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87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修炼故事

修炼故事(33):法轮功福益社会(2)

发表日期: 2018年12月19日
节目长度:27分5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013 KB

26,18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现在是修炼故事节目。“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

这是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第一讲>说的第一句话。李先生是这样讲的,也是这样做的,在法轮大法洪传的每一片土地,都正在使每一位修炼者,无论贫富贵贱,都身心受益,并因此带来了人心的真正向善以及家庭的和睦和社会的稳固。

我们这一系列文章仍将讲述大陆民众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的真实事例,希望这些发生在中国老百姓身边的实实在在的案例,能让您真正了解法轮大法,更希望您也能象这些主人公一样在大法中亲身受益。


成都退休副主任医师绝症康复

叶琼华女士,原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医院中医副主任医师。

五十岁时叶琼华已是多病缠身:类风湿、颈动脉炎、甲亢、亚甲炎、胃溃疡、心动过速、传导阻滞、美尼尔氏综合症……类风湿导致关节变形、僵硬、疼痛难忍,这是一种被称为慢性癌症的不治之症,与癌症、白血病、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俗称渐冻人症)、艾滋病一起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世界五大绝症。因为这些病,叶琼华多次住院,而且每一种病都找省里最权威的专家、教授治疗,但长期治疗不见好转。作为一名具有高级职称的医生,面对自身的各种顽疾却束手无策,她感到无能、无助,心中的痛苦、绝望真是难以言表。

就在万般无奈之际,一九九六年四月,叶琼华喜得法轮大法。很快,她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

叶琼华的丈夫是搞实证科学的,看到妻子的状况,他丝毫不相信的说:“你只是症状(表象)没有了,不一定你的病就真正的全好了……”一定要她到省里最权威的医院去检查,看指标是不是正常了。在丈夫的陪同下,叶琼华又去找以前给她看类风湿的那个专家开化验单,专家看见她说:“你的气色还不错嘛,你这么久都没有来了,在什么地方开药?”叶琼华说:“我很久都没有吃药了。”专家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她斩钉截铁的说:“不可能!别人还没有你的指标高都得终生服药(激素)。”叶琼华又认真而诚恳的说:“真的没有吃药了。”专家仍然不信,说:“你若真的没有吃药了,那就是世界奇迹!”最后检查报告出来了,叶琼华全部指标都正常了。套用专家的话说,果真是创造了“世界奇迹”!

至今二十多年来,叶琼华的病再没犯过,也再没吃过药!她真正拥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


河南项城农机局长孝誉乡里

吴子祥,原河南项城市农机局局长。

在中共这个“小官大贪、大官巨贪、无官不贪”的体制内,吴子祥可以说是难得的清官、好人。他为官清正、事母至孝、谦卑和气,平素以行善事为乐,在单位、家乡、亲邻、战友中有口皆碑。当然,能做到这一切源于他心中对法轮佛法的深刻理解及坚定信仰。

吴子祥一九五二年出生在项城城郊乡吴营村一户农家,兄妹七人,一个哥哥,两个弟弟,三个妹妹。吴子祥十六岁参军入伍,在黑龙江某部汽车连服役,因人品好、技术好,能吃苦耐劳被顺利提干。从部队转业回到原籍项城后,他先后在物资局等局委任副局长,最后担任农机局局长。

虽然吴子祥工作顺利,家庭和睦,然而却不幸患上了肝炎,最后发展成晚期肝硬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脸色乌青,两腿浮肿,四肢无力,外出时上小车,脚都抬不上去。看了许多名医,还练了几种强身健体的气功,都无法遏制病情的发展。一九九六年,他到郑州一附院看病,一位名医断言他“最多能活三年”。这对四十出头的吴子祥来说,不啻晴天霹雳!

