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763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6年8月29日
节目长度:62分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859 KB

58,23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6年8月25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63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园地】
当问题被同修写成文章上网时
谈大陆学员是否该有“总协调”角色
最苦最难对应的是最高最大
不再害怕旧势力
学法要入心 加紧发正念
我明白了要写法会稿
重视发正念要领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当问题被同修写成文章上网时

这些年,明慧偶尔发表一点本地同修的“问题”文章,比如:有人不注意手机安全,演讲乱法,发正念内容标新立异,把同修作为市场推销香,欢迎师父回来做条幅和炼功服,执着开天目……个人认为,这些问题应该指出,如果谁也不说,发展下去会影响整体,对同修对个人修炼也会造成很大损失。

我发现,大部份同修看到文章后,能用法衡量,同时向内找,认为这事应该说,应该曝光,对点醒同修和制止问题的发展很有好处,起到的是正面作用。但个别同修用人心对待,有怨言、发牢骚,到处查文章是谁写的?觉的自己丢了丑,在同修中到处问:“你知道××文章是谁写的吗?”甚至在学法小组里也议论纷纷,好像写文章的同修倒成了罪人。

我认为,作为修炼人,别人给自己指出问题应该高兴才对,常人还有“闻过则喜”之说,难道我们还不如一个常人吗?有就改,没有就作为警戒。不管你觉的有什么不同意见,我们都应该无条件的向内找,看看自己有没有这方面问题,修炼中没有偶然事。对问题被曝光的不满的本身,就说明心性有问题,这种不服、不满和怨恨的表现是旧宇宙生命的属性,修不下去就不够新宇宙生命标准。作为真修者,还巴不得别人给指出点问题呢,怎么还能向外推呢?

前段时间,针对有人把开天目同修照片和师父法身放在一起敬香的事,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指出:“有执着这些事的人,就有这样的乱法的出现。”这在本地引起很大轰动,不少同修都在问:“这事是谁写的?”同时还查:“是哪个开天目的同修?都有谁供他的像?”还有的同修发牢骚:“多大的事呀?还捅到师父那儿去了?值得吗?”

作为大法弟子,对师父的每一句话,每一段讲法,都应该抱着恭敬的心,和严肃的心态去学才对,因为师父讲的是宇宙大法,虽然现象是说本地,但其理性的内涵无穷无尽。我们没做好,让师父操心了,应该感到惭愧才对,师父讲出来了,应该赶紧归正,怎么还不服用人心对待向外看呢?应该感谢人家才对呀?!

一点浅见,供同修参考,并请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庆大法弟子的文章:谈大陆学员是否该有“总协调”角色

近期,由一篇明慧文章引起同修对大陆“总协调”话题的再度关注和议论。对于这方面问题,在此谈一点看法与同修交流。

一、海外学员有“第一负责人”、大陆却不该有“总协调”

现阶段正法还在继续,大陆学员还在考验中,需要学会以法为师,在法中正悟,自发的做好该做的三件事。可是一些学员认为既然海外有项目“第一负责人”,大陆也得有“总协调”。我们看这是曲解师父关于这方面的讲法。

毕竟海外不存在中共的直接迫害,是和平环境。很多项目只要确定了大方向,在“第一负责人”的统筹安排下,大家朝一个目标努力就行了。即使“第一负责人”做事中有偏颇,师父会找他及时归正,所以不可能出现大问题。

而对于大陆学员来说情况就大不相同了。由于中共的邪恶迫害和旧势力安排,使大陆学员的修炼环境很恶劣、很复杂,而且大陆学员做事都是个人的理解,个人的理解有限,不适合作为大面积学员统一做事的依据和行为准则,所以现阶段在大陆搞所谓的“总协调”,究竟是否在法上,要理性思考和再认识。作为大陆学员,只要是大法的事,想做什么尽管按师父讲法要求主动做好就是了,每个人都要在法中走出自己的路,那条路是师父给安排的,需要自己去走出来,不能等着别人安排,因为别人的个人理解涵盖不了那么多学员的修炼和履行使命。现阶段大陆没有“第一负责人”的安排,这个师父在法中已经讲明了。

我们一起回顾一下师父在《各地讲法十》〈再精進〉中是怎么讲的:“再一个想跟大家明确一下除中国大陆外国际上大法弟子的协调问题。以前我没有明确这件事情是要锻炼大家走出自己的路来,因为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是上界来的王,都得证悟自己对法的所得。那么从现在的情况看,这段时间已经够长,经过了十年的岁月,我想应该划一个句号、告一个段落了。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告诉大家,各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第一负责人,他就是那个项目的代表。包括各地佛学会的第一负责人,他就是这件事情的代表。对他所做的、对他所要求的事情、对他所做的决定,无条件的执行,(热烈鼓掌)从现在开始。”

师父在《各地讲法十》〈再精進〉里面讲的是“除中国大陆外国际上大法弟子”,从二零一零年开始用这种“第一负责人”的方式协调。没有包括大陆弟子。相信愿意理性的、心平气和的学法的学员都能看清师父的话。剩下就是自己是否愿意接受师父对大陆学员的安排的问题了。大陆“总协调”造成的问题,是总协调和地方学员双方的修炼问题,所以大家都需要及时正视自己的修炼问题。

