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767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6年9月26日
节目长度:71分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6,989 KB

66,57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6年9月22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67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园地】
帮助同修走出来讲真相
着眼大处 永不消沉
从集体环境中看到的炼功和不敬大法书问题
修去一切执着 不停留在表面精進
做一个闪耀光芒的法粒子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黑龙江大法弟子的文章:帮助同修走出来讲真相

我们地区还有很多同修没有走出来。我一直在想怎样做才能让更多的大法弟子精進起来,抓紧救度众生。自从我有了这个愿望,师父就为我安排,在身边同修的鼓励配合下,我地区许多过去没走出来的同修在大家的帮助下都走了出来讲真相救人。

师父在《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师父在《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还说:“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一、帮助同修走出来讲真相

开始,我和同修找到当地协调人交流,让经常出来讲真相的同修带带有愿望出来又不敢出来讲的同修。在协调同修的配合下召开了市内各片的交流会,之后,又到市属各县区交流,各地区许多过去没走出来的同修在同修的帮助下都走了出来。

过程中我发现,每次的交流会,来参加的同修比平时要多很多,有的交流会没地方坐,同修就站着交流,并且每次在一个地区交流后,都会使同修们认识到这件事情对救人的重要性和不兑现誓约的后果,这个地区的同修就很快把帮助没走出来的同修走出来多救人当作重要的事去做。虽然也遇到过很大的干扰,但在同修的向内找,积极配合下,使这件事進展顺利。

一次,到一离市区较远的地方交流,交流中,那个地区的一位负责同修说:“过去我就是自己往前跑,想自己怎么快,有同修让我去带,我根本不带,怕干扰自己讲真相。有同修没走出来让我带,我想你早干啥了,现在才想起来。我这不是为私吗?现在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交流中,我看到各地区都有讲真相做的非常好的同修,每天风里雨里穿梭在大街小巷慈悲救众生讲真相而不被干扰的,也有很多没走出来,有愿望出来讲真相的同修。有的地区走出来讲真相的同修很少,需要其它地区同修配合的,也有同修自己讲真相非常好,怕被带同修干扰影响自己的。

交流中,一位同修说:“我一直有强烈想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的愿望,但是我身边有两个大学法组,十几个人天天在一起学法,却没有出来讲真相的,那时我就想有人能带带我多好,我就对一位讲真相效果很好的同修说,你带带我吧,哪怕一次也行啊?可是她却对我说:你回家学法吧。我急的直哭,可就是找不到带我的人。”一次交流会上,有个同修说:“我就是那拖后腿没走出来的。他们想跟师父回家,心里可苦了。每个地方都有没走出来的同修,同修都有讲真相的愿望,希望有经验的同修带一下。”又一次交流结束时,我起身要走,突然有个同修拉住我,半天说不出话来,“同修,帮帮我,我要与你交流,我要救人。”我被她的举动感动的直流眼泪,忙说:好啊!我把电话号码留给了她。一次次的交流,看到很多同修都有想救人的愿望,真的需要能走出来的同修带一带啊。

二、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中比学比修

通过交流,向内找,同修在改变自己。讲真相一直走在前面的同修认识到在自己做好的同时,帮助并带领同修们抓紧救人兑现誓约是我们的使命和责任。由过去同修个人带,到大家分片带。

我们在市内设了几个点,根据各片情况定,片大就多设几个。每天有固定的时间,带的同修提前几分钟到,等同修。第一天,各片负责人把各片没走出来的同修带到预定地点。同修们顺着路(集市)的两边开始讲真相,带的同修充满责任感,没出来讲真相的同修,看着同修一个不落的,迎着人,不用搭话就讲起真相,他们也跟着讲起来。没出来讲真相的同修说:“今天的场让我没有了怕,不像我想的那么难,我以后天天出来,希望你们多带带我们。”有的同修一次都没出来过,可那天一下就给十几个人讲了真相。带的同修说:“今天这哪是我带别人,这个场都把我带起来了,同修在这个场中都在抢着救人”。

讲真相是修炼的过程。带的同修在无私无我为他的慈悲心中才能做好,同修中有岁数大的,有说话慢的,走路慢的,讲的不到位的,也有暴露出争斗心,怕心等各种执著心的,同修们把讲真相过程作为在社会中云游的过程,互相提醒:多学法,多发正念,多救人。找自己,修掉自己的各种欲望、执著心,这样讲清真相才效果好。

不走形式,踏踏实实讲真相。同修们风雨不误,天天坚持。从家中出来就一路发正念,不买东西,不唠嗑,整个心都在讲真相上,这样场才会正。

大量学法发正念。同修们利用早上、晚间大量学法背法,平时多发正念,因为他们尝到了不学好法、不发好正念就救不了人的滋味。

三退的人数每天在增加,同修们学会了向内找,修自己,精進的做好三件事。同修中也听不到背后谁说同修的不好,因为同修都在修口,同修在一个执著一个执著往下放,找到了修炼如初的状态。真的是你到大街上去讲真相,你是人还是神,你自己就衡量出来了。

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是大法弟子得做好你们该做的事情,甚至于你修炼都不精進,你也不怎么修炼,带修不修的,大法救人项目中人心带着你的执着,心里头总是愤愤不平的。你有什么不平的?!你不知道你来干什么来的吗?!你不知道你的责任有多重大吗?!你不知道有无数的众生等着你救,那是你的责任!那是你的愿!大家在一起做救人的事是机会、是开创救人条件,还不利用好,你不做大法弟子必须做好的事情你将犯多大罪你知道吗?!”

