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故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教师篇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8年6月2日
节目长度:38分32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9,326 KB

9,246 KB

36,22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现在是修炼故事节目。当今的中国,随着道德水准的日益下滑,一些教师不仅失去了起码的道德操守,甚至沦为“敛财”或凌辱学生的人。
特别是不久前持续曝光的虐童案,更是将世人对大陆教师的评判推向了新的低谷,人们在痛恨之余,又感到无奈而无助。然而,在这纷杂的乱世中,有这样一些教师,他们不为名、不为利,
坚守为人师表的高尚道德,在教授知识的同时,也把真诚和善良传递给学生及周围的人。

修炼法轮功福益社会——教师篇(一)

三河市委党校讲师的故事

(一)十几年的顽疾消失了

宋建国,原三河市委党校教师、教研室副主任、讲师。一九九一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原河北师范学院)历史系,获学士学位,毕业后分配在三河市委党校工作。

宋建国小时候体弱多病:慢性支气管炎一到冬天就发作,害得他年年冬天上医院;初三又得了神经衰弱,经常昏昏欲睡,上高中时上课睡觉,头部总像箍着一个帽子。大学时是在阶梯教室上课,座位不固定,旁边有时候是女同学。他常常听着听着课就睡着了,身子一歪就往旁边靠,女同学就躲,他就醒了,搞得非常尴尬。十多年中,他就这样被病折磨着,严重的影响了学习和工作。

命运在一九九三年发生了改变。那一年的七月二十五日,宋建国无意中听到一个朋友介绍说有一个新的气功——法轮功,他的心突然一震,感到莫名的兴奋。于是就到北京公安大学参加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九讲学习班。通过学习《转法轮》等法轮大法的著作,他豁然开朗,明白了多年来百思不得其解的很多问题,也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为什么是这样。同时耳闻目睹的许许多多真实案例,使他见证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

修炼法轮功一年左右,折磨他十多年的慢性支气管炎和神经衰弱不翼而飞了。他身体变得非常健康。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除了去探望病人,他已经和医院没有了任何关系。

(二)修心向善做好人

修炼之前的宋建国,虽然做事也比较认真,但是性情急躁、清高自傲,建功立业、追求升迁、光耀门庭的功利心经常涌现。修炼法轮功后,他努力改正性格缺点,把名、利看淡,道德境界有了很大提高。

一九九八年大洪灾,单位组织捐款,他捐助五十元。后又去民政局捐款五十元。当时他的工资也不过就是几百元,而且他与妻子双方家庭条件都不好,经济负担重,但是法轮大法修心向善的教诲,使他做到了这一点。

二零零五年左右,他去北京王府井书店买书。当时天气比较冷,行人不多,路边有一个孩子写了一块牌子乞讨,他看了看牌子,仔细问了一下,得知这孩子是一个高中生,来北京找他父亲没找到,被人骗了,回家的路费都没有着落,乞讨了一个上午也没有人帮助。当时宋建国由于被迫害多年,经济拮据,也担心被骗子欺骗,但还是在问清楚他需要五十八元路费后,给了他六十一元,使他能够吃碗热面条暖和暖和,孩子非常感激。他还在北京长安街替一个在三河打工的山东女孩提大包裹,并买票坐公交车把女孩送到北京火车站。这样助人为乐的事例还有很多。事情虽然都不大,但却体现了“真善忍”的信仰者们,在自己面对困境时还能心系他人、帮助他人的高尚情操。

在工作中,宋建国从不糊弄,他认真备课,注意实效,多次去各单位和乡镇授课,受到学生的欢迎和好评。同时,他努力提高业务水平,成为学校第一个获得“讲师”资格的教师,他的论文和教案获得省级和廊坊市级奖励,二零零零年前后,他还被邀请去廊坊党校讲示范课。

在单位,有什么重活、难活,领导找他做,他从来没有推辞过。对同事,他真诚相待,包容忍让,在利益上不与人争,同事关系良好。老教研室主任到退休年龄以后,两名校长都曾经表示要提拔他。由于当时有另一个女同事也有专长,两人在无形中形成了某种竞争关系。宋建国把这件事看淡,不去在意。后来还有两次调進市委市政府的机会,他也没有去刻意钻营。

贵阳优秀教师的故事

(一)修炼法轮功体质改善

周清是贵州省贵阳市的一名优秀教师,学生心目中的百分之百“A”老师。

周清原本是一名气功爱好者,他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到书店找一遍,看有没有新的气功书。一九九六年的夏天,他到书店看到《转法轮》,就买了一本回家看。两个月后一名学生告诉他在京山县的大礼堂有炼功点,因此他找到了炼功点,学了法轮功的动作,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功。