二、大陆有“总协调”的地区,是否没走正修炼路才出现的

在大陆,“协调人”就是义务为同修帮忙的“联系人”,而一旦联系人被称之为“协调人”的时候,多少有点领导者的意味,而且会分出许多等级来。一般以片区为基本单位,几个片区之上再有一个协调人,专门指挥片区协调人,这个人就成了这一方的“总协调”。依次有了县级、市级、省级“总协调”。“总协调”就可以发号施令,支配大法资源、安排同修具体做三件事了。

因为普通学员达不到师父让我们“以法为师”的要求,遇事不用法衡量,总是用人心,想借助别人的指点走捷径,啥事都想“等现成的”,这就给想做“总协调”的人提供了滋生条件。可是越这样邪恶越能钻空子,整体状况越不好,这个地区发生迫害就越严重。

单从本省情况来看,哪个地区“总协调”名声大噪,那个“总协调”就容易做偏离法的指挥,把学员与大法、与师父隔开,致使那个地区同修遭受的迫害就惨重。

就拿我市来说,根据明慧网报道,截至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四年来我市有两千多名大法学员被中共非法判刑、劳教、拘留、管制等。其中,九十名学员被迫害致死。根据我市统计表格,二零一五年十月末至十二月初,仅仅一个多月时间里,我市因起诉江泽民遭绑架的学员达一百八十多人,是全省遭迫害最严重的。虽然不能归咎于本地区有个“总协调”,但起码有很大的成份在里面——是因为很多学员长期不能以法为师、依赖心太强而走不出自己证实法的路,才被旧势力以考验为名迫害的。

其它地区,有的在解体洗脑班方面、在控告迫害大法弟子的监狱方面做得好一些,那里“总协调”为此显示心膨胀,在全省各地巡回交流几十场,造成当地同修被大面积绑架、许多人被判刑,而“总协调”却认为自己正念强而不以为然,岂不知自己也在邪恶的监控中,邪恶只是觉得你还有利用价值而暂时没动你。

还有的“总协调”不参与讲真相,常年领一帮同修在家里发正念,天天长时间发正念。可当地同修却屡遭非法判重刑,就连七十多岁的老妪都不能幸免,“总协调”还不悟,甚至要求同修做具体事都得向其汇报,否则就说同修“另立山头了”。

大陆很多有“总协调”的地区,一般都矛盾重重,也是邪恶干扰严重的地区。可以说,当地同修人人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是那里同修学人不学法造成的,是整体没走正造成的。

三、大陆“总协调”已造成的偏颇

在大陆,自行任命的“总协调”最容易人为的制造某种形式,经常搞一些例会,给片区协调人或普通学员安排具体事情。可由于“总协调”不具体做事,很多安排并不合理。而一旦有谁提出异议不照办,“总协调”就会以“不配合整体”的大帽子压制同修、甚至给小鞋穿。人为的给整体制造间隔。

“总协调”有一个很具迷惑性的求名手段,那就是打着形成整体的幌子搞轰轰烈烈的事——召集大型法会。当年师父告诫我们开法会不能过频,可有的“总协调”却频繁穿梭于省内各地,到处张罗大型法会(甚至十几年都是这状态)。交流中专找讲真相做得好的同修揽在自己名下推崇,实际是给自己“镀金”,借以炫耀自己协调的好。岂不知“总协调”暴露这些人心的同时,也为中共迫害提供借口,往往在交流会之后发生大面积绑架事件。

有的“总协调”成了全职协调人,十几年不讲真相,专职游走做所谓的帮助学员提高,以市协调人或省协调人自居,使法理不清的同修起了崇拜心,起到往起勾学员执着心的干扰作用。

有的“总协调”居然安排当地整体发正念内容,甚至频繁更换、每周都更换一次。今天要求各片学员向国保大队发正念;明天向市公安局发;后天向法院、检察院发;大后天又向银行、邮局、甚至外省发。给同修正常的修炼心态造成干扰。

最严重的是,有的“总协调”习惯了当领导的做派,经常做事不理性。例如,从零几年起,“总协调”就频繁张罗大型法会,师父多次点化阻止他都置若罔闻。而且对法会现场又照相、又录音,导致参加法会的人大面积遭绑架、劳教、判重刑。

又如,有的总协调先后把几个公安“内线”留在身边重用(至今如此)。当地同修因此陆续遭公安绑架,多人被判刑。一位年仅三十岁的女同修,在两个月内被当地国保大队恶警酷刑虐杀。同修离世那一刻,我地区雷暴霹雳,几小时打了近千个雷,就连劫持女同修的警察都吓哆嗦了。当地电视台报道:雷暴炸断电线,许多大树被连根拔起,油井停产二百多口……

是否有总协调,以及总协调是否忙于安排大家,这些状态直接反映出一个地区的整体修炼状况。因为“总协调”要行使“权力”指挥整体,甚至明知道不在法上都要一意孤行。看上去也在帮同修,却忘了掺杂的人心和魔性都会被邪恶利用。而被指挥的学员,是否还停留于用人心来做三件事,没有真正从法中升华,跟着师父走。

四、大陆“总协调”的存在给旧势力迫害提供可乘之机

关于大陆学员“协调人”的问题,师父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其实有法在,那些大法弟子,无论他和大家联系和不联系,只要他能知道大法的形势、能够上网、突破网络封锁,他都能够跟上形势,因为有神在管。”师父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还说:“当然啦,你们协调起来,做事那更好,但是一定要考虑安全。最起码现在不能够大面积的去做,不能够大面积去掌握不同地区学员的名单!谁做了,谁在干坏事。”

师父的法都讲明了,每个大法弟子都有神在管、而不是协调人管。更重要的是,师父告诫我们不能大面积协调、大面积掌握不同地区学员的名单!我们理解,大陆学员现在不可以有“总协调”,不是需不需要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应该有!

