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273)

发表日期: 2011年10月5日
节目长度:29分5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77 KB

28,11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联合国峰会召开 法轮功学员吁制止迫害

九月十九日至二十六日,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第六十六届高级别会议,各国首脑云集。纽约法轮功学员每天在联合国前集会,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大陆法轮功学员的人权状况,共同制止中共长达十二年的残酷迫害。

九月二十三日,前来参加联合国系列峰会的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前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来到法轮功学员的集会地点,献给学员一束鲜花,并发表讲话声援法轮功。

从中国大陆来美两年多的马春梅女士在九月二十六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述了自己遭受中共绑架、劳教,酷刑折磨的经历。

一名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说:“我希望每一个团体都像你们这样的,很安静祥和,我们就不用头痛了。”活动期间,法轮功学员向前来参加峰会的各国人员发送了大量真相资料。


(男声)波兰健康博览会上的亮点

波兰第三十四届秋季健康博览会九月十五至十七日在托维兹市文化中心开幕,法轮功展位吸引了很多民众,来学习功法的人一批接一批。一位专职教授瑜伽的女士,学了法轮功第一套功法后说:“法轮功太神奇了,不可思议,我感受到了巨大的能量,我是第一次学,动作肯定还不太标准,竟然会感受到这么大的能量,瑜伽实在不能与此相比,我要学法轮功。”这是波兰法轮功学员连续第四年参加健康博览会,很多民众签名支持法轮功,并说,他们都知道中共的邪恶,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真相与人心==

(女声)石家庄台假访谈节目和中央电视台的自焚骗局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石家庄电视台“情感密码”的访谈视频《我给儿子当孙子》爆红网路,不孝儿子对父亲出言不逊、百般欺辱的故事令网友“咬牙切齿”、痛斥这个不孝子。谁知“不孝子”男嘉宾许峰因不堪压力而爆出内幕:所谓“访谈”节目,不过是事先导演好的一场戏,其中的“老子”和“儿子”是同事与他分别扮演的。此内幕掀起轩然大波,再次引起网友愤怒:电视台竟如此玩弄大众感情?!在舆论的压力下,九月十四日广电总局对造假电视台有关频道下达停播三十天的处罚,节目制作方“河北九天传媒有限公司”被吊销经营许可证三年。

其实,河北电视台这次所谓的“访谈”,虽然被指“玩弄大众感情”,毕竟还没有颠倒是非,整个节目并没有宣扬不孝儿的做法是对的。要说对社会伤害最大的造假节目,那就非CCTV的“自焚”伪案节目莫属。

CCTV关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法轮功学员“自焚事件”的节目,比石家庄电视台的假访谈节目更煽情;然而很多人没想到的是,参与所谓“自焚”的没有一个是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报导《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邮报记者亲自到在现场死亡的自焚者刘春玲的家乡河南开封实地调查,邻居们说她是个三陪女,也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刘春玲炼法轮功。通过慢镜头播放CCTV的节目可以看到,刘春玲实际上不是被烧死,而是被现场的警察用重物击打致死。

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修炼功法,并没有象宗教中那样的戒律,但有一点很明确,就是修炼人禁止杀生。法轮功著作中明确了自杀也属于杀生,同样有罪。显而易见,CCTV所说的通过自焚而“追求圆满”,只是中共销毁了法轮功著作,并且封锁了海外法轮功网站之后的骗人伎俩。

另一自焚者王进东在电视画面中点火自焚后,两腿间的盛放汽油的雪碧瓶竟然完好无损;头发最容易被火烧着,但是电视画面中王进东的头发并没有烧掉。还有:警察平时是不背着灭火器巡逻的,所谓“自焚”的当天,天安门广场却突然事先存放了很多灭火器材。警察几分钟内从两辆警车里拿出二十多个灭火器和灭火毯。

喉舌媒体的记者更是早就知道了将要发生的一切,拍摄的有近景、远景和特写。能够拍摄整个天安门广场的长焦镜头,被解释说是大会堂上面的监视器,但是监视器是固定的,而自焚画面中镜头是紧跟事件发展移动的。麦克风能录下洪亮的口号,摄影师能拍到各种大特写,甚至抓拍到小孩喊妈妈的镜头。显然,所谓的“自焚”是中共导演的煽动仇恨的假戏。