三、多救人,快救人

正法已近尾声,师父为那些没能走出来的弟子心里急呀,讲真相一直走在前面的同修要有帮助没走出来的同修走出来的愿望,没走出来的同修要有走出来的决心和愿望,大法就能给予我们所需要的智慧和能力,师父就会为我们安排,让同修们共同在法中提高。

现在,我市各地区同修互相配合,许多没出来讲过真相的都走了出来。大街上、小区中、商场内、公园里,到处是大法弟子讲真相的身影,明白真相的世人也越来越多。一位明白真相的人对一同修说:已经有九个人对我讲过了,我真的挺佩服你们这股劲的,开始不想退,听的多了,我想退了吧,现在想想退出来真的是好。还有人说:到处是你们的人,我都听了无数遍了,今天我退了。那些已经明白真相的人当大法弟子问到他们的时候,他会自豪的告诉你:我已经退过了,还要告诉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大法弟子给他退的。

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不管怎么样吧,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我就是想告诉大家,你们得知道你们的责任有多重大,可不是儿戏的。这件事情已经到最后了,我都急的不行,你们却没当回事,可是,最后连哭都来不及啊。”

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别错过这万古机缘,师父在等我们。在最后的这个关键大事情上我们不能让师父失望啊!一定要不落下一个同修,形成整体。赶快走出来讲真相,救人。

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着眼大处 永不消沉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首诗讲出了一个道理,如果要想看清一件事情或一个东西,只有不在其中,才能够看的清,否则就会陷入一个局部或者某一个细节之中,甚至于难以自拔。

修炼人看问题,就是要从整体上去看,着眼于大处。比如我们看一个人,就不能够看他一时一事的表现,要看他的整个的人生过程,那么修炼的人可能就要看到他过去的历史,甚至于这个生命的来源。因为今天的生命绝大多数都是来得法的,所以这个生命今生干了什么错事,或者有什么什么不足,还不能完全否定这个生命,如果站在这样的角度和基点上去看人,就不会被人眼所局限,心胸也会更加的开阔,就不会陷入一些个鸡毛蒜皮的小事中纠缠不清。

修炼人不会执着于一时的安逸,看我们自身也是要站在一个久远和洪大的基础上来看。从宇宙的历史中我们知道大法弟子正处在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关头,我们自身也承担着巨大的历史使命——证实法、救众生。这就是大法弟子目前所处的位置和当下要做的事情。

而这一切之所以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大法弟子可以在正法中修炼,众生能够有得救的机会,那是因为有一个最大最大的背景,那是因为师父力挽狂澜,拯救旧宇宙于毁灭,是在这样的深远的历史背景之下,是在师父巨大的承受下,一切众生有了得救得度的希望。用佛恩浩荡是形容不了师父的慈悲的,我们就是用尽语言也无法形容,因为我们用的所有的语言都是过去的历史的语言,而在过去的历史中是没有这样的事情的,连天上的神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无法用语言形容。所以啊,所有的生命只要他是这个宇宙中的生命,都要感恩师父,因为所有的生命现在还能够存在,是因为师父给了众生机会。

那么大法弟子目前处在一个什么样的阶段呢?个人体悟已经到了正法的后期了,甚至于已经走到最后的最后了,可是很多同修却消沉了。这是个严重的问题。应该是象师父在《精進要旨三》〈致加拿大法会〉中讲的:“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越到最后越要学好法,越到最后正念要越足。”正法的形势突飞猛進,人间的邪恶在纷纷被抓或遭其它形式的恶报,可是有的大法弟子却松懈了,甚至于忘了自己的使命,混同于常人。

个人体悟这里面有这样一个问题,消沉也是旧势力安排的,但是大法弟子表面人的观念也会被利用。因为人的思想是很脆弱的,很狭隘,容易陷入一个死胡同里出不来。

比如说有的同修被强迫或者在酷刑中所谓的“转化”后,就失去了信心,甚至于破罐子破摔,那是人的一面对法理解不深造成的,其实你不管什么“转化不转化”,一定要向前看,吸取教训后努力在以后的路上走正。只要你能够想起法或者能够学法你就学,机缘难得,不要被那个旧的安排所带动。

还有的同修因为一件事情做不好就陷入到自责之中,甚至于长时间的陷入其中,那也是人的一面过不去,觉的自己犯了什么什么错,心里老是过不去。其实,只要你知道错了,找到原因,以后做好就行了,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无用的自责之中(这和正面的反思不是一回事)。

还有一种情况,这也是自己遇到的,自己在某一方面老是做不好,达不到大法要求的标准,一开始是后悔懊丧,决心下次做好,可是一段时间之后老毛病又犯了,这回信心就受到了挫折,感觉自己怎么好象不行呀?一段时间内严格要求自己,精進了一段时间,可是之后又错了,这个老是犯错,犯了自己感觉都没有信心了,自己都怀疑我是不是这块料呀?这个时候人就有点消极、消沉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明明自己一直想做好,可是怎么到关键的时候就不行了呢?自己一直在思考,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但是好在我想不明白就不想,还是继续做好三件事情,也许以后自然就明白了,关键是不要趴在那儿不起来。反复的摔跟头,我就反复的爬起来,决不放弃,尽可能按照师父讲的去做。

打个比方,马拉松长跑,有的运动员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位置(好比迷中修),是领先还是落后?但是他老是摔跤,这个奔跑的速度也不是很快(自己感觉不快)。对于这种状态有的人就觉的自己是不是不行呀,这个跑下去也没有什么名次了,渐渐的就消沉了,也不是很尽力去跑了,甚至于是在走了,心里想反正就这样了,有的人甚至于放弃了。

其实无论你觉的你做的怎么差,你都不要被带动,因为参加这个从来都没有过的“马拉松”项目的机会难得,以后再也没有了,那就尽力跑吧,跑不动就走走,等有力气了就再跑,就是这样坚持。

