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19期 2/2

发表日期: 2019年8月26日
节目长度:56分2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5,191 KB

52,90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9年8月22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19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社会形势的变化是讲好真相的契机
无悔的走好我们的修炼路
浅悟怕心与否定旧势力
在大法中熔炼 讲真相救人
我对修善的一点体悟
修炼交流摘录


社会形势的变化是讲好真相的契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1/社会形势的变化是讲好真相的契机-391719.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社会形势的变化是讲好真相的契机,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

進入二零一九年以来,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师父五月十七日的纽约法会讲法以后,人世间出现的形势变化更快。面对这个形势我们如何走好最后讲真相救度世人的路非常关键,也是对我们大法弟子的一个考验。

有的同修十分执着于目前香港出现的抗争、中美之间的纷争,以及世间出现的稀奇古怪的事情,被常人之心带动下表现出的喜怒哀乐,情绪激愤。我认为目前所表现出来的形势,是正法洪势将到人间表面而触动了最表层的负面因素,这是邪党即将灭亡时的回光返照和垂死挣扎。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包括我们大法学员和弟子,对待这些事件的表现都是在善与恶中选择和摆放着自己的位置。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的心不能因形势变化而跟着波动,再被旧势力找到捣乱的借口。这方面的教训太深刻了。在这历史最后关头,配合天象做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利用好当前的天象变化作为契机,更好的向世人讲真相,救度世人。

师父在《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你们身带的责任是救度全世界的众生,要比那还大,所以你们必须得改变自己的思想行为。”师父在《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还讲:“不管怎么样吧,大法弟子我们是在想办法救人,就是那么回事。”我们要抓住这大好时机多讲真相、多救人,走好自己的最后一段路。

近期我在讲真相时利用香港返送中、中美贸易战作为契机,收到了很好效果。香港返送中大游行,邪党十分害怕,各地都对大法弟子進行骚扰、监控,对法轮功学员加快判刑,表面上很猖狂。我们地区社区、片警也不断上门骚扰。

一次,社区主任和片警来我家,正好我在网上看到中美贸易将达成协议时中共反悔的新闻。我对社区主任说:中共又在欺骗老百姓了,贸易谈判明明是中共反悔,还欺骗老百姓说:美国反悔,挑起民愤。他也附和说:我们也知道是中共出尔反尔。我顺势说道:中共镇压六·四学生运动,死了上万人,居然说,北京没有死一个人;法轮功学员四·二五万人上访,朱镕基出来解决了问题,达成了协议,中共为了镇压法轮功找借口说法轮功包围中南海。就这样,结合当前出现的形势,我给这位社区主任讲了许多真相,使他進一步明白了真相,还做了三退。

中共邪党害怕香港返送中局势影响到大陆,所以公安层层布置监控法轮功学员。一天派出所两个警察又到家里“走访”,一進门就说这些天封网很厉害,也不知香港出什么事,上边说:香港有一百万人上街游行,你们法轮功要搞什么行动。我说: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中共就造谣说法轮功要搞什么活动,有吗?这么多年法轮功除了救人,有什么行动?接着我给他讲了香港“返送中”游行是怎么回事,并告诉他到现在已经有几百万上街了,最多一次有二百万人,香港人有三分之一都上了街,人家素质都很高,但中共却说香港返送中是有外部势力操纵。

为了找到镇压借口,中共插手捣乱,警察换衣服装扮成示威者挑起事端搞暴力,反而说示威者搞暴力,嫁祸民众搞“暴力”搞“恐怖”,用暴力镇压民众。中共打压法轮功也是这样完全靠谎言欺骗,打压法轮功不奏效时,就搞“天安门自焚事件”嫁祸法轮功,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历史上中共一直就是这样干的,为了维持它骗来的政权,它什么事干不出来?

我再一次给他们讲了真相,善劝他们一定要看清形势,在善与恶中摆放好自己的位置。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父在《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中的讲法:“开天辟地没有宇宙正法的洪大天象;开天辟地也没有过大法弟子。师父开创了这个辉煌,给你们领入了这个历史时刻。你们修好自己,尽情的在救度众生中展现你们自己、做的更好吧!”


无悔的走好我们的修炼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5/无悔的走好我们的修炼路-391495.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无悔的走好我们的修炼路——读第十六届明慧网大陆法会征稿通知有感,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

二零一九年八月六日下午,打开明慧网主页时,映入眼帘的是:色泽明亮而清新的明慧网编辑部图标,当看到“第十六届明慧网大陆法会征稿通知”的字样时,我的心里一阵喜悦:全中国的大陆大法弟子们又将在空中聚会!在这跨越时空的盛大法会中,我们彼此要叙说正法修炼中的感人故事,证实法轮大法的伟大,这是大陆大法弟子们的殊胜而庄严的节日啊!

