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2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85 期 2/2

发表日期: 2020年11月30日
节目长度:46分2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2,513 KB

43,57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0年11月26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85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正义必胜与大法弟子做好该做的
大法弟子何来依赖之心
三言两语 “负”与“重”
不执我 多为他
对信师信法的一点感悟
从正法理的角度清醒看待隐蔽的迫害
彻底放下对手机、电视的执著
迷糊的状态消除了
修炼交流摘录


正义必胜与大法弟子做好该做的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3/正义必胜与大法弟子做好该做的-415460.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正义必胜与大法弟子做好该做的 》,作者一言,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正义必胜,但大法弟子必须做好各自该做的事,而不能等着正义自动战胜邪恶。

大法弟子必成,但每位大法弟子必须时时修心性、在千锤百炼中炼成真金,而不是抱着各种人心与观念也能“自然”圆满。

一切都在主佛的掌握之中,但大法弟子必须履行使命,才能达成主佛想要的。

否则,中共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反迫害、证实法、讲真相呢?至于花了二十一年时间迫害还没结束,与我们做没做该做的、做到没做到该做的、修没修到该修到的层次,有很大关系。

配合正法進程的需要、用有效的方式(包括肉眼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抓住每一个时机,做好我们该做的,才能在既定的时间内达成主佛所要的,否则难免会出现复杂和拖延。

重温一九九七年师父发表的《道法》一文:“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你们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1]

让我们拿出神的一面来,抓住时机,帮助更多世人在美国大选这场正邪大战中明辨善恶是非,为他们自己的未来,做出正确的抉择。

个人认识,谨供参考。


大法弟子何来依赖之心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9/大法弟子何来依赖之心-415315.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大法弟子何来依赖之心》,作者海外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九日。

从法理中,我们知道,神仙界不把修炼人当常人来看。我体会,大法弟子也经常要用神念来主宰自己。大法弟子修成的那一面神体金光闪闪,只是我们目前还穿着皮壳空间粗糙粒子的“衣服”,留在这个空间做这个空间能做的事,同时又可以用正念脱开这些束缚,在另外空间参与神魔大战,是完全属于正神这边的。

正值美国大选所带来的正邪之战,大法弟子都可以使用神通来参与清除另外空间的共产邪灵、清除邪魔,随着更多发正念之后,是越来越明白,正念越来越有力。大法弟子是在帮助有使命的世人完成他们的任务,完成在人间的天象变化。就如武王伐纣,是应天象而为,姜子牙统帅,一路过关斩将,有妖邪干扰,也有各路正神、下界的武灵帮助,最后取得成功。若说姜子牙、正神是依靠武王,依赖于武王,那显然说反了。

天象已经安排到这一步,正神都在起作用,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中说:“如果大法弟子都拧成一股劲、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间哪,这对邪恶来讲太可怕了!”

大法弟子就是“神在人间”,用神通扫清障碍,加持世人起他们该起的作用,选择正确的路。

如果大法弟子有依赖于常人之心,寄希望于哪个人能帮我们带来多大变化,或者是一边发正念,一边在怀疑自己是否在依赖常人,我觉得那可能是没有仔细想清楚,大法弟子是谁,有什么样的能力,在起什么作用。

师父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说:“我在讲大法弟子不能上医院的时候我讲这样一句话,我说神,大家看到那个神哪,包括那山里的神仙修了几百年了、几千年的,他不上医院的,是不是啊?(众弟子热烈鼓掌)那个医院的医生有病了找他治。(众笑,热烈鼓掌)就是这么一个关系,所以大家一定要清醒。”

我体悟,大法弟子是把自己当作神,还是把自己当作人,贯穿于我们修炼的始终。人在人间,会依赖于有更大能力的人;神在人间却不可能依赖于人,何况是大法弟子——大法造就的未来的光焰无际的神。


三言两语:“负”与“重”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9/三言两语-“负”与“重”-415299.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三言两语:“负”与“重”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九日。

