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291)

发表日期: 2012年2月7日
节目长度:30分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94 KB

28,17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悉尼新年大游行 法轮功队伍耀眼

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九日傍晚,澳大利亚悉尼市政厅举办了庆祝中国新年大游行,这是亚洲之外最大的中国新年庆祝活动,超过十万观众沿街观看,法轮功团体应邀参加,受到民众欢迎。阵容整齐的天国乐团、精美的巨型金色花车在一百多个游行队伍中格外耀眼,引来观众热烈的掌声。来自山东烟台的赵先生告诉记者,他和太太对法轮功的团队是最仰慕的,他感到他们十分祥和。他经常在唐人街看到真相资料,令他敬佩,他希望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能早日制止。


==真相与人心==

(女声)“围攻摄像头”与“围攻中南海”

近日,北京一位遭到中共当局限制自由的艺术界人士被警察传唤,传唤的理由竟然是涉嫌“围攻摄像头”。

该艺术界人士1月15日在推特发文说:“昨晚被朝阳区南皋派出所传唤,传唤理由是涉嫌围攻摄像头。”网友对官方传唤的理由不断嘲笑,律师们也指出,当局安装摄像头监控公民,本身就不合法。

“围攻摄像头”的罪名固然荒唐,然而被中共扣上“围攻”一词,其实意味着要遭到严密监控,以致随意打击。看一看中共当年制造的所谓“围攻中南海”的谎言,就更容易理解。

1999年4月11日,中共公安部长罗干的连襟,没有学术建树、靠投机政治当上所谓科学院“院士”的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文章,捏造事实诽谤法轮功,有意进一步制造事端。

4月18日至24日,部份天津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相关机构反映实情。23日和24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和非法逮捕法轮功学员,致使学员流血受伤,45人被抓。法轮功学员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你们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出于对政府的信任,法轮功学员4月25日自发来到国务院信访办。当时的总理亲自接见上访的学员。法轮功学员申诉了三点要求:(1)释放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2)给法轮功修炼群众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3)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当时的总理很快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重申了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当晚学员静静离去。整个上访过程秩序井然,离开后地上没有一片纸屑,连警察扔的烟头都被学员清扫干净,有的在场警察感慨地说:“看,这就是德!”

法轮功学员4.25上访和平理性,是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权利,是面对强权暴政坚持信仰、坚持对良心负责、对社会负责,却被中共江泽民一伙妒嫉成性、权欲熏心的小人以“围攻”的大帽子栽赃陷害。

今天,人们在回顾这一栽赃时,可以更清楚地看出实质:法轮功讲“真善忍”;共产党讲假恶斗,与中华传统道德价值完全相悖。因此,中共在抛出“围攻中南海”谎言的前三年,就有预谋地系统实施对法轮功的打压了。从1996年《光明日报》的舆论攻击开始,到禁止出版法轮功书籍,到江、罗一伙扣押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对法轮功的正面肯定批示;从1998年7月公安部内定法轮功为“×教”,四处派特务收集“罪证”未果,再到动用公安强行驱散炼功群众、非法抄家……三年中,打压不断升级。最终由警察殴打及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天津事件”,引发了“4•25”和平上访。

“围攻中南海”的大帽子只不过是中共发动公开迫害的借口。后来的事实证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其历史上最为邪恶的迫害。

无论“围攻中南海”还是“围攻摄像头”,都令人感慨:中共与民为敌,与道德正信为敌,肆意颠倒是非,很多中国一般老百姓的生存状况何其艰难!俗话说人不治天治,如今一亿多中国人汇入“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的“三退”大潮,正是民众不愿再被其愚弄,让生命回归道义良知的清醒之举。每个人都应该了解真相,理智做出选择。

(女声)参与迫害善良 恶报如影相随

法轮功学员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一些中共不法人员却为了私利,迫害法轮功学员。然而善恶必报是不变的天理,人在做,神在看。以下选自明慧网近期刊登的恶报实例。

