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60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713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5年10月19日
节目长度:54分2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3,029 KB

51,04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13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园地】
大法弟子不可多得的盛会,我们怎能缺席呢?
认真写诉状才能起到救人的作用
做事的出发点和目地
三言两语话诉江
也谈向真相稀缺的城乡地区传播真相
帮同修整理诉江稿件后的几点总结
丈夫的一番话点醒了我
读同修文章有感
【修炼交流摘录】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大法弟子不可多得的盛会,我们怎能缺席呢?

离十二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投稿截止日期九月十五日不到十天了,我知道一些同修目前还未动笔写法会交流稿。一问呢,同修的说法基本上和往年一模一样:不知道写什么;自己做的不好,没什么写的;太忙,没时间写等等。

我自己本次法会的稿件基本要写完了,每天都是下班后抽时间写一些,我觉得再忙也要写。以前的所有大陆法会包括五一三征稿我都参加了,没有落下一次,和以前历次投稿一样,我从来没有想过参不参加的问题,只有怎样写的问题,每次我都认真的去写了,有些发表了,有些没发表,有些在平时的明慧文章中登出来,刚开始几年我执著过发不发表,但现在基本上执著心没那么重了,只想自己就是应该去写,没有更多的想法,也许是在这方面态度较为端正,好多次师父都提前(在法会征稿前)就把我应该写的事情反映在我的脑海中,所以每次我都找的到写的。

我觉得有同修不重视参与法会写稿,是没有认识到其中的伟大意义。回顾我这么多年写稿的经历,真的是非常殊胜,我自己切身体会到每次写稿的过程都是一个大量消减罪业,提高心性,升华层次的过程,好多次我在写法会稿件的时候,真的走过了那段时间几乎过不去的魔难,从难以摆脱的消沉状态中冲了出来……

我认识到让我们参与法会写稿是师父要帮我们,是师父要成就我们,是师父要恩赐予我们,只看我们想不想要,只看我们能不能有小小的付出,而我们在人中付出的那么一点点,其实都是给自己做的,而师父因此给我们的那不知是我们付出的多少倍。

我记得,很多年前,我在一件证实法的事中付出了一些,在梦中,我被告知:我拿了几十万出来,但我的老师给了我几千万。那是上百倍啊。而实际上师父给我们的真的没法用这种比例去比,人中看似平凡的表现:就是写写稿,但在真实的宇宙中很可能是一个无数众生得救,新生的过程,很可能是大法弟子归位的一个过程。我至少有两次法会投稿后梦见非常壮观和殊胜的景象,在一个很大很大的广场上,人山人海望不到边际,他们静静的在哪儿等着,梦中我知道他们在等我,在我徐徐飞入广场时,人海中自动让出一条道来……两次都很类似。

同修说自己做的不好,没什么写的,这么多年,这已经成了很多同修参加法会写稿的一个最大的障碍。其实修炼中没有完人,也没有十全十美的修炼者,这么多年我至少在我接触的所有同修中都没有看到有这样的修炼人,我更知道自己缺点多多,太多时候人心和执著难断。但我是这样认识的:我们每个人有长处也有短处,有缺点也有优点,我们做得好的时候是学好了法、在法上的时候,做的不好的时候是脱离了法,不在法上的时候。这么多年的修炼,在做三件事中我们每个人肯定都有做的好的时候,写出来不是为给自己表功,是为了证实大法。

当然,我们也知道自己有做的不好的地方,那么我们敢于正视它,向内找,从而改变自己,提高上来,同样也是一个好的题材啊。怎么可能没写的呢?别把“自己做的不好,没什么写的”这个念头当成自己啊,那是邪恶在害怕、在阻挡。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大家周围的同修可以相互提醒帮助找到题材,还有就是请师父帮帮,只要我们有证实法的一颗真诚的心,师父就一定会给我们应有的智慧。另外我想:目前正在进行的诉江大潮,很多同修都参与了,很多同修在参与诉江的过程中真的放下了生死,去掉了很多人心,这个诉江的过程,是不是一个修炼升华的过程,是不是一个讲真相的过程呢?把这个过程写出来不也是一个很好的题材吗?

