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97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0.7.21)

发表日期: 2020年7月21日
节目长度:34分2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9,272 KB

32,29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2020年上半年5313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
明真相 北京某刑侦处长带领五人三退
迫害法轮功的新疆中共书记陈全国被美国制裁
武汉病毒已出现明显变异 免疫学家称“非常非常可怕”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上海法轮功学员张勤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在地铁站被绑架、构陷,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下午被奉贤区法院非法庭审、非法判五年。张勤对律师说要在十日内提出上诉。张勤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曾经两次被非法判刑分别为四年和五年,还被劳教迫害一年。

- 辽宁大连市金州区、旅顺区、普兰店、庄河、瓦房店、金普新区等区县十几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和十一日,被大连市国保警察有预谋的统一绑架、非法抄家。

- 四川遂宁市船山区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廖邦贵,多次遭绑架关押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七日,再次被秘判三年。

- 河南省驻马店市驿城区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吕桂清,被绑架构陷近一年,据悉,已经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吕桂清老人是个一生未婚的独居老太太,二零一九年八月份被驻马店驿城区西园街派出所警察绑架。

- 辽宁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李国俊女士,依法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遭到中共警察打击报复,被非法判刑11年,在朝阳市看守所与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遭惨无人道的迫害,致生命垂危,保外回家六个月后,于二零二零年五月五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三岁。


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二零年上半年5313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

截至七月十三日,中共病毒在中国大陆以外感染超过一千三百万人,造成至少五十七万人死亡。中共隐瞒疫情,给世界带来灾难,却反过来污蔑美国和欧洲国家,在国际和国内同时加强宣传攻势,并在香港强推《港版国安法》,中共的恶行激怒了自由世界。

中共不仅掩盖染病人数和死亡人数,还打压在大疫面前告诉世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的法轮功学员。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二零年上半年,中共警察在全国范围内的二十八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238个城市抓捕骚扰法轮功学员5313人。其中,绑架2654人(其中1408人已经回家,走脱2人),骚扰2659人,强制送洗脑班77人,抄家1687人,被迫离家出走48人。

二零二零年上半年中共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132人,庭审100场,批捕66人,构陷到检察院、法院388人。

中共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道德底线,对90岁的老人一样下狠手毒打。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上半年中共非法抓捕骚扰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540人;90岁以上6人,80~90岁140人,70~80岁278人,65~70岁116人。其中,绑架356人,年龄最长者90岁。骚扰184人,年龄最长者92岁。

绑架人数最多的十个城市依次是,临汾市104人,唐山市88人,哈尔滨78人,保定市72人,贵阳市67人,张家口市65人,长春市55人,潍坊市49人,大连市47人,沈阳市45人。


新疆警察以“反恐”为名绑架善良老太太邓翠兰

新疆乌鲁木齐老年法轮功学员邓翠兰,十年前回到老家河南项城,伺候因重病卧床的老父亲,抚养弟媳撇下的两个幼儿。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前夕,新疆公安把她列为所谓“恐怖分子”,到河南项城实施非法抓捕,未能得逞。之后,在山东将邓翠兰绑架,劫持回新疆迫害。

邓翠兰,现年73岁,与人为善,宽容慈祥,在亲邻中可谓有口皆碑,原本家住新疆乌鲁木齐市电业局家属院。邓翠兰的娘家在河南项城老城乡。因娘家连遭不幸,母亲和弟媳去世,老父瘫痪在床,邓翠兰回到了老家,让弟弟外出打工挣钱,自己一人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邓翠兰为卧床的父亲端茶喂饭,擦屎端尿,每天帮他翻身,擦身。老人家始终干干净净的,没有异味,家里也干干净净的,谁见了都夸她伺候的好,耐心周到。一直到父亲安详辞世。邓翠兰在伺候好老爹的同时,把弟弟的两个孩子抚养到上学,视如己出。开始,两个孩子喊她叫“大姑”,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不喊“大姑”了,改为喊“妈妈”了。

邓翠兰的娘家邻着马路。在家乡期间,她忙过家务后,有时站在自家门口,向过往行人讲述大法真相,为的是父老乡亲们在人类的大劫到来之前,能明辨是非善恶。如此纯善之举,却遭到不明真相者诬告。邓翠兰险些被绑架,二零一一年后,不得不开始颠沛流离。

