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7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366)

发表日期: 2013年7月31日
节目长度:28分4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900 KB

27,02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法国各界关注中共活摘器官 国会议员督促立法

“反对强制摘取器官医生协会”(DAFOH)和法国法轮大法学会于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在法国国民议会举行《国有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一书法文版的新书发布会。该书的作者之一、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 (David Matas)出席了发布会,并论证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真实性和严重性。法国议员布瓦耶(Valerie Boyer)女士表示将努力推进“制止贩卖人体及器官行径的预防性议案”通过立法。

《国有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一书由来自四大洲、七个国家、不同专业背景的作者所编写,从不同的角度剖析了在中国发生的非法器官移植行径和野蛮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是继《血腥的器官摘取》发表后,让更多社会大众了解中共暴行的又一力作。目前此书已发行英文版和法文版,中文版将于八月发行,其它多语种版本也在翻译中。

法国南部罗讷河口省(Bouches-du-Rhône)国会议员布瓦耶 (Valerie Boyer)女士参加了新书发布会。她说,有关在中国发生的活体摘取器官事件,在各界的努力下,和三年前相比,法国民众已从不敢相信到越来越关注和不可接受。她还表示将努力推进“制止贩卖人体及器官行径的预防性议案”通过立法。

长期关注和支持中国人权问题的阿尔卑斯滨海省(Alpes-Maritimes)议员、法国国会议员吕卡(Lionnel Luca)先生派助手预祝新书发布会成功,吕卡先生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初期一直到今天,始终在关注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处境。

法国法律明文规定严禁人体器官买卖,但缺乏对在国外进行器官移植病人的相关信息的掌控。二零一零年,布瓦耶议员曾提出就此事立法的议案,要求所有长期居住在法国、到国外获取、移植器官的患者必须出具相关证明,否则属于违法行为等。


==真相与人心==

(女声)中共为何花费巨资封锁网络?

为封锁网络,中共砸下堪打一场战争的巨资。被用作网络封锁的GFW工程投资约为5亿元人民币。由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主导的、被主要用于国内信息网络封锁和监控的“金盾工程”耗资更超过GFW十倍,据“央视”报道,截至2002年底,金盾初期工程就已花费64亿元人民币。

据2005年美国哈佛大学约翰•帕弗雷教授的研究报告,中共封锁色情网站的机率是10%;封锁六四信息的机率约50%,封锁含反共政治主张的信息为60%,而《九评共产党》达90%,正面报导法轮功的信息封锁率则为100%。据美国密西根大学电脑工程系专家们的分析研究,2009年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共的“绿坝-花季护航”过滤软件,在很大程度上也与防范法轮功有关,其中一个过滤关键词词库就叫“法轮词汇”。

暴力往往始于仇恨,而仇恨往往始于被歪曲的信息。中共为煽动人们仇恨法轮功而制造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更是中共严厉封锁的真相。因为它知道,一旦人们了解了其对百姓犯下的滔天罪恶,中共瞬间就会被解体。

(女声)迫害走到尽头 北京两劳教所释放法轮功学员

中共的劳教制度不经法律程序就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在国际上早就臭名远扬,更被联合国列为应该立即取缔的邪恶专制制度。中共的劳教制度始于五十年代末期对“右派分子”的迫害,而在过去十四年里,这个罪恶的制度一直被中共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向民众讲真相,就被中共警察非法劫持到劳教所。各地劳教所警察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对他们进行野蛮的酷刑折磨,并利用高强度奴役非法牟利。

随着法轮功学员十四年来的反迫害以及社会各界的谴责,中共的劳教迫害已经走入穷途末路。

近日,北京的两个劳教所已经释放了被劫持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但是其中的一些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又被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610”办公室劫持并关进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这说明,尽管中共迫于压力声称要取消劳教制度,但中共的邪恶本质并未改变,依然以其它方式如洗脑班和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

