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709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5年9月22日
节目长度:51分1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2,256 KB

48,01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同真的文章:浅悟心境与环境

美国牧师威尔•鲍温在《不抱怨的世界》一书中讲了一个出租车司机,停止抱怨后改变了自己的命运。第一年他只是微笑地对待所有的乘客,收入就翻了一倍。第二年,他发自内心地去关心所有乘客的喜怒哀乐,并对他们進行宽慰,他的收入又翻了一番。第三年,他的出租车变成了全美国少有的五星级出租车。除了收入,上涨的还有人气,要坐他的车,都需要提前打电话预约。

一个常人的不同心境都会带来不同的境遇和结果。修炼人的能力更大,自己的内心怎么样会导致周围的环境怎么样,包括家里的环境、单位的环境和自己活动范围之内的一切环境。自己的心态纯净,会归正自己周围环境中的一切不正,很多不好的因素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被解体。

如果周围的环境不协调了,一定是自己在修炼上需要提高了。

从法中我们明白,今生今世能够成为正法弟子,我们是全宇宙最幸运的生命,宇宙所有众生都在羡慕我们。可是,在实际修炼中,从大部份同修的身上都看不到这种快乐、喜悦和轻松。特别是遭受迫害的这些年,由于对法的认识不足,迫害的阴影及实际迫害中造成的影响一直挥之不去。

在现实生活中,特别是遭受过迫害的同修在别人眼里也变成了一个弱者、一个可怜的人、一个羡慕别人的人、一个事业上一事无成的人。在这样的心境下,直接导致的就是,虽然还在修、虽然三件事还在做,但是修的、做的很被动、很吃力,觉得老是看不到头。

师父讲:“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稳,会使你周围的环境也发生变化。你害怕的时候,你发现众生都不对劲了。你变的神情清朗的时候,心胸宽广、乐观的时候,你发现周围环境也不一样了。在讲真相中、在证实法中、在你们做的事情中发生难度的时候,调整调整自己,用正念来思考问题,可能会相当管用。” (《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师父还说:“环境是人心造成的,环境不好那是你们让它这样的。” (《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我们在修炼中,有时觉得脾气变坏了、看着单位的同事不顺眼了、抱怨老板刻薄了、社会不公了、孩子不听话了,等等。其实直接映射的是自己的内心,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内心不纯净了、变得阴暗了,周围环境的负面因素就增多了。很多同修都有这样的体会:自己内心纯净、法充斥整个人体时,觉得自己非常高大、唯我独尊,即使是走上布满邪恶的天安门,也毫无惧色,邪恶也不敢动你。相反的,内心充满了害怕,往往事情还没做就遭受了迫害。

特别是眼下的诉江大潮,据明慧报导,已有十二万多大法弟子参与诉江,虽然数字已过十万,但是和大法弟子的总人数比起来,参与诉江的依然只有八百分之一(按一亿大法弟子计算)。所有的同修都要找一找自己在诉江项目中动的是什么念,包括已经参与诉江的同修也要找一找自己,看看自己在诉江项目上的基点是什么,是因怕心不敢诉江,还是出于大帮哄、凑热闹而为之;是认为是自己圆满的机会,还是真正的对法负责,紧跟师父正法,配合天象救度众生的心态。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我们必须站在正法的基点上清醒理智的面对,因为我们整体大法弟子的心境决定了诉江项目的進展和众生的得救。

在这历史的伟大时刻,不要因为我们的心境而影响众生的得救、更不要因为我们心态不纯给旧势力提供继续生存的土壤。惟愿我们能够做的更好。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海外大法弟子的文章:修好自己才是救度众生的保障
今天参加了一天的洪法讲真相活动,我们在市中心穿上印有“法轮大法”的服装進行功法演示,展开真相条幅和派发真相传单,很多人驻足观看,咨询有关大法的情况,纷纷对我们表示支持。在做功法演示时我就在想,我一定要把动作做准确,看点在细节上。效果果真很好,人们说法轮功的动作真美。

