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0.12.09)

发表日期: 2020年12月9日
节目长度:21分48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869 KB

20,43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1. 全球齐心抗共 此其时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4/全球齐心抗共-此其时也-415989.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四日。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今年七月份呼吁全世界联合抗共,并且揭穿了中共声称它代表十四亿中国人民这一谎言。他承诺,美国不会再任由中共政权绑架中国人民;美国将带领自由世界,坚定的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共同击溃中共的独裁暴政。两个月后,蓬佩奥谈到中共的穷兵黩武,阐述了美国已经结束了“绥靖”政策、建立全球联盟反击中共的霸权扩张。

前不久欧盟拟定了一份计划草案,呼吁美国建立一个全球联盟,以用来应对中共对全球的侵略。这份名为《欧盟-美国应对全球变革新议程》(A new EU-US agenda for global change)的草案写道:“作为开放的民主社会和市场经济国家,欧盟和美国一致认为中共带来了战略挑战”。该草案提议在反垄断法、数据保护、合作打击网络威胁等方面采取共同对策。这份草案将被提交到十二月十日到十一日欧盟成员国领导人会议以待批覆。

欧盟的这一计划草案,将重振和美国的同盟关系,以集中力量应对中共侵略,正是呼应了蓬佩奥的倡导。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在今年的联合国大会上明确表示,在21世纪的大国冲突中,欧盟应该和美国站在一起,而不是与中共为伍,他说:“欧盟和美国有着深厚的联系。我们有着共同的普世价值观和相互的感情,在历史的考验中这种感情更加稳固了”。

同时,总部设在加拿大的“哈利法克斯国际安全论坛”,汇集了全球各地250多位专家的观点,近日发布了一份最新的报告,题目是“中国与民主国家—世纪最大博弈”。这份报告从中共在国内的统治、它的技术专制主义、中共对民主国家虎视眈眈、以及中共的战略谋划等几个方面,运用详实的证据,凸显了中共对民主国家构成的威胁。

美国正在全方位反击中共,东西方国际社会正在形成一种“民主政体联盟”以对抗中共威胁。这个“民主政体联盟”包括美国,日本、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欧盟、北约和东盟成员国等盟友,这些国家都具有相同的普世价值理念。

前不久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演讲时强调,川普政府正在建立国际共识,以多种形式对抗中共日益增长的侵略行为。例如:“孔子学院”一直是中共输出意识形态的传媒系统和间谍机构,美国、德国、法国、瑞典、澳洲等国已经陆续撤销了和“孔子学院”的合作关系;近期澳大利亚政府严厉打击中共影响力和渗透行动,并且率先呼吁针对武汉肺炎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日本政府鼓励日本公司把制造厂从中国大陆迁回日本,以支持美国的强硬政策。

今年,在其它国家忙于应对疫情的时候,中共在台湾、香港、南中国海和印度边境咄咄逼人的做法更加使西方世界提高警觉。美国、加拿大和欧盟一致认为,中共是民主世界价值观的主要挑战者。目前,民主国家彻底转变了对中共的态度:过去这些国家以为经济的繁荣会给中国带来自由和民主,直到一场全球疫情让世界清醒了,终于认识到“中共才是危害全球的病毒”。

倡议全球联盟、协力抗击中共,已经跨出了成功的第一步。八月份,蓬佩奥宣布“干净网络”(Clean Network)的框架。迄今,已经有占全球GDP三分之二的53个国家、180家电信公司,包括数十家世界巨擘加入了“干净网络”,不再使用“华为”等中共公司提供的设备和技术,以打造安全的5G网络。欧盟也启动了“欧盟5G清洁工具箱”,已经有27个北约国家加入“净网”计划。

美国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和工业界盟友,加入这个日益蓬勃的“净网”潮流,可以加强保护本国公民的数据安全,不受中共网络渗透的侵扰。至今,仍然有一些迫切的想要扩充5G网络建设的国家,还深陷在中共“网络版一带一路”的红色泥沼而不自知。

中共不是一个正常的政党或政权,它是共产邪灵在人间的代表。红色魔鬼统治世界的步骤,是在西方国家中摧毁传统价值、瓦解伦理道德。中共意图改变国际秩序,利用民主社会的漏洞,假借言论自由以散播“无神论”的邪说,隐晦的从自由世界中汲取养分。历经数十年的所谓“韬光养晦”,尽管中共百般矫饰,最终难以掩盖它赤化全球、毁灭人类的真实面目。

打击中共不仅是一场贸易战、科技战、军事战和信息战,更是关于信仰和理念之战。美国国际宗教自由事务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近期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共将镇压模式输出到海外,危害全球范围的自由。他说,“威权主义最终都不能击败信仰,这是一场他们不会胜利的仗”。

“信仰之战”,宣告了这场正邪较量的关键所在。人在大是大非面前,必须分清善恶好坏。“墙头草”、“随风倒”等变异思维模糊了是非善恶,是不可取的。有些国家害怕中共报复,于是随波逐流,一味隐忍,等于变相的助纣为虐,养虎遗患,这会让中共变成一头更加无法驾驭的疯狂野兽,从而威胁全球安全。