夏友初,男,六十二岁,湖南常德市武陵区法院审判庭庭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多次参与办案,迫害法轮功学员。青年法轮功学员郭照青女士,因不放弃大法修炼,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遭恶警绑架后,惨遭毒打,现场地下流下大量鲜血,酷刑致使其遍体鳞伤,双下肢萎缩瘫痪,丧失生活自理能力。有人劝夏友初“不要判了”。而夏友初却坚持说:“要判!这是我办的最后一个案子了。”郭照青被夏友初内判十年。夏友初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庭制造巨大的痛苦,来换取和满足个人的“虚荣与成就感”,然而两年后的二零一一年夏天,夏友初突发脑溢血,全身瘫痪,神志不清,生不如死,只有一口气躺在床上。

山东省阳谷县大布乡派出所恶警訾敬山,在派出所值班室因心脏病死亡,四十多岁。訾敬山在二零零七年十月左右疯狂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强迫签字画押,严重地干扰法轮功学员与家人的正常生活。

刘玉同,男,五十多岁,山东省荣成市台上刘家村治保主任。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刘玉同积极配合荣成“六一零办公室”多次对该村法轮功学员骚扰,绑架至“转化”班。法轮功学员劝他不要助纣为虐,刘玉同不但不听,反而到处宣扬他的恶行。刘玉同自从参与迫害法轮功以来,大病小病不断,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突发心肌梗塞而亡。

(女声)行凶者心虚撤诉 中共法院诬判受害者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一日,法轮功学员张玉堂到密山市“法制教育学校”探视前一天被“六一零”绑架的外甥媳妇,遭洗脑班人员陈金雷等四五人刁难、殴打,张玉堂五根左肋骨被打断。所谓“法制教育学校”,其实是“六一零”组织非法设立的洗脑班。

在密山政法委的操控下,“六一零”头子于晓峰、洗脑班的恶人王晓平、陈海雷、陈金雷、中心社区书记蒋志慧等人制造伪证,做假证言,勾结密山市检察院、法院,以“妨害公务罪”非法起诉张玉堂。

张玉堂的律师当庭指出:所谓的密山市“法制教育学校”纯属违法机构;证据显示,陈海雷起诉书上说他被打倒在地,属造谣诬陷。陈海雷提供的受伤证据——编号B57591的X片,属于一个叫陈雷的,而无论从姓名到年龄,可以肯定陈雷与陈海雷不是同一人。

陈海雷自觉理亏,当庭提出撤诉。密山市检察院和法院在“上级”操控下,却枉判张玉堂五个月拘役。

张玉堂被放出来时被迫害得皮包骨,已丧失劳动能力。家属要讨还公道。张玉堂的律师表示,支持家属一告到底,谁也逃脱不了正义的制裁。


==生命的绿洲==

(女声)超越语种 缘归佛法

“那个夜晚我记得很清楚。坐在落日余晖中的豆田里,我满眼含泪。当时我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巴哈玛,我阿姨的农场上。我恳求上苍告诉我该怎么做。我说我只想做正确的事,哪怕真理与我所知的一切相反。”

这段话是美国亚特兰大市的大学生艾米•哈里森说的,象许多人一样,他一直在尝试很多不同的探寻真理的道路,但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可是就在他向上苍含泪恳求后的几天,奇迹发生了。

他说:“三天后,我开始了一份夏令营中的新工作,并有机会和我的同事聊天。我的同事提及他已修炼一种功法一年半,第二天,他拿来了《转法轮》。我每天都读。大概过了三周左右,我告诉我的同事想去炼功点学动作。他甚至愿意拿出自己婚礼前的早上来帮我。炼完功后,我回了家,然后他才去教堂举行婚礼。后来,我参加了在华盛顿DC的修炼心得交流会。这次活动令人惊叹,我从没遇到过这样无私的人们。我也开始真正领悟到李老师讲的法的真意。我得到了一套新的行为准则,不仅仅是道理上明白,而是从内心深处理解。”