晚上我发正念的时候,我忽然悟到,我在白天進行功法演示时,想尽量做好,将大法的优美动作展示给世人,那么,我们平时的所作所为的一切,不也正是在宇宙中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演示、在证实法吗?而且是立体式的、全方位的、层层叠叠的。

那么我们的表现,不也正是给宇宙众生洪法吗?我们表现的好不好,不也体现在细节上吗?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甚至一思一念,我们的整体表现,构成了宇宙众生对大法弟子、对大法的认知感受,只是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意识到与他们同在,与这些天体中的神同在。

世人的本性的一面都在天上,他们也正在观看我们。我们表现好了,世人本性的神的那一面,都能看到,他们就会对大法弟子、对大法有信心,世人在表现上就会主动来找真相。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为什么效果不一样?我认为根本上要从我们救度众生的那颗心和自己平时的一点一滴的修炼上去找原因。如果我们每时每刻都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每时每刻都能意识到自己与宇宙中的神同在,那么我们一定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

下面请听大陸大法弟子的文章:对原告的骚扰是严重妨碍司法公正

“诉江”大潮已走过了三个月的历程,有些地方警察、司法干部下达指令,上门骚扰、绑架起诉江恶首的法轮功学员。这是严重的司法干涉、妨碍司法公正,是违法犯罪。

建议同修们明确了解这一点,在给登门造访的各方面机构人员讲真相的同时,也要告诉他们这一点。讲真相救世人,但同时不能纵容邪恶。大法弟子就是堂堂正正的、慈悲的。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八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其中第三条,公安机关领导干部及其他内部人员不得有干预、插手案件办理的行为。在其它条款中还明确规定;“不得对案件的证据采信、事实认定、司法裁判等作出具体决定。”而对“诉江”原告的质询就是典型的“对案件的证据采信、事实认定、司法裁判等作出具体决定”。

面对社区、公安人员的“诉江”质询,我们要理直气壮的用他们下发的《规定》给他们讲讲。同时,要对众生讲清真相,救度这些执行上级命令而又不懂的“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替罪羔羊。

有这样一位法轮功学员,在“诉江”开始的第一时间里,就向最高检察院快递了“刑事控告状”控告江泽民,也是在第一时间内遭到了警察、社区人员的“质询”。这位法轮功学员告诉警察说:“你把电话撂下,你不要找我,我会去找你的。”几天后,这位法轮功学员找到这个警察,他正准备和家人上私家车,法轮功学员叫道:××。警察一愣,法轮功学员顺势拉着他的胳膊示意他借一步说话。

法轮功学员问他:江泽民不该被起诉吗?他不仅迫害法轮功,而且出卖中国上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他不该被起诉吗?你都应该起诉他。

警察说;共产党就那么回事了,可你这么做有什么用?你早就被监控了。

法轮功学员回答说:我不怕!江泽民我都敢实名起诉,还怕监控吗?你们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你们的2000【39】号文件14种邪教中根本没有法轮功,你可以去查。

接下来,法轮功学员对警察说;你怎么那么傻?你还到处找我,你们截我的控告状都是违法的,是违反宪法的。这时警察嘿嘿笑了,法轮功学员又接着说;不许迫害法轮功,听到没有?警察笑着说;不迫害,不迫害,我不参与你们的事。法轮功学员看他的家人正等着他,就说;就这样吧,你上车去吧。

就这样一场看似不可避免的绑架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法轮功学员的正念下解体了。同修说;这样做真的是为他好。警察在这种环境下,就要靠大法弟子的正念、大法的慈悲,才能得救度。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心明就是否给上门核实诉江状者讲真相的探讨
大陆各地陆续发生居委会、派出所人员拿着学员的诉状或称按着上面给的名单,打电话或亲自到学员家里去“核实”,问诉状是不是本人写的、签名手印是否本人的等等。上门核实的人员大多态度不错,问问情况、听听真相就走。