当前就是正义和邪恶的较量,各国政府和人民都必须在正邪之间抉择。对国际社会的自由体系而言,正义大旗已经高举,这时恰是汇聚全球力量的关键时刻。正邪交战,容不得妥协或犹疑;生死关头,命运系于一念间。至今仍然徘徊在“净网”之外的国家,或者自欺欺人的“骑墙派”,基于强化国家安全的架构,应该尽快加入全球防御体系之内,共同建立坚实的抗共堡垒,方为识大体的明智之举。


2. 首位加入中共的美国青年迟到的醒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7/首位加入中共的美国青年迟到的醒悟-416114.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

二零二零年美国大选是西方自由社会和共产主义的一场对决。共产主义究竟是理想还是谎言,一个曾经为之奋斗几十年的美国左翼人士,用自己的的人生经历告诉了人们,追寻共产主义的真实遭遇是怎样的。

李敦白(Sidney Rittenberg),一九二一年出生于美国的一个犹太家庭,他曾经加入美国共产党。二战期间,李敦白被派往中国战区,因为他迷信于中共鼓吹的所谓革命事业,一九四六年决定留在延安。抵达延安的当天,李敦白就见到了毛泽东,日后他渐渐为延安的中共核心领导们服务。不久,李敦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共组织中的第一个美国人。他曾在中共中央广播事业局担任外籍专家,为英文稿件润色,并参与翻译了《毛泽东选集》。

李敦白是个典型的被共产主义欺骗和蛊惑的左翼青年代表,比如,当年他读了被中共杜撰出来的焦裕禄事迹时,真心痛恨自己过着优越的生活,对官僚等级制度失望至极,批判自己不是个纯粹的马克思主义者,而他却不知道马克思本人就是腐败至极的家伙。当李敦白向中共主动提出降低薪水、取消专车待遇的时候,却遭到了中共威胁式的所谓“好心”拒绝,因为他的行为被中共认为是有损共党形象的。

文革初期,他重访延安,当时的斗争口号“解放人民,打倒党内腐败修正分子”,又一次蛊惑了他,他觉得:刹那间,找到了自己。之后,他成了文革中的风云人物,参加过批判王光美、陆定一、周扬、梅益等人的批斗会,成了毛泽东身边最革命的西方人,被称为洋人造反派符号。

李敦白回忆道:“这些年轻人要建立一个新社会,这是我在入党之初就一直期盼的社会。他们要建立类似市政厅的民主,让每个人在选举领导时都有发言权。”然而,美好的解放的感觉不久便被丑恶的暴力和派系斗争驱散,李敦白终于发现了中共的虚伪和丑陋,他禁不住上台演讲说:“如果我们对待意见不合的人比走资派还要狠,那我们当初又有什么正当理由去夺权呢?”他还说:“用暴君对付无辜人民的手段来对付和我们一样的百姓?我觉得可耻,非常可耻!”

不久,李敦白便被打成特务投入监狱。李敦白曾经因为所谓外国间谍案前后两次被关在秦城监狱长达十六年。铁窗之后,他回到了美国故土。

二零一六年,李敦白在一次被采访时说,“不但文革是错误的,这整个无产阶级专政,这整套理论,根本就不对。你本来说通过专政可以达到最高级的民主,实际上,你通过专政,你就得更加的专政。。”李敦白在《红幕后的洋人:李敦白回忆录》中说,他跟其他人一样走上共产主义道路是希望建立一个更好的新世界,但是他见证了罪恶,和罪恶并存,某些情况下他还曾经参与其中,“这让今天的李敦白感到耻辱和羞愧。”

在谈到香港“反送中”运动时,李敦白说:“香港是个悲剧。中共不会允许香港有自由,怎么可能?只要有政权,它不可能的。这不是见了自由女像就掉眼泪的,不是那样的人。他是权,管权的。”

尽管李敦白对邪恶的共产主义有所醒悟,但是在他二零一九年离世前,对当今权贵资本主义中共仍然缺乏警惕和清醒的认知,在美国对中共绥靖政策扩展时,李敦白晚年曾经一度和中共所谓的国际资本达成和解,为比尔·盖茨等科技巨头投资中共提供政策咨询。

中共对美国的渗透,展示了共产主义在西方全新的手腕。和暴力完全不同的是,中共在西方是把摧毁人的道德作为全面入侵手段的。艾森豪威尔总统内阁的农业部长本森(Ezra Taft Benson)曾经说过:“我们相信道德准则。而共产主义否定内在的对错判断,正如斯科森(W. Cleon Skousen)在他的作品《裸体的共产党人》中所说:共产主义‘令人相信,利己为先,没有什么是邪恶的’。这是最该诅咒的教义。真正接受这种理念的人既无良知,也无荣誉。暴力、诡计、背信弃义,全都成为合理。”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翟东升公开炫耀,中共是如何渗透美国精英阶层的,翟东升炫耀的视频在网络广泛流传,翟东升在视频中说:“我们知道特朗普(川普)跟我们打贸易战,我们为什么搞不定特朗普政府?为什么一九九二年到二零一六年之间,中美之间各种问题都能搞得定?所有的危机,不管是银河号事件还是炸大使馆还是撞了飞机,所有事情全部是‘床头吵架床尾和’,两个月之内搞定。什么原因?”“天下没有美元搞不定事情。如果一沓美元搞不定,我就用两沓。”

