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583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3年4月10日
节目长度:57分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3,642 KB

53,44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读《显示心不去危险深◎师父评语》有感

文章中提到的现象在我们地区也存在。这部份邪悟者不但在邪悟者当中相互传播邪恶的网站及邪悟的言论,还用各种方式企图向其他真修的同修放毒。如在他们邪悟的初期,在站内公共信箱发假经文及邪恶网站——同修发现后,立刻更改了站内信箱密码;在他们熟识的同修中乱窜,不经同修的同意,企图强行在同修的电脑上设置上邪恶网站的方法——同修正念强,在师父的呵护下,电脑开不开机,装不上。

出现这样的邪悟者,真是如师父在评语中所说的:“此种人都是由个人显示心造成的背离法。总有一些想在学员中显示自己高明、显示自己知道的多、显示自己悟的高的人,他们早晚会出问题,这些邪恶网站就是在勾引这些人上钩。”(《显示心不去危险深◎师父评语》)

本地区这部份邪悟者在没有邪悟之前有一个共同特点,喜欢做事,把做事多少当成修炼好坏的衡量标准;遇事不向内找,向外找。比如车子坏了,会说:“都是到某某家去的原因,要不是因为去某某家帮其做事,车子就不会坏了。”在这种心态下,一个一个的关过不去,最后人心大了,就想:还修大法呢!?修大法师父也不保护我,让我有这个难、那个关、这个损失、那个不顺心的……然后一接触邪悟者,在没有任何外在的表面人的这个空间迫害的情况下,就自己邪悟过去了。很是可惜。

要避免这种情况,作为个人修炼来讲,一定要事事时时修自己,向内找,修人心,把每一个关都当作提高自己的好机会,真有这样一种真诚的修炼自己的态度,是不会被邪恶干扰的,也就不存在邪悟的问题。当我在修炼中遇到关也好还是遇到干扰也好,我会向内找,只要向内找,就会马上意识到这些关与干扰是针对自己的人心来的,随之而来的是愧对自己在修炼上的不精進,愧对师父,还有就是对师父的无比感恩——师父真是为了我的修炼操尽了心!当然,显示等人心就更不应该滋养了,无论做了多少事,多大的事,都感觉到自己做的太少,甚至感觉什么都没做,达不到和师父的要求,比起其他同修也不值得一提,这才是一个应有的心态吧。

作为整体来说,尤其是集体学法中,同修配合中,一定要形成一个实修的环境。遇到矛盾冲突了,都能找自己,坦诚的找出自己的不足,修去自己的人心。看到同修的人心,能在慈悲中指出来,对于同修比较大的人心,能与同修一起学法,帮助同修在师父的法中提高上来。不以做事多少来衡量同修,不恭维同修,不打哈哈与和稀泥,有这样一个实修的整体,邪恶就干扰不了我们。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不怕死不等于放下生死

“放下生死”这句话来源于修炼界,不是常人说的话。还有“圆满成功”,都是盗用了修炼界的语言。只有修炼人才能谈论放下生死,常人说放下生死,纯属妄谈。

大法弟子知道,人为何而生,为何而死,人死了去哪里。过去,孩子出生叫降生,是指人的生命是从高层次降到人间的。降,有主动下降,有目地而来;也有不够标准了,掉下来的。

生死本是人的东西。不怕死,不等于放下生死。对于修炼者而言,放下生死不只是放弃身体,而是放弃人的一切执著心。能放下生死是修炼的境界,不是一句豪言壮语。如何能放下生死,很多修炼者是在长期艰苦修炼中渐渐达到的,在大法中不断的清洗自己的业力,精神与肉体逐步升华,逐步看淡生死,直至脱离生死轮回,修炼成神的过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不可能的。诸多的执著心未去,带着业力是不能成佛的。这只是一句规劝人放弃作恶、让佛性主导自己的话。如果人不怕死,敢舍弃生命就能成佛,有些土匪强盗都能成佛了。修炼肯定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心有执著、有漏洞,没达到放下生死的境界,是因还在修炼过程中。虽然有执著、有漏洞,也要在大法中修下去,旧势力干扰就是对大法犯罪。大法中的生命即使真的先走了,这与常人也不一样。大法弟子来,是走在神路上的神;去,也圆满成新宇宙的神。这是师尊的慈悲,大法的圆容。