在八月六日那天下午,我就萌发了写交流稿的愿望,思路和话题是明确的,伴着一种说不出的对师父的莫大感恩,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给带来的巨大能量,也感受到了明慧网主办的大陆法会在天地间起到的重大作用。

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说:“你们不要小看了你们的法会,那是大法弟子们在整个修炼过程中的一部份。”在《转法轮》中,师父多次讲述弟子们心得体会中的故事,给我们慈悲讲法。因此,我们真的要珍惜我们的法会。

同修们,借此次投稿的机会,把我们和全球的同修们联系起来,真正的把自己溶入这个修炼的整体中,认认真真的对待大陆法会征稿,回忆总结过去的不足与收获,为的是整体更好的走好以后的正法修炼路。

写稿的时候,我们会自然的進入一种清净的状态,静静的回顾这二十年正法修炼中的点点滴滴,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下,在旧势力制造的魔障中,在现实社会的浊流中,我们是如何正念主导自己、抑制住后天形成的观念、排斥现代观念的侵蚀污染,在艰难中一步一脚印的踏踏实实走过来的。今年明慧网征稿通知中建议写写这方面的心得。

一个正法修炼者,只要能用正念代替人念、观念,就一定能用大法的正法理约束指导自己,因为宇宙大法的法理已经溶入了我们生命的深处、微观中,纵是身处如何险恶的环境,遇到如何棘手的矛盾,这些后天的观念、现代变异的东西都牵动不了修炼人。不仅不被这些干扰,每人每天都处处见证大法的神迹。这些都是我们写交流稿的素材。

按着这样的思路,回顾走过的那一幕幕,每个修炼的过程中,我们都是付出了巨大的艰辛后,凭着对大法的坚信和证悟走过来的。这些真实的修炼故事,这些提高心性的实例,不仅正念加持自己,还能鼓励、加持同修,启发同修在目前的环境下能更好的走好最后的这段修炼路程。

回忆着写稿时,大法的标准同样是严格的要求着每个修炼人,我们写稿的心态是纯净的,我们叙说的修炼心得是一五一十、干干净净的。但是那些心得故事又无比的震撼,因为那是一个个未来觉者走过的真实历程,每个人在魔难面前都是证悟大法后作出的抉择——在多大的困难面前,都不放弃修炼,紧跟师父走。

每年的明慧网大陆法会,的确是全体同修共同升华的修炼机缘。我们要正念对待这无比庄严、无比神圣而又极其难得的机缘,这样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把握好机会,调整好心态,静静的整理一下自己走过的每一页、每一个过程,配合明慧网,溶入整体,在全体大陆同修的用心努力下,把此次法会开的成功。

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中,师父讲了这么一段法:“昨天记者问我:说你一生中什么事情感到最高兴,当然我一生就是在做这件事情,对于常人东西我说我没有什么最高兴的,当我听到或者看到学员谈心得体会的时候我最心慰。”作为弟子,我们都想给师父送去修炼中的好消息,让师父欣慰,那就用我们的行动来报答师父吧。

明慧网的征稿时间是二零一九年八月六日开始,九月十五日截止。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关系着众多生命的存亡,众生的时间是紧迫的,修炼的时间也是紧迫的。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还有网上相聚交流的机缘,该是多么的珍贵和重要!而这个机缘转瞬即逝,过去就过去了,再也没有弥补的机会。因此我感到机缘的可贵,又感受到机缘失去后的损失和遗憾。同修们,珍惜师父的慈悲,珍惜自己的修炼机缘吧。

在《致加拿大法会》的贺词中,师父明确告示弟子们已经走过了艰难的岁月,又殷殷的期盼着弟子们要走好以后的路。师父说:“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无悔的修炼过程走向未来。祝你们会有所悟、会有所成!”

谨记师父的教诲,牢记师父的叮嘱,不辜负师父对弟子们的无限期盼,参与第十六届明慧网大陆法会的过程中,让我们齐心协力把第十六届明慧网大陆法会开的成功、圆满!

用正念去参与法会,其结果一定会取得师父在《致加拿大法会》中所说的:“会有所悟、会有所成”这样的重大收获。

以上是个人体会,如有不妥,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浅悟怕心与否定旧势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9/浅悟怕心与否定旧势力-391647.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浅悟怕心与否定旧势力,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

最近在一次发正念的过程中,对怕心与否定旧势力有了一点认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如有偏颇,请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说:“胆小也是因为这个宇宙中有那样的因素存在,使你怕,它就叫作怕。你越怕,它就越起作用。你意志上要去克服,这是你意志的问题,也是修炼中要做到的。”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悟到:怕并不可怕,只要我们意志坚强一些,就可以克服和战胜它,把它当作一种简单的执著心,只要我们用心去分辨、清除,不断的加强自己的主意识,不把它当作是自己,不顺着它去怕,就很容易把它清除、解体。

可是为什么我们往往觉的怕心那么难去呢?总也去不掉呢?怕总是如影随形的跟着我呢?通过不断的学法、发正念,我认识到:就是我们常常把怕心和旧势力迫害联系到了一起。一有怕就想到迫害,一想到迫害就害怕,似乎怕心和迫害是不可分割的一体一样。

我在修去怕心的过程中,真的是费了好大好大的劲,才逐渐的把怕看淡,而有的时候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情时,还是不知所措,怎么也不能达到心不动,不被怕心所带动。所以每次只能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会好一些,才能使怕心淡一些,但还是没有实质的改变,遇到问题时还是怕。

在不断的学法提高过程中,我终于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就是非常害怕自己有怕心,也非常害怕这个怕心,把怕心看的很重,因为一害怕,就认为迫害就会发生,总是在害怕时不自觉的就想到了迫害,把它们联系到了一起。所以,觉的这个怕心都成了自己无法逾越的死关,没有办法可以让自己冲破它,战胜它。

在一次发正念清除怕心的过程中,我问自己:你到底怕什么呢?怕名利损失吗?好象不是,怕死吗?好象也不是,那到底怕什么呢?我不断的问自己。终于,我非常明确的发现,我害怕的就是旧势力的迫害,害怕邪恶的那种恶的气势,恶的行为,恶的手段,怕自己被抓,怕自己坐牢,怕自己被活摘器官,怕被折磨的生不如死,怕自己被迫害把握不好有辱师父,有辱大法,心里装的都是迫害,越是想着迫害就越是害怕。

