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262)

发表日期: 2011年7月14日
节目长度:3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81 KB

28,12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天国乐团”世界各地受欢迎

七月二日晚,“世界管乐年会”在台湾开幕,台湾天国乐团经过大会司令台时,嘉义市体育场内欢声雷动,司仪高呼欢迎天国乐团进场,并介绍说:法轮功为社会带来身心的健康。

“世界管乐年会”是由“世界管乐协会”发起的国际性音乐活动,台湾嘉义市是继日本、新加坡之后,第三个被选定举办的亚洲城市。嘉义市政府特邀台湾法轮大法“天国乐团”演出。总统马英九、副总统萧万长、立法院长王金平参加了活动并致词。

近日,世界各地的天国乐团在各国的庆祝游行活动中,以庄严神圣的演奏、清新祥和的风貌,赢得民众和主办单位的赞誉。在七月一日的加拿大日和七月四日的美国独立日庆典中,天国乐团的精彩演出获中西观众赞叹。六月二十九日,澳洲悉尼天国乐团获布莱克镇市政府颁发的乐团冠军奖,在西悉尼最大的社区节日庆典中,天国乐团受邀引领五十五个团体组成的游行队伍。市政府宣布:明年的游行由法轮功团体再度领队。


==真相与人心==

(女声)《血腥的活摘器官》中文版发行

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的《血腥的活摘器官》中文版日前在台湾正式出版,这份收录了五十二种不同证据的调查报告显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罪行不但确实存在而且仍在继续,实际情况令人忧心。

为揭露并制止中共活摘器官暴行,《血腥的活摘器官》的两位作者,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与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专程访台一周,希望透过《血腥的活摘器官》的中文版发行,让民众更清楚认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一起站出来终结“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二零零六年起,乔高和麦塔斯接受“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之请,独立展开调查,在取证困难的情况下,通过多方数据的对比和调查访谈,完成调查报告,该调查报告至今已被翻译成十八种语言。

据调查报告显示,在迫害法轮功的高峰时期,在中国被施以酷刑的对象,有三分之二是法轮功学员,全中国劳教所内关押的有一半是法轮功学员。乔高说,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法轮功学员的重要器官,包括肾脏、肝脏、眼角膜和心脏,被盗取并高价出售,卖给需要移植器官的外国人。

中共利用宣传煽动仇恨,抹黑法轮功,使那些听信当局说法的医生敢于肆意屠杀而不觉内疚。

大卫•麦塔斯说,二零一零年三月,中共首次器官捐赠系统启动,但是根据中国新闻报导,全国一年只有三十七个自愿捐赠。麦塔斯表示,中共对外宣称这些移植的器官来自死刑犯,但二零零六年到二零零七年,中国被处决的死刑犯数量减少了百分之五十三,但器官移植数量却没有相应减少,相反地,二零零八年的肝移植数量甚至回升到历史的高水平。

大卫•乔高说,从二零零六年开始调查迄今,新的证据与证词不断出现,更多的证据显示,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还在持续增长。因为被执行死刑处决的人数持续下降,然而移植器官的数据却稳定增长。

因揭露中共活摘器官人权暴行而获得二零一零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大卫•乔高与大卫•麦塔斯在台停留期间,巡回各地举办研讨会,引发台湾各界对中共活摘器官暴行的高度关切与广泛讨论。

==生命的绿洲==

(男声)一位大校军官的人生寻觅和启迪

我十九岁入伍,从一名列兵到大校军官,追寻了半辈子,幸运的是,我找到了人生的答案,如今七十岁的我豁达、健康,充满了希望。

四十年代初,我出生在山东的一个贫苦农家。父母善良淳朴,既照顾着自己的小家,又想为保卫国家尽一份力,我们兄弟四个都被送到军营,弟弟在中越战争中伤残。

父母年轻时虔诚地敬信神佛,随着社会的风云变幻,他们在一九三八年抗日战争时期,阴差阳错地成了中共地下党员;后来发现,那里找不到他们的人生理想,在天性的善良和中共政治运动的暴恶之间,他们冒着危险一次次地呵护着自己的良知。有一次,上级下令要处死一个倒卖驴马的经纪人,先把这个人扣上“坏人”的帽子,然后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活埋的坑都挖好了,一帮人到他家抓人。

