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97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明慧文章专辑选

一百个中国家庭的故事——秦月明一家的故事

发表日期: 2021年1月23日
节目长度:21分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694 KB

19,82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亲爱的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明慧广播电台为您制作的记实系列节目《一百个中国家庭的故事》。

有这样一群平凡的人,他们就生活在你我之中,遍布在社会的各个阶层与行业;面对生活,他们真诚;面对名利,他们淡泊。但是这群人又如此的不平凡,因为他们所经历的曲折和魔难远远超过一般人的想象。在《一百个中国家庭的故事》这一系列节目中,我们将为您讲述他们的人生经历,一起从他们的所言、所行和所遭遇的一切中,去体会他们不平凡的人生。


秦月明一家的故事

在经历了九年的分别之后,妻子王秀青与两个女儿正满怀希望的期盼着孩子的爸爸秦月明的归来,然而一个晴天霹雳打碎了她们的梦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王秀青突然接到佳木斯监狱的通知,说她的丈夫秦月明因心脏病突发“猝死”了。

当母女三人赶到监狱,看到秦月明的尸体满身是伤、嘴唇青紫、鼻子流血,面目表情异常痛苦。王秀青和女儿们实在无法相信,这怎么能是监狱说的“心脏病死亡”呢?连当时在场的警察也无法回答。

人是在监狱没的,还满身是伤,总得有个说法吧。为了知道丈夫到底是怎么死的,母女三人开始了艰难的诉诸法律的过程。但是没多久,就是因为要一个真相,王秀青和小女儿却被警察绑架、判了劳教。

秦月明一家的故事,还得从他习武和修炼讲起。

二十年前,秦月明带着妻子和女儿从山东老家来到黑龙江伊春。山东人率直,刚毅,秦月明人又善良淳朴。刚到伊春的那几年,他们没有自己的住房、四口人生活的着实是清贫艰难。

秦月明自食其力, 经过仔细思考,他选择了做废品回收行当,因为成本低啊。但是每天的辛苦是没得说了,蹬着三轮车风里来雨里去的,走街串巷地收购废品。渐渐地,每天的收入也够维持四口人的生活了。

养家糊口之余,秦月明一直有着自己的爱好,他从小就习武。在家附近练拳脚,九节鞭,棍棒刀枪的。功夫已经到了他在跟别人交手时,即使是三五个人也近不了他的身。

一九九七年四月的时候,一位法轮功学员向秦月明介绍了法轮功。秦月明找人借了一本《转法轮》,回到家读了起来。秦月明觉得书里讲的都能明白,看起来挺浅显的,可越读吧,越觉得还不是那么回事,并不象字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越读越觉得怎么同一段话好像背后还有更深的东西若隐若现的。最后,秦月明放下书时,有种如梦方醒的感觉,“这是法呀!这是真法呀!人的生命从何而来的,活着为了什么?该怎么样活着?还有另外空间,时空的奥秘,宇宙的结构,更高智慧的生命,等等等等这些,学校里没教过,书本里没写过的东西,这本《转法轮》的书中都写出来了,还写的那么明白。

秦月明从书中明白了,人活在世上可不是为了吃、喝、玩、乐、享受啊,还有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可是却从来没人告诉过我们,那就是“返本归真”。返本归真,返本归真,秦月明就这么琢磨着,该怎么做才能返本归真呢?应该就是书里讲的做个修炼人吧,对,按着书里说的做,从此以后做个修炼人!秦月明下了决心,内心感到充满了喜悦。

修炼前的秦月明脾气大,盛气凌人。除了和妻子王秀青婚前有过约定,不打人之外,吵闹、酗酒、摔东西那是家常便饭。在家里的饭桌上,没准哪句话不入耳了,秦月明轻松的两手把碗一掰,一分为二,把碗给你齐刷刷的掰成两半,这是他发泄不满情绪最常见的做法,连孩子也数不清爸爸到底掰过多少只碗了。

