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2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80 期 2/2

发表日期: 2020年10月26日
节目长度:55分5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5,063 KB

52,46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0年10月22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80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静心学法 溶于法中
从“恐惧心”中找到“情”的缠绕
注意同修情
家属的正气震慑邪恶
修炼交流摘录


静心学法 溶于法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8/静心学法--溶于法中-413877.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静心学法 溶于法中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八日。

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我十四岁。到如今,我已经修炼二十多年了。我是开着修的大法弟子。

二零一九年,我有将近半年的时间学法懈怠,没有做好三件事。十月,我连续两次在睡梦中看到房间的门和房顶象筛子一样漏着光。醒来后,我赶紧向内找原因,意识到自己有漏了。

从新开始学法的时候,一直无法象往常那样正常的学進去。我就坚持着,一段一段的慢慢看。不知不觉中,才逐渐的好了一些。但心中杂念依旧非常的多。我就继续不断的排斥杂念,以便达到思想集中、静心学法的目地。

连续学了两个小时,依旧没有意识到自己哪里出了问题。思想负担也沉重起来,甚至有些烦躁和不知所措。毕竟,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情况。我很是着急。赶忙告诫自己:“不能这样!要顺其自然。一时找不到不要紧,把找问题的执著心放下!静心学法!什么执著心都不要有。”

我停下了手中所有的事情,全部业余时间都用来学法。除了《转法轮》每天学一到两讲之外,各地讲法从头开始学起。每天学法四、五个小时。有时因为思想干扰太大了,为了保证学法质量,一讲能学四个小时。

我坚持了二十九天,执著心找到了不少,心虽然宁静下来了,可是根本问题却没有找到。

第三十一天的那天下午,我与一位同修交流。我无意间说了一句话,却突然看到师父的法身在边上严肃的看着我。我猛然意识到自己这句话肯定有问题,赶忙认真回忆自己说了什么。这才意识到,我说那句话的时候,觉的自己很了不起。我一惊,这不就是自以为是吗?!而且还是这么强烈的自以为是。怎么以前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有这颗心呢?!

找到了自己有漏的原因,我踏实了很多。在师父的点化下,这颗心终于被我揪出来了!以后,我要更加注意和排斥。学法不敢懈怠。接下来,只要脑子里有想要显示自己或者自以为是的想法,我就排斥、自我反省。

但“自以为是”的心被我发现后,也就两三天的时间,我脑子里开始有嫉妒、是非、自以为是、挑拨、显示等等十分肮脏和龌龊的想法冒出来,并且企图主导我的行为和意识。我与同修交流的时候,同修们都认为这是思想业,但我不敢十分确定,因为这个思想的强烈,不同于以往我经历的思想业,而且这些不好的念头是从我身体深处发出来的!

不管是不是思想业,只要是不好的东西冒出来,我就一概排斥和否定。并且不断加强自己的主意识。

过了四天,我刚上公交车,又是一个十分坏的且很龌龊的念头跑出来。这个念头是从我很深层的某一层身体闪出来的。因为我正在走动,它使我的身体瞬间象被冻住一样的骤然一停,它竟然控制了我的行为。虽然只是一瞬间,我立刻警觉:“不对,它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思想业力!这是整整一层很不好的身体啊!”

察觉出这是一层身体,但我不知道它的来源。

因为我的身体竟然被瞬间控制,所以心底产生阵阵的不安。我告诫自己:“不要害怕!静心学法!主意识强一些!总有办法解决。”

当晚,家里突然断电。为了不耽误学法,我点起蜡烛。邻居来借蜡烛,我给邻居讲了真相,送她出门。之后,我回屋继续学法。就在刚学了没多久的时候,又是一阵嫉妒、是非、自以为是等等龌龊的想法袭来,我强硬排斥掉之后,惊奇的一幕发生了——

因为屋子里光线非常暗,在靠心脏外延的位置为起点,沿着这起点,离外表六、七厘米的地方,象走马灯一样的接连亮起一条光带。绕身体内部轮廓一圈后,与起点对接成一条光环。这层隐藏在我身体范围之内的身体,宛如深夜中被加了LED灯的广告牌,毫无遮挡的完全展现在了我眼前。亮了几秒之后,随即消失。