我想说的就是要尽力去做,不要以为自己一件事情或者几件事情没有做好就消沉,我们是处在极其特殊的深远的洪大的背景之下,我们处在这样一个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位置,你只要是这个“马拉松”长跑项目中的一员,你就是了不起的,不管你摔了多少跤,不管你觉的自己怎么不行,不管你觉的有多难,你都要去坚持到底,尽力做好。不要受那些个枝枝杈杈的细节的影响,无论你处在怎样的环境,怎样的条件,你都要尽可能的做好三件事,永不消沉。

讲真相、救人是第一位的。个人的感受、感觉都不重要,那么也就不要陷在其中,把个人的得失、成败、感受、感觉都放下,尽可能的修好自己、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也是在实践“先他后我的正觉”[ 见《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也许那些个让你消沉的事情就是旧势力的安排,你真的消沉了,恰恰上旧势力的当,所以要不计“名次”,不计回报,更不要陷在一时一事中出不来,着眼于大处,要超越一切人间的理,超越一切旧的安排,修出超越一切的意志,即使一直摔跟头也永不气馁,永不消沉。因为法难得!因为得度的机缘值得我们永远珍惜!因为大法的慈悲超越了一切!因为师父的洪恩足以让我们对未来永远充满信心!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从集体环境中看到的炼功和不敬大法书问题

一、注意炼功动作的准确

集体学法、炼功是师尊留下来的,我们大陆的环境,多数学法小组以学法发正念为主,很少很少集体炼功,有一次学完法,我说咱们炼一下功吧。一炼,发现同修的动作不对,去了别的学法小组,有的同修炼功的动作也不对,有的是老弟子了,炼功动作都不对。比如第一套功法,师尊的口令还没到“抻”,同修先纵一下全身,等等。第三套功法冲灌的时候,全身往上纵。第四套功法攥空拳,有的同修攥着拇指,“握球拧掌”交叉时两个手离好远,沿臂推时,没沿臂。还有第五套功法和师尊教的也不一致,建议小组学完法以后同修们炼炼功,互相纠正一下动作,如不对赶紧纠正过来吧,这可是大事情啊。

二、悟到大法书不是随便做的,也不是随便请的

与同修交流:敬师敬法我们是否真的做到了,大法书我们是否真心珍惜了。

我是负责做大法书的,看到周围同修的大法书中师尊的法像弄得脏脏的,有的弄得皱皱的,我拆下来的时候落泪了,对师尊说:“弟子有罪”,给师尊法像换了。写到这我又落泪了。有的同修的书中法轮弄得脏脏的,有的弄得皱皱的,有的弄得好多页都是墨水,有的弄得好多页都是饭、菜渣子,有的包书的那个皮脏脏的,有的用有图和文字的包书皮,有的撕坏了用胶布粘的,有的弄得油乎乎的,有的用笔勾画的,有的折角的,有的改字直接摞着写的等。有的说把以前旧的改过字的封起来,请新的,有的同修一个人有两、三本甚至四、五本还要请新的书,家里这一本那一本随便放。还有的同修请好几本《转法轮》,赶时间做好了,他请来后给了别的同修,说:我这有好几本书你看谁需要请,就给谁吧,不要钱。这几本书就放起来了,等着别人请走。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有些人的悟性就是上不来,有的人拿我的这本书随便勾勾画画。我们开天目的人都看的到,这本书看起来五光十色,金光闪闪,每个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我要说假话就是在骗大家,你那一笔画上去黑乎乎的,你就敢随便往上画?我们在这里干什么?不是带你往上修吗?有些事情你也应该想一想,这本书能够指导你修炼,你想他珍贵不珍贵呀?你拜佛能不能使你真正修炼?你很虔诚,不敢碰那佛像一点,天天给它烧香,而真正能指导你修炼的大法你却敢去糟蹋。”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还讲:“那部法可是造就一切洪大穹体无量王、主的,那是一切宇宙生命与各种因素的存在的保障,其中包括小小的你。”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开示:“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你们要是对师父不尊敬的话,按照宇宙的理讲那是错的,那么旧势力就会因此而钻空子毁掉你们,它们抓到了最大的毁掉你们的把柄,因为它们看到了我度你们的整个过程。”

下面请听海外青年大法弟子的文章:修去一切执着 不停留在表面精進

我是一名“九零后”弟子,小时候曾经听家人读法,在自家阳台上天目看到星球重组更新的宏大景象,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很遗憾后来家人因迫害不修了。直到二零一零年,我才正式走入修炼。我想把自己这两年的一些修炼体会分享出来。

一、若不是救人需要,断绝一切常人网站、社交媒体

我发现我只要是出于消遣而看常人的网站,发正念时会看到一些妖魔鬼怪在空间场内,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清除。平时思想业力也会增加,常人观念变多,容易犯困。

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这个社会已经乱了,那个网已经是什么不好的东西都搅在那里,简直是象魔鬼一样,在周转着,什么东西進去都搅在里边、混在里边扰乱社会、人心、道德、传统,改变着人的生活状态,鱼龙混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那么法轮为什么不保护你呢?给你了,就是你的东西,受你的意识支配。你想要的谁都不管,这是这个宇宙的理。”我想,常人写的东西,充满了名、利、情,可能有附体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把这些东西装進空间场,就和吸毒一样,如果在眼前放一堆毒品让我吸,我肯定不会,那为什么另外空间的毒我就不在意呢?

