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352)

发表日期: 2013年4月18日
节目长度:3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81 KB

28,12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男声)首届大马女子马拉松赛天国乐团受邀表演

首届马来西亚女子马拉松于2013年4月7日,在雪兰莪州首府莎阿南正式开跑,这项由马来西亚铁人有限公司主办、莎阿南市议会支持的马拉松赛,吸引了两千位女士报名参加三项不同路程的竞赛。比赛当天,由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被邀请为开幕式演奏。

(男声)三月份哈尔滨近百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2013年3月份,哈尔滨至少94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绑架。其中3月21日,至少有14名哈尔滨法轮功学员被绑架;3月29日,依兰县有48名法轮功学员在家中遭恶警绑架。至今恶警还在蹲坑、跟踪,伺机作恶。

==真相与人心==

(女声)十三年的呼唤

“一天清早下了夜班,我照旧直搭地铁赶去中国城讲真相。那些年,我几乎都是坐在地铁上打个盹休息一下。快到站惊醒时,我发现有人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当与那道既熟悉而又陌生的目光相遇,那男子尴尬地低下了头,他复杂的眼神里已没了往日的轻蔑与仇恨——他就是那个在中国城多次骂我,曾眼喷怒火、撕碎我给的法轮功真相资料的男子。目睹我一大早一身困乏地赶去中国城,他既内疚,又感动……”

“他从此开始有了笑容,当再给他真相资料时,他很友善地说:留给别人吧,我都明白了。后来又一次在地铁上相遇,当时只有一个座,他让我坐,说:‘你那么辛苦,你坐,你坐!’”

凤英曾在中国国内一家省级医院工作,现居加拿大多伦多。回忆起前面讲的十年前的那一幕,她对那男子当时的眼神仍印象深刻。她说 :“他原本也是个斯文人,也许是这场针对法轮功的迫害惨烈得令人不敢相信,他曾宁肯相信中共所说的法轮功背后有‘反华势力’,我们在旅游点和中领馆讲真相是‘受人雇佣指使’,是为‘每天挣几十块钱’;党、国不分的他曾冲我破口谩骂:‘你有时间,你去打工啊!一天为挣几块钱站在这里,丢中国的脸!’他无法相信我长期利用上夜班挤出白天的时间来告诉人法轮功真相,不拿一分钱。”

面对如今容光焕发、乐观豁达的凤英,很难想象她因肝硬化曾在死亡线上挣扎,在绝望中度日如年。幸运的是,十七年前,她修炼法轮功后奇迹般地摆脱了病魔,重获新生。像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身心受益的凤英面对中共对法轮功的造谣抹黑,毅然站出来,向人们讲法轮功真相。最初时,受中共谎言影响,有人恶语、谩骂、骚扰、围攻,凤英始终以诚相待,用慈悲消融敌意,令很多人对法轮功有了正面的认识。上面的一幕,就是凤英的真实经历。

2001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难以为继,为了维持迫害,煽动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事发后,凤英曾打电话找到那个在新闻中接受记者采访的处治“自焚烧伤者”的李迟大夫,调查此事。

“我问他:你们北京积水潭医院是全国最有名的烧伤专科,可你当时对那些‘天安门自焚’伤者的治疗方法不妥呀,怎么用纱布把人裹得严严实实的?对大面积烧伤者,你怎么不作无菌隔离,还允许记者近距离采访啊?还有那个严重吸入性烧伤的小女孩,气管被切开后四天怎么就能说话、唱歌?这些都有悖医学常识嘛。‘自焚’到底是咋回事呀?”

李迟说:“我们有规定,要接受采访,须经院党委批准,否则,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然后就匆匆把电话给挂了。

凤英说:“重度烧伤者应被安置到无菌间严格隔离消毒,连医生护士都要尽量避免进出,减少感染机会,怎能允许记者随便手拿话筒近距离采访、拍特写镜头呢?明眼人一看殃视的‘自焚’就知道是造假。”

