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1000 期 2/2

发表日期: 2021年3月15日
节目长度:60分1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6,228 KB

56,51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1年3月11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一千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重要的是归正人心
生硬的方式救不了人
如何应对公检法部门的种种推诿
谈谈对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的认识
修炼交流摘录


重要的是归正人心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4/重要的是归正人心-421573.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重要的是归正人心》,作者黑龙江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四日。

自明慧发表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对正法结束时间的思考及预言》后,几天来在我们地区的同修中一直还在议论,有的认可,有的不认可,甚至同修之间还引起了争论。

本来只是学员的一篇交流文章嘛,为什么能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响呢?

我悟主要有两点,一个是这篇文章是一位开天目的同修看到的,而且对已经发生某个事情看准了;这就会被有“眼见为实”观念的我们认定为标准。二是对未来的预测又与我们的想象或观念形成很大的反差,包括不符合师父的相关讲法。我看完这篇文章后,觉的与自己对正法進程的理解形成了很大的反差,说白了就是自己的希望也被触动的很厉害。

当静下心来向内找,觉得这篇文章的发表绝对不是偶然的。长期在大陆环境下遭受迫害,尽管知道我们的责任和使命还没有兑现,但是或多或少就有不愿意继续遭受苦难、希望早日结束迫害的的人心。特别是近一段时间,媒体、自媒体发表的各种对中共和瘟疫的预言比较多,加之又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因而产生了对正法结束时间的执着;还有对天目的执着,有意无意的就当作衡量对错的标准了。如果这篇文章不是小同修用天目看到的,是同修悟到的,我就不会当回事。

找到这些人心后,我突然明白了,文章的出现不是让我们执着同修看到的未来景象,是为了暴露我们的人心、归正自己不符合法的部分,对什么执着都会影响我们做好三件事。至于川普什么时候当选总统;邪党什么时候灭亡;台湾会不会被“武统”等等,都不是我们应该执着的。正法的未来是什么样,除了正法者——伟大的师尊,还有谁能知道呢?同修看到的只不过是在他的境界中的一点。如果我们整体有执着,或者小同修及身边的同修有执着,还会被旧势力给小同修安排制造假相,利用来对大法弟子進行所谓的考验。如果是这样,为了去大法弟子的人心,师父就是将计就计了。

因此,建议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来认认真真的找找自己,我们还有哪些不符合法的观念、人心,及时归正,能达到,不去执着任何预言和什么高人的认识。就相信师父的安排就是最好的,哪怕明天结束也不执着,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下,真能达到师父的要求:

师父在《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

个人所悟,不符合法的请同修指正。


生硬的方式救不了人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10/生硬的方式救不了人-421796.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生硬的方式救不了人》,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日。

我近日参与了本地的部份讲真相项目,见证了师尊的无量慈悲与加持,也发现了同修们讲真相中一些影响整体救度众生的严肃问题,仓促间成文,与同修交流,引以为戒。

第一部分:在专卖店里

前段时间,本地几位中老年同修想观摩一下青年同修讲真相的方式方法,就和我们一起结组,以买衣服为由,進商场专卖店面对售货员们讲真相。

進入商场后,我和经常在一起配合的A同修分别牵头,每人带着两个中老年同修去往不同的专卖店讲真相。就在我组讲完两家店铺出门时,突然发现A同修和她的组员B和C坐在商场中央的休息区,一副偃旗息鼓的状态。我急忙上前询问原因,A同修把我叫到一旁,无奈的说:“我和这两位老年同修配合的不太好,不然你带带她们吧。”

随后,A同修告诉我说,她带着两位老年同修转了两家店铺,讲到第一家店时,她边试穿衣服,边以“第三者”的身份跟售货员聊天讲真相,最后两个店员欣然三退。临出门时,她们组中的老同修B忽然拿出真相护身符,走上前,硬往店员的手里塞。因为A同修是以“第三者”身份讲的真相,所以B同修此举无异于拆了A同修的台,但A同修想到同修B是好心,也没阻止。谁知道店员看到真相护身符后,拒绝接受。老同修见状,依旧强塞。几番推拒后,店员恼火的说:“我们这里有监控,不让要顾客的东西,不然会罚款!”见气氛紧张,同修们只得悻悻离开。

走出第一家专卖店后,A同修就刚才出现的问题,跟同组的两个老年同修做了切磋,大意是我们是打着买衣服的旗号与专卖店的销售们做接触的,目地就是让她们没有防备心理,在服务咱们选购商品时,顺便把真相听了,这种方式便于对方接受,而且没有强为的因素,她们三退后,咱们的目地就达到了。B同修后来强塞护身符的做法,容易使对方产生反感情绪。