周清身体没什么大病,但体质不太好,冬天时常咳嗽,吐出一种很粘的痰,痰都落到地上了,而拉的丝还在喉咙里,很难受。修炼法轮功后,当年的冬天这种症状就消失了。周清身上曾带有良性乙肝病毒,修炼法轮功之前,吃不了肥肉,修炼后一次吃几块都没问题。体质得到了明显的改善。

(二)学生评教:百分之百的“A”

修炼法轮功后的周清,不仅体质变好了,而且性格、脾气、工作态度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受到学生的爱戴,成为学生心目中百分之百的“A”老师。

那是在一九九九年之前,一次他带高一两个班的课,教学过程他总是尽量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比如批改作业时不只是打钩或打叉,同时还注明问题出在哪里,或对某些学生给予鼓励等。快到一年时,学校按常规進行教学大检查和学生评教,学生评教是每个班的学生对教本班的所有老师進行综合评价,包括业务水平、教学成绩、师德规范等许多方面,分A、B、C、D四等。为了避免有不正确的导向,学校规定:百分之零的作废,百分之百的也作废,因为这两种极端的情况都是不可能的。

但在这次的学生评教中,他就正好得了个满分:全班七十六名学生,人人都给他打了个“A”等。而且学校根据他一贯的表现,认可了这个百分之百。另一个班的学生也给他评了班级最高分。当时有一个年轻老师跟他开玩笑说:“真不愿跟你带同一个班的课,总是屈居第二。”

(三)学校评价:不求名利令人叹服

有一次一位同事生病住院了,老师们都去看望,但都忘记了另外一件事:帮忙上课。而且,学校领导也忘了。周清发现这个问题后,默默的帮助把课上了。等到有关领导想起这事,他已经上了好几节课了。

代课结束后,有关领导找周清问起代课节数。因为这位教师少上了课,要扣除相应的钱,而周清则要得相应钱的一点五倍(学校的规定)。周清说,“同事之间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同事生病了,本来就痛苦,还扣别人的钱,不太好,而我也不会计较这些。”而且周清也确实不记得到底代了几节课。

几天后,领导给了周清一个信封。原来领导找到别的老师核实了周清的代课情况,如实算了代课费,还另外奖励了八十元。周清思考再三,决定将这八十元退还,便写了一封回信,告诉领导:炼功人本来就是要为别人着想的,不会在帮助别人时还想得到回报。若是反而多得了报酬,则完全违背了修炼人的初衷。

领导见到信后,直接找周清谈话说:“我知道你们不求名利,但这件事本身的意义并不在这里,我们学校太需要这种精神了。这八十元钱也不是奖给你个人的,而是为了鼓励这种精神。”周清见领导有如此好的认识,便收下了领导的一片诚心。几天后,学校通报了这件事,并在最后写道:“……不求名利,令人叹服。”

万州外国语学校老师的故事

(一)身体获健康 学习工作更优秀

谭风皓,原万州外国语学校老师,西南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毕业。

谭风皓是在一九九六年大学三年级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她患有严重的肾结石,喝过排石汤,做过对身体伤害极大的体外震波碎石,但都未能根治。炼功十几天,结石消失,她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感觉。

身体好了,精力更充沛,学习效率更高。大四时她轻松通过了难度较大的英语专业八级考试。一九九八年,她翻译的一篇英文短篇小说在《百花园》杂志上发表。

(二)家长没见过的好老师

法轮大法不仅给了谭风皓一个健康的身体,还让她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引导她按“真、善、忍”的标准指导自己的言行,做一个对他人、对社会有益的好人。

分配到万州外国语学校后,她教授两个班英语课,同时任其中一个班的班主任。工作中,她兢兢业业,努力钻研教学业务,不计个人得失。不少家长想让孩子受到老师的特殊照顾,不止一次给她送钱送物,她都拒绝。其他老师有事叫帮忙顶课,只要跟自己的课不冲突,她都尽力去做,从不推辞。

不仅如此,她还自己贴钱帮助学生。班里有一个女生因患肾病综合症,不能吃加了盐的饭菜。谭风皓每天把她带到家里,亲手做不加盐的饭菜给她吃,不收她一分钱伙食费。对两个班上成绩较差的学生,她利用星期日休息时间义务为他们补课,不收任何补课费。为了提高学生们对英语学习的兴趣,她自费购买VCD为学生播放英语教学录像。班上搞活动,班费不够用了,她自己贴补,从不向学生摊班费。家长们都说没见过这样好的老师。