修炼法轮功以后,秦月明努力地按照法轮功功法的心性要求去改变自己,变得整天乐呵呵地,连女儿们都说,爸爸的脾气真变了,没说话先笑了。

秦月明的大女儿因为身体不好也开始修炼了,几个月以后,大女儿的肝病就好了。从丈夫和大女儿炼功前后的变化中,妻子王秀青感受到了法轮功的神奇和美好。在经过认真地揣摩、思考之后,不久她也带着八岁的小女儿开始了修炼。

秦月明家门前有一段路,坑坑洼洼的高低不平,每到天下小雨的时侯,道路会非常泥泞,过往的行人穿的鞋都沾的满是泥巴,天下大雨时路面上会积满了雨水,骑自行车过路的人不小心就会跌倒在泥水里。秦月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他决定利用早晚休息的时间取土修路。说干就干,当蒙蒙晨曦中人们还在睡梦里,秦月明独自一人推着三轮车去几里外的山坡上取黄沙土垫道。每往返一次都累的他满脸汗水,衣服都被浸透了。吃完晚饭后他又接着干,接着铺路。数十天的辛劳,长达百多米、宽四米左右的道路被秦月明给垫平了。秦月明的举动感动了邻里乡亲,人们都说:这路是法轮功给修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国的上空阴霾憧憧,诬蔑法轮功的谎言与仇恨通过各级政府与媒体轮番地灌输到大陆的每个角落,红色恐怖笼罩着大江南北。秦月明一家其乐融融的生活从此被打破了。

秦月明和一些法轮功学员因为向所在的金山屯区政府陈述法轮功的事实真相,和要求无条件释放无辜被抓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三年,关进伊春劳教所,在里面做着超负荷的奴工。

在秦月明结束劳教八个月后,金山屯区政府再次到他的家中绑架了秦月明。

由于秦月明是当地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他遭到了重刑虐待。后来,据施刑人透露,金山屯公安分局局长崔玉忠、副局长董德林、张庆弟和“610办公室”主任孟宪华亲自指挥对秦月明上刑,对他辱骂、殴打他、坐老虎凳,和上绳。上绳就是把两个胳膊靠在背后,用细绳子紧紧地把人绑起来,然后把绑起的两臂,狠劲向上提,提着他的两臂在屋里转圈,细细的绳子会勒进肉里,令人痛苦的撕心裂肺。 给一般犯人上绳,顶多上五根绳。上一绳人只能坚持二十分钟,否则胳膊就废了;而秦月明被上了十一绳到十二绳。上绳过后,秦月明的两肩到腋下留下了两道约二厘米宽的深深的疤痕。

无数次的酷刑致使秦月明的腿骨、肋骨多处骨折,无法行走,最终导致秦月明瘫痪了。但秦月明一直没有屈服,最后他们把秦月明判刑十年,关押在佳木斯监狱。

在监狱里,秦月明遭到狱警和犯人的无数次暴打,每次打他都是花样翻新。而秦月明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平和、慈善地对待别人,甚至是毒打过他的人,秦月明劝他们不要再打人,这样做对他们自己不好。

二零一一年二月份,佳木斯监狱召开大会,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就是放弃信仰“真善忍”,而且转化率要达到百分之八十五,主管监狱长特别成立了“严管队”,并恐吓说“不转化,就火化”。

二月二十一日,佳木斯监狱从各个监区抽出了九名法轮功学员,集中在集训队的两层楼内,每个人都被单独关押,想要用强硬的手段强迫他们转化。一些法轮功学员采取了绝食的方式表达他们的抗议,而狱警则对他们野蛮灌食。

四天后,也就是二零一一年的二月二十五日下午二点多,四个犯人们分别按住了秦月明的四肢,一个犯人把秦月明的头向后搬,按在椅子的后靠背上,秦月明被犯人死死地按住,一点都动不了。另外有两个犯人护士按照指令给秦月明灌食 。

