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566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2年12月6日
节目长度:50分1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2,009 KB

47,05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彻底解体求名的心

师尊早就告诉我们,“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精進要旨》<修者忌>)近期,我求名的心时不时膨胀起来,严重阻挡着我正法修炼之路。

修炼前,自己求名的心就很重,属于那种脸皮很薄,很好面子的人。修炼后,有所转变,但骨子里这种东西并没有去。具体表现为:为人处世,很讲情面,宁愿自己吃亏,也不愿别人说自己的不是;表面对别人彬彬有礼,实质是期望别人尊重自己;听到他人的赞美,特别是自己在意的人赞美,心里美滋滋的,反复回味,沉浸其中……

我发现,自己求名的心和怕心有着很大关系,一般都是被动的守护名,怕失去名,思维中总是反映出:怕对不起别人,怕别人误会自己……所以求名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怕心,怕失去名,其实是更加执著于名的一种表现。

那么,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是什么呢?从个人角度看,我小时候学习很好,但家境贫寒,被人瞧不起,父母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可我很内向,不善言辞,尽管学习好,但为人处世不怎么机灵。由于母亲对我期望过高,在我十来岁时,在为人处世、待人接物方面,就用成人的标准来要求我,这样使我内心很矛盾,明知道见了人怎么应对,但又不情愿这样做,但还必须得这样做,使我形成了很怕见人的观念,见了人很紧张、很害羞,这种情形一直延续到现在。

现在想想:求名的心和母亲当时拔苗助长的教育方式有一定的关系。长大后,更是让名包裹的寸步难行,特别虚荣,极其渴望得到他人的重视,但自己天生不具备这种内在素质,所以为了求名,就在外表方面精心包装,以期得到他人的尊重,其实内心很脆弱、很不踏实。

那么,求名的根子是什么呢?我悟到:求名的根子就是“私”,就是过于执著于“我”,说具体点就是自己太在意自己,同时期望人人都在意自己,无形中把自己摆高,超越他人。遇到事情时,竭尽全力的保全自己的名,完全为名而乐而忧。实质是在放弃自己的主意识,任由求名的观念来主宰。

站在常人的层面上来看,其实“名”比“利”还要虚,“利”毕竟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在人中求名,无非是为了在人中证实自己的能力、才华、财富、地位、容貌等等,这些都是一种心理上的感受,是虚无缥缈的,而且都不是永恒的,终究会流逝的。求这个“虚名”有什么用呢?但人就是迷于其中。

作为一个修炼人,更应该看穿名,看透名,乃至修去名,因为求名的心是极端自私的,没有一点为他的因素,而且还带有一定的欺骗性,例如:对别人好是为了让别人说自己好,并不是真心对别人好,这不是欺骗人吗?这不是撒谎吗?它和“真、善、忍”宇宙法理是完全背离的。

求名的心不去,就容易以名为标准来约束自己,尽管有时做出的结果和以法为标准做出的结果一模一样,但出发点不一样,一个是为了自己的名,一个是在主动同化法;一个是常人的表现,一个是修炼人的行为。实质相差甚远,一个是为私的,是为了让别人说自己好;一个是无私的,根本不考虑自己的感受,只是一心为别人好。

从正法修炼的角度看,求名的心不去,在证实法中就会掺杂证实自我的因素,由于过于强调自己,在大法面前,就不能真正做到谦卑,就很难摆正自己和师父和大法的关系,这对于一个修炼人来讲是极其关键的,摆不正这个关系,就很难走正师尊安排的修炼道路,就会半途而废,甚至毁了自己。

从这一角度,我悟到:名其实是旧势力给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下的一部庞大的走不出人的枷锁之一,解体这个枷锁,就会解体由名派生出的各种执著心,这样大法弟子才会以更加纯净的心态救度世人。

个人认为,自卑心、自大心、虚荣心、欢喜心、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色心、怕心等人心,在某些方面,都和求名的心有一定的关系。求名的心就好比一棵大树,上述人心就好比大树延伸的枝杈,只去掉枝杈,它还会慢慢滋生,只有把求名的大树连根拔起,并解体它,上述人心就容易去得彻底。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读师父新经文有感(二则)