就在痛苦绝望之际,一九九六年,吴子祥遇到了法轮大法,从此柳暗花明。读了《转法轮》,他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从此一心按“真、善、忍”修心做人。求升官的心没有了,单位的好处不占了,礼也不收了,什么病也没有了,无忧无虑,轻松自在。他品味到什么是真正的幸福。

然而,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吴子祥被项城国保大队当着他有病的八旬老母亲的面绑架,拘禁在一宾馆中刑讯逼供,半个月后才被释放。经此一劫,他因害怕不敢炼功了。不长时间,他的肝病复发了,疼痛、厌食、失眠、肿胀等症状全都回来了。走投无路之际,吴子祥又捧起了法轮大法书籍,从新开始学法炼功。很快,他又达到了无病一身轻。不久,经过慎重考虑,他主动辞去了局长职务。

二零零九年,吴子祥八十八岁的老母亲患胆道结石,疼痛难忍,在周口中心医院做了手术。在吴子祥和妹妹的精心护理下,老人很快康复出院。

当时吴子祥的父亲已过世多年,老家一个大院子,只有母亲一人居住。出院后,因怕老人孤单害怕,兄弟四人商议一人一个月轮流陪伴母亲。四人都很守时孝顺,老人打心里满意,见人总喜欢夸夸儿子。而最让她欣慰的还是二儿吴子祥。三个弟兄,有的是教师,有的做生意,都比较忙,吴子祥体谅他们,只让他们白天陪,晚上回去,而所有的晚上,都是吴子祥自己在家陪母亲聊天、照顾饮食起居。

二零一三年,老母亲以九十二岁高寿安详辞世。四年中,吴子祥夜夜陪伴、侍奉母亲,无论风雨阴晴,严寒酷暑,四年如一日;并把家院打理的里外整洁,把老母亲的生活安排的周到细致。在当今社会,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在吴营及其附近乡村,男女老少都知道吴子祥是个大孝子,乡邻们把他作为教育后代的“标杆”。


理发师夫妇的善良事说不完

周昌森、赵时芳夫妇,家住重庆市渝北区龙溪镇松石支路五十一号,以开理发店为生。

妻子赵时芳自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顾客着想,不但收费低廉,而且服务热情、周到,受到新老顾客的一致好评。当顾客夸赞她时,她总是微笑着告诉顾客:“过去我性情急躁,身体不好,炼法轮功后,脾气好了,身体健康了,理发生意也好了。”

丈夫周昌森以前身体一直不好,几次胃部大出血住院治疗,每次犯病都要吐好几次血,有次吐血量竟达半盆之多。长期的病痛折磨,使他脸色蜡黄,形容枯槁,不到四十岁就被人称为“小老头”。妻子的修炼变化,加上病痛的长期折磨以及难以负担的高额药费、住院费,促使他终于在二零零五年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不长时间,大法的神奇就在他身上展现:病痛消失了,脸白白净净的,背也伸直了,显得精气神十足;人也越来越年轻了,四十几岁的他,却被顾客称为“小伙子”。

夫妇俩比学比修,争做好人,其乐融融。清晨,他们常常是迎着等候他们理发的顾客上班,边理发,边给顾客讲法轮功的美好及许多修炼的神奇故事。因为修炼所展现出的慈悲、善良、热情、周到,每天到小店来理发的人也越来越多,常常是里面挤满了人,外面又有几个人等候,中午经常忙到两点多钟才能匆忙扒拉几口饭充饥,但他们从无怨言,脸上始终带着祥和的微笑。小店里整天都充满了欢声笑语,一派祥和。

他们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这些年有不少顾客受过他们的无私帮助。

一天,一个乞丐来到小店前,要求给他理发,并表明自己没有钱。赵时芳望着他蓬垢的头发和肮脏的脸及破旧的脏衣服,不但没有嫌弃他,反而心生怜悯,热情的招呼他进来,给他理发。理完发后,乞丐非常感激,摸出身上仅有的一点钱给她表示感谢。赵时芳不但没收他的钱,反而又拿了几元钱给他,并叮嘱他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得福报。乞丐明白后一步一回头的走了。