修炼应该是思想越简单越好,欲望越少越好,对物质的追求越淡越好,对世间的得失看得越轻越好。

一个人的身外之物,就像是你在往上升华时的多余的没有用的包袱一样,知道这个包袱会拖累你的提高,可是又摆脱不了执著的绳索,就这样上上下下的来回摇摆。

心中有法,就可以不断的卸掉影响修炼的包袱,悟到一层法理,就可以斩断缠绕着我们升华的缆绳。

生命都是越往上越美好,身体越轻,思想越纯净,境界越高,构成的因素越微观、越细腻。

大法弟子在师父的洪大的慈悲救度中,正的因素应该越来越强大,“负“与“重”的因素就越来越少。


不执我 多为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0/不执我-多为他-415346.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不执我 多为他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日。

我在状态比较好些的时候,能经常想到为他。最近一段时间,我感到自己往这方面的思维有些减弱,也提醒自己应该好好精進。

最近遇到一个难题。因为亲人(同修)在外面接触的一些人,我觉的可能是有关部门打進来的人员,因此心理上有些负担。此事由来已久,但由于亲人(同修)十分固执此事,我也不得不停止发表自己的意见。有时,能感到自己内心为这事儿分神、不安。一方面,担心亲人同修被影响而走向不正的状态;一方面,担心自己的环境也被影响。而与此同时,家庭内部,矛盾也渐渐显露出来。

就在刚才,我还在默默的抱怨,唉,真是搅的内外不安啊。拿起大法书学法,看到师父《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的师父讲法:

“弟子:旧法理与新法理有重叠的部份吗?

师:差异很大,根本问题是不重叠的。过去的基点是为私的,而大法造就的一切是不执我的。有一些具体问题是同样认识的。善与恶的具体表现基本上是一样的,但是很多东西都发生了一些变化,生命将来是越美好了。”

我有些知道自己面对的这件事情的“解决办法”是什么了。最近和亲人同修吵闹,甚至采取一些措施制约她,都不起作用,因为每次这样一想、一做,空间场的氛围就显得乱乱的。

这下我终于知道如何解决这件事情了,办法就是修自己,让自己高大起来,从而能抵挡住邪恶压力。

另外,对于亲人(同修)看似不够完美的行为,尽量的从为他的角度考虑。首先考虑怎样照顾到她的感受和她的修炼,而不是采取一些人中的不当的办法来“拉开距离”,以形成所谓安全措施。那样,反而违背了宇宙的理,成为一种干扰因素和不安的因素。只能抱着为他的心,多体谅,多包容。在修好自己的同时,功力也会上长,就会变的有能力抵挡周围环境中的一些干扰因素了。

再想到,最近本地多位同修被绑架。有时总是考虑如何能营救他们,对于有关部门的人员,我想,如果在运用正念清除邪恶因素的同时,也应有一份慈悲、为他的心,利用这个机会向有关部门的人讲清真相,让他们能够得救。

感到方方面面的一些困难中,如果要超越这个本来就没有任何存在理由的迫害,从而救度众生,为他的思维确实很重要。


对信师信法的一点感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1/对信师信法的一点感悟-415384.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对信师信法的一点感悟》,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长期以来,对于背法我总是半途而废,最后不了了之,我很苦恼,但一直也没有突破。一背法,私心杂念等就什么都上来了,背法背的特别慢,一天只能背一段。所以背着背着就心灰意冷。因为背的太慢,最后就背不下去了。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与法总是隔了一层什么?这种间隔不能让我完全溶于法中。不止表现在学法上,在做其它的项目上也很少善始善终。这种间隔究竟是什么?

昨天,我忽然明白了,长期以来,不论做什么,我总是“我要去做,我要去学法,我要去如何如何”,遇到难处很少求师父,认为这是修炼路上的困难,我应该自己努力走过去,不要总是麻烦师父。

在常人中,我就是一个万事不求人的人,再难的事都自己来扛。我把这种观念带到了修炼中,比如学法从来不愿意上小组,做事情总是独来独往。如果同修不来找我,我很少去找同修。这么多年要不是协调人一直拽着我,我可能一直是独修的这种状态。

在我和法之间,隔着一个自我。这个自我使我不能完全溶于法中,不能把自己完全交给师父。这其实是一个信师信法的根子问题。就象金子的冶炼一样,总是纯度不够,总有杂质——那个杂质就是自我,就是私。

信师信法还表现在一些执著心的舍弃上。前几天,有常人欠了我几百元钱,我的心放不下,向她要,但她就是不给。后来虽然给了,但是不再与我说话,断绝了往来,这个利益之心使我和众生有了间隔。