因为“总协调”不同于一般的片区协调人。片区协调人都直接参与讲真相,还能帮助自己所在区域同修联系事宜,而“总协调”却自己不讲真相,专门安排、指挥各片区协调人这样做、那样做。表面上是为形成整体,实际上起到干扰同修做三件事的作用。

而且几乎所有“总协调”都大面积掌握本地区学员的名单。更有“总协调”,不但掌握本地区学员情况,还热衷于省内各地哪儿都去。况且常带领与迫害大法的恶警关系密切的人同去,到处打听资料点和学员情况。给整体造成安全隐患,直接导致那里同修大面积遭绑架。

实质上,那个“总协调”的存在,恰恰成了旧势力实施迫害的借口和工具。无论“总协调”做的好与不好,旧势力都要实施迫害。如果“总协调”走得正,旧势力就会迫害他本人;如果他走得不正,旧势力就会迫害整体。

他走得正,就会有很多学员崇拜他,旧势力就要绑架他、判重刑,或以病业形式夺走生命,来考验学员离开他到底还修不修;他走得不正,旧势力不但不会绑架他,反而会加强他的执着而让他一直乱下去。目地还是考验,考验学员能否分清正邪、能否放下私心而制止他的不正做法。

考验的手段是:旧势力有意加强“总协调”的求名心,让他到处张罗大型交流会。同时旧势力在学员内部安插坏人向邪恶提供情报,制造绑架。学员们不清醒,它再制造大面积绑架。直到学员清醒了、敢于曝光邪恶,旧势力的考验才能终止。

无数惨痛的教训不得不令人深思:在大陆的迫害环境下,每个学员要以法为师,用法来指导自己修炼,做好三件事,而不是靠“总协调”,跟人走。每个学员在法中修,整体状况就会好。

五、学员的依赖心,是促成“总协调”不愿退下来的原因

能够促成“总协调”角色的长期存在,无非是学员的崇拜心、依赖心,学人不学法。

可是修炼十几年的老弟子,都知道以法为师的重要性。修炼就是成就生命修自己,我们学法多年早该成熟了,做事还用人扶着拽着吗?依赖“总协调”的同修将来还要带个拐棍去天国吗?对“总协调”的依赖心不去也是修炼中有漏,能修圆满吗?修炼没有捷径,“以法为师”是师父对每个弟子的基本要求。人人都得踏踏实实学法、修心,用法中开启的智慧讲真相救人,才能完成身为大法弟子的使命。

在具体做法上,学员各自要理性的谢绝“总协调”频繁召集的交流会,不再好奇看他信箱里又发布什么消息了,该叫大法弟子知道的消息都在明慧网上。大家都严格管好自己的人心,自然就没有“总协调”的市场了。这样双方都冷静下来用法衡量事情,这对整体、对“总协调”本人来说,都是有利而无害的好事。

六、大陆“总协调”都应主动退下来、脚踏实地讲真相

本文不是说“总协调”怎么不好,只是从法理上切磋。就像那些一开始铺路的气功师一样,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就回去了。而“总协调”也应该这样,有的当初带领当地同修证实法,起到了一定的正面作用,那个功德神都给记着呢。可那也是一个时期的状态,不能总这样,大法修炼不同时期也会有不同的状态,什么事都不是绝对的、一成不变的。

大法弟子人人都得走出自己的路,都得在法中证悟自己的东西,尤其到最后阶段更是锤炼的珍贵机缘。如果“总协调”不懂得适可而止、适时而退的话,必然会干扰学员、干扰整体,起到令魔高兴的作用。同时也说明“总协调”法理不清,跟不上正法進程,那就更应该主动退下来好好学法,好好讲真相了。对大法弟子来说,讲真相才是修炼中更重要的事。

师父在《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那么这人人之中包不包括“总协调”呢?师父明确指出这就是对大陆弟子的特别要求!所以谁还说自己“使命不同”、谁还与明慧同修或海外项目负责人相比,那大家能否撇开表面现象,从法中去理解师父要自己怎么做呢?这不是修自己、考验自己、在法中成熟自己的机会吗?