年轻的美国人艾米•哈里森,那时不会中文,但是借助翻译,他依然从内心深处理解了“李老师讲的法的真意”,法轮大法是真理,能超越语言的限制展现强大的力量。

挪威的高中生约翰,在二零零八年不满十七岁,四月的一天,他从网上下载了《转法轮》,他下载的自然也是翻译版本。两个月后约翰开始看《转法轮》。这一看非同小可,许多不解的问题被解开了,约翰觉得要赶紧多了解法轮功,法轮功是唯一能帮助人解脱痛苦的真理。

法国人托马斯•多布森走入法轮大法后,在一年左右时间里,只知道“真、善、忍”的原则和法轮功炼功动作。在一九九六年九月他终于得到了一本法文版《转法轮》,他如饥似渴地读起来,从此修炼至今。

印度尼西亚的苏亚那,二十三岁时是一名建筑合同工,两次重大事故使他于长期难忍的痛苦中。修炼法轮功一年后,折磨了他二十七年的疼痛消失了,抽烟酗酒的不良嗜好也随风而逝。他最初读的是印尼语的《转法轮》,当他读到〈论语〉和第一讲时,止不住流泪,内心充满了深深的喜悦。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于一九九二年在中国长春由李洪志先生传出,至今弘传一百多个国家,一亿人修炼,法轮功的著作被翻译成三十九种文字,各族裔的人们,即使不懂中文,读着翻译成别国文字的法轮功著作,按照“真、善、忍”原则不断提升道德水准,同样可以获得心灵的净化和身体的健康。

洁欣•高得瑞,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教师,二零零一年九月,她在ABC电视台的节目里看了一部关于法轮功的纪录片,马上被这个功法深深地吸引,并开始学炼。炼功时,暖融融的热流倾泻下来,通遍她的全身。更让她惊奇的是,她游泳时居然不感觉累了,可以一直不停地游,她不再感到呼吸困难。法轮大法不仅治愈了她身体上的疾病。以前她的性情暴烈易怒,说话没遮拦,从来不考虑是否会伤害别人。现在她做事能够考虑别人,生活中遇到不顺心的事,也不再责备他人了。

加拿大的康妮•契布卡女士谈到:“我记得第一次参加九天班时的神圣惊喜,当我与人分享这种时刻,我的心在发烫,感受到宇宙大法的纯洁而深奥,泪水夺眶而出。我也记得在一天之内快速地读完《转法轮》,反复沉浸其中。老师的话证实了‘真’融贯于我所有的生活经历中。”

米歇尔•哈克迈耶是德国的一名园丁。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是乐团“荒野边界”的主唱兼键盘手。一度是个留着披肩长发,在舞台上激情洋溢地挥动双手的新潮青年,后因嗓子经常疼痛而离开了乐队,最终选择了当园丁。二零零二年初他看了《转法轮》,觉得“真善忍”原则非常好,他希望自己也能成为这样的人。炼了功后,他腰痛的毛病奇迹般地好了,以前他试过很多方法,都不管用。

米歇尔尝试重新唱歌的时候,他惊喜地发现他的嗓子在慢慢地恢复。他的演唱风格也在发生良性变化。《愈来愈细腻,愈来愈明澈》是米歇尔修炼后创作并演唱的第一首歌:
我内心十分清醒
贪婪、恐惧和痛苦没有它们的位置
我开始感到宁静
因为我思想拥有这些真理
它们毫不动摇
我这才知道我在哪里
Zhen 是真
Shan 是善
Ren 是忍
在我心中
愈来愈细腻,愈来愈明澈
每个字都深思熟虑