所以正法修炼了这么多年,我没有主动的把自己摆在救度众生的位置,不自觉的总是把自己摆在被迫害的位置上,虽然嘴上总是说要救度众生,要助师正法,可是心里很被动,装的最多的还是怕和迫害,怎么也使自己神不起来。头脑里总是想着怎么样能不害怕,怎么样能不被迫害到,怎么样能彻底摆脱怕和迫害,所以做好三件事也是为了不被迫害,也是为了修去这个怕,似乎自己来世的目地就是为了怎么样不害怕和不被迫害就是最大的修炼目标一样。

认识到了自己问题的根本所在之后,我就不断的加强学法,加强自己信师信法的正念,加强了自己在法上的坚定意志,慢慢的发现这种怕有自己执著、观念的因素所在,同时也有旧势力强加和扩大的作用所在。渐渐的更清楚的认识到旧势力就在我的执著心中,在我的观念中发挥着它的作用,以致达到毁掉我、毁掉众生的目地。

认清楚了旧势力能够迫害我们的存在方式,就是钻我们没修好的空子,也就是说它赖以存活的地方就是在我们的执著心中。但是,是不是说我有这样、那样的执著、观念存在,就允许旧势力的迫害存在,或者说它的迫害就是应该的,就是合法的呢?当然不是,因为我们是大法修炼,师父给予了我们修炼的方式是与旧势力的一切没有任何关系的,无论我们存在什么问题,什么情况,都与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一定要坚信,坚定这一点,才能走过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迫害。

师父在正法,正宇宙,不正的一切又能逃到哪去呢?只要我们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认真的在法上修,就是在否定旧势力。怕就是宇宙中的一种因素,也是一颗执著心,我正念强一些,意志坚强一些,真正的去分清它,就很容易修去它。它和普通的执著心一样,一点都不可怕,只要我们认真对待,一定会摆脱它,往往是我们把怕心加入了旧势力的因素,才使怕心变的很“强大”,认为自己很难战胜它,其实只要我们用用心,就可以轻松的修掉它,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旧的势力虽然它也是神,它们也有一定的能力,但毕竟它们是不被正法所承认的,是要被清除和淘汰的对象,对于它们所做的一切我们在法上坚定的否定它,不承认它就好了,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这样想来,它们二者之间似乎又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我把它们之间硬生生的联系到了一起,使它们之间的关系变的错综复杂,甚至演变成了我们的劫难,我的生死大关。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我又认识到,对于怕心和其它的执著心以及对旧势力的迫害,我们不能象西医治病一样,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它也是随着我们心性方方面面的整体提高上来时,才能逐渐变小、变弱、变淡的,所以我们平时还要多注重心性上点点滴滴、方方面面的提高升华,这样放弃执著心,才能有实质的变化,对旧势力的否定才能从根本上不承认它的存在和发生。

这是我近期对怕心和否定旧势力的一点简单认识,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让我们共同交流,共同精進!


在大法中熔炼 讲真相救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1/在大法中熔炼-讲真相救人-391375.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在大法中熔炼 讲真相救人,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

一、在大法中熔炼

我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六年十月的一天,我的侄儿给我一本《转法轮》,说:“我们单位领导讲,这是法轮功,非常好。可是我没有时间炼,姑姑,你炼吧,你对气功挺感兴趣的。”我翻开书,看到师父的法像,立刻感到这师父怎么那么慈祥、亲切、年轻啊,马上说:“行,给我吧,我炼。”

我用了一天时间把书看了一遍。我明白了很多我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这回炼下去,炼定了!后来知道侄儿的这位领导就是当时我们本市的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现在我特为侄儿感到遗憾,他知道大法好,却没走進来,这么好的大法他擦肩而过,多可惜呀!

过了几天,侄子告诉我:“我们领导说市里办‘师父讲法教功录像学习班’,你去吗?”我说:“去,谁不去我也得去。”“那么远,你咋去呀?又没地方住。”我说:“不就一百七十多里地吗,我住旅馆,坐公共汽车去。”

九天班结束后,我请回了师父的法像、法轮图、《转法轮》、师父讲法录像带、教功带、《大圆满法》等大法资料,就在我家附近的矿区公园成立了我们的炼功点,开始洪法。我自己租下了厂里的体育馆,拉电源,组织大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教功录像。人传人,心传心,来学功的人越来越多。

到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前,在我们厂部大楼门前的广场上就有一百几十个人在学法炼功了。彼此叫不出名字,但互相之间又很亲。厂长还给我们买了个大录音机,让我们用来炼功,因为他的夫人也在学法炼功呢。他说,这个功真好!厂里公安科科长也说:“这功好。”那时,不炼功的常人从炼功场旁边走过,都说:“这个场很好啊,让人觉的很舒服!”周围的居民住户还打开窗户看我们炼功。现在一提起当年,同修都怀念的要掉眼泪。

随着学法、炼功,师父在法中讲到的一些现象我亲身体悟到了:一九九八年一天的梦中,我和同修要去某市参加法会。同修说:“我们都有自行车,你啥都没有,咋去呀?”我说:“你们不用管我,我有个小棍儿就能走。”马上就出现了一根小棍儿,我把它放到胯下,它却变成了摩托车,我骑上就走,象飞一样,比她们还快。其实我根本就不会骑摩托车。路上,我看到道路两边地里长的大白菜象大树一样高,透亮透亮的,好看极了。