近期来,本地有几位大法弟子去世,带来负面影响。一些同修有执著,如一位七十多岁的同修,说他家族寿命没有超过七十几岁的,怕自己活不到八十;有的说他家族有遗传病史,担心自己也会有。有人说岁数大的,先走也正常。年龄大不是先走的原因,执著心大才是根本。整体看一个生命,年龄多少亿劫不止,修好的那面都是青春少年,谁大谁小?谁老谁少?老或少那是人中的观念,不要用旧法理去框同修、框自己。一些同修出了问题,被邪恶钻空子,与用这旧观念主导不无关系。

师尊讲过圆满的法,有的同修片面理解,走极端,产生新的执著:早晚也会圆满。不以静心学法提高心性为根本,为弥补以前的不足,仅把做事当作修炼,反而出了问题。

尽管这些同修会圆满在不同层次,但也会留下诸多的遗憾。

师尊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 (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二零一三年神韵第一个节目,不同境界的神佛放弃神圣的光环,义无反顾的跟随师尊层层下走,冒着天胆扎入险恶的三界,来到肮脏的人间。个人悟到:师尊让我们看这场景,是提醒我们当初是如何敢于放下生死的,也在鼓励我们,如能自始至终都象当初下来时那样,不折不扣的信师信法、不畏生死的助师正法,必成正果。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 :说说溶于法中的重要

昨天又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一位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修炼的亲戚同修离世了。我最后一次见到她还是在二零一一年的夏天,那时她已经出现脑血栓的症状,坐在轮椅上,已经说不清楚话了,胳膊也不利索,但意识还算清楚。见到我就是笑,但一听到我跟她谈修炼的事就是哭。

她住在农村,当年得法开始修炼时已经五十多岁了。修炼前有高血压等病,修炼后全都好了,孩子们都不在家,她和丈夫俩人种了二十亩的地。那时,她是她们村里的义务辅导员,农忙时,每天天不亮就下地里干活了,中午带些干粮在地里吃,基本上不回家。晚上八点多才收工。晚上九点大家开始在她家先听一盘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音带,然后再炼一个小时的功(动、静功各半小时)。炼完功再去做晚饭,吃完饭睡觉。我当时觉的她很辛苦,而她却不觉的辛苦,而且说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就是这样一位同修,在一九九九年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时候,孩子们不让她炼了。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坚持着,但随着压力的增大,也没有及时的与县里的同修联系在一起,后来就不炼了。之后没过多长时间就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虽经医院治疗,但状态一年不如一年。

通过这件事,我想起了另一位亲戚同修。一九九九年之前他也是当地的辅导员,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时候,他没有走出来维护大法。当地的其他同修去家里找他时他也没有溶入整体,而是整天在家里读法、抄法、炼功(当时他已退休),并且认为那就是“修炼”。虽然法读了不少,也抄了不少,功也炼的挺勤,但也仅仅限于学《转法轮》,一九九九年以后师父的讲法基本学的很少。再后来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直到二零一零年去世。

另外,还有一位家人同修,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大法,当时还是当地的法轮大法义务辅导站的副站长。修炼前身体很不好,一住院就是半年,修炼后骑自行车象小伙子一样。当时,他组织大家炼功、学法、洪法,样样走在前面,在当地修炼人中口碑很好。可是,在一九九九年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后,在家人(当时未修炼法轮功)的劝说下,他离开家乡去北京打工,一走就是三年半。在这期间虽然也回来过,但每次回来的时间太短了,我给他拿去的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和经文,以及明慧网上的真相资料他也没看完,就又返回北京打工去了。直到在二零零三年初,在家人同修的强迫下才离开了北京。

当时,他甚至没有意识到离开整体的损失,还认为自己修炼的很好,在打工地点能炼功、学法,(当然都是不公开的),还能向周围的人“洪法”。工作干的很出色,还受到打工单位的表彰。虽然二零零三年回来后,也在学法,但三年半的时间造成的间隔,回来后也没有系统的学习师父在这期间的讲法,来自于自己的怕心,再加上家人的干扰,很难做到能象当地在这个过程中走过来的学员一样。