以上是个人现阶段的认识,不一定全对。写出来真心和同修交流,希望能起到相互借鉴的作用,共同学会以法为师、在法中精進。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最苦最难对应的是最高最大

我们地区很多同修执著于快点结束,“太苦,太累了,喘不过气来,快点结束得了”。这种心理直接造成一些同修基本不做什么了,做也是应付。

我们大法弟子修到今天,每个人对应一个很大区域。从某种意义上讲,人的状态就是对应我们的修炼状态,人的心就是对应我们的心。我们执著于玩乐,现在人到了娱乐至死的地步;我们执著于吃喝,现在人白天黑夜、没完没了的吃喝;我们执著于受伤害的怨恨,现在极端的宗教信仰,抱着与对立面同归于尽的绝望;我们不主动救人,不珍惜自己与别人,现在多少世人不把他们的心放在他们真正应该关注从而得救的大法上。

这种状态,歇斯底里的绝望,还有更微观的因素,对人来说就是空、无——各个大穹的最后。感到不能得救,生命表现为绝望,没有了希望的生命就会自暴自弃。

无是没有对任何以下的执着。如果我们执著于结束,执着于苦,我们就走不到最后,走不到最后就无法救了最后的一些;如果我们执著于时间,我们就走不到没有时间的空间,走不到就触及不到;如果我们执着于自己的人,就救不了别人的人;如果我们执着于自己的法理,就不能走出自己的局限;如果我们执着于自己一切的不灭,就走不出旧宇宙。

我们不修到那儿就救不了那儿,不具备那么高的威德,众生就会在旧势力和旧理的干扰下不会真正的信服,不信服就不会主动同化大法。

我们不执着哪,才能走到哪,我不执着于什么,才能救了什么。

建议同修放下一切执着。如果我们抱着还有十亿年也要坚持的想法不懈不怠,勇猛精進,我想我们还有更多的生命能够得救!

以上是个人现阶段的认识,不一定全对。写出来谨供同修相互借鉴、相互鼓励、共同精進。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不再害怕旧势力

最近,我身体经历了一个较大的事故,不能站立,卧床在家。然后,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加上每天的学法,感觉自己有一些突破,尤其是认清了旧势力。

在卧床的初期,剧烈的疼痛使我彻夜难眠。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出现魔难,向内找。大大小小的事情,从自己的一思一念到所做所为,觉的自己太多没有做好。回想起出事故两天前,发现了自己思想中出现了追求常人对我“佩服”、新同修对我“崇拜”的不好的念头,师父也点化了,我却没有及时解体它们,粗心大意的放过了另外空间对我伺机下手的旧势力。加上身体的剧痛,我陷入了自责的深渊。

其中最严重的一天,我的全身疼痛到每一秒都在颤抖,痛苦中我熬过二十四小时,不停的自责演变成了自卑和恐惧,感觉自己一无是处。哪怕用自己做的好的方面来安慰自己,比如我今年救了那么多人,还让两个人得法,这些也只能让心里稍微好受一些,恐惧和自卑还是占据上风。“这下完了,你不能出去救人了。”这个念头充满了我的思想,我知道我活着的意义除了自己修炼外,更更主要的就是救人,不能出去救人了,那我几乎就成了废人,一种悲凉感打击着我。我全身瘫软,头昏眼花,好像要死了……

就在这一绝望的瞬间,我只剩最后一念:“旧势力,无论我过去做的多不好,被你抓住了把柄,要置我于死地,我现在也不能放弃修炼的决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每一个下一秒就是我修炼真善忍的机会,是我追随大法,听我师父的话的机会!”这一念一出,我心里马上轻松了,安然入睡了。

但是,接下来的日子,我依然不能控制自责与悔恨。我表面知道这是对执着的执着,但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去摆脱它。晚上身体受伤的部位疼痛不堪,同时感到有一个东西附在我的心脏上,抓我的心脏,那种酸痛令人恐惧不已。(我听说其他同修也经历过心脏被抓的感觉) 这个心脏的酸痛经历过很多年,这个酸痛在这之前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了,可是最近它又每晚必来,增加我的肉体痛苦,打击我修炼的信心,它好像让我看到:“你把我没有办法,你解决不了我。”真是有一种看不到希望的感觉。

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我特别害怕旧势力,包括这一次出了事故,我表面跟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决不承认旧势力,大家都在帮我发正念,帮我否定旧势力。其实,我隐藏极深的一念就是:“我出现这个魔难就是我自己有漏的必然结果,谁叫我不做好?活该!没做好就必然承受这个后果。”这一念十分顽固。其实旧势力就巴不得我这样想,这样就会消磨我的意志,让我陷入恶性循环的自责之中,不能自拔,就是旧势力想看到的结果。

我过去从来不愿承认我害怕旧势力,过去一直不承认,其实也是党文化灌输我的不良习惯,决不承认自己有原则性的错误,总是掩盖,层层掩盖。没有看到大法弟子有谁害怕过旧势力,都是在否定它呢,自己不会比别人差吧,那种争斗心,面子心,掩盖了自己的真实情况,哪怕我一个人独处,对自己我都不承认我害怕旧势力。我看到自己的这个真实情况后,我大胆的告诉了一位同修。我告诉他:“其实我心里十分害怕旧势力,一做错事情,马上就想到了旧势力会对我怎么样,尤其从洗脑班出来后。”

我告诉这位同修后,他没有大惊小怪,而是沉默了一下说:“其实我也曾经很害怕旧势力,也是从监狱出来后,一直自责。最近才摆脱这种内心深处的自责。” 有了同修的理解我轻松了一些。他说:“不用自责,那些迫害,那些旧势力强加的魔难,连师父都不承认,你为什么还要挂在心里呢?那不是不听师父的话吗?”他提醒我再看师父二零一六年讲法。

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没有关系,师父看见了,有的难是人承受不了的,那都不算,跌倒了再爬起来才最了不起的,从新做好!只要你能够一直清醒的走过来,一直在修,一直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就了不起,师父就承认你!”