与河北台的造假节目相比,CCTV的“自焚”伪案节目伤害的不仅是观众的感情,更是社会的基本道德和良知。这种颠倒善恶的恶毒节目,对社会的危害绝不亚于当年纳粹的种族仇恨宣传。中共利用“自焚”伪案,来诋毁一个教人向善、禁止杀生的信仰,目的就是为其血腥的迫害寻找借口。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在联合国倡导和保护人权附属委员会第五十三届会议第六项议程中发言,强烈谴责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国际教育发展组织的声明说:“中国政府企图以诬陷法轮功残害生命破坏家庭来为其国家恐怖行为辩护。我们的调查表明,真正残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当局。……该政权拿出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发生在天安门的所谓自焚事件作为指控法轮功是‘邪教’的证据,但是,我们得到了一份该事件的录像,并从中得出结论,该事件是由这个政府一手导演的。我们备有这个录像片的拷贝,以供派发。”面对确凿证据,中国代表团哑口无言,没有辩辞。

(女声)维基解密显示地方官厌烦迫害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历时十二年,这场迫害越来越不得人心,连中共地方官员也感到厌烦。而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则十余年如一日地坚持讲真相,越来越多的民众知道了法轮功学员的善良,了解了中共的邪恶,并宣布退出曾加入的党团队组织。维基解密(WikiLeaks)网站于8月30日公布的美国外交电文也证实了这一点。

据大纪元网站报导,这份由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于2009年8月17日建档的电文表示,一名四川省地方政府官员告诉领事馆官员说,因为中共打压法轮功十年,中央政府发出一份内部文件要求各级政府“高度警戒”。该地方官员指出,如往常一样,这份中央政府签发的文件被送往各省,然后各省依据当地经验修改文件,再发出自己的文件给县市级单位。各县市单位再同样地依据自身经验做修改,然后下达命令给乡镇级单位。

电文指出,这名地方官员恼怒地说:“乡镇级地方政府每年可能发出两百份这种命令文件。这都是在走形式,而且浪费时间!”

电文说,尽管遭到打压,法轮功学员仍四处讲真相。在过去两年中,该领事馆官员曾在成都收到过3次写有法轮功讯息的人民币,例如:手写的“法轮大法好”、以及盖印的“退出中共,读九评”等等。电文最后还指出,很多中国人利用法轮功学员开发的“自由门”翻墙软件突破中共的网路封锁。

中共建政以来,治国无能,整人有术,不断地发动各种政治运动,迫害中国民众。对法轮功持续了十二年的迫害是又一场仍在发生的政治运动。

从电文可看到,尽管中共以金钱利益驱动迫害,但法轮功并没有被打压下去,法轮功学员依然坚持以各种和平理性的方式讲真相,他们不是出于个人私利,对政治权势也毫无诉求,他们维护着中国民众的知情权,让人不再被中共欺骗。从信仰的角度,他们所做的是为了可贵的中国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生命的绿洲==

(男声)意想不到的好

台湾有句安慰人、也是自我勉励的俗话:“吃亏就是占便宜。”可现今社会普遍现象:我不占人便宜就很不错了,哪肯轻易吃亏。在命运安排中,从青少年起就在利益上辛苦争逐的张超智,表面上吃亏,实际却因此获得了无价珍宝。

现年四十四岁的张超智,十七岁国中毕业后和大哥学做水果生意,后来他们兄弟姐妹五人拥有了五间水果店,大家协议用抽签方式各分一间,结果张超智抽到开张年限最短、尚未建立经营基础的“内湖店”,一般人都认为他的运气实在不好,可是张超智后来说:“来到这里,最幸运的是得到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与身心环境。”

“内湖店”的隔壁是生机饮食店,店内义务举办法轮功的九天学法班。张超智的一位员工在隔壁学习了法轮功,半年后的二零零一年二月,送给张超智一本《转法轮》。张超智花了近一个月时间读完,决心修炼法轮功,太太也一起跟进。

他说:《转法轮》中说:“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这句话重重地打动了我。以前在市场上养成你我互相损害的习惯,也不愿去承认自己的过错。看完《转法轮》后,我在思想上有了一个飞跃。