“如果中共不迫害法轮功,整个社会人心向善,安居乐业,今天的神州大地会是另一番景象。遗憾的是西方来的幽灵砸烂了华夏文明,以无神论和物质利益扼杀人的良知,甚至把‘白衣天使’变成活摘贩卖人体器官的‘杀人恶魔’!中共迫害天法,正将绑架着世人的死亡列车开向毁灭的深渊。可怕的是,还有人浑然不觉,以为自己过得好,以为迫害法轮功与自己无关。实际上,每个人都身在其中。”

十三年来,像凤英这样一群平凡而又非凡的修炼人,在谎言的恶浪中,在非法刑讯、判刑和虐杀中、在被曲解和歧视中,用自身的善改变着周围的环境。他们日夜奔忙,用对真、善、忍的实践与坚守为来唤醒人们的良知善念。


(男声) “马三家”惊梦

当“小号、大挂、电击、灌食、毒打、老虎凳,死人床、长时间劳役……”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出现在眼前时,正常人都会窒息,因为电影、小说中也没有如此大范围的血腥镜头啊。可是这一切却是真的,就发生在你我身边。

2013年4月7日晚,中国大陆多家媒体登载了一篇文章,题为:走出“马三家”。一位《新京报》传媒研究院总监、首席评论员,在拍摄《保印说新闻》第16期: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成人间地狱节目后,在微博表示,他在颤抖和极度悲愤中录完了节目,录完后他放声大哭!连见多识广的媒体人都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悲愤,可想那一幕幕是多么的惨烈。

“马三家”这个名字对世界人民来说并不陌生。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因上访和坚持信仰而在马三家等各地劳教所遭受严酷迫害的人员中,法轮功学员首当其冲。早在2000年,辽宁马三家的警察去香港游玩时,当有人问他们是哪儿的警察?他们都不敢说是马三家的,因为把十八个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监就是马三家劳教所干的。

作为人来讲,天生都是善良的,可是为什么“马三家”有这么多邪恶的警察呢?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一切邪恶来自江泽民对法轮功下的“杀无赦”的命令,来自中共邪灵对人性的扭曲。

现在“马三家”已成了中共劳教所的代名词,那些恶毒、凶残的“警察”都是玷污了警察职业的罪犯。

中共准备取消劳教制度,并不是中共进步的展示。不过是在越来越多国际、国内反劳教制度的舆论压力下,在内部争权的角斗中,当局企图掩盖罪恶的本质而作秀罢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仍然在继续,并且在更多地践踏法律,把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甚至判重刑,投入监狱迫害。

“马三家”的曝光,叫人从感官上更进一步地看到了中共的邪恶。那些认为迫害法轮功与自己无关的人,能真切地感受到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其实就是对所有人的迫害。在人们闭上眼睛回避、默认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过程中,中共恶徒们练就了杀人的“本领”。进一步在社会上兴风作浪,给中国带来灾难。他们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失去了人性。


==生命的绿洲==

(女声)回忆当年的炼功点

修炼法轮功前,我患有腰椎劳损、风湿性关节炎、子宫肌瘤等多种疾病,由于药吃多了胃也痛,苦不堪言,弄得我脾气暴躁,心烦意乱,总往女儿和丈夫身上出气,搞得家庭气氛很紧张。

一九九五年三月中旬,我在同事家听到师父的讲法录音。于是我到处寻找炼功点,五月一日,我和丈夫到琴台公园,丈夫老远就看见法轮功简介,很多人都在看,炼功场面很大,很多人都在打坐,旁边还有人在义务教功。我们走到跟前看了一会儿,马上就有学员过来亲切地介绍法轮功,并告诉离我家距离最近的炼功地点。

第二天,我找到硚口文化宫,一进门就听见悠扬的法轮功炼功音乐,很快就有学员过来热情耐心地教我炼功动作。《转法轮》这部书使我整个人的思想境界完全变了,让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当时我的心情又激动,又高兴。

那时我们每天早、晚都在炼功点集体炼功、读《转法轮》,越来越多的人走入法轮功修炼。有一次参加集体炼功,从古田路到黄浦路,全是法轮功学员在街道两边炼功。那时法轮大法传遍了整个武汉各个角落。

我所居住的军事学院,由于修炼的人数增加得很快,也自动地形成了一个炼功点。学员大多数是教师、医生、教授等。从此我们白天在学院草坪上炼功,晚上有时在学院大礼堂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或者是在小会议室交流修炼心得。