到了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们这才意识到了集体学法的重要,虽然他参加了小组的集体学法,但还是干扰不断。他再一次离开我们这个整体的环境去北京女儿家住了两个月。回来后,我问他在那里的修炼情况,他伤心的说:我好象住了两个月的监狱,三件事只能做一件事——学法,但还得偷偷的(女婿反对)。从北京回来后就出现了病业状态,直到二零零五年八月住進北京301医院,于当年十月离世。

还有一位家人同修,于一九九四年得法,当时修炼很精進,当邪恶开始迫害的时候,还参与了证实大法的一些活动。但是后来离开了我们这个地区,到外地生活去了,离开了我们这个整体,又没有溶入当地的修炼环境,慢慢的就脱离了大法,刚开始回来的时候我还拿出师父的讲法和经文给她看看,到后来,这些都不看了,甚至不愿意与我们谈论修炼的事。可喜的是,目前这位同修已经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了。

另外,还有的同修家里的孩子,也是当年的大法小弟子。从小都是很好的孩子,跟着大人一起炼功、学法、洪法;有的还亲自随着大人一起参加过师父在大陆举办的学习班。但是,随着年龄的成长,离开了家庭或当地的学法环境去外地上学或打工,放松了自己的修炼,同时也没有溶入所去那个地方的修炼环境,再加上一九九九年邪恶的迫害,几乎变的快和不修炼的人一样了。而有的,虽已到了国外,即使在那样的正法洪势下也还没走回大法修炼中来。

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回头想想家人同修都已离世了好几位了!身边当年的大法小弟子,有几位还在大法中修炼呢?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理由,我没有理由怪他们。痛苦过后,只有赶快清醒起来,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听师父的话,无条件的向内找,不断的要求自己精進。

今天谈出这些,也就是认识到了“溶于法中的重要性”。如果一九九九年那场邪恶的迫害不发生,他们可能会很好的修炼下去;如果在迫害发生后,仍能坚定的溶于法中、溶于集体修炼环境中,走出来维护法,他们可能今天依然走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上;如果无论邪恶怎样干扰,都不离开家乡这个修炼的环境,或者说,到了外地也能很快溶入当地那个修炼环境;他们可能不会那么早离世。当年的大法小弟子如果不离开家庭的修炼环境,可能都已成长为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弟子了。可是这一切都发生了!

同修啊,让我们珍惜眼前这个师父给我们开创的最好的修炼形式——集体学法炼功,溶入整体。我们象一滴水,整体象大海。一滴水离开大海很快就蒸发了,只有溶入大海才能获得永生。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秋实的文章:依赖心该去了

今年的新年我是在外地过的,回来后令我十分惊讶的是乙同修在新年期间突然离世了。初闻噩耗,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年轻身体那么棒……怎么突然走了呢?他的离世将给我市、我省的同修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情带来多大的损失啊?!

乙同修是“七二零”前的老大法弟子。大学本科毕业生,所学专业与电子计算机等专业有关,因此电脑、打印机等方面的知识较通、加之个人的努力,所以成为我市大法弟子中这些方面知识较全、较精的为数较少的几个人才之一。

乙同修很热情,有求必应,全市乃至省内其它许多地区的资料点有时都求他。如购电脑、打印机、耗材、新电脑安装系统,电脑、打印机的维修等都找他。他不但不拒绝,而是把之视为作为大法弟子的己任,认真负责的办理,直到你满意为止。我认识他也是从维修电脑、打印机开始。那时我常受本地或外地同修委托,带着出了问题的电脑或打印机找他。有时在他经营的摊位上,有时在他家里,不管在哪,每次都见他眼前摆着一堆要维修的活,还常常有同修在那等候电脑或打印机修好取回使用。你说他能不忙吗?不说是废寝忘食,可也常常饭不应时,不能按时就寝。我拿去的活,就有两次是在摊位上鼓捣了几个小时,下班后又干到半夜才弄好。资料点遍地开花后,新开的“小花”多了,新手也就多了,问题也就更多了:新电脑装系统,电脑、打印机的维修等活,较前大增,他的负担比以前更重了。这种情况下他突然离世了,使平时依赖他的资料点的众多同修一时感到茫然失措。

