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714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5年10月20日
节目长度:57分38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3,789 KB

54,02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14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园地】
大法弟子有神通
便衣:你真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救我呀!
我们大法弟子是主角
利用基本法律常识反迫害
认清爱面子的心 突破了人的一层壳
《关于诉江的通知》读后感
在明慧登记诉江信息的问答
【修炼交流摘录】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哈尔滨市大法弟子三德的文章:大法弟子有神通

我今年七十八岁,从一九九八年得法至今,已修炼十七年了。而根据大法师尊的讲法得知,法轮大法的正法進程也已经到了尾声的尾声、最后的最后了。可如今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做三件事时,甚至现在合理合法的起诉大魔头江泽民时,还动辄被非法抓捕、抄家。我就在想啊:师尊的大法都洪传这么多年了,我们绝大多数的大法弟子也都已经修炼这么多年了,我们的修为也应该至少是小有所成了吧!

当初师父领進门是学,而随后的修炼在个人也该有个长進、成熟应用的时候吧。现在是不是就到了该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师尊说:“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洪吟》〈广度众生〉)。咱们的许多同修这么些年何止是“得法即是神”那么简单,可能早就达到多少层宇宙生命的境界了。可如今为什么却被小小的常人左右,能被邪党的警察抓走呢?那就是我们神的一面还没有被正视,还没有摆正位置。

没把自己当神看,没让自己神起来呀,常人都说学以致用。你怎么就不用呢?那么也就是说大法弟子有神通。比如做大法事时遇上恶警了,你应该马上发正念(或请师父帮助)“你定那儿别动!”他就动不了,这绝非虚言哪!当然了,这也和多年的修炼、信师信法的程度密不可分的。

我曾多次的运用功能都非常好使。

有一次,我下乡发真相资料,被一个不明真相的小伙子拦住,不让我走。并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报警。当时我马上发了一个正念:请师父呵护加持,别让他打通!果真小伙子一连打了三次也没打通。当时我眼见他三次没打通,就想,我得走啦!可他还不让我走,他说:“你站下别走,站下!站下!”我就又在心里发了正念:你是人,我是神,怎么能听你的?就这样,我一步没停的径直走回了家。

还有一次,七、八个警察突然闯入我家非法抄家。我马上发正念:请师父呵护,什么都不能让他们拿走!我有一件呢子大衣,里子是蓝色的,兜里揣着真相传单。他们扬言:搜出一张传单,就把你抓走!可他们翻了好几件衣服也没翻着。他们还说呢:那件蓝大衣呢?刚才还在这儿,怎么就没了呢?其实就在他跟前,他就是看不见。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弟子,他们怎么能看到呢!结果可想而知,警察们灰溜溜的走了。

又有一次,还是来了好几个警察,可没几分钟,他们就走了。因为他们一進院儿,我就笑呵呵的把他们迎到屋里,先发正念,铲除这些生命背后胆敢破坏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及邪恶因素,并主动的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结果他们说:还要给我们洗脑?一转身都跑了。

再后来,我的念更正了,我的生命更强大了。大法真相资料和大法真相台历我就站在繁华的十字街发,警察见到我都躲着走。我就是这样把我的正念神通逐渐的应用起来的。而且近几年来,用起师父赋予的神通功能都非常好使。

因此我建议:全球大法弟子,一定要正用善用师父赋予我们的佛法神通。重视我们的正念神通,让我们都神起来,用我们的正念,彻底铲除当前诉江大潮背后企图干扰、阻挠、破坏起诉人间邪恶总代表江魔头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让更多世人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下面请听内蒙古大法弟子的文章:便衣說:你真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救我呀!

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在修炼的路上曲曲折折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这其中无不浸透着师父的心血,每一步都是师父用巨大的付出换来的。我每天不管刮风或下雨,都会骑着电动三轮车出去讲真相救人。

一、便衣警察说:“你真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救我呀!”