但是,就要不要给上门的人讲真相,还是不准他们進门,同修们有一些讨论。多数学员认为,应该当面讲真相。也有的同修认为,我们应该制止他们上门骚扰,不回答问题,他们会给学员造成人心浮动和家属的恐慌,这也是“否定迫害”。

具体情况每个人遇到的不尽相同,应对方式也不同。不过在同修的讨论中,我感觉到对于“否定迫害”的理解,是否有一些观念的障碍、理解的偏颇?比如说“他们上门来了我不能‘被动’讲真相,他们走了我再追着去‘主动’讲,这才能体现出否定迫害的意识……”──这其实是很矛盾的想法。

我体会,所谓主角,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主角,不管是有关人员主动上门,还是我们主动找他们,不管被动的、主动的,都是众生了解真相的机会。就是完全把他们当众生看,不当“迫害者”。既然我们起诉了,就敢讲,跟谁都敢讲。

“否定旧势力”、“否定被迫害”,是打心里就否定,根本也不把他们上门了解情况当什么迫害,就是大法给他们的了解真相的机会。我们越把他们当什么特殊人物、特殊身份来对待,实际就越不好讲明白,越不容易救得了他。需要自己的心态更加纯净,效果会更好。

目前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少之又少,在大环境的带动下,很多这种上门了解情况的人,都很心虚,不敢直说,绕着弯说……直到学员告诉说“我起诉江了”,他们才敢直说,本来是为这事来问问的。

当然也有那种蛮横不讲理的,对于那样的情况,我们也不能纵容邪恶,可以不开门,不回答问题;也可以严正告诉他们,他们这样做需要承担的法律后果。在大多数对方没有过分言行的情况下,我想我们应该是慈悲的、善意的讲,堂堂正正的。众生在那样的气氛下更容易了解真相。

如果自己或周围同修心里有波动,那正是我们要修的,为什么要怕?如果家人害怕,那也正是我们可以跟家人好好聊聊的机会,同时也应该向内找,是否因为自己的状态影响了周围的环境。师父讲过“相由心生”的法:

“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包容了整个世间,每个人有一个范围。你碰到的、接触到的都是你这范围中的因素。你能够正念足,你就能够在你的范围中高大,在你的范围中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压下去。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够做到这一点全世界就都变了,因为你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承包了一个很大的范围,代表了一方众生。” (《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大法弟子为什么要起诉江呢?我悟到,这件事做起来的目地之一是借此机会推动给更多人、包括参与迫害的人了解真相的机会;同时能使大法弟子修炼更成熟,去掉人心。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救人急

我今年五十五岁,是一九九五年十月得法的弟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多次被邪党迫害。十五年正法修炼路,有十年的宝贵时间我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黑窝里。身体上的痛苦不算什么咬咬牙就过去了;心灵上的痛苦是最难承受的。师父让我救人我没做到,耽误了救度世人的宝贵时间,是心里最难受的。

二零一二年五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监狱,半年后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但每天也只能救几个人,看到同修一天能救几十人上百人,心里急呀很羡慕,渴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救这么多的人。

今年三月我有缘去了外地的一位同修大姐家,当地同修整体配合的很好,使用手机直接对讲救人已有两年多了。同修大姐每天两小时左右能救八、九十人,有时一百多人,七、八十岁的老年同修每天坚持直接打电话救人。真好,我一看就相中了这个项目。谢谢师父给我安排好了手机讲真相救人的这条路。

