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2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69 期 2/2

发表日期: 2020年8月10日
节目长度:68分4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8,485 KB

64,38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0年8月6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69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认识深层的“自我”
再悟男女有别
否定旧势力以病业形式迫害的修炼体悟
从一个梦说起
“娱乐至死”
修炼交流摘录


认识深层的“自我”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30/认识深层的“自我”-409775.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认识深层的“自我”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

很多矛盾出现后,其实不是技术问题,而是自我问题,是自己的心性问题。以下是我最近遇到的一连串事情。

昨天,我与同修去农村给那里的同修维修打印机。我们先去了一个地方,更换打印机的打印头。我们按照操作步骤更换完打印头后,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我感到这不是技术问题,是邪恶在捣乱,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帮助,立刻打印头出奇的变好了,一切顺利完成了。我在心里谢谢师父,可是当时我没向内找。

我们又来到另一个村子的一个同修家,她的打印机出现问题是“打印页面短缺”。我原以为这是“小毛病”,调换一下“搓纸轮”的面就可以解决问题。

可是调换之后,还是没有解决问题,又出现“卡纸”现象。

我心里非常着急,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我每次出来回去晚了,家人都因为担心而说我一顿,但是我却一直认为这是邪恶操控家人阻挡我证实法的路。我心里很急,尽管我已经告诉家里可能晚点回去,可是时间实在是太晚了。不管我怎么催促跟我同去的那个同修说:我们先回去吧,今天太晚了,我们回去研究研究,哪天再来。可是那个同修就像没听见我的话一样,还是慢条斯理的去修理,哪怕一个小问题都要慢慢琢磨来琢磨去的。

我心里已经很着急了,但是我表面上又不能表现出来。最后问题还是没有彻底解决,我们只好回来了,因为时间实在是太晚了。

我一到家,家里人都因为担心我没有入睡,这时都开始对我一通狂轰滥炸。我一言都不发,就静静的听,也不去解释。不一会,也就消停了。

第二天醒来,我开始反思:为什么我每次出去回来晚家人总说我。我开始认为我有“怕家人说的心”。我还认为家人(都是同修)都不找自己,说话都不在法上。我也不是想晚回来,可是实际情况我根本就不能早回来,我要坐同修的车才能回来。同修不走,我怎么走?可是,这不是人的理吗?用人的理衡量对错吗?

我又继续找,找来找去,我发现一个隐藏很深的东西。我的所有想法都是站在“我”的角度,我根本就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

我一直以为自己“私心”很少,同修有问题我都尽力去帮助解决。我现在明白了,我的所有帮助同修也好,想要达到“无私”也好,都是站在“我”的基点上。我再進一步深挖,我为什么不能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是什么因素阻挡“我应该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我的真我是一个无私的生命,是能够站在对方角度想问题的。那个站在“我”的角度想问题的究竟是谁?我立刻明白了,它是一个埋藏很深的“自我”因素。当时我以为终于找到了这个“自我”。

这个“自我”非常狡猾,它有时利用你的干事心、求名的心、显示心等人心打着证实法的旗号去招摇撞骗的证实自我。当它感到威胁时,有时它会利用其它的执着心“舍卒保帅”的保护它自己。

一段时间同修没有找我修机器了,我有时感到有些失落与无所适从。那天当同修来找我去修机器时,我发现从心里产生一丝高兴,当时以为是“干事心”好长时间没“干事”了,它要死了,突然来了机会,真是久旱逢甘露,给“干事心”带来了“生”的机会。这个“干事心”能不高兴吗?!当时没有往更深处查找,我还以为向内找了。并没有认识到是那个“自我”为了保护自己“出卖”了“干事心”来自保。

当我回来后被指责的第二天醒来时,我再次向内找时,“自我”再次感到威胁,就又抛出了“我怕被人说的”心欺骗我,保护它自己。当我再次向内找时,它感到越来越不安全了,又采取了利用“掩盖来掩盖掩盖”的手法迷惑我自保。所以当我找到了“我总是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时,它就欺骗我让我认为我已经找到了那个隐藏很深的“自我”。其实我只是找到了一层“自我”形成的“我总是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的后天观念,并不是那个“自我”的本身。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就把那个“自我”形成的后天那个观念当成那个“自我”了。我被欺骗了。但是我也感到有点不对劲,就是说不清楚。

第二天中午,与我同去的那个同修来到我家向我的家人表示道歉:因为太晚了,我们没有考虑到家人的感受,只想自己快把机器修好。同修走后,我感到自己的修炼差距,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向家人道歉呢?师父让我看到同修的道歉一定是我还存在问题,什么问题呢?这时我立刻警醒了。我虽然找到了“我总是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那个所谓的“自我”,我也想今后“我一定要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我也好像找到了真正的自己,但是我感到非常飘。

这时,我看到了一个问题,就是真正站在对方角度考虑问题的生命那才是真我,而真正站在对方角度考虑问题的生命,当自己给对方带来伤害时,不管表面上怨不怨你,你都会发自内心认识到是自己的错,都会觉得对不起对方,都会发自内心去向对方道歉。