我低下头,愣愣的看着这层亮起来的身体,我终于看清楚它了!意识到这层身体的本质是私、“自以为是”,是为私的身体中的一部份。在我要去掉“自以为是”这颗心的时候,把隐藏在身体里的这层私的身体挖了出来。最近出现的这些不好的念头的根源,全部来源于私的这层身体。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强的私心呢?!震惊之余,不禁有些发懵。

从这天开始,我明显的感觉到这层私的身体在不断的往身体表面推進。每天都能感受到它往外扩大一到二厘米。随着它不断的外扩,嫉妒、是非、自以为是、挑拨、显示等等各种不好的念头,更加强烈的出现在我的思想中,让我更难以区分真我的思想。但我明确知道,这些思想不是我。

与此同时,我更加坚定的学法。对于这些外来的思想,我尽着自己最大的能力排斥和消灭。但我心里明白,这层身体一旦推到表面,我恐怕将承受更多,且更容易被它影响和带动。其间,我尝试了很多办法去抑制它,但收效微弱。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主意识强。绝对不能被它控制。有法在,一定不会有事!”我鼓励自己。三天后,这层身体推到了我身体的最表面。与此同时,嫉妒、是非、自以为是、挑拨等各种念头更加肆无忌惮的想要控制我的思想和行为。

而且,它到了最表层,我所有的想法,都要通过这层身体传出来。所以,几乎我的任何想法都变得不纯了。举个例子,我和朋友去吃寿司。一个盘子里有两个寿司,其中一个比另一个多了两个玉米粒。而我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我要吃这个多两粒的!”此念头一出,我的筷子几乎不由自主的顺着这颗心去夹了那个多两个玉米粒的寿司放到嘴里。等吃到嘴里,才猛然意识到——我又顺着这颗不好的心去做事了。

又如,回到家,在客厅换鞋的时候,楼道里响起脚步声。正常的情况下,我根本不会在意。但因有了这层纯私的身体,竟然下意识的趴在猫眼上,看了看楼道里的人!思想里想的是:“看看能不能抓住谁的小辫子!”这个行为和思想,是我在理智或非理智状态下都绝对不会有的。

这两个例子,说起来挺好笑,但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其实很震惊。种种表现证明,它绝对不是我!我生命的本性,就从没有过这么龌龊的想法。可既然出现在我的身体里,想必与我是有关系的。一定要寻找到这层身体的出处。

这两次的身不由己,让我更加警醒。后来,只要思想上再冒出任何不好的念头,我就主意识更加强烈的用正念对抗。比如,它想让我做什么,我全部都用法的标准理智清醒的做出我该做的行为。并且将这些想法当做笑话讲给周围的同修或朋友。

同时,这个为私的身体,会竭尽全力的阻碍我将这些龌龊的想法讲给大家。它表现出来的状态,很象是我的执著心,它想控制我,让我就象去其它那些心一样的不想割舍它。

这让我更加确定,它不是我。

但有些时候,我几乎分辨不清这东西究竟是不是我,因为这层身体有着与我完全一样的大脑结构。当它发出恶念时,可以轻易的与我的大脑重合,并且不断主导我的思想。“不对!那也要否定!这么不好的观念,显然不是我!”我不断的告诫并警醒自己。一边排斥,一边学法。一讲法学下来,四个小时。非常累。但那也坚持,不敢放松。

学法时,我突然动了一念,“这个关,过的挺奇特的。应该整理出来,发给明慧网。”这时,那层身体在我身体里恐惧的颤抖了一下。紧张的自言自语:“哎呀,她要是真发到明慧网上,那大家不就都知道我是害人的了吗?”

我因为正在专心学法,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又学了一段法,猛然意识到:“它为什么这么说?它害怕曝光?因为它很可能还在害别人!或许我这个问题还挺有代表性的,应该将这个经历整理出来发给明慧网,让更多的同修借鉴和警醒。”听我这么说,它更加害怕。在我体内就象泄了气的皮球,迅速缩了回去,变成了之前的大小,并且不再那么强烈的干扰我。

安静了两天。第三天,这层身体趁我学法的时候又开始企图控制我。我在心里和师父说:“弟子这是怎么了?已经这么努力的在排斥了,怎么就排斥不掉它呢?”就在这时,我看到书中每一个字的背后都是师父的法身。师父的法身看看书里的句子,又看看我。我悟到,师父的法身是让我认下它。

我一愣,认下它?这些天来,我之所以不敢有丝毫懈怠的学法,就是因为我明白,只要自己稍微放松一些,它有着和我一样的大脑结构。控制我并不难,而且会控制我做不好的事。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如果认下它,万一出问题,怎么办?弟子害怕。”这时,书中右下方的句子里“法轮大法”四个字闪出强烈的金光。瞬间跃入了我的视线。

我一愣,猛然意识到:“对啊!师父是想告诉我,我们的法这么大,有什么可怕的?”

