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281)

发表日期: 2011年11月30日
节目长度:30分1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224 KB

28,29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夏威夷媒体APEC峰会期间报导法轮功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至十三日,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又称APEC峰会在美国夏威夷檀香山举行。峰会期间法轮功学员举行讲真相活动,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持续了十二年的迫害,呼吁制止迫害。平和的抗议活动吸引了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等国际媒体的采访报导,夏威夷当地的报纸、电视台和网络新闻媒体也对此做了大篇幅报导。

夏威夷网络新闻媒体Civil Beat在APEC会议期间共报导了三则关于法轮功的新闻,其中一篇以《中国记者不会报导法轮功抗议行动》为题,描述该记者在夏威夷国际媒体中心与中国记者的对话,所有来自中国的媒体记者都提到“在中国,新闻是受中共政府监控的。报导法轮功议题是被禁止的,如果报导中说错话,随时会丢掉工作。”

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的表现不仅吸引了国际媒体采访报道,也使夏威夷当地的警察、民众深受感动。警察们说,法轮功学员都很善良,他们不相信有良知的人会迫害这些善良的人。女警凯西在一旁静静看着法轮功学员炼功,并悄声说:“真是太优美、太平和了。这根本算不上抗议,什么话都不用说,在我眼前的这一切就是最强有力的真相,太震撼了!”

许多路人表示支持法轮功,有民众和商家看到法轮功学员顶着烈日讲真相,送来矿泉水和防晒油表示支持。


==真相与人心==

(女声)从澳洲到天安门 

十年前的十一月二十日下午,三十六名来自英、德、法、美、加、澳等十二个国家的西人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展开写着“真善忍”的横幅,为无辜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而呼吁。数分钟后他们遭到中共警察逮捕,有的被殴打。世界各地主流媒体都纷纷采访报道了这一重大事件。

他们当年为何而去?他们现在又在做什么呢?当年去天安门的莫娜(Myrna Mack)和凯(Kay Rubacek)两位女士表达了自己的心声。

凯以前患严重的背痛和颈痛,不得不辞去工作,四处就医。尝试了各种医疗方法,付出了昂贵的医疗费,仍不见效。走投无路之际,一九九八年八月,她遇到了法轮功,生命从此感受到佛光的普照。在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的纽约庆祝活动中,她说:“即使用一天的时间,也说不完法轮功带给我的益处。”凯说,“我今天能站在这里讲话,还生了一对健康的儿女,是法轮大法给了我这一切。”

二零零一年的十一月二十日,凯和另外三十五名西人法轮功学员走上天安门广场,告诉中国的人们:法轮大法好!

凯谈到:“当我(回来后)把在中国的迫害经历告诉我做生意或在社会活动中认识的朋友,他们感到非常惊讶,象我这样受过良好教育、拥有两个健康快乐的孩子和一个幸福的家庭、以及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和声誉的人,竟会在中国受到如此迫害。我告诉他们,这么多的中国警察被洗脑,他们以为世界上每一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迫害。”凯特别举了一个例子:

“在一个夜晚,那个女警察把我和另一名西人法轮功学员从天安门派出所送到一个会议中心,在汽车上,我坐在这个女警察身边,每次我试图和她说话时,她都告诉我‘闭嘴’。最后我说:‘我从澳大利亚悉尼赶到这里来,只是为了告诉你:法轮功是好的。你真的以为我会闭嘴?’她不再打断我说话,并专注地听。她被那些真相惊呆了。”

莫娜也讲述了她自己在中国的那段经历。她说:“我去天安门,是想让更多的中国民众看到:法轮大法不仅限于中国人修炼,而是已传播到世界。每个中国人都有权利去修炼,他们不应该因修炼法轮功而被酷刑折磨致死。”谈到修炼感受,莫娜说:“和不同的法轮功修炼者交谈后我明白,我们都有同一个目标——做好人。按照‘真、善、忍’修炼,是能帮助我达到这个目标的唯一途径。我要求自己溶于‘真善忍’原则,尽我所能去做一个好人。”

