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7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真相广播稿

明慧评论(54):中国人权“被处于历史最好时期”

发表日期: 2009年11月7日
节目长度:11分1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707 KB

10,57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1)中国人权“被处于历史最好时期”
文/欧阳非

比起“被自杀”、“被自焚”、“被就业”、“被增长”、“被小康”、“被辉煌”、“被说话”等等“小字被”来,无论从历史角度还是政治高度来看,中共统治下的人权“被处于历史最好时期”都堪称中共特色“被时代”的荒谬一绝。

中共最先把大陆人权标榜为“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大概是在2000年3月外交部的所谓新闻发布会上。江泽民一伙在1999年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 群众的全面迫害,从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到强行洗脑和非法关押,甚至酷刑折磨打死打残法轮功学员,中共制造了波及数千万人的人权灾难。中共既不给法轮功任 何说话的机会,又不敢让外界做独立调查,面对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中共作人权诡辩时就无理取闹地叫嚣“历史最好时期”。

在人们惊叹于中共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之余,中国人民的人权就莫名其妙地“被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了。“被处于历史最好时期”说明了几个问题。

第 一,“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之类的说辞不能成为逃避罪责的借口。假如说一个人过去每天无辜杀害100个人,现在每天无辜杀害10个人,在无辜杀人这个事情 上,他可能标榜自己正“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但是,这不能成为他逃避法律责任的借口。同样,中共根本不能用这个借口来搪塞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对它的人权谴 责,更何况中共在人权问题上根本就没有实质的改善。

第二,中共越是在高喊什么的时候,历史表明中共常常就越是在掩盖什么。高唱“和谐”, 一定是社会“不和谐”,高喊“稳定”,一定是社会“不稳定”。中共叫嚷人权“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之时,其实正是在人权大倒退之际。对“真善忍”大打出手, 动用一切国家资源迫害自己的主流民众,把念在方外的法轮功修炼者当作最大的敌人。天安门广场让人“被自焚”,无数法轮功学员失去言论自由“被说话”,集中 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导致“被自杀”,中共正在制造着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中共有什么资格标榜“最好时期”?它喊的目的就是想要无赖地混淆视听,以 便进一步封锁真相,障碍外界了解中共的恶行。

第三,中共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不是横向地跟世界潮流和普世价值比,而是在纵向地跟过去比,显然中共知道它是在人权问题上是理屈词穷的,不敢面对国际社会和自己的百姓。中共表现出的不过是它一贯的“我折腾自己的人民,你们管闲事吃饱了没事干”的流氓嘴脸。

第 四,中共把5000年的中国历史篡改成了中共几十年的历史。大唐盛世时人民享有的言论和信仰自由就不用说了,就说民国时期,中共的机关报可以在蒋介石的鼻 子底下公开发行,中共最吹捧的文人鲁迅对国民党的批评之尖锐、严厉,是人所共知的,他也没有遭到国民党当局的关押和多大的迫害。中共的所谓“历史最好时 期”常常是跟它自己恶劣的过去相比。把过去干的丑事居然当作它今天愚弄世界的资本,可谓无耻之极。如果中共真比过去好了,为什么还不敢让人民说话呢?还不 敢让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呢?一旦包括活摘器官在内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真相大白天下,人们会震惊地看到,在金钱的驱动下,中共今天干的坏事比过去恶 劣多了。

可见,中共要人民“被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不过是制造一个借口去进一步掩盖真相,钳制人民了解真相的自由。中国人要想真的“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就不能不要先解体中共这个绊脚石,把“被时代”连同中共一起抛弃。


(2)不留证据的迫害令是怎么来的?
文/云帆

中共本来就是土匪出身,经过几十年的暴力执政,越来越黑社会化了,其行为也越来越类似于黑社会的帮规。中共的打手及其帮凶对上司意图的揣摩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给大家举个例子:

黑龙江省北安市石泉镇法轮功修炼者姜秉志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劳教,因为拒绝“转化”(放弃信仰)一直遭受严酷的迫害,直到被迫害致死。被迫害致死的主要过程是 这样的:有一天,恶警打开姜秉志被非法关押的牢房,往里扔了一个方便袋,然后又扔了一个方便袋。包夹的犯人于是心领神会,把方便袋套在姜秉志的头上,用绳 子在脖子上勒紧后,几个包夹围着群殴。由于缺氧窒息,再加上狠毒的殴打,当天姜秉志就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变成了植物人。几天后,姜秉志于二零零九年八月 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在这个惨案中,从表面看,杀害姜秉志的是几个专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包夹。可是,是谁下的指令呢?正是那个扔方便袋的 警察。没有这个警察的暗示就没有这样的结果。这很象警匪片里的镜头:老大要做掉谁,有时是一个动作,有时只是一个眼神,手下便心领神会,不声不响就把人给 杀了。

中共的警察们是不是也留了这么一手?反正人又不是自己动手杀死的,自己也没有下过命令,有朝一日即使追究起来,也没有自己什么事。这样的警察不是比那些叫嚣着“打死白打死”去亲自动手行凶的警察更为险恶吗?

再深一步追究,警察又是接受了谁的命令?他为什么敢这样对一个生命如此轻率的发出打杀的指令?警察所接受的指令是不是也经常是某种不留证据的指令?

我 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中共成立了一个超越于公检法司之上的专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特务组织──“六一零”办公室。这个组织在对法 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非法绑架、劳教、判刑,几乎全是由他们发出的指令。那么,“六一零”是怎样发出迫害的指令的呢?

“六 一零”的人员很多时候并不直接参与到迫害的第一现场。他们除了下达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非法抓捕、劳教、判刑的指令外,还有一个明确的指令,就是要求实施迫害 机构必须完成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转化率”。他们很清楚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转化率”没有异常残酷的酷刑是根本别想达到的。而相关机构也早已把对法轮功修炼 者的“转化”和直接参与迫害人员的政绩、升迁和奖金挂上了钩。

对此,那些基层的警察们也早已心领神会。他们非常明白,上级逼着要“转化率”就是逼着他们下毒手。要把一个人的信仰给转化到相反的方向上去,这可能吗?这不明摆着是上级指使警察逼着让这些法轮功修炼者说假话吗?

可是强制的命令由谁来下?这需要领导明说吗?领导这个时候就是在看下属的表现:谁敢往前冲,谁就是自己的人,就是中共所需要的人,谁能领会领导的意图谁就将得到重用。对法轮功修炼者一级一级加码打压的指令就是这么来的。

当然,在中共不同的阶层还确实存在着一些极其邪恶之徒,他们铁了心要跟中共走到底,完全和中共站在了一起,毫无人性地肆意迫害。所以,对这些人中共是一点方式也不讲的,就是明确下令。

对法轮功修炼者残害的指令全是来自于中共邪党这个恶魔。其实,中共明确下令也好,采取暗示的手法也好,都逃脱不了必定灭亡的天意。无论迫害手段掩藏得多么隐蔽,相关的责任人员一个也挣脱不了历史将对他们进行的正义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