前天,我到乙同修经营的摊位看望他的妻子丙同修。正好她一个人在那。我小心翼翼的提及乙同修,没想到,她没象常人似伤心落泪,而是很平静、自然的同我聊了几句。因商厦环境所限,我们不能更多交谈,她只是及简短的说了一下乙同修离世的经过。当我向其探询从法理上看乙同修离世的原因,她也没做过多的分析,只是断断续续的说:“全市几乎半个省的资料点都依赖他……这也是好事,师父不说过修炼人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好事吗?……”

回来后,我与妻子同修仔细回味丙同修的话,“依赖”、“好事”怎么理解?我们反复切磋,用师父的法理分析她的话,终于明白了:乙同修的离世,是旧势力迫害死的,这是无疑问的。但是,为什么迫害他?为什么能够迫害得了他?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认为,是同修们的依赖心,把他推到了绝境——那么多资料点的同修,不管大小事都找他,本来机器出现点小故障,找找相关资料研究研究是能排除的,也不愿花费精力去研究,依赖心指使着去找乙同修;而且因乙同修技术较全,大家对他又产生了一种崇拜心理。这些是多大的漏啊!旧势力看到了就钻了空子,让乙同修突然走了,看你资料点的学员怎么办?所谓“好事”,我们是这样认识的:乙同修的离世,对本人、对他家、对我省市同修、对大法来说都是个损失,当然是坏事;但从另一方面看,他的离世,应引起与他有联系的资料点的同修以及其他同修深刻反思:自己是否存在依赖心?崇拜心?对乙同修的离世自己负什么责任?大家都应吸取教训,乘此机会修去依赖心和崇拜心。多研究一下相关技术,小的故障尽量自己排除,文化低的老年同修自己不能解决这些问题时,片内有文化的同修应主动承担起责任,协助做资料的同修解决相关的困难问题,不要一有毛病,就找技术同修,应减少当地有名望的技术同修的负担,杜绝乙同修被旧势力迫害早走的事件再次发生。这就是丙同修所说的“好事”。

乙同修的离世也许还有其它原因,有待其他同修去探讨。我们仅根据丙同修所言和我们所见,就乙同修的离世一事谈了自己的一点看法。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黑龙江大法弟子的文章:能否坚持就是考验

大法洪传二十多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发现,一些学员在渐渐的远离法。而其中的多数学员,并不是因为迫害,而是因为不能坚持——不能坚持学法,不能坚持炼功,不能坚持向内找,从而疏离了修炼。

并且我们发现,一些在被迫害中表现很好的同修也出现了不同成度的懈怠问题。比如,有的同修在监狱里,在被毒打后还能坚持炼功,而回到家后,出现了看书迷糊,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讲真相不愿走远路等现象。也就是环境宽松了,修炼也放松了。曾经是轰轰烈烈、勇往直前、惊天动地,现在是懒懒散散,萎靡不振、畏缩不前。我们纳闷,修炼的原则没有变,师父的慈悲依旧,为什么有的同修不進反退呢?思考了很久,我们认识到,没有真诚的志向和态度,就没有热忱的心和坚定的脚步。

下面,我们简单分析分析修炼松懈的原因,再探讨一下精進的内动力在哪里。希望我们的浅见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同修们都能找到懈怠的原因,然后克服不足,奋起直追。

首先,要把对佛法的感性认识转变为理性认识。刚得法时,都是带着人的兴奋、喜悦和冲动一头扎進去的。因为对佛法的知之甚少,所以好奇的想看看书中到底有什么神话,想试试炼功能炼出什么功能,想尝尝修心有什么好处。而当新鲜感过去,冲动也消失了,激情也没有了,剩下的是平淡、琐碎和寂寞。年复一年的修心断欲,日复一日的矛盾磨砺。看不见的天国世界,看的见是法的严格标准;摸不着的神通广大,摸的着是考验处处存在。如果不能把对佛法感性的表面的好奇,升华为理性的发自内心的敬仰,那么单靠人性的冲动和激情是维持不了多久的。只有从内心深处认识到生命只为返本归真、为助师正法而存在,人才会义无反顾的投入其中,依靠佛性的坚定,才能稳健、扎实的学到底,修到底。