上述的北京的两个劳教所分别是北京新安劳教所和北京女子劳教所。这两个劳教所都在北京南部的大兴区,分别劫持男性和女性法轮功学员。

北京新安劳教所是北京男性被劳教人员的调遣处,每年约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350人。因新安劳教所不定期将法轮功学员以每人1000元的价格“卖”到外地劳教所,所以人员数量不稳定。中共劳教所把被劳教的人作为奴隶,强迫他们无偿做繁重的劳役以牟取暴利,甚至劳教所还贩卖被劳教的人,可见中共劳教制度是多么的无法无天。

北京女子劳教所去年挂上“戒毒所”的牌子。大概从今年三月开始,北京女子劳教所就不进人了。从五月份开始陆陆续续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七月就空了。

(女声)风雨十四年 历史在巨变

历史不会忘记,1999年7月20日,踏着“六四”学生的鲜血上台的汉奸出身的江泽民与中共狼狈为奸,制造出一个个谎言,动用整个国家机器,发动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全面迫害,把上亿人推向打击面。密令“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等一系列灭绝政策。

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对法轮功学员非法罚款、劳教、判刑、送洗脑班,动用上百种酷刑施行肉体折磨,把人致残、致疯、致死,甚至活摘器官等,使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导致成千上万的善良之家家破人亡;使中华大地笼罩在红色恐怖之中,处处腥风血雨。

十四年来,在惨绝人寰的迫害中,法轮大法不但没有倒下,反而弘传到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得到各国政府和人民的众多褒奖和支持。

2002年,贵州平塘县风景河谷,亿年巨石断面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据专家考察,是天然形成。明白人都知道这是上天向世人发出的信息。

历史在巨变。在历史巨变的洪势中,上天洞察着每个人的心念,公平地给了每个人了解真相的机会,在正邪较量的最后关头,让人选择自己的去留。

通过法轮功学员不懈地讲真相,传《九评共产党》,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中共才是制造灾难的祸根,导致社会道德达到了空前败坏的地步,危机四伏,一触即发,纷纷退出中共邪教组织。截至目前已有1亿4千万人退出中共的党团队,选择了光明。


==生命的绿洲==

(女声)重新点燃生命之光

生活在美国佛州的美籍越南人曹安妮的生活在1999年之前,还蛮顺利的。有一个恩爱的家庭,健康的身体,和一个正常的工作。但是突然有一天,一连串不尽人意的事情,搞得她健康每况愈下,患了严重的抑郁症。

“几年来,我服用各种各样的药,但是我的忧郁症并没有改善,我还患有严重的失眠症,经常作噩梦,在惊恐中醒来,脑子糊涂。我还患上了厌食症,骨瘦如柴。我很怕光和噪音,恐惧、疑虑。”

“我剃光了头发。反复想要离开这个人世。从那以后,我的家人不分昼夜地看着我。除了吃药、吃饭外,我把自己关在黑暗之中,失去了和外界的所有联系。我的生命之光在一点点地熄灭。”

直到2009年的一天,曹安妮和一名法轮功学员通了电话。电话里,那位法轮功学员和她分享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曹安妮说:“我同她谈了好几个小时,她所讲的东西太令人振奋了。从那一刻起,我想成为一名法轮功学员。”

奇迹就发生在曹安妮修炼法轮功几个月以后,她说:“短短几个月之后,我停止了所有的药,但我感觉比以前什么时候都好。我的视力恢复到正常,我的风湿病消失了。我的胃口也回来了。我现在睡得特别香,噩梦再也不来打搅我了。”

“每天我都心存对李洪志师父的感恩。我变得善良,对周围的人更有包容心。”

曹安妮也恢复了正常的工作,每天简单而充实的生活让她每碰到有缘人就分享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美好。

最后,曹安妮说:“师父把我从绝境中救起,给了我一个新的生命。更重要的是,师父给我指出了一条修炼的路。我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奇迹,法轮大法的法理浩瀚如海,我就像其中一条幸运的小鱼,被新鲜的、充满活力的水滋润着。我从心底感谢师尊。”