于是我禁掉了微信朋友圈一段时间,业余时间就学法,听明慧交流,看《九评共产党》。发现修炼状态大大改善,思想业力少到可以控制,发正念、炼功可以入静了。学法时,也能入心,经常看到新的内涵。

个人体悟,保持自己空间场的干净,对自己修炼和众生负责是一个往高层次修炼的基础,很多事情看上去是小事,可是你知道你点开一个网页,会给自己空间场带来多么不好的东西吗?这些会污染你自己的众生,等于给自己加了难,也会给正法修炼造成不必要的难度。如今,我已可以保持自己完全不看常人网站的内容了。

二、不错过有缘众生

我是上班族,如果不加班,下班后我会去景点炼功或讲真相,周末也会去唐人街发资料和讲真相。有次在景点,一个游客说,我去过好多国家,第一次见到这么年轻的炼法轮功。我觉得青年大法弟子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是很有必要的。

师父在《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对我们的要求是:“再有,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每天我会带不同种类的真相资料在身上,期待今天师父又会给我安排几个有缘人?

走路上、地铁里遇到的中国人或游客,我会热情地上前打招呼,送资料或从聊天过渡到讲真相。

朋友叫我去参加活动,遇到一大群新朋友,以前性格害羞的我,自从为了讲真相创造机会,就会主动去结识新朋友,如果没时间讲真相,就会留下联络方式,下一次约他们出来聊天时讲真相,因为只要我遇到他们,就有救度他们的责任。有位朋友说,如果不是遇到我,只是在街上遇到法轮功学员,可能她不会重视大法真相,而我是她身边的人,讲真相她会重视,也感到震惊。几年来,我与许许多多的留学生、白领、工人等不同阶层的人深入地讲过真相,不少人选择了三退,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

一次在机场等候时,看到远处一个男生在看我,我觉得不是偶然的,便鼓起勇气走到他面前,告诉他,他和我的一个老朋友长得很像。一问才知道他的大学就在我的家乡,最近是来海外大学交流学习的。由于时间有限,我直接讲:“你们出国有看国内封锁的消息嘛?有没有听说过法轮功的真相啊?”他说:“最近我刚好在看这方面的事情啊!”因为时间不够,我们告别后,回家继续通过手机联络,他问了我很多问题,也看了一些真相视频,但是一直没有同意退党。直到有一天,在锲而不舍的讲真相下,他说,他感动了,他这就去退党。后来,他说,他回故乡拜访了邵雍的故居,看到了刻有梅花诗的碑,很有感触,在国内这么多年都不知道这诗啊。

一次,我在公交车站看到一位女士在看站牌,一看打扮就知道是中国的。于是上前和她打招呼并说我可以帮您指路。在和她短短十五分钟的接触中,了解到她是一位昔日同修。因为有急事要走,我们互留联络方式,回家后,我约她出来,约了几次她说感觉行程紧没空。但我心里相信我是一定要唤醒她的,她终于答应一起出去走走。我打印了明慧网上劝昔日同修回来的资料。见面后,寒暄了一阵,我便讲起了真相,渐渐发现她对迫害真相都不怎么了解,只是知道当年莫名其妙不让炼了,她还是有想修炼的心的。她看了明慧资料,看到她迷茫的眼神,我哭了,觉得她好可怜。下午,我又劝她去我们当地的集体学法点看一看,又劝了半天她才勉强同意。在整个过程中,我对她提出的什么要求都尽量满足,宽容,善意地对待她,并鼓励她。参加完集体学法,她和我说,你已经做了你该做的,我能不能走回来,看缘份吧。这才知道,原来第二天她就要离开了。临走前送给她一本《转法轮》。望着她远去的身影,想到她未完成的誓约,想到师父的期盼……真的不希望留下遗憾啊。

一段时间过后,她联络我,并说,一直想谢谢我,她追悔莫及,希望尽快赶上進程。听到她已经在讲真相劝三退,很坚定地在正法修炼中了。我想,如果当时我没去和她搭讪,如果我没坚持要抓住她在本地的最后一天和她见面,如果没坚持带她去大组学法……后果会怎样呢?很多事情,师父交给我们去做,我们没去做,或者没有坚持、全力以赴地去做,也可能是犯了罪啊。

一次,在餐厅吃饭,对面坐着一个本地的老年人,看上去有点寒酸。因为平时面对中国人是人人必讲,对本地人,有时候就没有那么重视了。我想到师父的要求,知道见面一定是有缘,需要救度的。还是决定开口,于是搭话说:“您买的这个饭好吃吗?”我们聊开了,才知道他原来是我大学里院系的创始人,是专业里人人敬仰的教授。如果在大学里,我是很难有机会和他交流的。在这样一个餐厅轻松的氛围里,我告诉了他大法真相。才知道他不是完全明白中共的邪恶,并说宗教很容易被人利用。我说,如果一个宗教教义不明确,可能有人会曲解,误导他人。大法书有四十多本,里面师父有详细规定我们不可以参与政治,不可以投靠外国政治势力,违背的人,就不是法轮功学员。后来,他明白了。他曾经在美国留学时参加过冥想打坐的俱乐部。对学习大法有兴趣,把他的邮箱给了我,我将大法的网页发给了他,他表示感谢。

三、朋友前后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我和一位新认识的朋友讲真相。一次面对面讲真相中,她接受了,说回家想想三退化名再告诉我。回家后,我在手机上劝她退,她却不同意了,我又发了很长的信息多次劝她,其中有说希望你得到神佛保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果真的没用的话我不会当成一码事和你说的,语气较为严肃。没想到她说:“突然觉得你很恐怖”,“原来我不了解法轮功,遇到你有点了解,我不排斥,但现在很排斥”等等话,说完就把我拉入黑名单。我本想再发一条信息劝说她,信息已经发不出去了。