(一)修去依赖常人的心

在邪党大会到来之前,师父发表了经文《保持清醒》。看到这篇经文后,我每天都要用点时间专门读和背。“不要对中共邪党抱有任何希望。”“大法弟子不要对它抱有任何幻想。”师父的话无异于一记重锤敲醒了我。

对照法,然后向内找。我感觉自己还有指望、依赖常人的心。曾经从网上看到关于某某前世的文章,我心里就经常希望他抓捕处理那些迫害大法的元凶,还大法以公道;上半年王立军事件的出现,让我兴奋不已,我满心期盼江魔那一帮的被惩处了;又从网上看到一则消息,说是中共某领导人的亲人中也有修大法的,心里又冒出一个念头,希望大法得到平反。

修炼这么多年了,我怎么还有指望邪党、依赖常人的心呢?这也是我学法不深、对邪党的本质认识不清造成的。无论是谁,只要他对大法没有正面的认识、没有看清邪党的真面目而三退,他们一样面临着被淘汰的命运。何况他们还是邪党的头目?我们又怎么能对他们寄予希望?

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已经十三个年多了,中国大陆的证实法形势一直在向好的方面转变。这是国内外全体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中逐步开创的。不管常人的形势如何的千变万化,我们始终应该心如止水。我们唯有牢记师父的话:“修炼与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保持清醒》)精進实修,广救世人。

我也建议与我有同样执着的同修,把这篇经文背下来,反复读、反复记,不断查找不足。

(二)认清邪党本质

近来向单位同事讲真相时,他们不少人都向我要破网软件看国外的真实信息,很多人都对薄、谷、王等人的恶行怒骂不止,特别是他们得知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更是愤怒,说“太残忍”了。但是他们有一个普遍的误区:这些惨无人道的暴行都是个别人做的,没有把这些暴行的发生和邪党的本性联系起来,还将他们的希望寄托在邪党的改革上面,希望邪党的“十八大”能够解决国内矛盾,改善人民生活条件,还有些对国家现状和前途担忧的世人希望能看到变化,平反“六四”和法轮功……

人类社会的现象都和我们大法弟子的心是密切相关的,向内找一下自己,是不是也有这种寄希望于常人发生转变,整体形势正过来的念头?刚向内找的时候,表面上好象自己没有寄希望于常人,但是继续往下找,我每天破网喜欢看大纪元的新闻,关注国内的动向,这是不是心的基点不正?把心放在了社会形势上?是不是隐约中有潜藏的将希望寄托在邪党中看起来比较开明的常人身上的观念?有时会想:我看这些新闻是为了更好的讲真相。但是这个念头的背后是否真的是纯纯净净的救人的一念?

今天学了师父的新经文《保持清醒》,师父严肃的指出:“不要对中共邪党抱有任何希望。”“在整个一个世纪中,邪党为了伪装与害人,谎言不断的在变换着。”我体会到:迫害至今,邪党只是在不断的变化着迫害的借口和手段,从开始的暴力迫害、劳教、判刑、虐杀,到后来的洗脑,伪善的关心,无不渗透着邪党暴力与谎言的本质,是其本性中邪、骗、煽、痞、间、抢、斗、灭、控的基因的变换呈现。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大法弟子一定要从本质上认清邪党,不要将心用错了方向,现在的时间就是给我们救人的,只有给众生讲清了邪党的本质,众生才有得救的希望。

希望和我有类似执著的同修摆正对邪党的认识,不要再由于我们的心成为旧势力迫害、毁灭众生的借口。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和大家分享另外空间所见:只剩一根丝

正法進程在飞速的往表面空间推進着,已经越来越接近人类的表面空间了。对大法弟子来说,真的象师尊在《保持清醒》之中讲过的那样:“修炼与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希望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神的路不再远了。”

(1)一个月前另外空间所见:只剩一张网

今年十月一日晚上在甲同修家里和另外几位同修交流,到了夜里十一点五十五分同修们开始集体发正念。

时间不长我看到另外空间出现:只剩一张网,这张网正在逐步的一根丝一根丝的断掉了,最后所有的丝都不存在了。然后,刚才看到的景象又重复了一遍。当最后所有的丝都不存在了的时候,出现了非常震撼的一幕——