==风雨沧桑==

(男声)揭露酷刑有利国家形象 律师要求立即释放当事人

2013年5月2日,山东青岛市公安局出动警察接近百人,包围民宅,绑架了陆雪琴、袁绍华、刘秀贞、杨乃健等多名法轮功学员。随后,警方以所谓的“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这个罪名进行诬陷,并于6月9日给家属非法逮捕的通知。6月4日,中共央视、新华网等喉舌媒体突然高分贝宣称,青岛警方“破获”一起模拟演示法轮功学员在狱中遭酷刑折磨的照片的案件,把法轮功学员曝光中共酷刑的正义之举诬陷为犯罪行为。很快,陆雪琴等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发现,当地警方像是接到了统一命令一样,把所谓的“罪名”改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逼迫家属签字。

法轮功教人向善,而一贯对中国人进行洗脑和迫害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揭露酷刑,不仅无罪,反而有功,因为中共酷刑威胁所有的中国人,揭露中共酷刑是保护所有中国人的人身安全,有利于国家的整体形象。日前,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的律师们联名写了意见书,要求当局撤销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并立即释放当事人。

律师意见书指出,“国家政权,由军队、警察、监狱等强有力的国家机器予以保护。几个人拍了几张照片,又怎能具有煽动颠覆政权的力量,又怎能动摇国家政权的稳定?政府形象的好坏,与政府及其工作人员的作为有关。况且,政府形象的好坏与政权是否被颠覆完全是两个事情。嫌疑人的批评如果真实存在,就应该及时处理,只有处理公正了,政府形象才会好,政权才会稳定。即使批评错了,对国家的形象和政权稳定又有什么影响呢?相反,只有固守错误,政府形象才会更坏,政权也才会不稳定。”

(女声)亲身经历“灌水”酷刑

那是在八年前,一个寒冷的日子。

2005年3月5日,下午2点左右,我正在长春科技城商店购买耗材,被吉林省长春市市公安局的恶警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

天,真冷啊!恶警们把我劫持到长春市公安局三楼,姓金的恶警用竹筷子夹我的指关节,挨个关节夹,把筷子都捏折了,他却说:“这老头手指头真硬,这么粗的筷子都硌折了。”他折磨人就像是在做游戏。

那漫长的八天里,我曾经历了《中共酷刑:灌水》所描述的迫害。恶警把我扣在靠背椅上,拽着头发把头按在靠背上,再用脏抹布卷上方便袋勒住鼻子,使我只能张嘴呼吸,恶警们就拎着事先灌满水的铝水壶(每壶可装九斤半水)和两个矿泉水瓶子一起往我嘴里倒,一边倒着一边嗷嗷叫着,连续几天灌了好几次。

他们看我闭嘴反抗,拼死地反抗!恶警王铁军就用两双方便筷子绑在一起横在我的嘴丫子上,再用绳绕过后脑勺绑住筷子的两端,说是戴“嚼子”,使我无法闭嘴,再把脚脖子绑在椅子的两侧的横撑上,使我一动不能动,这时恶徒们更是大声嚎叫着灌,一点不容我缓气,憋得眼珠子都往外鼓,一缓气就把倒进嘴里的水吸进气管里、肺里,把我呛得一阵阵从嘴里喷出淡颜色的血,心嘣嘣地往外跳。肚子灌得鼓鼓的,装不下了,就感觉小便和肛门在往出淌水,(过后才看见是血水)地上淌了好大一片都是血水,那他们还是灌,肺都呛碎了,每次灌两壶多。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当时那种求生的本能使我拼命地挣扎,拼命地挣扎着,最后,无力地挣扎。那些警察狰狞的面孔和那残酷的酷刑场面……使人毛骨悚然,那么恐怖,那么邪恶。

第九天又把我劫持到德惠市看守所关押,那时我呼出的气都是臭的,胸腔里剧烈地疼痛,大张着嘴急速地短呼吸,刑事犯们给我戴上两个口罩,他们还是嫌有味,二十多天后我已经奄奄一息了才放人。