其次,要志存高远,心系众生。我们都知道,人为了一己之利可以不择手段,烧杀抢夺,这就是私,就是自我,就是人心的私情。而佛可以为众生舍尽自己,并且坦然不动,这就是慈,就是无我,就是佛性的慈悲。所以,只有端正了学佛的态度,才能做到学佛的始终如一,百折不挠。学法是为了谁?为了自己的定会叫苦叫累,抱怨连天,越修越难,慢慢放弃;为了众生的定会勇猛精進,忍辱负重,越修越勤,渐渐升华。玄奘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目地是为众生取真经,在人中也是,只有超凡的志向才能成就超凡的事业。我们学法的动机和目地一定要纯,纯到没有一丝一毫为私为己之心,我们的心才能不畏生死,才能坚忍不拔,才能毫不退却。修炼的志向越窄,愿望越小,热忱越淡,修炼的脚步就越慢,心不在道,就离佛渐远。

第三,遇到困难要用正念看问题,对法坚如磐石。当修炼人不能深入的学法,不清楚法是宇宙的真理、修炼的真经的时候,人心就会糊涂,就会摇摆,就会退缩。而当我们对法有了相当的认识后,心中的正念、正见是油然而生的,是毫不动摇的。所有怠慢的都是没用正念,所有不够坚定的都是不够明白。师父说:“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精進要旨》〈为谁而修〉)我们认识到,没有内心的坚定,就不会有行动的坚定。

第四,警惕安逸心,严肃对待修炼。人间的处处都是干扰,人间的事事都是考验。只要我们心稍微放松,安逸就会乘虚而入,麻痹我们的心智,躁动我们的情绪,扰乱我们的定力,懈怠与放逸是人之常情,也是学佛人是最难突破的恶习,恶习不改,佛道难成。修炼是严肃的,是极其严肃的。修炼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安逸就象是只拦路虎,挡着我们前進的步伐,让我们举步维艰,寸步难行。只有战胜了这只老虎,才能勇往直前。

第五,保持修炼如初,精進不停。常人的精進往往昙花一现,过后是懒散、再懒散,再也精進不起来了。修炼没有恒长之心,就会陷入常人中不能自拔。修炼就要面对考验,而考验有时是有形的,有时是无形的。我们认识到,坚持就是考验,考验的是正念有没有,坚定够不够,只有能坚持下来的才有机会圆满。

最后,我们悟到,修炼不是一时的冲动,更不是表决心与喊口号。修炼是要端正自己的心,坚定自己的意志,持之以恒的学法和实修,才能看到法的内涵,体悟法的美妙,展现佛的神通。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佛法是无边的,不管我们学了多少,付出了多少,在佛法的汪洋大海中,都只是沧海一粟。能修的日子不会太多了,不管我们修炼了多久,承受了多久,在历史的长河中,千百年都只是沧桑一瞬。坚持就是一种考验,一种长期的考验,不能坚持的早晚会半途而废,被淘汰出局。希望所有的同修都能精進不停,脚踏实地的修炼。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河南大法弟子和大家分享面对面赠神韵光盘的体会

自二零一零年以来,我都是面对面赠送神韵光盘的,我很少专门出去做,就是溶到工作生活中去,亲戚朋友街坊邻居同事以及因各种因缘相遇的人,都是我赠送的对像。尤其去年下半年以来,我每周赠送十盘神韵,几乎完全是在上班的路上送出去的,很轻松,反馈也很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都是连声道谢。现在还有些同修视面对面送神韵为畏途,故和大家分享一些自己的部份体会。

摆正自己的心态很关键。刚开始到一个大城市的时候,因为还有些顾虑心、怕心,我选择晚上出去或到偏僻人少的地方赠送神韵,效果很差,人们表现的很冷漠,充满戒惧。我找了找自己的问题,就是没有摆正心态。我们是在送人最好最珍贵的礼物、是在救人,这是何等殊胜的事情啊!有缘人都在渴盼,得救者充满感恩,我们怎么能胆胆突突、躲躲闪闪、偷偷摸摸的?于是,我就白天出去赠送,不再刻意选择地方。人们的态度一下子就变过来了,不再吝惜自己的渴望、喜悦和感激。