我开始了用手机打电话救人,到现在已经有四个多月的时间。下面談談我打电话的一些经历。

修去急躁怕苦的心

有时几十个电话打过去,对方接了就挂机,着急的心就起来了,再打也没有几个接电话的,心里就更急了,一急,就觉的累了。不由自主的就会想:人怎么这么难救啊。算了,不想坚持了。这里有怕苦的心掺杂着急躁心、有所求的心等,刚开头这些心比较强。我第一次打电话半个小时就不想再打了,救了三个人就觉的累了,但心里很轻松;第二次坚持打了二小时救了五个人;第三次拨了二百多个电话坚持了四个多小时救了十二人,虽然有些累但心里很高兴。为了救人同修们在酷暑严寒中讲真相发资料这么多年了,师父把救人的路都给我铺垫好了,明白真相的众生都在翘首等着接我的电话哪。一次下午四点多出去打电话,不一会刮起了大风,我坚持到天黑的看不见写字才回家。还有一回正打电话下起来了大雨,我在雨地里站了一个半小时等到雨停,又接着打。有时下午集体学法我就上午出去九点打到十一点回家做午饭;下午学法后再出去发完六点正念接着打电话救人,天黑回家。有一次外出买了夜车票,上车前可以打电话,下了车是中午,下午还可以挤时间打电话。我每天打五、六个小时电话救人,这是我的责任,这是我的使命啊,稳住心不急不躁,保持一种有人退不起欢喜心;没人退也不灰心的平静心态,坚持不懈的去救人。

走出情,修去争斗心

随着打电话的增多,争斗心也表现出来了。碰着不愿退的,又顽固的人,就想把对方压下去。有一次电话一通对方就说:你爹妈死了吧?!我说:我父母都不在世了。对方又说:你孩子死了吧?!你家人都死了吧?!我挂了机。眼泪在眼窝里转,往事历历在目,九九年七•二零阴霾暗,大法弟子落沉冤。我五次被抓关進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迫害,先是我的丈夫因为承受不了强大的红色恐怖带着孩子离我而去。警察便衣不仅到家里抓人还经常上门骚扰,父母同修每天在精神紧张和惊魂不定之中被熬煎。特别二零零八年奥运大抓捕,警察不仅抄了家,还绑架了陪伴父母的姐妹俩,使二位老人本已憔悴的心灵再次被摧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相继含冤离开人世。我在黑窝被迫害,我没能见到父母最后一面。

我尽力的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我问自己为谁落泪?打电话为了谁?我是大法弟子,我在救人哪。我没有救了对方,他的天体可能都要被解体,那里有无际无量的众生,为他难受才对呀!怎么还为自己难过啊?放不下的情里还掺杂着怨恨和争斗心。我心里对师父说,这些东西不好,它不是我,师父我不要。放下情留下的是善念对待众生。有一次,电话一接通对方的男士就恐吓我说:公安局要抓你!我笑着说:谢谢你这么关心我。他改变口气说:你注意安全。还有一个派出所的警察接到电话说,我们正在查些号码,你不怕吗?我温和不失威严的说:我打电话是为了讲真相救你,你是好人才接到电话,相信你不会去干那种事。他马上改变态度听真相,一家三口做了三退。最后说:谢谢你。有一次把一个女士一家三口劝退了,接着我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她说:我是搞教育的不相信这些。我给她讲了中国五千年神传文化,人类尊崇的是仁、义、礼、智、信;我们是中华民族的子孙不是马列后代,无神论败坏人类道德;中共六十年暴政,天赐藏字石等,讲了十多分钟也没有打开她的心结。她挂了机。我的鼻子酸酸的想掉泪,心里为她难受希望她还能有机会听到真相。

转变观念多救人

每天救人的多少不仅与我们修炼的状态有直接关系,还与我们的观念也有直接关系。我打电话的第一个月每天能救三、四十人,第二个月我想要每天救五十人,真做到了。但每天都是五十,多也多不了几个。每天打电话同样的时间前边退了五十,后边再打也退不了几个;有时前边不退,后边再退也超不过五十。开始没注意,后来觉的不对劲,找到同修想切磋此事,却被干扰的想不起要说什么了。过后心里憋的难受也没有好好悟一悟为什么。十几天后才又遇到同修切磋此事。同修说;你把自己给限制了,旧势力钻了空子。我马上明白了,旧势力利用了我人的这一念,每天就给我限制在五十人。我从新发了一念:我每天能救多少人就要救多少人,师父让我救多少人救多少。

