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270)

发表日期: 2011年9月14日
节目长度:30分2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273 KB

28,48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波兰民众支持法轮功征签反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波兰法轮功学员再次应邀参加华沙市布拉格北区政府主办的“多元文化日”活动。

文化日街区里唯一一座黄色帐篷醒目地矗立在街区的中间地段,帐篷内外悬挂着“法轮大法在波兰”的大字横幅,法轮功真相展板立在帐篷一侧,供来往的人流观看。不一会儿,真相展板前就站满了观看的民众。有人指着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图片问,“中国是个文明古国啊,现在怎么变得这样恐怖了?”渴望了解真相的民众在周围挤得满满的。

波兰议员马莱克•博罗夫斯基曾任波兰议会议长,来到征签台前,他仔细阅读征签簿上的说明后签下自己的名字,支持法轮功学员反对中共迫害。临走前,他拿了各种法轮功真相资料,特别是《血腥的器官摘取》报告,并拿走一朵象征出淤泥而不染的纸莲花。

越来越多了解真相的波兰人来到征签台排队签名,表达他们对中共邪恶行为的愤慨和反对。一位姑娘看到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迫害的照片,无法忍受,站在展板前哭起来。很多人都在询问他们如何能帮助法轮功学员。


==真相与人心==

(女声)一本拿不走的书

一天,一位修炼法轮大法的老人刚一进家门,守在外面的警察就跟了进来。警察说要进屋看看,其实就是变相抄家。警察进屋后就开始搜查屋子的每个角落,法轮功的经书《转法轮》也被搜到了。

警察拿起《转法轮》问:还有没有?老人说有,但是你拿不走。警察说:不可能,只要有我一定能拿走,你告诉我书在哪里。老人说,这本书在我心里,你能拿走吗?他说:你什么意思?老人说:意思很简单,我能把这本书背下来,你能拿走吗?警察笑着说:我不信,你背背我听听。老人说:那好,你看着这本书。

老人就从头开始背,警察认真地看,一会儿,他说:您别背了,您背的一个字都不错,我服了,我信了。老人说,你别着急,我还没背完呢。你给你们领导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你要在我这呆三天,要等我把这本《转法轮》从头至尾背一遍。

警察起身在屋里一边走一边问老人:你今年多大岁数了?老人告诉他:我已六十一岁了。警察说,这么大岁数,这么厚的一本书,你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你用的是什么功夫呀!老人说:我用的是真功夫。你想一想,这本书讲的是做人的道理,而且教人怎样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看这本书不但本人受益,我的儿女、我的亲人都跟着受益;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们祖祖辈辈都是好人,老天有眼会给我们善报而远离恶报,你说这本书应不应该把他背下来?

警察当时听呆了,一句话也说不出。停了一会儿他问:还有没有别的资料?老人告诉他别的资料也在心里,如果你需要听,我背给你听。警察问是谁给的。老人说谁给的不重要,让人做好人的资料,有多少要多少,不问来源,不知去处,只是自己受益就足够了。

这个警察很感动,把《转法轮》还给了老人。临走时说:你真好,希望你能理解我今天的举动,以后你觉得功好、书好就在家炼,不要和任何人联系,这样就不会有麻烦。老人说:我联系不联系任何人,你不都照样来抄我家吗?!警察尴尬地保证说:你放心,以后不会有这种事了。


==生命的绿洲==

(女声)从右派到局长到法轮功学员

从中国大陆来到加拿大温哥华的一对老年大法弟子——郑彦先生和太太,在接受明慧网记者采访时,感慨地对记者说:修炼法轮大法,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转折。如果我没有走进法轮大法,我这一生真是白活了。

郑先生在中共统治下的大陆生活了七十二年,被骗做了五十三年的党员,从一名省报编辑,到贬成右派,二十年后又擢升副局长、一级作家,最后在暮年成为法轮大法修炼者。一生中的坎坷,酸甜苦辣,令郑老先生感慨万千。

郑先生说:在国内时,女儿、女婿就已经修炼了,我们老俩口也看过大法书,但当时没有动心。后来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的迫害开始了,我们目睹了大法弟子受到迫害,再加上自己过去受迫害的经历,很害怕,不想“惹麻烦”,虽然也帮助法轮功学员保存书籍、资料,收留无家可归的法轮功学员,但自己没想过要走进来。