我们再看看《第十二届大陆法会征稿通知》中的要求,有助于让我们找到写作方向:“目前大法真相广传,诉江大潮兴起。希望同修们写出各自在正法修炼中提高心性、讲真相的过程和体悟,互相借鉴,以修炼如初的热情,更加稳健的走好正法修炼之路。”

每次海外盛大的法会,世界各地很多同修想尽办法都要去参加,因为大家知道法会的殊胜、神圣、不可多得,其实大陆大法弟子法会是一样的,都是师父安排的,只是人间的表现形式不同而已,内涵和意义是一样的。如果你有机会参加海外那样盛大的法会,你可能怎么都不愿错过,同样内涵的大陆大法弟子法会错过了,将来我们一定会后悔。其实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不是说马上就结束了,我觉得抱着那样的心也不怎么对,我们从修炼的角度去理解可能更好一些:比如错过了十二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写稿,这个十二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永远也不会再有,我们这次本来该从中提高、升华的珍贵修炼机缘是不是永远也失去了呢。

如此庄严殊胜的法会,全宇宙众神众生关注的,大法弟子不可多得的盛会,我们怎能缺席呢?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认真写诉状才能起到救人的作用

在派出所的讯问室,警察问我:你写“刑事控告状”了吗?这“刑事控告状”是你写的吗?你控告谁?为什么控告江泽民?告他什么?你怎么知道是他发动迫害法轮功的?他怎么迫害你了?那些事(指迫害行为)不是他干的,你怎么告他呀?这些都是真实的吗?属实吗?你有证据吗?你想怎么样啊?等等。还问了一些具体的事情。而这些,在我的“诉江状”中,都写的非常清楚,证据也齐全。所以从一开始我就让他们自己念,自己看。

我快递给两高的 “刑事控告状”他们一人拿着一份;还有的人手里没有,我想让他们也能认真听清。我说:“你念吧,你们不清楚的我再告诉你们。”因为我在写“诉江状”时非常认真,就是有一念,想让这些人能看到,能明白。他们还真听话,念的挺清楚,一边念一边提问,我给他们解答。真相基本讲到了,比我直接讲,他们在那记录,效果要好。毕竟有些对应迫害事实所依据的法律条款我不能全记得住,也达不到我写的那样有条有理有逻辑。

最后,念到 “直接控告首犯——江泽民,将其绳之以法”而未起诉具体迫害行为人时,他们说:“告江泽民个人哪,那没事!”站起身走了出去。过了十几秒钟(给上司打了个电话),喊了一声:“大姨,回家吧。”

在走廊里,我的家人听到别的警察说:“公民有告状的权利,不犯法,告谁都行。就中国没有人权。”

我是被他们强行绑架到派出所的。十几个人在我家非法搜查过,搜的很仔细,哪儿都搜到了,累的满头大汗,却一无所获,大失所望,连一片纸也没带走。其实我什么都在家里,电脑、打印机、各种类型的打印纸、优盘、硬盘等;一整套多(四十多本)的大法书籍,他们都搜到眼皮底下了却没有看到。我切切实实的受到了师父的慈悲保护。弟子恭敬叩谢师恩!那时我没有惊慌,没有怕心,什么心都没有,只有发正念。这时间不长的过程,我感悟到的是创世主的洪大慈悲与无量智慧。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我去了社区、社区警务室、派出所,询问那些具体参与非法搜查我民宅、绑架我的警察和相关人员,并给他们讲了真相。我说,“你们如果想知道我控告江泽民的事,完全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者在我家大大方方的问我,我会堂堂正正的如实告诉你们,我还怕你们不知道呢。我敢起诉他,还怕你们问吗?!干嘛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违法擅闯民宅,进门不说什么事,不容分说就非法搜查?意欲何为呀,那不是犯法吗!你们被江泽民绑架了!”他们都很客气,说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有任务”,上指下派。有的甚至和我唠了将近两个小时,说“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不会执法犯法了。