二零一七年,新疆乌鲁木齐邪党人员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610有个叫卓娅(女)的邪党人员,要挟邓翠兰回新疆,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邓翠兰没有配合邪党人员的指令,乌鲁木齐公安便将她列为所谓“恐怖分子”,实施网上通缉。乌鲁木齐警察曾行程万里,到河南项城企图抓捕邓翠兰,在项城折腾几十天,没抓到人。后来又物色线人,设下骗局。邓翠兰有个族人,劝说她到山东去。结果,邓翠兰到山东才住没几天,就遭乌鲁木齐警察劫持回新疆。


黑龙江省兰西县国保退回高锦淑两万元保证金

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黑龙江省绥化市兰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退回了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被扣押的两万元保证金。

二零二零年六月,兰西国保大队警察张涛给高锦淑的弟妹打电话,让她们去兰西县公安局去取两万元保证金。之后,高锦淑弟妹告诉张涛,此次迫害对高锦淑伤害很大,她不能去。六月二十八日,张涛又给高锦淑弟妹打电话,说让她本人办一个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可以往卡里转钱。

七月一日,高锦淑弟妹去兰西县公安局,当时兰西国保张涛、荣力(女)都在。张涛说,高锦淑不来,是不是不想再看到我们?当天她弟妹签了字,兰西国保退回了扣押一年半的两万元钱的保证金,同时退回的还有绑架时劫去的瑞士手表和钥匙。

高锦淑弟妹问他们,还有绑架时的包里的二千六百元钱呢?张涛牵强的解释道:“那二千六百元钱,给她们(指当时一起被绑架的北林区法轮功学员)看病、买药、体检花了,还不够呢!”二零一八年十月,兰西国保和北安镇派出所共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七人被安达市法院非法判刑。高锦淑因血压升高,看守所拒收。

二零一九年年末,兰西县国保大队警察曾经退回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杨传厚被绑架时扣押的私人轿车和一万五千元现金。兰西县国保警察已经两次退回遭绑架法轮功学员的钱物。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三百一十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四十二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明真相 北京某刑侦处长带领五人三退

北京某区刑侦处处长张大海(化名)接到北美法轮功学员的电话。学员说:“张大海处长你好,给你这个电话是想给你一个自救自保的方法。”他气势汹汹的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和电话的?你们侵犯别人的隐私权,我要告你。”学员说:“你们这些中共有名的公检法人员,都是海外‘驰名’的,你可以到‘追查国际组织’的网站上查一下就知道了。”

他的口气一下就软下来说:“那你想说什么吧?”

学员说:“现在北京的疫情严重,我们不想让北京成为第二个武汉,死那么多人,所以想告诉你自保自救的秘诀。”

张大海说:“好,你说,你说。”

学员说:“现在海外两百多个国家都知道你们这些中共的公检法人员参与迫害法轮功。你们这些参与迫害的人将来怎么办?二十一年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你们的罪轻吗?目前,明慧网正在收录大量案例。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将要面对的,是比二战后的纳粹更严厉的清算。”

张大海问:“那我该怎么办?”

学员给他讲“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的意义,随后又给他讲法轮功真相,讲到“天安门自焚”伪案时,他说:“这个你不用讲了,我知道(是假的)。”学员说:“好,那你知道它是假的,就不跟你说了。”

学员开始给他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他开始反驳说:“这个我不信,都是谣言。”学员跟他讲了一些具体案例和数据,这时张大海不吱声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说:“看来你说的活摘器官是真的啊!”学员说:“在善恶面前,你自己做选择吧”,“这样吧,我用一个化名给你退了吧”。一听要给他起名,他马上说:“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为什么要你给我起名?”

这时电话突然断线了,学员过了半小时再打过去又通了,学员说:“刚才你都听清楚了,所以你要表态是否退。”张大海从另外一个人手上拿过电话说:“哦,我在这,你刚才说要给我起化名,我不需要,我就堂堂正正用真名退党!你放心,我会将功赎罪的。”

张大海把电话的扩音器打开说:“我刚才是去把我的五个伙伴都叫来了,他们都没听到你说的,我跟他们说不清楚,你再跟他们说一遍吧。让他们也退了吧。谢谢你!”

学员再一次给他们五个讲了“三退”的意义和法轮功真相,还讲了目前中共病毒在海内外的危害。学员真诚的说:“其实你们这些公检法的人,是直接抓捕和迫害法轮功的人。你们想想法轮功有什么错?他们都是一群好人,被你们迫害了还想着要救你们的人,难道你们还忍心抓捕他们吗?”