我有点懵,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向内找,发现我在救这个女生的过程中,慈悲心不够,目地心、急功近利的心太强,在给她发的讯息中,一味地劝说,虽然语句看上去都是平时讲真相的内容,但我发现当时自己发送的时候并没有发正念,而是象套公式一般把真相发出去,做得很表面,而且语言不够善,有点想强制改变她让她退的感觉。

我再细想,在和这个女生见面的时候,她向我讲过一件事,说她平生最讨厌别人硬拉她做事,说她曾经遇到一个向她推销保险的人,她说过不想买但那人还是不停地劝,她因此而生气的事情。

我想,为何当时发信息时就没有多想呢?明知道她是这样性格的人,还给她发好几条很长的信息劝说她三退,她不同意退,可能是因为对真相了解不彻底,我如果再与她见面聊些其它方面的真相再绕回三退,不是更照顾到她的性格吗?我感到很后悔,甚至掉了眼泪,感到做事情太粗心又急功近利把众生推了出去。我还与其他同修交流此事,希望大家不要重蹈覆辙。我解体清除自己空间场里的党文化因素,包括急功近利、强制改变他人的心、急躁心。

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这个女生主动解除了我的黑名单,还邀请我加入一个群,参加一个认识新朋友的社交活动。我想可能是师父慈悲又给众生机会。于是我较配合她在群里和大家打招呼,后来,她叫我参加一次休闲活动。我知道我必须去,挽回她这个众生。见面后,她的态度非常好,好像之前的事情都烟消云散了。她竟主动提起三退的话题,并说,你帮我退了吧。我心里既惊讶又欣慰。我没有多讲一句真相,她的态度竟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我悟到,也许是因为我向内找,心性提高上来了,达到了标准,旧势力不再阻挡,众生就自然得救了。

当天活动中,还认识了一位很有缘份的女生,她后来请了本《转法轮》阅读。

在海外面对面救人很方便,可我经常梦见我的家乡,我的昔日同学们。甚至久未想起的同学,也会在梦里想起,点化她们有的要得救,有的要得法。有一次,我梦见,我曾经的同学们被我关在门外挨冻。还有一次,因为我对我的高中同学起了负面想法,认为他们党文化重,我梦见我的同学们都在一个大房间里,而我自己躲到旁边的一个房间,只和几个关系较好的同学在一起,我醒来很吃惊,觉得我不应该让思想观念阻碍他们的得救。不和他们接触怎么有机会救呢?

从几年前开始,我会把最近想到、要救的人的名字记下来,然后一个一个联络他们,有的是网络上讲真相,有的是打电话讲真相。从聊近况,中国的现状,国内外对比开始,渐渐切入讲真相。大部份我联络到的昔日同学都明白真相三退了。

四、在唐人街发资料,发正念后,资料接受率达到九成

曾经,每次在唐人街发资料,接的人少时,可能会向外找,说是不是因为真相资料的标题不吸引人?或者认为自己修炼状态不好,今天学法不够,就承认了这种不好的场了。渐渐的,我悟到应该用正念思考问题,应该对真相资料完全抱着正念,大法弟子的真相资料,比任何一份常人的资料对众生都是有益的,都是众生得救的希望!于是不再去用自己的观念去衡量真相资料的内容、标题。

一次发资料,一连走过几个人,要不摆手要不摇头不接,只有三成左右的接报率,如果以前,我可能会承认,都是我的修炼状态不好造成的。不过这次,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并一直坚持发,否定旧势力阻拦众生得救的因素,并坚信我的状态一定会好起来的,渐渐的,我感到自己被能量包围,我向迎面走来的众生发出意念:“接资料吧,这是救你的!”只见有的人摆摆手走过去几步后,又回头来拿报。有的人在远处摆手但靠近我时伸手拿报,有的人一开始不要,但我向他微笑并用正念说出“拿着看看吧没事的”,就拿了。我感到正念的能力巨大。渐渐的,接报率达到了九成,场完全开了,后来来的同修也说,今天场真好,拿的人真多。我知道是坚定地相信发正念的作用,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在鼓励弟子。

五、面对面讲真相,众生的各种不好的表现都需要向内找

在面对面讲真相过程中,遇到众生的各种不好的表现都需要向内找,那都是对个人修炼不足的提醒。当别人夸我:你口才真好啊,我们都不如你讲得好,但却不愿表态三退时,我知道是我证实自我的心太强了,想用自己讲的道理说服对方,而不是句句慈悲,句句打到众生心里。当众生说:“你们是不是拿钱的”,我会在向他们澄清的同时想,为什么我会让众生这样看呢,是不是我还有做事心,求功德的心呢?当有人说:“小妹妹啊你这么年轻被骗了吧”。我会想是不是我信师信法不够坚定?在景点讲真相的信念不够坚定?当众生对我的话表示怀疑时,我会想是不是我最近修真方面没做好?当众生总想和我谈论常人话题时,我会想自己的这些常人心有完全去掉吗?为什么没有让众生明白的一面起主导作用呢?

一次在发资料时,看到迎面走来一个男子,心中动了一念,长得好清秀啊。只见他向前走不久后又折回来,直接找到我问我要电话号码,还说你有没有男朋友?我摆摆手走开了,感到非常羞愧,也惊讶这样的事情很久没发生了,也就是刚刚动的那一念,天地尽皆知啊。这是很明显地展现给我看了,修炼人把握自己的念头有多重要。

六、不能只是表面精進,不能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掩盖执着心

师父的《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发表后,我问自己,以我这样的状态修炼下去,究竟能不能兑现誓约?究竟能不能圆满?我是那个需要往前追的学员吗?