有一位老教授患直肠癌,学炼了很多气功都不见效。学了法轮功后他癌症痊愈了。后来他工作的部门组织老干部检查身体,医生都知道他曾是个癌症患者,没想到他的检查结果比年轻人还要健康。他很自豪地说是法轮功救了他。

还有一位同济医学院的教授,长期头晕,还伴有其他的病症,每天十点起床,不能上班,只能在家里写论文。他学法轮功后不久,就骑着自行车上班了。

有一位学员是歌唱演员,声带小结,开刀后嗓子哑了。当时她只能听别人读《转法轮》,有学员告诉她:你也可以读。她哑着声音读。可是到第三天的时候,她的声音亮了。她激动地跑到医院告诉医生:我又能唱歌了!是法轮大法让我从新唱歌了!


(女声)女教师的风湿病消失了

西茜住在挪威西部沿海城市斯达万格,她说:“当时我被诊断得了一种罕见的风湿病,整个身体的软骨组织,包括心脏都有可能受到侵蚀。当时我已经服用可的松一年了。我曾经询问过医学教授如何才能避免使用激素。我得到的回答是我必须终身服用这些药物。他认为没有任何方法,无论是食物还是改变生活方式都不能使我成为健康的人。”

2002年西茜开始炼法轮功,两个月后,西茜感觉到身体变得轻松了,疼痛减轻了,精力旺盛了,在征求大夫的意见后开始减少药量。

2006年,西茜在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发言说:“长话短说,今天我是一个健康的人,没有病痛,精力充沛,那些药物已在三年前就扔掉了,我的身体得到了净化。”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几乎没有因为生病而缺勤。而在几年前我却是经常请病假,我能够忍受身体的病痛,我已经习惯了,但精神的疲惫使我在一段时间里不能工作。而现在,我的同事对我说:‘西茜,你从来都不生病!’”

宽厚纯朴的西茜一开始不好意思在亲朋好友和她所工作的学校里讲述法轮功和迫害真相,但希望帮助结束这个残酷的迫害的愿望战胜了不好意思的人情,她开始在她所在的学校为学生们开设法轮功课程,并且联系其他学校,提供法轮功课程。

随后这几年中,西茜用自己的积蓄和假期,去各地的健康博览会上介绍法轮功对健康的效应。她的热情讲解帮助了很多的挪威人认识法轮功。或许是因为挪威人热爱自然与和平的本性,当他们接触到“真、善、忍”法轮大法时很多人都能认同,更有一些人还加入了修炼的行列。


==风雨沧桑==


(男声)法轮功学员被诬判重刑案例明显增加

中共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这场经过了近14年的血腥迫害完全是非法的,它造成了无数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明慧网公布至少3644个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案例通过民间渠道得到了证实,而这只是实际迫害致死案例的冰山一角,更多大陆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后焚尸灭迹(目前无法知道具体数字)。

在迫害的早期,中共主要用非法的劳教制度肆意绑架和劳教法轮功学员,用酷刑折磨、强制洗脑来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明慧网2000年至今13年来共有8109篇报道和期刊揭露和谈论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劳教所受迫害的经历。4月7日晚,中国网易、搜狐、腾讯等多家媒体都在显著位置长篇报道了“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坐老虎凳、绑死人床、电击、强迫孕妇劳动”等恶行,此报道佐证了明慧网的大量有关马三家劳教所的报道。

这些年来中共的劳教制度的非法性受到了海内外的广泛谴责,在这样的形势下,中共一边继续这场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一边把被关押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们转移到监狱继续关押,更有甚者,越来越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

在突破中共严密封锁而在明慧网报道出来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中,近期非法判重刑案例明显增加。根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从2013年1月1日至4月7日,非法判刑案例90例(去年同期非法判刑45例);已开庭、预谋(还未)判刑115例。

中共打着法律的幌子,在涉及上亿法轮功学员的问题上处处践踏法律,同时欺骗国际社会。一些中共的法官在法律场所公开说“对法轮功不讲法律”。


(女声)中科院女硕士被劫持在浙江女子监狱迫害

中国科学院硕士毕业的女青年冯慧敏,2009年6月22日晚在杭州工作地被绑架、非法判刑7年,遭受灌食、长期戴镣铐等等迫害,目前在浙江省女子监狱五监区,身边有两个寸步不离的犯人跟着监视。

