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252)

发表日期: 2011年4月28日
节目长度:29分4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25 KB

27,90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真相与人心: 美国大学生伸张正义; 再谈四二五 走出谎言迷惑
==生命的绿洲: 炼功音乐在日本地震避难所中回响
==风雨沧桑: 常州大学研究生被劫持 母亲要求放人
==心灵阳光:天堂真的存在
==神传文化:天理良心 不可或缺

==热点追踪==

(男声)匈牙利法轮大法学会成立

匈牙利法轮大法学会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在匈牙利作为非营利组织正式注册。匈牙利法轮大法学会的成立将有助于法轮大法在匈牙利的弘扬,使更多的匈牙利人民从这个古老的功法中身心获益,并了解中国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政权残酷迫害的真相。

迄今,法轮大法主要著作《转法轮》已被翻译成二十五种语言并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法轮功》一书也已被翻译成三十种语言并出版发行;还有更多语种的翻译正在进行中;目前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有法轮功修炼者,还有更多地区的民众正在陆续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真相与人心==

(女声)美国大学生伸张正义

近日美国波士顿大学举行“法轮大法周”的活动。2011年4月14日,法轮功学员在波士顿大学教堂广场上摆放真相展板,向人们讲述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的事实。该校国际特赦组织的学生们也帮助法轮功学员呼吁制止迫害。

4月12日,Facebook网站上公布该校“法轮大法周”的活动后,一名大陆留学生向该校的法轮功学员雪莉发出尖锐的评语。

国际特赦组织成员阿丽亚娜•卡茨,是社会学和希伯来语系大三的学生,也是法轮功学员雪莉的室友。当卡茨看到评语后,就回函给这名留学生为法轮功辟谣。她写道:“法轮大法发展迅速,对一些不修炼的人或那些遵循共产党路线的人,会误认为是X教。(我虽然不修炼法轮大法)但是我从我的室友和其他法轮大法修炼者身上看到的是慈悲和爱心。”

“我知道中共动员全国的宣传机构,极尽所能来诬蔑法轮大法。一个人不管是否相信大法,从最基本的人性而言,在面对迫害威胁和种族灭绝时都应该站出来,而不是视若无睹。”她建议对方以开放的心态来参加“法轮大法周”的活动,客观地去了解法轮功。

在卡茨的鼓励下,第二天雪莉和他畅谈三个小时,明白了法轮功真相,改变了观念。他告诉雪莉,“很高兴能和你交谈!昨天我不是有意得罪你!这是我第一次和其他人起冲突。我真的很感激你能分享你的观点,让我有机会从不同的角度来了解事情真相。”

(男声)再谈四二五 走出谎言迷惑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到位于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信访办公室集体上访,在当时引起举世震动。四二五上访是法轮功学员平和理性地在中共暴政面前坚持自己做好人的权利。经历了十二年的岁月后再看四二五,愈发清楚地看到四二五所展现的善良和坚忍,因为这善良和坚忍一直贯穿于法轮功学员在过去十二年的历程中。

中共一直以暴力和谎言维护其统治,一些人的理念被中共的恐吓和迷惑所扭曲。有人说,是四二五上访导致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其实以江泽民和中共对权力的变态心理,即使没有四二五上访,他们也会制造其它事端进行迫害。引起四二五上访的天津警察抓人事件本身就是中共制造的事端。在四二五之前中共就已经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打压,不然法轮功学员也就不会在上访时提出“释放被抓学员”、“允许法轮功书籍正常出版”、“给予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这样的要求。早在一九九六年,中共公安部就以先定罪再调查的方式对法轮功罗织罪名,只是因为法轮功做得太正,中共没有抓到任何把柄。所以并不是四二五导致迫害,而是中共和江泽民的邪恶本性导致迫害发生。

也有的人以为,去上访的人太多了而导致迫害。法轮功学员上访是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人再多也是合法的,何况他们的上访是那样的平和理性。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涉及到全国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修炼者,而上访的人数不及法轮功学员总数的千分之一。迫害的发生不是因为人多,而是中共容不得民众表达意见,更容不得这么多人做好人。