四十年代农村没有电灯,黑夜里,父亲假装抓错了人,紧紧抱住抓人的头目,使那个无辜的人在混乱中得以逃生。在党性和人性之间,父母的抉择艰难而冒险,以至于他们一直对这些暗中救人的故事守口如瓶,直到母亲去世前,才讲给我们。

我自幼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的熏陶,也受到了与之完全相悖的党文化的浸染。上学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

七五年海城大地震,我所在的部队负责接待灾民。天灾面前,人类如此渺小,“与天斗、与地斗”只是狂言。我的军中任务是做所谓的思想工作,可是我发现那些冠冕堂皇的说教,无法真正安抚人心,却让人远离理性,越来越会伪装。这里充斥着争权夺势、自私虚伪、道德沦丧。

当年,不到三十岁的我成了一名年轻的政委,每天超负荷的工作,三十出头就疾病缠身。

一九七五年春,我开始出现眩晕,整天头昏,有气无力,有时走走路就心跳加速、冒汗,有名的军区医院也无法确诊。我还有神经衰弱、鼻窦炎、额窦炎,医生说额窦炎能引发大脑发炎,危及生命。那时我连上二楼都得拽着楼梯扶手。从此,病痛持续了二十多年,看了无数的西医、中医,军队医院、地方医院、名医,都束手无策。我暗自流泪:谁能救我?

八十年代气功风行,很多中央领导、老干部都在用气功治病。当时国防科委主任张震寰等,都在公开推广气功。许多科学界人士也参与了对气功的研究,著名科学家钱学森表示,人体科学将会引发科学革命。当时,气功热在部队盛行,我和一名军报的记者一起去学了气功。

我发现,气功不是迷信,对身体健康确实有作用。我从此练了多种功,还成了地区气功协会的负责人。可是最后发现,很多气功门派的道德不高,甚至只为钱财名利。我想寻找最高层次的功法、找最高尚的师父。

一九九六年一月,一个战友对我说:“我有一本气功书,是法轮功的,你看不看?”翻开《转法轮》,这本书的内容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亲切和震撼。我用了一个白天一个晚上看完书,书中教人走正路、重德,我一生不得其解的问题都明白了,按“真、善、忍”去做,社会不就好了吗?人类不就得救了吗?我把书一合,说:“我可找到了!”

以前我成天迷糊得象喝醉酒似的,炼法轮功半个月,神经衰弱消失了,能睡觉了,头脑清醒了。以前中药喝了二十多年,能喝了几大缸,药壶熬漏了多少个,西药也吃了好几年,可是经常走走路就虚脱了。现在我走路轻松,骑上自行车试试,象飞一样。我有慢性结肠炎,炼功后感觉好了,吃个冰棍试试,什么反应也没有。我在心底欢呼:我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了!李洪志师父,您救了我的命,我无限感激您!我一定好好学,多传功,让更多的人受益!

从一九九六年学法轮功至今,我再也不用吃一片药,算起来,至少为国家节省了几十万元医药费。

修炼法轮功后,我不贪不占不走后门,下属说:“我们的政委正直正派,真不简单。”与我们合作工作的水利局领导,看到我处处按“真善忍”为人处事,说:“老政委,你是好人,我们佩服你!”一次,部队书记安排职务时,为安排谁去人大、谁去政协为难,我对他说:“不要为了这事难心,我不挑职务不计较地位,安排我去哪都行。”我以前给过他法轮功书籍,听我这么说,他感谢地说:“你太好了,有时间咱们切磋切磋!”

那时本地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心得交流会,就在我工作的部队会议室举行,地区政协主席、人大领导现场听了法轮功学员的发言,有绝症痊愈、浪子回头、婆媳和好等等,一个个真实的故事感人落泪。领导们感慨地说:“炼法轮功,身体好,道德好!”

法轮功的“真善忍”和中共的“假恶斗”意识形态不同,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运动”。我多次给中央、国家领导人写信,也找到我的战友、部下、上级,讲述法轮功利国利民的事实。我曾送给我地区大部份领导每人一本《转法轮》,迫害后,区长看到我说:“关键时刻,我们可没忘了你啊,给你说好话。”有的领导见到我,点点头说:“你送的书,我一直留着哪!”后来我送给副区长法轮功真相,副区长让我帮助声明“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在部队这种高压部门,上面不许法轮功修炼者擅自去外地,部队的领导明真相后暗中保护,我一直来去自由。