二零零五年,郑先生夫妇到了温哥华女儿家里,在女儿和女婿的引导下,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在二零零七年温哥华地区法轮大法学员修炼心得交流会上,郑太太感慨地说:“我常常恼恨自己:为什么这么迟才得法!”郑先生说: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静心连续读了三遍《转法轮》,明白了法轮大法是什么,心里生出了修炼的渴望。随后我读了三遍《九评共产党》,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当了半个世纪的党员,所谓的老革命,原来这个党是这样一个邪党啊,我首先得把这个党退了!“我得出一个结论,我要不炼法轮功,这辈子就白活了。”

一九五七年中共搞“反右”的时候,郑先生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某省报的编辑部工作,担任一个小头头,是该单位负责整风的领导。年轻的他,相信了邪党要老百姓帮助整风的所谓“诚意”,却想不到那竟是一个“阳谋”,比阴谋更赤裸裸。所以他在单位里动员大家积极发言,帮助整风,自己也身体力行,给中共提改进意见。结果,邪党把一顶“右派”的帽子莫名其妙地扣到了他的头上。从此他经历了长达二十年的厄运,做苦工称是劳动改造,动不动拉去批斗,受人白眼。郑先生说,我被降了三级工资,开除党籍,在单位内做体力活,虽没被贬到偏远地区,但那种遭人白眼、批斗的滋味是别人难以体会的。

中共篡政后,一次次搞运动,把专政手段施加在无辜民众头上,迫使老百姓因恐惧而臣服,所谓的“反右”斗争就是不惜以五十万知识份子的青春和生命为代价,达到降服知识份子的目的。同时,中共利用舆论工具,制造一套维护它利益和专制的宣传系统,用真正的歪理邪说党文化来毒害中国人。

一九七九年,郑先生和全国五十万“右派”一样被所谓“平反”,恢复了工作、工资,先在县文化局当副局长,后调省里一个大单位,又最后到某省市文联,在一家文艺杂志当主编,写过几本小说、散文、评论,被评定为一级作家,直到离休。

他说,那时回想二十年经受过的一切,心里常常冒出不平,那二十年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啊!可是共产党怎么说?“娘没有不打孩子的”,在这种歪理的教育下,慢慢人就麻痹了。共产党的邪恶说教把人心扭曲了。

郑先生说,这辈子我有过两次“总算没白活”的感觉,境界却是天上地下。

一次是在前几年,看着自己“功成名就”,房子有了,名也有了,儿女也很好,家里一切有保姆照顾,什么也不用操心,物质上精神上都不缺,心里有一种这辈子没白活的感觉。如今想想这些,真的什么都不是。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我才透彻心扉地感到:这才是真正的不虚此生!最初看《转法轮》时,觉得这是一本叫人做好人的书,又能祛病健身。随着修炼的深入,认识也在提高,渐渐学会了修心。我体会到,修炼就像是做“减法”,要把名利、个人的得失放弃,清除不好的东西,才能真正升华上来。虽然难,也只要修就能逐渐做到。

两位老人修炼后,外观内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女儿说,在国内爸妈每天家里有两个保姆照顾,在这里,他们帮我照顾两个男孩,一个才两岁,还加上做家务。一天,他们家来了一个几年未见的老同事,看到郑先生夫妇俩吃了一惊:身体这么好,简直变了一个人!

郑先生说,再忙也天天坚持读书炼功,这样心里感到很充实。郑太太以前曾因为类风湿关节炎在床上躺了一年,医生预言她以后只能在轮椅上过日子。修炼以后这一切都改变了,老夫妇不仅身体很好,而且心清气爽。他们感激法轮大法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风雨沧桑==

(女声)外企工程师狱中控告不法狱警

近日,从河北省冀东监狱传出消息,遭受冤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刘永旺坚持控告不法狱警郑亚军虐待自己和其他在押人员的违法行为。监狱检察部门日前通知刘永旺,监狱决定对狱警郑亚军进行处分。刘永旺的代理律师就此给冀东监狱驻检打电话,得到同样答复。

据悉,目前狱警郑亚军已被调离原岗位,他的虐待暴行已触犯法律,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仅仅调离岗位是远远不够的。