还有一次,一个女顾客在理发中忽然昏倒了,脸色煞白。赵时芳马上稳住心,一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将她扶稳坐住。等她稍一苏醒,就和她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顾客完全清醒后感到有些心慌、难受,赵时芳又马上将她扶到面馆要了一碗面给她吃。顾客休息了一会儿,千恩万谢的走了。

一个女顾客跟赵时芳说,她丈夫瘫痪在床十三年了,多年的住院已花光了他们的所有积蓄,现在每月的维持治疗和护理品都要花上二千元……语气中表现出因长年的护理和无望的精神压力使她身心疲惫,同时也感到很无奈。赵时芳听后,一边理发,一边安慰她。理完发,赵时芳拿出大法真相光盘给她,嘱咐她拿回去给丈夫反复看,并说只要他看进去了,就会得福报。没过多久,女顾客喜气洋洋的跟赵时芳说:“你给我的光盘我给老伴看了,他连续看了半个月,都舍不得放下,现在瘫痪十三年的他已经能自己吃饭、下地扶着走路了。”边说边谢谢她!赵时芳清楚,是病人明白了大法的真相,所以大法的神迹就在他身上展现出来了。

有一天,一位老者来看赵时芳。他跟人家说:“我得了肠癌,已是晚期,医院都不收了,我们也医不起病,只好回家等死,家人把寿衣都做好了。那时,我每天痛的在床上打滚,只等早日断了这口气。小赵知道这事后,立即到家里来给我讲真相,并教我反复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我可不可以唱着念?小赵说:可以!就这样,我每天诚心诚意的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久疼痛明显减轻了,能吃饭了,还能下地走路了,你看,我这是一个人坐着车子到这里来看看小赵的!”


家电商场经理认真思考后的选择

朱景云,吉林省永吉县人,原为一家电商场经理。

朱景云走入大法修炼的经历比较特别,他是在中共疯狂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因听到媒体的诬蔑宣传而走入大法修炼的。那是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一天,他下班回家,象往常一样打开电视机收看他喜欢的节目,谁知接二连三的换了十多个频道都是关于取缔法轮功的。在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所有的媒体,特别是《新闻联播》、《焦点访谈》都是一面倒的诬陷、诽谤法轮功。但在这些媒体宣传中,引起朱景云注目的是:有许多各行各业的专家、教授、博士、硕士、高级知识分子、国家干部,更不可思议的是,还有很多中共党员都在修炼法轮大法,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经过反复认真思考,朱景云对所有媒体的宣传报导产生了质疑,他认为法轮功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肯定是触动了高层哪个领导人的敏感神经。他想起当年文革期间刘少奇一夜之间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被永远开除党籍一事,理性的认为法轮功也是一宗大冤案。再往更深想一想:从一九九二年五月法轮功传出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打压,短短七年时间,法轮功传遍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并且官方报道有一亿人修炼,传播速度之快、社会层面之广是前所未有的,由此可见其祛病健身的功效及广大民众的欢迎程度。他对法轮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通过进一步了解,他被李洪志师父讲的深奥的佛理深深地吸引了,他也幸运的成为了大法弟子中的一员。

在没修炼之前,他患有家族遗传的多种疾病,心脏病、肝病、胃病、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等,长期服药。他的弟弟、妹妹也患有同样的疾病。弟弟三十岁那年突发心脏病去世,妹妹已肝硬化晚期,在死亡线上挣扎。而朱景云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扔掉了多年的药罐子。

身心的巨变使朱景云更加发自内心的认识到法轮大法是真正的高德大法,他觉的用尽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自己对李洪志师父的感激之情。他希望更多的人能够象他一样了解法轮大法,希望在中国大陆能早日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洪志恩师清白,更希望更多的善良民众能够通过法轮大法亲身受益,远离灾难的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