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563期)内容选编(1/2)

发表日期: 2012年11月19日
节目长度:56分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3,425 KB

52,60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新闻汇编
时事新闻
呼唤良知 真相传遍世界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
大陆综合消息
严正声明
世人觉醒
人心与因果
海外综合
海外学员证实大法、讲真相摘要
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
学法要入心 不能走形式
“向内找”与“善意的帮助别人”
面对警察骚扰,大法弟子普遍成熟
整体配合 营救同修两天回家
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
形成整体 广救众生
打工的那段时间
两次整体配合清除邪恶展板经过
面对面送神韵光盘
努力做好救人的大事

新闻汇编

明慧周刊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二零一二年十月廿五日

时事新闻

呼唤良知 真相传遍世界

为了让更多民众了解真相,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尽早停止这场反人类罪行,欧洲法轮功学员近期举办各种征集签名活动,呼吁各界敦促联合国对此罪恶尽快进行独立调查。所有了解真相的民众莫不对中共恶行表示憎恶。

瑞士巴塞尔多次举办征集签名活动,有的学员甚至手里托着两个征签板,让排队等候的人能尽快签上名。签名支持的人来自四大洲的几十个国家,社会各个阶层。有居民、学生、警察、商人、艺术家、基督徒、教授、医生、律师、议员、人权组织负责人等等。一位中年男子愤怒地说:“哎哟,你这事我知道,但还是吓我一跳,我一下子还不能反应过来呢。这事太严重了,太可怕了,我得镇定一下。”他说自己是个肠道科医生,“这事太大了,我签。”他伸手接过征签簿就签了。他说:此前他遇到一群犹太人抗议德国纳粹,“你的征签提醒了我,这事可比德国纳粹的勾当还吓人,说明罪恶的根源没有解决,在中国死灰复燃了。”

法国法轮功学员十月十四日冒雨在巴黎人权广场集会征集签名,音乐老师莎拉女士说,她非常热爱中国文化,听说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她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我喜欢的中国怎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稳定了情绪后,莎拉谈起了共产党曾经在巴黎的恶行,“它折腾了欧洲那么长时间,肆虐了中国、朝鲜、古巴这么多年,现在又干出了这种事情。”莎拉一边说一边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滴落,她郑重的在签名册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英国法轮功学员每周六在伦敦市中心圣马丁广场的讲真相反迫害活动照常举行,十月二十日活动的中心是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当天的征签活动得到英国民众的大力支持。当天在征签表上签名的几百人中包括怀特先生和太太。怀特先生是位政府公职人员,夫妇二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在认真阅读征签表具体内容后表示:“这个征签我们一定要签,这非常重要,这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当年基督徒也曾受过残酷的迫害,我们不能忘记历史。”活动快结束时,在两个小时前签了名的一位英国小伙子又回到了圣马丁广场,他说:“用最平和的方式对待最残暴的罪恶,这太了不起了,这种方式太有力量了,这样的平和为我们大家树立了榜样,是当今陷于困境的人类最需要的。”

德国汉堡法轮功学员从十月十日起,分头向亲朋好友、议员、媒体记者、邻居、公司同事征集签名;同时连续三个周末在市中心旅游景点和步行街举办信息日活动,用直观的方式紧急呼吁。十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设在Spitalerstrasse上的征签桌和模拟手术台前驻足聆听和签字的路人接连不断,一群签了一群又来。一位五十上下的先生被问到他愿不愿意签字向欧盟呼吁共同抵制中共罪行时,他说:“我签,我必须签!我从未听说过有这样惨绝人寰的事,我非常愤怒!”

十月二十日,瑞典法轮功学员在首都斯德歌尔摩繁华的闹市区举办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和征集签名活动。十月十一日起,爱尔兰法轮学员连续在首府都柏林市中心最繁华的大街及议会前举行征签活动,许多民众了解真相后纷纷签名支持。

十月十九日,澳洲悉尼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乔治街上的市政厅设摊位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并征集签名,呼吁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一位西人女士听闻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真相后,走向她面前的十几幅横幅,一幅一幅认真地看,全看完后,她气愤地说:“太可怕了,太残酷了!”当即挥拳重力击打展示在路边横幅上的中共警察,一边打一边怒吼:“大坏蛋,大坏蛋!”

