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219)

发表日期: 2010年9月1日
节目长度:30分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94 KB

28,17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印尼坤甸大竞走 天国乐团领航

二零一零年八月一日,印尼西加里曼丹省坤甸市举办大竞走活动,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应邀参加,并在前头领航。大竞走的主题是让人们关注健康生活,保护生态环境。近两万人参与了该活动。在终点,天国乐团再次演奏。几位法轮功学员演示了法轮功的第一套功法,并介绍了修炼法轮功的体会。人们对这个以“真、善、忍”为原则、使人身心都受益的功法产生了浓厚兴趣。有的观众当场跟着音乐一起炼功。

(男声)捷克人权专员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

捷克政府人权专员迈克•科凯伯先生近日发表了新闻公告,谴责中共政权对法轮功的迫害。新闻公告中提到:七月二十二日,捷克共和国政府人权专员迈克•科凯伯在国家政府办公楼接见了法轮功学员刘洪昌。刘洪昌和他的家庭及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是中共政府对法轮功持续十年迫害的受害者。刘洪昌被迫逃离自己的祖国,今天生活在荷兰,寻求各方支持,以谴责中共政权对法轮功学员的恐怖行为。

在九九年之前,中共一直默许法轮功的存在并且很多中共党员也修炼。法轮功不仅有“真、善、忍”的法理,还有使人身体健康的功法,因此也给中共政权节省了大量的医疗保健支出。当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数接近一亿时,中共开始严厉打压,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开始对法轮功残酷迫害。根据我们掌握的消息,被迫害致死三千三百八十三人,几十万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劳教所。这其中的很多人被摘取器官或被实施其它暴行。


==真相与人心==

(女声)从“打错门”说起

最近,湖北一个中共政法部门高官的太太被所谓的“信访专班”的警察暴打事件也就是“打错门”事件,成为社会热点新闻。六个“信访专班”的便衣警察暴打一位六十多岁的高官太太整整十六分钟,导致其脑震荡、神经紊乱、送医院抢救。警方道歉说:“打错了人”,而不是为打人本身不对道歉,可见中共警察对于“打人”并不以为错、不以为耻。

其实,警察动辄殴打、凌辱百姓,在中国大陆早就不是什么新闻。只是现在出现高官太太也遭暴打,人们忧虑平民百姓又该怎么生存呢?

近十年来,中国社会的道德沦丧到古今中外最不堪的地步,所谓法制、人权陷入最黑暗的时代。究其根源,就不能不回顾一下这十多年来中共对道德正信的打压。

一九九二年法轮功传出以后,吸引了中国各阶层的一亿人修炼。当初政治局六个常委都反对江泽民打压法轮功,他们非常清楚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提高人的道德,有利于社会稳定,对哪个国家都是有利的。然而江泽民出于妒忌和恐惧,和中共互相利用,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掀起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操控宣传机构污蔑法轮功,并堵死了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的路,“上访办”成了“抓人办”,法轮功学员们只能采取到天安门打横幅以及在各地散发传单来讲清真相,呼唤正义。

如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经十一年了,已知能核实姓名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超过三千人。

海外评论家横河博士指出:在迫害法轮功的十一年期间,严格地说,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六一零”办公室成立那天起,中国的法治就被系统地破坏了。到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司法界的滥权已经无法无天了。因为中共不会把滥权这部份限制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上,当权力扩张以后,它就会把所有人都卷进去。

现在很多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时,在法庭上质问法官:中国的哪条法律指出法轮功是邪教?控告法轮功学员“破坏法律实施”,那么到底破坏的是哪一条法律的实施?所有的法官都无言以对,他们反驳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法轮功在中国是完全合法的。尽管如此,公检法部门仍然完全听命于“六一零”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和判刑。

在这种法律成为一纸空文,打人、酷刑、杀人种种暴行都不会受到法律制裁的大背景下,施暴的警察又会如何对待其他民众呢?当一部份人被完全剥夺了人权甚至生存权时,这个社会中的所有人也必将陷入危险境地。这已经成为中国当今社会的真实写照。而这次在湖北省委门口遭警察暴打的竟然是湖北政法委、维稳办副主任黄仕明的妻子,这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政法委、维稳办都是直接参与迫害访民和法轮功学员的部门,参与迫害者可能不会想到有一天这样的暴力同样发生在自己的亲人身上。

法轮功信仰的是“真善忍”,而对“真善忍”的迫害,就是打击人最珍贵的东西──道德。当人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都被剥夺时,“假恶斗”必然横行。法轮功学员十一年来坚持和平理性反迫害,不只是在维护他们自己的合法权利,更是在维护每一个人的权利,维护人类的普世价值。