一个德国人用德语谱写的歌词所传达出的心境,与使用中文的中国大法弟子们的心境,没有什么不同:法轮大法使修炼者越来越清静,越来越与宇宙特性“真善忍”同化。

其实,世界上各民族的人都可以在法轮大法中找到完美的真正的幸福体验。因为法轮大法的原著文字虽是中文,但是真理的福泽之力是从来不受语种制约的。


==风雨沧桑==

(女声)宋彩虹被恶警绑架毒打十几天致死

宋彩虹,一位人如其名,原本漂亮健康的四十一岁妇女,被葫芦岛市拘留所副所长张俊峰等人在过年前的短短十几天毒打折磨致死,恶警行凶的理由竟是她给家乡父老赠送带有法轮功真相的年历。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法轮功学员宋彩虹在赠送真相年历时遭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绑架到钓鱼台派出所,主管办案的是副所长赵利阳。在派出所,宋彩虹不报姓名,被警察暴力殴打,并于当晚送往葫芦岛拘留所。

十二月三十一日早晨八点左右,宋彩虹拒报姓名,喊出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被拘留所副所长张俊峰带领几名警察把她提到另一个房间长时间毒打,四五个警察把她打倒在地,揪住她的头发,踹肚子,踢后背,张俊峰边打边叫:“给我狠狠地打,看她还报不报姓名,看她还喊不喊了。”然后又拿出两根警棍想进一步行凶,被一名女警劝阻。

被送回监室后,宋彩虹身体急剧恶化,日夜频繁呕吐,痰中带血,有时咳出满口鲜血,难以进食。张俊峰还想毒打她,看她身体那样了才没下手。

一月六日,宋彩虹的意识出现间断的模糊状态,张俊峰怕出人命担责任,才给办案单位打电话要求到医院检查,钓鱼台派出所警察带宋彩虹到葫芦岛中心医院做检查,医生要求立刻住院,遭到随行的警察拒绝,宋彩虹又被送回了拘留所。

一月八日,宋彩虹的身体进一步恶化,经常神志不清,毒打致使内脏损伤、长时间呕吐不能进食,并出现急性尿毒症。宋彩虹于一月十五日早七点左右在三一三医院含冤离世。

宋彩虹睁着那双大大的眼睛,没有瞑目。为什么在“和谐盛世”,遵循“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七十八岁的老父亲痛失爱女,白发人送黑发人,肝肠寸断,老人呼唤爱女,老泪纵横,可宋彩虹再也听不到慈父的呼唤。

迫害宋彩虹的主要责任人是拘留所副所长张俊峰、钓鱼台派出所副所长赵利阳,参与者有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张力军、兴城六一零主任宋长江等。


==心灵阳光==

(男声)新年谈辟邪

趋吉辟邪,是我们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的一种心理追求,也是一种有着神传文化内涵的民族文化。从我们几千年前的先民,一直到今天,趋吉辟邪是一个被人关注的话题,人们自觉或不自觉地都在身体力行中。即便在中国大陆,人们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看那些高门大厦前的神兽,脖颈上的玉佩,房间内各种特殊的饰物,那都是人们在求得这些有着特殊内涵的物品给自己带来平安和吉祥。咱们就拣和大家贴得最近的、有代表性的几件东西说起——

铜镜是中国人从古至今流传的辟邪工具,人们认为所有妖魅在铜镜面前都无所遁形,这个观念延续了几千年。东晋葛洪曾提出,除了人之外所有物体,包括植物、动物、石头等都可以修炼成精,它们跟鬼魅一样可以幻化成人形来迷惑凡人,但却不能在镜子面前伪装。这些妖精鬼怪只要被铜镜照到就会现出原形。于是,铜镜就成为辟邪的器物。中国神传文化中的照妖镜,也就由此而生。

在历史的很多角落里都能看到铜镜的身影,征战沙场的将士的盔甲上,前后有两面铜镜,被称为护心镜。它的用处不仅仅是用来保护自己不被武器所伤,还有一个效用就是避免被妖精鬼魅所害。而铜镜在民间也随处可见,人们习惯把铜镜装置在建筑物的大门顶端,有驱邪镇宅之功用。