十月十六日中午,加拿大卡尔加里法轮大法学会在市政府大楼前举行集会,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当地多位政要前来支持。国会议员罗伯•安德斯委派他的执行秘书丹•莱比到场,转递了Anders先生的信。安德斯在信中说:“每一个人都必须站起来反对中共,在这里我要和所有在场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一起对暴政说‘不’。”亚省省议员,前自由党领袖大卫•斯旺博士在集会上呼吁加拿大政府听取民众的意见,对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进行调查,必须制止这一长期的迫害。“与一个无论是制度、劳工、环境、以及人权等等方面都不同的国家交易,不利于加拿大人民的福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广东省信宜市市区法轮功学员苏小平,女,五十四岁。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在信宜市东镇镇尚文水库周边讲真相时,被信宜市610警察绑架并劫持信宜市戒毒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八月二十八日下午,苏小平刚回到家中,610人员随即上门将她绑架到茂名市洗脑班迫害。苏小平被迫害的小便失禁,全身浮肿,无法行动。九月二十六日,信宜市610通知其家属将她接回,当时苏小平除上述症状外,不能吃东西,口吐白沫,背后有多处红斑。苏小平于十月七日含冤离世。

◇吉林辽源市法轮功学员项丽杰因抵制所谓的“转化”,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即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被吊在床上,四肢吊起,身体悬空,手臂被抻断残疾。今年五月份监狱欺骗家属说到最好的医院让最好的医生给项丽杰做手术,可是到手术时就换了监狱的人胡乱做手术,把好的胳膊骨头拿出来。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七旬老人贾桂兰于二零零九年四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期间遭受了长期体罚,被迫每日十七个小时保持身体正直地坐在低矮的小板凳上,没有人性的刑事犯在监狱九监区队长郑杰、十一监区大队长王雅丽指使下对老人更是肆无忌惮的拳打脚踢,侮辱谩骂。老人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近日女儿去探视,发现原本白白胖胖的母亲早已没有当年的红光满面了,骨瘦如柴、神志不清。在女儿的一再追问下,断断续续的说自己晕倒六次、心脏经常偷停、昏死过去两次。

◇辽宁葫芦岛法轮功学员杨虹,今年五十七岁,二零零八年被非法秘密判刑九年,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四监区四小队,因在车间做奴工时被木板绊倒摔伤,导致右股骨胫骨折,现生活不能自理。杨虹家属要求保外就医,遭狱方搪塞。

◇北京工业大学人文学院优秀讲师庄偃红,女,现年五十三岁,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黄昏被中共警察绑架。此前,庄偃红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已六次遭遇绑架及身心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庄偃红被绑架并劳教二年,遭遇了不让睡觉,野蛮洗脑、长期不让清洗、更衣,非法阻挠家信往来等身心折磨。

大陆综合

大陆综合消息

◇济南李凡丽要求派出所返还掠走的财物

山东济南法轮功学员李凡丽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遭到绑架,其孩子被关押超过二十四小时,家庭遭受伤害和痛苦。现在其大量财物仍被扣押。李凡丽正在向社会呼救求助,要求泉城路派出所对受伤害的孩子道歉并返还非法抄家时掠走的财物。

李凡丽今年三十五岁,女儿九岁。她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份开始认真修炼法轮大法,孱弱的身体恢复健康。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凌晨李凡丽带着当时八岁的女儿,在火车站准备回老家的时候,被大约二十个警察带走,送到济南市泉城路派出所。随后恶警在半夜翻窗进入李凡丽家搜查。抄走总计约四万元的财物,还以抗拒公务(不开门)为由把李凡丽的丈夫也抓走。