结语

当今的中国,各行各业已经到了礼崩乐坏的边缘。特别是教师们“收受、索取家长贿赂”、“上课不讲下课办班收费讲”更是成为了常态。如果哪个孩子家长不贿赂老师,这个孩子在学校就会被排挤;哪个孩子不参加自己任课老师办的课外补习班,这个孩子在学校就不会有好日子过。面对教师们的失德行为,家长们也无可奈何,只能随波逐流。

而修炼法轮大法的教师们,他们以“真、善、忍”为标准指导自己的日常行为,纵使身临困境,也会帮助别人。他们不收受家长主动送的钱、物,更不会主动向家长索取贿赂。他们常常舍弃自己的休息时间,无偿帮助自己的学生。在同事之间的利益竞争中,他们不争不斗,处处让着别人。这样品行高尚的教师,在任何一个社会里都应该是受欢迎的呀!

然而,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这些乐于助人,受学生、家长爱戴的老师们,不仅被迫离开自己心爱的学生、心爱的教育事业,还大多遭受到中共的残酷迫害。

宋建国讲师被非法拘留至少六次;被非法拘禁至少九次,遭受死人床、十八天不许睡觉等十多种酷刑折磨;被非法劳教两次,累计五年九个月,遭受电击、杀绳等十几种酷刑;被迫流离失所两年。

学生心目中百分百“A”的周清老师,被开除教职,多次被绑架囚禁、关洗脑班,被迫害致全身瘫痪(后通过修炼恢复正常),被非法判刑四年。

家长心目中的好老师谭风皓,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劳教两年。遭受关禁闭、禁止上厕所、被打、长时间罚站、罚军蹲、被胶带缠嘴、被捆绑手脚等数十种酷刑,二零零二年还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十六岁到三十六岁,本是女子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她却多数时间在监牢里度过。

当人们感叹教育堕落、教师无德的时候,当人们对红蓝黄幼儿园“园丁”们的非人行为扼腕时,当人们迷惘“这个社会怎么了?有没有根治的良方?”时,笔者常常想:如果没有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诬蔑和迫害,如果在中国能够如世界上任何其它国家一样自由的修炼法轮功,如果法轮功在中国能够顺利的传到今天,如果这些法轮功学员们还能正常的在自己的岗位教书育人,今天的教育界一定是另一番景象吧!

法轮功福益社会——教师篇(二)

文:正信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七日】教育,牵动着千家万户,也决定着一个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前途和走向。而教师,作为实现教育的基本承载者,他们的道德修养则直接决定了下一代人的素质。然而当今的中国,在“金钱至上”的利益驱动下,教育界丑闻不断,许多教师失去了起码的道德操守,也失去了知识分子应有的气节风骨,沦为见风使舵的随风草。

但是,在这纷杂的乱世,有这样一些教师,他们不论贫穷还是富贵,顺境还是逆境,哪怕酷刑加身、生死存亡之间,依然坚守作为人的高贵节操,他们的所行所为向社会、也向周围的人传递了一份善与正气的壮歌。

四川女教师绝处逢生

杨勤云,四川泸州市七旬退休女教师。在身陷绝境等死之际,她被学生抬入法轮功炼功点,从此身心健康,再没花一分医药费。

(一)身陷绝境无出路

医生早已确诊杨勤云无药可治:“你这种病全世界都没有医好的先例”。那时的她是吃不得、走不得、说不得、看不见,头痛、眼痛、牙痛、肚痛、腿痛……百病缠身。全身软得象散了架,在沙发上坐着都要倒,手拿不住一张小手绢;拇指指甲盖没了,挨着什么都痛;剧烈的眼痛使她夜不成眠,眼皮合不拢,眼睛闭不上,眼干涩的掉不出一滴泪,眼眶中象塞满了碎玻璃碴,稍一眨眼就钻心的痛,而且牵扯整个头部和全身神经都痛,看东西全是无数层层叠叠的模糊重影。

