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730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0.5.24)

发表日期: 2020年5月24日
节目长度:24分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481 KB

22,57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新疆昌吉自治州白家五人在迫害中离世
丈夫念“法轮大法好”化险为夷
时事评论:科学家们也在祈求造物主


新疆昌吉自治州白家五人在迫害中离世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九日报导,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九运街乡法轮功学员白万珍,十多年来因不放弃信仰,一直是当地公安警察重点监控迫害的对象,受中共长期悬赏通缉、被迫流离失所,被剥夺生存的权利,于2014年12月4日离世,时年63岁。

白万珍的小妹白万玲在2000年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中共绑架,非法劳教,遭受到种种非人折磨。白万玲绝食抗议,被强迫插胃管灌食,胃管把肺脏都插破了,最后出现严重的肺空洞、呼吸困难、不成人样,于2004年5月被迫害致死,年仅39岁。

白万珍的母亲李清芳、父亲白银山,和大姐因不断的被中共骚扰、恐吓、抓人等迫害 而先后离世。

至此,白万珍一家五口在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中相继离世。


优秀青年王一帆刚结束五年冤狱 再被法院非法庭审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九日报导,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刚刚历经中共五年非法关押,回家仅七个月的法轮功学员王一帆,因告诉百姓法轮大法好,再次被中共非法绑架,被关押在山东省威海市乳山市看守所。今年五月十五日,王一帆被山东省荣成法院非法庭审,但是家人未被告知到场。

王一帆,36岁,河北省石家庄人,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做软件开发工作。

二零一五年,王一帆在网吧翻墙上网,被网管诬告,后被派出所绑架,遭唐山市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冀东第二监狱遭受迫害。父母从数千里地去冀东第二监狱看望他,每次接见都受到刁难。

二零一九年五月。王一帆出狱后,来到父母现居住的山东省乳山市。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王一帆在乳山市白沙滩镇常家庄村集上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被白沙滩边防派出所非法绑架,刑事拘留。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山东省荣成市法院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非法庭审王一帆。


湖北松滋市佘远其被非法关押八个月 探视权被剥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报导,湖北省松滋市新江口镇法轮功学员佘远其,50多岁,于2019年8月19日在家中被宜都市派出所非法绑架,关押在宜都市看守所。家人给佘远其送衣物,却遭看守所无理拒绝,不让见面。

佘远其是松滋市妇幼保健院职工,他年轻时曾做过双侧甲状腺切除手术,肚子里又长过两个肿瘤,多年求医问药都没有明显好转,给家庭造成巨大的经济负担。自从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他一身疾病全好了,待人善良平和,是单位公认的好人。

1999年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佘远其遭受过中共长期恐吓、监视、跟踪、电话骚扰、单位领导谈话,和非法拘留等多种迫害。

2019年8月19日,佘远其在家中被宜都市警察绑架, 据称因为是在外地挂法轮功真相条幅,被摄像头拍下。佘远其被非法关押到宜都市看守所。近8个多月以来,家人多次去宜都市看守所探视,都被无理拒绝,衣物也被拒收。看守所只让他的家人往在看守所内吃饭和买生活用品的卡里充钱。


曾遭残忍迫害 湖南张春秋又面临非法庭审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九日报导,湖南省益阳市法轮功学员张春秋,男,五十六岁左右,是湖南益阳市大通湖区河坝镇人,在湖南省娄底市的一家家装公司做业务。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六日,张春秋被娄底市娄星区公安分局警察非法抓捕,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三日被娄底市娄星区法院非法立案,面临庭审迫害。

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二十一年的迫害中,张春秋因坚持信仰曾被非法判刑八年和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分别在益阳市第一看守所、湖南省第一羁押中心、湖南津市监狱,和湖南长沙新开劳教所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包括被六支高压电棒同时电击他身体的多个部位;在脚离地上吊的同时,脖子还用细铁丝挂上一百五十斤重的用水浸泡过的厚木板,细铁丝嵌入脖子肉里很深,被持续吊挂十三个小时;以及三年时间内,被关在传染病房,供长期做肺结核与肝炎实验等等。


人心与因果:丈夫念“法轮大法好”化险为夷

作者: 大陆大法弟子

由于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在继续,所以在这些真实的事例中,为保护当事人,文章特意隐去了当事人的真实姓名。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一日晚上约七点,三弟打来电话,说我丈夫下午胃疼的特别厉害,去了医大三院,CT显示好像是胃穿孔或恶性肿瘤,建议转到医大二院做胃镜检测,叫我和儿子赶紧下楼一起去二院。

一路上,丈夫疼的直不起腰。我一直握着他的手,叫他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大法师父救命。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二十多年,身心的变化丈夫都清楚,他心里一直都认同大法好,对我的修炼也很支持,早就做了三退。只是由于害怕中共的打压,特别是我因修大法被绑架后,丈夫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所以一直没有走入修炼。