他们都在认真听着,学员继续说:“你们知道吗?现在全球范围的正义力量在迅速集结,国内越来越多的善良民众也正在挣脱中共的桎梏。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数已经突破3.59亿,并以每天数万人的速度上升着。”

开始有一位出声了:“我姓陈,你帮我也退了吧。”

学员说:“你们的大哥都用真名退了,你们也都用真名吧。”

另一位说:“你就给我们每个人起一个化名吧,因为你起的名字吉祥,托你的吉言,用我们自己的姓,一个一个报给你。写上我们是什么单位的都可以,这样够真诚了吧。”

他们五个都退完后。学员对张大海说:“谢谢你,还叫来这么多人听真相,你也在积功德。希望你们回家告诉你们的亲朋好友,让他们都三退,希望你们家家都平安。”


原本仇视大法的人的嘱托

〖四川来稿〗我二姑所在的村子里有个村民叫万友(化名),六十多岁,由于受中共邪党谎言的毒害,十分仇视法轮功,曾当众扬言要到派出所去举报法轮功学员,好心人劝他别作恶,他从来不听。

有一天,我叔叔和婶子去二姑家走亲,听到关于万友的事,叔叔就想去给他讲真相。二姑急忙劝阻,叫他不要去,怕叔被他举报遭迫害。我叔说:“没事的,他是不明白真相才那么糊涂。我得去给他讲讲,不然,他将来会遭到恶报被淘汰的。”

那天,万友正好下地干活。我叔就到他地里热情的与他打招呼,并蹲下去一边帮他收拾红薯上的泥巴,一边给他讲大法真相。叔首先给他讲法轮功是什么,又讲了修炼法轮功的好处,接着举了一个例子:有个王大爷在拆房子时突然从房顶摔下来,身子重重的摔在了灶台上,当时颈椎骨摔断了两节,痛苦不堪,送医院住了院。同一病房住着四个与他差不多同样病的人。我叔说,他去看望他,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给了他一些真相资料,又教他炼功学法。王大爷都照着做,学的很认真。结果王大爷的身体很快康复,没过多久就出院了。一个多月后,王大爷又到医院去复查,骨外科医生看见他满面红光,惊讶的说:“王老头,你命真大,别人都走了(离世),你还活着!你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啊?”

接着我叔又给万友讲了一个破坏大法遭恶报的例子。万友听后非常震惊,心里害怕自己遭报。我叔见状,趁热打铁,说:“为了你的儿孙,也为了你自己及全家,别再做伤天害理的事了,赶快把小时候加入的少先队组织退出来保平安吧。法轮功是济世救人的高德佛法。”

我叔讲完就要离开,万友见叔要走,立即拉着我叔的衣袖说:“这个事情(退少先队),你一定要给我退了!”叔叔高兴的应到:“好,我一定帮你退,不会忘记的!”说完两人挥手告别了。


人心与因果

迫害法轮功的新疆中共书记陈全国被美国制裁

二零二零年七月九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对中共新疆公安厅和四个中共新疆官员实施制裁,包括: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前党委副书记朱海仑、新疆公安厅厅长兼党委书记王明山、前党委书记霍留军,并限制陈全国、朱海伦、王明山三人及其家人进入美国。美国财政部表示,被制裁的实体和个人直接或间接拥有的、任何财产或财产权益、只要是在美国或在美国个人的控制之下,就会被扣押,并必须汇报给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美国财政部在声明中,分别列举了陈全国、朱海伦、王明山和霍留军对新疆民众进行各种酷刑、数字监控和所谓的“政治教育”的行为。

二零一六年八月,陈全国调任新疆区党委书记以来,逐步把新疆变成了一所大监狱。数据显示,陈全国上任不久之后的二零一七年,新疆就花费九十一亿美元用于“维稳”,建立了严密的监控网络,安装大量摄像头、脸部扫描仪。法轮功学员也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几乎所有的新疆法轮功学员或被非法关押,或被限制人身自由,或被迫流浪在外;有的遭受酷刑,甚至连老人也不放过。二零一七年,被非法抓入集中营的新疆法轮功学员,多人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受疫情影响,家人已半年多时间无法探视。

“善恶有报”是宇宙运行的法则,因果报应,如应斯响。近年许多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党羽,诸如薄熙来、周永康、苏荣、徐才厚、李东生、王立军、孙力军等中共高官相继入狱,也预告了首恶之徒的下场。


一个正在寻找《转法轮》的人

〖山东来稿〗二零一八年春天的一天,外甥女打电话来说她不小心把孩子的奶瓶掉地上打碎了,叫我赶紧去买一个奶瓶请公交车司机给捎去,她去车站等着。我买了奶瓶上车站找到去外甥女那里的那趟车,请司机给捎去。司机不给捎。没办法我就在车站等着下一班车。

对面过来一个六十多岁的大哥,问我新华书店怎么走?我告诉了他,就问了一句:“大哥,你去新华书店干啥?”他说买书。我说:“这么大岁数还喜欢看书,那我给你本书看看吧。”他问什么书?我说:“有关法轮功真相的。”他说:“好呀!”接过书去就说:“大妹呀,你能不能给我找本《转法轮》?”我问他:“你怎么知道有《转法轮》这本书呢?”