回家后还吐肺叶,象玉米粒大小,就象猪肺的颜色,粉色的,儿女和亲戚们看见了吓得大哭。肺灌碎了导致我不断地咳血,大口大口地吐。一直到2008年初,通过不断地炼功才停止吐血。

《中共酷刑》系列文章中对灌水酷刑是这样描述的:“这就是日本侵华时汉奸迫害中国人时使用的酷刑——灌水。中共与日本侵华时的汉奸以及日本侵略者有着相同的恶毒,中共祸害中国至今,这一酷刑还能死灰复燃,中共对中国人民的仇视不亚于侵华日军及汉奸对中国人的仇视。”

我说侵华者迫害的是异国他乡人,而中共恶徒迫害的是自己的同胞,中共就是把人民当作仇敌。


==大千世界 奥秘无穷==

(男声)黑洞中藏有生命和文明?

最近,俄国科学院一位物理学者提出,在黑洞里有可能存在行星甚至先进的生命。

俄国物理学者Vyacheslav Dokuchaev的理论很奇特,因为人们一般认为黑洞巨大的引力会吞噬一切靠近的物体,连光都无法逃逸。可是在这位学者提交给预印本文库arXiv.org的文章里,他指出在星系中心超大质量的黑洞中,粒子甚至行星有可能围绕黑洞的奇点运行而不被毁灭。根据此前的研究,微观粒子如光子在一些黑洞的内在结构中可能有稳定的轨道。

黑洞的奇点在其中心,其外围有一个事件界面,任何物体都无法从黑洞里穿越这个界面逃逸。在他的文章里,上述学者研究了在奇点和界面之间的假设的轨道。他说,常规的轨道无法存在,但在有些地方,粒子和行星可能有稳定的螺旋形轨道。他的计算表明,这样的行星会被奇点和特定轨道上的光子照耀。这样的行星甚至可能支持复杂的化学和生命。先进的文明也许安全地生活在黑洞里。

当然,以上的理论只是假说而已。现代物理对于黑洞所知有限,因为研究黑洞这样极大质量的结构需要用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而要研究黑洞奇点这样极其微观的结构需要用量子物理,可是到目前为止,物理学家仍然无法把广义相对论和量子理论统一起来,超弦理论和环圈量子引力理论都没有实现这一目标。这也说明,现代科学对空间和时间的认识仍然是非常有限的,时空在极其微观下的存在形态对人类仍然是一个谜。


==心灵阳光==

(女声)“偷盗村”的变化

上世纪九十年代,广东省紫金县附近,有一个因为偷盗而闻名的卢屋村。由于水土等自然条件比较好,市农委在村子附近开办了一个600多亩的水果基地。没想到的是,村民们把水果基地视为发财致富的摇钱树。每到收获季节,几乎是家家出动偷水果,到市场上出售。“偷盗风”成了当地政府治安管理最头痛的问题。即使每年动用很多人力、物力来看护果园,甚至将一些偷盗数额较大的人抓住挂牌示众,但村民们仍旧照偷不误。

1998年初,法轮大法传到了这个小村庄。全村300人,有80多人每天参加集体读书、炼功,自觉地不再干偷盗的事了。在这些人的带动下,这里的偷盗风得到了彻底的改变。这一年的冬天,村民们派代表,到广州参加法轮功修炼心得交流会,谈了他们变化的经过。这位农村学员谈到:“以前不知这个理,以为公家的东西不拿白不拿,你不偷他也偷。现在知道‘不失不得,得就得失’的理。宁江镇政府一位干部深有感触地说,你们法轮功真是太好啦,起到了法律起不到的作用,我也要买一本你们的书看看。”

卢屋村的变化,是那个时期法轮大法在中国社会造成影响的一个缩影。亿万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在他们的工作中、家庭里、社会上修炼着自己。他们中当官的廉洁奉公,经商的以诚信为本,行医的不收红包,做教师的兢兢业业,当工程师的认真负责。今天,他们即使在中共持续十多年凶残的迫害下,仍然坚持按照“真善忍”健康身心、提升境界。有这群人的存在,社会中每个人都会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