莫娜说:“回首(十年前的)那一天,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应该做的事情。”她说,“中共以谎言污蔑法轮功,误导民众,伤害这个善良的修炼团体。我认为这场迫害是一个非常大的污点,会对整个中国带来不利影响。”从天安门回到澳洲后,莫娜和凯一直为传播法轮功真相而努力。

(女声)自焚谎言就像三聚氰胺

中共一直在通过课本对天真的孩子洗脑。以前对所谓的“地富反坏右”竭力抹黑,胡说什么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现在又在“品德与社会”课本中,用中共自编自导的自焚谎言栽赃法轮功。

中共的课本虽然打着“品德”的幌子,但中共官员们贪污淫乱,是品德最恶劣的团伙。中共统治下的社会,喉舌媒体中充斥着谎言,市场上泛滥着假货。而课本里的谎言,就像是毒奶粉,三聚氰胺毒害着孩子的身体,而天安门自焚以及所有其它谎言则在毒害着孩子的心灵。

中共的课本中说: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刘思影,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在妈妈刘春玲的带领下,来到天安门广场自焚。

然而,这一谎言在所谓的自焚时间不久后就被美国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所揭穿。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华盛顿邮报在头版发表题为《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的调查文章,文中提供的事实包括:(1)从来没人见到刘春玲练过法轮功。(2)刘春玲在夜总会靠陪吃陪舞谋生。(3)刘春玲殴打老母和幼女。

以上说明刘春玲不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教人向善,提升道德,法轮功学员绝不会殴打父母,也不会做三陪这种卖淫的工作。可怜的刘春玲和小女孩刘思影被中共利用,成了中共造假宣传的道具和牺牲品。

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此后不断有法轮功学员来到天安门广场,和平、理性地向人们展示法轮大法好,澄清事实。国际媒体多次报道,很多百姓也越来越倾向于同情法轮功学员。中共江氏集团的迫害难以为继,就在天安门广场上演“自焚”丑剧,为加剧迫害制造借口。

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自焚假戏,漏洞百出,仅举两例,如:做了气管切开手术的刘思影,在手术后四天就带着插管声音清晰地接受采访,还有兴致唱歌,完全违背基本医学常识。还有,自焚者王进东两腿间盛着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在火焰中完好无损。王进东背后的警察拿着灭火毯,悠闲地等待着王进东喊完口号,才把灭火毯盖在他头上,这显然是在拍戏。

大陆的家长对毒奶粉中的三聚氰胺已有所戒备,对课本中的谎言毒素也不能掉以轻心。这些谎言在孩子的心中播种仇恨,会给孩子的人生带来恶劣的影响。希望家长和教师们能看清真相,让孩子在一个正常的学习氛围中健康成长。

(女声)村民联名:好人不应关监狱

六十八岁的郑洪英是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耿家堡村人,她以前患有胆管结石、头痛等多种疾病,病发时,痛得死去活来,修炼法轮功不久,全身的病痛
不治而愈,家里家外的活都能干了,和儿媳妇的关系也融洽了。全家人见证了她的身心巨变。村里人也都说:郑洪英以前满身的病什么活也干不了,修炼后病全好了,郑洪英是一个最好的人。然而这样一个健康、善良的好人,却被中共警察多次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郑洪英在南口前镇王家堡村黄金卜民组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诬告,清原县南口前派出所所长和两名警察绑架郑洪英,并用拳头打她的胸部,造成她肋骨至今疼痛。十一月十八日,清原县法院对郑洪英非法开庭,要把她关进监狱迫害。

法庭上,郑洪英义正辞严地申明大法弟子没有罪。家属聘请的律师做了无罪辩护,从法律和道德良知方面阐述了信仰法轮功、传播信仰无罪,要求法庭无条件释放郑洪英。

郑洪英所在村的村民们联名上书呼吁:“好人不应该关在监狱里,我们老百姓呼唤正义良知,让我们的老乡郑洪英回家。”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假借法律的名义,称依据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利用邪教组织迫害国家法律实施罪”给法轮功学员判刑。然而中共从来也说不出法轮功学员利用了什么组织、破坏了哪一部法律、行政法规的实施。相反,依据法律,信仰法轮功合法,讲清真相合法,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真正在违法犯罪。中共为自己的迫害行径披上“法律”的外衣,是践踏法律,掩盖其罪行,也为了欺骗和恐吓老百姓。


==生命的绿洲==

(女声)谁扼杀了他们生的希望? 