读到这里,我感觉师父没有怪罪我,而是鼓励我,眼泪忍不住流下来,知道师父承认我,我信心大增。

接着学法,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还说:“可是旧势力给我破坏了。给我破坏掉了,它说你说的那个我们不会,我们会的就这个。你不会你就别参与啊,它要参与。”

我悟到旧势力搞的一切都是错的!既然旧势力都是错的,那我害怕什么?我心里更加轻松了。我觉的我真的不害怕旧势力了,但是好像还有那么一点点。

旧势力是如何毁坏传统文明的,毁坏人伦道德的,毁坏大法弟子救人的环境的?看看中国大陆的乱象,我增加了对师父这段法中对旧势力的描述的感性认识 。

尤其是最近,我看见大陆常人的道德在急速败坏。人们基本没有正常思维,开口就是说谎,一出现矛盾就人身攻击,一涉及芝麻大的利益关系,就针锋相对,互不让步。网络上别人的观点不同,就破口大骂,完全不试图去理解对方,那些伤害人的话简直不堪入目。我身边的人,母子之间,兄妹之间,夫妻之间,一旦涉及金钱利害关系,马上剑拔弩张,反目成仇,甚至你死我活……人们的电话也经常收到各种诈骗短信,诈骗电话,几乎人人都会收到,上当的人不少。

再看看很多人沉迷于日用品传销、保健品传销、金融传销,只要听说点点鼠标就有钱赚,钱可以生钱,不用付出真正的劳动,那人们就往里钻,对空手套白狼表现极大兴趣。人们的心里时时刻刻想着如何不付出什么就可以挣到钱。真正愿意用双手的劳动换来报酬的人越来越少,只有那些工地上的建筑工人、城市的清洁工、送水工、保姆总体上要好一些。连那些公务员,大学老师,中学老师,不是炒股就是放民间高利贷,不是金融传销就是普通传销,反正就是不满足自己的本职工作的收入。这些不是旧势力一手造成的吗?

旧势力搞的邪恶中共毁坏传统文化,把中国人已经变的很难听真相了,多少常人都是天上来的王,无量宇宙的王,都在邪党造成的这种乱象中急速败坏,以至难以听真相,只对利益感兴趣。极少数好一点的常人也是唉声叹气,只求保全自己不被食物中毒,不被坏人诈骗。

把师父对旧势力的描述和大陆社会乱象结合起来看,我开始蔑视旧势力。

师父叫旧势力不要插手,它们非要插手,因为它们,有的大法弟子还没有完成自己修炼的路,就被夺走了生命;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放弃了修炼;有的本来有缘,可是被迫害形势吓的不敢走入大法。多少常人被迫害形势吓的不敢听真相;多少常人在败坏的社会中,一心想钱,对听真相不感兴趣。

这个结果,旧势力还有什么话可说?它已经无法收拾,无法偿还这一切!它们非要与师父对抗。听师父的安排,不要插手,就那么难吗?想到这些,我从不怕到蔑视旧势力。它们就那么自私,那么不甘寂寞,就那么不懂得这部大法就是洪大宇宙唯一的保证,不容怀疑,不容插手。

想清楚了,心性提高了,晚上睡觉,那个迫害我、吓唬我、抓我心脏的邪恶生命退去了。是法给我智慧和神通把它化解了。这之后,我的心情好了,我躺在家里期间,不能行走,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家,让我救度。其中一人从了解迫害真相,到已经能在有意无意中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难怪旧势力得到的是被大法“全面解体”的下场,因为它只会搞破坏。认清它、看穿它,就不会把它当回事,不把它当回事,这一念本身就能解体它。它就没有能力欺负大法弟子、挡住大法弟子救人的路。

感谢所有在此期间来看望我、鼓励我、给我指出执着的同修,包括为我远距离发正念的同修!

感恩师父的看护和鼓励,请师父接受弟子跪拜!

下面请听根据小弟子口述整理的文章:学法要入心 加紧发正念

我是一名七岁的小弟子,从五岁起,我开始每天坚持读《转法轮》,每当我完整读完一遍《转法轮》,我都感到自己的身心会发生一个明显变化,我真切的感到师尊一直在身边看护着我。现在我也参加同修们的集体学法交流了,也力所能及的开始参与家人同修们救人讲真相的项目。

这个月,我又读完一遍《转法轮》,师尊为我打开了天目,无论睁眼,还是闭眼,我都真切的看到了大法弟子学法和发正念时另外空间的景象。我告诉了家人同修,大家交流后决定写出来,因为明慧网最近刊登了师尊新经文《提醒》和大法学会发表的《加强发正念》一文。