刘永旺年近40岁,曾是北京某外企公司的部门经理、总工程师,2006年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8年。早在2010年8月,北京律师程海、河北律师李纶等人,受长期被冀东监狱不法警察摧残的法轮功学员刘永旺家属的委托和狱方严正交涉,要求依法会见刘永旺。狱方在搪塞不过去的情况下,被迫允许律师和刘永旺见面。刘永旺在与律师见面时,避开狱警的监控,把自己手写并署名的控诉材料交到了律师手中,为依法控诉犯罪狱警提供了详实有效的证据材料。狱方阻挡不及,便对刘永旺和家属实施报复,停止家属会见一年之久。

由于律师和家属坚持不懈依法维护受害人的权利,不停地向有关部门投诉,揭露冀东监狱残酷虐待在押人员的事实,刘永旺也在狱中不畏惧严重的迫害加身,坚持不懈地向有关方面反映郑亚军的恶行,终于迫使狱方做出处分郑亚军的决定。据悉,目前郑亚军已经被调离原岗位。冀东监狱的狱警及犯人们都知道是因为刘永旺及其家属控告了郑亚军,才把他调离原岗位的。

刘永旺因修炼法轮大法,2006年被保定市新市区法院非法判刑8年,关押到冀东监狱第一支队。他认为自己属于被诬陷冤判,一再要求纠正错误判决,被冀东监狱第一支队基木中队主管狱警郑亚军视为冒犯。郑亚军出于霸道蛮横心态,在连续8个月时间内,把刘永旺关进外人不得入内的楼顶空房,相继指使十四名在押犯人每天变着花样肆意虐待、侮辱和摧残刘永旺,细节惨无人道,下流无耻,令人发指。


==心灵阳光==

(男声)做有德之士

2011年9月2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法轮大法俱乐部在该校一年一度最大规模的学生社团迎新活动上,向新老校友和教职工们介绍法轮功,以及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大陆无辜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

一些刚到美国的中国学生看到法轮功展位后非常惊讶,在中国大陆他们没有机会了解法轮功,现在他们来到世界顶尖的麻省理工学院读书,亲眼看到校内就有学生在修炼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向这些刚从大陆来的学生们分享修炼法轮功的体会,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一手策划、用来栽赃法轮功的。中国学生表示:中共封锁网路,很多事实在国内都无法看到。

一位从国内某高校来访问的教授说,“在九十年代的时候,我们大学的校园里面经常能看到法轮功集体炼功。我的一名最喜欢的学生就炼法轮功。”他知道法轮功好,也知道中共的造谣欺骗。他感慨地表示,大陆的年轻一代人是在谎言中长大的,很多真实的情况不知道。

一位刚从国内来读书的中国新生说,“来美国之前,我曾听说很多关于法轮功的事情,不知是否属实,就想来到美国之后了解一下。现在知道法轮功社团体是一个叫人做好人,叫人修炼真、善、忍的团体。我就想中国大陆社会乱象,要是人人都来学法轮功,世界将会变得更加美好。”

一个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聆听法轮功真相及中共邪恶的历史后,感到做中共的一员是人生的耻辱,以“缘德”的名字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他说这个名字表示与佛有缘,要做个有德之士。他拿了法轮功和“三退”(退党、团、队)的资料,表示回去会和女朋友及父母说,劝他们退出中共,选择善良保平安。

麻省理工学院俱乐部面向社会开放。不论是否麻省理工的学生或者教职员工,都可以免费参加该俱乐部的活动。

当天下午,法轮大法俱乐部的成员二十多人在学校正门前的草坪集体炼功,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游客中有为数众多的从中国大陆来的,他们看到法轮功学员在草坪上自由地炼功后,非常震惊;有些大陆游客表示他们在台湾、香港等也曾看到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的场景。


==神传文化==

(女声)积善德 改变命运

明朝初年,京城有个叫郑兴儿的人,他在王侍郎家中做仆人,又老实又勤快,主人对他也很 不错。有一天,当时有个非常有名的相士袁尚宝到王侍郎家中,见了郑兴儿一面后,对王侍郎说,郑兴儿这个人留在家中不吉祥,会给家中带来很多灾难的。无奈, 王侍郎只好忍痛割爱让郑兴儿离开王家,出去自谋生路。郑兴儿离开后,王家确实比以前安宁了很多。