他有些激动的说:“大妹呀,你不知道啊!我今年六十四岁了,可我从十六岁就得了失眠症,四十八年了,我想尽所有办法到处找人治疗,没人能帮我。前些天的一天早上我一开门,看到门口有一本法轮功的小册子,上面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祛病健身,逢凶化吉。我就想既然这么好那我也念念吧。我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事就念。没想到就几天的工夫我的失眠症好了!太神奇了!我就知道这法轮功不一般。我得看看小册子上说的《转法轮》这本书,上面到底写了什么,怎么这么神奇!我找书店就是去看看有没有《转法轮》这本书。”

我一听,就说:“大哥,你不要去书店里找了,现在你去哪里也买不到。一九九九年以前书店里有过。自从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它把能收集到的这本书全毁了!它能让书店卖吗?国外有的书店里有,因为人家信仰自由,现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修炼法轮功。”

我接着说:“你在这等着,我回去给你找书。”并立即骑上车回家 去了。回来后看到他正在路口朝我这边的路上望着呢。我把《转法轮》递给他,说:“大哥,你回去看书时一定要洗手,这不是一般的书,这是一本天书,大法弟子都特别敬重这本书。你看完后想学你就留着,不想学了,在街上遇到给人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时你就交给他们。”他马上把右手举起来说:“我发誓我一定珍惜,我谁都不给!”

大哥高兴的拿着《转法轮》上车了,他还把我给外甥女买的奶瓶捎走了。


时事评论:武汉病毒已出现明显变异 免疫学家称“非常非常可怕”

文:可鉴

截止7月11日,武汉肺炎病毒已造成全球556,211人死亡。肆虐全球近半年的武汉肺炎病毒目前仍然看不到尾声,在各国呈现出了不同的波峰曲线。而最新研究表明,武汉肺炎病毒已经出现明显变异,一种名为“D614G”的武汉肺炎病毒突变会使病毒变得更可怕。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的免疫学教授丹尼·奥特曼称形势“非常非常可怕”,并表示“疫苗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

一、病毒变异,染力提高了三至六倍

7月2日,发表在著名期刊《细胞》杂志上的最新研究表明,目前全球流行的武汉肺炎病毒已经变种。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北卡罗来纳州的杜克大学研究人员以及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的研究小组,通过合作对武汉肺炎病毒的基因组序列进行了分析研究,结果显示,29%病毒样本出现了D614G变异,这个发生在S刺突蛋白上的变异会使病毒掌握更多打开人体细胞大门的钥匙,更容易攻入人体,使病毒的感染力提高了3~6倍。

7月6日,武汉肺炎疫情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其微博文章中表示,北京这次疫情反弹中发现的病毒株也有D614G突变。

张文宏医生引述华山感染公众号上的一篇文章指出:“有学者提出D614G突变和疾病死亡率有强相关性,但仍停留在统计学的关联分析。”而统计学的结果依赖于样本数据的扩大,病毒突变的致死率,人类目前正处于观察当中。

同日,来自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的免疫学教授丹尼·奥特曼(Danny Altmann)在CNBC节目上中表示,只有10%~15%的病毒城镇感染人口可能产生免疫。“这是一种非常具有欺骗性的病毒,对它的免疫力非常混乱,而且抗体的生命周期很短。”丹尼·奥特曼认为第二波武汉肺炎疫情会到来,且形势“非常非常可怕”。

二、历史上哪些疫情第二波更凶险?

6月27日,《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博士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一篇题为《疫情第二波》(The second wave)评论文章,称上世纪的西班牙流感让人们有理由对第二波疫情产生致命的恐惧。

爆发在一个世纪前的1918年春~1919年春的西班牙大流感,让当时的人类胆战心惊:疫情传播速度极快。两个年头内感染全球5亿人,占当时世界总人口的近1/3;传播范围达到太平洋群岛及北极地区;病死率高,约1.7~5千万人死亡,致死率介于2.5%-8%之间。1918年6~7月的夏波为首波疫情,9~11月的秋波为第二波,并发症频率高,死亡人数最多。之后还有1919年2~3月的第三波冬波;病死模型独特。死亡曲线呈独特的W形,除儿童、老人病死率高外,还有一个特殊的死亡高峰人群:约20~40岁青壮年,占据整个大流感死亡人数的50%。据推测,小于65岁的病死者占死亡总人数的99%。