另外空间所见有层次的局限,请同修们以法为师,此文只是与同修们切磋,共勉。

一、大法弟子学法是非常神圣的事

《转法轮》真的是一本宝书,我读法时,看到整本书五彩缤纷、金光闪闪,和师尊在书中讲的一样。读法时,我看到自己口吐莲花,一朵朵粉色的莲花逐渐变大,飘落到书上,然后消失;有时,我还看到一朵朵粉色莲花会飘落到字上,每个字都是师父法身盘坐的形像,师尊蓝蓝的头发,非常神圣,这些莲花直接变成了师尊的莲花宝座,非常玄妙。

但是,我也看到自己读法漏字、错字、看错行的时候,吐出来的莲花是灰色的,很快就消失了。更令我惊讶的是在我状态很差,脑子胡思乱想,读法不入心的时候,吐出来的莲花竟是黑色的,很难看,我感到很难过。

大法弟子读法真的不能敷衍、溜号,一定要读准确,字字入心,师尊讲过在另外空间都是物质,如果长期口吐的是灰色、黑色的莲花,对自己,对自己周围的生命都是多么糟糕呀!

一天晚上,妈妈让我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满口答应,我话一出口,就看到房间里出现了金色的线,感到很奇怪。然后我坐在床上双目微闭,突然天目看到师尊身体巨大,盘坐在大大的莲花宝座上讲法,莲花宝座下这些金色的线不停的翻滚,无数的神都一圈一圈的围着师尊,他们每个人都双盘在一个厚厚的圆垫子上,恭敬虔诚的听师尊讲法。在师尊的旁边不远处,还有一座巨大无比的金色宫殿,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殊胜、壮丽。我马上告诉了妈妈,妈妈也很高兴,她说师尊让我看到了大法弟子学法时另外空间的景象,我们更应该敬师敬法,妈妈让我别生欢喜心,然后妈妈去打开讲法录音。就在这时,我睁眼看到许许多多的佛、道、菩萨、仙女等神仙,他们瞬间飞進了我们的房间,他们一层叠一层的双盘坐着,挤满了房间的所有空间,当师尊的法音响起,他们每个人手捧一本《转法轮》,恭敬的看着。

此后,每当我自己读法时,或是和家人同修听师尊讲法录音时,还有参加同修的集体学法时,我都能看到他们。只要大法弟子开始学法,无数神仙们瞬间就到,房间一定挤得满满的(但有几个地方,神仙们不靠近,后文会提到),我们学完法,他们瞬间就飞走了。师尊让我看到大法弟子学法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一定要敬师敬法,而我有时仰着、躺着,坐姿不端,有时边学法边搞小动作,一会儿喝水,一会儿上厕所……,真是太不应该了,现在每天都看到自己和另外空间的神仙们一起学法,真是感到很神圣。

希望同修们在学法时能敬师敬法,珍惜和重视我们每天的学法机缘!

二、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

发正念是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之一,我经常看到家人同修状态不好时,发正念常有倒掌、手印变形的情况,我自己也总是不能坚持发完,就贪玩去了。最近师尊让我看到了大法弟子发正念时,另外空间的景象,真是正邪大战啊!

全球四个整点统一发正念时,我看到家人同修一开始结印,清理自己空间场的邪恶时,那些邪恶的烂鬼、黑手和共产邪灵的生命立即出现了,它们真的像师尊讲的摆出了阵势,排着队伍,还踏着步呢。有时我还能听到邪恶的声音,我惊讶的发现在妈妈的房间发正念时,邪恶都是从妈妈的常人工作的电脑里跳出来的,最先跑出来的两个邪灵,它们首先吹号,邪灵生命迅速集结,紧接着一队一队的邪灵生命举着五星血旗、邪党旗,喊着“一二一”口号,排着队,来得还很凶猛,拿的武器各式各样,有大刀、长矛、红缨枪,还有手枪等等。师尊给大法弟子下了一个金色的罩,邪恶伤害不到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立掌发出来的功连在一起,形成了很强的能量光球,一个一个的向邪恶发过去,邪恶们碰到光球,瞬间就解体了。

我把看到的景象告诉了家人同修,大家感到心情很沉重,妈妈说由于她过去不重视发正念,常常被干扰,所以另外空间的邪恶还如此嚣张,竟然还摆着这样的阵势。接下来,家人同修再次学习了师父新经文《提醒》和大法学会《加强发正念》,大家都悟到我们必须要在发正念状态上有个彻底的改变,尽快突破这种懈怠的状态,承担起为众生负责,正念除恶的责任。

后来,师尊还让我看到了发正念时的另外一种景象,我们坐在客厅里发正念,我看到邪恶都从电视机里跳出来,这些邪恶和之前我看到拿邪党旗的共产邪灵生命有些不同,它们都是各种漫画、动画片的人物形象,我还看到了自己小时候一直执着爱看的巴啦啦小魔仙,它们纷纷跳出电视机,也不摆什么阵势,惊慌失措的在房间里到处乱跑。大法弟子发出的功瞬间变成无数的金色亮点,就像萤火虫的光一样,到处去追这些变异生命。这些变异生命一沾上亮点,就立即解体了。有一些生命跑到我们家大门和阳台就消失了,还有一些跑進了里面的房间,我猜想也许是跑到妈妈的常人工作电脑中去躲起来了。