第二天出去打电话刚一出门就下起了大雨,我心想到地方雨就停,到地方打电话时雨真就停了。在跟每天同样的时间内我救了一百人。后来每天就不只是五十人了,六七十的时候比较多、八九十、一百多人都有过。每天法学的好救人就多,法没学好救人就少,最少的一天也只救了十几人。师父说:“修炼到哪一个层次中的人,他只能看到哪一层次中的景象,超出这个层次的真相他就看不见,也不相信,所以他认为自己这一层次中看到的东西才是对的。他没有修炼到那么高层次中去的时候,他认为那些东西是不存在的,不可信的,这是层次决定的,他的思想也不能够升华上去。” (《转法轮》)法太大了。我悟到的太少太小了,只是无边大法中的一小点一小点而已,所以我要有一颗谦卑的心。

有一颗谦卑的心

有一次打电话状态不好讲了四分多钟对方也不退,还说你是干什么的?这么能说会道的。我一听欢喜心起来了,带着显示心说我以前是干什么的,想用人中的职位把对方压倒,讲了半天还是不退。我反思自己心性没有提高上来,带着显示心、欢喜心,心性和常人一般高,没有强大的能量加持一切,怎么能救人呢。同修大姐给我讲过:有一次她打电话给一个警察,警察骂的很凶,还问我骂你听到了吗?大姐说:我都听到了老弟,但姐姐不生气。大法弟子被迫害的这么严重,甚至被活摘人体器官,我们师父还用洪大的慈悲让我们救你们,我听师父的,师父不怪你,我也不怪。警察被震撼了、感动了,带着哽咽的声音说:大姐我听你的,我退,谢谢大姐!大姐讲出的话为什么能震撼人心使人落泪,是因为她首先想到的是师父,证实的是大法,大法的威力直接在她身上展现出来,她的话带有大法的威力,所以就能救了人。我只做了我能做的那一小点,是师父在救人,没有师父赋予我的一切,我什么也不会做。我要有一颗谦卑的心,学会把师父放在心里,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每次打电话我就会想到师父法身、护法、天龙八部就在我的周围,把我包围在能量场里,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身边来。

有一次打电话入静,感到自己很高大,一个多小时救了五十多人。有一回帮一个男士全家做了三退后,我发自内心的祝贺他们幸福平安,我的声音有些哽咽,男士连连说谢谢,我说谢谢大法师父吧,是师父让我救你们的,我禁不住的泪水流下来,我在心里说,师父我代被救的众生谢谢您了!每次告诉被救的人谢谢大法师父,我都会流泪。只要一想到师父,我的眼里就会含满了泪水,有一股暖流通遍全身。我才刚刚开始救人,离师父对我的要求相差很远,和同修相比也有很大的距离。但我愿意听师父的话,和同修一起快救人,多救人,共同完成好我们的史前大愿,回天兑誓约。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同修 你唱了主角吗?

在诉江中,同修交流文章不少,也暴露出我们好多人心。今想着重交流一下,有好多同修在诉江中怕家里人知道,即使往“两高”投寄了控告信,也是背着家人,瞒着不让家人知道。可是你想过真立案调查,那时家人还能不知道吗?