李凡丽的母亲则因为女儿失去下落而不吃不喝不睡,导致生病。

更可怜的是李凡丽的孩子被关押在派出所,恶警不让孩子和母亲在一起,让孩子独自在走廊的椅子上睡了一晚上。第二天,警察审问李凡丽的时候大声呵斥、踢桌子,孩子在走廊中听到了,哭着冲进审讯室,要求警察“你不能凶我妈妈!”这是在一个只有八岁的女孩面前威胁她的母亲!警察还背着李凡丽审讯她的孩子,问孩子是否也炼功,对孩子诋毁李凡丽。

第二天孩子离开母亲回到家,此后就开始头痛。学校老师说:孩子最近好象吓着一样,走路都六神无主。孩子从小就很健康快乐,现在却压力极大,健康受损。

李凡丽经过重重折磨,然后被判处行政拘留十五天。后因第二天突然晕倒,而按照法律规定,停止拘留,回家休养治疗。

在这一次事件中,李凡丽、她的母亲、她的孩子、她的亲人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和煎熬。这一切都因为国保警察处罚李凡丽(一个法轮功信仰者)而引起。但李凡丽信仰“真、善、忍”、修身养性、祛病健身完全合法合理,使她可以远离沉重的医药费和营养费负担、并保持生命和健康。而且信仰是天赋人权,受宪法保护。国保人员抓捕李凡丽,禁止她炼功,导致全家病的病、怕的怕、日夜不安宁,才是危害社会!

李凡丽现在提出了两点呼吁,希望善良的人们予以支持:

(一)要求泉城路派出所对孩子公开道歉。在这次事件中,国保和派出所滥用职权、倚强凌弱、欺压妇女和儿童、欺压百姓,严重的伤害了李凡丽、她的家庭和整个社会,也损害了政府形象,更伤害了孩子对社会的信任。

(二)要求立即返还财产。李凡丽家被扣的大约四万元财产,包括现金、电脑、手机、优机、书籍、打印机等等。公安人员在扣押时就说肯定会返还。但是拖延了两个多月,至今未解决。

◇受害者家人追究湖北法制教育所警察的法律责任(有删节)

文/湖北法轮功学员家属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自二零零二年成立以来,施展各种残忍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十年来,已直接造成王浩云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死亡,间接残害致死的学员更多。

十年来,在省法教所遭到残害的法轮功学员已多达一千多人,作为湖北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家属,我们有责任和义务为自己的亲人提请诉讼、讨回公道,起诉那些在精神和肉体上非法残害我们亲人的湖北省法教所司法警察。

省法教所警察知法犯法、残害忠良,他们为了捞取功名利禄,明知学员都是遵纪守法的善良人,还处心积虑、不择手段的折磨我们的亲人,强逼他们放弃信仰、出卖恩师、出卖同修,致使他们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精神和身体均受到难以愈合的重创,处于崩溃边缘,使我们原本平静、幸福的家庭生活遭强力破坏。

我们从各地家中前去省法教所探望亲人,均被警察挡在法教所大铁门外,眼睁睁看着、听着亲人在里面被摧残而不能施以援手,我们的心在流血、在哭泣,我们一定要起诉残害亲人的法教所警察,追究其法律责任。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现在王立军、薄熙来因犯杀人罪已被中央绳之以法,相信省法教所警察在不久的将来,也会遭到同样可耻的下场。

正告法教所警察:我们家属中有警察、律师、公务员、现役军人、军转干部、武警、工人、农民等,各行各业都有,我们必将追究到底,直至将你们绳之以法。

我们还将找到你们的家里,告诉你们的亲人和邻居,你们所犯下的罪行,找到你们儿女的学校,告诉老师和学生,你们的丑恶嘴脸。

根据我国宪法,湖北省法教所本身不具有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执法资格,其行为已违反宪法,属于被中国宪法中严格禁止的“非法拘禁”,“非法拘禁”是侵犯公民最基本宪法权利的严重违宪行为,且因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而已经涉罪。如果公权执行者(如法教所警察)可以践踏宪法和刑法,对公民权利为所欲为的侵犯,中国社会的公平正义将难以久存。