可我当时只是认识到,并没有道歉的想法。我明白了,那个“我一定要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是“自我”利用“我总是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这个观念放出的烟幕弹。当我认识到这一点时,我再一次思考我的整个修机器与回来后的这个过程时,我立刻感到自己真的错了,是自己伤害了家里人,心里很难受。我又看到了我这么多年的所谓修炼与证实法表面看上去好像为他,其实都是站在“我”的基点上。换句话讲,我一直被后天的“自我”欺骗着,没有实修,浪费了太多的宝贵时间。当我认识到这里时,我感到自己思维体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种全新的为他的思维体系溶在了我的思想中。

修炼真的很严肃,很艰辛,每一思一念旧势力都给安排了陷阱,只有用大法才能辨别。大法就像指路灯一样让我逐渐看清回归路上旧势力费尽心机想毁掉我安排的一切。多学法,学好法,用大法做指导才能走稳走好修炼的路。


再悟男女有别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4/再悟男女有别-410001.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再悟男女有别——从男女同修长期单独配合做事谈起》,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

我地有男女同修,以前长期单独在一起配合发资料、做大法的事儿。因为滋生出崇拜心和男女情,周围同修没少和他们交流,但是没有警醒。直到后来发生了关系,现在说知道错了、改正了,但还是每天单独两人在一起赶集讲真相,尽管家人不理解,同修提醒,依然坚持说这样做没有问题。

修炼以来,男女同修长期单独在一起配合做事的情况,一直都有,后来出问题的也不少,在我地也不止一例两例。要么崇拜,要么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明显的男女之情,等等,可以说没有保持最初给大家的那种纯净、纯正的感觉。但是因为当事同修说一起配合是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周围的同修也说不清这种形式究竟对还是不对了。

我发现,之所以曾经对这个问题模糊、没有明确的认识,是因为我在这方面也有可修的。于是,我首先把明慧网上同修们的相关文章下载后学习了一遍,我明白了: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题,除了我们有要修去的色欲之心之外,还要有行为上的规范。就是说不单单要修去色欲之心,还要规范自己的行为标准。

师父在《精進要旨》〈圣者〉中告诉我们:“怀大志而拘小节”。常人说“男女有别”,就是说男女之间要保持应有的距离。

因为我们都是人在三界内修炼,是在充满了情欲的这种环境中修炼。人在修炼,就有没修去的人心,那么长期的近距离单独相处,就会使“情”这种物质发挥作用,就会“日久生情”。传统文化中讲“男女有别”、“男女不能同席”、“男女不能同居一室”,讲的就是这样一个道理,如果我们没有把握好男女之间相处的尺度,超越了神给人定的男女之间的界限,也就会给色魔提供滋长的土壤和钻空子的机会。

当时,还有这样一种想法: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之间最纯正了,什么都不会有。现在想想,这也是一种“手拿大法书不怕汽车撞”的不理智的行为。

且不说这样长期在一起的同修是否出现男女之情,因为长期单独在一起做事而引起一些非议和家庭矛盾,带来麻烦和别人的误解。常人中都知道:除了夫妻之外,无论做什么,孤男寡女长期单独在一起都是一个不太好的现象,也是造成家庭矛盾的主要原因。我们是大法修炼者,更应该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们的路也是要留给后人的。

就像师父在《精進要旨》〈圣者〉中所讲的:“怀大志而拘小节”,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讲:“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可高的多”。我们是修炼人,修炼人有修炼人的标准,但是这个标准是远远高于常人的,绝不会比常人还低,甚至破坏常人这层理和道德行为准则的。所以,也不是说只管做大法的事儿,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了。

为此,我更深的理解了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讲的法:“我说旧势力的干扰,你们想没想过?这也是这种牵制的因素啊!旧势力、旧的宇宙把什么东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间的不检点,这个东西看的最重。”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还讲:“就说他们把这些事情看的非常的重,所以谁要在这方面犯了戒,谁要在这方面做的不好,那旧势力、那个宇宙所有的神都不会保你,而且都会把你往下推。”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又讲:“你知道它们就是这样干的。有些邪悟的,你们以为他真心的走向邪恶的吗?那都是有原因的。”

师父告诉我们“大方向看明慧”。可当事同修却不屑的说:“法有不同层次,明慧文章那只是个人的认识,不是法,每个人所在的层次不同,哪段法里讲我们不能在一起了?……”

是啊,如果师父法中什么都明确的告诉我们了,我们还修什么,悟什么呢?

我也翻阅了一下男女之间相关道德礼仪的传统文化,自己也是受益匪浅,因为有很多地方,是我们原本根本就不知道的。那么,如果不懂什么是“礼”,又怎么能够知道什么是“非礼”和“越礼”?这里不想把观点强加给任何同修,只是把相关的内容整理如下,给在这个问题上还有些认识模糊不清的、不知道标准的同修,共同参考,共同提高。

中国传统礼仪也是一种道德文化,学习和遵守礼仪是达成善良、高尚人格的重要途径,古人就有一部经典的记载礼仪的书籍,叫《仪礼》。《仪礼》是传统文化中的行为规范,也是制度。让人知道什么是“礼”,什么是本分;什么是“非礼”,什么是“非分”;怎样遵从于“礼”,怎样守住自己的本分。从而使人各安其分,互不相犯。