到了医大二院急诊大厅,因为很多医生都支援武汉抗疫去了,没有医生做胃镜检测。因为丈夫的情况很危险,接诊的医生给出两个意见,一是去别的医院看看,二是做加强CT确诊。因为疫情期间,各个医院都是这种状态,我们选择做加强CT。

等待结果期间,三弟四弟和儿子开车回家取住院的东西,我一个人在医院陪丈夫。

晚上约十一点半左右,来了一位外科手术医生,把我叫到一边,谈了丈夫的情况,说:“确定是胃穿孔,需要马上手术,同时不能排除恶性肿瘤的存在,家属要有心理准备。如果是恶性肿瘤,最坏的情况是打开之后,肿瘤已扩散,那就只能原封不动缝合,人可能也就能再活一个月左右;也可能肿瘤还没扩散,手术后也就能挺两三个月。这两种情况,都需要大笔费用。当然最理想的情况就是没有恶性肿瘤,只是单纯的胃穿孔,手术后一切恢复正常。家属要考虑好,做还是不做手术;要做的话,先准备五万块钱,今晚就安排手术。”

我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说我一个人作不了主,需要和家人商量一下。我赶紧给儿子打电话,让他们赶快回来。听到这个消息,他的两个弟弟和儿子当时就吓哭了,谁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毕竟丈夫才六十一岁,平时身体挺好。我们最终决定尽快做手术。

这样,我开始请接诊医生联系那位手术医生,对方正在做手术,已经是今天晚上的第三台手术。因为疫情的原因,积压的病人很多,今天是医院开诊的第二天,医生又少,真的是非常的混乱。我们这边开始筹钱办理住院手续,那边一直和普外二科保持联系。直到那位医生做完手术,快到凌晨三点,才下来接我们去病房。整个过程,我都没有瞒着丈夫,告诉他现在只有法轮大法的师父能救他。所以丈夫一直在默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五点十分,丈夫就被推進了手术室。

我和儿子一直守在手术室外面,为丈夫默念九字真言。七点半,医生出来告诉我们没有恶性肿瘤,只是胃穿孔!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感恩师父!我知道是师父救了丈夫一命。

直到十点半,手术才结束。丈夫从手术室被推出来,一见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场的很多人都听到了。

后来才从医生那儿得知,丈夫那天晚上特别危险,由于胃穿孔面积有一元硬币那么大,整个腹腔被感染的特别严重,如果再晚几个小时做手术命就没了。而且特别幸运的是,排在丈夫前面的一位患者,在進手术室的前一刻突然放弃了手术,给丈夫赢得了时间。

回病房后,头一天晚上,丈夫基本在昏睡,但只要醒了,他就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住院期间,丈夫一直在听大法音乐和师父讲法,恢复的很快。手术后十一天,丈夫就痊愈出院了。

这次经历,让丈夫及家人终于明白了法轮大法真的是救人的佛法。危难中的人,诚心实意的念这九字真言,就可以得到佛法的加持,逢凶化吉。


时事评论:科学家们也在祈求造物主

作者:青锋、伊言

面对武汉肺炎(中共病毒)不断传出“复阳”病例,《以色列时报》刊发该国总理对于新冠肺炎的担忧,他说如果“复阳”状况成常态,则代表该病毒可能比人类想像的复杂许多,甚至随时都有可能被唤醒并且再次卷土重来,再度于各地大爆发。

以色列总理说,“这种流行病可能是自中世纪以来对人类最严峻的威胁,就连科学家们也在祈求造物主的怜悯以及救赎。”

一、一个又一个的疑问

随着疫情已经走过快半年时间,在科学家们对武汉肺炎的持续研究中,一个又一个疑问接踵而来:

1、遵从号令的病毒变异:不同地点的病毒,向着同一个方向(中共病毒)演化

现代科学建立在进化论的基础上,认为生物总是在不断适合环境,并因此改变。生物学整个建立在进化思想的基础上,认定基因突变是进化的根本原因,而基因突变是随机的,不定向的,随着环境不同、时间不同,而发生不同的变异。然而,武汉肺炎却展现了定向的、仿佛遵从号令一样的变异。

世界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揭示:此次中共肺炎病毒的来源地并非一处,而是多处。41名最早病例中仅有27人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而中共专家却将该市场指证为唯一的病毒发源地。不同地点的病毒,向着同一个方向(中共病毒)演化,而且在同一时间在人体上发作,这是用进化论和生物学都无法解释的。病毒们听从号令般的定向变异和定时发作,超出了科学能理解的范畴。

2、在家避疫者被感染竟比外出者多一倍

5月7日,据美国媒体报道,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在5月6日的疫情发布会上表示,该州66%的新住院的武汉肺炎(中共病毒)患者,都是在家并没有频繁外出的情况下被感染的。

这个现象令科学家感到匪夷所思,因为按照现在科学家们的理解,武汉肺炎是人传人的,即公共场所人越多,被感染的风险就越高,所以要保持社交距离、要戴口罩、要居家隔离,同理,在家隔离的人不应该被传染。但事实却是,禁足在家、没有频繁外出的很多人被感染了。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如果说,迄今为止全球都在采用的隔离措施并不能阻止病毒传播,恐怕令医学专家们难以接受。如果说,隔离措施很有用,那又如何解释66%新住院的患者是处在隔离状态中被感染的事实呢?