B同修听了A同修的话后,表面上点头接受,但是当三个人去第二家店讲完真相时,她又如法炮制,上前强硬的往人的手里塞真相护身符,结果再次遭拒。A同修见状有些气恼,就再次跟B同修切磋了这一问题。

结果同组的另一位C同修发表了意见,说,她觉的B同修没错,因为C同修也是这样,每次出门讲真相时,对方光“三退”不行,还要给他们小册子和护身符,所有流程都走完,她才觉的心安,否则总觉的人救的不到位。

几番讨论后,A同修觉的与两位老年同修沟通不畅,再这样配合下去,就是互相拆台,所以就以“歇一歇”为由,叫停了小组的运行,无助的坐在休息区等待着我们。

我听后,先把C同修叫到一边切磋,告诉她说,之前她那套“讲真相——送小册子——给护身符”的流程很好,我们没有否定她的意思,但是C同修之前面对的群体大都是菜市场的摊贩或大街上的老头老太太,他们对真相的接受程度高,很多人都相信有神佛存在,而且C同修直接表明了大法弟子身份,是以“第一人称”的方式在讲真相,所以那样做没有问题。但现在,我们救人的地点换成了高档商场,面对的商场导购普遍较为年轻,她们有卖货压力,而且受现代观念的影响,对“神佛”的概念不像老年群体那样清晰,再加上咱们是以第三者的身份讲的真相,所以讲清楚大法蒙冤、遭受迫害的事实,让她们了解邪党的罪恶,以及退出邪党组织能保命等就达到目地了。在对方已经三退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抓紧时间,转战下一个店铺,再纠结于“护身符”送没送出去,且硬要对方接受,就有些不理智了,这属于“强调自我”。

C同修听后,对我的观点持保留意见,A同修见状,就提出我们俩一起带着C同修再走一家店,让她感受一下平时我和A同修是怎样配合的,然后再去跟B同修進行切磋。就这样,我们带着C同修又走了一家店。

第二部分:新疆女孩

就在我们完成任务走出店铺,边走边探讨着讲真相的方法时,我身边突然响起“嘭”的一声,一个小姑娘跌倒在我脚下,嘴里还不断的喊着“救命”。没等我上前搭手,几个人突然一拥而上,将她扶起。定睛一看,扶起她的人正是我们组的两位同修和B同修,女孩在她们的搀扶下站起来。

大家询问她是如何跌倒的,她连说不知道,当几位同修想把她送到椅子旁歇一歇时,女孩的神色变的惶恐起来,连忙推辞着说:“不用。”同修们便在旁劝说道:“我们跟你说的话,你不接受也没关系,我们没有恶意的,小姑娘,你别害怕。”

当同修们散去后,女孩又往前急走了几步,然后躲在一根柱子后,探头探脑的向休息区张望,我便走上前,结果,被女孩颤声叫停。

我停下来打量她,只见她梳着一头齐耳短发,背着一个沉重的大书包,脸颊因受惊有些苍白,眼窝深邃、鼻梁高挺,看起来像个少数民族。她一边叫住我,一边试探性的询问说:“姐姐,你和那些扶我的人认识吗?”为了探知女孩的真实想法,我说自己就是路过的。女孩松了一口气,打开话匣子说:“我刚才看到她们在那边休息,就上前推销商品,结果他们突然拽住我的手,说共产党如何不好,让我退出,其中一个老太太还边说边往我的手里塞东西,我不要,她就拽着我的手腕不让走。我实在太害怕了,就赶紧跑开了,结果脚下一滑,摔在了地上。”

我听后心里明白,这是慈悲的师父安排她正好摔倒在我身边,让弟子挽回局面,于是用轻柔的话语安抚她说:“别担心,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嘛,你看你光顾着跑,口罩都忘记戴好了!”她听后,急忙把下颌处的口罩戴回鼻子上,嘴里念叨着:“哎呀,我都忘了。”我自然的拉过她的手,叮嘱说:“这口罩可得戴好。我的朋友是电视台的记者,他说,现在有疫情地方,政府都选择瞒报或不报,因为感染人数一多,当地的官员就得落马,当官的为了保住官位,根本不把老百姓的生死当回事儿,所以咱们只能自己多注意一些!”她听后乖顺的点了点头。