“礼”是基本的道德行为规范,利己利民,是维持家庭和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

“立于礼”是为人之善之根本;“行于礼”,是处事之善之标准;“让于礼”,是交往之善之宽怀。

遵守礼仪规范,也是一个人道德修养的体现。

《仪礼》中关于男女之间行为规范有着极为细致而又严格的要求。

比如“男女授受不亲”,是指男女之间不能直接手递手的交接东西,要通过他人或器具来传递,这一点意在杜绝男女之间的任何身体接触。

再比如“男女不能同居一室”,“男女不同席(同坐一席)”等,是在规范男女之间交往的尺度和距离等。

书中说,“明确男女之间交往的礼仪、分寸、尺度,意在养成男女有别的廉耻之心。”

而当今的社会,常人就不用说了,就是我们修炼人,又有多少人把这样的想法当作衡量标准:男女之间只要没有发展到最后那一步,其它的就不是什么问题,而且还觉得自己做的不错。为什么会这样想,是因为我们的观念是下滑后的变异的观念,是拿自己的想法跟末世中的常人观念对比,而不是跟神给人留下的传统文化中的道德规范相比,其实如果正统的人的道德规范都不够,也就更谈不上大法的标准了。

虽然时代不同了,但是神给人定下的规矩理是相通的。就是当今社会中的正人君子、懂礼仪而自重的人,都是非常注重男女之间要保持距离的,不会有过多的私下交往。因为过多的私下交往,已是“非礼”,就是在违背神给人定下的“男女有别”的道德规范,也必会日久生情。如不警醒,继续发展下去,就是在给情欲滋长的土壤,最终导致色心泛滥、被色魔操控而做出越轨的事情。

所以说,男女之间的尺度处理的好,符合社会道德礼仪的规范,可以确保家庭和社会的稳定;反之,便是在破坏人的家庭伦理,这样的结果必会引起他人的非议、家庭的风波和社会的不安定。

大法弟子如果这一点做不好,救人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这里还想提到一点,就是《仪礼》里面提到对夫妻之间的行为规范,在外人面前也是要做到“男女授受不亲”的,这一点对我触动挺大。文中这样说(白话,不是原文):在公共场合,夫妻之间也要做到“授受不亲”。比如拿酒壶递给对方,男须拿酒壶柄的上方,女须把持酒壶柄的下方,夫妻交接也不可手执点重叠一处。就是说:即使是夫妻,在大庭广众面前,也一定遵守礼仪,不要有身体上的接触,要给人留下正统、规矩、严谨的文明风范。”

我们家就是夫妻同修,有时出门也会不经意的搭搭肩或手拉手什么的,在现代常人看来可能再正常不过,但是退一步想想,给人留下的都是情和欲的场,而不是正的因素。

这篇文章就是对长期以来,男女同修单独配合做事所出现的一些问题的一些感想,认识中也一定会有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指正圆容,意在走正大法路,共同提高。合十


否定旧势力以病业形式迫害的修炼体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3/否定旧势力以病业形式迫害的修炼体悟-409926.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否定旧势力以病业形式迫害的修炼体悟》,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三日。

作为一名老大法弟子,二十六年的修炼历程,经历是很多了,人心越多,坎坷就越多。最近,想把自己这些年在身体上遭受魔难及心路历程总结一下,希望自己能更清晰在法上认识法,全盘否定旧势力迫害,同时与同修共勉。

在接近九九年“七二零”的一天,自己拿着录音机去炼功点,因为当时中共迫害风雨欲来,环境已经开始紧张,所以没有人来炼功,只有我自己在那炼。那时自己在消业,已经三天没吃饭,发烧、恶心。当炼头前抱轮的时候,就想起师父在《洪吟》〈苦其心志〉中的话:“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可是自己很虚弱,手都很难抬起来,就和师父说:“师父,弟子怎么乐不起来呢?”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整个手臂轻飘飘的浮起来了,浑身都清爽起来,所有的痛苦瞬间消失,此时自己已是泪流满面,师父把自己的业力又拿下去一大块。炼完功,骑自行车上班,三天没吃饭,但精力充沛,中途还帮人推车爬坡。

再后来,邪党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对大法的迫害,我于九九年十一月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一年,又因给学生发真相光碟,被家长恶意举报,遭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四年,又被判刑五年,每一次经历的精神和身体上的迫害,都是几乎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

但那时,个人修炼的思维根深蒂固,都认为是自己心性和业力导致的魔难,对正法修炼的认识非常模糊。直到在监狱被迫害期间,经常背法、学法,后来才意识到自己对邪恶的迫害从来都是默认的,消极承受,或无奈的接受。

意识到以后,我就开始从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的思想,越向内去看自己,发现自己的思维存在太大的问题,负面的思维,消沉的思想,无奈的接受所谓的现实,包括外来信息对自己的干扰,用感受和感觉来判断事物的思维……追查下去,发现只要自己不用法来衡量,起心动念几乎都是旧宇宙生命的思维。看来自己的思想真的得发生改变了!