没过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幸运地坐上了一列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火车前行过程中,每到一站会短暂停留一会儿。到其中一站时,我看到车厢外有卖茶叶蛋的,就下车去买,想着一会儿就回来。没想到,却没来得及赶上火车,火车开走了,我非常着急,在后面追,却越来越追不上了。我看到铁道附近有各种妖魔鬼怪迎面而来,而经过山洞时,火车很容易过去,而我却要攀爬附近的围栏等方式绕山路甚至冒着危险才能过去,耽误时间又辛苦。此时心里更后悔,更想要是在火车上多好,安全,稳定,和其他同修都在一起……

醒来后,我很震惊又难过。我知道我是需要奋起直追的人,同时我悟到,脱离正法進程的时候,旧势力的干扰不断、魔难重重,以为可以在火车暂停的时候买个茶叶蛋再回来,也就是以为放松自己,满足一下执着,还可以赶得上火车,但可能一个小小的执着都可能让我脱离正法進程,因为时间非常紧,一点放松都会影响到很大的事。

一年来,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安逸心、争斗心、求名心、执着自我的私心,也一个一个找出尚存的对人世间的物质利益放不下的执着并严格修去,还发现了我以为自己比周围同修做事多就是精進了,对执着心时有放纵,没有时刻以高标准要求自己,也是对正法修炼理解的不够。我通过学习师父讲法并重新明确修炼的意义和自己的使命,把向内找实修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同时,我突破了每天去景点炼功和讲真相,几个月来,我的状态提升了很多,思想清净,对人世间物质利益看得很淡,达到经常能保持较强正念的状态了。

我曾陷入因名利引起的魔难中。一年前,有一个新的项目,听说老板让我的同事领导我来做。我执着于能力,看不上我的同事,觉得这个项目让我来领导比较好,可以做得更好。以自己是在为公司负责为借口,再加上自己对于这个项目较有兴趣,故动了妒嫉心、有求之心,而且有一段时间都没有及时去掉。后来,老板真的决定项目改成我来领导,我的同事暂时忙其它项目。一开始,我以为是证实大法的机会,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出来,让同事看到大法弟子的优秀和出色。渐渐的,我发现掩盖得很重的名利心,而且随之而来的是更长时间的工作以及加班,甚至有时加班到半夜。在取得了一定的工作成绩,得到了老板和同事的称赞时,我却觉得怅然若失。因为加班,影响了做三件事的时间,修炼状态下降了。我这才意识到,是不是被旧势力偷走了时间?我不能承认它。我深入找自己的名利心并一点点去掉它们,决不能用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掩盖名利心。

逐渐的,放下事业心,我的老板找我谈我的新年愿景时,我发现对升职不升职一点想法都没有。逐渐纯净自己的心态,工作的基点完全是为了公司负责,为了客户负责,为私的因素越少,智慧就越多。也许是功名心真的放淡了,逐渐的我不需要加班了。本来计划中需要非常繁忙的两个月,却因一份重要的数据没有出来,很多工作我都不需要做了,而我每天准时下班,去景点炼功、讲真相,良性循环。说来也巧,公司刚好有班车接送我们去景点附近。有了大量时间做三件事后,工作也没耽误,还收到了之前老板给我发的信息称赞我的工作做得好。

事业心虽放下了,名利心还有更深更多的体现。作为从小在中国教育体制下长大的好学生,我当常人时的性格都有些扭曲。事事都想争先,争第一,表现好,不服输,也爱听别人的夸赞,执着于能力,爱面子,爱显示,也会妒嫉比自己强的人。在修炼中,有类似的表现。

有同修说我“看起来很精進”,是啊,我总是冲在第一线,讲真相,救人。但有时我讲真相时,会掺杂目地心,希望对方退,好言相劝时也不是发自内心的真诚,好像是希望成功,不希望失败。对方没有明白真相三退时,心里会动心甚至消沉。我有时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治不好病时垂头丧气,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吗?”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讲:“那不是出于慈悲心,他那个名利心根本就没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来。”我觉得我的状态应该也是名利心的体现,故慈悲心不够,讲真相效果打折扣。

有时,工作或者常人的事务占用了我讲真相的时间,我心里会有点急躁和抱怨,觉得他们占用了我讲真相的时间。转念一想,我这时的心态已经不符合真善忍了,已经偏离宇宙特性了!为何看似冠冕堂皇的,把讲真相放在很重要的位置,还会产生负面情绪呢?我想这也是一颗利益之心在作怪。我把我心中的安排、我想做的事情看得太重,潜意识中是自己利益的一部份,而没有处处都先考虑别人,其实那些常人事务也需要我的帮助啊。

在同修之间的求名心,体现在,希望别的同修认为自己精進,不希望自己落入不精進的行列,喜欢说自己做得好的地方,不提或者少提做得不好的地方,说话夸大其词,爱显示自己悟性好,显示自己救的人多等等。同修在身边的时候会表现地很精進,一个人的时候就比较懈怠等等。由于我的显示和求名心经常在潜意识中就出现,修炼中经常需要主意识很强地否定和排斥它们。主意识就像一个守门员,有不好的想法冒出来就要立马否定它,有时候很艰难,不过经常柳暗花明又一村。经常主意识告诫自己,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我怎么可以拿去显示?显示和求名心就是偏离宇宙特性“真”,顶多骗得了人,但是骗不了神。救度众生都是师父在帮,我只是动动口动动腿,我的能力也都是师父给予的啊。有时严肃地告诫自己:“显示就是对师父不敬”。

结语

有时候,看着这纷纷扰扰的世间,就像一张纸片,另外空间的真相虽一捅就破,却蒙住了世人,蒙住了不精進时的我。虽然我是青年大法弟子,但我知道我在这个宇宙中的岁月很长久了。生生轮回转生,很多事情都经历过了。不可以把自己限制在充满年轻人观念的人的躯壳中,而在做三件事上打折扣啊。世界上诱惑那么多,得有很强的自制力,时刻将自己溶于法中,多学法,快些改变人的所有观念,才能在讲真相中发挥更大的力量,才能让师父更好地用我们,不负自己能赶上宇宙重组中助师正法这无比光荣神圣的机缘啊。