回忆刚做生意时,他事必躬亲,身体每天都非常疲惫,有时收摊点钱时,困到钱撒了一地。二十六岁,还没结婚之前就检查出C型肝炎,医院治疗也没什么效果。修炼法轮功不久,满身疲累竟不翼而飞,每天睡很少觉,却精神饱满,体会到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轻松自在。

张超智以前脾气很不好,有次姐姐与姐夫吵架,张超智在房门外气到不行,想进去劝架,没想到一推开房门,自己竟然眼前一黑,气晕了过去。 他在市场上与人争斗,被别人占便宜时,做不到忍气吞声。修炼后,他待人处事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张超智向批发商买货时从不议价,因为自己知道要做到“真”,所以他相信对方也是用“真诚”的态度对待自己,他说:“如果买货出碴,不怪别人,只怪自己专业功夫没到家,这样在专业认知上,反而会不断进步。”刚开始,批发商们实在难以置信,现今社会怎还会有这么傻的人?经过了三、四年的交往,张超智获得了认可。有时货品出问题,张超智善意提醒批发商,对方二话不说就要补偿给他。其他厂商向批发商半开玩笑地抱怨:“我要你赔,你都不给,人家不要你赔,你还要硬塞给人家。”

有次,张超智买了十件榴莲,暂存放在厂商那边,隔天取货时,厂商纳闷地说:“没有啊,你有托寄给我吗?”“你那十件榴莲不见了。”张超智说:“这样啊,不见就算了。”

别的厂商看在眼里,对张超智说:“你们修炼人真是不一样,人家说不见,你就算了!?为什么不跟他争?”张超智说:“是我的不丢,不是我的争也争不来,他也不是故意要坑我。”半个小时后,事主厂商对张超智说:“你那十件榴莲找到了。”

厂商、货主以及批发商都知道张超智是法轮功修炼者,很多人都说:“如果社会上都像你这种人的话,就不用设警察局了。”

现在张超智已是一间大店面的蔬果行老板,他说:“我实在没想到,修炼法轮功对身心会有那么好!”张超智夫妇的三个子女耳濡目染感受到法轮功的美好,也走进修炼,品德与学业从来不用家长操心。


==风雨沧桑==

(女声)李绍铁被迫害性命垂危 老母亲街头举牌喊冤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三日晚,黑龙江省富锦市法轮功学员李绍铁和张宝芹在城西,被上街基派出所绑架,不知道警察用什么酷刑迫害,导致李绍铁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可警察却无视两位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安危,强行把他们送到富锦看守所。他们至少超过一周没有进食水了,生命垂危。李绍铁后来被送到富锦医院抢救。

李绍铁年近九旬的母亲,和李绍铁的妻子和亲友多次找到富锦市公安局局长要人,他们不是避而不见、推脱、搪塞、欺骗,就是对这位老母亲恐吓和威胁。无奈,老人不得不站在公安局门前举牌向父老乡亲呼吁,希望人们伸出援手,制止中共不法人员对好人的迫害。

九月十九日上午,一夥警察在宫宝凤的带领下,气势汹汹地抢走了老人的牌子,还威胁让婆媳俩上车。当天下午,又有一夥警察在便衣张国辉的指认下,掏出摄影机对现场跟踪拍照,并态度蛮横地驱赶民众和路人。

九月二十日,李绍铁的母亲、妻子和亲友等六七人去富锦市政法委、人大、信访办等部门反映实情,要求立即放人。信访办的工作人员接待了她们,并致电公安局长陈永德,要求给家属合理的接待,陈永德表态,安排由公安局副局长接待。可是李绍铁的母亲和妻子第二天赶到市公安局时,却被一些警察拿着扫帚轰出门外。

李绍铁走投无路的老母亲再次打着牌子站在街头,却被警察带到公安局;担心婆婆安危的儿媳不顾阻拦,拼命往楼上跑要见局长,却被警察连拖带拽,推倒在地半天站不起来。

九月二十一日一大早,老母亲在亲友的陪同下,走上街头求助当地父老乡亲伸出援手。老人来到公安局街前,向来往的人们讲述儿子被迫害的悲惨遭遇,引来几十位过往行人的围观,很多人对警察的流氓作为表示愤慨,有的说:“我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这个社会好人就是受欺负。”一位围观者还告诉自己的儿子:“你快用相机把她照下来,让这个事在海外曝光,他们就害怕了。”然后当场拿出手机给老太太拍了照。老人还托人把冤情写成呼吁信,向路人散发。老人一直坐到下午将近三点才回家。