我们全体家属将根据中国宪法第五条、三十三条、三十七条、四十一条六十七条的规定,向中央有关部门控告法教所警察残害人命的违法事实,同时也请所有受害家属参与进来,大家拧成一股绳,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共同起诉湖北省法教所警察,欠命还命,警察不让我们百姓过平安日子,我们决不能让他们逍遥自在,我们将追究到底,请知情者提供省法教所警察的住址、电话及其父母单位、儿女学校电话、姓名。

严正声明

本周三百四十七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二百四十四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人心与因果

◇医生断言他只能活三个月……

[大陆来稿]我的同事罗二勇在单位负责接待工作,不知是不是由于平时应酬太多,他四十一岁就得了糖尿病,血糖餐前就达到23点多。他每天一早一晚得靠注射胰岛素维持正常生活。

去年七月份,罗二勇到省城办事,路上遇到车祸,由于他患有糖尿病,引起其他并发症。医生对他家人说:“不要再叫他忌口了,想吃啥就吃啥吧,糖尿病最怕并发症了,最多能活三个月。”

罗二勇万念俱灰,在家等死。修炼法轮功的王姐得知消息后去看他,对他说:“你李哥得了肝癌,修炼法轮功后都好了,只有法轮大法能救你,只要你诚心炼法轮功,病绝对能好。”罗二勇一听,就说:“王姐,我和你一起修炼法轮功。”

刚开始,罗二勇只能靠在墙上坐着学法炼功,很快大法师父就给他净化身体,每次排便都是黑糊糊、粘糊糊的脏东西,排完后,他觉得身体非常舒服。学法一周后,他伤口愈合了,生活也能自理了。罗二勇的妻子见到丈夫身体恢复到这种程度,抱着他直哭:“真没有想到法轮功能使你好这么快!法轮功真神啊!”

◇四川米易县张家凤对大法不敬付出生命的代价

[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和全国一样,四川省米易县大法弟子遭到了中共当权者及执法人员任意绑架、抄家、关押、劳教、判刑、暴力洗脑、酷刑折磨、甚至迫害致死。

行恶者在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同时,也把自己推向一个危险的境地。许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相继遭恶报,甚至殃及家人。张家凤就是其中一个。

张家凤,女,四十岁左右,四川省米易县第一小学教师,因听信中共的造谣宣传而仇视法轮功。二零零五年,张家凤对一名“调皮”学生罚站时,看见该学生将挂在脖子上的刻有“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拿在手上看,于是气急败坏的把护身符从学生脖子上扯下,狠狠地砸在地上,张家凤用脚在护身符上猛踩、猛跺。不几天,张家凤从婆婆家返回学校,乘坐其丈夫驾驶的摩托车,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张家凤当场死亡。仇视大法、践踏大法,张家凤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海外综合

海外学员证实大法、讲真相摘要

十月二十一日,美中地区十几个州的法轮功学员齐聚一堂,分享一年来在正法修炼中的体会。无论是修炼十几年的老学员,还是刚得法的新学员,大家都感恩能够有缘沐浴在大法中,同化“真、善、忍”。十七位发言者生活环境、人生经历、修炼中证实法的方式大不相同,但大家的交流重点都落在如何遵照法理向内找,去掉人心执著,更好的配合整体,助师正法。与会的学员表示,通过法会,比学比修,修炼上受益匪浅。

十月二十日,美中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聚集在芝加哥中国城举行游行,展现法轮大法美好,呼吁停止中共迫害法轮功,同时声援中国民众三退(退出邪党、团、队),吸引沿途的民众驻足观看。有华人观众感叹:“好多人啊!”在芝加哥从业十五年的华人律师丘岩站在路边,第一次观看法轮功游行他看着花车连说“太美了”。他认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以及全世界各地坚持不懈的努力对改变中国很有意义。