想想过去的时日里,江泽民正是利用了这些可怜的警察和世人对大法弟子进行疯狂的迫害,那时我们能达到这样大面积的、让他们主动的听我们讲真相而又能这么安全、有效,不至于被严重迫害吗?“诉江状”被返回当地公安局、政法委或基层警察手中,不管他们上门也好,把我们弄到派出所也好,都给我们提供了合理合法、堂堂正正、从容不迫讲真相的机会,让看到、听到诉状的警察、世人受到震撼,明白法轮功是什么,怎么好,修炼法轮功在中国也完全合法,违法犯罪的是江泽民及其集团;让参与迫害的警察和相关人员知道现在的迫害都触犯了哪些法律,会承担什么样的罪罚,从法律层面让他们看清盲从江泽民、执法犯法、参与迫害的严重性,迫使他们思索:大法弟子连江泽民都敢控告,使他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更何况下层的参与者呢!我们现在不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而直接控告元凶江泽民,是让世人正向思考、正确摆放位置、不助纣为虐、从而得救、有美好的未来。发生在中国大陆的诉江形势不正是如此吗?!

所以不管江泽民一伙怎么折腾,把诉江状扣在哪里、转回哪里,都不用怕。不怕它闹事,它每次闹事最后都是丑事,我们应该将其转为讲真相、救人的机会。这次不是我找他,而是他找我给他们堂堂正正的讲。“是你在问我呀”,他们想迫害都找不到借口,对他们是巨大的震撼、震慑,这无疑是一种制止迫害的有效途径和方式。我更明白了师父让我们只是起诉江泽民而非中、下层具体执行者(当然谁也逃脱不了善恶有报的天理)的慈悲用意,既有对弟子的慈悲护佑又能唤醒世人,既能制止迫害者继续行恶又能使他们明白迫害的后果。是师父对一切众生包括大法修炼者的洪大慈悲,我在自己的诉江过程中切切实实的感悟到了这一点。

所以我们每个大法修炼者在写“刑事控告状”时,一定要认真、郑重、用心、真实,不能敷衍!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用心做了,这个给世人,尤其是给那些基层直接参与迫害的人员讲真相的力度、面积、范围太大了,机会难得,并且方便,直接,安全。

让我们重温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讲法,感悟创世主的洪大慈悲与无量智慧。师父说:“我是这样想的,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以救人为根本,就象我刚才讲的,在谎言的毒害下,很多人,包括干部也好、警察也好,其实那个生命本身不恶,那个生命本身不是那邪恶干部。那个生命说不定还是个很好的生命,可是他在邪党文化谎言的灌输下,被误导了,他这样干了。当然也有人是明知道,他在利益的驱使下干了,还是要给他听真相的机会。都把他们起诉了,其实啊,这个不是你们要做的。我们制止这场迫害,这是我们要做的。那种报复心,谁迫害了我们、谁怎么样,那种报复心你们是不应该有的。修炼人嘛,就是救人。”“但是哪,我也告诉大家,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他们都得偿还。”

下面请听海外大法弟子的文章:做事的出发点和目地

当受过直接迫害的大陆大法弟子纷纷起来告江时,大陆和海外一些没有受到过直接迫害、个人信息没有被中共掌握的学员也在考虑参与告江。举报和控告不同。控告要求比较高,个人资料要详尽。举报门槛很低,官方鼓励实名举报,但匿名也可以,方式也很灵活。
海外还有许多地方有人在学员中征集签名举报江鬼,成百上千的征集签名,有的还要求学员列出详细的个人信息,包括护照号等。在美国某州的一个西人学员收集了英文媒体西人的签名举报,并不听劝告,坚持想把名单寄到中国去。这些做法是非常错误的,不应该出现。
我们做事都是为了讲清真相多救人,告江是配合正法進程的又一方式,但不能不考虑全盘如何配合更好的问题,所以完全不应给中共提供完整的学员信息。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三言两语话诉江