大量吃药又使胃肠受损,吃东西忌讳很多:生的、冷的、硬的,姜、葱、蒜、辣椒等都不能吃;油炸上火的、清热的也都不能吃,稍不注意,不是肚痛拉稀就是十天半月拉不出,憋得难受;手不能接触冷的器物,更摸不得冷水,一摸也会肚痛拉稀或重感冒,痰堵在鼻口之间又咳不出,造成呼吸困难,难受得要死;怕热、怕冷又怕光,热了眼痛、牙痛,牙齿是冷、热都痛。不敢走路,每日打“的”去医院输液,也只是暂时缓解一下疼痛,不解决根本问题。而输了液眼睛更看不见,人更虚;心脏每分钟跳一百三十~一百六十次,累得说不出话。

还有以前患“股骨巨细胞瘤”,手术后左腿致残,植入骨髓内的两尺多长的角钢又断在骨髓里,引起骨髓感染,痛得死去活来,拄了十几年拐杖。后来拄拐杖也走不了了,因断裂的角钢和固定在腿骨上的螺丝、钢丝等一卡起,脚都沾不得地。多次打石膏又落下严重风湿,导致腰腿疼,腿又酸又软又经常抽筋,疼得喘不过气来。每逢阴雨天就更难受,时时担心是否癌症又复发了啊!

更使人揪心的是,已然面临绝境的杨勤云,仍然为工资、职称、住房、子女工作等日夜忧心,吃不好、睡不好,心里老是不平衡。当她为评职称去医院找为她做手术的医生开证明时,医生说:“你还开什么证明、评什么职称啊?!我们根本没想到你还能活到现在,我们后来收了几个跟你一样病的,手术后都死了,他们身体素质还比你好。你这种病全世界都没得医好的先例。你怎么还敢走出来?不要到处走啊,要是摔倒就没救了。”一番话,杨勤云更觉得没活头了,竟当着学生的面失声痛哭起来。

杨勤云生活一直由丈夫照料,岂知祸不单行,丈夫因劳累过度又突发脑出血瘫痪了。一时间两个残疾人躺在床上,求生不得,欲死不能。无奈只好把孩子叫到跟前,交待后事了。她对孩子说:“妈妈实在是活不下去了,全身哪儿都痛,生不如死。你父亲又这样,实在不想拖累你们……”说罢放声大哭。一家人哭作一团。

亲戚、朋友、同学、学生、单位领导、同事等听说她不行了,都来看望道别。见这一家苦况,无不同情叹息。领导劝慰她,叫她正视死亡,说:“反正都要死的,就死这一回嘛,你就愉快的死吧!再着急还不是要死,还死得更快。”亲朋说:“你不能死,孩子还小,你不会死。”同学同事说:“再想想办法吧,总会有办法的,天无绝人之路啊!”于是,有帮她找药的,有凑钱买球蛋白为她增加抗体的,有为她联系专医怪病的个体医生的,有介绍秘方偏方的,出这样主意那样主意的……试验了各种方法,都不管用,钱花光了,罪也受够了,看不到一点希望。生活本就困难,这下更是雪上加霜。

(二)峰回路转 绝处逢生

一天,她教过的一个学生来看她,叫她去炼功。说:“两个都这样倒着,总得立起来一个呀!”她心想:“我广播操都做不了,走都走不得,炼什么功啊!而且花了这么多钱,医生都说没得治了,炼炼功就能好了?不去。”心里还嘀咕:这学生年纪轻轻怎么信这些?这时她一个最要好的朋友说:“人家总是为你好嘛,去试试吧,反正又不要钱,如果医不好我们回来就是,我陪你去。你是那些药都吃了也没好病啊,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她还是不愿去。多次折腾使她对一切办法都失去了信心,彻底绝望了。

不料几天后,这个学生又来了,还带了其他人。有杨勤云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他们说是特意来接杨勤云的。朋友又一再鼓动,出于不好意思扫别人的面子,杨勤云才“很不情愿”地跟他们去了学法点。也不知怎么走到那儿的,只记得当时众人簇拥着她,一个力气大的人抱着她,另几位有的抬手、有的抬脚,小心翼翼、象放玻璃人儿一样、轻轻轻轻地把她放在地上,生怕碰痛了她哪根神经。

杨勤云就这样坐在大家中间,也没炼功,只是好奇而惊疑地望着周围打坐的模糊人影儿,心想:这干什么呢?是不是搞迷信啊?几十年受的教育让她觉得打坐就是迷信。坐了半小时左右,结束了,众人又把她抬起扶她站好。奇怪的是,她竟然可以自己拄着拐杖走路而且一路上和他们交谈了。回到家,用听诊器一听,心跳每分钟八十二次。杨勤云问医生多少次才正常啊?医生说七十~一百次。啊,她正常极了!难怪一点不累能走能说了啊!