旧宇宙的生命不知道宇宙中有法,也不存在证实法的概念,而大法弟子今天所遇到的一切问题都是宇宙走向坏灭时期所出现的状态,包括变异的人心,而这一切问题只有师父能解决,大法能解决,而任何旧宇宙中的生命,包括大法弟子,用自己原有的智慧与能力都不可能解决。所以大法弟子遇到的问题只有去证实大法,在信师信法的心境下,才会有奇迹,才能真正的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有一次,那是在黑窝内背法,背《论语》,背了几十遍,竟然不知自己背的是什么,心里觉的很苦,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真修〉中讲:“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有人凭感觉练功,你的感觉算什么?什么也不是。真正的演化过程在另外空间,极为复杂玄妙,差了一点也不行,就象精密仪器你把其它零件加上一个马上就坏了。”师父的法让自己茅塞顿开,师父啊,弟子真的太差太差了,对您的话理解了多少,又相信了多少呢?弟子更多的时候相信的是自己的感觉,相信的是所谓的现实,把您的话却放在一边,在实践中如何证实法,证实师父的话才是宇宙的真理。在这方面,几乎是一窍不通。师父在《精進要旨》〈为何不得见〉中说:“见可信,不见即不信,此乃下士之见。人在迷中,造业甚多,迷住本性岂能得见。悟在先见在后,修心去业,本性一出方可见也。”师父的话如雷贯耳,让自己越来越明白自己差在哪里,为什么证实不了法。

人在难中,在业力造成的“病业”痛苦中,在压力中,在各种各样的艰难中,所有不舒服的感受中,在情中,在矛盾中,在私中,在常人社会的所有境遇中,人的思维是来源于哪里,起心动念,动机和目地是什么?很少有人能在这复杂环境中,复杂的感受中,理智清醒的知道,自己的思维来源于哪里?在人心和观念的作用下,加上被旧宇宙生命加强了的作用下,很难找到自己的真我与本性。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人会迷失的原因。大法破迷,大法弟子的思想不在法上,那么不正的思想及人心与观念就会招来不好的生命,使自己表面的主体与法与真、善、忍产生隔离,而不正的生命因素越积越厚,就越难找到真我与本性,离法越远。

这是一次来的非常突然猛烈的迫害,我正在学法组学法的时候,突然出现类似毒气攻心的症状,剧烈的疼痛使自己无法站立,学法、炼功、发正念都无法進行,于是我就自己开车出来,边走边思索,那剧痛毫无停止的迹象,让人绝望。但是自己心里清楚,这不是师父的安排,自己如果承认了,那就和旧势力是一伙的。但如何否定呢?我首先让自己保持绝对的理智与清醒,我就想是谁安排的,谁执行的,直至和此安排相关的最后的生命,你们如果想要得救,就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因为大法弟子谁都不配来考验,谁动谁是罪。同时自己又分辨出来一个人心和观念,那就是人在面对持续的难以承受的巨难时,就会丧失信心,失望乃至绝望,就会让人妥协、投降,无奈的接受邪恶对自己的迫害与安排。

其实,难与痛苦的大小与能否破除旧的安排与迫害没有关系,关键是大法弟子摆错了自身与旧宇宙生命的关系,大法弟子和他们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而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摆不正这个关系,一上来就把自己摆在了被迫害的位置上,邪恶还会手软吗?摆正了关系,那么,大法弟子是神,旧的生命是要淘汰的生命,这些败坏了的生命能够制约得了神吗?人想迫害神,一动念已经是被淘汰的对像;作为大法修炼者,就不能任由旧势力生命的操纵与安排。

想清楚这些关系之后,自己就高兴了,我就对迫害我的那个最后的生命讲,我说,你安排的这巨难,不就是想击垮我的意志,从而丧失对大法与大法师父的信心,无奈的接受你的安排吗?我根本不会上你的当,收回你可笑的安排吧,你所做的一切都会加倍回报到你的身上。

人神就一念之差,结果剧痛立刻消失,那攻心的毒气转变为废气排出体外,身体立刻无比的舒畅。这是自己最清醒的一次证实法的经历,否定了邪恶的安排。

大法弟子平时不严格的管理好自己的思想,各种人心观念长期存在,会招来太多不好的生命让自己与法脱离,从而走了旧势力的安排,这是不精進,不严格的用高标准要求自己招来的难。

而高标准是什么?也许从未认真的想一想。当然每个大法弟子在法中悟到的都不同,起码用自己所能理解的最高标准要求自己,还是能做到的。个人理解,人有一个错觉,觉的标准越高,越难做到。自己在实践中发现,却是反的,越降低标准,招来的难越大,吃苦就越多,师父在《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中说:“修炼本身并不难”。越能够用高标准要求自己法的力量就越大,因为咱们这一门是法炼人,自己要什么自己说了算。


从一个梦说起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2/从一个梦说起-409795.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从一个梦说起》,作者海外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日。

前几日的一个清晨,我从一个梦境中醒来。

在梦里我和两个现实中不认识的女孩走在一片海滩上。沙滩与海水不在同一水平上,沙滩的海拔远远高出海水,因此在沙滩的尽头是一个悬崖峭壁,只是这个峭壁的质地是松软的沙子,峭壁之下是海水。