我一直执着看常人动画片儿,虽然家人同修基本不允许我看,但我还是放不下,有时到别人家就看个不停,这次师尊真的让我看到了。我喜欢的那些动画小人儿都是不符合宇宙法的变异生命,都是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的对象。家人同修与我交流,准备再次彻底清理我的常人书、玩具等。大法弟子因为执着心不放,为邪灵生命提供了藏身的场所,家里的空间场总是不干净,大法弟子做三件事也很容易被干扰。

三、神仙离得远远的东西

写到这儿,我突然想起了,我看到另外空间的神仙来我家,和我一起学法时,总是把屋子挤满,连空调上,桌子、柜子上都坐满了神,但有两个地方,他们总是离得远远的,没有一个人靠近。一个就是电脑桌,上面摆着妈妈上班的工作电脑;一个就是客厅的电视机,他们离得很远。

看到发正念的景象后,我明白了,常人电脑、电视、智能手机等都是邪恶生命的来源通道,只要打开,就有源源不断的邪恶从里面出来,干扰大法弟子。这些东西真的是太脏了,而且非常容易干扰大法弟子,连另外空间的神都离得远远的呢。很多同修认为家里有常人,他们看电视的、打游戏的、玩手机很正常,没有重视发正念清理环境;还有些同修,和我一样,自己也对这些东西执着。无论什么情况,这些对大法弟子修炼的干扰真的太大了,更是直接影响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

希望同修们能引以为戒,加强发正念,要不邪灵何时才能清理干净啊,在这样反反复复的干扰中,我们又怎么能更好的助师正法呢!

下面请听四川大法弟子辛莲的文章:我明白了要写法会稿

最近,同修急需资料,可是我的两个打印机都出了问题,我找到技术同修,他说打印机没问题,叫我向内找,发正念就会好。听到这话,当时嘴里没说什么,心里被各种人心所带动,就想:有条件做资料的同修也有,有的还有电脑,如果资料点遍地开花,那对整体证实法该有多好啊!而且打印机也不容易出问题。

这时,我看到了明慧网上一年一度的法会征稿,人心就出来了,脑子里出现很多不写的理由:每天三件事都安排得很紧,没时间;要写的同修不是很多,也没啥可写的等等等等。我就想:如果站在同修的角度思考,自己没有任何理由不写。觉得如果同修做资料,是非常简单和容易的事情,还为她们在正法的最后最关键时刻失去了证实法的机会而惋惜,而遇到修自己,就不干了,就糊涂了。

我是二零零九年才走進大法修炼的,由于得法晚,修炼的路上不敢懈怠。我坚持晨炼、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众生,做三件事的过程中走过的每一步、闯过的每一关,都离不开明慧网上同修的鼓励。

长达十几年的残酷迫害,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我很多次在心里跟师父说我也要把自己所经历的和同修交流、切磋,共同精進,可总是难以突破自我,一次次失去了自己修炼提高的机会。

其实,我们修大法了,写出自己修炼中的体会不是很难的事,就是看我们愿不愿意去做。再说,我们有神笔在手,而且师父无时无刻就在我们的身边。最近的一些经历,感到师尊的慈悲与呵护,给了我极大的鼓舞。

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一年多来,已五次被绑架,我都正念走出来了,没影响做三件事,家里人也不知道。每一次都是神奇的经历。第一次出来后,我就把被绑架的经历发到明慧网,同时又给绑架我的派出所所长写了一封真相信,当时觉得这是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

今年四二五前夕,我连续两次被绑架到同一派出所,中间只隔了一天,而且还是那几个警察,他们再次见到我,只说了一句:又是你呀。没有责怪。一会儿,副所长把我叫出去,我呆呆的站在那,他对我说:大姐,快回去了!回家的两天,我一发正念就流泪,平时也不知不觉地流,流了很多,脑子里总是他们的身影,觉得他们就像我的亲人一般。我就给全体警察写信,这封信我是一直抹着泪写的。整理好,第二天正好是四二五,我就直奔派出所。见里面很多人,我就把信放在警车上。小小县城我走了个遍。一边讲真相,一边看到警车,我就放一封。

前不久,我再一次被绑架到以往没去过的派出所,我把心一放到底,就是讲真相。我在心里跟师父说:若是被他们迫害,我就绝食反迫害,若是能走出去,弟子该干啥还干啥。第二天,我又在街上堂堂正正的发资料、讲真相。

我们大法弟子都知道,修炼的路上,经历了太多太多,当处在魔难中的时候,内心那种煎熬就不言而喻了,当走过来后回头一看,其实它什么也不是,只是我们修炼路上的梯子。但是状态不好、正念不足时,就会受到旧势力的干扰。法会能够使我们坚定正念,走过魔难,自己能够在集体中熔炼升华,就如大海中的一滴水。

我能坚持晨炼,几乎没耽误过,突破面对面讲真相,最近又突破了打坐,不知能坐多久。讲真相从胆胆突突到堂堂正正,看到警察从怨恨到觉得亲切,每一步都离不开明慧网的交流文章。而在这点点滴滴修炼过程中,自己也有太多的感触,我们不应该把它记录下来吗?!当真相大白于天下,我们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光辉的历史见证。

同修啊,残酷的迫害,一年又一年走到了今天,在这关键的最后时刻,千万别再错过了神圣的法会。希望法会上能看到更多同修的交流。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重视发正念要领