又过了几天,学生又来接她了。到那儿坐一阵回家,听诊器一听,又是八十二次。就这样反复试验多次后,杨勤云才真正明白心脏确确实实就是在那炼功的人群中变得正常的。这下她才开始自觉自愿的去了。

杨勤云真正开始炼功是九七年三月。炼功不久,她就扔掉了拄了十几年的拐杖,摘下了戴了几十年的近视眼镜,能看书报了,走路一身轻,冷热酸甜什么都能吃,几十年不敢吃的冰糕、油炸粑之类都可以一次买许多,吃个够。再也不怕冷不怕热了,就是冬天喝冰水也没问题。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那种舒爽畅快简直无法形容。

修炼二十年来,杨勤云没再吃一粒药,没再花一分医药费。当人们看到公医办每年发下来的结账单她的医药费支出都是零,今已累积万多元没动时,无不惊叹羡慕。因为大家都喊医药费不够用,而杨勤云是因病残提前退休的,过去在单位医药费都是数一数二的。

炼功前,杨勤云是整天愁眉苦脸,满腹牢骚与怨言,总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争斗、嫉妒、猜疑、报复,许多不好的人心,象祥林嫂一般时时对人絮叨自己的不幸与痛苦,走到哪儿都给别人带来压抑与不舒服,朋友们为她担心,一再安慰说:“再熬几年,等退下来就好了。”暗里却说:“看她那样子,不晓得熬得到退休不啊!”

炼功后,真、善、忍的法理使她身心巨变,很快放下了许多不好的人心,不再急躁易怒,不再骂人发牢骚,事事处处为他人着想,不再计较个人得失、荣辱毁誉。整个人变得乐观开朗,走到哪儿都能带给人愉悦与祥和,不管是熟人朋友还是陌生人,跟她在一起都会觉得很舒服很亲热。

法轮大法改变了杨勤云的身心和命运,使她永远脱离了疾病的痛苦和名利情网的羁绊。她发自内心的感恩救她出苦海的李洪志师父。

州级“优秀班主任”全家修炼的故事

赵永才,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教师,县级“教育园丁”、州级“优秀班主任”。

(一)善良一家人的不幸

赵永才的一家都是当地的善良人。

他的父亲原来当过乡干部。在无神论当道的中共体制内,他崇拜、敬仰神佛大半辈子。他对周围的人,不论大人小孩都很好;平时走路看见石头挡路也会搬掉。“礼多人不怪”、“礼信通天下”是他的口头禅。他的信神源于青年时的一段特殊经历。那是在“破四旧”时,他与别人一起去砸邻村的婆婆庙,当时他只是旁观者。但在随后几年内,他两次胳膊骨折,最后是宕昌的一个民间大夫捏了一把,治好了他的病,并且告诉他骨折是砸庙的报应。这件事彻底改变了他的世界观。

赵永才的母亲罗刘秀和大哥赵永玉也是个好人。赵永才小时候家里困难,缺衣少食,可但凡来了要面的人(他们从小不把他们叫乞丐),他母亲总要每个人给一、两碗面。而赵永玉的好在当地可是小有名气的,他自学从医,经常无偿给人开药方、打针,连饭都不肯吃人家一口。

然而,这样善良的一家人却没有一个好的身体。赵永才的父亲,患脑动脉硬化、高血压、脑血栓前兆一级等,疾病伴随他半辈子。而赵永才的母亲,从他记事起就有病,每逢天气变化就头疼、全身难受,比天气预报还准确。那时生产队队长每天问赵永才母亲今天天气怎么样,然后根据她的头疼情况判断天气,安排生产任务。赵永才的大哥以前是林场合同工,伐木时被木头砸伤,落下了脑外伤后遗症,天一阴就头晕。

(二)善良人重获健康

一九九四年九月,赵永才去甘肃省教育学院学习。那时正值气功热,全国有各种气功在传,他就想学一种能让父母身体健康的好功法。作为儿女来讲,最美好的愿望就是希望父母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尤其是对父母多病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和实践,赵永才意识到法轮功正是可以实现这一美好愿望的好功法,便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他身体与思想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时他有点驼背,有一天打坐时感到一股热流从脊背往上顶,他顺着热流伸直了腰,从此他的身体就像杆一样笔直了。