我便拉着她,继续边走边聊:“你是哪里人,还在上学吗?”通过她的回答,我得知她是新疆人,大学毕业后,来到本地的一家公司就职,工作就是背着包上街推销商品。我便就势讲起真相说:“刚看到你,我就在心里感叹,你长得可真漂亮,原来是个新疆妹子呀!妹妹,你别怕,本地人都很善良,刚才的那些人应该也没有恶意,我不知道她们具体跟你说了什么,但有一点她们没说错,共产党确实不是好东西,先不说瞒报疫情,就说它在你们新疆犯下的群体灭绝罪行,强制你们民族的人弃维语、说汉话,还办了个集中营关押迫害新疆人,这本身就是反人类的。”女孩听后点头认同,还附和说:“我们那边有的人从小到大一直说维语,强制他们说汉语,他们根本不会说,也听不懂。”

正在这时,我看见不远处的B同修在向我们靠近,似乎想继续上前解释什么,女孩见到她后,脸上又浮现了紧张的神色,为了保护女孩的情绪,不让事态继续恶化,我急忙将女孩拉向另一边,B同修见状后,离开了。

一番劝解之后,女孩的情绪逐渐稳定,我便向她继续讲述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以及共产邪党不允许国民有信仰的真实原因。她听后表示自己明白为何要退出邪党组织了,还说,这些话刚才围着她的那两人都没有讲,只是要她三退,并往她手里塞东西。

我听后内心一震,连忙感谢恩师的慈悲保护,如果不是师父将我调到女孩的身旁,解除了误会,如果女孩刚才躲在柱子后,遇见的是其他路人,当对方得知女孩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一群“奇怪的人”拽住胳膊不放,并要求必须退党时,路人会不会选择报警呢?

明白真相的女孩向我致谢后,就离开了,而我的内心却无法平静。

第三部份:严肃对待救人的使命

当我把B同修和其他同修叫到跟前,讲述我和女孩的对话,以及她们这样做给人造成的误解时,B同修的表情仍旧很木讷,只是机械的点着头。

一位同修把我拉到一旁说,B同修身上就是有一股犟劲儿,因为这个观念不去,招致丈夫常年打骂,对大法也不认同,所以,我今天对她说的话不知道她能否听進去。想起A同修之前两次劝告B同修要配合整体,不要再固执己见的硬塞护身符,结果她还是没听。

我们是走出门救众生的,这位新疆女孩却被吓得连喊救命,这表象不值得深思吗?也许B同修在其它方面有修得好的地方,但是在讲真相的方式方法上存在的问题,是否该引起自己猛醒了呢?

本来,我以为发生在B同修身上的事只是个例,结果却在最近收到了一些新的反馈,周边的两位同修在与部份老年同修一起配合讲真相时,发现几个老年同修遇到人就凑上前,直接要求对方三退,言语中只说天灭邪党,退出能保平安,自焚伪案以及大法是如何被诬蔑和迫害等基本真相连提也不提。对方不接受三退,就跟在人家后面强拉硬拽的要求人退出,有的人急于脱身,就敷衍着同意了,有的则态度恶劣、直接翻脸。

更甚的是,因为盲目追求三退的数目,听到在其他同修跟人分享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癌症痊愈的奇迹时,其他同修就上前就打断讲真相的同修,硬生生的扳过正听得入神的人的肩膀,嘴里问着:“你入的到底是团还是队呀?快退了吧!”结果可想而知,人真相也不听了,恼怒的拂袖而去。

我知道有很多老年同修常年风雨无阻的出门讲述大法真相,证实法,救度众生,方方面面都做得很好,但是也确实有部份老同修法理不清,大帮哄的涌上街头,在人头脑中的邪党流毒还没被破除时,采取强为的方式,要求对方三退。

在我看来,这种仅以“劝三退”为目地的讲真相方式,既没有改变人对大法的认识,也没有揭露共匪的邪恶,算不上讲真相;管你是不是真心退的党,只要我把你的名字记上,往网站上一发,就算完成了任务,甚至这份名单由谁提交都要争抢,这是为了求名、求数量而讲。

我们都是修炼人,抱着什么心去做如此严肃和殊胜的救人项目,和会造成什么后果,我们是要仔细想想。

师父在《精進要旨三》〈讲真相的根本目地〉中说:“共产党的出现与中共的真正目地是叫人仇视神佛、宣扬无神论思想、灌输斗争哲学,从而毁掉人类。这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要讲真相,目地是解除邪恶的谎言,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清除人对神佛犯下的罪恶,从而救度世人。”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中说:“历史会在哪一天结束,无论怎么也不会被拖延,只能在具体事情上或者过程中出现变化,没做好的事会影响后来的事情”。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三退不是目地,讲真相救人是目地。”