还有的老年同修不识字,那么就依赖其他同修全部给办理,从写信、到写信封地址、再到寄出,有的信封上的电话号码也是同修的,把困难都留给同修。

我们有的同修也是过于热心,也爱大包大揽,当然帮助同修是对的,不识字的可以让他(她)口述,我们帮他(她)记录并打字出来,但是该让同修去完成的,一定要让同修自己去做。比如,让同修自己去邮寄,这也是给同修走出来去除怕心一个机会,自己成熟的一个机会。同修也可以让家人参与進来,给家人树立正念,也是救度家人的一个机会,信件让家人代写,没有电话,可以留家人的,这从人的理也合适。

有些同修以前被迫害,是由于当时没有做好而被钻空子,才被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因为迫害才使家人害怕,从而向邪恶妥协,甚至走到对立面去,那么这不正好利用这件事给家人一个机会吗?怎么还吓得生怕家人知道?那你想过吗,家人和我们的缘份很大,我们没能使他得法,还往下推了一把;再有,当真来调查取证时,有的就先通知家人,才找到你,那么那时,你想到过家人的感受吗?因为你事先没和家人讲真相沟通,如果他再害怕,又说些难听话,你不是又往下推他一把吗?等真相大显那天,你怎么面对这些呢?

建议那些瞒着家人的同修和家人讲真相沟通,即便他不同意,他也知道这件事了,也不至于真来调查,他什么也不知道,从而更不理解你。再有,师父不是说我们大法弟子是主角吗,怎么老挺不起腰来呢?怎么老把自己放在被迫害的位置呢?当我们升起正念,不再唱配角时,家里的环境就会向良性发展。邪恶现在已经少之又少了,师父告诉我们:“念一正 恶就垮” (《洪吟二》〈怕啥〉),家人即便不修炼,也应该是有福的,而如果反对大法,那将来可能连人都当不上,你想过这后果吗?

况且你也不是个例,现在不是有超过十万大法弟子都在控告江鬼,而且每天还在象滚雪球一样递增吗?控告这个迫害大法、迫害人类的这个元凶恶魔,不应该理直气壮吗,不应该堂堂正正吗?这不是顺天意在做人间最正的事情吗?你有什么可怕的呢?

同修啊,赶快直起腰板来,携家人理直气壮的、堂堂正正的告它,早日把这个人间败类绳之以法。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发挥协调作用 不落下一个同修

在势不可挡的诉江大潮中,我们地区同修,或多或少的也存在各种各样的人心,表现不一,致使有的同修在邮寄诉江控诉状中受阻,有的EMS快递扣押在机场安检,长达一个月之久,有的挂号信只是显示已封发,没有签收。这些情况使同修们很着急。

我们通过不同形式的集体学法交流,向内找,我们地区全体学员,整体提高,不落下一个同修,诉江顺利進展,近半个月,我们发出一百多份(在最高检察院网站的举报网页提交诉江状),基本全部顺利签收。

通过学法,要根除掺杂的怕心。同修们都知道,怕心是在讲真相,救众生中的最大障碍。在这次诉江中,有的老学员也凸显出隐藏很深的怕心,夜里去贴真相资料,积极去做了,制作印发资料也做了,但这次实名起诉恶首江泽民,按手印,填住址和联系电话,就有点怕了,多少掺杂着不同程度的怕心。在中共邪恶长达十几年疯狂迫害下,在红色恐怖中,由于学法不深,基础不扎实,整体上对旧势力安排的这场迫害认识不清,正念不强,跟不上急速推進的正法洪势,反而怕心这些物质,在诉江中起了不好的作用。

具体表现在:不积极主动参与、顺应天象诉江救人,时间上没有紧迫感,有的不严格按照常人中法律规范的要求,认真书写诉状。有的不填写身份证号和复印身份证,有的地址填写不详细,有的不按指纹,有的依靠别的同修代写、代发,还有的怕邮寄时不安全,专门去找普通民间物流快递寄发。更有极个别同修,基点站在人上,被人间幻象所迷惑,掩盖着怕的执着,还说:这次起诉时机成熟了吗?别再叫邪恶加重迫害等等。