郑兴儿离开王家后,无处落脚,只好暂时在 一所古庙中栖身。有一天,郑兴儿回到庙中,发现墙上挂了一个包裹,打开一看,是二十多两银子。他正要为得到这意外横财而高兴,转念一想,我命中注定贫穷, 投靠了王侍郎,却又因为对家主不利而被赶了出来,我怎么会有福气来受用这些财物呢?而且这银子的主人说不定有什么急事要用这银子,不小心遗失在这里,说不 定关系着几条性命呢?我如果拿走了,虽然没人会知道,但毕竟是做了有损阴德的事了。我还是在这里等着,如果有人来找就还给他吧!”于是,郑兴儿便在那里等 候失主。

直到第二天,有一个人懊恼的前来寻找银子,郑兴儿上前询问之后,果然是此人掉了银子,便将银子还给了他。这人原来是河间府郑指挥 使家中的管家,奉命带着银子到京城办事,结果不小心将银子遗失在了这里。管家找回失银,非要送给郑兴儿一半作为报答。郑兴儿说:“我如果贪图你的银子,还不如我昨天夜里连包带银子都拿走好呢?也不必在这坑板上忍着臭气睡了一夜了。不要昧了我的心。”言谈之中,那人得知了郑兴儿的遭遇,见他如此有德行,便邀他一同前往河间府郑指挥使府上,或许可以找到点差事做。郑兴儿本就无处可去,于是跟他回到了郑指挥使府上。

郑指挥使得知事情原委后非常高兴,感叹郑兴儿竟如此有德行,见他相貌忠厚,气量宽洪,同时又因为自己没有儿女,便想认郑兴儿为养子。郑兴儿起初不敢高攀,一直推辞,郑指挥使说:“你的德行真是在古人之上,我如果给你金钱酬谢你,你轻财重义肯定不会要;如果不酬谢你,那我岂不成了忘恩负义的人了?况且你我居然同姓,这真是天赐的缘份,我还怕屈就了你呢?你为什么这么见外呢?”实在盛情难却,郑兴儿便同意了。

北方长大的郑兴儿自小会骑马射箭,在指挥使的栽培下,没几年就升为应袭舍人。有一年,他陪同郑指挥使一起去京城,睹物思情,想起了以前的旧事,因为感念以前王侍郎的收留之恩,现在多年未见,所以前去看望。换上便服的郑兴儿来到王侍郎家中,拜帖称谓和拜见的礼节,仍旧按照以前主仆身份相称。王侍郎在得知他就是当年那个郑兴儿后,非常吃惊,想起当年的往事又尴尬又惭愧。两 人都取笑那个袁尚宝真是浪得虚名。

两人正准备要吃饭时,有人前来通报说袁尚宝前来拜见。王侍郎便与郑兴儿商议,两人准备捉弄取笑他一番。 郑兴儿披上件旧衣服,等袁尚宝来后,恭恭敬敬的为他端茶送水。袁尚宝一见,惊问这是什么人在这儿送茶。王侍郎说,他就是当年被赶出去的郑兴儿,至今没处安 身,又回到这里来了。袁尚宝笑道:“你为什么要骗我啊?这人暂且不论日后,现在就是束金带的武职官员,这哪是你府上的仆人呀?”王侍郎又问他:“你当年不是说他不吉利,会连累我们家人吗?”袁尚宝说:“我以前没看错,现在也没看错。此君现在满面阴德纹起,不是救了人性命,就是还了人家东西,他的骨相已经变了。看来是他有德于人,人也报答于他。今日之所以能够显贵,原因就在这里。”

郑兴儿听后,不觉失声道:“您真是神人啊!”随即将古庙还银之事的前后故事述说了一遍,大家都恍然大悟,原来郑兴儿的命运发生如此大的变化,仅仅是因为他拒私不贪,还了人银子而积下阴德的福报啊!郑兴儿后来做到游击将军,子孙也受到荫泽,这真是“善有善报”啊。

人通过行善积德,或者是真正的修炼,天命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被改变的。因为畏天敬神的人们都知道“祸福无门,惟人自召”的道理,行善者会得善报,作恶者会得 恶报,这完全是由人自己决定的。故事中的郑兴儿不就是因为一念之善而改变了命运吗?当然,反之,人如果执意作恶也同样会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说,为人哪能 不多行善事,广积阴德呢?要知道上天不曾亏待过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