西班牙大流感三波高峰每波仅几周,来去匆匆,突发突止。2004年,美国学者约翰·M巴里在其《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一书中写道:“(1920年)这场流行病可能已经过去,而我们对这种疾病的控制并不比1889年疾病流行时的人们熟练多少。这是个耻辱,却是事实。”

近百年中,人类因对于第二波疫情疏于防范而导致惨痛教训的还有1968年的香港H3N2流感。1968年上半年,香港爆发了由H3N2病毒引起的流感。1968年下半年,H3N2病毒N2抗原逐渐发生变异,变成恶魔级病毒,“香港流感” 蔓延至亚欧美洲广泛肆虐,在全球夺去了超过100万人的生命,疫情至1970年才逐渐平缓下来。

三、国安法抛出、落地,北京与香港即刻疫情暴增

始于6月11日,起源于北京新发地的疫情反弹,根据中共官方消息,截止目前,已造成350多人感染。官方声称已经完全控制住了。而民间,有知情人爆料,北京此次疫情实际感染人数在2万5千人,死亡超2000人。因为中共对疫情数据是采取维稳式控制,官方单一发布,很多内幕外界不得而知。因此,难以判断实际感染人数与死亡数据。

对于北京疫情源头,官方目前仍没有确凿说法。耐人寻味的是,北京方面在5月下旬召开的全国两会,聚集了上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两会代表,其中有“举手机器”称号的人大代表申纪兰在两会结束数十日内病亡,引外界诸多猜测。

今年中共两会,中共借人大“橡皮章”强行通过了损害香港人权与司法独立的《港版国安法》。两会的头天下午三点,北京突降强暴雨,白昼如夜,伸手不见五指。整个六月,北京再度被疫情笼罩,官方如临大敌,毫不亚于武汉封城防疫阵势。

《港版国安法》一经推出,遭到了全球的强烈谴责,美国立即启动《香港自治法案》的通过程序。中共方面仍一意孤行,操纵全国人大常委会于6月底7月初正式通过并实施《港版国安法》,公开撕毁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承诺。

7月1日,香港爆发数十万民众大游行。香港警方抓捕了230多名示威群众。

自7月1日《港版国安法》落地实施以来,香港的武汉肺炎疫情确诊病例成激增状态:7月7日,香港新增14例确诊病例;7月8日,中共驻港国安公署举行揭牌仪式,当天香港确诊病例激增24例,其中19例属本土病例。7月10日香港教育局宣布,下周一(13日)起全港学校停课。

有民众怀疑是大陆的公安、警察、便衣将病毒带进香港,但更多的明白真相的人看清了香港疫情爆发的真正原因:香港地界与中共有着金钱关系的港商、艺人以及亲共的港府建制派纷纷表示拥护撕裂香港、破坏人权的《港版国安法》,等于是为中共站台。这才是招致疫情袭港的背后缘由。

四、二波疫情侵袭,人类该如何自救

7月10日,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和免疫学专家闫丽梦(Yan Li-Meng)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专访表示,中共政府掩盖了武汉肺炎疫情。闫丽梦作为全球最早介入新冠病毒研究的专业人员之一,竟被中共严禁调查疫情真相,她的主管也警告她不要触碰中共红线,否则会“被失踪”。闫丽梦在去年12月31日向在中国疾控中心工作的友人查询后证实,中共当时已经发现家庭聚集性感染等病毒人传人的状况。闫丽梦于4月28逃离中国,13小时后飞抵洛杉矶国际机场。

闫丽梦如今出于良知冒着生命危险将真相披露于世界。中共是导致武汉疫情全球爆发的元凶,而病毒也恰恰是冲着中共而来。

明慧网《看见瘟神(2)》一文中指出:“上天从无妄降之灾,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自然现象’!”“疫情和共产党有关系,很凶险,全球流行。……瘟疫是由神控制的,是有眼睛的、定向的,瘟疫什么时候停下来,全看人心的走向了。”

二零二零年的庚子年,对人类来说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年份。上半年武汉疫情肆虐,下半年各种灾异频发,二波疫情蓄势待发。《刘伯温碑记》预言“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现代医学也意识到了,武汉病毒变异将更具凶险性。人类将何去何从?

上天有好生之德。其实,古时的各类预言,当今世上的上天的使者们早已在传递大难前逃生的坦途:远离中共,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你就会得到上天的护佑,走出末世的劫难,走向新纪元。(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