就象二零一二年神韵晚会的最后一个节目的景象,天空中的一个大星球一边爆炸一边向地球冲过来。和二零一二年神韵那个节目上面不同的就是,一边爆炸和一边冲向地球的星球非常的多。很快整个地球上面到处起火,到处一片废墟,整个地球上空黑色的浓烟滚滚;从天空看,根本看不到地球的存在,只能看到一个大火球冒着黑烟在燃烧。地球上面的生命死伤无数。但是明白真相的众生都从这场灾难之中走过去了。

总共看到了十个全球性的大灾难,灾难之后,很快地球焕然一新,变的比灾难以前的地球还要漂亮美好,得救的众生都非常高兴的生活着。

(2)现在另外空间所见:只剩一根丝

十一月一日夜里十一点五十五分发正念的时候,突然看到另外空间出现了以下的一幕:

看到了只剩下一根丝,突然这一根丝断了,但是师尊快速的把已经断掉了丝接了起来,然后这一根丝又断了,师尊又快速的把已经断掉了丝接了起来,如此三次之后,出现和十月一日夜里发正念时候看到的景象一模一样,总共看到了十个全球性的大灾难,灾难之后,很快地球焕然一新,变得比灾难以前的地球还要漂亮美好。得救的众生都非常高兴的生活着。

发正念结束之后,自己都是震撼了很长时间,告诉了一起发正念的同修,我们都认识到正法進程真的快要结束了,真的是千钧一发了啊!

十一月七日晚上五点五十五分发正念时间不长,又看到了另外空间只剩下一根丝反反复复断之后师尊又反反复复接起来的景象,随后又看到了十个全球性的大灾难。于是自己抓紧时间忙完重要的事情之后,赶快写出来自己看到的景象。

(3)不能在那一天哭啊!

师尊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之中讲过:“要清醒的认识到修炼是最最严肃的。”

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之中讲过:“修炼的全程没走完或者修炼失败是回不去的,所以千万不要有什么心。正念很足的、坦坦然然的,做自己该做的。”

师尊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之中讲过:“真的圆满的那一天,我告诉大家,真的是大法弟子白日飞升,全世界都可以看的到的。(鼓掌)圆满不了的,那一天你就坐那哭吧!没修好的,我看哭也来不及了。”

对照师尊以上讲法,我们大法弟子真的不能在那一天哭啊!

千万年,亿万年的等待,就是为了今天在助师正法啊!

看到这些另外空间的情况之后,我自己也多次向内找,为什么是我看到呢?逐步的找到自己存在着懒惰和安逸心,以及向往人类美好生活的心理等等方面不足。自己也在抓紧时间去掉它们。但是仍然不时的也会被旧势力因素利用干扰自己的助师正法项目。最近自己长时间的高密度学法之后,才渐渐的解决了这些问题。

真的啊!同修们都快快精進吧,我个人悟到,正法進程结束已经迫在眉睫了,在这最后的最后的时刻,能够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能够与师尊同在,我们是太幸运太幸运!抓紧时间做好助师正法的项目啊!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

明慧周刊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

各位听众,现在是空中明慧广播的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请听以下几篇文章:

黑夜与黎明 大法弟子慈悲送真相
提高心性 整体配合 营救同修不难
救度众生的路越走越宽
我用真相币讲真相


首先请听大陆大法弟子默然的文章:黑夜与黎明  大法弟子慈悲送真相

一个没有风没有雨的早上

某一中央级别的大型企业(外卖军火内兼民营)开办的集合超市群,横直宽阔数百米。楼群的西、北两面广场,是顾客停放车辆的地方。东、南靠里的这两面空场,则是内部职工的停车地。

这家大型企业实力雄厚,雇的保安特别多。在这座楼群的四周,十来米远就有一个拿着步话机的保安值勤。平时我发真相资料就在顾客出進停车的西、北这两面的广场做。而东、南两面由于没有顾客出進就比较冷清。又有那么多的保安紧盯着,实在不方便靠上去发真相资料。时间长了我就觉的这还是一个遗憾和空白,应该补上。

今天早上我请求师父加持之后,先从北头進往南走,先发东边那一条巷子的车辆。到楼群拐角处再右转往西,发南面的那些自行车、摩托车。因为我知道这儿值勤的保安密度大,所以一边发资料就一边有点紧张地在观察情况。内心的主意是,能做多少算多少。谁知我把所带的真相资料都发完了,还没看到一个保安!