我和许多大法弟子一样,热心于看“动态网”,盼望着“9.3”大阅兵这一天。认为这一天,江魔头不再露面了,就是它被习近平抓捕的征兆,结束迫害就在眼前。

可是,“9.3”阅兵癞蛤蟆仍旧上天安门城楼了。于是大失所望,心里不是滋味。周围接近大法弟子的常人,也有了负面的说法。

其实这个结果,恰是大法弟子以上这些心所促成的。江泽民是凶残多变的蟾妖,而且是被旧势力利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世间的力量,只能清除它的外围,肃清它的影响,只能整治它的表面,无法触及它的深层。人没有这个本事,唯有大法和大法弟子才能做到。

今年神韵有一个节目叫“金猴除蟾妖”,火眼金睛的金猴,虽然能识别它,但千钧棒也只能伤及它的骨肉,并没有真正消灭了它,最后是天上众神才毁灭了它。依赖常人除蟾妖是空想。我们只有信师信法,正念正行,放下一切常人心和怕心,继续诉江,救度众生,在天神的相助下才能把江泽民送上法庭,进而使其形神全灭。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下面请听湖南大法弟子谈向真相稀缺的城乡地区传播真相

我们这里有一个处于湘鄂交界处的县级市,有四、五十万人口,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几位当地同修被迫害后流落他乡。前几年,当地有两位新同修做真相资料被绑架迫害,现在又被监控,基本停止了发放真相资料。

不久前,明慧网发表的《建议地级市区同修要向广大农村地区发放真相资料》,同修驱车到几百公里外的洞庭湖平原某县发放真相资料,我想大概就是指这里。师父早就告诉我们:“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对照检查我们自己,我们这些地区做的还非常不够。

对比做的好的地区,明慧网上介绍有的县市几乎所有的百姓都明白了真相,“三退率”已达百分之九十几。从某种程度上讲,是我们这些证实法做的差的地区拖了正法進程的后腿,在这最后极为有限的时间里,我们应该把这些真相稀薄的地区作为重点,全方位、多途径发资料、讲真相,力争多救一些人。我把以前我们针对该县所做的一些讲真相救人的情况总结一下,以期达到抛砖引玉的目地。

我总觉的前几年到该县发资料、讲真相的同修还多一些。近两、三年来打真相电话的同修多了,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少了一些。我们急待改变这种情况,在打好真相电话的同时,也要重视发资料和面对面劝三退。

就该县而言,每个乡镇(有二十多个乡镇)大致还是发放过一次或多次真相资料,但个别边远山区不一定覆盖到,而与湖北通城等地接壤的几个乡镇大法资料发的比较多,人们都有反馈。城关地区和几个大乡镇所在地真相资料发的比较多一些,边远山区乡镇真相资料较少或没有。其实在我市另一个有一百多万人口的大县也存在这样的情况,由于农村同修分布不均匀,大片乡镇甚至没有一个同修,山高路远,真相稀缺,这些年来,我们大致是这样做的。

一、我们收集该县的电话号码段和手机号码,注明是同修少的地区,通过明慧网讲真相栏目,发往海外同修,请海外同修帮助讲真相。

二、我是从事服务行业的,有来自该县的服务对象时,我特别留心留下他们的地址和电话,尽量与他们建立长期联系,了解他们那里世人对大法真相的知晓成度,打听同修在他们那里的活动情况,三年前有一位东北地区招考在该县政法系统的新同修被迫害的情况就是通过与世人讲真相互动过程中了解到的。有明真相的人也愿意根据情况捎带少量真相资料发给亲友或周边住户。