==生命的绿洲==

(女声)三个字带来的奇迹

一个父母眼中曾经的乖乖女,无意中却陷入了酒精与毒品的深渊;一个曾经幸福快乐的家庭从此被恐惧、愤怒所占据。当父母经历六年的噩梦已陷入绝望时,女儿却因为三个字在一夜间发生了令全家惊喜的转变……

凯蒂出生在澳大利亚一个叫米特岗顶的乡村小镇,她在一个富裕的、充满爱的家庭中长大。小时候,文静的凯蒂从来不和双胞胎妹妹一起淘气,还非常关心别人。父母也给予凯蒂很严格的道德教育,比如要尊重父母、永远不能撒谎。

然而上小学后凯蒂开始对自己受到的教育产生怀疑。她说:“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和周围的孩子不一样。他们可以说脏话。我开始想我自己是不是有点儿不对劲儿。我感到自己不合群。”无法辨别是非的凯蒂,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渐渐地她开始违背良知去做一些不该做的事。

当凯蒂上高中后,周围的环境使她的行为变得更糟。在凯蒂的同学中,一些女孩子开始和男孩子交往,他们酗酒和做一些叛逆的事情。凯蒂为了变得合群,改变自己内向的性格,也开始尝试和同学一起喝酒。

“我一开始喝酒,第一个周末就喝醉了,以后每个周末都喝得烂醉,甚至把酒带到学校去喝。”当喝酒成瘾后,不喝酒对凯蒂来说已经变得很难。她说:“我开始不爱看书了,成绩变得很糟。而我的成绩过去一直是让我引以为傲的。我也没办法和父母沟通了,因为我生活在谎言中。”

凯蒂开始无度地放纵自己,最后染上了毒品。

此时凯蒂的父母发现自己的教育已经失灵,根本没有能力控制凯蒂的行为。

“凯蒂染上毒品的那段时间是我们家最糟糕的日子,爸爸妈妈经历的太多了,简直很难想象他们现在还能活着。”凯蒂的双胞胎妹妹叹息着说道。

凯蒂的父母皱着眉头回忆道:“家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气氛。每个人都处于随时爆发的边缘。这完全是因为凯蒂的原因。”“她向我们保证不会带任何人到家里来。但当我们晚上一离开,她就开了一个聚会。一群男孩子喝得烂醉,把家里糟蹋得一塌糊涂,把CD放到微波炉里加热,在所有的床上小便,还从家里偷东西。”凯蒂还曾去爸爸工作的地方偷药方,害得做药剂师的爸爸差点丢了工作执照。

“如果我一回家,全家都不高兴,他们得对我小心翼翼,如果他们有什么反应我的反应会更恶劣。我会大发雷霆、摔东西。”凯蒂平静地述说着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尽管如此,在内心深处凯蒂还是渴望回到过去的美好时光,变回那个乖巧的女儿。但在现实中,她和家人的关系却越来越疏远。凯蒂曾经想证明自己是一个正常的有能力的人,她注册了大学课程,但因为无法应对曾两次被迫退学。她只能继续用酒精、毒品来填补精神的空虚,越陷越深。

在服用毒品或醉酒后,凯蒂就会完全失去理智,她大哭、打人,甚至试图割腕自杀。大量的吸烟使她咳血,肺部剧痛、喘不上气来。内心的孤独痛苦加上健康的恶化,使凯蒂走到了人生低谷。“我讨厌周围的一切,但最讨厌的还是我自己。我知道自己在明明白白地毁灭着自己。”

一天凯蒂在报纸上看到了一个免费的打坐学习班的广告,这个不经意的发现从此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那只是一个很小的广告,但对我而言就像金子一样。”“我觉得还有人在免费地教人如何健康地好好地生活,不求回报。于是我想,那一定不错。肯定有他好的地方。”凯蒂去了这个打坐学习班,叫法轮功。“炼功时我感到一股从未体验过的热流急速地通过我的全身。”“它是那么热,让我感到很惊讶,就像我的整个身体都在得到净化。”“我读了(法轮功的)书,那是我的故事最精彩的部分。因为我只读了两页就明白了,啊,这本书教导的是‘真、善、忍’!”凯蒂意识到这就应该是自己的生活准则,自己就应该按照“真、善、忍”去生活。“我的心灵开始苏醒。我要遵循这三个字来改变自己。一直以来缠绕我的忧虑、恐惧、仇恨,最终我能够把它们赶走了。”

在两个妹妹看来修炼后的凯蒂简直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从她一开始炼,就能看出她变得健康多了。”“她放弃了身上(鼻子、舌头)的环儿、毒品啊,过去这些东西曾经是她身份的象征。”“她甚至改变了思维方式,比如她更愿意表达对别人的欣赏,开始考虑别人和容忍。她以前从来不会那样。”父亲也感慨地说:“她现在变得和她小时候一样乖巧。这是凯蒂六年来第一次能和我们、和她姐妹朋友相处融洽。”