十月十九日,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庆祝国际节,有来自各个国家的团体及学生社团一起参加。法轮功团体获邀参加该活动并演示功法。

十月十八日下午放学后,美国堪萨斯城的一所小学的教室里洋溢着欢乐祥和的气氛,伴随着优美的法轮大法炼功音乐,三、四十名纯真可爱的小朋友正聚精会神的随着该校学生、大法小弟子宇明学炼法轮功功法。这些孩子们是该校的课外辅导班的学生,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一至五年级的小学生,负责组织课后活动的老师凯文以及部分学生家长也在认真地学。

十月二十日上午,澳洲悉尼北区Eastwood的市政府为当地民众举办苹果节节日大游行,法轮功团体再次受邀请参加这一年一度的节日庆典活动。当游行队伍经过主席台时,主持人通过喇叭向全场介绍:“法轮大法是中国古老的传统修炼,他有五套功法,动作缓慢易学,免费教功,现在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有超过一亿人在修炼这套功法。修炼法轮功会令人感到轻松愉快……”主席台上市议员和政府工作人员向法轮大法游行队伍鼓掌和挥手致意。

十月二十日和二十一日,日本中部地区法轮功学员在爱知县名古屋市的最繁华地区“荣”(Sakae)弘法讲真相,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一位八十岁长者说:“我了解你们法轮功,你们很辛苦,请一定要努力坚持下去啊!加油!”

十月十三日晚,台湾嘉义市法轮功学员带着明慧学校的法轮大法小弟子在文化公园介绍功法,并讲述发生在中国大陆的迫害真相。小弟子们穿着黄色的唐服在悦耳的音乐声中打着腰鼓,吸引了许多游客围观。台上的小弟子唱了两首大法弟子创作歌曲后,开始演示法轮功的五套功法,主持人透过扩音器,邀请公园里的民众一起跟着学炼功法。

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

明慧周刊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二零一二年十月廿五日

各位听众,您现在收听的是《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1999年邪恶镇压开始不久时由大陆大法弟子自发创立的修炼者周刊,主要面向一些无法经常上网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主要包括海内外法轮功新闻、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和观点文章。

现在是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学法要入心 不能走形式
“向内找”与“善意的帮助别人”
面对警察骚扰,大法弟子普遍成熟
整体配合 营救同修两天回家

首先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学法要入心 不能走形式

长期以来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学法走形式的问题。当然这个问题以前同修都交流过,但有的同修还是不重视,我今天从另一个角度再谈一下我所发现的几种情况,和我对学法的一些体悟。

在我们学法小组有几位老年同修,有一次我们刚学完《转法轮》第四讲后我就问了一位老年同修什么是“灌顶”,老同修竟然不知道。然后我又问另外一位老同修,没想到老同修说“灌顶”是师父给我们“加功”。我当时心里真的是挺不好受的,没想到都是修炼了十几年的同修,而且《转法轮》也不知看了多少遍,录音听了多少遍,竟然连这些最表面、最基本的法理都还没有掌握。

而且我也参加过其它的学法小组,也在这些方面進行过交流,没想到很多同修都存在这些问题,就是对《转法轮》的很多我们早就应该掌握的最基本的法理、概念还稀里糊涂的,有的还是一些年轻同修,有的炼了十几年的老同修竟然连“炼功为什么不长功”的两大原因都不知道。还有一种情况,属于入脑不入心。也就是脑子里知道了大法表面的字意,却长期没养成看到法就用来直指自己的执著、修自己的心的习惯,而是当作外在的知识去掌握了。“知道了”法并不等于“修炼了”,因为常人中也有很多人知道大法、甚至能复述出一些大法的内容,却用来对照别人,而不是用来时时对照修自己的,那不是修炼。