还有的人说,信仰可以,但是造反不行,搞政治不行。法轮功学员上访,只是以最和平的方式集体表达意见,他们对政权和政治根本没有任何兴趣,和造反更是沾不上边。至于说搞政治,对中共江泽民集团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当然有权利反迫害、揭露迫害,揭露实施迫害的中共,这是任何公民都应该有的权利。在正常的现代社会,信仰无罪,谈政治也无罪,法轮功学员谈政治并非对中共权力感兴趣,天鹅不与乌鸦争腐肉。法轮功学员在中共政权之外的一百多个国家的情况也足以证明法轮功不是一个政治团体,从未介入政党政治。

四二五上访,法轮功学员只是维护自己的信仰,维护自己做好人的权利,这是做人的底线,他们堂堂正正地守住了做人的底线。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则暴露了其一贯用“政治”整人的邪恶本质。你不和它同流合污,它说你政治上不积极;你表达自己的意见,它又说你搞政治。

有的人在中共的恐吓和欺骗下,误以为中共倒台会使自己的利益受连累。而事实上,中国以前历朝历代没有中共,而那时的中国却有着辉煌的文化、发达的经济。在同是中华文化的台湾没有中共,而台湾人民的生活却很富足。很多中国人都希望移民到西方国家,那里更没有共产党的统治。中共在过去六十多年的时间里搞的种种运动,给中国人带来了太多的灾难。如今的中共贪污腐败,欺压民众,让中国社会道德沦丧,正在把中国拖入深渊。恶贯满盈的中共很快就要走下历史舞台,中国人了解中共本质、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是自救救人,赢得未来,从而不给中共做陪葬。没有了中共邪党,中国人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生命的绿洲==

(女声)炼功音乐在日本地震避难所中回响

发生在日本的地震、海啸、核电站事故的系列灾难触痛着每一个人的心灵。截至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仍有近十五万灾民分布在一千八百多个避难中心。一群居住在日本的中国人前往灾区,把自己亲身受益的法轮功功法教给灾民们,希望通过舒缓的动作帮助灾民恢复弱化了的体能,并释放他们沉重的心理压力。

四月九日,三十多名在日华人法轮功学员从东京出发,分别赶往重灾区之一的宫城县及近距离辐射隔离区的避难所。他们表示,生活中都曾受到过善良的日本人的帮助,希望借此机会把自己认为最能舒缓身心压力的法轮功功法教授给灾民,也希望能够同日本人民共同度过灾难。

其中十名法轮功学员来到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六十公里左右的须贺川市的一个避难所。这是一个空旷的室内体育中心,该处的灾民多来自核电站二十公里圈内的居民。走进避难所,即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的忧虑。

舒缓的炼功音乐在避难所里响起,原本席地而坐的灾民们一个接一个站了起来,渐渐围了过来,一边看着示范一边跟随着音乐做起了法轮功的炼功动作…… 他们看上去很认真,四五个、七八个人一组围在法轮功学员的身边,有八九十岁的老人,十几岁的少年,带着孩子的父母,整个避难所里处处都是学炼动作的人们。原本就是灾民的十几位避难所工作人员更排成了一排,跟随着音乐向法轮功学员学习炼功动作。

一位之前还在火炉前烤火的老人说,“刚才冰冰凉的,炼功后全身发热,额头都开始冒汗了;有的说,手掌心发热,全身说不出的轻松。”还有一位因照顾老人而手臂酸痛的女士说,“手臂顿时轻松了许多”;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称赞说,“真不愧为有几千年历史的传统文化。” 一位法轮功学员事后说,“看着人们的脸上渐渐有了红润,不知不觉有了笑容。”

灾民们纷纷表达他们的感谢之情,“感谢法轮功学员们从东京来到灾区,感谢他们带来有益身心的气功,感谢他们那一颗颗真诚的心。”人们一个个站起来,一边鼓掌一边不停地点头致谢。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四月十八日,已有超过一百人次的华人法轮功学员分别前往仙台市、石卷市、气仙沼市、东松岛市、福岛市等受灾地的几十个避难所,向灾区的人们教授法轮功。其中有的地区被海啸完全吞没,有的地区因为核辐射关系导致较少义工问津的避难所,却在那里经常看到法轮功学员的身影。