一次,我打坐炼“神通加持法”时,看到一个小婴孩在我身旁,玩的可开心了。

有一天炼功时,看见一个和我长的一样的我,在我的对面,跟我一起炼功,一齐比划炼功动作,从头到尾一直炼到最后。我什么都没想。

我一开始修炼,丈夫就开始给我制造“环境”:怎么看我都不顺眼:“你就对你那本书(《转法轮》)下功夫,就对你那个事(学法、洪法、炼功)不怕耽误时间,其它的你都不上心。” 我晚上学法,九点来钟回来,他很不高兴:“我看你比国务院总理还忙,以后忙就别回家了。”他把我新买的羽绒服后背烧了一个碗大的窟窿,挂在一進门就能看到的地方;把被子给我扔到地上,把我往门外、楼道里推。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了:“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没打你,没骂你,遇到这种事也得忍哪!

丈夫自己不做饭,但对吃却很讲究挑剔,对面食如包子、饺子、饼、馒头得让我做的既好看又好吃,要有形,对菜要色、香、味俱全。有一次为了节省时间,赶在三个孩子中午放学回家能按时吃饭,我就把发好的面做成了刀切馒头。他下班回来一看是刀切馒头,一句话不说,端起藤筐把馒头全都倒垃圾箱里去了,还大吵大骂“这不是人干的活儿!馒头得一个一个的揉、揉圆。”孩子们刚刚才一人拿了一个馒头在吃,结果全被他给扔了,谁也没吃饱,直流眼泪。我心里很难受,怕自己放不下,一个劲儿对自己说:“别发火,忍!忍!忍!”我对他说:“你别生气,是我做的不好,以后你让我咋做我就咋做;我再给你煮饺子吧,别饿着。”他却气呼呼的自己跑饭馆吃去了。

我明白是怎么回事:帮我消业呢!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干别的事情他都不怎么管你,本来是件好事,他却老是跟你过不去。其实就是帮助你消业,可是他自己不知道。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干,心里对你还挺好,不是这样的,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生气。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你要承受过去了,你今天的功没白炼。”我什么也没说,也没当回事,也许我以前那样对待过人家呢。

为一点小事他就大动干戈,总要收拾我,能让我修心的事多的能写一本书。为了看护我修炼,怕我把握不住、含泪而忍,这期间,师父点化过我,也点化了他。

有一天晚上睡觉,梦中和同修回家,却见前面横着一座大山,必须先翻过这座山才能到家。山,立陡立陡的。好在有一块块突出的地方。我就抓住、踩着凸出来的土块、石头艰难的往上爬。爬上去一步,那凸出的土块、石头就掉下来一块;爬上去一步,掉下来一块,太难了,太危险了!快支撑不住了!要掉下去了!猛抬头一看,原来那座山是他!面朝东笑嘻嘻的坐在那儿,也不说话。我一下子愣住了:怎么是他?!那突出的土块、石头不是他身上的肉吗?我踩着往上爬,他得多疼啊!他却象没事一样,还笑!我流泪了。醒了,全明白了:我这是在以人家的牺牲和付出为代价在修炼,人家是帮助我、陪着我在修呢!再不能恨人家了。

怎么点化他的呢?一天,他早上起来,跟我说,做了一个梦,很奇怪:“我去一个地方办事,路上遇见一个人,象医生,更象道士。这人跟我说:‘你这个人命真大,小时候死过三次都没死了。’我问他,你是神仙啊,你怎么知道我死过三次?”(他小时候真的险些死过三次)他跟那人说:“我现在急着去办事,可我还有事要问你,我得去哪儿找你呀?”道人说:“很近哪,你去S县找我。”他说:“S县,哪有这个县份啊,没听说过。”道人说:“回家问你媳妇,她知道,有事问她就行。”他问我:“你知道吗?”我说:“叫你去S县,叫你问我,我不是姓S吗!”他说:“可不是嘛,叫我问你,说你知道,你说这是啥意思?”我说:“这是师父在点化你。我学大法,你这么不高兴,那么不愿意。”他说:“哎,还真是,在点我。算了,不管了,你爱咋学就咋学吧。”

二、建家庭资料点 讲真相救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心胸狭窄、妒嫉成性的江泽民和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大法修炼者铺天盖地的全面打压与迫害,我去北京、省城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关進了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出来之后,我开始讲真相救人。

我只有小学五年级的文化,还是断断续续念完的,汉语拼音也没学着。为了更好的讲真相救人,我在同修的鼓励和帮助下,用自己的钱建立了自己的家庭资料点,学会了用电脑上网、下载、打印、自己修打印机,做真相期刊,打印、刻录神韵光盘,做明慧台历,做粘贴,做《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等;上千份、上千份的做,自己做,自己发,给同修做,大家发;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去农村集市上发真相资料、劝三退;写文章等等,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是能助师正法就行、就做,从未间断,一直比较平稳。但也有两次很危险的经历,是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才得以有惊无险的度过:

二零一七年夏末秋初的一个晚上,我身上带着三十几条粘贴出门,刚走到楼道外面,一个男的上来就拽住我的手:“你是某某某吗?”我说是啊。他说:“我是警察,你跟我走吧。”我这才反应过来:便衣警察!他把我往外边的车里拽,没拽动,他就叫另外四个便衣警察过来。

开始时我心里还有点不知所措,但马上想到:我是大法弟子啊,我有师父!这时不证实法什么时候证实法!我立即大声喊起来:“警察抓好人啦,警察抓好人啦,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我使劲的喊。我家楼旁就是小区公园通道,晚上散步的人很多,人们都听到我的喊声了,但没人敢说话,也没人敢动。这四、五个便衣警察费了半天劲把我塞進了车里(他们开的不是警车)。