师父把神的力量赋予了我们,我们再抓着人的东西不放,是不是对神的亵渎呢?将来要成就那么高的果位,这样的事情多么严肃呢?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更严肃。常人中的一切都是幻象,在百年之后什么都不是,而我们承担的是与未来宇宙大穹的永远息息相关的使命,不敢不认真对待。

以上仅个人层次所悟,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做一个闪耀光芒的法粒子

我今年三十八岁,二零零七年冬天,偶然的机缘在火车上结缘一位道家高人,她用手在我的脖子上摸了摸,马上一股能量从颈部通过,十分舒服,那道人还展示了宿命通功能和遥视功能,让我从小的无神论思想受到了强大的冲击。

我开始思考特异功能和人体科学现象,但是也没搞明白怎么回事,但是这时的我从一个无神论者变为相信神佛的人。二零零八年十月,我有机缘再次去亲戚家看了《转法轮》,这次我一下明白了曾经一直在思考又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明白了特异功能现象、遥视功能、宿命通功能是怎么回事,从此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在修炼路上跌跌撞撞的走过了八个春秋,在师父的呵护与点悟中走过来,师父净化了我的心灵和身体,使我修炼中逐渐的成熟,跟上正法的進程,走在回家的路上。

一、大法威德救世人

我在法中知道了当今的人生命来源很高,集中了各民族各个历史时期的王,要全力救他们。

我讲真相经历了从不会讲到逐渐成熟的过程。刚得法时,工作之余就去救人讲真相。那时候我也没有真相资料,就是用一颗纯净善良的心去讲,那两年修炼挺精進。之后的六年修炼中,工作忙起来,没有突破自身惰性,没有把救人放到第一位,没有平衡好修炼与生活,状态和救人效果都不好。直到最近的一段日子,才从新找到了修炼之初的感觉,每天都平稳着讲真相救人。

在我之前六年时间里,工作忙,多次因为讲真相失去过工作,我从不后悔。但是下班后出去讲真相的次数不多,渐渐的就不太精進了。我是计算机专业大学本科学历,我对打印机和电脑很熟悉,上网也方便,可是我没有及时悟到建资料点做资料,浪费了六年时间。直到最近师父讲法一再告诫我们要抓紧救人,兑现誓约,我突破经济困难,购买了打印机,自己打印资料和光盘,每天都出去讲真相,状态也越来越好。

刚得法时讲真相,直接就问:“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吗?”让世人觉得是在和邪党斗,不容易让人接受。现在我的做法是:下班后在公园里去讲,发现如果有人闲着,我就递过去一本明慧期刊《真相》说:“你好,看看《真相》,里面讲的都是真事。”对方接过后,接着说:“现在一些新闻是假的,前些年电视上讲法轮功在天安门自焚的事就是造假……”这样讲下去,开好了头之后就好讲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不管你走在街上也好,在单位、在家里都可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在你的场范围之内的人可能无意中你就给他调了身体,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人的身体是不应该有病的,有病就属于不正确状态,它就可以纠正这种不正确状态。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可能有人想骂人,突然间改变思想,不想骂了。”

我悟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所带的场是能影响环境,能改变人的思想的,我们讲真相就是消除世人思想中毒瘤的过程,世人表态后就决定了生命去留了。我从小生活在国企环境,我觉得对于从小在城里、或是国企环境中生活的人来说,救人有时真的很难,我悟到讲真相要由浅入深的、多方面的去做、多次的坚持不懈的去做,要用心和方法并精心安排。

拿我来举例子,我能够得救、得法是多么不容易,是师父的良苦用心与精心安排:

我在华北油田(国企)长大,邪党对国企人们的思想控制是极其严的,从小学到大学的无神论的强制教育灌输。九五年上高中时,学校操场每天都有很多人炼法轮功,当时很向往,但是那时高中学习紧,父亲学什么特异气功治病,没结缘大法,父亲带着我练过一些功,最后父亲啥都没学成,放弃了,我也一直没有進入修炼。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作为学生我并没在意这场迫害,直到二零零零年,我在大学暑假期间,有机会在亲戚家看了《转法轮》,但是那时候觉得书的内容看不太懂错过了机缘。那时候全国的高校禁止炼法轮功,我们也都听信了电视新闻里的造假宣传。二零零五年,我已经参加工作,一次收到一封大法弟子发给我的讲真相的电子邮件,在邮件内容的链接中我看了大纪元网站的《九评共产党》,并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十分震惊,并在看完《九评》后在网上声明退出了共产邪党。

回顾我的得法过程,前后经历十三年,这其中师父良苦用心和精心安排,破除了我一个又一个思想障碍。我经历了学生时代对修炼的向往,亲戚同修的帮助,大法弟子网上讲真相,以及巧遇道人经历,最后有机缘再看《转法轮》,走入大法修炼的过程是多么不容易啊。

我悟到我们能救下一个人,也是许许多多的机缘才能促成一个人的得救,这其中都贯穿的师父的苦心安排,而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发挥了一个法粒子的作用。所以,救人不是一个人的威德,而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这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

二、在救人中修心与升华

有一次给一位老大爷讲真相,当时天空晴朗微风,我的心态纯净平和,瞬间感到一个无比美好天清云淡无限宽广的境界,讲完真相分别时,老大爷情不自禁的对我说:这么好啊!他的表情充满愉悦。这是大法造就的美好生命的体现。