凯蒂彻底停止了抽烟、吸毒、酗酒,她的生活开始走上了正轨。“她重新回到了大学校园,成绩优秀。她还找到自己的好丈夫西门,她现在的生活,你们看一看,真好。”凯蒂妹妹微笑着说。

因为找不到人生准则,青少年时期的沉沦差点毁掉了凯蒂的一生。然而“真善忍”的法理犹如黑夜的灯塔给凯蒂带来了希望之光,使她不再迷失,重新找回了美好的生活,心灵充实快乐。


==风雨沧桑==

(女声)一家六人遭迫害 两人含冤离世

四川省邻水县曹平一家六人坚修法轮大法,被县“六一零”及国安大队李吉良、赵勇、胡渝等人长期迫害。曹平被劫持到四川德阳监狱,经常遭受毒打,2003年6月28日,曹平被折磨得不省人事时,狱方为推脱责任把他送回家。曹平二十多天后离世,年仅三十九岁。

父亲曹志荣,现年七十九岁,曾被非法判三年劳改;母亲唐素兰被非法判四年劳改;弟弟曹继光被非法判刑五年;姐姐曹雪琴被非法劳教三年;姐夫张吉安被劳教所注射不明药物后大脑反应迟钝,手脚不灵,回家后又遭“六一零”及国安人员经常来家恐吓威胁,于2008年初含冤离世。

曹平,1963年12月生,家住邻水县棉麻公司家属院3楼1号,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2000年7月,曹平为法轮功去北京上访,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北京警察劫持、非法关押。后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5月28日曹平在邻水县北门姚家坝被恶人告发,被“六一零”恶警李吉良、胡俞、赵勇以及当时的城北派出所杨所长共七、八个警察绑架毒打,脚膝骨被打断,抬到邻水看守所。恶警赵勇用木棒狠狠打击曹的全身,当时就把曹的左脚打断,经医院检查,膝盖骨被打碎。

三个月后曹平伤势仍未痊愈,县国保大队队长李吉良和恶警赵勇等人在看守所提讯时,把曹平吊起来,残忍地用棍棒拳头毒打曹平全身,又把他的左手打断。恶人的毒打使曹平经常内脏疼痛,身体明显消瘦。

2002年5月8日,曹平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德阳监狱,恶警对曹平酷刑洗脑,在炎热高温天气里,罚他在烈日下举着双手站立,手脚还不准动,曝晒下,曹平经常晕倒在地;恶警指使刑事犯毒打曹平,还克扣他的饭菜,每顿都食不果腹。

曹平长期遭受酷刑折磨,只剩下皮包骨头。2003年6月28日,监狱推卸责任把曹平送回家中。回家后,家人都快认不出他了,原来他体重130斤,高1.7米,可现在只有60斤!他回家后几次大便出血,周身疼痛不已,内脏剧痛,不能入睡。2003年7月7日晚经医院抢救无效去世。

曹平的弟弟曹继光,1998年抗洪立二等功。在中共国安人员绑架他母亲后、来非法抄家时,他不准抄他的房间,就被强行非法关押15天。释放后,他看透了中共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诬陷诽谤,也开始了修炼,很快改掉一切恶习,他决心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做好人的曹继光却遭到了警察绑架、毒打,2002年7月被非法判刑5年。在德阳监狱的9个月中,曹继光长期被关小牢,恶警利用犯人对他24小时强行洗脑。曹继光告诉那些人,他原本患有乙肝,修炼法轮大法后肝炎痊愈,身体强壮了,思想行为也变得高尚了,要想让他不修炼那是决不可能的事。就这样,曹继光无论大小便、吐痰,抓痒等等都受到控制,经常被打得撕心裂肺地惨叫而昏死过去。

2003年5月20、21日中共四川省委副书记李崇喜先后到四川省女子监狱和德阳监狱,对迫害法轮功的事作安排。5月23日中午。德阳监狱出动了武装警察秘密将12名法轮功学员转监。曹继光被转到四川广元监狱。从被转去的那一天开始,他就被关在小牢里,狱警唆使四、五个犯人监视他,经常对他施以酷刑,曹继光一度生命危急。

原本修心向善的一家人被中共迫害得支离破碎。令人悲愤的是,在曹平的姐夫张吉安含冤离世几个月后的2008年4月,公安局、“六一零”为了所谓“确保奥运”,还在追问张吉安的情况,准备再次绑架他。


==心灵阳光==

(女声)人们信赖的好诊所

二战结束前的台湾受殖民地统治的影响,医师具有崇高身份和社会地位,这一风气延续到战后。一九四二年出生于嘉义的郭俊男,很争气地考上人人羡慕的医学院,攻研小儿科领域。毕业后在台南开业行医。

郭医师秉持医德并有相当不错的医术,诊所门庭若市,每日看诊一、二百人是常事,一到季节更替或遇有流行性疾病,比如感冒等,单就他一人的最高记录,经常一天看诊高达三百人。如此经年累月,在别人眼里郭医师赚进大把的钞票,加上从护理学校毕业工作没多久就与他结为连理的妻子向晓萍温柔贤淑,儿女乖巧聪敏,真是得意人生呀。但是疲累感日益严重的郭俊男不免思索:“一旦失去健康,钱赚得再多又有何用?”