在派出所,他们把我身上的粘贴搜了出来,问我:“你要往哪儿贴这些东西呀?”我说:“往大道上贴,往人们能看见的地方贴。”他们问:“那大道上的都是你贴的吗?”我说:“对,都是我贴的。”他们问:“你还炼法轮功吗?”我说:“你这话问的多余了。”他们问:“咋还多余了?”我说:“今天你问,我也炼;不问,我也炼。炼定了,谁也阻挡不了!”他们要我孩子的电话,我说:“我一人做事一人担,你们不要骚扰我的孩子。”他们说吃饭去(其实他们是去我家非法抄家去了),留下一个人看着我。我给他讲真相,他不听,说:“不要耽误我玩手机。”我就开始发正念。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大约晚上十一点多吧,他们回来了。一个警察说:“咦,这个大姨咋还睡着了?都打呼噜了!”他们打电话让我孩子开车把我接回家了。但是我的打印机、电脑、裁纸刀、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等等都被他们非法抄走了。我心里很难受,损失太大了。还有,我应该给他们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才行啊。

回来后,我认真向内找,发现是自己的欢喜心、做事心、看不起同修的心、怨恨心、轻视安全的心等等出来了,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必须得警觉了,赶快把这些心修去。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啊!师父在《洪吟二》〈怕啥〉中告诫我们:“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我对这段法有了深层的领悟。

今年五月的一天,我去一个农村大集发资料、讲真相。给一个卖菜的农民做了三退后,递给他一份明慧期刊《金种子》。一转头,看到旁边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我说,“也送给你一本吧。”那个卖菜的农民着急的说:“他不是种地的。”那男子翻了翻那本真相期刊,看到里面的内容,说:“你这是反党!”原来我发到便衣手上了。

我问他,我怎么就反党了呢?他说:“你叫人家退党,你不就是反党吗!”我说:“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他气势汹汹的说:“你问吧!”我问他:“第一,这里边说的是不是事实?我送你的是真相,你有缘才能看到。第二,劝你退党不是叫你上你单位组织那儿去退;不是叫你去游行;不是叫你去大街上喊,是帮你在心里退,向上天退,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是天要灭这个坏事做绝的党派,不是我。我只是告诉你天机。第三,退党后,你该上班上班,该升职升职,该干什么干什么,对你什么都不影响;明白了真相,不立危墙之下,不与它为伍,退出来了,你就不是它的一个分子了,就不受牵连了,大灾难来了,人不治天治它的时候你能保住生命。我这是真心对你好,不要你一分钱”这时他不恶、不凶了,说:“我就是管这个的。”我说:“管这个的人就更危险,更得保证生命平安。你不看就还给我吧。”他把资料递给我,我往背包里放时,他看见里边还有,就说:“你那东西别发了,赶快走吧!”我紧走几步,避开他的视线,把剩下的真相资料发完,坐公共汽车回家了。

回来后,仔细想想,还真是后怕呢。师父的保护,我今天才能平安度过这一劫,师父就在我身边啊!


我对修善的一点体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9/我对修善的一点体悟-391643.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我对修善的一点体悟——浅悟慈悲,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佛家重点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众生都苦,所以就发了一个愿望,要普度众生。”从师父的讲法中我理解到,慈悲是修善修出来的。如何修善呢?遇事时首先为别人着想就是修善,一个人的真正生命是主元神,我们修善时,就是为他真正的自己主元神着想,为这个生命负责。

善良是一个修炼人的基本表现,如果一个修炼的人做不到善良,那在世人面前会损伤大法的形像,给同修的感觉就是不象个修炼的人,所以说,修善是大法对我们大法弟子的要求。

有一次我看烛光夜悼视频,记者先后采访了两个从大陆来到海外的学员。她们都是从大陆被残酷迫害中闯过来的,从她们的说话语气和面目表情中,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对迫害者的不满意和抱怨,在她们的身上看不到修炼人的慈悲。虽然经历了那么严重的迫害,但是不满意、怨恨这些恶的物质依然存留在她们心中,并没有修去。同修能够做到坚修大法,从残酷的迫害中闯过来,坚定的一面非常值得肯定。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讲,酷刑为什么会发生在同修身上呢?这是偶然的吗?当同修遭受酷刑时,师父的法身就在旁边,为什么不能管呢?因为师父帮助弟子也得在理上帮。如果她们做正了,师父肯定为她们做主,谁也不敢动她们。反过来讲,如果你心里关注的就是自己,把自己当成真正的被迫害者了,把真正被旧势力迫害的警察当成真正的迫害者了,甚至对警察不满意、怨恨,心存恶念,旧势力在旁边看的清清楚楚,它就会以恶治恶,操控警察使劲折磨你。

如果同修心怀慈悲,被绑架以后,能够放得下自己,不考虑自己,首先为警察着想:警察被旧势力给迫害了,我要发正念清除迫害警察的邪恶,讲真相救度警察,你完全怀着一颗为警察着想的善心,已经完全站在法上了,谁还敢动你呀?迫害马上就会停止。常人一般都是以恶治恶,解决问题时采用争斗或者是征伐的手段来解决,而修炼的人恰恰相反,是用大善止恶,用慈悲化解一切,无论在被迫害中我们遭受了多么大的痛苦,心中都不能动恶念,师父在《洪吟三》〈为何拒绝〉中告诉我们:“慈悲是神永恒的状态”。