就在我往外走时,发现那群保安,就象那些躲避风雨的鸡雏一样,缩在一个门洞里,猫着身子、端着茶杯、缩着脖子,就是不出来。哈,原来他们都被师父圈在这儿啦!

那天早上,没有风没有雨,气温也比较宜人。完全不需要避寒、躲风雨嘛。这事儿真是太神了!我唯有不停地感恩师父:“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刚刚把资料发完,那警察就出现了

某军工企业职工住宅区大院,前几年我進去做真相发资料时,发现進西大门右转弯往南走,在两栋相望的住宅楼里,有一名现职警察住家,总是穿着警服,起床比较早,有时还在两楼之间的空地上生炉子、散步等等。所以我以后再進去,总是避开那两栋楼,发其它的地方,免得麻烦。心想只要把真相资料发進去了,生活在那里面的职工互相之间亲串亲、邻串邻的,还能不知道?

但我今天進去发了一会儿后,突然意识到,有意避开那两栋楼也是一种人心执著。说轻点是分别心;说重点是怕心。我立刻拨转车头,朝那两栋楼冲去。我想啊常人起床后出门,总还有一个伸伸腰、揉揉眼的懒散过程。不可能眼光如启动的探照灯,立马就四面八方地照射起来。我们我是神在人间做事,又有师父法身和护法神护佑,一个常人警察能神过我们?

抱着这一念,我做过去再做过来,一去、一返两个来回,就把资料发完了。说来也是巧,就在我往外撤时,发现那警察正在我的不远处闲步着呢。

假相干扰

今晨,要做的救人目标中,有几处是比较偏远的军警目标。加上天气预报说是有雨,于是夜里就将雨鞋雨衣摆在了床边(有求之心)。但早上出门时,发现地上是干的,就起了侥幸之意,没带雨具。

谁知走了一小半,刚做了一个警察目标,那雨就哗哗地往下来了。一时颇觉为难。直往前走吧,离最远的那个目标还有几里地。退回去拿雨具吧,又要耽误往来的时间。犹豫了一小会儿,还是折返回去拿雨具。心想有雨具掩蔽,时间晚一点儿还是好做的。

谁知,拿上雨具后,雨又不下了。再按原定计划一顺往前做,到较为偏远的那个治安岗亭时,天就朦胧亮了。最近邪恶可能也在注意我们大法网站上面的信息,警察值夜时窗帘还不让放下来。

看着停放在岗亭附近的警车,我正准备出手时,冷不丁看到从岗亭门口钻出来一个一身戎装头戴大盖帽的男子。我一个激灵,好险!警察蹲坑了?再盯看一眼,好象是一名军人。因为大陆警察除了上公堂、上刑场,一般是着装不戴大盖帽的(交警上街、上路戴白色大盖帽除外)。

但不管是警察也好军人也好,在人家眼皮底下做那是不理智的。于是我按捺住自己,往前走了。走出几米远后,再回首寻看那一身戎装的大盖帽时,发现他已经越过绿化带站立在广告牌下了,好象是在等车的样子。我终于明白了,这是一个干扰的假相,岗亭的门还紧闭着呢。于是迅速杀了一个“回马枪”,给警车送上了真相资料。

再往前行,今晨的最后一个目标是一座军营,大概驻扎的是一个连队吧。以前给他们发过几次真相资料后,可能引起了邪恶的戒备。在军营院落里新添了一条狼狗游走守望。由于路上往返耽搁了一些时间,到军营前天就大亮了。

我求了师父帮助,把狼狗控制住,不让它嚎叫干扰。就正在那酝酿发资料的方位、角度和劲儿时,突然发现一名着装军人(也是一身戎装大盖帽)竟然在军营西侧的一家早点摊上正襟危坐地等着早点。离我所在位置的直线距离也就只有六、七米远的样子。只要他把眼光往左一扫,就能看见我在干什么。但今天的真相资料一定要送進军营,让这些大兵明白真相!