持之以恒的做。过去做事喜欢搞突击,一次多做点,然后蛰伏一段时间再做。表面上好象很理智,其实背后隐藏着怕心。那些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持之以恒坚持不懈的同修是可敬的。他们每一天都在破除各种干扰破除怕心的过程中兑现着自己的誓约升华着自己,真的了不起。赠送神韵也是如此,天天送,或者每周都坚持送,心态越来越平稳。如果一段时间懈怠了,再出去往往就得加一把劲才能突破。持之以恒,常年坚持下来,既有心性的不断魔炼,赠送数量也是可观的。

学好法、修好自己是救人的基础。自己的状态直接影响着世人的反应。如果自己修炼很平稳,赠送神韵时候,世人一定是喜悦和感恩的;如果自己心性出了问题、修炼产生起伏,赠送神韵的时候,世人的表现就麻木冷漠。我越来越感受到世人的表现就是我们心性的投影。

不为假相所迷,做自己该做的事。有时候可能会出现开始老碰钉子,不要泄气,这正是我们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我们就做自己该做的事,不为个别人的负面反应带动,很快就会有柳暗花明的到来。

下面举几个赠送神韵的例子与同修们共享。

其一,去年正月十六,在一个热闹的桥头,我拿出光盘送人,边说边送,人们很快围过来,几分钟就送出去十几盘。旁边跟着来“观摩”的同修一看,送神韵就这么简单?也要了几盘自己去送了。

其二、去年冬天一个上午,我走在上班路上,看到路边七、八个人围着烤火,就走过去了。到那里拿出神韵说:“老乡,送你一盘神韵晚会,真正的传统文化,精彩绝伦,全球各大城市巡演,国内看不到的。”第一个人接住了,然后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后来原来犹犹豫豫的也要了。有个人问:“是法轮功吧?”我说:“与法轮功有关,法轮功人演的,但确实是一台精彩晚会。机会难得,看看吧。”最后发完了,有个人没拿到,很失望的样子。我安慰他说:“你们可能离的也不远,传着看吧。”临走,我一再交待,“一定要珍惜呀,让亲朋好友都传着看看。”他们一叠声的回答:“谢谢!谢谢!”

其三、今天走到路上,见前面有一群年轻人,我观察了一下,紧走几步,拿出神韵光盘送到一个领头的面前,说:“小伙子,送你一盘神韵晚会,全世界各大城市巡演,国内看不到的。”小伙子赶忙接过去,惊喜的问:“送的?”我回答:“是的,因为国内看不到,网上也找不到,为了洪扬传统文化,特意做出来让大家看的。”旁边的小伙子说:“也送给我一盘吧。”有个接着说:“每人送一盘吧。”我包里只有五盘,有一个没拿到,有点失望。走的时候,照样交待“要珍惜呀,亲朋好友传着看看。”总的感觉,现在的人有点泾渭分明的样子,有缘得救的态度很积极很诚恳,而无缘或因各种干扰障碍住的也是很直接。

个人体悟,神韵既是师父用艺术形式救度众生的智慧慈悲的表现,又是师父以这种特殊方式在给世人众生众佛道神讲法、打开心结;神韵全球巡演既把海外大法弟子整合成了一个整体,又给世人指明了未来的路、为世人创造了一个最高最辉煌的典范,同时也让大陆众多大法弟子走出来救人。同修们,放下心,赠送神韵吧,师父早把路铺好了,就等我们迈出那一步去,真的不难。

各位听众,下面请听黑龙江省大法弟子和大家分享一次营救同修的经历

正值佳木斯监狱因强行“转化”修炼人、半个月迫害死三位大法弟子之际,有多位同修去监狱附近散发张贴揭露迫害的真相资料。同去的几个人张贴完后,按预定时间缺少一人,等了很久也不见人,没办法只好返回,等到第二天凌晨还没有消息。