针对这些表象,精進的同修,以诉江为契机,一个个的找到昔日的同修,包括没走出来的,没有做好的,摔了跤还没爬起来的,邪悟状态中的。去和同修一个个的交流,共同学法,共同提高。通过反复学习师父《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和《挖根》等一系列经文,同修们悟到了,在正法進程,接近尾声,诉江是对我们自己修炼过程的检验和考核,诉江也是我们决裂人,走向神的一步。诉江是正法的必然,是慈悲的师尊给我们一次更好的救度众生、唤醒世人、建立威德、跟师父回家的机缘。同修还悟到,在诉江和救度众生上,要彻底否定和清除旧势力参与干扰的因素,不承认相生相克的旧宇宙的理。宇宙大穹所有的生命,必须无条件服从创世主的安排和选择,在正法中被救度。我们只有听师尊的话,圆容师尊所要的,坚定不移地跟师父走,毫不含糊,别无选择。

整体提高了,怕心去掉了,表现形势上也发生了变化。后来,有的地区“六一零”邪恶加重迫害诉江的同修,有的邮局违法扣押邮件,有的邮政人员配合当地“六一零”,劫持绑架同修。针对这些情况,我们主动找当地邮政人员去讲真相。我们悟到,慈悲的师父也不落下一个众生,都给予得救的机会。不是吗,机会来了,邮递人员也要参与,摆放位置。我们悟到了,师父就把有缘人送来了!

一天,二个邮递员找上门来,推销邮政部门参与的一种经商模式,叫“买卖惠”。在聊天中,我们谈江泽民执政的残暴和腐败,对正信的好人活活摘取器官,疯狂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现在是告他,将他绳之以法的时候了。她们直点头,我们还叫她们给捎着几封挂号信,超重的钱也提前预交了,第二天去邮局拿收据。临走还留了手机号,说:我可以上门取件。连续几天,我们协调人陪着同修邮寄EMS和挂号信,都很顺利。过了一段时间,她们说:你们邮件多,干脆,你们那里作为邮局服务代办点吧,给你们挂牌,有权接收EMS快递、挂号信和邮政小包,每天我们路过取件。这样,起诉江魔头的控告书,邮寄就更方便,更安全了。取走的邮件在二十四小时内就能到达北京,网上查到,很快签收。

公安国保和六一零人员在七月二十日左右,找到有的大法学员,企图了解有关诉江情况,正好把真相讲给他们,救一个是一个,他们态度变的和蔼了,并声称:上面通知,走走形式吧,随便问问。

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转法轮》)“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洪吟二》〈师徒恩〉)。我们对这段法有了新的体悟!


各位同修,本次節目的最後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关于公安已经掌握了名单。有同修听到这个消息后,起了怕心,其实这个怕,不是因为被列入了名单而产生了怕,是一开始“诉江”时就隐藏着怕,或者是投寄诉江状时就掺杂着各种人心。九九年前后,邪恶想方设法获取大法弟子的住址、电话,以及其它相关个人信息,然后進行监听、监控,而今天,大法弟子用全部真实的信息对江魔進行控告,目地就是要告诉世人,我们这么大一个群体用真名实姓控告,诉状内容是真实的,我们不存在诬告,我们不怕查,我们敢于当面锣对面鼓。从一开始“诉江”,我们就应该有被调查核实事实的心理准备。同修千万不能有诉状没人看的想法,也不能有自己诉状不会被打开看的奸猾、侥幸心理,诉状就是要有人看的,更多的诉状就是应该有统计分析的。公安也好,高检也好,列出我们的名单,正说明我们的诉状已经如愿被重视,诉求人数也如愿被進行了统计。我们要否定的是公安和610等系统的迫害企图和恶意行为,我们需要转变观念,加强正念,让统计结果成为打开障碍公安和610等人员不接受真相和震慑邪恶的法器。正法已经走到今天,同修不应该再存有被迫害的想法,任何的干扰都应该被视为讲真相的机会。告江魔,大法弟子应该理直气壮,告状不违法,没有谁不能告,这是现有法律给予公民的权利。最后,建议同修,多学法,正常讲真相救人,加大发正念力度。师父说:“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如何让“诉江”状畅通无阻》