三、在有汽车作为交通工具的时候,我们大约去四名同修,两人一组,沿主公路和乡镇主干道大量发放资料,一晚可以发放几个乡、镇。真相资料和光碟我们都用防水自封袋包装好,尽量发放到世人门窗里面,可使主人回家能看到真相资料。

四、与骑摩托同修或明真相世人配合时,我们主要沿村级公路两侧发放。秋、冬季皎皓的月光下,水泥村道一条又一条,灯光闪烁,多年的年三十晚上我们都是奔忙着发真相资料,在该县我们大致发放了几十回,前次同修有详细的论述,乡村级是我们真相资料做的最不够的环节,希望同修们都能重视起来。

五、以走亲访友的形式或乘车单独发放真相资料。该县人在外地生活的同修,有计划分片量力而行发放真相资料。去年有一次,同修利用吊丧的机会在晚上将几十份包装好的真相资料发放在大大小小的车子上,第二天早晨一看,人们全部拿去看了,足见世人对大法真相资料的渴求。有一次晚上在城关地区挨户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人看见了,那人远远的喊:是法轮大法资料吧?还有一次与同修在一乡镇发资料,夜深了,有人看见了,同修稍加解释几句,那人就大声喊:法轮功,我们支持你们。针对同修少的地区,我们真的还欠他们许多了解真相的机会。

时间转瞬即逝,“三退”得救的世人还不多,按测算,需要“三退”的世人有十亿以上,还有很多世人没有得救,离师父对我们的期望还相差甚远。特别是我们这些做的差一些的地区,在最后的时刻,我们更应当勇猛精進,修炼如初,相互配合,只有当我们这些真相稀薄的地区做的基本到位了,那我们整体上才能达到师父对我们的期望与要求。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法弟子帮同修整理“诉江”稿件后的几点总结

看了明慧网刊登的“‘诉江’稿件把关问题探讨”后感觉很有帮助,后来在协助几位同修书写“诉江”稿件的过程中,又有了一些个人认识,谈出来与大家交流。

1、在叙述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事实的时候,本来是一个个鲜明生动的、各不相同的个例,但由于很多同修言语过于简略,使的稿件看上去千篇一律,比如说有同修为图简单方便,只写“以前身体很不好,各种疾病困扰,各方求医问药都不见疗效,在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都消失了,身体健康”等类似表达,在修改这些稿件时候,我询问了当事人同修具体是什么疾病、有什么具体病痛表现,改为“我以前被诊断为腰椎盘突出,稍有劳作,腰就非常疼痛,也去过市里xxx等大医院治疗,也没解决问题。还患有失眠,经常到凌晨才能入睡,严重时整夜只睡了一两个小时,导致白天精神不振,严重影响工作生活。199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说了炼法轮功有很好的祛病健身功效,于是开始学炼法轮功,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的睡眠明显改善了,逐渐不再失眠了,腰部疼痛也不知不觉消失了……”经过这样修改后,每个人的情况就很鲜明生动,不会千篇一律了。

2、在陈述讲真相过程的时候,几位同修描述的也很类似,比如“在xx商场与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群众举报,被绑架到了xx派出所”或“给了对方一本真相小册子,没想到对方报警了……”,我问了具体过程后,改为了:“在xx商场与两个年轻人聊天时,谈起我自身因修炼法轮功后受益的情况,并说起法轮功被冤枉、被造谣等情况,但是这两个年轻人因听信国内媒体的造谣宣传,暗地里竟然报警了。刚走出商场门口,就冲过来3个警察,强行把我推上一辆警车,……”,另一位则改为了“给了对方一本叙述法轮功被冤枉内容的小册子,但对方因听信了污蔑法轮功的造谣宣传,在我转身走后他就打电话报警了……”

3、在陈述被邪恶黑窝迫害经历时,有同修原来是这样写的:“强迫转化,逼写三书,不然不让睡觉……”,交流后,改为“强迫‘转化’,也就是被强迫去违背良心说法轮功坏话,写些污蔑法轮功的书面材料,不然不让睡觉……”