在师父加持下,军营的狼狗没有嚎叫,早点摊前的军人也没有扭头,我在马路上略一弯腰右手一使劲,一个精致又有一点份量的真相资料包,就贴着略带斜坡的水泥路面,“嗖”的一下如长了眼睛一般,飞过六、七米远的距离,穿越军营大栅栏门的底部空隙钻進去后,还依靠着惯性往前滑行了几米!此时,院内军营(楼房)里响起了吆喝出操的声音。要不是师父相助,绝不可能做的这么干脆利落这么好。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眼前的军人、狼狗,都成了考验救人的我的假相。

砸垮钢化玻璃的邪恶宣传橱窗

某日大早,我一路正念做真相。计划要做的最后一个目标是某地邪恶的总支委员会、居委会、维稳站办公楼。此时天已大亮,但浓雾骤起,能见度比较低。我迅速往两间办公室的门把里插上最具震撼力的真相资料后正待离开时,一回头发现在邪恶办公楼前几米远处的行人道旁边,立起了一排宣传栏。

上前一看,有一个大栏的内容完全是诬蔑、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恶毒内容。我霎时正念起勇气生,不顾天已大亮行人渐多,伸手就去撕扯。谁知手一下子被触碰回来了,原来是玻璃橱窗!浓雾中一时没能看清。这得用什么东西砸。可手上又没有应手的工具。瞅瞅周围,又寻不到砖头之类的硬物。心想回去做好准备下次再来销毁,可我离这目标地还有约十里远的路程,来一趟不是很容易。再说这儿是一处市民的健身、休闲地,玻璃橱窗前的行人道上,往来的世人不断。多留一天,会毒害多少无辜众生?必须现场及时解决掉!

可用什么东西砸呢?我急的团团转,不停地低声叫着师父请加持弟子。四周只有一个垃圾桶,可搬不动、举不起来。再回头望邪恶总支委员会、居委会的宿舍院子,大铁门已经打了一个大半开。从其底部空隙望進去,发现有一块砖头模样的东西在那。

我一时顾不了许多,抢進去到那门角落一看,原来是一个夜晚用来抵门的中号磨盘。圆圆的一个大石块,中间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少说也有几十斤重。要在平时没有调动神的一面助力,怕还拿它不动。我不停地念叨请师父帮我,猛地一用劲就搬起了磨盘,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邪恶的玻璃橱窗前,“哐”、“哐”、“哐”地猛砸起来!谁知连砸了三下它还不动。

原来邪恶所用的是很厚的钢化玻璃(后来从破碎的玻璃裂口看,足有一般的粉蒸肉块那么厚)!我叫了一声“师父加持!”竭尽全力再砸一下,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整个邪恶的玻璃橱窗这才“哗啦啦”地象冰山一样坍塌下来!在一个前后左右四方随时都可能有世人出现的地方,在这个从寻找工具到摧毁的惊心动魄的二、三分钟时间内,居然没有一个行人靠近!直到我转身撤离时,才发现左前方几米远有几个晨练的市民刚从转角处过来了。这么近的距离、这么猛烈的声响,他们竟然没有一点感觉。这都是师父的加持啊。

邪恶在“十八大”期间,通过搞邪恶宣传栏这种方式,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回光返照式的垂死挣扎,也是对我的一种特殊考试——看你做还是不做?如果躲躲闪闪地回避不敢做,那绝对是不及格的。平时在家修的再明白、再热闹,可到了关键时刻没有勇气上考场,那还是一个差等生、上不了大学的啊。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提高心性 整体配合 营救同修不难

一段时间以来,经常看到大陆一些地区有同修被绑架的消息,甚至绑架人数比较多,其中有部份同修被非法劳教或判刑,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本地区也先后有同修被绑架迫害,但是最终都成功营救了出来。在此交流营救的细节及修炼心得,诚望对同修们有借鉴之用,不当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也请营救工作开展的好的地区的同修写出心得進行交流。

一、各尽其能,做好自己能做之事

协调人提出要营救某同修后,大致的说一下分工情况。然后知道此事的同修不管有没有分工,都尽自己的所能,配合营救——能上网的、收集恶人信息的、写揭露文章的、寄真相信的、发放粘贴揭露迫害的真相材料的、发彩信的、发正念的……谁能做什么,不用协调人再具体指派,主动出来承担自己能做的事情,默默圆容整体。