梦里我和两个嬉笑着的女孩走到沙滩的边缘处时,我心想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掉下去。正这样想时,一个女孩笑着推了我一把,刚好把我推到了沙滩的边缘,我便顺着沙子峭壁向下滑。峭壁分为上下两部份,上面一部份较缓,下滑的速度慢,也容易爬上来。过了中段就变的陡峭了,与海平面成直角。我没有滑到中段就爬了上来。一边爬一边心想,幸好没有滑到下面,她要再推我重一点儿我就麻烦了。就这样想着,刚刚要站稳脚,那个女孩又大笑着跑过来,重重的推了我一下。这一次速度很快,我还没来得及让自己停住,身体就冲过了中段,到了峭壁部份。我当时非常生气,心想你推我一次也就算了,我当你是开玩笑,一而再再而三,实在是过分。想着想着便生出了怨气。

我想尽办法要抓住些什么,让自己停下来,可是身边找不到任何可以借力的东西。那个峭壁好像很高,我滑了一段时间还没有到底。在下滑的过程中,我突然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不该如此生气,那个女孩是无心推我的,只是在开玩笑,我不应该以怨来对待她。想到这里心中豁然开朗,顿感轻松。眼看势必要坠入海里了,也坦然接受这个现实了。掉進去就掉進去吧,无非就是鞋湿了,衣服也会湿。我在想掉進去后会想办法屏住呼吸,然后让自己浮上来,到时候再想办法上去。当然,也可能会呛水或溺死,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一切随其自然好了。

在下一刻,我发现自己的手抓在铁栏杆上,没顾及多想就赶紧顺着向上爬。出乎我意料的是,向上爬的非常顺,明明刚刚垂直的峭壁上什么都抓不住,现在怎么感觉脚像踩在台阶上一样?往回爬的一路上左手边栏杆一直通到崖顶,右手的斜上方也总能抓到什么东西借力。不但不再往下滑了,而且爬得一点儿不累。我一边爬一边纳闷,为什么刚刚往下滑的时候没有栏杆,也没有台阶,现在这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爬上崖顶之后我就醒了。

醒来后,我立即明白这个梦与修炼有关。从中我悟到以下几点:

一、滑下悬崖警示我最近修炼不精進

最近几日,我沉迷于游戏和电视剧,在没用的事情上耗费了很多时间和能量。做梦的前一天晚上,我还在和同修谈我沉迷游戏的事情,同修还给我出主意,介绍他的经验。我醒来后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梦告诉我应该警醒了。

二、遇事应向内去找,而非向外去求

这个梦可以分为两部份,前半部份的我担心坠下悬崖,这是对危险生出了怕心,由此立刻身处险境。我怨恨推我下去的女孩,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认为是她让我置于险地的,却没有反思自己。在险境之中我虽保持着冷静,但一直都在向外找解决的办法,看环境中有没有可以抓住的东西,有没有可以增大摩擦力减缓下滑的办法,结果都是徒劳。

進入后半部份,一方面,我改变了对女孩的态度,不怨她,我做到了忍,理解她,我做到了善。另一方面,我因绝望而接受现实,不再担心坠入海里,愿意接受一切可能的结果。这是放弃了对逃脱险境、回归安逸的执着,准备好承受糟糕的后果,这也体现了忍的一面。放弃了虚妄的执着,接受现实,这也是回归真实。

当我把焦点从外部环境转向内心之后,局面奇迹般反转,梦境中出现了原本没有的栏杆和台阶。这让我即刻想到了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中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三、修炼人遇到的一切都与修炼有关

为什么梦境的后半段突然出现了原本没有的栏杆和台阶?回头想想,一切都是由心而起。陷入险境并非是女孩的过错,而是因为我先生出了怕心。即使没有这个女孩推我,或许我也会不小心掉下去,因为这一难是为我修炼而存在的。

我在梦里原谅那个女孩的一瞬间,我感到心里非常舒畅,我为自己能及时向内找而感到欣慰,我为自己能用修炼人的方式应对而感到庆幸。随即也放弃了对脱险的执着。

师父曾说修炼人的一生是经过改变的,修炼人所经历的一切都与修炼有关。那么梦里的这一难就是为修炼而存在,当我放弃执着的时候,自然它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这一难自然就过去了。

在现实中又何尝不是这样?数月前,我辞去工作来到一个新的环境,感觉处处受阻,后来一些事情渐渐理顺,可是在找工作上面一直不顺利。梦醒之后也反思到了自己对找工作的执着。有好几次我都觉的自己一定能得到那份工作,我的能力、工作经验、学历样样不差,和岗位需求也匹配,用人单位也确实缺人,我也在努力沟通,态度诚恳,对工资也没有要求,我觉的我一定能得到那份工作,可是一次又一次,工作机会与我失之交臂。我甚至也曾心灰意冷,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不再看招聘信息,但一有机会还是会多了解一些当地用人单位的特点。有时我自己都以为我不再执着这件事了,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四、什么是虚?什么是实?

这个梦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或许以前我就认为自己已经明白了,但知道和明白还是两回事。那就是在常人社会中我所经历的一切都如梦境一般虚幻。正如在梦里看到的悬崖和大海,我真的看到了,我能感受到沙子和我身体的摩擦,我能感受到湿漉漉的海水浸入我的鞋,这不真实吗?然而,一切都因一念而改变,那么什么是虚?什么是实?