我心里放不下时,为什么想不起师父呢?把一切交给师父,得与失都由师父安排,还会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我看到一篇交流文章中写道:一位同修被恶徒打的从头部到四肢、到心脏都没有了知觉。但她放下了生死,把一切都交给了师父。最后师父从心脏开始以点带面,让她恢复知觉和意识。这就是信师信法纯度的差距和对应的不同结果。

当我找到长达几年的消沉状态的根源就是信师信法不够,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师父这个根源时,我下定了决心,每天加强自己的主意识,把一切交给师父。之后,我的背法质量和数量有了很大的变化,我可以做到一天背三至四页甚至更多的法。这是我从来没有做到过的事情。

个人层次的一点认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从正法理的角度清醒看待隐蔽的迫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0/从正法理的角度清醒看待隐蔽的迫害-415284.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从正法理的角度清醒看待隐蔽的迫害》,作者大陆青年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日。

很长时间在修炼上我有个困惑没想通,就是负面思维的问题。一遇到问题我就好用负面思维,总往不好的方面想,越想越怕,越怕越无可奈何,焦虑、担心、愁苦、自卑,这些负面的情绪总是困扰着我。我也知道不应该承认它,很艰难的排除掉,过后还出现,总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这种负面思维让我心中做事没有底气,甚至对修炼的信心不足,我意识到它已经严重干扰我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可我却一直没有找到这种思想的来源在哪里。

最近我意识到要实修自己,修炼状态好了一些,我在心里请求师父点悟弟子关于负面思维的问题。就在几天前我在工作中连续出现了几个失误,虽然是很难避免的,但是这在我心里造成了很大的负面情绪,我坐在工作室里越想越担忧,越想越无奈,心底一片灰暗,有那么一刻我心想干脆辞职算了!再也不想干这一行了!

就在我心中翻江倒海,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种想法不对!这不是一个大法弟子该有的思想,这不是大法弟子该有的对师父的正信,这不是我,我不要它!我寻找这种思维的来源,瞬间意识到它是旧势力的一种迫害手段,利用着人的观念、思想业力、负面情绪等,在人的思想里无限放大负面的东西,最后让你对师父和法产生怀疑,以达到摧毁大法弟子正信的目地。这是旧势力对人的思维的直接干扰和迫害,非常隐蔽也非常邪恶。如果我们认不清它,顺着这种思维想下去,就会出现我上面的情况,心越来越不稳,越来越不能用正念看问题,越来越怕,越来越对修炼和师父没有信心,最后有可能就掉下去。

我悟到旧势力就是利用这种负面思维,在思想中直接干扰大法弟子的思想和正念。这是不同于病业形式的一种隐形的迫害。它们的目地是摧毁修炼人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打击和毁灭的是大法弟子最根本的东西——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正念、正悟,从而彻底毁掉大法弟子!用心多么阴毒险恶,它们是在犯罪!

而我之所以能上当,我悟到就是后天观念、思想业力、实证科学等的障碍和阻挡,遇到问题的时候不是站在正法理的基点去看待,而是习惯用人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观念、经验、眼见为实、和切身感受等去感受和对待,就是这些东西阻碍我们对大法法理的正信正悟。我想起了师父在《精進要旨》〈警言〉中的法:“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师父在《精進要旨》〈警言〉中还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

在修炼中我越来越觉的对师父的正信真的非常重要,贯穿我们修炼的始终,是我们能否修成的根本。在每一次的考验和魔难面前,我们能否用正法理中修出的正信正念看待问题,真的至关重要。我悟到我们能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看问题,并能正行,那我们就符合了正法理的标准,法就能为我们展现无所不能的伟大法力,反之按旧宇宙、旧势力的思维方式去解决就只有死路一条,旧宇宙的法没有那么大的智慧和法力,它们是被正法淘汰的生命。

悟到这一点我立即发正念彻底清除旧势力对我思想的干扰和迫害,我觉得瞬间心底升起了对师父的正念,之前的一切负面情绪一扫而空,心中充满阳光、喜悦和希望。

关于美国大选,在明慧网上看到很多同修在交流,觉得大家认识的都非常好,也帮助我在这个问题上有了清醒的认识。我谈谈自己现阶段的浅悟,我和身边的同修们交流悟到,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对师父的正信,不要被表面的假相迷惑和带动,守住大法弟子的根本,从正法理的角度看待问题。最后的结果师父已经定了,是师父在根本上在掌控着一切!