二零零零年底,郭医师的妻子向晓萍偶然看到中共构陷法轮功的新闻报导,赶紧告诉郭医师,他俩都是第一次听说法轮功,中共的电视画面让他们非常好奇,并且产生很多怀疑: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这个新闻影片怎么来的?怎么报导的都是负面的?中共放出来的消息可要反面去看才是真实的。

在看到新闻的第三天,夫妻俩在订阅的报纸中发现“法轮大法简介”以及各地炼功点的材料,立即打电话联络。俩人从法轮功九天班炼功点又直奔书局,请回《转法轮》和《转法轮法解》,迫不及待地捧读到深夜不肯释手。郭俊男说:“我们把所有的大法书籍都请回家,一气呵成从头到尾看一遍,越看越是舍不得放下,越发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高德大法,正是自己二十几年来寻寻觅觅、梦寐以求的修炼功法。”

学法轮功半个月左右,郭医师的疲劳现象就获得舒解,他神采奕奕地说:“现在每天早上七点开始工作到晚上十点多,就算只睡三个小时左右照样精神很好,一点也不觉得累。”向晓萍时而发作的偏头疼也不见了。夫妻俩决心一修到底。

台东有个泰源监狱,也叫技训所,可容纳几千人,是台湾第一大技训所,所内很多是重刑犯的服刑人,经常有冲突干架、受伤或生病的情形,送外就医既不方便又担心发生状况。二零零三年某天,典狱长找到当时任“东河卫生所”主任的郭俊男医师,商量可否能到狱中为受刑人看病。这不是卫生所的服务范围,郭医师答应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去做医诊服务。郭俊男看到服刑人出狱再犯案的很多,就自告奋勇带领服刑人学习《转法轮》和炼法轮功五套功法。狱方以安全起见,再三告诫郭医师,问要不要给服刑人戴上脚镣手铐。郭医师总是摇头说不用这样,这部大法能让人从内心真正向善。

狱方人员在一旁看着,简直不敢相信:服刑人读书的声音越来越温和动听,读书人的脸色越来越祥和,平日里凶狠难搞的受刑人竟然象学堂里的小学生。狱方长官和工作人员也敬佩地捧起《转法轮》,跟着读起来。

一两年过后,好多位受刑人获得假释出狱,投入新生活。郭医师说:“很多受刑人出狱后还主动跟我保持联络,写信给我说:‘学习法轮功后,才知人生的目的、生命的意义以及如何做人,保证不会再做坏事。’我感到很安慰。”

六十五岁那年届龄退休后,郭俊男在东河村开设诊所继续行医。夫妻俩秉持“真、善、忍”理念,成为村民信赖的良医、好友。

一位五十来岁的女士“阿桑”因为头痛不已、眼凸、想吐,遵照郭医师的建议到市区大医院照X光片,做断层扫描检查出脑部长了一颗三公分左右的瘤,压迫神经造成的病症,她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在手术台上长眠不起,所以不愿依市区医师的建议开刀取瘤,宁愿定时找郭医师打针、控制脑瘤不再恶化。几次后郭医师告诉她说:“你这样也不是办法,你去买本《转法轮》回来,不带任何观念地、不想你的病,你就无所求地、专心地去看。”阿桑说:“好!”

这一去就是三个月没再见,郭医师挂念着打电话到她家:“请问阿桑还在吗?”是她先生接听的电话,他笑哈哈地回应道:“死都还没死,怎会不在,她正在厨房做饭!你等等,我叫她来。”郭医师问阿桑:“你情况怎样?怎么三个月都没来打针?《转法轮》那本书看了吗?”阿桑回答:“已经看完三遍喽,就照你说的那样什么都不多想、认真地去看书,头不痛了,也就不来打针了。”郭医师吩咐她继续看书不要中断。

又过了三个多月,阿桑带着孙子走进诊所,郭医师关心地问道:“怎么?来打针了吗?”阿桑得意地说:“哈!你错了,我孙子感冒了,我带他看病来了,不是我。”郭医师叫她去市区大医院复诊,检查结果:脑瘤消了!市区医师啧啧称奇。

近几年,到台湾东河村观光的游客、包括大陆游客与日俱增,“东河诊所”是游览车必经之路。郭医师夫妇希望路过的人们都能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印在脑海,获得生命的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