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

我悟到,旧宇宙的生命,都是为私为我的。也是我们身体的一部份。包含着非常多的执著心。但是我们会在修炼中逐渐的去除它,从而达到无私无我新宇宙生命的标准。但私也是有生命的,而且成为了我的一层身体。当我想要修掉它的时候,它因为不想被消灭,从而疯狂的干扰和控制我。这些天我非正常的举动,就是它不想被消灭而起的反扑。

放下了强烈排斥这层身体的心,我开始继续学法。不断的告诉自己:“法很大!我不怕!我不怕!”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心突然就静下来了。之前害怕自己出问题,结果在恐惧中反而让我在不知不觉中给另外空间的那层身体周围建立起来了一道保护它的围墙。此时,放下恐惧的过程中,这道墙也随之在消散。

随着继续读法,法中散发出了一股温暖慈悲的强大力量,让我有种忘我的、非常想溶入其中的感觉。随着围墙的彻底烟消云散,我终于放下了所有的思想负担。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终生难忘。

我明明是坐着在学法,却感觉自己突然化成了一道金光,毫无束缚的冲進了金闪闪的书里。我的身体、思想等等自身一切的一切都溶在了金色的法中。溶進去后,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法熔炼、归正着。我就象是消失了一样。想不清楚身体去哪里了。但我明确的知道自己在法中被熔炼着。那一刻,我成为了法中的一个粒子,那种被法熔炼的感觉真切实际、无比美好。

这种学法的状态持续了一会儿,我化身的那道金光才从书里出来,回归到了现实中的肉身。我惊叹的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原来,这就是溶于法中,我继续学法。

又是神奇且神圣的一幕。只一晃神的功夫,我竟然轻盈的漂浮在了浩瀚的宇宙里。深碧色的苍宇,星光璀璨。我一愣,以为是错觉。赶快调整状态。这么一想,就又回到了现实的肉身里。但刚一专注的学法,我再次来到了浩瀚的宇宙。

有些美妙,有些新奇。我赶快告诫自己:“发生什么都不要起心,继续安静的学法。”

随着读法的進度,每一个字都金光闪闪的浮现在了宇宙中。就在我的面前,璀璨的金色字体在深碧色的苍宇衬托下,无比震撼。这个状态又保持了一会儿。

我再次回到了现实中。此时,书中原本平面的文字,变成了立体的世界,非常直观的展示出一些立体而真实的影像。先是出现了两位正神,一位道家模样打扮,一位佛家模样打扮。两人和我说了些话,因为他们说的话不在法上,我就警觉了。我说:“你们说的不对!不符合师父的法。”随着我这话一出口,两人互看一眼,哈哈大笑,满意的对我点了点头。

我暗想:“我以前是有习惯把看到的事情当真的毛病。法在提醒我,不管看到什么,都要用法衡量。”

又看了五六行的法。曾经在幼年悟出的一条做人道理从我的空间场飞出,压在了书中金色的法理上,然后法中的内涵就被压住了一部份。我一愣,自己悟出的法理盖过了师父的法?怎么会?随后意识到:“对!在有些事情上,我曾经以这条感悟作为过指导。但我是大法弟子,应该以法为师。怎么能执著起自己的东西呢?”想明白这点以后,我自己悟到的那条做人的道理,从法理上撤了下来。被压住的法再次展现了出来。

自从挖出这颗私心后,它不再象以前那样能强烈的干扰我。但还是会偶尔冒出一些不符合法的念头,干扰我学法。但只要它冒出来,就会被我立刻抓住并且去除掉。因为我知道它还存在于自己的身体里,所以,在学法以及日常生活中,我就特别注意自己的言行以及思想中是否有私的东西。

这次的经历,让我意识到,所有的干扰都不是无缘无故的。一味的向外推,否定和排斥,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遇到干扰,一定要认真找自己,为什么会被干扰?背后一定有不被察觉的执著心。