我相信,人人的心中都有一座良知的灯塔,当宇宙真理之光普照人间时,这些灯塔必然会重放光明。


==风雨沧桑==

(女声)历经苦难,优秀教师再遭摧残

山东省蒙阴实验中学教师伊淑玲,曾荣获县级优秀教学成绩奖,是一位深受学生爱戴的优秀教师。四十二岁的她善良真诚,工作负责,任劳任怨,曾在《中学地理教学参考》上发表过省级论文,并多次获地区论文比赛一等奖。伊淑玲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被蒙阴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再遭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摧残。

伊淑玲被关押进禁闭室后,就因为喊“法轮大法好”,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二大队队长张燕等警察把她双手铐在地上,实施一种名叫“地锚”的酷刑几十天。她被迫绝食抗议迫害。

劳教所二大队队长张燕指使手下恶警牛蒙缯等人,强行把伊淑玲劫持到831医院,让护士野蛮地从鼻孔灌食。恶警们强迫伊淑玲坐在椅子上,两个男恶警薅她头发、摁住她的头,女恶警强行把伊淑玲的两条腿分别压在椅子上。二大队队长张燕后来又指使手下,强行给伊淑玲穿上束缚衣,并用胶带把她双腿紧紧缠住,使她四肢不能动。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伊淑玲被蒙阴县国保大队李勇等人劫持到县“六一零”洗脑班。一次县“六一零”洗脑班司机姚某恶狠狠地对伊淑玲说:“让你不吃饭,瞧我们到医院鼻饲时怎么整你,不整死你才怪呢。”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伊淑玲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六一零”的人怕承担责任,通知家人把她接回。亲朋好友看到伊淑玲被迫害得皮包骨,无不愤慨地说:“不就是个信仰问题吗,六一零把人整成这个样太过份了!”伊淑玲回家一个多月后仍不能长时间站立,站立七、八分钟小腿到大腿就变成紫红色。


==心灵阳光==

(女声)静坐使心脏病突发和中风致死率减半

一项最近的研究显示,静坐可以使心脏病突发和中风造成的死亡率减半。该研究结果发表在《内科医学档案》杂志上。

美国威斯康辛医学院的研究者跟踪201位男女患者,他们的平均年龄为59岁,他们患有心脏血管变细已愈九年。这些人被分成两组,一组进行静坐,另一组接受饮食和运动方面的指导。

研究者发现,每天静坐的人与接受传统保健的人相比,减少了47%的由于心脏病突发和中风造成的死亡风险。对于那些喜欢静坐的人或者非常容易有压力的人,结果更加明显,他们的死亡率减少了2/3。

研究者指出,这些结果和药物治疗一样有效,甚至比后者更佳。另一位研究者指出,此前的研究显示,静坐会降低高血压、高胆固醇、胰岛素抵抗、生理压力、动脉硬化。这次的研究更显示静坐会减少心脏病突发和中风带来的死亡风险。心血管疾病在各种疾病中是造成死亡最多的疾病。

法轮功的第五套功法是在打坐中进行。很多从前患有心脏疾病的人,通过修炼法轮功都获得了健康。但是法轮功并不是一般的静坐或气功锻炼,其效果更非一般的静坐可以相比。想更多了解法轮功的朋友可通读《转法轮》等著作。


==神传文化==

(女声)蜀中时期的李白——游仙问道

据史料推测,李白出生在西域的碎叶城。约五岁时举家迁居蜀中绵州昌隆县。其父李客为任城尉,家境富裕。李白在那里度过了他的青少年时代。

李白从小接触过不少文化典籍,学习的范围相当广泛。他自己说:“十岁观百家”(《上安州裴长史书》),“十五观奇书”(《赠张相镐》),并“好剑术”(《与韩荆州书》),接受多方面的思想和知识。李白十五岁左右文章写得已很出色,并且开始学习击剑。二十岁时,当时著名的文章家苏颋到蜀中做地方官,看到李白的作品,曾大加称赏,认为如能再好好用功,将来的成就一定很大。

蜀中的自然环境非常优美,有奇险雄伟的山川,又有平衍秀丽的原野。李白在青年时代即已游历了蜀地的不少名胜古迹。他很早就受到盛行于唐代的道教的影响,多同道士交往。在蜀中时,李白还和善谈“纵横术”的赵蕤交游。赵蕤著有《长短经》,谈王霸之术,主张“三代不同礼,五霸不同法”(《长短经序》)。