我知道在修炼中这是很严重的问题,我也结合我自身,总结了一下造成这方面的主要原因。有很多人认为学法在三件事当中是最容易的一件,其实我觉的是最难的一件事,我们觉的容易是因为也许我们还不会“学”法,我们只是在“机械”的念、在看,思想并没有真正在法上、在修心上。

那么学法难到底难在哪呢?我个人认为就是我们在学法的时候思想能否真正静下来,能否端正学法的心态和目地。

大家都知道我们在学法的时候经常会出现各种后天观念、思想业力和一些外来因素的干扰,那么我们能不能顶住这些干扰,这就需要我们在学法时要有很强的正念才行,也就是学法时主意识一定要强、用正念去学、去念,而且一定要知道我们看的每一句话是什么,最表面的意思得知道。在学法时听不同的同修念法给我们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有的同修念法时念的也很流利、很熟,可就是给人一种很飘、很浮的感觉,而有的同修念出的法就给人一种很厚重、很踏实很舒服的感觉,为什么?就是用“心”不同,前者只是在念书、走形式,而后者才是用“心”在学法。个人在家看书和集体读法都要用“心”去看、读法绝不是用“嘴”、看法也不是用“眼”,而是用“心”。

我还发现有的同修不爱学《转法轮》,原因是《转法轮》看了这么多年了,也没看出什么更高的内涵,表面的意思看了这么多年都熟了,觉得老看也不太想看了。我认为如果我们学法这么长时间都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法的内涵,我们真的应该好好找一下自己的问题,为什么看不到?为什么有的人就能看到呢?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一个是没有用“心”去学法,另一个原因是我们三件事都要做好,因为法对我们的要求高了。

另外我建议一些老年同修更要认真对待学法,学法不论学多少,首先一定要清楚我们学了些什么,如果连表面的法理都看不懂,千万不要不懂装懂,那样只能害了我们自己。

其实学好法的本身就是修炼,学好法的本身就有提高心性和清除邪恶的因素在里面,也有救度众生的因素在里面。让我们都共同学好法,走好最后的路。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小莲的文章:“向内找”与“善意的帮助别人”

最近,我们地区同修在怎样帮助同修的问题上有分歧。一部份同修认为,对于同修不该指责,特别是对于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如果指出对方的不足,就是在指责对方,就是在给其增加魔难;而另外一部份同修倾向于理性的都找自己,分析不足。这两种认识方法争论了有半年之久。在此谈一下我对此问题的个人认识 。

我觉得在任何时候,指责和埋怨别人都是人心、都是不对的。无论对方有多么大的不足和错误。但这不等于看到对方有不足,不给指出来。“指出不足”和“埋怨同修”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

同修之间的缘份,那是多么的神圣呀!历经无数轮回和无数的苦难,甚至互相之间都有互相提醒的约定而来到人间,在大法洪传之时遇到,目地不就是一起修炼、一起切磋吗?那么当对方身处一个误区之中的时候,我们不提醒,反而纵容他,那怎么能对得起他呀?这是为他修炼负责吗?是真正为他好吗?只是我们在说的过程中,首先要找自己:为啥他的不足让我看到?是不是我也在这方面也有很难察觉的人心呢?然后再善意的平和的指出别人的不足。

记得一位同修给我指出不足的时候,我看到在他说的时候,一颗钻石般透明的心展现出来,威力非常的大,一下子把我那个不足(在另外空间是一种肿瘤式的存在)从里到外解体了。

而当一位同修带着很大怨恨心说我的时候,我看见在他说的那一瞬间,一个长满刺的狼牙棒向我打来,当然他的心也是善意的,他的心表现的就只能看到一个由分子组成的很粗俗的“善”字。后来我想,同修的心是好的,只是表达方式不当,容易伤人,而且这样容易让邪恶钻空子,造成间隔。

记得一位认识几位被非法抓捕的同修事后说:“他们几个一年来很少学法、发正念更少,就是整日做事情。当时一些同修就想谁都有不足,也就‘包容’他们了。可是后来出事之后,却发现这种所谓的‘包容’恰恰是没有对同修负责。”其实我觉得我们“包容”同修的不足,是我们不执着于同修的过失,而绝不是对同修的不负责呀?!