一天上午九点多钟,我带上资料,发着正念去救人。正走在马路边上,一个小伙子在那里坐着,看我过来了,他马上站起来往前走,我开车赶上他,说:“小伙子,你长得真帅呀。”他乐了。我说:“小伙子,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他马上把脸一沉,说:“没听说过。”“那大姨告诉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难来时能保平安。”我说着拿出资料给他,我说:“你回家好好看看,能保你全家平安,得福报。”他说:“你一天就干这个呀?!资料哪来的?”我一听,心想今天是碰到便衣了。

我不急、不怕,把心稳住,心里求师父正念加持。我说:“小伙子,你一说话我就知道你是公安便衣了,不过我也不怕。可是大姨告诉你,你们才是最可怜的人,中共逼着你们去做自己不愿做的事,昧着良心迫害好人,可是你们不知道迫害好人要遭恶报的。我不愿看到你当了中共的替罪羊,所以大姨才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你真相呀!大法弟子都是为了你们,在大难来时能把你留下,让你有个好的未来,我为什么告诉你真相?因为中共就是不让大法弟子救人,我们才遭到这样惨无人道的迫害。”这时小伙子真听明白了,接过资料非常快的装在口袋里。他说:“大姨,你真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救我呀!”我说:“把资料拿回家去,把家里的亲朋好友都救了,那资料里都告诉怎么做呢!我说你入过党团队吗?”他说:“大姨我都知道,你快走,快走!”他这么着急让我走,我觉得是公安局专门让他在这里等我的。可是我不怕,慈悲的对待他,虽然当时没退,我知道他回去一定会做出正确的抉择。

二、610人员说:“你是个真修的”

2014年,因儿子、儿媳去外地办事,就把他们经营的彩票站叫我帮他们经营,他们雇了一个打票的,我就借着这个机会讲真相救人。

一天,突然来了十多个警察,他们都穿着便衣,外面有十多辆警车,我一看是公安局的人来了。我不慌不忙,不怕,立即求师父正念加持救他们。我说:“你们来了,快找地方坐下。”他们说不用了。一个警察说:“我们来看看你。”我说:“来看我,是给我解决生活问题还是给我治病?”他们不吱声了。县公安局人说:“你在彩票站讲真相,有人把你告到市610那去了。”我说:“告到哪也没关系,我又没做坏事,是告诉人们做个善良的人,做的事是最正的,如果我们不告诉人们真相,不救你们,大难来时,你们都成了中共替罪羊了,你们才是这世上最可怜的人。你们今天过来不就是要绑架我吗?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你们吗?”

这时一个县公安局明白真相的警察说:“平时就是她老头拉着她出去转转,她没做什么。”我心里明白是这个警察在帮助我,没想到市里的610说:“你这个老太太,是个真修的,就是有争斗心。”我说:“我还没修好呢,如果没有师父救我,我真的被江泽民把我迫害死了,我还能给你们讲真相吗?”

他们都会心的笑了转身都走了。一场预谋好的邪恶绑架,在师父的加持下就这样烟消云散了。我深深感悟到师父讲的“念一正 恶就垮” (《洪吟二》〈怕啥〉)的真正威力。

在助师正法救人的路上发生的事情很多,在这里只举两例。就这样我每天在大街上救人,也不知救了多少,心里装着法。公安局的警车看见我发资料救人马上就开走了。我堂堂正正的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助师正法多救人,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梧桐雨的文章:我们大法弟子是主角

我所讲的是发生在二零零九年八月底的一件事,我和另一位同修晚上发真相材料。由于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恶警把我和另一位同修绑架到当地派出所。

当天晚上,一名副所长值班看着我。我一宿未睡觉,这是一个很好的讲真相的机会,我详细而全面的给他讲了法轮功是什么,洪传世界各地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讲了中共的腐败,江泽民腐败集团,为什么打压法轮功,以及天安门自焚伪案,贵州省平塘县的藏字石,退党保平安等等真相。说到这,他插言:“过几天我到贵州出差,我要去看一看。”我说那很好,到那时看到后你会相信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了。