本文提出的现象供同修们借鉴,理性的证实法与救度世人。

生命可贵,时间有限,归正自己的言行,圆容师父所要的,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如何应对公检法部门的种种推诿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10/如何应对公检法部门的种种推诿-421873.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如何应对公检法部门的种种推诿》,作者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日。

从我个人认识来看,法院不配合家属的所有行为,就是要家属一次次去跑法院,就是想多见见家属。无论结果如何,家属每一次的跑都有意义。

我过去曾在法院上班,在此举些例子,聊聊法官那些内部事,给从没有跟法院打过交道的大法弟子破除一些观念。

我在法院上班的时候,看到有些当事人只是在门口一站,并没有说什么。很多当事人都是普通老百姓,不善言辞,更多的人不知道见了法官说什么。可是我看到当事人在那里一站的时候,法官这边就特别烦躁,嘴里说着“某某又来了,真是麻烦”等类似的话。然后就给同事说:你赶快给某某把那的事办了,不要让他再来了。后来,那件原本拖着不给办的事,就在当事人一站的时候,法官给办了。

这样的事时有出现。故而,我办案子的时候,也经常采取这种方式,就是一遍遍去找,不在乎你当时给我办不办,我就是持续找,直到对方将我要办的事办了。事情得到好的解决时,对方就对我说:要不是你如此敬业,我真的不会这样做的。他丝毫没有认为我是在找事、为难他们。

也许有在法院上班的经历,发现法官所处的位置很尴尬。每一个案件的办案人都是最基层的法官,可是他们办理案件的时候,没什么裁决权,这个不来源于610、政法委的压力,而是中国现行的体制。生活中,中国的司法就是处在“权大于法、官官相护”这样的环境。法官办案的时候,外面来一个电话,就能将案件的结果决定了。这还是比较好的。有些时候,庭长给法官说:某某案件,你把握好,却不说是为原告说情,还是给被告说情,让法官去猜。我认识的法官一次猜错了,把庭长得罪了,自然好长时间她上班时都不太自在,庭长不给她好脸色,很难受的。有些时候,出现这种情况,法官会受不了,那种委屈有时候会控制不住,会当着我的面给自己的朋友哭诉。有的法官我就从来没有见过他笑过,他总是皱着眉头,总是很烦躁不安,特别不愿意这种办案子的方式。有的法官出于自身的道德修养,就是想为老百姓做件公道的事,尽量在办案中以各种方式去维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但这样的法官一般不买领导的账,就不受领导待见,领导就会找茬,将其放在收发室发报纸……看到很多法官业务素质非常好,也会办案子,但是中国的现行体制致使这些人站在法官的位置,却没有法官的裁决权,一个最简单的离婚案件,法官因为一个电话,都无法依法办理,就是如此尴尬和难堪。

我知道公检法部门众生的苦,知道这些人所处的尴尬和难堪的境遇,也知道他们很多说不出的苦楚和无奈,所以,我在提交控告状的时候,虽然被控告人是具体的公检法工作人员,但我内心深处是对邪党迫害中国民众的控诉,是对邪灵因素的控诉与曝光,丝毫没有对直接参与者的仇恨和怨气。我知道他们很多人真的很难。

有些时候,有些案子明明很简单,邪党体制下的关系网就能束缚公检法人员的手脚,但是这个时候,当事人的控告,对直接责任人的控告、举报,就能解体这些来自上面的束缚。但是这种控告、举报不可能一提交,公检法人员就能立刻按照法律规定办理,表现方式就是推诿、谩骂、恐吓,有些时候,给老百姓的感觉都是没理可讲了,这世道真的变的让人无法忍受、无法想象,觉的自己面对的具体办案人太没有人情了,恨不得让这个人去死。有的当事人真的这样做了,你看报纸上登的消息,某地法官因为一个离婚案件被当事人背着炸药包到法院开会的会议室引爆;有法官宣判的时候,被当事人往脸上泼了硫酸……