谁也不能包揽证实法的一切事情,那么就需要大家一起来完成这个伟大而神圣的使命。那么在其中我们每个人的状态都十分的重要。只有我们每个人都修好自己,真正的形成一个向内找的环境,那整体才会在证实法中发挥强大的力量。

更何况,一时间不在法上的同修,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对,才那么做的。如果知道不对,谁都会改的。所以我想,正如师父谈到的:“人人都能这样做那最好,认识不到的别人给指出来当然不是错,可是指出时一定是善意的。你修的也是慈悲嘛,要善意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们真的要把握好“向内找”和“善意的帮助别人”之间的关系。这本身也是我们修炼的内容嘛!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面对警察骚扰,大法弟子普遍成熟

最近,本地公安国保、派出所警察和街道人员,对“挂号”的大法弟子進行骚扰,凡是在册的同修,他们一个不漏的到家里,或者到单位里找谈话、表态,并要求交出大法书和真相资料。说是要开十八大了,为了“稳定”,对每个大法弟子都要过一遍筛子。

在这次骚扰中,不管警察表现的是态度邪恶蛮横,还是来“看望”,大法弟子不惊不怕,有的是智慧对待,有的是堂堂正正,有的是威严震慑邪恶……事后大家在交流时说:“修到今天,大家的正念越来越足,状态越来越好,普遍成熟了。”

有一个同修,警察和街道人员到他家检查时,一个警察看到了他供的师父法像,说:“你还敢在家里供这个?拿走!”他们给同修“上了一通课”后,便拿着师父的法像往外走。同修阻止说:“你们不能拿走。”“为什么?”同修说:“这对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我师父的法像。但是,更重要的是,这对你们不好。”同修平和的语气中带着一种威严。警察和街道的人还是拿着师父的法像就走了。可是,过了一会儿,一个街道的人又折了回来,把师父的法像又送给了同修。同修一句正念的话,使恶人不敢轻举妄动。

警察为什么专拿师父的法像呢?同修向内找时发现,自己有怕心:平时,一看到家附近有警察或警车时,赶紧把师父的法像藏起来。邪恶也是冲着这颗心来的。

有一个上班族的同修,警察两次打电话找他,说要到他家里“看看”,让他回去。他发出强大的一念:“绝不允许恶人到我家里骚扰,彻底否定旧势力利用十八大操纵警察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安排。”结果,两个警察说不到他家了,但是,一定要到他的单位看看。开始,警察还人模人样的说:“要开十八大了,我们来看看,你得表个态。”同修不急于回答他们的话,就是瞅着这两个警察,默默发正念。结果,越发正念,这两个警察态度越软。最后说:“唉,我们也是没办法,上指下派,要炼,你就在家炼吧,千万别出去。”言罢,便匆匆走了。

同修体会:面对警察,不要急于回答他们的问话,就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邪灵没了,表面的人也就老实了。不是我们怕邪恶,是邪恶怕我们,这一点一定要清楚。

本地还有一个同修,警察突然到他单位时,他毫无思想准备。警察说,要用车拉着他,一块到他家里看看。同修说:“看啥?这些年还没折腾够啊?”警察态度立即变了:“没办法呀,都是应付差事的事儿,不去你家里看看,我们回去交不了差。”可是,同修家里的资料和大法的书不少,还有师父的法像。同修找了个间隙,智慧的给家里人打了个电话,结果,到家后,警察什么也没有看到。临走时,一个警察拿出一张表,说:“你给签个字儿吧。”对签字这种事儿,大法弟子都十分敏感,同修厉声说:“签什么字?不签!这些年来,你们折腾来,折腾去的,还让不让我们老百姓活啊?这世道连好人都不让我们做,这叫什么社会啊。”同修驳斥的有理有据。两个警察赶紧赔礼,说:“哎呀,你误解了,你误解了。是家访表,你签个字,证明我们来过了,不然,回去交不了差。其实,我们也不愿意来啊。”