经过一夜的交谈,他象小孩子一样听着,也不反对,心服口服。他明白了真相,最后化名退了党。他还表白说:“我本不想拘留你们,但是上边已经知道了,我们不得不上报。”

第二天下午,派出所把我们送到了洗脑班。由街道两位人员监视着我。开始时,吃喝睡都在一起。他们严重影响我炼功发正念,我想我必须让他们明白真相。于是我又象在派出所给所长讲真相一样给他们讲起来。他们很快明白了,都骂江泽民不是好东西,并且退了团队。他们还说:“我们不干扰你炼功。我们搬到你左右隔壁屋睡觉,给你当保镖放哨。左边来了人我们敲左边山墙,右边来了人敲右边山墙。规定十点锁楼道的门,我们八点就倒锁上,给你一个炼功的好环境。你多炼功,多长功,早早出去算了,我们也别受罪了。”我听了他们的一番话,很受感动。后来值班的还真问过他们为什么早锁门,他们说怕我跑了。

来到洗脑班的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排单间平房,我一推这个门,地面中间一大堆蛇在滚蛋,见到我后,哗,全散没了。我一惊,又推另一个门,还是一大堆蛇在滚蛋,见到我后全散没了。我被惊醒了,这不是在转化班吗?这不是在点化我,邪恶怕我、我不应该怕邪恶吗?于是我想到师尊的诗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洪吟二》〈怕啥〉)。在师尊的正念加持下,我的怕心立刻“烟消云散”,我要正确面对以后过关的考验。

第三天下午,他们都来了,有六一零的,国保的,公安分局的,派出所的,洗脑班的,一共七、八个人。我心里想,他们都是来听真相的,我要把这个班变成讲真相班,他们都要听我的。我笑着对他们说,“你们都来了,都找地方坐吧,屋子小没办法。”他们有的站着,有的坐上下铺上,床上都坐满了人。我有一个凳子、一张课桌,笑着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咱们今天能在这相会,也是缘份,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听我说完下面这段话。”他们没有人反对,也没有人插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告诉你们,法轮功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是修佛的。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的,是要修炼成一个更好的人,高境界的人的。法轮功是正法。……你们都是懂法律的,你们回忆一下,【2000】公通字39号文件《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中,中共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邪教组织有七种,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有七种,共十四种邪教根本没有提到法轮功。那么,说法轮功是邪教是怎么来的呢?那是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江泽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记者采访时,江泽民信口开河说法轮功是邪教。十月二十七日《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发表文章污蔑法轮功,于是中央电视台、全国各电台、电视台等各大媒体全面全方位的污蔑法轮功,毒害了你们和全世界的人民。江泽民扬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类似日本人侵华的三光政策。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被抄家,‘打死算自杀’,结果怎么样,邪不压正,法轮功洪传到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江泽民、周永康等迫害法轮功的首恶与帮凶,在世界很多国家以‘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被起诉,搞的他们狼狈不堪,面对可悲下场。你们怎么能跟随他们跑呢?你们知道是什么后果吗?”他们一直静静的听着,谁也不吱声。

“再回过头来谈谈我为什么要发放真相材料问题。发真相材料也不违法。因为宪法三十五条规定,言论自由;三十六条规定,信仰自由。这个材料只是言论自由的一种书面表达方式。怎么能说是错的呢?再说,法轮功修炼者,因为做好人被抓被打被抄家,私人的财产都被抄走了。他能不伤心吗,又找谁说理呢,要有说理的地方他发材料干什么呢?所以大法弟子的行为没错、更无罪!”