翟东升还肆无忌惮地抖包袱:“现在我们看到拜登上台了。好!传统的精英、政治精英、建制派,他们跟华尔街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所以大家看到川普说拜登的儿子在全球基金公司,谁帮他建的基金公司,明白吗?这个都有买卖。”

目前,美国大选跌宕起伏,川普团队和支持者们把一个个拜登大选舞弊的铁证拿出台面,诸多证据链的背后指向了中共鬼影,翟东升毫无遮拦的陈述恰恰为中共渗透大选做了旁证说明。

一位出生在纽约的美籍华语作家韩秀,两岁的时候,被母亲送往中国,后来韩秀经历了知青上山下乡十年,流放山西和新疆十二年,受尽了中共的凌辱。七十年代末,在美国驻华使馆的帮助下,韩秀辗转回到美国。当她看到有美国人焚烧美国国旗的时候,非常的生气,别人不理解为什么她那么愤怒,韩秀说:你们不知道,失去美国的保护,那将是什么滋味!

二零二零年美国大选,社会主义者们有预谋有系统的舞弊行为正在打算把美国从人民手中偷走。川普总统在最近的一次最重要的演讲中表示,捍卫美国宪法是身为总统的他目前要做的最重要最迫切的事,他会誓死捍卫选举诚信这一神圣权利,因为它关系到美国人民的民主和几代美国人浴血奋战的努力。

林伍德大律师前几天发推文呼吁:“我们是美利坚合众国。从一七七六年以来,爱国者为自由而战。二零二零年,美国爱国者队将纪念我们祖先的牺牲,并将采取一切必要行动,确保我们的国家保持自由。像开国元勋一样,我们也是由全能的上帝领导的。”


3. 切莫丧失仅存的良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8/切莫丧失仅存的良知-416134.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八日。

生儿育女,是天经地义的事;信仰无罪,是天赋人权,也是公民的基本权利。然而,中共以国家的公权力,对怀孕妇女实施绑架、甚至强迫堕胎,然后强制洗脑、非法判刑,泯灭人性至极。许许多多怀有身孕的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而无辜被中共绑架、身陷囹圄,并遭到中共警察到恣意凌虐。窥一斑而知全豹,我们可以从下面几个例子来看看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忍程度。

二零零一年初,湖南省长沙市法轮功学员龚湘辉被非法关押时已怀有六个月的身孕。长沙市“六一零办公室”人员强行将龚湘辉拉到医院,实施强制堕胎,胎儿被肢解取出,中共的野蛮行径惨绝人寰。当班护士气愤地说:“只过几天就可以生下来了”。此后,龚湘辉身体留下了严重的创伤,时常剧痛发作。

二零零零年三月,武汉市蔡甸区法轮功学员杨平,被非法关押时已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中共强迫杨平堕胎,并在打胎后不到一个月就把她送到“武汉市戒毒中心”非法劳教了一年半。在劳教期间,杨平只能洗冷水澡,喝凉水,以致全身浮肿。

二零零零年,新疆精河县法轮功学员岳秋雨当时已有七个月身孕。中共劳教所警察强制岳秋雨堕胎,导致岳秋雨不但身体受到摧残折磨,精神也遭受严重刺激。

山东省烟台芝罘区法轮功学员刘秋红怀孕八个月时,被中共警察从家中绑架、强迫引产。孩子生下时还活着,会哭,但立刻被送走,生死不明。中共对刘秋红实施强迫引产后,直接把她关进凤凰台办事处的洗脑办迫害了近一个月。

河北省迁安市法轮功学员张立芹是杨团堡的中学教师,她在课堂上被中共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当时张立芹已有身孕,警察杨玉林暗中给张立芹下药,让她喝下不明药物,并恶狠狠地说:“你怀孕,我就能放你回去吗?没门!你是斗不过我的。”说完警察杨玉林哈哈大笑。第二天,张立芹肚子疼痛难忍,下身开始流血,接连好几天都流血。期间,中共的刽子手们还强迫张立芹抱一袋沙子在院子里跑,跑完后让她用凉水洗衣服,最终导致张立芹流产。

中共不信神佛、仇视信仰,背离普世的良善价值,犯下了“反人类罪”。施暴的警察固然凶残无度,而躲在幕后操控、纵容、包庇和奖励的中共才是罪魁祸首。正如《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所说,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毁坏人的道德从而毁灭人类。

孟子说:“无恻隐之心,非人也”。生而为人,最可贵者莫若良心与理智。失去人道的悲悯情怀,则无异于禽兽畜生。善恶终有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公检法司和610人员,切莫丧失仅存的一点良知与善念,沦为中共与江泽民集团任意操控的迫害工具,最终葬送自己和家人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