在浙江省女子监狱,坚定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先被单独关押在阅览室,遭受各种迫害手段。冯慧敏女士2009年12月底入狱,2012年10月份左右搬出阅览室。

冯慧敏女士,31岁左右,原籍辽宁省凌源。修炼法轮大法后,按大法“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乐观向上,乐于助人,为人朴实,学习成绩优秀,为人处世,不急不躁,处处替别人着想,大家都喜欢和她交往。临近高考时正是学习最忙压力最大的时候,大家自己的功课都忙不过来,可她当时却时常为别人补习,对于同学课业问题的询问总是耐心回答,高三时一普通班同学的外语成绩很差,很苦恼,她每天下完自习后都主动为这位同学补习外语。

冯慧敏2007年7月中科院硕士毕业后到浙江省环境监测中心工作。冯慧敏无论是就读本科、研究生,还是在杭州工作,都处处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善良、真诚、宽容和认真负责的品德和人生态度,使所有接触和了解她的人都非常愿意和她往来。她在浙江省环境监测中心工作,认真负责,勤勤恳恳,家里人和同学朋友接到她电话都是她用自己手机打的,从不用办公电话打私人电话。

2009年6月22日晚,冯慧敏在某小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

(女声)

“刹车”是一种酷刑:威逼受害者头对暖气片或水泥墙微微蹲下,后部被人用脚猛力一踹,使头部急速撞击在墙上或暖气片上。顿感天旋地转,眼前全是金星,能挺过两次的人都不多。

辽宁新宾县看守所恶警故意把来自平顶山镇的于华彦送到凶恶的犯人身边,告诉恶犯给予“帮助帮助”。据关在邻近监号里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说,整晚上都能听到打人的声音和于华彦的惨叫声。数天后,看守所通知家人去领人,可于华彦的精神已经失常了,头顶上有三条大口子,血不断地流出来。当时所长曲秀峰假惺惺地说:“我们这里对于华彦非常好呀,是他炼功走火入魔,自己往暖气片上撞的……。”

于华彦时至今日仍然还没恢复,什么活也不能干。妻子也离他而去。一个才历经人生旅途24年的他,就这样在中共酷刑折磨下被毁了。


==心灵阳光==


(男声)静坐止痛 胜过医药

静坐对缓解疼痛比吗啡这样强力的药物还要有效,80分钟的静坐训练就可以产生迅速而有效的止痛效果。这是2011年发表在《神经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的结论。

这个研究是在实验室里进行的。在静坐训练之前和之后,研究者用一个加热的探头按在十五位男女受试者的腿上。探头逐渐将皮肤的温度升至120华氏度(约50摄氏度),令人感到疼痛。在此过程中,受试者接受大脑扫描。

此前受试者接受了四次20分钟的静坐训练。在第二次加热探头被施用的过程中,受试者进行静坐,根据他们的打分,疼痛的不舒服感平均减轻了57%,而疼痛的强度则下降了40%。与此相比,吗啡导致的疼痛缓解仅达25%。

大脑扫描显示有关疼痛的大脑区域在静坐后变得平静。在静坐过程中,这个区域似乎完全被关掉。

研究者说,这是第一次证明一个多小时的静坐可以戏剧性地降低疼痛的感受和有关疼痛的大脑活动。这项研究显示静坐可以在大脑中产生真正的效果,从而帮助人们不用药物就能大幅降低他们的疼痛。

需要指出的是,任何药物都有副作用,吗啡等止痛药还会让人上瘾。而打坐则没有任何副作用,也不用花钱。

近年来,很多研究都显示静坐对健康的益处。其实这一点早已被广大法轮功修炼者证实。法轮功有五套舒缓的功法,其中第五套功法是在打坐中进行。绝大多数法轮功修炼者通过修炼,得以祛除以前的疾病,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明慧网已经刊登了大量这样的例子。

当然,真正达到这一点,只通过打坐是不够的,更主要的是要提高自己的心性,指导法轮功学员提高心性的是李洪志先生的《转法轮》等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