==风雨沧桑==

(女声)常州大学研究生被劫持 母亲要求放人

易松,常州大学零九级高分子理论研究生,家住麻城白果镇董家河村易家河坎湾。他是位品学兼优的青年,也是一名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近日他被非法关押在常州锦海假日大酒店强制洗脑,家属千里迢迢赶到常州市,却不让探视。以下是易松的母亲訚爱梅的呼吁。

我是易松的母亲。我的儿子易松在常州大学读研究生,3月22日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讲法轮功真相被常州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主任季黎明等人绑架,失去人身自由。前几天,我和亲属不顾家境贫寒,路途遥远,一路问到常州,希望见我儿子一面。不料常州“610”主任季黎明丝毫不考虑我们内心的痛苦,根本不听我的申诉,不停地当众辱骂我。

我平时以做衣服、换拉链、补破为生。我的丈夫易作元是白果织布厂下岗工人,常年在珠海打工。修炼法轮功前,我的身体一团糟,记得1997年,我病倒在床半年,瘦得只剩七十多斤,双目几乎失明。村里的人都悄悄地说:“爱梅怕是活不了多长时间啦……”1997年9月,我们一家三口一同走入修炼。修炼后我一身的病痛不翼而飞,几近失明的眼睛从此恢复正常。法轮功给我们家带来了健康、和睦、幸福。

易松性格温和,天性善良,自从他11岁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更是处处为别人着想,时时对照“真善忍”:家中偶尔做点好吃的,他总要先送给奶奶一份;不管是吃的、穿的、用的,易松总是让弟弟先挑;他在山西大同读大学时,每月生活费只用两百多元,生活非常节俭,从不与同学攀比,从不叫苦。我用边边角角的弹力布为他做了一双布袜子,他穿了四年,一直到读研究生时,袜底磨破了,他还舍不得丢,让我补一下再穿……易松对我更是体贴,细心,他在家时,总是心疼我干活辛苦,总是抢着做家务。有时,我做点好菜给他们兄弟吃,易松总是悄悄地把一些好菜埋在我的饭碗里……

易松总是主动帮助别人。隔壁十多岁的小男孩因为脚骨折,上了夹板不能动弹,易松就主动去照顾他,帮他接屎接尿。上高中时是寄宿制,有时天气骤然变冷,远处的同学没有带衣服的,易松就主动把自己舍不得穿的新毛衣给同学穿;同学的衣服破了,易松就带回家,让我帮着给缝好。

易松勤奋好学,常常名列前茅,家里墙上贴满了奖状。读大学、研究生时,校园里恋爱成风,男女同学出入成双,甚至租房同居,易松不赶潮流,洁身自好,潜心读书。易松考上研究生,村里人都为他骄傲,山窝里飞出了金凤凰,村里人都羡慕我有福气,生了这么一个好儿子。其实我是沾了法轮功的光了!易松在这个世风日下的花花世界里,能够挡住外界的诱惑,正是因为他心里对法轮功“真善忍”的坚定信仰。当局现在把他关了那么长时间,要不择手段、不惜代价地“转化”他,请问你们到底要把他“转化”成什么样的人?我很担心儿子的安全。有报道说,很多洗脑班给法轮功学员打毒针,把好人打得精神失常,还把人整死逼疯……
我儿子易松信仰“真善忍”没有错,他有信仰自由,他传播法轮功真相也是他的言论自由,都应该受《宪法》保护。翻遍中国所有的法律,没有一条法律涉及修炼法轮功违法。相反,对我儿子易松非法拘禁、强制洗脑、不许亲属探视等行为恰恰是违法的。信仰合法,迫害有罪。希望非法劫持易松的人早日释放易松,还他自由!