二、发好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

发正念真的是很关键。把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掉了,这个空间的同修自然就闯出来了。

切忌谈论、指责被迫害同修的不足,也不要在思想中不断的想同修的不足。一旦在头脑中不断的翻出同修的不足,马上在正念中解体这种怨恨指责的思想物质。

最好部份同修组成小组发正念。不用太多,不上班有时间的同修两三个,最多时我们也没有超过十个人。其他没有时间的同修晚上找时间整点发正念。小整体与大整体相互配合。尤其是小整体,拿出几天时间来,每一个整点发正念,发挥的作用会非常大。有一次营救同修,我们就是十几个同修分了两个小组,发了集中发了四天的时间,被绑架的同修就闯出来了。

发正念要用心。有一次营救同修。两个同修组成了发正念小组发了一天的时间,每个整点都发,最短发二十分钟,最长每个整点发到了四十分钟的长度。

三、及时把迫害信息发到明慧网

信息尽量全,尤其是恶警恶人信息,有的时候确实收集不到太多的信息,也不妨碍营救。记得本地有一次营救同修时,确实收集不到恶人信息,只是大概的把某个派出所参与迫害,某个公安局是其上级单位,六一零主管是谁发到了明慧,没有收集到任何电话。但是发正念与要人不放松,照样把同修营救了出来。

四、探视,要人

家属同意就陪同家属一起探视同修。家属不同意,就单纯同修们去探视被关押的同修。真的是可以增添被关押同修的正念的。要人最好是家属要人,同修陪同。到六一零要人,到公安局要人,可以给有关人员進一步讲清真相。六一零始终是迫害同修的最终黑手。

五、曝光邪恶,讲清真相,揭露迫害

曝光邪恶,除了在明慧网曝光外,一定做好本地的曝光工作。在参与迫害者的住址及其周围大量散发张贴揭露迫害的真相材料。向参与迫害者本人寄信,及其亲友同事领导寄信,效果很好。

发彩信曝光邪恶,揭露迫害。本地区收集了政府工作人员及企业老总的手机号,总计几千个,向这些特定人群发彩信,效果特别好。

以上工作做好了,做扎实了,营救同修出来一点就不难了。甚至有两次,被迫害的同修正念不足、心性不稳,也照样营救了出来。

六、向内找是消除间隔与干扰最好办法

营救过程中,邪恶生命肯定要干扰,它们使用的办法就是挑动人心,妄图在同修中形成间隔。比如在营救同修时,有同修指责我有色心,否则不会如此用心的营救一个异性同修。我当时确实动了一点气,但是马上抓住这颗人心,清理掉,不指责也不埋怨同修,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结果指责我的同修竭尽所能的配合整体,参与到营救工作中来,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

参与营救同修注意不生人心,及时修去人心。有的同修因为参与几次营救工作,生出了欢喜、自大等人心,我们就及时给其指出,让其明白营救成功是因为我们做好了自己应该做的、修好了自己应该修的,师父才给推到这一步的,也就是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们修好了,师父才把神奇展现给我们的,千万不可自大,避免了同修人心膨胀。

同修被营救出来后,根据情况,需要交流的進行交流。如果单纯交流不能解决问题,就给同修安排集体学法的环境,使其在法上提高上来。如有一同修,我们发现他很少学师父的新经文,交流起的作用不大,就安排同修与他一起学新经文,一段时间后,此同修改观很大。交流时,一定要慈悲,不要抱着指责与耍滑头的心理。

还有,发正念不在人多,有时十几个同修来做这些事情,照样可以成功营救同修。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救度众生的路越走越宽

自从《九评共产党》发表后,特别是这一年来,我感觉众生越来越清醒,越来越好救度。二零零五年之前,我要想劝退一人比较难,现在几分钟就能劝退一人。

以前,我发资料时总是很小心的将资料放在众生会注意的地方,让众生看见后拿走。二零零七年,我开始少量的面对面发,到了二零零八年,我开始大量的面对面发放。几年来发了几千张神韵晚会光碟、几千张自由门。为了给大学生发自由门,一次我专门在某大学图书馆旁,学生上课必经的路上,摆了个地摊卖便宜东西。