广泛的学习、游历和社会交往,开阔了青年诗人的胸怀,孕育了他热情奔放、不受传统束缚的思想和性格。一方面,李白自幼就有建功立业的政治抱负,他常常以历史上的著名政治家、军事家管仲、乐毅、张良、诸葛亮、谢安等自比,自称其抱负是“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即要效法管仲、晏婴一类在政治上有显赫成就的人物,辅佐帝王,使国家强盛,社会安定。另一方面,李白由于早年就信仰当时很盛行的道教,在蜀中即已喜爱栖隐山林,求仙访道。入世则要做君主的辅弼,出世则要做超凡的神仙,这就是李白人生观的一条主线。

蜀中时期是指李白定居蜀中的时期,是公元七零五年——七二六年,此时李白二十六岁。这时期的诗作,留传下来的很少,可以考定的不到十首。这些诗篇显示了诗人的才华,也显现了其游仙出世的人生境界。这里仅赏析两首:

第一首: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这首诗是李白二十岁以前的作品。戴天山,也称大康山、大匡山,在绵州昌隆县西,李白曾读书于山中的大明寺。这首诗的题目即是全诗的主旨——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前面四句写景寓情:“犬吠水声中”是指山中犬吠声与泉水声相杂在一起。“桃花带露浓”表明时节。诗人沿着小溪而行,沿路两旁,桃花盛开,花瓣上挂满露珠。这说明诗人一大早就出门。小溪流水淙淙,与狗吠之声响成一片,形成了一种别有情趣的乐章。“树深时见鹿”二句写道士居处静谧幽深,时见野鹿;诗人正是缘溪而行,已是正午,却听不到钟磬声,说明道士外出,点题“不遇”。“野竹啊分青霭,飞泉挂碧峰”两句,是写道士处所的景色,野竹参天,与青气融为一体,从碧绿的山峰间飞流直下的瀑布,形成了一种优美壮观的奇境。结尾两句“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诗人通过问询的方式,问了很多人不知道士所踪,心中愁闷惆怅。“愁倚两三松”写得极其生动形象,写诗人等待道士回来,倚靠遍了道士门前的两三棵松树,而道士仍然未回。

第二首:登峨嵋山
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周流试登览,绝怪安可悉?
青冥倚天开,彩错疑画出。泠然紫霞赏,果得锦囊术。
云间吟琼箫,石上弄宝瑟。平生有微尚,欢笑自此毕。
烟容如在颜,尘累忽相失。倘逢骑羊子,携手凌白日。

古蜀国,今四川,群山绵绵,犹如仙山,其中最秀美的算是峨眉山,周游登览上绝顶,奇特山景无法一一穷究。“绝怪”指峨眉山岩壑幽深,群峰险怪,阴晴变化,景象万千。“安可悉”极言峨眉山深邃,林泉胜迹,难以尽觅。

第二段“青冥倚天开,彩错疑画出”写峨眉山之高峻磅礴,秀丽无俦,奇光异彩,分列杂陈。让人感到一登峨眉山,顿入清境,仿佛置身于图画之中。“泠然紫霞赏,果得锦囊术”进一步写登山以后的感受。言登临峨眉山,沉浸于丹霞翠霭之间,心与天和,似能参天地之奥秘,赏宇宙之奇观,得到了仙家的锦囊之术。

第三段“云间吟琼箫,石上弄宝瑟”接着描述诗人在这样的山光掩映,云霞飘拂的景象下面,欢快无极。弄琼箫于云霄,响彻群峰;弹宝瑟于石上,声动林泉。怡情于物外,乃得偿平生之夙愿。“平生有微尚,欢笑自此毕”说明诗人早已绝情荣利,不慕纷华,在漫游峨眉,饱览山光之际,快慰平生,欢情已偿。

末段前二句“烟容如在颜,尘累忽相失”:云烟万态,晴光霞影,呈于眉睫之前,大略指峨眉山顶的“佛光奇景”。在晴光的折射之下,人影呈现于云影光环之间,不禁有羽化登仙之感,尘世百虑因而涤尽。末二句“倘逢骑羊子,携手凌白日”。“骑羊子”,指峨眉山传说中的仙人葛由,传说他骑着自己刻的木羊入山成仙。诗人说:假如得遇骑羊子葛由,亦当与之携手仙去,上凌白日,辞谢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