在现实中,找不到工作就没有经济来源,未来就可能面临生存问题,这不真实吗?然而,我真的明白了师父的话了吗?我真的相信了一切都是为修炼而设的吗?如果我认为自己相信师父所说的一切,那么至少我没有时刻记住师父的话。我一遍又一遍的修改简历,咨询找工作的方法和技巧,都是在向外找。我执着于找工作,想要尽快脱离困境,这是对安逸的执着。

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我每过一关都体会到,当你完全放弃一个执着之后,你自然就得到了以前想要而得不到的。而那时,得到与否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已经没有那个执着了。在世间的生活中,得到什么、失去什么并不重要,百年之后,这些都带不走。只有修炼的功力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对修炼人来讲,“现实”中的一切是虚,修心是实。大法中道出了一切,悟到又做到却并不容易。真能识破“虚”而抓住“实”,那就是在修炼了吧!

一个梦境,一个点化。感谢无边师恩!

由梦境所悟受个人层次所限,如有不当的理解,望同修们见谅!


“娱乐至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31/“娱乐至死”-409780.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娱乐至死” 》,作者大陆学员,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一日。

《娱乐至死》是一本畅销全球三十年的书。作者时尼尔·波斯曼在这本书里探讨了一个令人警醒的问题:我们沉溺在现代媒介制造的愉悦中,不可自拔,这不仅会让我们丧失严肃思考的能力,还有可能导致人类文化的消亡。

这个书的梗概是:传统的阅读,可以帮助人们形成严肃、理性的思维方式。通过阅读,人类的视野开阔了,增长了知识,丰富了智慧,逻辑分析能力、智慧判断能力都会提升。

而随着电视、摄影的出现,碎片化信息打破了理性的社会。当人们接触的信息,既无法让他们有逻辑性的思考,又不能对他们的实际行动产生影响的时候,这类信息剩下的唯一用处就是愉悦感和娱乐功能了。电视的天职就是制造愉悦感,人不用动脑筋,就能获得愉悦感。

如果一个时代,舍弃了严肃的公共生活,周而复始的消耗在肥皂剧、综艺节目和明星的八卦中,他们的文化就已经危在旦夕、在劫难逃。

在娱乐至死时代,毁灭人类的,不是仇敌,更可能是娱乐。

听了这本书的简介,颇有感慨。适当的娱乐是可以缓解压力,放松心情的。但是,修炼人沉溺于娱乐,就是在放弃修炼、放弃返本归真,放弃自己誓约,就在走向歧途末路。

现实之中,有人一边学大法,一边追剧的,玩游戏的,打麻将的,美容化妆的,研究美食的,饲养鸡鸭的,栽花种草的,什么样的都有。他们在纵情享受常人生活,也在荒废宝贵的修炼时间。娱乐的时间越多,玩心就越来越重,道心就越来越淡。

谈到自己的状态,有人还理由十足,振振有词。有个同修在麻将馆里被找到后,她说:我刚看完书,我贴真相贴了。意思是:我完成任务了,我也该歇歇了。同修无言以对,修炼是自己的事情,是自己要严格要求自己的。有的人以为每天看一个小时书,出去贴一个真相贴,就是修炼了。剩下的时间应该放松心情,享受生活了。其实,这是蜻蜓点水,不是精進实修。好多同修都在从吃饭、睡觉中挤时间做三件事,监狱里的同修被绑在死人床上还在背法。相比之下,我们每天悠哉悠哉,我们的脸往哪放啊,我们配做师父的弟子吗?

有个同修长期看小说,在被窝里偷看,后来被捕,被判重刑。还有个大学的老师,七十多岁迷上了打游戏,松懈了修炼,得了癌症,一年以后去世了。有个同修被迫害出来后,就躲到农村去,养了鸡鸭成群,消愁解闷。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说:“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

有个同修上北京时看见车窗外神佛相随,在天安门打横幅堂堂正正,她曾经梦到过金榜题名,自己名列前茅,那可能是她未来的果位。可是后来,养生、看电视、吃保健品,贪吃贪玩贪享受,法也不学了,人也不救了。娱乐在放大人心执著、欲望、魔性,也在把修炼有素者拖回到常人。曾经神采奕奕的她,现在病魔缠身。

希望这样的同修换个角度思考一下:目前是宇宙正法的关键时刻,是众生危亡的非常时期,是在众神的注目之下。我们不去助师正法,整天剁鸡食、收鸡粪、取鸡蛋,养鸡玩,或者整夜的打麻将、看小说、网游、追剧,这不可悲可笑吗?这是走在神的路上吗?这是严肃的修佛吗?这是助师正法吗?这样的生命,配大法救度吗?能成为未来宇宙之王吗?修炼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不是勇猛精進的上士,就是若存若亡的中士。

因为娱乐没有压力,轻松自在,舒服潇洒,不用吃苦,不用剜心透骨找自己,不用冒着危险讲真相。所以,有的同修开始只是想放松一下,结果越玩越想玩,上瘾、成癖之后,就更不能自拔,最后完全被娱乐制服、绑架。就像吸毒一样。其实,过份的娱乐,本身就是旧势力的安排,是魔性十足的,它的目地就是毁掉修炼人。

师父在《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明示:“现代的人分不清行为表现时是你自己的思想还是被负面因素控制的。表面上一看你的行为一切都很自然,你甚至于觉的你思想来源也都很自然;你分不清哪个真正是你自己想的,哪个是外来因素控制你的,引领着你的欲望,吸引着你的各种瘾好,不管你喜欢什么。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修炼,多难哪。”