以上只是打比方说明修改的过程,每个人的情况都不相同,所以还是要根据实际情况修改具体措辞,但从救度众生的角度考虑,需要把握的是,这个控告信是面向常人的,不是同修之间的心得交流,所以在用词、表达上一定要注意常人的接受力,因为那些处理控告信的工作人员未必都是明白真相的,所以我们要用合适的方式把事实表达出来,让即使一个是不明白真相的常人看了之后,也是觉的法轮功是好的,讲真相没有错,那些迫害行为都是乱来、胡作非为、非法的。

再说具体点,如果是修炼心得交流,只要提起“讲真相”三个字,每个大法弟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常人看到“讲真相”三个字,他会用党文化思维去想:你们到底在讲什么真相呢,是不是在宣扬什么什么呢。如果我们把“讲真相”改为“与对方交谈的时候说起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并且提起自身修炼法轮功后受益的事实”等等,那任何一个常人看了都不会有不好的想法,也会觉的这是言论自由、没什么不妥的,因此而被抓捕迫害是很荒唐的。

类似的词语还有“转化”、“三书”,最好再加上一两句解释一下:“转化”、“写三书”就是强迫你昧着良心、违背事实污蔑法轮功、逼着说假话做假事等等。这样补充说明一下,立刻就体现了那些所谓“转化”工作是多么荒唐可笑,一个常人看了也会觉的邪党真是胡作非为。

下面请听青岛大法弟子复一新的文章:丈夫的一番话点醒了我

最近,丈夫的一番话点醒了我。他对我说:“你整天修炼、修炼、修炼,为什么提高不了呢?就是遇到事不先看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两眼光盯着别人的不足,不会向内找。”

是啊!为什么修炼十七年了,还做不好呢?还光会看别人的不足呢?长期以来,不管在家里,在单位里,在社会上,为什么就只能看到别人的不足呢?遇到矛盾不看自己,不能先找自己的不足。与同修交往,看到同修做的不合己意,心里也愤愤不平。当同事和同修在我面前说好听的话,心里总感到美滋滋的。总认为自己比别人强,好象这世界上就再没有比我好的人了。这不就是旧势力的表现吗?旧势力的具体表现是: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对别人极其严格,不肯原谅别人的过错;掩盖自己的执着和问题,只修表面不修内心;自以为是,认为自己比别人高明。

今天,师父利用丈夫的嘴,点到了我的实处。我彻底认识到了,不能再放纵它,我要曝光它,我要解体它。从现在开始,我要多学法,遇事向内找,决不再象以前那样,只看别人的不足,不看自己的不足,对比同修找不足,我又找出了很多不足,例如:强烈的显示心、争斗心、杀生、求安逸、情等各种人心。

找到以后,我时时处处注意自己的言行,当自己做三件事做得好的时候,我提醒自己不要生出欢喜心和显示心。当遇到别人批评自己的时候,我就提醒自己别生出争斗心来。在心里背师父的法:“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 (《洪吟三》〈谁是谁非〉)。当家里来客了,我尽量不买活的鱼虾,避免杀生造业的问题。当遇到自己精神不振时,我就加强学法或炼功的力度,不让安逸心萌发。当遇到亲人们遭受痛苦时,我会用法理来解决,让他们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他们看宝书《转法轮》。通过一段时间后,现在,我的亲人们都能相信大法,还有几人开始看书炼功了。现在,丈夫也承认我变多了。遇到问题会先找自己了。

学会向内找,听师父的话。我们修炼不光是为了自己圆满,更重要的是救度众生。做三件事不要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想到众生需要我们做什么。帮助同修不要光按自己的观点要求同修,而要想到同修的实际情况。一句话,时时处处先想别人,找自己,按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归正自己,真正修去内心深处那些遇事向外看,不找自己,光看别人缺点,我行我素的坏东西。彻底否定旧势力。向内找,修自己,听师父的话,修的圆满,随师回家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读同修文章有感