当我说到这,可能他们听着不顺耳了,六一零的头子问:“你国外有亲戚吗?”“没有。”“那为什么这两天每天要给我打二十多个电话?”“你说这个呀,天下大法弟子是一家。你今天抓了我,明天世界上就会知道了你,也知道了我。他们就要打电话给你讲真相,要求你放人。”他又问发正念是怎么回事,我笑着说,“你接触大法弟子那么多,没人跟你讲吗?我告诉你,发正念就是使用佛法神通,就是要清除你背后的操纵你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旧势力、黑手烂鬼,一旦把它们清除完了,你再迫害大法弟子,就是你个人的事,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他接着说,“我说我怎么昨天晚上头疼了一宿呢!”“那是在警示你,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你要改变观念,要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要退党才能保平安。”

他又问我退党了吗,我也不知道我那时怎么那么大的勇气,果断的说,“退了,你也必须得退了党才能保平安!”说到这,公安分局的那个人笑着说,“别听他讲了,再听咱们也得炼了法轮功了。”他拿起黑包往外走,其他人也跟着往外走。我在门口招呼他们:希望你们明天再来!

后来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那个鬼地方!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利用基本法律常识反迫害

警察来敲门,你本能的第一念是什么?是紧张,害怕,慌里慌张的收拾东西;还是平静,祥和,坦然面对,把上门警察视为被救度的对象?这两种不同的心态,往往决定着下一步事态的走向。

前一种心态,是人的状态,把自己与警察的关系,看作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思维上已经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那么它就管你,按照它邪恶的安排对你任意摆布;后一种心态是神的状态,把自己与警察的关系,看作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行为上已经彻底否定了旧势力,此时,上门警察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掉头而逃,要么在你强大能量场作用下,心出善念,聆听真相,進而得救。走过血雨腥风的十六年,每个同修都应该有这样一份清醒的认识。

近一个时期以来,我们大同地区出现了多起骚扰及绑架事件,有的被派出所打电话约谈,有的上门骚扰恐吓,还有十位同修被绑架后非法拘留,有一份公安局家属通知单上面涉嫌的罪名竟是“违反治安条例”,除一个公章外,没有任何人签字,对这样一个荒唐可笑的通知单,同修的母亲,竟糊涂的在上面给按手印签了字。我无意责怪这位老年同修,我要说的是在我们同修中,许多人是法盲,基本的法律常识都不知道,对法律敬而远之,不愿意也不想了解法律,认为法律是邪党制定的,公检法都是邪党的,邪党不讲理,人家嘴大,咱嘴小,邪党不倒台,你打不赢官司,做好咱们应该做的就行了,正是因为我们有了这些常人的观念,邪恶才有漏可钻,才能至今假借法律之名维持迫害,说到底是我们有意无意承认了迫害“合法”。

虽然法律是邪党操控制定的,但我们应该充分运用人间的一切反制邪恶,用这种人能听懂的语言救度众生,我们不必成为法律的专家,但最基本的法律常识,我们应该有所了解掌握,比如,警察来敲门,我们可以让他進,也可以不让他進,因为宪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如果他们没有出示法律手续而强行侵入住宅,可以报警或到检察院法院控告他“滥用职权罪”,如果他们出示“工作证”或“搜查证”后强行入室,我们一定要把他们的姓名,警号,工作单位,搜查证等复印或记录下来,以备下一步用,因为法轮功是完全合法的,根本不违法,如果他们進家后,乱翻乱拿,我们应该义正词严警告他们,你们这种行为是侵犯公民住宅的违法犯罪行为,如果不立即停止,我就报警或向检察院,法院控告你们,这就是正念,一定是有威力的。

前几天,一个女同修被国保找到单位,公安亮出一个传唤证,上面写着什么“扰乱机关秩序”,同修立即反问,我上班好好的,扰乱哪里机关秩序了?如果你们认为我控告江泽民是扰乱机关秩序,那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的权利,又怎么解释?把你们的传换证留下,我江泽民都敢告,还不敢告你们吗?警察立即将传唤证装進兜里并说:没这个意思,没这个意思。还听了此同修控告书的内容,这就是正念起的作用。遗憾的是至今我们有许多同修,对于警察或其他人员的违法犯罪行为听之任之,错以为人家在执法所以底气不足,不敢也不会用法律反制邪恶,使他们停止作恶,也是在救度他们呀!