李绍铁,原住富锦市向阳街,五三年生。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一家四口三人被中共迫害入狱,他本人多次遭绑架。他在佳木斯劳教所遭到非人的折磨,被警察和犯人无数次打骂,用手铐、脚镣铐在铁椅子上,每天二十四小时铐着,只有在吃饭时才打开一只手。最长的一次他被强制坐在铁椅子上长达三星期,最后从铁椅子上下来时都不会走路了,腿脚肿得老粗、透明发亮,多少天了还穿不上鞋子,身上都臭了。二零零四年八月李绍铁再次被绑架,在绥化劳教所历经二年半的迫害,二零零七年一月身体极度虚弱,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心灵阳光==

(女声)摆脱“斯德哥尔摩”思维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指受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依赖的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罪犯加害他人的一种情结。这个词源于一起抢劫事件。

1973年8月的一天,两名劫匪闯进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一家银行,劫持了6名银行职员作人质。一星期后,人质获救,但令人惊异的是,人质反而闷闷不乐,对警察表现出明显敌意。更令人不解的是,其中一名人质竟爱上绑匪,跑到监狱要与他私订终身;另一人则四处筹钱,请律师为绑匪开脱罪责。这种心理疾病被称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由于患者与绑匪共同生活,对其产生认同感和依赖感,也被称为“人质情结”。

有分析指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产生有下面几个条件:

1、人质感到绑匪威胁到自己的存活。2、在遭挟持的过程中,绑匪可能有略施小惠的举动。3、除了绑匪的单一看法之外,人质与所有其它观点隔离,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讯息。4、人质相信要脱逃是不可能的。

在正常的社会,只有个别遭挟持者可能会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然而生活在共产独裁社会中的人们,却普遍有着斯德哥尔摩思维,下面以表现最为严重的中国大陆为例。

中共霸占着整个中国,霸占着所有的暴力机构、宣传机构和经济命脉,对照上述四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产生的条件,每一个条件都成立:

第一点,中共的残暴人所共知。

第二点,中共也擅长略施小惠,甚至把自己打扮成“党妈妈”。

第三点,中共霸占所有的媒体,还封堵互联网,并专门有一个宣传部,竭力对民众洗脑,给自己贴金。

第四点,除了中共贪官和一些精英外,大多数中国人都无法移居海外,即使很多走出国门的中国人,也仍然惧怕中共,受中共影响。

在中共这样一个窃国绑匪的劫持下,很多人都可能不自觉地有着斯德哥尔摩思维,对中共心理倾斜,甚至对遭受中共迫害的群体落井下石。

比如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集体到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上访一事,很多人被中共喉舌媒体欺骗,误以为上访是中共所污蔑的“围攻”、“闹事”。

事实上,法轮功学员集体上访是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他们是依法上访,而这个信访办在中南海附近。他们平和安静,没有大声喧哗,没有阻碍交通,更没有什么“围攻”。

他们上访是因为在这之前天津警察无端抓捕了四十多位天津法轮功学员;是因为中共在一九九六年就开始无理打压法轮功,包括禁止法轮功书籍的出版,并且以先扣帽子再罗织罪名的方式进行所谓的“调查”构陷。法轮功学员“四二五”上访是因为中共在不断地“闹事”,他们的上访是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制止中共的闹事。

在正常的国家里,民众以和平的方式表达意见,包括游行示威,是非常平常的事情,也是受到法律保护的。比如小布什的两次总统就职典礼,每次都有上万民众抗议,但布什政府并没有因此给抗议者扣上“围攻”、“闹事”的帽子,更没有对哪个团体进行迫害。只有中共邪党,才会疯狂地迫害和平表达意见的民众。

摆脱斯德哥尔摩思维,人们就会看到,法轮功学员的“四二五”上访和他们的讲真相,是在坚持做好人、讲真话的基本权利。他们面对迫害,既没有卑躬屈膝,也没有以暴易暴。他们坚持自己的信仰;把真相告诉给民众;对于迫害他们的中共人员,他们没有报复,而是慈悲地劝善。他们的所为,展示着真善忍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