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2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修炼故事

修炼故事(140):骨科医师见证:五处粉碎性骨折不治自愈

发表日期: 2020年12月29日
节目长度:12分2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3,331 KB

11,59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您好,我是宋阳。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故事是《骨科医师见证:五处粉碎性骨折不治自愈》。故事的主人公王久春女士,今年七十二岁了,是新西兰哈密尔顿的法轮功学员。她在一次车祸中右腿有五处粉碎性骨折。仅仅通过炼功,右腿就不治自愈,奇迹般完全康复了。让我们一起来听听她的故事。


骨科医师见证:五处粉碎性骨折不治自愈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七日早上,我正走在人行横道上,一辆停在人行横道边上的轿车突然发动起来冲着我右侧撞了过来,我听见我的骨头“咔,咔,咔,咔”被车轮压碎的响声,随后车停了下来。

撞我的司机是位西人女士,副驾驶坐着一个华人小伙子。车祸发生后,他俩呆坐在车上发愣。我大声对他们说:“你们快下车來把我拽出来啊!”这时后面几辆车上的西人司机都下车过来了,和其他人一起把我从车底下拖了出来。我看到这几个西人司机在斥责那个肇事司机,说她竟然在人行横道上把人撞成这样!

由于后面车辆的西人司机报了警,两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来到我身旁。自始至终,我的意识都非常清楚,我没有对肇事司机有任何的抱怨。救护人员快速的把我抬到救护车上拉到了急救中心,拍了很多X光照片。医生在X光片子上看到我的右腿有五处粉碎性骨折:右侧的踝骨和膝盖链接的腓骨完全断了,穿着裤子就可以明显的看到骨折的地方有骨头向外支出來;膝盖骨、右腿的左踝骨、右踝骨、右脚后跟,全部是粉碎性骨折。当时我的右腿一动也不能动。

警察问我起诉不起诉司机,我说:“不起诉。”警察又问我要不要经济赔偿?我回答:“不要。”警察疑惑的看了看我,又去问我的女儿要不要赔偿金,我女儿说:“我妈不要我也不要。”

新西兰当地的怀卡托医院有一位骨科资深医生史蒂夫•麦克切斯尼,看了我的X光片子之后,立即成立了四人医疗专家组,并制定了手术方案:骨折后的大块骨头用不锈钢和钢钉固定,那无数的骨头碎片要取出來扔掉。还要放入四个不锈钢部件,其中最长的一个是八寸长的钢板用来固定撞断的腓骨,还有不锈钢的脚后跟,不锈钢的脚踝和不锈钢的膝盖等。当主治医生告诉我手术方案之后,我说我要回家。我当时没有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怕他不理解。他听说我要回家,就说:“原来这个人精神有毛病。”专家组的一位医生对我说:你知道你病情有多严重吗?现在是治疗的最佳时间,有效时间是非常短暂和紧迫的。

在医院我老是吐,不只是腿,整个人身体都肿了,全身哪都疼,根本坐不起来。我心里笃定不要那些不锈钢代替我自己身体的部件。我想:我师父在分子这一层物质里恢复我这条被撞伤的腿那就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我必须马上回家。不管医院的治疗效果好坏,水平如何,这些跟我没关系。当时我的手机和衣服全部被拿回了家,我一动也不能动,无法与外界联系。我请求回家,不在医院治疗。值班医生说,如果医院放我回家,医生就违法了。如果医生能确认我精神不正常,医生就有权直接做手术,因为必须把握治疗最佳时间,抢救我的这条腿。我明白了: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履行法律程序后我才能出院。

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我只有心里请求师父让同修来医院看望我。果然,很快就有好几位同修一起来了。两位律师同修放下手中的工作也来了。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签署了一系列承担风险和法律责任的法律文件。但是最后我不得不同意医生对我的腿做些简单的处理:打上石膏并用不锈钢支架从外面固定右小腿,否则医院就不让我出院。我想,只要不破开我的皮肉,不给我打针吃药就行。就这样,入院的第五天,一辆救护车把我送回了家。事后我才知道,二周后,如果我撞伤的腿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主治医生就要起诉律师同修。