还有此次十位同修被绑架并处以行政拘留,从宪法角度讲,这是公然践踏《宪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从刑法角度讲,是“滥用职权”,“非法拘禁罪”,“抢劫罪”,“绑架罪”。比如:上面提到的公安通知家属单,涉嫌违法治安条例,就被处以十五天拘留,因为公安找不出任何具体违法条例的哪一款?就荒唐的安一个笼统的罪名,法律被邪党滥用到如此可笑的地步,我们可以当面就揭露。

还有的同修被派出所打电话所谓“传唤”,“传唤”在法律是严格规定的,传唤应当针对实施了某种行为(如违法行为,犯罪行为)的人,或者被采取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强制措施的人才有随时接受传唤的义务,同时传唤时间不得超过十二小时,情况复杂案件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可邪党一到敏感日,就以法轮功学员的名义而進行“传唤”,是严重违法犯罪行为,必须予以否定,但不排除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真相。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下面请听辽宁大法弟子的文章:认清爱面子的心 突破了人的一层壳

修炼至今已快十年,在这十年当中,师父一直在等着我、等着我、等着我从迷中走出来,成为一个全新的、大法造就的生命。对于总不开窍的我,师父从没嫌弃过我,放弃我。当我在迷中痛苦寻求真我时,师父会让我感受到慈悲与呵护;当我对法有困惑又坚定的走下去时,师父会展现法理鼓励我;当我走到危险边缘时,师父会用各种方式点悟、引导我。

我是一个外表外向、孤傲,而内心又非常自卑的矛盾复合体。这个内在的东西在外在的东西遮掩下,时时让我处于危险边缘而不自知,而且做事走极端,还认为自己修的好。所以不管怎么内找都是在去外在的东西,一路走过来真的是歪歪扭扭,我内心深深的知道是自身修炼存在问题,所以从来不敢放松。用同修的话说,我修的很严肃,但却非常的累。这让我感到高兴些,同时也让我很困惑,可我想,不管怎么样,向内找自己是符合法的,这一点是不偏离法的,那我就坚定的走下去。

最近几天,在修炼上,师父让我有了很大的突破,让我真正认清了自己修炼中存在的很多严重而且也是一直很困扰我的问题。

一、认清了爱面子的心 突破了人的一层壳

七月二十号那天上午,邪恶之徒非法到我家把我绑架,并非法抄家、拘留15天。其实在这前十多天,师父在梦中点化过我,梦中景象:很多人要去我们单位查一下,看谁怀没怀孕,我想我是炼功人,怎么会有这事呢?可是来了两个男人却强制的在我的左肩上抽走了两注射器的血。醒后感觉这梦很不好,应该与我修炼有关系,但回想一下,最近修炼状态,在做诉江一事上心性把握的没什么大问题,一直很注意修一思一念,有不好的念头就发正念清除,也就没当回事,但也不是很放心,就与同修交流,同修也没说什么。这件事表面上看是因为诉江之事,可是在拘留所的第三天,当我在擦地时,大脑一下子就反映出是爱面子的心让邪恶钻了空子。

事情是这样的:在单位,老主任退休后,我一直都与新上任的科主任很别扭,表面上是因为工作时间安排问题,本来应该休息,就是不让休,上班还没多少患者,在那里呆着,我就想这时间给我多好啊,我可以多做些救人的事。所以一直都与主任合不来,这个过程已经有大概八个年头了(期间经过了三任领导,其中两任科主任让我内心感觉更不舒服,还不是自己想当这个主任,但也说不清为什么,反正就是不舒服),在这多年的矛盾过程中,也一直在内找自己,发生矛盾了就对照法找,也修去了很多的执著心,比如:依赖常人给自己时间的心、执着自己所要做的事的心、争斗心、妒忌心、怨恨心、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心、瞧不起人的心、不能为他人着想的心、得理不饶人的心、总用人中形成的观念去衡量别人好坏的心、总认为自己高人一等的心等等,但是不管怎么内找,怎么改变自己,修自己,内心还总是愤愤不平,这种愤愤不平甚至延伸到了科里的同事,总不能做到无怨无悔的帮助别人工作,眼睛看到的、内心想的都是他们的不好与缺点,自己非常苦恼。

