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0.11.21)

发表日期: 2020年11月21日
节目长度:12分1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3,278 KB

11,41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大选中的“十月革命”阴影:利用媒体 制造仇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0/大选中的“十月革命”阴影-利用媒体-制造仇恨-415334.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日。

中国有一句大家耳熟能详的话:“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在中共的教科书中“十月革命”被描述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胜利的社会主义革命……第一次尝试建设公平正义共同富裕的美好社会。

然而,在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史学界还原了真相:所谓的“十月革命”实际上是一场非法的“政变”,目前这一观点已写进了俄罗斯的课本。

历史在某一个阶段,或许会黑白颠倒,但是众目睽睽之下的恶行,终究是纸里包不住火,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1917年,俄国沙皇退位,政权转移到临时政府,这个临时政府是由国会依据宪法组建的。俄国或许可以从此走向一个正常的宪政国家。

然而,当时列宁从德国获得5000万金马克的支持,回到俄国秘密策动政变。

当火车开进彼得堡的芬兰站,车门从外面打开后,列宁惊喜地发现外面竟然有一大群欢迎他的人。他当即发表了演讲,提出了“和平与面包”的口号。

列宁充分利用了从德国人那里源源不断送来的金钱,一下子就办了四十多种刊物报纸,大肆鼓吹平等、自由,声称打烂旧秩序,鼓吹阶级仇恨。当时发行量最大的《真理报》,成为主要的舆论工具,影响了刚刚获得自由的大量的工人、士兵和市民。由于其它任何一个党派没有这样的资助,报纸就没有那么大的发行量,所以也就对当时的社会没有产生重大影响。

俄国临时政府察觉正在发生的阴谋,通过调查拿到了确凿的证据,于是下令以抓捕德国间谍的名义通缉列宁。正是这种情形下,列宁发动政变。当时进攻冬宫就是一支不到两千人的布尔什维克武装人员,占领了彼得格勒全市的战略据点,部份武装人员采取了逼宫行动,阿芙乐尔巡洋舰没有实弹炮击,只是发射了一发礼花炮弹。然而,由于主张民主自由的俄国临时政府军备虚弱,所以没有进行任何抵抗。

同时被列宁掌握的媒体,左右了社会的舆论,提出结束战争,给民众和平和面包的口号,这样列宁共产党对当时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俄罗斯临时政府当时没有任何防疫力能抵抗那场革命。这就是所谓“十月革命”的真相。

列宁共产党在夺取政权之前承诺给人民自由,土地属于农民,工厂属于工人等各式各样口号,但是根本就没有兑现。民众在十月革命后的1918年就立刻感到被欺骗了。

1921年上半年,任何出版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都被列宁执政党认为是“致人死命的药”和“自杀”的行为。1922年,列宁更加肆无忌惮的扼杀任何的言论自由。

那些用德国金马克创办的媒体,虽然替列宁制造舆论、操纵民意,但是最后这些媒体的“鼓吹手”都被列宁流放的流放,屠杀的屠杀。因为独裁者最不放心的就是曾经用来镇压民众的工具,这些工具会反噬其身。

1918年到1922年2月,列宁共产党的秘密警察“契卡”得到指示是:“审问被告时不用找什么证据,只让他们回答他是什么出身,受什么教育或职业,就能决定这个人的死活。这就是红色恐怖的实质。”当时“契卡”杀害了将近200万俄罗斯人。

同时,列宁执政党迅速推广同性恋合法化,女权运动、裸体运动等等所谓的民主自由政策,这些吸引了大量城市游民、流氓无产者,从而布尔什维克拥有了可以和传统东正教力量较量的资本。

2016年1月,在纪念列宁死去92周年的时候,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列宁的思想最终导致了苏联解体,它就像是被安放在“俄罗斯”大厦地下的核弹,后来这枚核弹爆炸了。

至今,这场给俄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非法政变、也就是所谓的“十月革命”已经过去100多年了,但是共产主义的鬼影并没有随着列宁的死去而销声匿迹。