亲身受益的赵永才从兰州回家后便将法轮大法介绍给了他的父母及大哥。他父亲一听说是佛家功法,就非常喜欢。炼功一段时间后,头疼感冒都没有了。他母亲炼了几天就感受到非常神奇的事情:在漆黑的夜晚突然看到房子亮的如同白天,好一阵才慢慢退去。还有一天晚上在亲戚家睡觉,梦中有个人对她说:“我给你治治病。”然后用手掌在她肚子上摸了一圈,说:“好了。”从此以后,她无病一身轻。他大哥一看书,就爱不释手,不长时间也百病皆无,心里高兴的,就像六月里喝了雪水。

(三)做好人

修炼后的赵永才牢记大法师父的教诲,在日常生活中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不贪不占,善待别人。赵永才以前在学校管过物理实验室,那时他会把实验室的钳子之类的拿回家,修炼后他全部退还给实验室,有些丢了的又买了新的放到实验室。

以前他脾气不好,对不听话的学生用拳头、用棍子去“教育”,还自认为这样的办法效果好。修炼法轮功后,他明白以前的教育方法对孩子是有害无益的,从此他改变了教育方法,对学生关心,爱护,遇到问题讲道理,以理服人。学生们变好了,也爱学习了。当时他在乡下学校教书,条件落后,但他带的学生成绩在全县都是很不错的。

作为老师,他从不向学生乱收钱,反而经常自费帮助学生。给学生订资料时,有困难的、交不起费用的学生,他就自己掏钱垫。他曾为一家三个学生交过学费。在他的班上,没有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辍学的。在班上有时候晚上电灯泡不见了,学生们很生气。他想,只有家里贫穷、买不起灯泡的孩子才会干这种事。他就多买些灯泡,放在教室里。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拿班上的灯泡了。赵永才在乡下学校十多年,一直当班主任,几乎没有收过班费。他认为自己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听师父的话不抽烟不喝酒也不奢侈浪费钱财,帮助困难的人是他应该做的、理所当然的事情。

因为工作成绩突出,管理学生有方法,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赵永才先后被评为县级“教育园丁”、州级“优秀班主任”。

赵永才的妻子杨芬芳,是舟曲县坪定乡坪定村人,结婚前有心脏病,结婚后她天天看丈夫炼功。后来开学了丈夫去上班,她感到孤独了就听法轮大法的炼功音乐,听了几天就随着音乐开始炼功,后来她又看《转法轮》,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从此和丈夫一起按师父的要求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杨芬芳当时在舟曲县弓子石信用社工作,好多人要外出打工到信用社贷款,农村人朴实,去办理手续时,有的拿些土特产,她坚决不收,实在没办法留下来的,她就给对方买些东西送回去。还有一个学生上大学,父亲外出多年没回来,她经常给他钱,资助他上学。

修炼法轮大法,不仅使赵永才夫妇获得了健康,也造就了他们乐于助人、善待他人的优良品格。

后记

然而,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后,在法轮大法中绝处逢生的杨勤云,先后数次被泸州市或江阳区国安“610”非法传讯、被收缴身份证、强迫进洗脑班、被上黑名单、监控、深更半夜电话或上门骚扰、不让出国探亲等。

县级“教育园丁”、州级“优秀班主任”赵永才被强制关转化班、被绑架、非法长期关押、非法劳教,在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被非法关禁闭时,十天十夜遭受各种折磨几乎死在禁闭室里,手腕白骨可见;他的妻子因为昼夜为丈夫担忧,三十三那年忧虑致死,他的父母也因儿子屡遭迫害,不堪精神的压力,分别于六十六岁、六十九岁离世……

十九年来,无数法轮功弟子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们的善良、正义与对真理不屈不挠的坚持,正在铸就着人类辉煌的篇章!

相关节目
【正念正行故事】 明慧修炼园地:正法修炼交流选编(399)
下载>>        42分
 
【修炼故事】 修炼故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军官们的故事(2)
下载>>        19分
 
【庆祝513】 2018年世界法轮大法日专辑(16)
下载>>        49分
 
【庆祝513】 2018年世界法轮大法日专辑(17)
下载>>        36分
 
【庆祝513】 2018年世界法轮大法日专辑(15)
下载>>        49分
 
【庆祝513】 2018年世界法轮大法日专辑(14)
下载>>        46分
 
【庆祝513】 2018年世界法轮大法日专辑(13)
下载>>        47分
 
【庆祝513】 2018年世界法轮大法日专辑(12)
下载>>        51分
 
【庆祝513】 2018年世界法轮大法日专辑(11)
下载>>        44分
 
【庆祝513】 2018年世界法轮大法日专辑(10)
下载>>        47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明慧修炼园地:《绝处逢生》(1)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