不过不是所有地方摆放铜镜都可以辟邪,据说将铜镜或玻璃镜放在室内不但不辟邪,反而会招来邪灵。因此,人们会在室内摆放另一样辟邪物件——桃木。

桃木一直以来是中国人眼中最好的辟邪之物,李时珍曾在《本草纲目》中写到:“桃味辛气恶,故能厌邪气。”在民间有许多关于桃木辟邪的传说,流传最广的出自《说邪•续世始》。传说在东海东少山上住着两位神仙,名叫神荼和郁垒,他们是专门驱赶游魂野鬼回鬼域的神,把守着鬼域大门。只要有鬼魂在夜间出去害人,就会被他们抓住,并用桃木杖抽打,被抽打过的鬼魂会永世不得超生。鬼怪都忌惮两位仙人的桃木杖,见到后便退避三舍。此后,桃木便被民间用来辟邪。

除了神荼、郁垒的传说,桃木辟邪还有其它很多不同说法。有书记载,后羿被桃木棒击杀,死后被封为宗布神。宗布神是专门捕杀恶鬼的仙人,他牵着一只老虎坐在桃树下,负责检验来往的鬼魅,宗布神会指挥老虎吃掉恶鬼。

至于为何一定要在桃树之下检验鬼魅,这其中又有一个故事。相传当年夸父追日,渴水而死,他死之后将手杖扔在大地之上,变成一片桃林。方便后人吃桃解渴。夸父象征着强大的征服力量,所以由他的手杖幻化出的桃林也有了驱鬼辟邪的作用。

正因为有了这些遥远古老的神的传说,人们才将桃木视为神物,并将桃木加工成各种各样的辟邪物件留在身边。在诸多桃木制品里,最著名也是最常被人提及的,莫过于桃木剑。桃木剑常被视为斩妖除魔的法器,百姓将桃木剑悬挂在卧室床头或是正对大门的墙壁上,希望能防止妖魔鬼怪侵扰。

==神传文化==

(男声)牛郎织女的故事及其内涵

牛郎织女的故事,最早见于汉代的《古诗十九首》。诗曰:“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诗中的牵牛星、河汉女指的是隔着银河两岸相望的两颗星,“迢迢”形容其相距遥远,“皎皎”描述其明亮皎洁,“盈盈”描述其水清浅,“脉脉”形容情思,含情欲吐,那时,还没有牛郎、织女的传说,而织女星是夏日里天空中出现时间最长、最明亮的一颗星,常常引起人们的遐想。

到了南北朝时期,牛郎、织女的故事就比较完整了。南梁吴均的《续齐谐记》和南梁殷云的《小说》中都有记载。《续齐谐记》中说,桂阳(今湖南郴州)有一位姓成名武丁的得道仙人,告诉他的弟弟说:“七月七日,织女要渡河,诸位仙人都要回宫去,我已经被召唤回宫,不能停留,和你告别了。”成武丁的弟弟问道:“织女为什么要渡河?你什么时候回来?”成武丁回答说:“织女暂时去见牛郎,三年后我再回来。”第二天,成武丁就不见了。直到现在,人们还在传说织女嫁牛郎的故事。

原来织女是九天瑶女,牛郎则是天上的一方星君。他们发觉世人随着物质世界的演进,渐渐就失去夫妻之间的伦常。除开利益与肉体的欲望,根本就不珍惜生命在世间那至为宝贵的恩情。他们经过周密的安排,牛郎便先到下界转生去了。

牛郎出生在一户穷困异常的人家。等到父母死了,哥嫂只分给他一头老牛。他虽受够了贫困与虐待之苦,但他天性善良、真诚,而且柔韧,所以不怨不恨,不记不报,只与老牛相依为命。织女来到人间时,自然就嫁给了牛郎。由于天庭法度森严,王母最终把织女抓回。天帝大发善心准许他们七夕相会。

牛郎织女七夕相会的故事在今天仍有借鉴意义。在当今的中国大陆,道德滑落得越来越快,离婚率直线上升。人们已经不知道好人的行为规范是什么。而织女看重的不是金钱、权力,而是牛郎的人品与德行。牛郎织女的故事,向世人表证,什么才是恩重无比、忠贞不渝的爱情;当一个女人已经托付了终生,男人同样负有从一而终的责任。牛郎最后牵着牛追随织女而去,表明的也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