在没有发现自以为是的这颗心时,我的去执过程中从没有触及到过私,也从没意识到它的存在。但当我发现它,并且要去除它的时候,它怕被消灭,所以就跳出来对我進行猛烈的干扰。在我坚持学法和去除执著心的过程中,法就在不断的削弱它。同时,只要它冒出来,我就立刻抓住它,并且主动去除它。静心学法,溶于法中,所有的问题都能得到解决。


从“恐惧心”中找到“情”的缠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5/从“恐惧心”中找到“情”的缠绕-413326.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从“恐惧心”中找到“情”的缠绕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五日。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妻子曾经遭受恶党多次绑架、关押、劳教、判刑,在监狱中又遭“禁闭”、长期坐“小凳子”暴力洗脑等酷刑折磨,出狱后于二零一九年三月突然去世。妻子的去世对我的打击非常大,但是我自以为对亲人的去世都能正确对待。

然而,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怕心,而且越来越强,发展成一种恐惧心。先是身体不舒服,恐惧自己也要走了。后来又由于警察和街道居委会不法人员骚扰,出现了恐惧心,而且也是越来越强,无论白天晚上,听到救护车、救火车、警车鸣笛声、屋子外边的走路声、敲门声,一有声响都会受到惊吓,有时睡觉都会出现莫名的害怕感。

有一天三点多钟我起来炼功时,正当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突然听到厨房里有嘘嘘的响动声,惊的我头发都竖起来了,我打开了屋子里的全部灯,到厨房看了看也没有看见什么,我又继续抱轮,但是一会儿又听到了同样的声音,我被惊吓的不敢再继续炼功了,只好蒙头睡觉来逃避这恐惧感。

第二天早上,女儿起床洗漱时,发现灶上的面条被啃过,就叫我,我看原来是被老鼠啃的,一下明白了之前吓到我的声音是老鼠发出的。我还自嘲:一个老鼠就把你吓成这个样。经过这件事后,恐惧心虽然有所好转,但是改变不大。

我为什么会出现“怕心”和“恐惧心”呢?到底我怕什么,又恐惧什么呢?我曾经在部队里呆过,而且还参军打过仗,危险的事也经历过不少,也没有象这样害怕过。迫害开始后,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上访被绑架;抵制洗脑班离家出走被公安通缉绑架劳教;讲真相、与同修配合做讲真相的事,多次被绑架关押、判刑;在黑窝里抗工、绝食、抵制强迫洗脑等等,我都从来没有害怕过什么。怎么会突然出来一个怕心、恐惧心?!

我为了去掉它,也加强学法、向内找不断修自己,但是收效不大,所以拖了很长时间,我也没有从法上好好想一想、悟一悟。直到有一天我抄《转法轮》抄到第六讲,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因为人有情在,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师父的点化,让我意识到是自己潜在的“情”的干扰,但表现的却是“怕心”、“恐惧心”在干扰我,使我陷于“怕”和“恐惧”之中。

为什么是情呢?表面上好象自己没有陷于“情”中,但是实际上我每天都还被情所缠绕。我和妻子是校友,一起经历过“文革”,虽然她性格外向,我性格内向,但我们很投缘,婚后感情很好。特别是一家人一起走入大法修炼,和睦相待,生活充实,其乐融融,更是让亲朋好友、同事羡慕。自从修炼以来,志同道合,除各自工作外,一家人几乎形影不离,一起学法,一起去洪法。迫害开始又一起上访、一起被公安、单位迫害离家出走;一起讲真相、做真相资料、一起送真相资料;有什么事都是一起担当,相互配合的很默契、配合的很好。甚至一起被绑架、关押、劳教、判刑。婚后,家里、家外的事都是她在应酬,我几乎不操心家里的事情。由于妻子人缘好,很多事都是她去做,与同修之间联系都是她带着我去……妻子在时,睡觉前,我们经常相互都会背背师父的《洪吟》,交流一下对法理的理解,和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当然大多数时间是她听我讲。

当妻子走了以后,往往我做什么事的时候,就会想到,她在就好了,我就省事了,这事会做的更好。我和妻子还是常人时,就离多聚少,迫害开始我们十多年都被关押在黑窝里,所以一家人相聚时,我都十分珍惜,总想弥补过去我的不足。所以当妻子突然走了,很多配合讲真相的项目就停了,与亲朋好友来往少了,包括与同修也几乎断了联系,她不在,我连同修家的方向都搞不清楚,因为有妻子在时,我基本不记事情。其实这就是人的情表现出来的依赖心,一种失落感,一种人难耐的寂寞在干扰我。在人这儿表现的好像就是“怕心”和“恐惧心”。