从医院回家面对的第一个就是家庭关,家人希望我住院治疗。多人围绕着我,质问我:“你若瘫在床上,这个后果谁來承担?!”因为我的回家,家里乱成了一锅粥。回家后,我按时学法炼功,身体不能动就听炼功音乐,做手的炼功动作。在剧痛袭来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好象气都喘不上来了,我心里求师父,说:“师父,弟子现在剧痛喘气费劲……”还没等说完这句话,我就睡过去了,等我醒来时剧痛已经过去了。我知道师父的法身时时都在看护着弟子,保护着弟子。

通过理智坚定的努力,我突破了家庭这一关。所有这一切都和同修们的支持密不可分。同修们到家里来和我交流,比学比修,我看到了自己沒有修去的执着心和需要提高的方方面面。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我的身体在快速的恢复。

我是十一月十一日从医院回到家的。在十二月四日复查的時候,其它几个部位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只有膝关节没有明显变化。医生说:“膝关节不可能恢复了,我也沒办法治疗,将来你不会正常走路。”我的头脑中立刻反映出:“你沒办法治,我的师父能治!”我对师父的那种坚信没有丝毫的含糊和怀疑。十二月二十三日的复查显示:与十一月七日拍的片子相比较,能看到膝关节有明显的伤后愈合迹象;断骨端对位线良好;甚至那些骨头的碎片好像都是活的一样也在向自己原来的位置移动。

三个月后再回到医院检查,主治医生笑着告诉我,我的腿恢复的情况让他很满意。他看到我恢复的这么好,高兴的不行,都快要蹦起来了!显然我的腿恢复的这么好太出乎他的意料了!更想不到我能恢复的这么快!他说:“你恢复的让我非常非常满意,你不用再来看医生了。”

我被严重撞伤却不住院治疗的事很快在华人圈子里传开了,当救护车把我送回家之后,有些华人甚至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围着我家的房子转,想看个究竟:法轮功又出个大事了!腿在汽车底下碾压造成粉碎性骨折,不做手术,不治疗,从医院回来了?他们都想看看结果怎么样了?有的趴窗户上看,有的索性進屋来看,我就把他们当作是来听大法真相的朋友。随着我的腿不断向好的方向发展,原来对我不理解的邻居、朋友、医生和家人,都由原来的斥责、埋怨、甚至等着看笑话转变为佩服、理解和支持。

我的一个邻居,是某华人社团的负责人,这个社团跟中领馆走得很近。我跟他讲过几次法轮功的真相,他要么是找借口避开,要么不接受,却对中共诬蔑法轮功的谎言很相信。我出车祸之后,虽然他从來沒有進我家里来看我,但是我每次走出家门,几乎都能看到他在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随着我的腿日渐好转,我也能感觉这个人在逐渐变化。几个月后的一天,我去坐公交车,和他迎面碰上了,他大老远就高兴的大声喊:“你真伟大!”看起来他很激动,是真心的。我说:“是法轮功伟大!是我师父伟大!”

还有一个华人是搞运动医学的,他见面就说:“你这是医学史上的创举!”

奥克兰的一位名流,听到给主流社会讲真相的同修讲到我的故事之后,觉到非常不可思议,也无法相信,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人精神正常吗?”他非常急迫地想见见我,当然目地就是要确定事情的真伪。这位名流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在新西兰政界、商界和媒体界人脉很广,也很有名气。

他在见到我之前,已经看过医院给我拍的X光片子。刚一见面,他就上下打量我,仔细观察我走路的状况,掩饰不住疑惑和好奇。他开始通过翻译向我发问,几个问题下来,他仿佛如释重负,他已经确定我的精神没有任何异常,这样他就想了解的更多。接下来,我详细地给他讲了事情的经过。我又告诉他回家后,我没使用任何药物和治疗方法,只是凭着坚持修炼法轮功,就让五处粉碎性骨折的腿和脚迅速恢复了。这位先生听的非常入神,不住的点头,眼神里充满了佩服,连连称赞:“了不起!”最后他双手握住我的手,似乎恍然大悟似的说:“噢!原来这就是法轮功!法轮功就有这么大的力量!”

在听我讲述事件的详细经过时,他还不时的握住我的手,非常兴奋,非常激动。最后,他请求和我合影留念,还特意把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法像也摄入镜头。

听众朋友,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文章改编自明慧网:【庆祝513】骨科医师见证:五处粉碎性骨折不治自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6/【庆祝513】骨科医师见证-五处粉碎性骨折不治自愈(图)-386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