有人提出应该去当地派出所找人,确认后及时营救要人。监狱离我们家二十多里路,当时听说省公安厅也来人了,加之自己对不承认迫害的法理认识不清,怕心很重,也很畏难。但事情摆在面前了,总得有人去啊!那天我们是三个同修陪同常人家属去,结果越怕越演化假相。记得我们还没走到汽车站,同修哥哥就停下来说:你们去了怎么说呀?人家要问你们怎么知道她被抓了?昨晚你们是不是也来了?那咋办,太危险了。听到这话,我的怕心更重了,一同修马上说:我们回去吧,不应该去。经过一番思考(我想另外空间也一定是正邪大战),最后我们还是决定前往。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怕算什么,就是要修去它。

就靠着这一念,我们走進了监狱派出所。我们两人陪家属進去的,刚一進去就看到屋内有二十来个警察,黑压压的一片。(里面有市里分局来的十多人)我们刚说明来意,他们立即如狼似虎的喊叫起来:快把他们看住。然后马上把我们分开,恶狠狠的审问起来:叫什么名字,是不是炼法轮功的。那架势很恐怖。特别是一个分局警察认出了另一位曾被劳教过的同修,又要翻兜子,说搜什么录音、录像的东西。又逼问叫什么名字。情急之中我马上发正念,而同修的态度特别平稳、祥和,微笑着反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呀。警察气急败坏的喊:我问你呢!同修又微笑着反问道:我也问你呢!在强大的正念下,警察真就恶不起来了。而这边同修的常人哥哥一五一十的回答了问话。

然后他们开始恶狠狠的呵斥我同样的问话。就在那一瞬间,我体验到了师父的加持,我一下子感到自己无比高大,底气十足的大声反问道:你凶什么,这监狱十几天就打死了三个大法弟子,我们担心孩子不测,才来找人,到底人在不在这里!他们真的被正念震慑住了,不再追问我的名字、是不是炼功人了。接着,分局的警察都被叫出去了,剩下的就是派出所的几个人,我们就开始比较直接的讲真相了。他们告诉我们,被绑架的同修一直在给他们讲真相,直到凌晨四点钟。让我们马上下楼,分局的人可能要把人带走。我们来到一楼,也不知同修在哪里,我干脆高声喊起同修的名字,同修马上答应,让我们到楼外窗户处,这样我们得以简短的交流,为同修增添了正念。同修被带走时,我们也打车跟到市里公安分局,过程中一直和市里同修联系着,很多同修及时赶到发正念,進到分局里面的同修就有四位,有同修又把她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接来,一同要人。整个过程,感到了整体的配合,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信师信法的威力。前后六天,同修被无条件送回家。

在这次经历中,我感触最深的是:一、信师信法、整体配合威力大,尤其是秦月明等三位同修被迫害致死之际,大多数同修都参与到这一次揭露迫害、解体邪恶的行动中,形成了整体强大的正念之场。可以说,我们的正念来自于法、来自于整体;二、个人的怕心、私心,在我们顶着压力往前走的过程中,在法的威严下、在师父的加持下,都融化掉了,坚实了我们为别人着想、“为他”的无私境界,心性得以升华。真切的感受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三、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可以直接向公检法人员讲真相,救度这部份平时很少接触的众生,也可以说能够更大限度的做好救度众生的事。

各位听众,下面请听同修的提醒:手机没有卡,只要开机,一样被定位

日,一外地流离失所的同修,在本地用手机往家里通了一个电话,随后取出手机卡,而没关机,被户籍所在地国保和当地国保联合绑架。表面是不注重手机安全被邪恶钻了空子,当然也有修炼的因素。

而这种取出手机卡,而不关机,同修提醒,也不当回事,自己觉得不存在不安全因素,也没预料到邪恶会如此疯狂。

定位手段其中一种是网络定位,就是所有的移动终端只要在开机或加电状态下都会与附近的移动基站联系,虽然手机没有卡,但只要开机,和基站就有联系,如拨打110、119、120等应急电话。就可以知道手机的串号,就可以根据移动终端与移动基站的联系计算出移动终端的“大概位置”。