刚开始我在法院上班,后来是借法院的房子在那里上班,故而我们相处的时间就比较长,他们在我面前也没什么保留,我就看到当我们的权益被侵害的时候,一次次上门去找,表面上看似法官在为难我们、对我们一次次推诿,我们看似一次次都是白跑。实际我们跑的过程,不是给法官看的,是给那个背后给法官施加压力的人看的。我们越有信心、越要案件公正的结果,那些人看到这个人的事情,你如果不按照法律规定正常处理,那么他就会层层上告,告的你什么事都干不了,告的你家喻户晓,告的你身败名裂,这官位自然不保,还谈什么仕途?这个时候,法官按照法律规定处理,那背后的压力来源会认为法官之所以这样做是没办法,法官不依法办案,那当事人不饶人呀。很多案子就是这样依法办理的,借当事人的压力来依法办案。

我后来作为律师代理案件的时候,认识的法官让我给当事人做工作,撤诉。我只好让当事人到法官那里去骂我,找司法局告我,就说自己请的律师不办事。这样我才能按照法律规定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办案子的过程中,我看到,每一起案件很简单,难的是其中的人,我觉的自己总是跟法官斗智斗勇,如何不让法官因为认识我,借我的力量,危害当事人的权益。

我们控告的时候,即使没有任何结果,只要公务员被人控告、举报过,即使该人没有什么错,这个被举报、被控告的行为会成为这个人考核的一个污点,会影响他今后的晋升,也是有震慑力的。

迫害一直持续,邪灵因素最后的猖狂就是要不停的毁灭人类、迫害修炼人,我们选择持续控告、举报、递交法律文书,说简单点,是抑制邪灵因素的罪恶行径,也是在制止迫害,解救众生。我们大法弟子的每一份控告很重要,持续更重要。那些法官背后的压力来源也在看大法弟子控告的心有多强、信心有多足。我们找各部门工作人员维权的时候,我们的自信也会彻底的解体操控公检法人员的邪灵因素。那份自信和对师对法的信,即使不说话,即使只是在法院门口一站、在法官面前一站,也能起到要起的作用。同修做的过程中,就能亲身感受到,还能看到那些推诿我们的人对我们持续的上告,发自内心的高兴,他们在等,真的在等,这些人比大法弟子还清楚对法轮功就是一场迫害,可是结束迫害需要大法弟子往出走。

如何让公检法人员和我们一起反迫害、结束迫害,那就是正念面对各种推诿,把各种推诿当作公检法众生等待我们一次次上门的讲道理、要求公正,慈悲的做,将修炼人的善带给我们接触的每一个人,包括派出所的片警、社区人员。


谈谈对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的认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9/谈谈对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的认识-421740.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谈谈对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的认识》,作者中国安徽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九日。

我是一名教师。二零二一年三月三日明慧网编发了《二零二一年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通知》,家人同修看到通知后,对我说她很想写但是又感觉写不出来,很是着急。我和她讨论后,把我个人对参加征稿的粗浅认识写出来,恳请同修不吝指正。

一、要从修炼的高度认识相应征稿的重要性

明慧网每年都会在普天同庆的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之前刊发征稿通知,许多大法弟子都能积极参与,把自己修炼的心得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大法的美好。也有很多大法弟子不重视,不知道如何写或者写不出来。作为师父的弟子,每个人都知道修炼的珍贵意义。

师父在《洪吟三》〈谁是谁非〉中说:“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我个人悟到每年的征稿就像是一场关于个人修炼考试,都是一次考验和过关。每个大法弟子修炼的如何都应该积极参加考试,交一份自己修炼的答卷。对待每年的征稿我们都要从修炼的高度重视起来,要积极参加,敢于考试。不关心考试、害怕考试是不是也是执着心呢?明慧网提供了考试的要求和考试时间,我们应该珍惜这万古难遇的机缘。

二、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也是救人的需要

师父在《致台湾法会》中说:“目前人世上已是末后之末,乱世中的乱象对社会的干扰更为强烈。”

师父在《精進要旨三》〈正念〉中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在当前的乱世中,还有众多众生需要救度。每年征稿中,许多同修写的心得体会,使世人觉醒能够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和无边法力。

有的同修可能会说我不会写,其实明慧网的征稿通知写的很明确:“末劫之中,多事之年,正邪激战,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的希望。每一位坚持实修的大法弟子,在日常生活、工作和实践使命的过程中,都有着许多善的故事、改变人生的经历、脱胎换骨的过程。哪怕只是修炼中自己认为平平常常的小事,都给我们的生命带来了道德境界、身心状态、智慧和能力的提升,是修炼才被大法赋予的。当我们深入浅出的讲出自己的真实故事,不但能提醒我们自己修炼如初、珍惜修炼大法的机缘,也能帮助更多的世人看到法轮大法是什么、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每个大法弟子在修炼中都知道大法的殊胜美好,都沐浴在慈悲伟大师尊的佛光普照保护中,都会有自己的感悟,只要大家按照征稿的要求写出来在明慧网上发表,会有更多众生得救啊。在这大疫当前的乱世之末,让我们都拿起笔来,把自己在修炼中的所悟所想写出来与世人分享,抓紧时间利用一切机会多救人。