有一次和一位退休老人讲真相,讲到共产党造假宣传,抗日战争的主力军是国民党的时候,情绪激动,声音颤抖,退休老人顿时感到我太激动了,说我不要对社会那么气愤。回家后我发现我在讲真相的时候心情激动就是心态不平静,没有达到法的标准,于是,我在心中要求自己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心态保持平和、平静、清净。

在以后讲真相中用慈悲祥和的语气和心态,发现效果很好。这使我体会到讲真相和提高心性是相辅相成的,我们要学好法并按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才能救更多的人。

三、师父的鼓励

有一次,两个大学同学从外地来我家玩,他们都是我大学的好友,我想不能错过讲真相的机会。我精心安排了他们的行程,带他们在本地旅游,一起踢足球重温大学时代的感觉,大学时我们都是学校足球队员,我现在良好的身体素质让他们很是羡慕,展现了大法弟子的风貌。

晚上回到家中,我给他们播放了《神韵》光盘,他们提出了一些疑问,我耐心的一一解答,他们十分认同,一个同学同意退出了党团队马上就感到身体很轻松,另一个同学突然插过话发自内心深处的声音:度我……度我……让我感到十分震惊,那是世人内心深处求救的声音啊!正如师父在《洪吟三》〈唯一的希望〉中所说的:“大法徒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那天晚上一直聊到午夜两点多才睡觉。

第二天,同学要走时,我买了六袋酥糖(当地特产),我们一起吃了一袋,两个同学各带了两袋,还剩一袋酥糖放在家里。等我送走同学回来,发现酥糖由一袋变成了两袋,我不明白多出来的一袋酥糖从哪来的?转念一想,我知道了,这是师父对我鼓励,让我多救人,修炼就是这么的神奇!

四、机缘一失不复来

这也是我经历的一个发人深省的教训。

二零一五年九月,我单位要求签《保证协议书》,协议书中诋毁法轮功,要求必须签字,我拒绝签字,丢掉了工作。

失去工作后我暂时住在一个小学同学A那里,他开了个理发店,三室一厅的房子,就他一个人,我就暂时住了一段时间,我寻找机会给他讲真相,希望能救了他。因为小时候我们关系很好,也是缘份让我和他共同生活一段时间。生活中我发现他的性格倔强,十分封闭,对我看不顺眼,总是找茬,我没有在意,也许是以前欠下的业力。在我和他聊天中,我发现真相很难讲下去,他满脑子都是炒股啊、挣钱啊、喝酒啊,加上我当时正念不足(状态不好病业反应强),讲了几次后我想给他讲不通,就放弃了。在他那住了两个月后我搬走了。

转眼过了年,今年九月初,一天下班突然听同学说A死了,因为脑梗死的,当时在家发现时身体已经凉了,送到医院已经不行了。我听到后惊叹,A刚刚四十出头的岁数就死了,丢下一家老小多可怜。我往深里一想,明白了一段师父在《洪吟三》〈唯一的希望〉中讲的法理:“大法徒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上天安排机缘让大法弟子去救他,大法弟子没救成最后放弃了,之后上天就开始收人了。所以,我们大法弟子一定要修好自己才能救度世人啊!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如果我们大陆的同修每个人都能在和世人接触时不忘把三退的福音传递给对方,那如今的三退人数远远不止是这个数字。曾经有这么一件事情:有一个同修家里的灯泡坏了,需要买三个灯泡换上,她就分三次到不同的店里去买。结果不但救了三个人,还顺便把灯泡买了。很多同修都有常人的工作,还有的老年同修帮忙儿女带孙子、孙女,说出去讲真相的时间很少。其实我觉得讲真相不一定非得特意地、专门地安排时间去做。只要我们把救人这件师父交代的任务真正的当成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神圣的使命,就会做好。
    ——《再谈讲真相真的不难》

◇以前学法总是犯困,感觉即使认真学也不入心,而有时甚至感觉不是自己在读,当自己注意到并想努力去学的时候,还很费劲。我知道,这个背后一定有个不好的东西在阻挡我学法。于是,我就针对这个生命不断的发正念。突然有一天,当我再学法时感觉头脑特别清醒,而且学法又特别入心,这时看的法都是全新的法理。法理讲得明明白白,同时也清清楚楚的告诉我们该怎么做。学法时完全被法理所溶化,那些不好的思想刚反映出来就立即被清理了。这时没有了一点自私的心理,反映出的全是为他的心。
    ——《一切都从法中来》

◇通过揭露没有理性的恶人来震慑邪恶,很多地区都在做。那为什么有的能有效,有的却招致更大的迫害?我想这个问题应该好好想一想。如果带着怨恨、“治谁一下子”的心,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阻挡、破坏。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告诉过我们:“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我们不向内找,反而把环境不好的原因归咎到一个常人官员身上,这不是向外找了吗?而且把常人这个空间看得太实了,忽略了背后真正的原因。
    ——《探讨为什么本地环境一直不好》

◇常人网络,特别是中国网络都充斥着邪恶的流氓因素。表面的因素这里不谈,我是指那些文字、图片、音视频背后的邪恶因素。这些因素在人看它们、甚至只要一想看、还没看时,就急不可耐的往人呼吸道、脸上、甚至其它身体部位钻了!修炼人是可以明显感觉到的。由于宇宙在正法中,三界内钻在网络里的这些邪恶因素为了存活,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拼命的想找可以暂时存活的地方,那么人类身体、特别是大法弟子的没修好的身体就是它们最想钻進去的地方。所以修炼人千万不要去看这些网络,世界上绝对纯净的网络只有大法弟子的网络,比如明慧网等网站。看这些纯善纯净的网站才对人有好处。其实修炼界都知道人看什么、听什么都是在往身体里装东西。
    ——《不看肮脏的常人网络》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