当我找到这是“情”所致后,经过加强学法,慢慢的怕心和恐惧心也随之逐渐放下了。


注意同修情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6/注意同修情-413836.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注意同修情》,作者静一,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

同修们经常交往、打交道,特别是同一个学法小组的同修,交往就更多一些。特别是老大法弟子,随着修炼的提高,层次也在提高,和常人很难有共同语言,包括不修炼的家人。由于这种原因,同修与同修之间交往就多一些,久而久之就会产生同修情。

我说的这个同修情不仅仅局限于男、女同修之间,也包括女同修之间、男同修之间。一旦产生同修情走的就近一些,什么红、白喜事啊,家中添丁進口了,世俗观念都来了。特别是当自己遇到关、难时,对走的近的同修要求就高一些。若达不到自己的要求,就会生出怨恨心。很容易产生误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无形之中人为的给修炼造成了障碍。给心性差的同修找到了市场,给实修的同修添了乱。这种现象在同修中一直存在。

还有,男、女同修之间如果产生同修情更危险,更是障碍。这是每个男、女同修都应该注意的。过去古人讲“男女授受不亲”,有它一定的道理。不然的话,干扰更多,麻烦更大。是修炼之大忌!所以当你意识到时一定要警惕,在这方面要永远保持“红灯”状态。只要你想实修,为了自己和同修的安全必须注意同修情。

当然,我们还生活在常人中,还必须得和别人交往,这个度怎么把握呢?我想用“慈悲、善念”代替情最好不过了。不管是同修之间交往也好,或与常人讲真相也好,或与家人之间也好,都用慈悲、善念对待对方。

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说:“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多一些宽容、多一些理解,少一些人心。去掉自己的不足,修掉自己的不好,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让自己快些提高,快些走出人的理对我们的束缚,修炼的路才会宽广,关、难就会少一些,圆满的路就会近一些。

一点浅见,若有不足,请同修指正。


家属的正气震慑邪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20/家属的正气震慑邪恶-413842.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家属的正气震慑邪恶》,作者辽宁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

二零一五年四月,我和当地几个同修被邪党恶警绑架,而后被邪党法院冤判五年送進辽宁女子监狱。五年的经历太多,我想把自己在辽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发生的事情写出点滴来,希望能给同修一个参考。

一、家属的正气震慑邪恶

在我被非法送進辽宁女子监狱的一个月后,女儿听说我在监狱中被折磨的很严重,出现病业状态(后来证实那个人不是我),女儿就来到辽宁女子监狱,要求见我。可是传达室把电话打给监区,监区那边直接说不能接见,并且不给出具体理由。女儿当时想见我的心情非常迫切,待在传达室不肯走,并且一直跟传达室的人沟通,要求见直接监管我的狱警。最后传达室的人实在是觉的躲不过去了,就再一次拨通电话,要求管事狱警出来见家属。终于等来了两名狱警,她们戴着口罩,声称监狱有规定,现在还不能让女儿和我见面,女儿问为什么,她们也说不出具体理由,就是说不能见面,女儿又问:“那我妈妈在里面每天都做些什么?”狱警说就是“学习”。女儿又问:“都学习什么?怎么学的?”狱警支支吾吾,说是一群人围在一起学习。“那我妈妈干活么?”女儿又问,狱警就说:“不干活”。其实是当时因为监狱没有“转化”我,她们就不让家人和我见面,但是表面又不能说的太明白,所以就一直敷衍。女儿以听说我身体不好为理由,要求见我一面,狱警始终不答应,一直强调监狱有规定,什么时候能见了,就会通知家属的。女儿没有见到我,当然不甘心,就说:“我今天就不走了,明天我还来找你们!”