再来看看2020年10月,美国大选的“十月惊奇”里,不难看到当年苏联“十月革命”的影子。

激进民主党拜登势力和当年列宁发动所谓“十月革命”并且建立苏联的手法高度一致:注重宣传,占领舆论阵地,制造仇恨。

早在2016年川普总统就任时就说过“我们相信神,不信任政府。”于是,川普就任以来一直致力于恢复传统、抽干华盛顿沼泽,这些让深层政府利益集团开始了在媒体上不停地攻击和谩骂,肆意制造舆论和民意,凭空捏造事实从而搞出所谓的“通俄门”和荒唐可笑的弹劾,制造族群分化。

2020年中共病毒爆发以来,美国左媒不停地把疫情责任推给川普。事实上,在疫情初期,当川普总统宣布禁止来自中共的航班时,拜登是公开反对旅行禁令的,并将其说成是“仇外主义”和“过激反应”。然而,根据数据模型显示,川普总统这种及时的旅行禁令拯救了成千上万的生命。然而,左媒那些带有显著色彩的所谓事实“宣传”,激发了相当一部份不了解真相的民众对于川普的不满。

11月3日大选以来,层出不穷的选票舞弊行为逐渐曝光,包括包括:幽灵票、死人票投给拜登;一人多票投给拜登;软件作弊,将川普票篡改成拜登票;将川普的选票倒入垃圾桶、烧毁;小黑屋里偷偷摸摸点票,不让共和党人监票,由左派主导的政府统一培训如何改票,等等这些违法劣迹令人瞠目结舌,他们明目张胆,毫不避讳。那些参与舞弊的人,很多就是因为被造假媒体所洗脑、蛊惑,还认为否定川普的选票是对的!

制造仇恨的步伐并没有停止。11月14日华盛顿的游行中,数十万川普支持者现身美国首都华盛顿,反对拜登的大选舞弊,维护美国大选的公正。但是在美国所谓主流媒体的涂抹和描绘中,川普的支持者都被描摹成了一群可能使用暴力的社会不安定分子。在当天夜幕降临的时候, 支持社会主义者的“安提法”暴力组织的成员,冲上街头,制造混乱,袭击川普支持者,而对这些,媒体却一言不发。

在川普总统首度召开新闻发布会呼吁选举公正时,美国三家大媒体ABC、CBS、MSNBC竟使出了“中共的惯用伎俩”——直接切断了直播。

11月11日,美国《纽约时报》头版发表文章,题目是“大选官员发现:全国都没有欺诈”。面对全美洪水般的作弊行为,竟然视而不见。

社交媒体脸书、推特则是更加肆无忌惮地挥舞着“中共式言论审查”的大棒,把川普总统的几乎所有帖子都打上了特殊标签。更有甚者,民众的帖子中只要提到拜登、舞弊这样的字眼,就会被打上标签。

大选还没有结束,拜登就被这些媒体封为当选总统,并且还在自己设定的不合法的过渡政府期间,激进民主党就已经开始罗列黑名单,扬言要惩罚支持川普的团队和百姓。这与中共清洗异己分子同出一辙。

那些被严重洗脑的拜登支持者甚至还打出了这样的横幅,上面写着:“资本主义正在杀死我们。为社会主义选项而奋斗。”

那么如果拜登当选会怎么样?所谓美国社会主义支持者“安提法”、“黑命贵”等这些街头暴力者,是不是会在仇恨的鼓动之下转化成暴力武装呢?其实共产主义运动的起源:法国巴黎公社,就是一帮流氓无产者将美丽的巴黎城砸了个稀巴烂。

上个世纪东欧共产主义阵营的全面崩塌,已经向人类展示了共产主义终将破产。而当今世界还仅剩的几个共产党国家如北朝鲜、古巴,中共国,列宁式的谎言和暴力无处不在,人民就像住在大笼子里,秘密警察如影随形,无论是所谓财富阶层,还是普通百姓都毫无安全感。

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大陆,亿万人民关注美国大选的原因:因为只有川普政府,才敢向中共说不,才敢说出“拒绝社会主义”。美国大选在微博上的点击量超过一百亿次,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

这也是今年的“十月惊奇”和一百多年前的“十月革命”截然不同的地方,世界的各个角落都有民众呼唤着正义,澳大利亚一位支持川普的人士用飞机喷雾在天空中划下了:“川普2020”。

大选看人心,善恶自己定。在这看似混乱的局势中,人人都在善恶当中尽情地表现自己。表面上看是党派之争,而本质上却是正邪大战。每一个人都在选择,每一个人也都在奠定定着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