一次,在我一个人值夜班时,走在走廊上,仰望天花板,痛苦的在内心问师父:师父,我真的连一个常人都容不下吗?难道我真的就是一块铁吗?师父看到了我一颗真修的心,当坐在值班室的床上时,在我还没找到根子上的问题时,霎那间,我感到自己的容量扩大了些,身体轻松了些,对他们的怨恨减少了些,那时,我坐在那里掩面痛哭(不敢出声),内心有委屈(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委屈),有感动,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可是由于自己没找到根本问题,还是没有什么突破。最近有时就想,唉,反正也在修,不用急,再有两个多月就退休了,在这段时间内,我会做好的,慢慢来吧!这种不严肃的修炼状态导致让邪恶钻了空子,出现非法拘留这件事情后,才认识到,原来一直都是在修表面,还感觉自己修的不错,但就是因为没有抓住一思一念修自己,那个表现不明显的、很不经意的思想中反映的“总感觉帮这样的人很没面子、低人一等的心”(因为按照常人的观念,我是专业毕业,工作年限又长,这个主任应该是我的,尽管我不喜欢当官),是这东西在作怪。

但由于当时在拘留所里,法理还是不清晰,只是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没认清这个不足与这场迫害没有任何因果关系,没发出强大的正念否定这场邪恶的迫害并求师父,而是心想明天我应该能回家了,可是没回家,就又想,可能是有需要救度的有缘人吧,就不再想什么了,接下来就只想救人的事了。于是直到15天后才回家。

二、认清了自强自立的心 从而内心有了感恩师父的心

回家后,我回想起整个只有几分钟的绑架过程,就想为什么当时我心里想的就只有给他们讲真相,而没想起求师父、发正念呢?是什么心阻碍了我求师父呢?而且几年来,我都搞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一颗纯净感恩师父和大法的心以及那种在心目中的师父和大法无比至高无上的心。看到同修写的交流文章中表现出的这些心,每次都让我流泪,可我怎么就没有呢?直到前几天,同修给我一篇明慧汇编文章《走出家庭魔难》,其中有同修写的一篇文章,从这篇文章中师父让我明白了两个问题。

同修在文章中说,当他想买水果敬师父时,不是自己买,而是让母亲向爸爸(新得法的同修)要钱买,想让爸爸树立威德。还举例说了其它一些事情,都是站在为他基点上做事、想事。看后,启发很大。回想起自己在家庭这个修炼环境中,简直就是一个“女强人”似的,什么都不依赖丈夫,尤其是当他不想帮我或者很反感时,就更不想找他帮助。比如,看见我做资料买东西等,就不给我钱花,我也就根本不与他要一分钱花,而且家里的一切开支全由我来支付,照做不误,致使他很怨恨我,还以为自己心性守的很好。

类似这样的例子还很多。看到同修这篇文章,我才认识到自己那颗强大的私心,真的感到很差劲。同时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一直没有感恩师父和大法的心,就是一直以来,都把“我”看的太重太重,表面上,的确是“我”在尽心尽力的修,“我”在面对一个又一个矛盾,“我”的心性在升华,可是修炼人那些业力的转化、功的上长,还有很多很多不知道的东西是师父在做啊!而“我”就在感受中知道层次提高了,没有认真的想一想其实都是师父帮做的,稀里糊涂的就过去了,在这方面根本就主意识不清,也没修主意识,而让表面的我有了贪天之功。也看过同修这方面很多的交流文章,表面上也知道“修在自己 功在师父”(《转法轮》)这个法理,也知道这个思想很不好,也排斥,但认不清是什么东西会让我这样想,原来就是这颗自强、自立的心。

三、明白了做证实法的事或救度众生的事时,其背后的真正内涵

回家后,我就想,为什么我也照同修们(看同修交流文章及身边的同修的经验)在被迫害时,给他们讲真相,怎么还被迫害了呢?后来在学法时才认识到,原来我学的只是表面,同修们这样做时思想中怎么想的,我根本没用心去体会。内找自己,才明白其做事的基点及突然遇到事情时,那个最初的一念很重要。