第二天,女儿又来到监狱,那两个狱警戴着口罩,用长头发遮住自己的警号和姓名,还是昨天那一套:监狱有规定,不能见。并且打开所谓的“执法记录仪”拍摄我女儿,问我女儿是不是也学法轮功,对我修炼有什么看法等。其实他们就是想让家属说反对我修炼,如果家属能表态可以见面“劝劝”大法弟子,可能很容易就会让女儿见了。女儿却说:“那是我妈妈的事,她学法轮功身上的病都好了,我怎么能反对我妈炼?”狱警一看这种情况,生怕让女儿见到我不仅不能“转化”我,还很可能“火上浇油”,就不同意女儿和我见面。女儿当时急了,冲着队长大声说:“你说的规定是监狱哪一条规定?国家哪条法律规定的?你说这话是代表你自己还是监狱?如果是代表监狱,那么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你是什么职务?必须通通告诉我,到时候追究责任我好有依据!”那个管事的狱警不敢说自己是谁,连警号也遮的严严实实,不敢和女儿对峙,只是说这是监狱规定,什么时候让见会通知家属,女儿当时就说:“你们不让我见,我就把你们的行为通通曝光!”能看出来,当时狱警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但是也没说什么,就匆匆离开了。

女儿一看找她们不好使,就把事先准备好的投诉举报电话都翻出来,有辽宁省司法厅的,有辽宁女子监狱的……挨个打了个遍。打到辽宁女子监狱时,一个男的接的电话,了解到我所在监区、小队和我的名字后,就说会后续处理的。下午,女儿在回家的车上,接到了监狱的电话,队长以我女儿“精神状态不稳定”为由,不让她见我,但是可以让家里其他人见我。女儿当即表示家里可以有其他人来。

就这样,第三天,监狱方让小女儿见了我,但是旁边的队长一直拿着电话监听,小女儿直接就问:“妈,他们强迫你干活么?你有没有受到什么不好的待遇?……”

从那以后,家人就可以见我了,而且每次来,女儿都问我,是不是被强迫劳动。因为家属明辨是非和据理力争的态度,以及在实际行动中表现出的对监狱迫害大法弟子行为的不纵容,所以狱警从来都不敢强迫我做超负荷劳动,也不敢强制我做其它什么活。我自己也时刻不忘正念,用正念、用真善忍的法理抵制来自狱警和犯人想用强加劳动这种手段对我的迫害。

相反,有的同修家属,因为在外面不能为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伸张正义,或者态度比较软弱,狱警在监狱里就更敢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同修就被每天安排了很多活儿,甚至有时根本就做不完。狱警就利用这种长期超负荷劳动的手段,给大法弟子身体和精神造成严重摧残。

其实,大法弟子没有罪,监狱中的那些狱警也都知道真相,而且狱中的大法弟子行的端,做的正,其他人也是不敢小瞧大法弟子的。如果家属能以同样坚定的态度告诫狱警,并且为狱中的家人争取权益,不妥协,支持和为家属“撑腰”,狱警就会收敛很多,不敢肆意迫害大法弟子。

二、整体配合,抵制邪恶迫害

一天晚上,上厕所的时候,有人在厕所门口用很细微的声音喊我,对我说:“太不像话了,把人都打倒了,还打!”我一听,这个人说的被打的人可能是另一个监舍的一个同修,这个同修因为做事慢,又因为刚去时间短,与她同一个小组(监狱规定三个人为一个行动小组,她俩主要是监管大法弟子的)的人就经常欺负她,辱骂这位同修。我猜想,应该就是这位同修被她们打了。

第二天开工到车间,挨打的这位同修趁着别人不注意,偷偷的告诉我说她昨天被打了。我问:“你去找队长解决这个事儿了?”她说:“再等等看吧。”后来,我趁着别人不注意,去找她同监舍的人问明情况,那人说:“太狠了,好几个人打,这次打得最狠,是因为她和同小组的人一起去厕所,但是中途,其他两人先回来了,根本就没有叫她一起回来,她们就借着不一起行动为由,等她回来以后就把她打了。”了解完事情经过后,我就回到自己座位上,和坐在我身后的同修商量:“这个事儿,我得去找管事儿犯人,如果管事儿的人不解决,我就去找队长。”同修说:“对,应该去找,他们凭什么随便打人。”而且常人殴打大法弟子,对常人也非常不好,这件事一定要解决。

于是,我就找到了管事的犯人,我之前经常跟她讲大法真相,告诉她大法弟子没有罪,只是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大灾大难来临时,能够保平安。管事的犯人听我说了这件事,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说:“没有打人的事儿,是她不和小组一起行动。”我说:“那你回去好好了解一下,把这事儿给解决了。”她笑了笑,也没表态,就走了。其实,她想包庇打人者,把这件事压下去。