◇我们共同配合,在师父的加持下,顺利在最高检的官网上控告了江魔头。当系统显示“您向最高检察院举报的信息,系统已经接收”后,我感觉到无比的轻松,浑身被巨大的能量包围着,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好高大。我最深刻的感受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空间场清澈。之前所有的负面因素与思想业基本被清除,本来这就是演化出来的假相,你诉成了它也就没了;二是,明显感觉自己又提高了一大块,那种彻底与“人”决裂后的轻松是修炼以来从未体会过的;三是,感受到师父给我消去了很多不好的物质,使自己心态更加祥和、慈悲,仿佛感觉到师父的大手抓起我一下把我提得很高很高;四是,做救人的项目时,怕心和顾虑心又少了很多,正念也更强大了,大魔头都起诉了,别的还有什么可怕的。五是,对修炼有了更清晰的认识,真正体会到了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的:“你的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修炼中”。同修们,拿起笔来写诉江状吧!对于我这样一个后得法(二零零九年得法)的弟子来说,诉江前后的感悟实在是太多了,诉状投递成功之时,发自生命内心深处的激动用尽人的语言难以表达。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青年弟子诉江过程中的感悟》

◇在这个资料点上,还特别注意学法,资料点上的每个同修,都有自己的学法小组,资料点的同修每周还集体学一次法,每个人还找时间自己学法。在这样的环境中,我感到自己在不断的升华着,在不知不觉中心性层次在提高,一开始,自己什么都不会做,同修总是细心的教,做错了,从不斥责,总是那么祥和,那样宽容,让我时时感受到大法这片净土的祥和和温暖,我感到自己越来越充实,越来越会干,从开始的协助,到独立干一个项目,到干多个项目,从怕干不好、谨小慎微到越来越自信,印真相资料、刻录真相和神韵光盘、丝网印刷,发放真相资料,打真相语音电话。大量的学法,全身心投入三件事,使我每天都溶入在法光中,自卑和怕在不知不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痛苦、怨恨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感到自己真正得法了,我感到了真正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神圣和美好。

    ——《溶于法中 我会笑了》

◇由于自己法理不清,是用人的心、人的观念在看问题,陷在我对你错的迷中根本没察觉到自己有什么问题,所以当时我压根就没有想找自己在这件事上有什么不对的,或有什么该修的、该去的、该提高的。后来我学了师父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师父说:“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你为什么不接受意见老去看着别人?却不向内修、找自己呢?”这些话好像师父是看到我的情况针对我个人说的一样。师父是希望我在此时向内找,修自己从而得到提高啊!自己却没有修炼人应有的状态,眼睛总是一直盯着别人,习惯性的向外看,而不修自己、找自己,把自己排除在修炼之外,这怎么能算是一个修炼人啊?师父在《新加坡法会》中又说:“我给你们提高最快的办法就是叫你们互相之间在矛盾当中表现出你们的弱点。你们却一遇到矛盾就推开它,指出别人的缺点,不看自己,那怎么修啊?”从这件事情看甲同修给了我三次修自己、提高自己的机会,可我就是不悟,反而用人的理来衡量这件事情,责怪于她。是师父的法棒喝了我,才让我清醒了、才意识到我该向内找自己人心或执著了。向内找,我发自内心的觉的自己错了。我体悟到,出现了问题永远都是自己的错,永远都应找自己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人心执著。找到这些人心执著后,要坚定正念克制它、摒弃它、修掉它。还要转变习惯性的向外找,眼睛总是盯着别人的变异观念。同时认识到这些人心执著都不是我,这只是附着在我身上的一层污垢,唯一的办法就是要用法来洗刷它、来归正它。(有删减)

    ——《一次向内找的过程》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