作为大陆大法弟子,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对江泽民和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无怨无恨呢?就我个人来讲,认为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祛病健身做好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而且还不违反国家法律,江泽民和共产党凭什么镇压法轮功?对我们也太不公平了,心里非常的不平衡,其实这时我的妒嫉心已经很强烈了,然后心里就对江泽民和共产党镇压法轮功不满、怨恨,恨江泽民遭报应,下油锅,恨共产党倒台,赶快灭亡。我发现自己在向别人讲共产党邪恶腐败时,并不完全是让世人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更主要的是在发泄自己对共产党的不满,给世人的感觉不是在讲真相救度他,而是想推翻共产党,搞政治。后来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思想状态不对劲。

师父在《精進要旨》〈境界〉中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江泽民和共产党迫害大法属实是罪大恶极,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我不能跟它们一样,它们恶,但我不能恶,我的心应该符合法,应该是慈悲善良的,不能心存不满和怨恨。对于江泽民和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如何处理,法自有安排,依法对待就行了,不能有个人想法,更不能动恶念。

两千年前古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时,善良的基督徒被投入竞技场,被猛兽活生生的咬死,有的基督徒被捆绑起来投入大火中,被活活的烧死。然而,众多的基督徒在监禁、折磨和虐杀面前选择了和平、坚忍的维护自己的信仰。终于,越来越多的罗马人被基督徒的仁爱和坚忍所震撼。就这样历经了三百年,基督徒在仁爱和坚忍中结束了这场迫害。

基督徒在面对残酷的迫害时,没有怨恨,一直用仁爱来对待迫害者,为什么有些大陆大法弟子就做不到呢?我个人分析,原因就是基督徒和大陆大法弟子在修炼前的思想基础不同,那时的基督徒心态比较好,当时人类社会的思想意识和道德观念都比较好,也没有受到共产邪灵的毒害,人们都比较仁慈善良。而现在的大陆大法弟子,一直生存在党文化的毒害中,共产邪灵由恨构成,它又刻意把恨注入人的心里,把恨的物质因素灌进人的一层微观身体里,使其成为人生命的一个组成部分,让其激发人性中恶的东西,如妒嫉、斗、暴戾、嗜杀等等。因此,在共产中国的物质场中,几乎所有人都浸泡在恨当中,几乎每个人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恨。由妒嫉还会产生不满意、怨恨等等。

心里装着这么多恶的物质,再加上中共邪党宣扬无神论、进化论、阶级斗争,破坏传统文化,向人们灌输党文化,使中国社会的道德急速下滑、全面崩溃所造成的各种思想污染。在这样一个思想基础上开始修炼,可想而知,修炼的难度有多大!所以说,一个大陆大法弟子修炼了多少年以后,可能心态还不如当时(古罗马时期)一个刚开始修炼的基督徒。就说现在吧,一个修炼多年的大陆大法弟子到了海外,在心态上有时还不如一个西方国家的常人,可见大陆大法弟子被中国大陆这个十恶毒世的污染和党文化毒害的太严重了!

所以说,作为一个大陆大法弟子来讲,修善是太关键了。在实际修炼中,只要是与人发生利害关系了,就要修善,逐渐的把心中恶的物质修去,用善来代替它。这样修下去,越来越善,最后达到纯善的境界,那就是慈悲。

虽然我们表面上还是个修炼中的人,达不到慈悲的境界,但是我们修好的一面是慈悲的,只要我们坚持修善,遇到事情时首先站在对方的角度上,为对方着想,我们修好的慈悲就能够展现出来。

要慈悲对待世人,在与常人交往时,如果有利益得失,宁可自己吃亏,也要为对方着想。

还要做到从本质上为世人负责,比如说,有一个人想去赌博,手里没有钱,向我借钱,这时我怎么办呢?就不能借给他。因为他真正的自己主元神,清清楚楚,什么都明白,知道赌博是违法行为,不该去做,而向我借钱的是他空间场中的人心,是那颗想赌博的人心在向我借钱,我得为他的主元神负责,不能为他思想中的人心负责,所以不能把钱借给他,如果借给他钱就是在害他。

我们向世人讲清真相,就是在为世人的生命负责,使他们的生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尽管有些世人对我们讲真相不理解、排斥、甚至辱骂、举报、殴打,那是因为他的大脑被人心和谎言给控制了,不是他自己在做,他真正的自己主元神非常渴望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他。

要慈悲宽容对待同修,每个走到今天的同修都不容易,都了不起。你想他原来是一个伟大的神,为了助师正法,为了宇宙众生的得救,甘愿放弃神的一切,下到地上做人。为了铺垫正法,跟随师父开创了五千年中华文明,付出了无数的艰辛。等到正法开始后,在邪恶疯狂迫害打压的形势下,冒着随时可能被绑架抄家,因此可能失去一切个人利益甚至会失去生命的危险,敢于走出来证实法,这样的生命多了不起呀!是非常可贵的生命,所以一定要珍惜敬重每一位同修。

当看到同修有不足时,要真诚的为同修指出不足。如果同修改正了不足,心性提高了,那样最好;如果同修不接受,或者是没有改正,那就包容同修的不足。如果和同修发生矛盾了,那就无条件向内找,首先归正自己,然后坦诚的与对方交流自己向内找的过程,承认自己的不足,请求同修谅解自己。