一个犯人护士用大号止血钳夹住秦月明的舌头,然后把夹住的舌头拉出来,拉到嘴外边,再往秦月明的嘴里插进一根橡胶管子;另一个犯人护士把着漏斗,把稀释后的奶粉加上约半袋的盐,盐还没有化开,就这样给秦月明灌进去。一会儿,就听到秦月明发出沉闷的惨叫声。秦月明对站在跟前的狱医急促地说:是不是“插--我--肺--里---了”。赵伟说:“怎么可能呢。”等灌食结束的时候,秦月明满嘴是血,表情极其痛苦,很费劲地喘着气,不停地惨叫着。

当时狱医和其他十几个集训队的警察,还有大队长于义枫,都站在门口。可是每个人都对秦月明的痛苦挣扎视而不见。没有人为他想办法减轻一点痛苦,没有人抢救这个处在濒死状态的生命。

因为太痛苦了,秦月明持续不停地发出凄惨的喊声。晚上六点多,有人找来狱医过来看看,狱医还故作惊讶地表示:”怎么插到肺里了?”说完,就没事一样的走了。

第二天,二月二十六日,秦月明,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就这样在极度痛苦中倒下了,这是他在中共的魔窟中度过的最后一个炼狱之夜。

当妻子王秀青和家人赶到佳木斯监狱时,看到的秦月明满身是伤、嘴唇青紫、嘴和鼻子都往外流着血,面目表情非常痛苦,他的右侧脖子后面有大片的红肿,身体被触摸到的部位仍然是正常人的体温,家人质问监狱:这就是监狱说的“心脏病死亡”吗?家属随后多次强烈要求查看监狱的全程录像,想证实监狱所说的“心脏病死亡”之说和抢救过程,当然是一次次被狱方用谎言和欺骗所阻止。

为了给死去的丈夫讨一个公道、王秀青和两个女儿开始了艰难的诉诸法律的上访过程,一直不停地奔波于政府的相关部门,但却不断的遭到佳木斯监狱,和检察院的欺骗和推诿,还连续多日被跟踪,被秘密录像和人身威胁。最后,收到的竟是佳木斯监狱给出的“秦月明是正常死亡,不予赔偿”的决定。

半年后的九月一日,她们带着冤情到省城哈尔滨上访,向黑龙江省高级法院赔偿委员会递交了《刑事国家赔偿申请书》。然而就在离开庭审理不到一个月的十一月十三日,王秀青和小女儿却在双城市被绑架,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绑架她们的目地就是怕她们再继续追究秦月明的死,要她们放弃对佳木斯监狱的控告。

孤苦伶仃的大女儿为了给亲人伸冤开始了艰难的上访之路,但其间却遭到各级工作人员的层层刁难,拖延和恐吓。与中共官方的冷漠和惧怕相比,有好心人帮着在微博上发了关于秦月明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和带伤的照片。帖子发了十一天共有一万四千多个博客光顾。好多博客贴了这样的文字:求真相!求真相!!求真相!!!一个博客写着:我倒是没有什么能耐,看到这种不平的现象难道我还不能喊一嗓子吗?!

在秦月明大女儿上告的过程中,有的律师从不接这个案子到主动收集事实资料帮助他们;有的法官从一开始的躲避不见到被秦月明女儿的文章感动到落泪;还有的警察从参与迫害到改变了态度。天地间同胞的良知给予这个苦难中的女孩一次次的安慰和鼓励。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秦月明的大女儿想到了民意的力量,她开始走上街头,征求百姓的签名支持,活生生的这一家人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震惊了父老乡亲,短短半个多月时间,就有超过一万五千人签名,并按下了手印支持申冤。这其中有一份特殊的手印是来自佳木斯监狱的狱警。

秦月明的大女儿在给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中说:“我的要求其实一点也不高,我只想让爸爸死的明明白白;想让身陷冤狱的妈妈和妹妹回到我身边,我想有个家,一个虽已永不再完整的家。但我相信,我的坚持会让千千万万遭受残酷迫害的中国人看到希望,也使悲剧不再在其他的家庭中重演。”


文章取材编写自明慧网:

秦月明尸骨未寒 妻子女儿遭绑架劳教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31/秦月明尸骨未寒-妻子女儿遭绑架劳教(图)-4110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