在我开门的一霎那,看见有警察,反映出的第一念就是赶紧关门。其实已经把自己摆在被迫害的位置上了,接下来再讲真相当然不会有什么效果。而且讲真相也不是大脑很清晰的站在修炼人为他的基点上发自内心的想救他们,带着一个当时根本意识不到的私心机械的做着,此时内心中根本没有修炼人做事时的那种神圣感觉。就是那种人做人事的感觉,很平常。

找到自己这些不足,知道在修炼路上还有很多需要在法上归正以及踏踏实实的实修的地方,是不应该有些许懈怠的。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关于诉江的通知》读后感

九月七日明慧网刊登明慧编辑部《关于诉江的通知》,师尊评语“希望大家照办”,署名只有一个字“师”。师尊特意署名“师”,我的理解,就是师父对弟子的要求,能否听师父的话。

明慧网的通知及师尊的评语,已经肯定了诉江是大法弟子应大面积参与的,即使是未曾受过直接迫害的同修,也应该参与到诉江大潮中来。“如果是在中国大陆受过直接迫害的学员,可以使用真名实姓控告。”(明慧编辑部《关于诉江的通知》)

根据明慧网“起诉江泽民”专栏(在明慧网主页下方“热门专题”)最新统计:“从五月底到九月九日,明慧网已收到总数:175936名(148010案例)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的诉讼状副本。九月九日一天,超过四百七十五人 (四百四十六案例)递交诉状控告江泽民。”

十七万五千人真名实姓控告江恶首,数目是不小,但与受过直接迫害的大陆学员数量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我对编辑部文章的理解是,大陆受过直接迫害的大法弟子,都不该落下。在修炼中,这就好象一个跳酒壶的题目,当然那个道家师父不会强制自己的弟子,而是看每个弟子自己如何体悟,如何做。

诉江大潮兴起三个多月以来,邪恶的嚣张气焰被大大的消除了,很多地区警察、社区人员等等知道此消息的人都在思考,即使是在上级压力下去登门查询、骚扰,大多也是敷衍了事。看上去,骚扰和绑架人数似乎有所增加,但是绝大多数案例都是勉强拘留五天、十天,或当天无条件释放的情况。与以前的气氛相比,已有了相当大的变化,邪恶机构已明显底气不足,不敢长期非法关押。而普通民众听到诉江消息都是扬眉吐气,更多人在此过程中明白了真相。

这是正法進程走到了这一步,也是大法弟子放下生死做到了这一步。当然,控告、起诉江恶首是一方面;能够利用这个机会,更大范围的去讲真相、面对面讲、贴粘贴、打电话、努力做好三件事的同修们,同样是在努力完成自己的使命。

打个比方,战场上的士兵如果后面的没跟上,前边的有可能承受更大的压力。(当然,师父看护着每一个弟子,对于每个弟子来讲,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了,不该发生的绝不会发生。)每个同修应该想一想,自己做到了多少,放下生死了吗?

阻挡大法弟子诉江的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一个怕心放不下的问题,我们都明白,带着怕心是绝对达不到圆满标准的。而且,在总体邪恶越来越少的情况下,中共江氏集团再想嚣张,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师尊讲过:“如果要想再能够开创一个那样恐怖的环境来锤炼大法弟子,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没那么多邪恶了。”(《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当然邪恶无力发动大规模的迫害,并不等于邪恶会主动停止迫害,尤其在正法洪势开启诉江進程之后,恶势力仍然在竭力阻挠。但面对诉江大潮的冲击,过去的参与迫害者停止迫害甚至选择赎罪的例子不也在不断出现吗?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迫害没有结束,但是邪恶已经减弱到这种程度的情况下,再不走出来,那真的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和要求相差太远了。就是应该有更多的受过迫害的同修们走出来起诉江泽民;应该有更多的大法弟子走出来,更多的做好三件事,更大面积的讲真相。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在明慧登记诉江信息的问答

问一:现在允许匿名诉江后,有同修问给明慧登记的时候,是用实名还是假名?