在帮助同修时,要为同修的修炼负责。有的同修出现了病业现象,在生活上不太方便,但是自己克服困难也能达到正常的生活,有的同修就主动的帮助他洗衣做饭,干家务活,好让病业同修少吃点苦,生活的轻松一些,表面上来看是在帮助同修,实质上他并没有为同修的修炼负责。同修真正的自己主元神,清清楚楚的知道一切魔难对于修炼的人来讲,都是修炼提高的好机会,他愿意自己吃苦修炼,从中得到提高,那么帮忙的同修并没有真正帮助他的主元神,而是帮助了他思想中的人心——怕吃苦的心,求安逸的心等,还容易导致同修产生依赖心,所以说,帮助同修一定要站在法上去帮,是帮助同修走正自己修炼的路,不能代替同修走修炼的路。

在帮助出现病业现象的同修时,要做到帮而不求,没有任何个人目地,就是为同修的修炼负责。要有耐心,有恒心,不急不躁,要体谅同修的难处,设身处地的为同修着想,让难中同修感受到同修们的真诚、善良,宽容、温暖、可靠,增强修炼的信心。

其实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是旧势力安排的路,围绕病业假相打转,天天关注同修的身体状态,想办法使病业假相消失,使同修尽快走过病业关。另一条是师父安排的路,师父希望我们无论碰到好事坏事,都当成好事去看待,利用这件事修炼自己,提高自己,最终使这件事成为好事,就是说,师父希望我们围绕心性来解决问题,通过无条件向内找,提高心性,让我们过提高心性关。当我们把心摆正以后,病业假相自然就消失了,然后以一个纯正的心态去做证实法的事情,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效果也会好。这样帮助同修,既做到了为同修的修炼负责,也做到了为法、为自己负责。

所以说,帮助出现病业现象的同修时,千万不要围绕病业假相打转、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过旧势力安排的病业关,一定要围绕心性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走师父安排的路,过师父安排的提高心性关。而且每个人都要向内找自己、向内修自己。

在与同修配合证实法时,在为法负责的前提下,也要为同修着想,尤其是那些修炼状态比较好的同修,要为那些修炼状态差的同修多着想,因为修炼状态不同,承受能力也不同,所以要体谅他们,不要对他们要求太高。要多看他们的长处,鼓励他们,增强他们证实法的信心。在具体做证实法的事情时,要主动承担难度大的、风险大的部分去做,把难度小、风险小的部分留给状态差的同修去做,能者多劳,为法担当,共同配合着把证实法的事情做好。

在被绑架迫害以后,也要慈悲对待警察,我们看一个生命不能只看一时一事,要从历史上全盘去看,看这个生命的全部过程。你看他现在当了警察,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如果你把时间往前推,他跟我们一样,曾经是一个伟大的神,为了自己众生的得救,同时在宇宙正法中助一臂之力,甘愿抛弃神的一切,冒着巨大的风险,他们来了。在历史上为了铺垫正法,轮回转世,生生世世都在吃苦付出,但是他没有我们幸运,我们当上了全宇宙众生都很羡慕的大法弟子,他却没有这个机会,反而被安排了一个反面角色——警察。我记的在网上看过同修的文章,大意是:在历史上,有一个神被安排在正法时期当警察,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从内心来讲,他很不情愿去扮演这个反面角色。后来安排这件事的神劝他说:你就去吧,到时我会派人叫醒你。没有办法,他同意了,同时,他也落泪了,因为他知道扮演这个反面角色对他意味着什么,很可能因此而毁掉自己。

作为一个常人警察来讲,如果没有邪恶生命的操控,他根本就不敢对大法弟子逞凶行恶,凡是他对大法弟子表现凶恶的时候,都是有邪恶在背后操控他,是邪恶在逞凶,所以说,迫害大法弟子的真正凶手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警察只是邪恶打人的凶器,相当于一根棒子,棒子自己不能够直接去打人,必须有人拿它去打人。作为一个常人警察来讲,它真正的自己主元神清清楚楚的知道大法是好的,大法弟子是在救人,非常渴望大法弟子救度他,但是他已经不能自主了,大脑已经被人心和谎言给主宰了,邪恶就操控他这些不好的思想控制他的大脑来迫害大法弟子,他已经成了傀儡了,生命在一步步走向毁灭,非常的无助无望,想想他的处境是多么的可怜!旧势力安排他在正法时期当警察,参与迫害大法,就是想先利用他迫害大法弟子,等利用完以后再淘汰他,如果我们再不救他,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条——下地狱去,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结局!我们绝不能眼瞅着旧势力毁灭世人而不管。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在历史上的某一世,这个警察曾经是师父的亲人,是师父的兄弟姐妹或者是其他亲人,跟师父情同手足,生死相依,患难与共。想想师父与全世界的人结缘,生生世世,师父得吃多少苦哇!结缘的目地就是为了救度他们,在师父的心中装的是所有的世人,师父希望所有的世人都得救。所以说,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师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还说:“警察也是等救的生命”。除了那些无可救药的首恶之外,不到万不得已,哪怕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能放弃他。我们救度警察就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旧势力的手里往出抢人、救人。

所以说,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胸怀一定要大,虽然身处魔难当中,也要放下自己,为世人着想,师父在《洪吟三》〈我们知道〉中说:“受难中我依然解救众生”。这样我们才能够承担起救度众生的巨大责任。