据悉,二零一一年十月,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脑科医院又发生一起病人跳楼事件,病人从五楼跳下,据说被抬走时已无抢救的必要。前两年,该院也发生过病人跳楼身亡的事故,那人只有三十多岁,只因无钱治病从重症监护室跳楼自杀,令人惋惜。

其实,各地因无钱治病而自杀的都不少。昂贵医疗费,普通百姓承受不起,而很多病又无法治愈,所以有些人就选择了这种极端方式。蝼蚁尚且惜命,谁会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然而,又是谁扼杀了他们生的希望?

追本溯源,现在人们被中共几十年来灌输了“无神论”、“一切向钱看”等等种种变异思想,使世风日下,道德急速下滑。中共挑起的一次次群众斗群众的政治运动,使人与人之间没有了信任,互相伤害,落井下石,坑、蒙、拐、骗、偷横行社会。环境恶化、空气污染、水污染、毒奶粉、地沟油、毒大米、假药、假烟、假酒等,都在危害着人们的身体健康。

人们不去想根本原因或知道原因也在消极承受着,得了重病就得想方设法治病,而现在的医疗水平有限,对很多疑难病无能为力。

然而,却有许多医院治不了的危重病人得到了神奇康复。仅举几例:

九八年七月十九日,《中国经济时报》以《我站起来了!》为题报道河北邯郸家庭妇女谢秀芬在瘫痪十六年后因炼法轮功恢复了行走能力。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演唱及录制过上千首歌曲,曾被评为全国听众最喜爱的歌唱演员。一九八三年,三十九岁的关贵敏歌唱事业正处于高峰,却意外发现罹患乙型肝炎兼早期肝硬化。为了治病,他休养一年,四处求医,找偏方,并尝试各种气功,但都没什么起色。一九九六年春天,在朋友的介绍下,关贵敏开始学炼法轮功,一年左右,身体痊愈了。

汪志远先生曾在美国哈佛医学院工作,却身患世界五大绝症之一的“渐冻人”病,无药可医,但是参加法轮大法学习班的第一天,他就感到全身舒畅,发生了一系列神奇现象。他感到体内滚滚热流涌动,莫名地持续流泪,一路上多次找厕所大量小便等;修炼三个月的时间,身体状况完全恢复正常,一度六克的血色素也都正常了。大家知道,一般正常男子血色素在十二克以上,而人的血细胞周期也需要一百二十天。他的体重也从一百一十多斤恢复到了一百五十多斤。

《波士顿环球报》记者听说此事来采访汪志远先生,记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看到汪志远正在跑步!

还有一位山东法轮功学员投书明慧网讲述她见证的奇迹。她是这样说的:“前不久的一天下午,丈夫突然呕吐不止,经医院检查确诊为多发性脑梗,要住院半个月。我告诉医生没有医保,不住院。晚上八点回家后,他就开始听法轮功师父讲法录音,第二天学炼五套功法,炼功几天不但脑梗好了,心绞痛也好了,折磨他三十年的顽疾、皮肤病不翼而飞。他的皮肤病是上火得的,痒起来钻心,身上层层疤痕,晚上从来没睡过好觉,衣服一脱就开始挠,没有药能治,修大法一身顽疾不治自愈。亲朋好友无不感叹大法的超常与美好,现在婆婆、大姑姐、小姑妹也都走入法轮功修炼。

这样的事例很多很多。修炼法轮功和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都可以使人身心健康,只因中共的迫害和恶毒诬蔑,使很多人即使得了重症也不敢炼法轮功,不敢说法轮大法好,失去了得救的机会。

中共对法轮功真、善、忍的迫害,破坏的是中国的传统道德和社会资源,伤害的是全体中国民众的身心健康。这一切与每个中国人都有关系。


==风雨沧桑==

(女声)说真话 大学女教师屡遭酷刑冤狱

刘荣华,女,四十七岁,原大连水产学校教师,副教授职称,刘荣华自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工作兢兢业业,她的文章曾被刊登在《中国百科全书》上。