世间的正邪较量无论怎么惊心动魄,那都只是表象,真相是师父也许是在利用着这些最后的邪恶因素及恶人让它们充分的表现,让世人看清邪恶选择未来。是神在选择和救度善良的人!而这些邪恶因素和共产邪灵在师父和正法洪势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连尘埃都算不上,等它们都蹦跶完了,世人在这个过程中摆放了自己的位置后,它们就会被淘汰。美国的大选是世人在选择善恶,摆放位置,对我们来说是助师正法清除邪恶,在另外空间是在扫除,将这些宇宙中最后共产邪灵因素和一切对抗正法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最后围剿和灭尽的过程。这些最后的尘埃和垃圾要清除,这是一个净化宇宙的过程。

自从师父经文《大选》发表后,我和家人同修就开始为此发正念,可是发现这几天身边出现了不易察觉的干扰,我们悟到都是针对此事而来(包括我在工作中的失误也是一种干扰),任何事情都不能干扰大法弟子助师正法,就做我们该做的事,在此提醒同修要注意,旧势力利用各种形式针对正法進程的干扰和捣乱。

我悟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任何环境、形势、考验和魔难面前坚定我们对师父坚如磐石的正信、正念至关重要,从始至终我们要修出来和能回报师父的,好象也只有这金刚不动的正念!最后希望所有大法弟子都能在所剩不多的修炼路上正信正悟、正念正行,以报师恩。


彻底放下对手机、电视的执著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0/彻底放下对手机、电视的执著-415193.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彻底放下对手机、电视的执著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日。

我是修炼二十三年的女大法弟子。可能生生世世积淀了很多对故事、文学方面的爱好,修炼前对这些执着的特别厉害,没有闲书、电视都觉的时间特别难熬。刚开始修炼那些年,我杜绝了这些东西,后来随家人看两眼,就又开始执著看手机、电视了。戒一段时间又看上了,反反复复。

今年过年后由于疫情在家闲着,我又看上了手机、电视,并且对手机、电视的执著很大,把真我挤在一边,身体和思想都被魔迫害的苦不堪言,却又不能自拔,虚耗着师父用巨大付出为大法弟子的修炼和救人延续来的宝贵时间,自己内心有深深的罪恶感。

特别是两个月之前,肩膀、胳膊疼的特别厉害,可还是麻木的看着。明明早晨炼功、发正念时想的好好的,清除它,做完饭吃饭时就又想看两眼手机,一看就又放不下了。也知道那一念不是我,但这正念太弱太飘,感觉正念不是真的自己,想看手机的念头是真的自己,不看都不行,好像饥渴难忍了一样。我知道自己完全被魔控制了,感觉到在这个乱世修炼的艰难,这都最后了我还掉在魔窟里出不来,怎么办啊?!圆满无望啊!我想起有同修多次告诉我,有困难求师父,特别管用。

我过去一直认为不到万不得已不求师父,师父时时在看护我们,该管的会管的。但是在无望中,我只好求师父了。这天早晨,我跪在师父法像前,跟师父说:“师父,弟子很不争气,没有做好三件事,多年来一直断断续续被手机、电视控制,弟子清除不了它,修炼、救人都没做好,现在感觉回家无望了。但是弟子真心想做好,愿意无条件同化大法,精進做好三件事,请师父帮助弟子清除手机、电视后面的魔吧,弟子以后一定努力精進,修好自己多救众生,不再沾染这些邪魔,请师父帮助。谢谢师父!”