在这些年的实际修炼中,我们有许多做的好的同修,被绑架以后,慈悲对待警察,不但没有受到严重迫害,还把警察救下来了,最后警察把同修给放了。就是说,同修被绑架以后,没有考虑自己如何,想的是这些警察是真正的被迫害者,他们才是最可怜的人,首先发正念清除迫害警察的邪恶,然后讲真相把警察救下来了。警察一得救对大法的态度就变了,他们就会善待大法,把同修给放了,这样警察先从被旧势力的迫害中解脱出来了,同修随后也得到了解脱,使事情得到了一个好的结局,从中也体现了大法弟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

师父在《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中说:“当你遇到劫难的时候,那慈悲心会帮助你度过难关”;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还说:“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一定要记住师父说的这些话,胸怀一颗慈悲的心,就能够解体邪恶,救度世人,化解一切魔难,完成好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以上为个人现阶段修炼浅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修炼交流摘录

我想不愿曝光的所思所想,都是为私为我的表现,是在保护自己。没有真正站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角度看问题,并没有听师父的话,也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有一位女同修被绑架,明慧网曝光了该派出所的恶行后,这个派出所的警察到处找这位女同修要求把曝光他们的事从明慧网撤下来,怕影响他们的未来,而且还威胁这位同修的家人,如不撤下来,就抓该女同修。家人压力也很大,就给女同修施压。这位女同修顾虑重重的和A、B两位同修交流了此事。A、B同修认为:把这件事進一步曝光。当时,同修是带着怨恨心和党文化的东西写了篇曝光文章。当同修看到发表出来的、被明慧网同修用善心、慈悲心修改出来的文章后,原来写稿子的同修感动的哭了,心想:这个派出所的警察看到这篇平和、暖融融的稿子,一定会被感动的。后来,这个派出所所长被提升为本地的国保大队长,他任国保大队长期间很少迫害法轮功。除了大法弟子给他以各种方式讲真相外,那篇曝光的信息对他良心的启发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现在,他已经离开国保大队,去了与迫害法轮功无关的好单位。
    ——《同修被迫害了 为什么不想曝光》

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把法背下来。开始给自己制定的计划是一个月背完一遍。那时是冬天,天气也比较冷,就很少带孩子出去了。在家里,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余下的时间全部用来背法。孩子也很乖,每天自己在家里玩,困了就自己睡,不闹人。其实,当我们下决心要背法时,师父也会帮我们的。开始背法时,就是一句一句的背。每句话先慢慢读,尽量理解表面意思,每句话读两遍再背两遍。一段背下来,再把这一整段连起来背两遍。一段时间以后,发现思想业力干扰小了,背法能入心了。背法时,再遇到思想业力干扰时,自己也能坚定的排斥思想业力,不再顺着思想业力胡思乱想了。通过背法,感受到师父讲法真的是理白言白。很难懂的问题,师父几句话就给我们讲清楚了。而且随着不断的背法,感觉自己越来越喜欢背法,每天做完家务事,准备开始背法时,感觉自己全身的细胞都跟着高兴,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有时,背法也会遇到瓶颈,感觉那一段好难背,背了好几遍,还是背不下来,这个时候,就会出现烦躁的情绪,越着急,越背不下来,而且思想业力也会趁机捣乱,往大脑里反映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其实这个时候也是去自己的急躁心、也是在消灭思想业力。遇到这种情况时,我会告诫自己:先排斥各种思想业力,让自己的主元神主宰自己的大脑,静下心、不要急躁,要慢,慢慢把每个字读到心里,再来背时就会好很多。
    ——《年轻大法弟子 在背法中精進》

我们被赶到操场上,为首的黑大个警察大叫:都给我跪下!大家都跪下了,他恶狠狠的喊:还炼不炼?没人搭声。他更火了,说:“都哑巴了是不是!”然后发疯似的逐个扇同修的耳光。这时我的膝盖象针扎一样疼,我知道不该再跪了,我是大法弟子,只能给大法师父磕头,给恶人下跪不是自取其辱吗?可是我要站起来会不会招来更重的体罚?我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心里问师父:我该怎么办?忽见天空出现一个亮点,越来越大,“唰”变成一行金色的大字:“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我悟到:我应该制止恶人行凶,这才是真正为他好,也在减少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立刻站了起来,黑大个跑过来吼我:你咋站起来?我说: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在《洪吟》〈广度众生〉中说:“得法即是神”,你见过神给人磕头的吗?神要给人磕头那不折人寿命吗?我不想折你的寿,想让你活个大岁数,所以就不给你跪了。他怔了怔,嘿嘿笑着说:“听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愿意听。算了,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都起来吧,往后我是不管你们了。”我想:我能有啥面子,都是师父慈悲保护弟子。从那以后,再炼功就没有集体被罚跪的事了。
    ——《被非法关押的一百天》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每一种病都有每一种病的针对治疗的功能,光治病的功能我说都有上千种,有多少种病就有多少种功能针对去治。”一次,给一个人讲真相,他不接受,我就往前走,可我又回头看了那人一眼,看到他腿不灵活,正要过马路,我忙返回来,扶着他把他送到马路对面,他很感激,谢谢我,我就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加入过的团队组织。他点头答应着,谢谢我。还有一次,有一个人,两腿都抬不起来,在地上拖着走,我过去问怎么回事,他说脑血栓,我给他讲真相,他很生气,不接受。我看他鼻涕流到嘴边,就从兜里拿出纸巾递给他。他手抬不起来,我就顺势帮他擦。他就说没人管他。我开导他,现在道德败坏,谁都不管谁,只有大法师父在救人,告诉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你试试,我说了几遍,他才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奇迹出现了,他不用拖着腿了,迈开腿走了,他很高兴,退出了团、队邪党组织。
    ——《静心学法修心性 智慧救人》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