我当时以为,跟她说了这件事,管事的犯人能去找打人者,让那些人能收敛,以后不再对大法弟子犯罪了。没想到第二天早上,那位同修所在小组的人还接着辱骂同修,骂的很难听。我一看也太不像话了,打完人了还不收敛,还这样继续辱骂同修。紧接着我又去找到管事犯人说:“这个事儿你管不了,我得去找队长,不能这么下去。”管事犯人竟然说:“这个事儿我了解了,没打,是她不执行行动组的命令。”我说:“她们说没打不好使,让队长调监控,她们说没打就没打?”管事犯人于是松口了,说:“调监控也看不见,把人拖到监控死角,打了也录不上。”我说:“她是个大活人,还能一点不动弹?不跟你说了,你管不了。我就去找队长!你最好先通知队长一声,以免我去找队长的时候,说你有情况不向队长汇报,这个事儿我必须写信跟队长反映!”管事犯人一看拦不住了,就说:“你写吧,写完我拿给队长。”

我在给队长的信中,写了犯人打人的大概时间、反映她们几个人对同修辱骂、不尊重,那些打人的犯人不遵守监规监纪,心里连传统道德底线都没有,凭什么能打人呢?写完信以后,我把信给其他同修看,同修说:“这么写,行!”

队长知道这件事后,立即调取了监控,不一会就把参与打同修的三个人叫到办公室了。到了中午,队长找到我,跟我谈这件事,说:“你说的这个事儿监区挺重视的,监区领导也很支持你这种行为,你还有什么要求?”我说:“我不想叫队长给她们什么处置,就是希望她们从内心知道自己错了,以后再别做这种不道德的事儿就行了。”最后监区象征性的处罚了那三个人。

其实在邪党的监狱里,大法弟子受到迫害,如果同修不站出来反映情况,保护同修,那里面的狱警也就会装作不知道。后来我才知道,管事的犯人给打人的三个人做担保,说是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这件事出了以后,其他犯人还埋怨我所在小组的犯人,埋怨她们没有看住我,拿笔写信,捅出这么大的事儿。

后来被打的同修跟我说:“多亏了你,要不然我还不知道得受多少苦。”我说:“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在困难的时候,只要我们站在法上,谁也不敢迫害我们,因为我们有师父保护!”

在整个修炼过程中,我还有很多做的不足的地方,还需要继续精進!以上所写如有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疫情发生之后》一文中写到:

虽然这次电话打的不多,但改变了我的一个观念:以前我不想让自己遭迫害的原因,是害怕让自己去承受痛苦,害怕自己的方方面面受到损失。而现在自己否定迫害的基点是为他的,就是希望能在大劫难之前多救一些人。在進出小区大门时,自己不愿意扫码的背后,其实也有一颗心,而这个心是跟许多负面思维联系着的。比如:担心自己進出留下了记录;担心总在那个时间段开机打电话,被注意有规律的外出时间,等等。说穿了,就是个怕心,也是从另外一方面对旧势力的承认。我放下这个怕扫码的心,自己主动扫了几次,这反而让我有了一个平常心,变的放松起来。思想也变的简单:随其自然,能不扫就不扫,有人让我扫,我就扫。也不再每次進出门都背口诀,也没有担心这、担心那的想法。神奇的是,大门从此对我畅通起来,再也没遇到有人强要我扫码的事。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向内找 再去对亲情的执着》一文中写到:

家人不支持我修炼,我租房子住在县城,不让我回家,我和她分居多年,但仍有放不下的情存在。我一边在外修炼,一边想着家里的亲人,想着家里的事,不是不能想,是用心太多了,而且往往是出自自己个人的考虑,出自自己人的一方面的思考,而不是将自己放在法中熔炼自己,不是将自己的亲人和家庭放在众生被救度的慈悲之中,而是拘泥于常人的恩惠之中,不能达到超越人的一切的包容状态,没有平衡好这个关系。这是掩盖于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的私心,这是不能走向更高更远境界的障碍。修炼就得在法中修,站在法上认识法,去掉自己对亲情的根本执着,修出洪大的慈悲来,救度更多的众生。当你把亲人当作众生对待的时候,你没有了分别心,你会觉的众生都苦,你没有了附加条件,这时,你才能溶入洪大的无私无我的慈悲之中。当你把自己看做一个宇宙的时候,你没有了常人为私为我的狭隘标准,那时你的心才是真正纯净的。你还会执着于哪个人怎么样我就怎么样吗?你还会执着于哪个地方如何我就如何吗?因此,我们只有救人的份,最大限度的舍弃自我。当我们的心无比宽厚的时候,众生都在我们的心里,解救众生之危难,真诚的把真相讲清楚,讲到位,彻底清除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众生才有希望,才有未来。我们的修炼环境才能变的更好。在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实修,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有有缘人等待我们慈悲救度。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是人还是神》一文中写到:

前几个月我的心情很沉重,没有能量做三件事。向内找我发现我的思想和决定经常不是出自于法的基点,而是出于个人喜好,以及寻求安逸和舒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我的理解是,人就是生活在情中。当我观察自己一天内的思想和行为时,我很吃惊的发现,我的情感是如此轻易的影响着我的行为。我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建立在人的观念、恐惧和其他各种执著上的。这让我意识到,当我们交流理解或做决定时,以大法为基点是多么重要。我们的人心是众生幸福的障碍和干扰。我的理解是,师父给我们修炼人的整个人生都安排好了;担心或希望事情这样而不是那样发生,这是常人的思想状态。师父传给我们法,是让我们每时每刻按照法去做,并不是在外面可以看的见的行为上,而是在我们的心里和思维中。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修大法 成为宇宙中幸福的生命》一文中写到:

向内找后,我发现自己讲真相时将自我摆在了中心。我的自我想要做好,因为这样能树立威德。進展顺利的时候我会很自满,丢了面子的话就会畏缩不前。我为此感到难过也很惭愧。我能够得法,是因为慈悲的师父在无条件的救度众生,也是许多大法弟子不厌其烦的讲真相,洪法,让我找到修炼的路。我怎能在讲真相时由着自己的自我主导呢?我决心不再执著于自我,一心只想着:我希望这个生命能得救。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怎样看待中共的骚扰行动》一文中写到:

有同修的交流文章中认为,被骚扰的人往往是有怕心的或是某些方面长期没有做好的,因为旧势力要用此作为借口完成它们的所谓“考验”。的确如此,所谓“怕什么来什么”,“怕鬼处有鬼”,也是有道理的,我们是同化法的生命,法造就了整个宇宙中一切,我们修好的一面无比强大,我们将来要成就为神,一个堂堂正正的神会怕鬼吗?如来怕过哪个妖怪吗?修炼是复杂的,我们是修炼过程中的人,在没有修成之前有不同程度的怕心并不奇怪,多多的用心学法,同化法,真正的神起来,鬼又算得了什么呢?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历经魔难师保护 修心去执再精進》一文中写到:

痛定思痛,为什么修炼到最后还摔的这么惨重,差点被邪恶夺走生命?在学法中,在与同修交流中我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

首先,我认识到内心深处隐藏很深的怨恨心——对丈夫的怨恨。一直以来对丈夫的怨恨没有从根子上去掉,总认为丈夫对不起自己,辜负了自己,伤害了自己。明明知道是自己修炼中有漏,学人不学法,做事不理性太极端自私让邪恶钻了空子,丈夫如此表现,自己不但不在法上修自己,去除情魔,解体邪恶迫害,反而在内心增加很深的怨恨,甚至恨的失去理智。虽然表面上别人也看不出来,自己也一直在修去这个怨恨之心,但是都没能彻底认清并解体共产邪党恨、恶这些邪灵因素。师父曾点化多次也不曾悟到。

再就是自高自大,自以为是,自命不凡导致自心生魔而不自知。长期以来,觉的自己法学的多学的好,正念强能承担一些大法项目,能做些救人的事,觉的自己很了不起,比别人都强,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求名心越发加重,都自心生魔还不警觉!还觉的自己不错呢,其实已经有一段时间由于干事心强学法状态不是很好,有同修提醒过,自己还不以为然,还是那么坚持自我,自以为是。认识到这些,从心底里发出:师父啊弟子知错了,弟子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弟子真的知错了。这次魔难,弟子刻骨铭心,谨记在以后的修炼中真心修自己向内找,真修实修。感恩师父给弟子机会。

还有就是强烈的有求之心,这次魔难发生后,强烈的有求之心再次暴露无遗,求师父帮弟子减轻魔难,赶快走出魔难,不想再承受身体上的痛苦;求能有同修指出自己的人心执着,自己好尽快解脱邪恶迫害;求每天都有同修陪伴自己学法,发正念,给自己添正念、鼓励;求家人都能理解自己,关照自己,求得心理上、精神上的安慰。以前自己在这方面也摔过跟头,可修炼就是无求而自得!我更加认识到修炼是多么严肃!!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