师父在法中讲:“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 (《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看《明慧周刊》第705期《威严与正信》一文,文中恶警抄家,所长要翻同修装大法书籍的柜子,同修见状一掌拍在柜子盖上,大喝一声:“不许乱动,这是你家还是我家?”所长急忙把手缩回连声说:“你家你家”。

就这理直气壮的一声断喝,使邪恶因素立刻灰飞烟灭,体现出了大法弟子一正压百邪的威严所在,也体现出了坚定的信师信法的正信与正念的威力。

记得我被非法劳教期间,恶警在所长的指挥下用电棍电击同修,当听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时,顿觉一股热流涌上心头,身不由己的站起来冲到走廊铁门处大喊一声“不许打人,凭什么打人?”警察急忙跑过来说:“不要喊,回去回去。”我急不可待的说:我要找所长有话说,警察见我很坚定的样子便说:你先回去我给你汇报一下。

大约十分钟后警察叫我到办公室。我一進办公室里面坐着所长、处长、队长、指导员,还有四个彪形大汉手持电棍、皮棒,背手站在墙边,真象凶神恶煞。当时我正气十足,感到身体非常高大,看这群恶人很渺小,我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所长指着房间中一条小凳说:“坐下,找我啥事?说!”我坐定后理直气壮地大声说:“所长我问你,头顶墙壁上挂的《干警职素》第一条就是严禁警察打骂体罚学员,你为什么打人?”所长大声说:你看见来?我的话跟的很紧:“我没亲眼看见,但听到了,为什么现在不喊叫了呢?”所长底气不足的说:他把我气的。我说:“气也不能打,你们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此时不知怎的,四个彪形大汉悄悄的从我背后撤走了,其他人也鸦雀无声。所长推脱说:我今天很忙,你先回去,有话以后再说。我说:好,我有很多话要说,你一定要安排时间。就这样我又回到监室去了。

后来我多次找过所长、处长、队长、指导员,以及所有我能接触的警察,都给他们讲了真相,从那之后,我所在的监室再没发生过打同修的事。这里不是显示个人有什么了不起,我要说明的就是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这正的因素就要发挥出正的能量,这正的能量就能制约或者销毁邪的因素。

现在诉江大潮的人数已超过十六万人,但我发现还是有一些同修在观望,有的还是怕心作怪,有的听说警察到同修家私访,从而又放下笔不写了。同修啊我们要修去所有的人心,怎么老用人念而不用神念思考问题呢?从四二五上访到放鞭炮又到今天的诉江大潮,这都是天象变化,正法進程走到这一步了,我们怎么还不能放下人心,走出人壳呢?

每一次的考验,每一次的层次提高,我们怎么老是错过呢?绕道而行怎么圆满啊?希望遭受过严重迫害至今走不出来的同修赶快行动起来,控告迫害恶首,走正修炼路。

各位同修,本次節目的最後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我做什么事就是稳稳当当,好处是少出差错,但不足也十分突出:低效,因时间较长而误事等等。师父讲过这方面的法。慢节奏,对我似乎是与生俱来的特点,真难改,有时自己也为之烦恼。前不久,与同修一起工作一段时间,对我深有触动。同修是快性子,做什么都快,“唰、唰、唰”,一会儿就成。答应人家的事马上做,不拖拉,不积压,真是神速啊!羡慕之余,我也学着同修的做法:做什么事都赶紧做。还真的有了很大的改变。不要以性子慢做借口了,须知,我们不是平常的人啊,心里知道抓紧,赶紧做,可能就会“神速”起来。现在时间多紧啊,一晃荡,一天很快就过去了。让我们在修炼的最后的最后的珍贵时光里,珍惜每一天,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每一件事。
    ——《赶紧做》