==心灵阳光==

(男声)天堂真的存在

最近,讲述一个美国男孩濒死体验的书籍——《天堂真的存在》(Heaven Is For Real)已经在美国连续7周登上畅销书榜首,至2011年4月已经印刷超过100万册。

这个男孩名叫寇顿.伯剖(Colton Burpo),现在11岁。2003年,快4岁那年,他因为盲肠破裂、生命危在旦夕,必须立即动手术。后来他终于被抢救过来了。

过了差不多一年,有一天他和爸爸、妈妈、姐姐一家4口驾车经过那所抢救过他的医院,爸爸问小寇顿是否还记得这里?小寇顿说:“当然记得,天使就是在这里唱歌给我听的。”他一脸认真地接着又说:“因为我害怕,所以耶稣请天使唱歌。”他还说出更令全家人吃惊的事情:耶稣还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呢。

小寇顿回忆说,那天他从手术桌上“升了起来,低头一看,见到医生在忙”,于是穿越墙壁,看见爸爸妈妈在祈祷,而且是在不同房间──他说的丝毫不差。

后来有一天,他突然说:“妈妈,我有两个姐姐。”妈妈非常惊讶,她从未告诉小寇顿,在他出生前,有个姐姐因流产无缘出世。小寇顿说:“天堂的姐姐很眼熟,她抱着我很高兴,说终于见到家人。”他还说,在天堂也见到过世30多年的曾祖父。

去年11月Fox News报导了这个男童的故事后,他上天堂的经历一直受到极大的关注,作为“天堂存在”的佐证,至今很多国家的媒体还在持续跟踪报导。

在过去的20年中,大量的濒死体验案例和有关研究发现引起世人注目。据美国著名的统计公司盖洛普公司调查估计,仅在美国就至少有1300万至今健在的成年人有过濒死体验。1978年,国际濒死体验研究协会正式成立。有关濒死研究的论文不断发表在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和《濒死体验研究》上。科学家归纳出濒死体验最一般的要素:飘离身体;通过黑暗隧道;朝一束光升去;与朋友亲戚相会;一生的全景回顾;观察到各种奇异的色彩和天国景象等等。

很多人或多或少都思考过自己死亡后将面临什么,也会对死亡产生莫名的恐惧。但如果真的有灵魂存在,对我们来说不是个坏消息,那说明我们生命可能不只一生,肉体只是件经常更换的外衣。那么,我们究竟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我们自己真实的生命又是谁呢?


==神传文化==

(男声)天理良心 不可或缺

以下是明代郑瑄《昨非庵日纂》中讲述的作者的一段经历。

正德年(明武宗年号,1506—1521年)己卯日,我(本文原作者郑瑄自称)北上到王家渡,同时靠岸的几条船,都是同辈人乘坐的。一会儿,船上的人,与土居人(当地百姓)发生殴打。把船上参加斗殴的人揪来一看,正是我的家僮。

我轻微地责备了我的家僮,然后让当地的土人离开,土人还想纠缠,不愿意下船。同辈中,有一个人,很快站起来,赫然大怒,斥责当地的土人说:“吓!你们是什么人?敢集结这么多人,上官船行劫,反而说是船上人打了你们!把他们捆起来!”那些土人,这才感到害怕,叩头哀求。那个人,一下子就把土人呵叱下去了。

在座的人,都啧啧称赞其人有才干。而那个人,自己也十分的洋洋自得。他对我说:“老兄,你怎么如此迂腐!做官要用智谋,天理良心四字,是用不得的!”我听了很失望,就什么话都没有说。

后来,那个人被授予绍兴推官(官名),果然随心所欲,罗织罪名,枉法使坏,陷人于罪。被他冤枉的人,无计其数。再后来,那人又升为刑部主事(官名),恣意妄为,更加蛮横无忌,人皆畏恐。却不料,他突然在背上长了一个痈疽,最后,发展到溃烂流污,穿透胸口而死。他没有儿子,其后事,问及乡民,大家都眉头紧锁,不忍说出其凄惨之状。

噫!那个人所讲的“天理良心四字,是用不得的”话,真是自害其身。人怎么能把“天理良心”放在一边,弃置不顾呢?这四个字,是不可或缺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