随后,就感觉自己空间场没有那东西了,对手机电视都不感兴趣了。我非常惊喜,我这才知道求师父是如此重要。过去同修多次告诉我,他有事就求师父,师父就会帮助或点悟,特别管用。我却一直固执己见不愿求师父,其实主要是自己信师信法不够,我是锁着修的,神奇体验很少。虽然师父讲过求师父也体现了弟子信师信法,但是我潜意识里对求师父信心不足。

现在我更加明白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一法理的深刻内涵。到现在近两个月过去了,我不再对魔窟里的东西感兴趣,不再被手机、电视控制了,我的手机现在换成了老年机。我今后会珍惜师父为弟子清理身体的不容易,以后一定不再沾染邪魔。


迷糊的状态消除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5/迷糊的状态消除了-415518.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迷糊的状态消除了》,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概是从二零零三年起打坐开始迷糊,后来发正念也迷糊。

大多时候,進入迷糊状态自己并不知道,还认为自己没有东倒西歪,手没有倒掌,因为结束时看到是在正确状态下。特别是打坐,每到一个时间点时,能看到在天目的正前方一尺远的地方有一团碗口大小的灰灰的云团飘向前额,我一下子脑子就往下沉。我明明白白的抵抗它,但马上就迷糊过去了。硬挣着眼,眼皮沉得一会儿就闭上了。单单从这个现象就知道是魔的干扰。我用了很多办法都解决不了问题,这种状态持续了十年。

有句歇后语: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反观我炼功初期,精神头十足,听着炼功音乐每个音符都是仙乐。音乐走到哪了,还有几段都清楚。虽然不能都静下来,但很用心的。时间长了,没有在法上修,象常人一样皮了。音乐放着,心不在焉,任各种杂念在脑子里飘来飘去。炼动功时,炼到哪了不知道,麻木地随着走。这是修炼,不是常人的体操!主意识不强,各种外来生命争相而来,它们巴不得呢。“你一边睡去吧,我来。”心不在法上,它们就能操控你。

修炼人的问题只有用法解决,只找这执著、那执著是不够的,得实际去做、修去它们。干扰来时,我不承认它,把它和主意识分开,让它死。炼功时发现走神就抓住它,管你这心那心,想它死,想师父的话。上来一次这样做一次,思想紧跟着音乐。

发正念时,前五分钟就盯着意念中想的要清除的东西,师父说了想它死它就会死。师父说的,心里要坚信,后十分钟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时,只要一走神,马上想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中的话:“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相信发正念是管用的。真正迫害大法及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是在另外空间起作用,心里盯着一个“灭”字,我的能力强大无比。长期困扰我的迷糊消退了!

经历了风风雨雨,我从炼功中感受到了心性的升华。第五套功法中,佛法的威严伟大,师父慈悲的呼唤,激励修者精進。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气功是修炼,是超常的东西,不是常人中的体操”;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我讲了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而且它是超出常人的,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难一些。那不是超常的吗?所以比常人中任何事情对你的要求都要高的。”

一个明了修炼目标的大法弟子形式上做三件事并不难,难在“做好”上,难在时时刻刻用心。常人反复做一件事不久就疲了,修炼人不能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时刻刻用心不怠。时常提醒自己修炼是严肃的、超出常人的。没有新鲜刺激的趣味,看不到耀眼的业绩。但大法给予的是身体某个部位陈旧的病痛不经意间没了,心里滑滑的柔柔的,没有硬结,没有杂尘。只可惜我松松垮垮地荒废的太久!

近段修炼的一点体会,不妥处,还请同修指正。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大法弟子的角色》一文中写到:

大法弟子不应该被大戏的过程、情节所带动而出现思想上的浮动,应该明确师父在正宇宙的法,乱中有序,一切都有定数,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早在二零零四年大纪元严正声明中提到:未来神指定人间的谁对中共進行清算……现明慧网已明确:川普是神选之人。那么大法弟子在意念中就要坚定一念:正法必成,川普必胜。这一念就是正念,会加持世间正的能量场。在这场大戏中,大法弟子不是旁观者,恰恰相反,我们是另外空间中正邪大战的主角,大法弟子负有神圣的使命和责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师父赋予了我们无限的神通,师父在选自《洪吟三》〈神在世〉告诉我们:“各显奇能除祸殃”。在这关键时刻,我们就要加强发正念,灭邪除恶,解救被邪灵控制的众生,直接针对美国大选解体铲除干扰川普当选的一切烂鬼、黑手、共产邪灵及一切邪恶的生命及因素。对于那些被操纵违背正常社会秩序做坏事参与作弊的生命(包括人和机器)让其立遭恶报,使其操作过程无法得逞。以此加持人间正的能量场,推动天象变化,也是在解救众生。之前在思想中曾有顾虑,认为中国离美国太远,发正念作用不大,有所松懈。发正念时,师父《洪吟》 〈洪〉的一句法打入脑中:“苍穹无限远 移念到眼前”。豁然明白:另外空间美国就在眼前。消除顾虑,真实的看到自己和同修端坐在另外空间发正念的那一幕。无比慈悲!无比威严!无比神圣!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浅悟向内修是同化法的唯一路径》一文中写到:

修炼中,大法弟子都知道师父讲的向内修、向内找的法理。但在实际修炼中,完全做到向内修向内找却不是很容易。原因就是人形成的很多观念存留在人的思想中,而这些观念在另外空间都是灵体生命。人要修炼就要消灭这些不符合法的一个个灵体。这些思想灵体要被消灭它能干吗?于是它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控制人的大脑,占据人的大脑。从而阻碍主思想无条件同化大法。使大法的威德不能在修炼者身上展现。反映在人的表面就是它控制人的思想向外看,不向内找,因为向外看它就被藏起来了。从而达到它生命的延续。反之修炼者一旦向内看,这个由观念构成的假我就被暴露出来了。它就会被大法所清除。从而主思想也就无条件同化大法,溶于法中。神迹、法力、慈悲也会在修炼人身上展现。修炼人要想找到真我、分清假我,只有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无条件向内找向内修,才能在修炼中,层层分清真我与假我。向外看就是在容留假我,向内修就是在修去假我。这种向内修和向外看,表现在现实修炼中的不同表现分别是向内修:心中慈悲无怨,泪流满面,会真诚感谢师父巧妙的利用这些环境,给自己提供去人心升华的好机会。向外看:心中委屈,怨恨不断,虽然有时也眼泪不断,却是委屈的泪。所以,修炼人在修炼中,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向外找向外看的思想,那是被假我操控的状态,那是走魔道的路径,那条路不会有慈悲,只有怨恨。我们想一想,我们总是让一个假我控制我们,又如何同化大法而成为法粒子。而摆脱它们的唯一路径就是无条件向内修,向内找。在我们空间场范围内,出现的任何不符合法的现象,都是我们这个粒子场不纯造成的,才会在我们空间场范围内出现不正确状态。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珍惜机缘-多救人》一文中写到:

我知道救度众生时间紧迫,但自身状态时好、时坏,有时表现状态消极。平时遇到的人,只要正念强一些,就可以讲真相救了他,但思想一放松,就让机缘溜走了。我向内找,为什么不珍惜这万古机缘,为什么不把关系众生性命攸关的大事放在首要位置考虑呢?师尊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道:“很多微细的那些不好的生命,它们就象尘土一样覆盖住你,盖住人的思想,可是那啥都不是,你们发正念就能消灭掉这些烂东西。很多人发正念在敷衍。你要不清理干净你身体中的这些东西,你的修炼就会受到影响。可是那些东西一念就灭没了。你就是正念不足,正念就出不来,就不起作用。”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做一个同化法的生命》一文中写到:

找到利益心后,我决心去掉它。在不断的实修过程中,我认识到利益心背后是一颗执著自我的私心,它与人的很多心有关。诸如怨恨心、争斗心、妒嫉心,都是因为利益(这种利益包括物质和精神两方面)被他人侵占或自己得不到时,心里不平衡,才会去争,去妒嫉,去怨恨,显示心、虚荣心、求名心等等也是一样,背后都隐藏着对利益的追求。甚至于同修之间过分的清算财物,也是一颗利益心——唯恐自己占便宜而失德嘛。因此,在修去利益心的同时,也要注重修去人的各种心。跳出人的观念,方能走向神。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神奇的起伏变化》一文中写到:

所以我觉得美国大选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美国民众大面积得法与了解大法的一个契机,红魔再怎么猖獗、旧势力再怎么猖狂,都只能局限在一个层次中,往上还有更高的,一条高于旧势力的路。所以我们只要从法中得到智慧,反过来利用这个形势,不管形势怎么变化,就可以让美国乃至世界民众,更能明了大法大善大忍的胸怀,若能请大法经书安他们的心,人们一旦明了了哪怕只有一点,自然知道怎么应对目前的局势。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