我地能接触上的同修大部分邮了诉江状,年龄最大的八十七岁,包括平时不太精進的同修也能写诉江状邮寄。我个人认为诉江是正法的一个進程,也是结束迫害的关键一环;也是修炼弟子助师正法的神圣职责,是绕不过去的关。观望不如行动,修炼不可以绕道而行,如果以前没做好,现在做好这不是来了机会了吗?师尊讲过:“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精進要旨》〈挖根〉)。希望同修们好好把握。我个人觉得得了法的弟子,在大法中受过益,尽管迫害造成不精進,那么已经是迫害造成的,是受害者。师尊为我们承受更多,很多同修在反迫害中付出的代价无法统计,今天走到最后一步,你还观望吗?不想诉江的根源是怕,大家都来诉江迫害即将结束,同时还会救度更多众生,何乐而不为呢?同修你想一想,不参与诉江不想诉江是不是默认迫害?修炼是严肃的,师尊给我们建立威德的大好机会让我们好好把握,我们是否认识到了呢?好好把握我们十六年反迫害的过程中的最后一步吧!
    ——《观望不如行动 让我们把握住机会》

我与同修这个小整体是师父安排的,我们也是结缘下来助师正法的,决不承认旧势力间隔。嘴上说不承认可矛盾出来就不对了。同修是个急性子,我偏是个内向的人,总感觉同修说的话不对,指出来同修就炸。与别的同修切磋,C同修说:“我们之间的矛盾不要与别人说。”我很纳闷。我也知道自己肯定有问题,执着心找了一大堆:妒嫉心、争斗心、委屈心、面子心、证实自我的心、还有对同修的情,依赖心。正念解体间隔我与同修配合的一切邪恶因素。可我们还是一配合就出现摩擦,话说不到一块儿。师父说“有的人哪总是强调:啊,那个人为什么总是这样态度不好?他怎么对谁都这样?也有人说:大家对他都有想法。要叫我这个师父说呀,大家都错了。你们都没有愿听好话的心了,你们都能做到骂不动心了的时候,你看他还能不能这样做了?正因为你们都有这样的心,才会有冲击你们心的因素;也正因为你们起了这样的心,你们才反感;你们都有这样的心,你们才形成大家都反感冲击了你们心的人。你们都能够在强烈的语言冲击下心态平稳,根本就不动心,你看看还有没有这样的因素存在了?”(《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师父啊,弟子错了,弟子正是师父说的这样的人。正因为我有爱听好话的心,怕人说的心,偏偏同修说的很冲,看你的心动不动。师父说:“他嘴上说放下了,其实他根本放不下,所以就很难做得到。”(《转法轮》)我们每次出现间隔,我表面忍着心里根本放不下。同修是一面镜子,是用来照自己的。而我老是向外看、向外找,看到的都是同修的错。与别的同修切磋,满脑子都是自己对,同修错。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在家里老认为丈夫不对)。表面看是为同修好,其实根本上是用自己的观念和急心想改变别人,而不是用法理、用慈悲心与同修在法中提高。这是极其强烈的为私为我、执着自我的心,被旧势力放大,上了旧势力的当。师父说:“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对照师父的法,真的很汗颜。
    ——《修去自我 配合整体 慈悲众生》

东北某市到处可见全球公审江魔头、控诉江鬼的标语。贴得高。可这个是用一把伞制作的工具完成的。制作方法:用一把折叠伞(可以是旧的),只要伞的杆,把伞杆最前端用布缠好,缠到拳头大小即可。然后用两个医用针头并列插在上面,固定好。贴粘胶时,如:A4纸,揭去外面那层,把写有标语的这面面向自己,带粘贴的那面朝外,用那两个针头扎入那个粘胶的正面。然后拉开伞杆,手举到最高位置,把粘贴贴在墙上(或电线杆上),再用这个类似小球的头把粘胶固定住即可。
    ——《介绍一种简单易行的粘贴标语的工具》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