事后,同修说:“态度坚决,义正词严的顶这些人,这也是慈悲,不让他们犯错误,不让他们有不好的举动。”

以上,只是举了几个例子。当然,在这次邪恶大面积的骚扰大法弟子中,大家也悟到,对于有不同人心的同修,表现的形式也不同。一般的说,怕心重的同修,邪恶咋呼的就欢;没有怕心的同修,邪恶就怕你。但是,整体上都做得非常好,修到今天,大法弟子法理清,正念强,人心少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确实少了,人才恶不起来了,虽然雨点大,落到实处却很虚弱。只要你念正,放下人心和生死,它什么都不是。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整体配合 营救同修两天回家

半月前的一天上午,我地三位老年同修相约去六十里外的邻县发资料,上午十一点时,大部份真相资料已发了出去,还有少量未发完,A、B两同修商量把剩下的资料发完再回去。她们与C同修约好完事后在某地会面。两同修发完资料,把随身携带的真相小粘贴顺手贴了一张,被不法巡警发现,将两位同修绑架到当地派出所。C同修在约会地点久等不见两同修露面,就在原地发正念解体邪恶,加持同修。C同修苦等不见人影,无奈之下只好在下午五点返回本市。

C同修回来后找到D同修商量后决定,立即整体行动营救A、B两同修,并分别通知两位同修家人转移大法书籍和资料;又告知本地同修迅速行动,整体配合加大密度发正念,加持被绑架的同修正念正行闯出魔窟,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的邪恶安排。

两位同修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只管向在场人员讲真相,发正念,同时找自己的漏。恶警当晚将两位同修送县看守所,B同修出现高血压症状。两位同修在黑窝里没有一点惧怕,并互相配合发正念,劝三退,对不明真相的普犯劝退近十人。警察在检查A同修的衣袋时看到一张通讯卡,查到了该同修的地址姓名,第二天上午恶警来到本市伙同本地“610”非法抄了A的家,给家人留了张拘留证就走了。

第二天上午,D同修查找两位同修的下落,通过“114”电话查询台获得镇派出所电话号码,当即打通电话,和平理性的与值班警察对话。D同修:“某某派出所吗?”对方回答“是”。“我是市某机关工作人员,想向你们查询一件事。”“请讲。”“昨天上午我有两个老年女性朋友在你们那里失踪,请问你们知不知道她们的下落?”答:“昨天是有两个老太太在街上发资料,发资料是……。”没等他继续说下去,D同修追问道:“现在人在何处?”答:“在看守所。”D同修说:“我是B的朋友,她家人担心她年事已高,又是高血压,怕出事,很想见她,更希望你们放了她们。”答:“那你们赶快坐车到派出所来,我们一起把这个事情处理了,把人这样关起来也不是办法啊。”

D同修放下电话,心里十分清楚,应该尽快营救同修。同修们商量决定,立即向A、B同修家人讲大法真相,同时告诉他们法轮功没有触犯任何国家法律法规,更没有参与政治。家人明白真相后,同意去派出所要人。因时间关系,我们同意了B同修家人的意见,第二天去某某镇派出所。

由于师尊早有安排,第二天同修家人去了后,几乎没费什么口舌,当地县公安局签字放人,同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同修也得到了释放证。当晚七点钟左右,两位同修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回到了家中。

通过这次对同修的营救,我们体会到:无论是任何魔难,只要我们坚信师尊,坚信大法,一切都是师尊说了算!这是本市第一次成功营救被绑架的同修,使她们第二天就顺利回家的一次整体行动。同时我们也悟到:这正是师尊的正法進程推到了这一步,在邪恶被清理的所剩极少的情况下出现的可喜局面。同修们再次见证了大法的伟大殊胜!体现了大法弟子正念足,整体配合的威力!师尊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