问二:同修按假名笔名邮的刑事控告书(诉江控告书),在网上发送的,明慧要统计人数,我们的问题是,往明慧发刑事控告书是用假名还是用真名?

答:“举报”和“控告”是两种不同方式。“举报”可以匿名或实名,“控告”必须用实名。“刑事控告状”是控告人提交的控告书,必须实名。

在明慧站内信箱登记诉江信息时,目前也相应提供两种方式:第一种:填写“控告、起诉江××登记表”(必须实名),登记实名控告的刑事控告状。实名控告江恶首的控告人请用这种方式登记。第二种:填写“举报江××登记表”(可匿名),登记匿名或实名举报的内容。匿名举报者可用这种方式登记。

“举报”和“控告”都是向司法机关揭露犯罪、要求依法处理的行为,但两者又不相同。主要区别是:(1)控告人是犯罪案件的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与案件的处理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举报人一般不是犯罪案件的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与案件无直接的利害关系。(2)控告的目地,主要是为了维护被害人自身的合法权益;而举报的目地,主要是为了伸张正义,维护法制,保护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及他人的合法权益。

各位同修,本次節目的最後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法中告诉我们诉江我们就做了。师父又告诉我们什么情况下可以真名实姓,那么我们还是接着照着做,没做好、没做对的我们就改。怎么患得患失我真名如何了、我不需要真名不需要暴露可是却暴露了?怎么想到的都是“我”呢?大法无边,真名了就有真名的意义,不需要真名的那也是师父告诉的,师父都有安排,都是对大法弟子对众生最好的。难道这个时候我们还要想那么多我我我吗?带着这么重的人心,诉江了又能怎样?我们达到了师父法对大法弟子的标准才能起到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作用,如果不想达到师父法的标准,不想在修炼中去掉一切人心执着,那还诉江干什么?就过常人的安逸生活呗。或者是还想一边得到大法弟子的荣耀和威德,一边不放弃常人的幸福生活?不说对师父的法的不敬,我们真真亵渎了自己原本高贵的生命啊!放下生死不是非得去死,我们受过直接迫害的,邪恶已经有了我们的全部个人信息,就真名实姓控告。其余的就化名举报,都是走师父安排的路。好比当初我们冒着天胆下来,有的在海外,表面没有被迫害的因素和环境,更多的来在了大陆这红色恐怖中。如果海外有同修想,幸亏我当初来了海外……我有点不知道怎么说了,如果这样,那不是连道义都不懂了,古人的道德标准我们都不够啊,还配做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
    ——《也谈对明慧编辑部〈关于诉江的通知〉的理解》

我一直以为自己悟性不错,修炼还可以,好像也知道作为一个生命在大法中怎么修。现在看来我对修炼与法的理解只是停留在表面,流于表面形式。别人的表现都是叫我看自己的不足的,我却用各种借口,甚至用师父讲的法来对照对方,掩盖自己的不足,这是一种多么不好与变异的思维方式,只会用师父的法衡量别人,不是衡量自己,这不就是旧势力的思维方式吗。有这种不好的思维方式存在,我怎么去同化法?师父要我们做事先想别人,而自己在对待别人的做法上是思想中根本没有别人,只有自己,就更不用说去想别人了。我现在认识到,真正的为别人着想是时刻设身处地的考虑别人,不是要求别人怎么做,而是要求自己怎么做。出现问题找自己,是在问题出现时第一念是看自己,根本就不看对方怎么样。如果必需,找到自己的不足后再抱着慈悲的心态看对方的不足,善意指出对方的不足。这是作为大法弟子这种生命的最基本的思维方式。师父要求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就是我们同化大法的过程与方式,如果我们站在法上去做好三件事就是我们在同化法,站在人的基点做三件事就只是做事,根本同化不了法。同化不了法就跟不上正法的進程。(有删减)
    ——《要真正的为别人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