以上是我的个人所悟,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借此珍贵机缘向世人播撒希望》一文中写到:

珍惜征稿机缘,撒播希望。大法师父的慈悲无量,对世人、对弟子都是万般的珍惜,给予了众生很多很多的机缘和福分。身为大法弟子,我们都是无比的感恩。但依然有不少善良犹存的人被共产邪灵谎言欺骗、绑架、欺凌,依然有很大缘份的人在迷失堕落中。我们不能坐视生命的沉沦消亡,不能坐等大淘汰的来临,我们是有责任和使命的,所以,我们要坚持不懈的向世人传播大法的真相,让世人在大劫前看到希望和光明。第二十二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即将到来,借此珍贵的机缘,把我们修炼中的点点滴滴、神奇神迹、殊胜壮观记录下来,与世人共同分享大法师父对宇宙众生的无良慈悲和恩赐,用这些证实大法、感恩师父的稿件让世人了解法轮功,让世人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借此珍贵机缘,稳定被世事带动的心。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身兼着重担,我们得竭尽全力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众生,珍惜每一次整体洪扬大法的机会,大面积向世人传递大法的真相,这次明慧编辑部的征稿活动,给予了我们这样的机缘。借此机缘,我们静下心来,稳定被世事带动的心,好好的反思自己的内心和修为,想想我们修炼了这么多年,师父给予了我们这么多,真正需要在正邪大战中助师正法的时候,我们做到了多少?我们做到了天塌下来也不为所动的境界了吗?如此反省,过程中我们会自然而然的把心平静下来。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在与同修配合中提高心性》一文中写到:

正当同修们抓紧时间抢人救人的时候,我村和邻村各有三位同修被当地巡警绑架到市里公安局,并且被非法抄家。因为我有几台机器每天打印真相资料,这次被绑架的人数较多,我就担心哪个同修无意中说出别的同修,我自己不免有了怕心。也有的同修来善意提醒我,让我把机器先转移到别的地方,等环境好了再搬回来,避免资料点受损失。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助师救人走的是最正的路,任何邪恶生命都不配迫害我。何况这是救人的法器,搬到哪里去?只有在师父看护的空间场里,才最安全。话虽这么说,可意念中总是有“抄家”这一负面思维往出冒,清不出去。可是我村同修们不畏打压,一如既往的出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救人,我做真相资料也不能懈怠。我把大门、小门都锁上,并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可我的心里还是不稳,总有一些怕的因素。但我发出一念:同修们都能正念闯关,我有师父保护,一定也能把怕的因素解体。之后,我加强发正念,有时间就多学法。直到有一天,我去供师父法像的屋里拿东西时,师父在我脑中打進了《转法轮》中的一句法:“这个大法既然能传出来,就有办法去保护他。”我觉的那个怕的物质消下去很多,身心顿感轻松。我心里一亮:是师父在点化我。我做证实大法的项目,师父时时刻刻都在保护着我和这些机器。……打印机都是来救人的,我有什么可怕的?无论什么人,都是师父的亲人,只要能遇到,他们都应该得救,我怕他们干什么?想到这儿,那些怕的因素彻底解体了,我又身心愉悦的做着救人的项目。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手机:八年没抓和次年被抓》一文中写到:

前两年有外地同修到我们本地来交流,在交流过程中直接接听同修打来的电话。本地同修觉的这么做与师父的讲法不符,并提醒该同修这样做有安全隐患时,该同修说:“我们不用常人的办法(防范手机监听),我们用正念!”一位与该同修一起来的同修做出一个“八”的手势,对周围的同修解释说:“都八年了(指这个做法),从来没有被迫害过!”言外之意是,这个同修正念很强,尽管八年来一直用手机与同修联系,但却从未被迫害过。也就是在那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从网上看到该同修被绑架的消息,而且还牵连了很多人,给当地造成很大的损失……这不得不让我想到一个问题——什么是正念?正念是自己认为正确的念头吗?连常人都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甚至还要去规劝别人。按照师父“以法为师”的讲法,个人认为一个念头的正与不正,不应该是自己觉的对与不对,而是应该用法来衡量。师父在讲法中多次告诫弟子们要注意手机安全,而有些人就是不听,还觉的这是正念,是没有怕心的表现,这是以法为师吗?明慧网2019年文章《手机监控和间谍软件》曾提醒道:“邪恶的很多有预谋的行动,都是在长期监控下,掌握了大法弟子的活动规律后实施的绑架。这种监控的开端,就可能始于同修的一次小小的疏忽或不经意。而且很多同修被手机、电话监控很长时间都是浑然不觉。”有的说,某人手机不离身,这么多年一直没出问题,只要正念足就没问题。可是这真的是“正念”吗?一时的没出问题可不是真正的安全。“有人到同修家,看到手机放旁边也不在意,感觉说几句话就算被监听到也没什么。其实只要监听到,现代音频技术能够立刻分辨出来说话的人是谁,因为很多大法弟子都在有意识和无意识的状态下被邪恶采集声音音频。这就和指纹一样,是每个人专有的。只要把监听到的语音到数据库中進行比对,就能知道是谁了。“还有的人手机离开一会就受不了,带着手机到同修家。到了同修家,以为找个地方放起来,听不到声音就没事。孰不知,手机都有定位功能,你只要这样干,邪恶就知道去了哪里,和谁有联系,在那里呆了多长时间。”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心中有大法 救人没有怕》一文中写到:

尽管没有停止过做三件事,可我的怕心很重,开始外出发真相资料的时候,两腿发软、心跳加速。再后来,怕被抓、怕吃苦受罪,怕经不起折磨而做错事。因此在救人中谨小慎微,做不到堂堂正正,摆不正作为大法弟子与众生的关系。通过学法,从法中知道,怕心是由私心产生的,怕什么?怕被抓,怕吃苦受罪,怕经不起折磨而做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的错事,怕被停发工资……,心里想的都是自己的安危,个人的得失,而没有将众生安危放在第一位,这不就是私吗?私是旧宇宙生命的属性,而我们要做新宇宙的生命,就必须修去私心。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从面对“清零”的四种态度说起》一文中写到:

大法弟子面对清零行动关键是要做到:第一、不要把所谓清零行动来人者看作是坏人进行抵触。师父在《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中说过:“修炼人没有敌人”。除非那些罪大恶极不可救药的用正念铲除外,都应把他们当作是自己的亲人,是应该救度的对像。要拿出修炼人最大的慈悲,祥和的给他们讲清真相,救人。只有这样再大的魔难也能化解。第二、不要产生怕心,也不要有畏难情绪。要坚持正念,要转变观念,摆正关系。把他们看作是来听真相的,来得救的众生。他们只不过是在履行公务,说不定他们就是你天国里的众生。是我们在救度他们,而不能让他们来左右我们。第三、信师信法至关重要。平时我们都在讲信师信法,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往往就疏忽了,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做是好。如在与来人交谈时,要根据事态的变化而行:交谈空气紧张时,别忘了发正念清除来人背后的邪恶生命与不正因素;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师父无所不能。当遇到劫难时,心态稳定的请求师父加持我们所要的,从法上认识法,目地就一定能达到。师父《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在说:“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只要我们把握好用慈悲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无条件的信师信法;根据需要随时随地的发出强大的正念,它是化解清零行动最好的方式方法。另外,作为修炼人,我们要把它当作过关、考验、修炼提高的好机会。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从〈魔戒〉的故事说起》一文中写到:

做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我们如果不精進的时候,真正的国王——主元神就像电影“魔戒”中的人物阿拉贡在自我放逐。我们的肉身被副意识,各种人心、执着、欲望、观念主宰,魔难中被怨恨和恐惧控制,这个时候怎么能完成解体邪恶,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其实我们每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的真我,都是勇敢坚强,对师父和大法有坚定信念的,否则我们当初就不敢舍尽一切,下到这可怕的世间。所以我们今天就一定要清醒,理智,分清真我假我,去掉各种执着、欲望,不断充实法,同化法,让真我管好这个肉身,强大起来,以坚定的信念和勇气完成我们的使命……当我们的主元神能控制和管好这个肉身,真正精進起来的时候,那就是“王者归来”的时候。当更多大法弟子去掉了求结束的私心,放下了各种执着,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有战胜一切邪恶的信心和勇气,真正为众生发出强大的正念时,那些操控和毁灭世人的邪灵红魔就会被大量清除,那些不是师父要的,对救度众生不利的旧势力的安排就会被否定。……其实,一切都掌控在师父手中,就像孙悟空怎么折腾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邪恶能逞凶一时,是因为我们修炼还没到位,太多的人心需要暴露出来去掉,师父只不过是将计就计,一切都还是为了大法弟子的提高,为了更多众生能得救。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迷信”也是一种信》一文中写到:

最近一段时间世间的形势看似扑朔迷离,同修的交流文章也有持各种不同观点的。个人体悟,除了师尊之外,没有生命能够知道世间形势的真相,无论哪个生命在心中有怎样的谜团解不开,只要他能够在迷中对真理保持坚定的信仰,就一定会有希望!……对于修炼人而言,一些方面不理解或者暂时想不通都没有关系,因为我们的智慧本来就很有限,怎么可能对师尊所说所安排的一切都能理解?希望内心还有疑惑的同修,不要执着于一些“自己”觉的困惑的地方,有困惑本身就是智慧不足的表现。如果能静心学法可能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恭引师尊在《洪吟二》〈精進正悟〉中的一段法:“学法不怠变在其中 坚信不动果正莲成”。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想当然”的教训》一文中写到:

想当然是“凭主观推测,认为事情大概是或应该是这样”,推测是“根据已经知道的事情来想象不知道的事情。”细想,在修炼这条路上,在整个的修炼过程中,“想当然”经常遇到,只不过没被我们注意到,没被发现、没被认识罢了。……“想当然”的观念与心态,是不负责任的,对自己,对他人都不负责任。起的是负面作用,它是主观推测的产物。跟盲目自信、自以为是、自我为中心、走捷径,强势、强加、懒,怕麻烦,安逸等人心和执着都有关。根在私上。它还容易引发争斗心、妒嫉心、造成间隔等诸多矛盾和不良影响。就是在平时为人处世上,做事上,也都可看到它的影子。它隐身在人的头脑中,思维中,利用你的观念、习性、习惯、经验、脾气秉性等后天形成的东西,一次又一次的发挥作用,容易给修炼人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和损失。所以我们在修炼中一定要注意去掉它。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修出金刚志》一文中写到:

南宋文天祥身陷牢狱长达四年,慷慨赴难;汉朝苏武被困匈奴,北海牧羊十九年,始终不改其志!;岳飞平生指挥了一百二十六场战争,面临肝脑涂地效忠的皇帝的陷害而不改其忠……一副副名垂青史的铮铮铁骨,没有谁对他们的壮举许以成神的诺言,到底是什么铸就了他们的金刚志?要是大法弟子都具备这样的金刚志,何惧监狱里的酷刑啊?何惧邪恶名目繁多的迫害啊?身为宇宙大法铸就的生命,难道我们的心性不应该超越那些历史上的名人常人吗?和历史上的那些名人常人对比,和历史上的那些修行人对比,除了精神上承受的思想业力大一点,我们是不是修得太安逸了?常常抱着各种执着心不放,用在人中养成的狡猾思想在大法和邪恶之间左右逢源。虽说反迫害的这二十多年中,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得失去了肉身,但是更多的大法弟子的肉身不是还驻留在这个地球上么?《对正法结束时间的思考及预言》这样的文章登出来的本身,说不定就是又一次试探与考量哪,一次不同契机下的大曝光。最好我们每个人都扪心自问一下,自己到底修的如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改变观念 过敏症状消失》一文中写到:

每一年这个花粉过敏症状都给我造成了严重的痛苦,而这个真真切切的感受还真把我欺骗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举个例子,过去有个人,把他绑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说是要给他放血。然后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划了一下(根本没有放他的血),把自来水龙头打开让他听滴嗒声。他就以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会儿这个人就死了。”我意识到这个人并非流血身亡,他的死来自于他的怕心,他是被吓死的。一个人的怕心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怕心甚至会导致人的死亡,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啊!找到了这颗心,我就心想一定要把它去掉,并且开始转变观念,坚决认定这就是假相。如果不认为这是假相,把这种感受症状当成真相,就说明我就还是常人的想法,在这一点上我的思想没有超常,当然也就出现了和常人一样的症状。同时也说明我对法还没有做到坚信。……我体会,所谓的病业假相不论表现得多么真切,都不能把假相当真。更不能因为过关的痛苦、难过,就起了怕心,因为这个怕心会直接加重关难。过关中不管多难,只要我们能尽快改变观念,用正念对待,就一定会正念成功闯关。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