二零零一年初,中共导演“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在上课期间,刘荣华被黑石礁派出所林海等警察绑架。原因是警察问刘荣华对“天安门自焚”的看法,刘荣华善意地告诉他们,真正按照法轮大法修炼的人,是绝不会自焚的。

只因这句真话,刘荣华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被当时的马三家劳教所所长苏境作为强制转化对象。刘荣华曾被吊在水房站立二十一天,导致左手腕骨伤残;后背的疥疮有拳头大小。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刘荣华再次遭当地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在马三家劳教所,她不放弃信仰,多次受到“抻刑”等酷刑,刘荣华被迫害得出现心脏病症状,医院医生说再晚送两天,人就没了。

刘荣华的父母都已年过八旬,儿子刚上高中,二零一一年九月刘荣华两年非法劳教期满,一家人本以为终于可以团聚,家人却接到中共人员妄图对她非法判刑的消息。刘荣华现已被当局从劳教所直接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对于中共迫害好人的暴行,家人悲愤难当。


==心灵阳光==

(男声)不是政治 是良心

父亲出生于书香门第,家族颇得小镇人的尊敬,祖上也有一些家业。但是却因此被扣上了“地主”的帽子,祖母为了养活几个孩子,偷偷地做点小买卖,被抓去坐了三年牢,罪名是搞“资本主义”。父亲第一年考大学,成绩非常优异,但是因为一个“地主”的帽子就没被录取,于是到小煤矿里做苦力,第二年再考。又是很优秀,也被录取了,但是却没有进京读书的盘缠。家族里勉强凑了点钱,在上火车的时候,父亲才发现在送行的人中,没有了含辛茹苦的祖母。很久以后才得知他的那张火车票有相当一部份竟是祖母卖血换来的,那一天因为失血过多,祖母昏倒了。

后来父亲娶了我的母亲,于是灾难也就降临到了母亲身上。党要求母亲与祖母划清界限,要求母亲把祖母从家中撵走,母亲拒绝了,因为良心不允许她这样做。

母亲说:老人去女儿家,你们就让女儿单位的领导逼她女儿赶走她,现在老人来到儿子家,你们又要我们把老人赶走,你们究竟要把她赶到哪儿去?为此,母亲每次都被抓出去斗,因为“阶级立场”有问题。这一切,都是因为所谓的“讲政治”。

文革后,母亲说,一切都结束了,大家再也不会象文革时那么傻了。我相信了。后来到了八九年六四学生要求惩罚贪官污吏的请愿,父亲单位刚分来一个研究生,偷偷跟人提起六四就流泪,他说他的室友就是那天被打死的,只是那一天,就在那一天,他写完了毕业论文,想出去看看热闹,去了天安门,再也没有回来。因为六四,小镇里一个小伙子被北大勒令退学了。身为领导的父亲想聘用才华横溢的他,但是其他领导都不同意,因为中央有令,五年内任何单位不得聘用这些人。

我的心在哭泣,我知道历史又在上演那一幕了,只是对象不同而已。昨天是我的祖母和父母亲,今天是他,明天可能就是我。

我希望那是最后一次了吧。但是看到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批斗,我知道那架“整人、搞政治”的机器又在运作了。我眼前又浮现出小时候母亲拉着我的小手,流着泪告诉我,看,那整墙整墙的都是揭批你妈妈的大字报。现在已经不用大字报了,电视、广播、报纸、互联网造谣诬蔑,足以把人搞得要多臭有多臭了。

家父家母现在过着恩恩爱爱的晚年生活,虽不富有,但是很踏实,因为在那艰难的岁月里,他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那些人说我的祖父母是地主,但是我知道,这不是真的,祖父只是一个教书先生。

那些人说我的祖母搞资本主义,但是我知道,这不是真的,祖母只是做了点小买卖糊口。

那些人说我的母亲阶级立场有问题,但是我知道,这不是真的,赡养父母天经地义。

那些人说法轮功如何如何,但是我知道,这不是真的,因为我的朋友中就有炼法轮功的人,他们是我尊敬与信赖的朋友。因为我的亲戚中就有炼法轮功的人,他们告诉我他们从这个功法中的受益。

中国的民众太老实了,当权者逼迫他们“搞政治”,还随意利用“政治”这顶帽子打压老实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