人是越吃越馋、越睡越懒,越舒服越想舒服的。我们在贪玩的时候,就在追求安逸、追求放纵,也就在放大魔性。师父在《精進要旨》〈法定〉中说:“求什么你自己定,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对头魔性就会起作用。”对于修炼来讲,娱乐至死,绝不是耸人听闻,而是每时每刻摆在每个人面前的考验。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反复强调:“不能放松”,只有时时精進,才是真正的不放松。

师父在《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我们在座的有些学员哪,我知道,不精進,有的甚至于很不精進,可是师父就在想,你怎么办哪?你怎么就没有正念呢?师父不是来救你、这部法不是来救你们的吗?而且你身兼着救别人的职责,自己还做不好,怎么办呢?不兑现自己对神的誓约,后果是自己在誓约中定的。”

所以,我们要清醒,我们是来修炼的,不是来娱乐的,我们是来救人的,不是来享受的。在修炼中每时每刻都要严格要求自己,要知难而進,不能知难而退。

明慧网上的《安逸与毁灭》、《警惕当代三大魔》、《珍惜每一刻》等文章,都很好,希望大家经常读一些警惕安逸心的文章,精進不松懈,才能走向圆满。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不是三退本身为目地》一文中写到:

现在不明真相的人大有人在,让众生了解真相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我认为,在当前形势下,会有越来越多的华人主动退出中共,但是反共不等于明真相,他们是出于正念?还是自保利益的狡猾心理?相同的举动,不同的出发点决定着众生能否得救。我们真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让众生真正明白真相。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让我们正念解体邪恶网络封锁》一文中写到:

常人的观念会严重阻碍发正念的效果。我有一次开始发正念的时候,脑子在想:“人的思想不是真正自己的思想”,刚一这样想,忽然从身体微观发出强大的能量,好象充满了身体所有的细胞,一下子好象身体思想都清理干净了。其能量之强大,真是令人非常震惊!五分钟后开始立掌向外发正念,能量也是强大无比。发完正念后又炼了一个多小时静功。这次经历我明白了我们不能有依赖常人技术的观念。修炼人修的是正念,去掉人的观念,大法弟子的正念威力无比!让我们用正念突破网络封锁。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不要看重同修表面的负面表现》一文中写到:

最近我悟到,跟同修接触中,不要看同修的负面表现,负面东西很能障碍人,会招来额外的麻烦,这就像一块金子上的泥土,看重泥土就会忽略本质,同修间出现的一些指责、评论、怨恨、不平、别劲、间隔等,其实是肉眼把假相看重了,造成间隔不断,谁也不服谁。当我们不去看同修表面上那些泥土假相时,想到每个同修历史上的付出和修成那一面的可贵,心里会生出对同修的敬重感,会感到轻松,修炼也变的简单了。

我提醒自己,一定要看母亲好的一面,不看不好一面。我剖析自己:母亲出事后,我开始的情绪是不理智的,对她的缺点不依不饶,甚至想,母亲的种种表现是低层空间的东西,她执着迷中的东西太多了,如不迅速改正,旧势力会操纵警察再一次迫害她,当时我眼里全是她的缺点,她不改变,我就不放心。这之前,我一直觉的自己修得还行,法理也能谈出一些,交流时我能说到点子上,有的老大法弟子夸我稳重、纯净。现在发现,我的这种思维跟旧势力一模一样,是站在旧势力角度上给母亲雪上加霜,是帮旧势力忙。深挖下去,发现自己身上旧宇宙为私的属性还很重,自我心强,有高高在上的感觉,把自己摆高了,才看母亲格格不入,人心多是不会有善的。

我还悟到,修炼是修自己的,不是修理别人的,法对生命有要求而不是我对每个人有要求,帮助别人和成就别人就是成就自己。同修之间的交流如果不能谦卑和慈善,则与常人无别。认识到这些,我感觉心里开阔了许多,有种轻松愉悦感。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正念面对魔难消失》一文中写到:

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我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徒,丈夫是最大的受益者,他为什么这么说话呢?师父告诉我们:“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是我的哪颗心不符合法了呢?我坚定的修炼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被邪恶操控的常人来左右我呢?而且还是个早已明真相的人?

我找到了自己虽然坚信大法,但还是有怕心。联想到上一次警察上门骚扰,我不在家,在警察的威胁下,丈夫由于害怕,告诉他们我现在不炼了。警察还威胁说:“你说话可要算数,如果你妻子再炼,把你也一起抓去。”警察还把他自己的手机号添加到丈夫的手机上。我回家后,没有从法上提高,反而庆幸师父保护了我,因警察离开我家时和我擦肩而过没有认出我。我马上把这个警察的手机号发到明慧网上,让海外同修打电话救他们。还觉的这样做比较安全,没有把师父安排让我救度的众生救下来。这一关没过好。

想到这里,我从心底发出一念:我不要这个怕心!我是来助师正法的大法徒,不允许再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遗憾。师父让我们修成为他的生命。现在天灾人祸不断,世人都是为法来的,都等着大法救度呢!决不允许邪恶操控有关人员对大法弟子犯罪,毁了众生。我要救他们,这是我的责任与使命。顿时,我感觉心里非常踏实。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我的老板是同修》一文中写到:

虽然当时勉强忍住了,可回家后和妻子(同修)谈及此事,仍是愤愤不平。“我在大公司、小公司干这么多年了,也赶上过各式各样的领导和大小老板,人家还都是常人,可谁会像他这么强势?不是强势,简直是霸道!他还真想在我跟前耍他那老板的派头!”妻子没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我。我感觉有点不自在,因为我意识到我此时已经不是个修炼人的状态。而且想起了师父讲的关于韩信受辱于胯下的故事,看到了自己的争斗心。既然这么多年的工作中,大大小小的领导和老板都没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都没给我提供这个提高的机会,我怎么还能怨同修呢?而且这时我还意识到,J同修可不是对谁都这样啊,他这不是又帮了我一次吗?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三言两语 讲真相需观察与互动》一文中写到:

我发现同修讲真相的过程中,有一个普遍的现象就是一股脑的灌真相。同修可能是心急,也可能是心态不稳有怕心等执著心,在向常人讲真相时,不管常人能否接受,只顾自己一股脑的在讲,向常人灌真相。常人已经很不耐烦了,还一直在灌。这种讲真相的效果不好,甚至将常人推向反面。我认为,讲真相的过程是一个修炼的过程,把自己的各种担心、疑心、怕心、急躁心修去,站在对方的角度,用对方能理解和接受的道理和语气慢慢讲。师尊每次在不同场合讲法,也都是根据学员的实际情况来讲法。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要保持和对方的互动,通过对方的眼神、肢体语言判断对方的接受情况,如果对方已反感了,就变换一下讲真相的方式和内容。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在家庭琐事中修心》一文中写到:

我的固执在于:总是用常人的观念看问题,而不是用修炼人的心态去看问题。为什么做不到这一点?就是因为没有跳出人的观念,没有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如果我天天保持祥和的心态,遇到什么事首先为他人着想,不产生怨气,就能彻底扭转以自己的私念做出的对他人的评判,因为有了评判就会动情,特别是对自己看不惯的事就会动气,就会给习惯的恶思、恶念、恶语打开出气的通道。所以要不动情,以慈悲的心态对待面前发生的一切事。当遇到堵心的事时,马上意识到这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也不符合修炼人的正念,这样就能马上把不正的东西解体掉,把心态调整到符合不同层次的法的要求,不進入常人的那种思维,就会使心情很快恢复平静,总保持乐呵呵的,我觉的这就是修炼的捷径。如果我们时常保持这种状态,不進入常人的思维产生的痛苦中去修,那该修的多快、多轻松呀。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学会真修》一文中写到:

修炼这么多年,自己信师信法,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做的不好,断断续续在做,觉的自己与真正的修炼相差甚远。好多执着心还没有完全清除,如利益心、争斗心、名利心、恐惧心等,像一层膜隔在我与法之间,严重影响自己修炼。发正念清除,短时间内正念起作用了,负面的思想少了,正念强了,可是不出几天,这些执着就会卷土重来,处在一种“学法不得法”的状态。

最近,我静心学习师父的讲法时,突然有所感悟:自己没有按照大法“真、善、忍”对照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是用人心在左右自己。为什么而修?

师尊在《转法轮》中说:“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要想修炼,那么就修炼。”我一直认为自己最初走入修炼是大法的法理令我折服,师尊深入浅出的讲法让我如沐春风,好象没有什么不好的动机。现在往深处挖,发现其中有我不愿承认的东西:对自己的境况不满,于是想从大法中为自己那颗忿忿不平的心找点安慰,让常人看看他们争的那些不是我争不来,而是我不想争。如此想利用大法的肮脏之心却被自己隐藏了多年。时间长了这个想利用大法的心不断膨胀。比如:当身体出现病业假相时,就会想通过炼功来祛病;让孩子常念“法轮大法好”的背后是想得到法的保护等。

修炼动机的不纯导致自己总是不能完全溶于法,总是与法有间隔,总是用人心对待修炼,总是不象个真正的修炼人,修炼状态也就时好时坏了。

另外一点是没有清除自身的党文化余毒。由于我从事的职业远离政治,我一直认为我身上没有党文化,当认真读了《解体党文化》后,惊出一身冷汗,自己说话的腔调、喜欢用犀利的语言、喜欢用强硬的语气压倒别人,都透出党文化的习气。

找到不足后,赶快加大发正念清理自己的场,求师尊加持自己,并时刻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这些败物确实存在,而且是活的。当我主意识一强,它马上就隐藏起来,有时还会以正面出现,给你弄得真真假假的。所以必须思想中一出现就马上抓住它,彻底清除它,哪怕觉的只是淡淡的一丝念头,也不能让它溜走。这样坚持下来,明显感到原来浑浑噩噩的大脑清醒了,心态平和了,看人和事都顺了,愿意学法炼功了,背法的速度也快了。

静下心来读《转法轮》,心里会亮堂许多,所有不符合“真、善、忍”的都是人心,应立即在法中归正或正念清除,向内找才能去除人心,当我们不断去学法、去悟,再加上不断的向内找、修心性的时候,层次就在提升。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