3、台湾、日本等亚洲国家,并未采取隔离、封城、禁足,但疫情控制良好

武汉肺炎肆虐全球,台湾优秀的防疫表现备受国际肯定,包括美国、加拿大、德国、英国、法国等23国媒体都关注台湾抗疫成果。

台湾没有封城,没有封小区,从小学到大学还在上课,民众户外郊游、健身、假日照旧,台湾的工厂没有停工,反而订单更多。感染者数量不过其他国家的零头,这引起诸多国家的关注:萨斯来袭时,台湾疫情惨痛;此次中共病毒来袭,台湾的疫情为什么不严重?

自十四世纪分类科学发展以来,现代科学的发展使得科学家也呈现出不同的境界与层次,一些自命不凡,坐井观天,固守无神论观念;而另一些人,却在科学探索的过程中感悟到宇宙的浩瀚、造化的神奇。

例如,美国发明大王爱迪生在自己的实验室里立了一块石碑,上面刻着:“我深信有一位全智、全能,充满万有,至高至尊的神存在。”

站在现代科学顶峰的爱因斯坦说:“我相信上帝,他通过万有之间的秩序井然的和谐来显示自己。”他坚信宇宙不是随意、偶然的,而是存在“因果律”。

爱因斯坦还说:“如果将来有什么理论能代表科学的话,那一定是佛法,因为佛法太完美了,已经达到了至善的境界。”

在中共病毒带来种种疑问面前,有些科学家已经开始了反思与祈祷,这看似偶然,其实也是历史的必然。任何有慧根的人都不愿把自己局限在井底、只从井口观天,因为他们想触及的是蕴藏在人体、生命、宇宙、时空中的真理。

二、中共病毒定向袭击被中共污染者

物以类聚。中共病毒定向袭击,袭击的对象是适合它的物质场。通过这场疫情,世界各国的人们都看到了中共的邪恶与无耻可以如何的不设底线。

修炼界讲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人的思想被中共污染了,人的体内就有了适合病毒入侵和繁殖的黑色物质场;人的正气被减弱,淫邪之气和疫病就能乘虚而入了。

多年从事细胞生物研究、曾就职于丹麦奥胡斯大学生化病理研究室的奥尔森女士说:人在大脑中发生的思维活动是一个电化学过程,而人的意识又有善恶之分,善念产生的微观物质是正的能量,具有光明温暖无私的特性;而恶念产生的微观物质是负的能量,具有黑暗阴冷自私的特性。病毒是阴性生物,一旦进入人体,便会利用宿主细胞的物质,不断地复制,产生大量新病毒,最终造成细胞损伤、裂解和死亡。病毒的这种“损人利己”的特性,与恶念所产生的负能量物质类似。所以,病毒自然喜欢黑暗阴冷的场。

在明慧网刊发的报道《迫害正信招疫劫 特效药何在?》、《台湾不禁足 抗疫成绩显著》、《疫情数据显示 中共党员是高危人群》等,以详实的数据,揭示出疫情高发地区与中共的利益关系;可以明确的看出,但凡疫情重的国家或地区,都是亲共或与中共走得近的,也就是被中共污染严重的,没有一个例外,因此他们称为中共病毒定向入住的宿主,也就不那么意外了。

与其他国家对中共态度模糊不同,台湾、香港对于中共有着清醒的认知。台湾现任政府没有对中共送金、绥靖和暧昧,台湾民众的反共理念也相当清晰。台湾鲜明的反共立场,巩固了台湾的正气,是台湾抗疫成功的基石。”

中国古人相信,瘟疫是长眼睛的;西方正教也相信,大瘟疫的到来是神在惩罚人。

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屠杀、谎言、暴力、切断传统文化,以无神论败坏人类道德的魔鬼历史。共产主义带着仇恨和邪恶的基因而来,目的就是变异人类社会、最终毁灭人类。凡是在思想上表现为认同共产主义,对中共有特殊感情的人,其实是因为已经被中共污染所致,那么疫情袭来,这样的人就最容易成为中共病毒的目标。

如果中共病毒的确是针对亲共者定向而来,那我们每个人从珍惜生命的角度出发,不妨抓紧目前疫情缓解的瞬息,真心反思,确保自己从现在开始抛弃、远离中共。驱离邪恶就是恢复正气。

抛弃中共,这对任何民族和国家的人来说,都可能是抵御中共病毒、治愈中共病毒的根本良方。这个良方不斥巨资,不耗物资,只见人心。采用这个良方的任何人都不会损失,只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