最近,八十四岁已修炼十八年的母亲从异地回来,在我家住一段时间。和我们一起发正念时,发现她边举着手发正念,嘴在不停的念。发完后,我问她发正念时你在不停的念什么?她说把所有的邪恶全部灭尽。我说明慧网关于发正念的要领你知道吗,她说不知道,没听说过。

于是我把《发正念要领和全球同步发正念的时间(更新)》读给她听,然后叫她把前五分钟清理自己时应当背诵的师父的相关讲法和发正念时的几句话背下来,严格按明慧要求发正念。第二天早晨发完正念后,她高兴的告诉我:昨晚半夜和今天早晨两次发正念对头(正确)了,“灭”字一出,静下来后,感到威力巨大,而且几个月来学法眼睛模糊看不清字的现象消失了。

我想,母亲历来三件事都很尽力,参与营救同修发正念一发就是半个或一个小时,当地同修也喜欢要她配合发正念,可是长期以来,她却不知道发正念的要领。

我们周围也有一老年同修象我母亲一样,边发正念嘴在不停的念,而且她说发正念很费力,心口象出不来气;另一位同修也说一发正念头就发晕很吃力,她也是一边发正念一边不停的念。后来我把明慧网发表的有关发正念要领下载打印给她们看后,她们按明慧要求纠正了不正确状态,发正念正常了。

在师父正法進程已近尾声,从明慧统计的数据来看,为什么邪恶迫害仍在疯狂?我想,除了邪恶垂死挣扎、大法弟子修炼状况等原因外,跟我们大法弟子不重视发正念、特别是很多老年同修长期不懂发正念的要领、方法,因而发挥不了正念的威力有关。

建议各地协调同修关心本地同修发正念的情况,是否按照了明慧关于发正念的要领、方法在做。使大法弟子的正念能充分发挥出来,灭尽邪恶,早日结束迫害,救度更多的众生。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就在发十二点正念时,我感到天旋地转,身体发烧,同时伴随着剧痛向我袭来。发完正念仍不见好转,我想炼炼功看看,在炼抱轮期间吐了好几次,但手始终没放下来,坚持炼完抱轮时,全身大汗淋漓。我一边求师父加持,想这是邪恶烂鬼干扰我传真相救人,我一定要清除它。我一边发着正念,一边把《九评》光碟、真相小册子等装好,忍着强烈的疼痛,开开门迈出了坚定的一步,我就是要去救人,兑现我的史前大愿。北风夹着细细的雪花吹在我身上,难受的身体有点发晃,步行艰难,心中背着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当我把真相资料送到目地地往回返的时候,觉得轻松多了,到了家中不好的状态完全消失。
      ——《心中有法 在神的路上精進》

◇师父给同修开启某一方面的智慧,掌握某一方面的本领、文采、口才、谋略等,不是让你来求名求利的,是因为正法,自己的志向,这方面的修炼,才在证实大法中获得了这些,如果不是因为大法,或在正法时期,你能知道这些?如果不是师父保护,你能不能修炼都不好说。
      ——《不执着自己的本事》

◇为什么我会与别人有不同?就是因为我要维护大法弟子尊严的正念和愿望,得到了师父法身的加持与肯定,清除了人背后的旧势力因素;同时作为大法弟子,师父在《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中告诉我们:“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自己的正念也在发挥着镇邪的作用;而旧势力也认为无空子可钻了,所以它就不管了。它这一不管,警察、犯人也就不管了,因为他们都有明白的一面,那么明白的一面就主导他了,他人的这一面就尊重我了,因而我也就有了尊严了。
      ——《维护大法弟子尊严二、三事》

◇路上,我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我有不负责任的心和依赖心,我去询问此事是对的,但是我也知道家属的电话,为什么我要一直等经手此事同修的回应呢?为什么不能自己把此事办好呢?师父在《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十》〈再精進〉中说:“其实作为大法弟子,这时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炼、是责任、是应该做好的,你就应该把你觉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而同修的抱怨触及到我不愿意让人说的心。我为什么要在心里解释此事呢?我把自己放在此事之外了,认为此事不是我的事,并且还有争斗。而同修最后表现出来的怨气也是我心里怨气的表现哪。有怨就是不平衡嘛。我边找自己边清理,同时我感谢师父给了我一次清理自己的机会。
      ——《也谈向内找:别人好比镜中的自己》

◇在二零一五年八月,女儿把她的手机给我用,教会我看微信,里面的内容多,有医疗、保健卫生、民间、单方、验方、推拿、针灸之类的(因我是退休医生,从年轻时就有收集药方的习惯),微信上有一绝密配方是防血管阻塞的,因都是食物,当时我想当食物吃没有关系的,给自己的执着心找个借口,还做了,吃起来。当找到时,真的吓我一大跳。还把自己觉的老了这一念也加進去,这不正的一念就会带来麻烦事。整天累得很,做什么事怎么也打不起精神,这就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在不自觉中“求”来的魔难。修了这么多年,每天学法一至二讲,但不入心,常人中养成的一些生活习惯无意之间滋养了各种微小的执着心,一不留神,把握不住心性,轻微的一念不在法上,偏离了法的标准,就招来麻烦事。
      ——《在不自觉中“求”来的魔难》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