怎么动的念,她只要一动念,我就能抓住她。人中的我总是先找借口说:“设备出问题,软件出问题,网络出问题,这是干扰,这不能怪我呀。”不错,表面上看这真不能怪那个我。但是为什么就能被干扰了呢?这不是修炼上有漏,心性出问题了吗?这么依赖技术,认为这是摸得着看得到的,可以控制。看不见的不相信。我有把自己真的当作修炼人吗?另外,看到别人的过错或不足时,虽然也会尽可能的去弥补圆容,因为知道自己作为大法弟子必须得这么做,但有时心里会抱怨,会想她怎么这样?怎么就不能那样?通过学法,我悟到,看到的别人的不足也就是自己的不足,不然不会被我看到。真正的善,慈悲,是没有条件的,是一种自然的状态,显然我还没达到要求。做媒体,每天忙忙碌碌,看到的关心的很多都是常人的东西,如果忘记自己做这些是为了什么,很容易陷到做事中去,变成常人在做大法事。
——《在新唐人工作中的修炼体会》

同修说:常人中,不管是皇帝和乞丐在大法面前都是平等的,我们为什么要特殊看待现政权领导人呢?这不是有分别心吗?觉的现政权领导人重要?作用和使命大?其实他不过也就是一个常人,一个也必须在这个特殊历史时期为自己选择未来的常人,选择错了,一样被历史淘汰,留不下来。常人能做得了什么呢?世间的一切都是神在安排和控制,为什么要特殊看待他呢?我们这样特殊的看待他,不是在害他吗?别说常人,同修之间把哪位同修看得很特殊的时候,都可能把这位同修置于魔难之中,旧势力会把他(她)往绝路上推,我们不是经历了那么多的教训了吗?真的不要把世人特殊看待啊!同修的话使我看到了自己一直没意识到的人心执著。我认识到:有指望常人的心还不是一个小的执著,它障碍着我们从根本上的转变和升华。而且在指望常人中,我们把自己摆在比常人还低的位置(至少在这个问题上)。假如正法结束了,师父要把我们摆到大穹中不同层次王和主的位置,可是我们指望常人的心还没去,我们自己非得要把自己摆在低于常人的位置。那叫师父把我们摆放到哪儿呢?而且我还发现,在这颗指望常人的心后面有求安逸的心、自私等各种不好的东西,而且最容易在大法弟子中造成大的人心波动,绝不是小问题,那真的是需要我们重视去除它了。
——《摆正自己的位置 修去指望常人的心》

在常人中,一栋楼房要做好防火措施才能将火灾的可能性减到最低;如果到处是易燃材料,甚至还有火星偶尔冒出来,这不是将自己置身于极不安全的环境中吗?我们是修炼的人,有师父的看护,不是邪恶想动就能动的了的。但是我们的做法要在法上,不要给邪恶钻空子的机会。有时一个同修出了什么事后,大家可能都互相转告:不要再联系某某同修了,他手机已经不安全了,把他的微信删了,也不要给他打电话了……其实因为邪党控制着微信服务器、电话网络,即使自己的电话上的联系记录删除了,邪党那儿同样有完整的通信记录和内容。不要以为有的相关学员一时没有被抓,就没问题,往往是被重点监控,所谓的“放长线钓大鱼”。同修间联系,最好的方式是使用明慧网的站内信箱,只要能上网,这种方法不难学会,关键看我们用不用心。如果不能上网的,也要避免用自己实名制的手机号或者微信号与同修联系。我们自身能做正,不仅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同修负责,对整体负责。
——《就微信使用问题与同修交流》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1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1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0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0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5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9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9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9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8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8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7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7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2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