其它时间我一般是随机讲真相,如在小吃店吃饭时、坐公交时、坐摩的时、坐的士时,至今光司机都劝退了一百多人。我劝退一般先问对方的姓,再问是否入过党团队,再讲清什么叫三退、为什么要三退,讲藏字石、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中共的嗜血和腐败本质,对方同意退后取好化名。两年来大概劝退了三、四百人。

我们这儿有位同修,工作很忙,但她三件事坚持的非常好,早上三点五十开始炼功,晚上带着父母学一讲法,平日坐车上下班就劝三退,平均每天劝退十人,几年来劝退了一万多人。

我体会到,只要我们心里装着三件事,师尊就会帮我们。记得我第一次劝退成年人是在公交车上。一个女士,我看她面带善良,就发张神韵晚会光碟给她,她说很忙没时间看。我心生一念:就要救她。我告诉她三退的事,问清她入过什么,劝她退,她一口就答应了,一分钟都没用。我惊讶的发现,放下自己的观念,三退竟然如此容易。就如同师尊所说:“世人越来越清醒了”(《致加拿大蒙特利尔法会》)。

现在,有一些同修怕心还是很重,不敢讲真相。时间越来越少,师尊用自己的承受等待众生的觉醒,再不出来,你的未来怎么办呢?师尊想帮也帮不了你。大法是有标准的,你没到那个境界,放上去也要掉下来啊!同修们,师尊已经为我们开创了最好的路,让我们抓住这万古难遇的机缘,救度更多的众生吧!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上海大法弟子的文章:我用真相币讲真相

真相币言简意赅,流通广泛,在破除世人长期被蒙蔽、被恐吓的心理和观念上,起着独特的作用,我也一直在用真相币讲真相。经过几年的真相币的流通,世人对真相币的态度从惊讶到接受到习惯,有了很大的转变。

用真相币

随着真相币的普及和大力流通,现在使用真相币的环境越来越好,常人接受度很高,现在的情况是即使常人接受时发现有字的真相币,也很平静的接受,没有退回的。

有一次,我到一家餐馆用完餐,结帐时,用了一张真相币。服务员看了一下,转手找给了旁边桌子的客人。几个小姑娘好像是从外地来上海旅游的,发现了真相币,叽叽喳喳议论了一会儿。又和她们本地的版本做了比较。当然她们不清楚真相币很多是大法弟子随心而发,基本没有固定的版本。

谈真相币

有时和常人讲真相时,常人会谈到他们看到过和用过真相币。现在这样的人群比例也很高。也有不少人就是从真相币上了解了“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提法。有些人直接认同,还有些人不太了解这些提法的深刻背景,但当他们谈到这些话语时,已经没有前几年有些人认为的“这些是‘反动口号’”的认识,说明正法形势已经清除了常人背后邪恶的因素,常人在逐渐摆脱对共产邪党的恐惧。当然还需要其它的讲真相形式配合,進一步打开常人的心结。

收真相币

我在日常生活中,也收到过几次真相币,由此推测出一般常人这几年也传递过几轮真相币,他们不仅了解了真相,也在传递着真相。

有一次,一位出租车司机找钱时,首先拿给我一张真相币。他可不像我那么专业,给人真相币时有字的一面朝下,而是有字的一面直接冲着我的眼前来了,我马上高兴的接受了,鼓励他下次继续传递真相币。

还有一次,我去一个摊位买东西使用了一张真相币。回家后发现竟然得到了两张真相币的找零。这一定是同修用真相币讲真相的地方,我把机会让给常人好了,以后就尽量光顾其他的摊位。

写真相币

随着真相币的普及,有些真相币句子比较简单的,可以将内容写丰富些,便于世人了解更多的信息。有些真相币将几个主题放入一张真相币的,看起来因主题不突出。因为真相币表达字数有限,最好一张真相币突出表达一个主题。大陆十元、五元、一元常流通纸币背面右边都预留了“真相表达”空栏。五十元、二十元面额较大,人们检查比较仔细,我一般不用其做真相币。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