在此,再一次提醒大陆同修注意手机安全:一定要关机、卸电池。这也是对大法和同修负责。不要怕麻烦,这方面血的教训太多了。

各位听众,节目的最后请听几篇 【修炼交流摘录】

我想起了师尊在《美国西部法会》中告诉我们:“我跟你们讲过一句话,我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根本执著没有去掉之前,总把得法修炼当成是一件先苦后甜的事情,心中是为了实现佛的“大自在”而修,所以总有求安逸之心,而在去掉根本执著之后,知道了佛是把维护宇宙真理,救度众生的责任当作第一位的,我悟到佛的层次和福份不同,是因为他们为宇宙和众生承担的责任不同,宇宙的法理是绝对公平的。一想起“佛”,我们是否还抱着常人对佛的肮脏的认识?是否只是想到了佛的美好,而忘记了佛的责任?众生在遭难,佛会象我们那样整天想着享福吗?悟到这些,我就对师父说:“师尊,我徘徊在门外八年未能成为您的弟子,现在我已经能成为您的弟子了,即使真的在劳教所能圆满,我也一刻不想在这里呆了,我的责任是救度众生,我必须尽快出去。”这样,在师尊的加持和呵护下,我提前九个月走出了魔窟,溶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中了。

——《去掉根本的执著 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今年五月初,我们地区多名同修被恶警绑架,一时间被红色恐怖笼罩着,大有当年“720”那种邪恶之势。一天中午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同修说:“没什么事,就想听到你的声音!”面对邪恶的恐怖,我感到同修们的心理压力很大,对我的担心也是很复杂的。这些年来我的修炼似乎让人感到我是“踩地雷”的主,冲锋陷阵的有我,抛头露面的有我,在邪恶的眼里我是“秃头上的虱子”。顺着这样的逻辑想下去,那就是同修被绑架了我也得被绑架。所以那段时间很多同修牵挂着我,传到我的耳朵里的都是:“你还好吧?”“没有事吧?”师父告诉我们遇到矛盾向内找,修炼人没有任何偶然的事。面对同修的担心我得回头瞅一瞅,这些年我走的这条路是不是师父要的,是不是最正的,如果是,那我就是最安全的,邪恶是动不了我的。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又一次提高的机会:当地同修被抓,危险对我时时都有的假相中,看我会不会“能够真的把自己当作修炼人,踏踏实实的、正念很足的做好自己的事”(《二十年讲法》)。

——《演好主角-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

二零一二年四月份,监狱欺骗外地同修(来救被关在本地监狱的亲人同修),只要省里同意保外就医,他们就放人,却在暗地里把所有的大法弟子转到外地迫害,包括那位被营救的同修。知道消息后,我的心很难受,同修没有救出来,营救没有成功,但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不白做了吗?我悟到:不要执着结果,不是为了营救而营救,虽然同修没有救出来,但是通过营救这个项目,我们修去了多少人心,救度了可救度的生命,本地同修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整体,表面上看黑窝不敢关押大法弟子了,这也足以证明大法弟子整体的正念威力强大!这个过程就是师父在给我们每个没有做好的弟子一次次从新做好的机会,从中成就着每个大法弟子的威德。什么是佛恩浩荡啊,当我明白这个法理之后,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坚信大法的心》

这段时间我经常在思考,在我怕心的背后隐藏着的究竟又是什么呢?往小处找,就是一颗肮脏的保护自己的私心,怕被迫害后失去常人的利益、常人的安逸,没有从根本上放下常人的生死之念。然而这颗肮脏的私心就是我们从旧宇宙中掉下来的根源啊!邪恶旧势力敢于干扰正法导致自我毁灭,不就是这颗维护自己利益的私心在膨胀吗?往大处找,就是信师信法的心不坚定,“眼见为实”的无神论邪恶观念,在内心深处隐藏着几十年一直困扰着自己,这是邪党文化最恶毒的观念,它不但能毁害世人,大法弟子如不根除这一邪恶的观念,同样会导致修炼过程中的损失,甚至会导致修炼失败。它会导致你只重视做事,把能看到的“物质”的一面作为第一性的,却忽视了看不见的实质性的修心才是最关键的,误把轰轰烈烈的做事当成了修炼中的勇猛精進,造成学法与修心、做事与修心的严重脱节,观念没有从根本上转变,相关的执著心就不能去掉,也就谈不上实修,关键时候它就会使你那颗信师信法的心隐隐约约的在晃动。

——《怕心的教训》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