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359)

发表日期: 2013年6月7日
节目长度:29分5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68 KB

28,07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芬兰世界村 民众谴责中共迫害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五至二十六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办了一年一度的世界村大型文化交流活动。该活动每年都吸引几万人前来参加。法轮功学员参加了这次活动,他们所揭示的在中国发生的迫害事实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

本次世界村活动安排了遭受中共非法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演讲台下,民众静静地聆听学员遭受中共非法监禁八年的案例。听到中共警察连续十四天每天二十四小时日夜轮番审讯逼供,使用电棍电击、长时间铐脚镣、不许睡觉等方式,企图瓦解法轮功学员的意志,使其放弃修炼的情况,人们为之动容。了解到芬兰政府对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营救,让一对坚修法轮功的学员能在因迫害而分离十一年后得以团聚,观众们激动地报以热烈的掌声。

世界村法轮功活动的议题之一是大赦国际组织呼吁营救河南郑州法轮功学员陈真萍。陈真萍的两个居住在芬兰北部的女儿金昭宇和金昭桓被邀请到了现场。大赦国际的代表阿奴•杜佳宁(Anu Tuukkanen)介绍了目前中国的人权状况和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无辜被迫害的现状,呼吁在坐的人们一起帮助营救陈真萍。

活动期间,学员简单介绍了法轮功和征集反迫害签名的缘由,很多人毫不迟疑地签名。一位年轻的芬兰小姑娘,拿了资料后说要先了解了解,过了一两个小时后,她又转回来表示要签名。还有人告诉法轮功学员说:“这是对每个人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反迫害征签桌前,常出现支持正义的人们排队签名的感人场面。


==真相与人心==

(女声)中共恶徒的丑闻与恶报事例

中共迫害法轮功,利用的都是些什么人?在这里我们仅举几例,更多的案例在明慧网友详细的报道。

现在佛门也不是清静修行之地了,主要原因是那些有头有脸的和尚都搅和到政治里面去了。重庆市华岩寺住持和尚释心月,是重庆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局级待遇,配有小车和司机。他效忠中共,是个十足的披着宗教外衣迫害法轮功的政治和尚。他多次指使利用该寺庙宣传栏,诽谤法轮功,并在公开场合多次挑衅、诋毁大法,罪孽深重,导致车祸暴亡。

释心月死后,有位少妇抱着小孩找华岩寺新住持哭诉,原来她是释心月的情妇。据说释心月还有另外几个情妇。新住持对释心月乱搞男女关系的丑闻不敢张扬,出于无奈给那位少妇三十万元私了。

原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六一零”主任刘迪华,一九九九年以来,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一日,大年三十,刘迪华在情妇家中,与情妇洗澡时一氧化碳中毒,双双裸死在卫生间。渭滨区委、区政府掩盖丑闻,在其火葬时,不准通知亲友,不准开追悼会,不准送花圈,害怕他的丑行曝光,偷偷埋掉。

河南省周口市中心医院党委副书记郑永军,对本院的大法学员反复迫害,强制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强制人人辱骂法轮大法创始人,对坚定者恐吓、监控、举报、扣发工资,本院有良知的人都认为郑永军做得太过份。

郑永军同时包养多名情妇。二零零四年五月的一个中午,郑永军到医院隔壁良院小区找他包养的一情妇鬼混,当场突发脑溢血。情妇慌乱中拨打120急救中心电话,救护人员把只穿一个裤头的郑永军抬出卧室,经抢救无效,四天后死亡。

郑永军曾历任沈丘县委组织部长、西华县常务副县长、项城市人大副主任等职。平时吃喝嫖赌,名声不好。郑永军极不光彩的暴死,令其妻儿老小羞恨交加,抬不起头来。追悼会只有本单位的科室负责人参加。尽管悼词中竭力粉饰其生平所谓“业绩”,人们都知道他心地歹毒,平时为人很差,与会者都嗤之以鼻,偷着笑。知道内情的人纷纷议论:“看看这些打击法轮功的人,都是些什么东西!”

(男声)中共用金钱和名利支撑起“罪恶马三家”

今年4月7日晚,《走出马三家》的内容被网易、腾讯、搜狐、新浪等门户网站同时转载,揭露了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迫害上访人员的黑幕。5月1日,又一部揭露马三家罪恶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在全球网络公映。马三家的罪恶再次引起世人的关注。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名声,早在2000年已经被海外媒体广泛报道。但是在国内,却被迫害法轮功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伪装掩盖起来。

因为中共的本质“假恶斗”与法轮功的“真善忍”是根本对立的,迫害法轮功是中共的邪恶本质决定的。这在“马三家罪恶”中也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方面是对无辜者惨绝人寰的酷刑,肆意践踏法律、人权;另一方面却是中共的金钱支持与奖励。

《走出马三家》文中提到“劳教所的楼房是2000年新建的,看上去宽敞明亮”。真实的情况是,当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负责人王茂林、董聚法于2000年7月初视察马三家教养院,对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进行吹捧,并向江泽民作了详细汇报。江泽民拨出专款600万人民币给马三家,命中央“610”头子刘京速建“马三家思想教育转化基地”。后来该工程造价1000万,不足款项由辽宁省自筹。

另外,19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对省内非法押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由当地政府按每人1万元拨款给马三家,从1999年10月至2004年4月,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达4000余人,也就是说,各地政府拨款给马三家用于迫害的费用就已高达4000万元。2004年前辽宁省一个司法厅高级官员曾在马三家教养院解教大会上公开表示:“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至今迫害已14年,这是多么巨大的财政投入,用百姓的纳税钱去对付一群道德高尚的好人!

“610”头子刘京、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把马三家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凶残手段在全国推广;马三家的罪恶被中共当作“政绩”高调鼓吹。

2001年2月26日,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所长苏境,竟然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作报告,把对法轮功学员腥风血雨的迫害标榜成“春风化雨”。马三家女二所更因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授予“先进集体”等“称号”。

不止是马三家,在迫害法轮功的所有监狱、劳教所,罪恶能大行其道,是因为有中共的撑腰。用名利唆使党徒为其卖命,是中共的一贯伎俩。

(女声)不是演戏是什么

在电视上看到“天安门自焚”节目,有一个耐人寻味的镜头:王进东腿上放着没有烧坏的塑料雪碧瓶。

有人做过试验,火烧5秒钟瓶子开始变软,7秒钟收缩、变形,10秒钟缩成一小疙瘩并燃烧。

汽油燃烧产生的温度很高,测温时温度迅速到410度以上,王进东耳朵没烧坏,头发没烧焦,头皮没烧伤,在高温气体中连声带都没烧伤,还能喊口号。都知道塑料饮料瓶不能耐高温。王进东的瓶子没烧坏,那只能说明他烧自己的时间没有超过5秒钟,即使真的点着了。

在天安门广场对一个突发自焚事件在那么短时间内就能扑灭火?

在户外采访声音效果差,为了保持录音效果,往往把话筒尽量靠近被采访者。王进东在电视里清晰洪亮的口号声,恰恰证明摄影师离他很近。

能这么及时、近距离地拍摄,不是演戏又是什么呢?


==生命的绿洲==

(女声)奥运滑雪选手与古老东方修炼相遇

说起东方古老的修行,浮入人脑海的,多是出世的青灯古刹,入定的打坐,可这与风驰电掣的奥运雪橇极速滑行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二者如何联系在一起的呢?让我们看看马汀斯的故事。

个头高高大大的马汀斯•鲁本尼斯,出生于波罗的海东岸的拉脱维亚。继二零零三年夺得无舵雪橇世界杯赛银牌之后,马汀斯在二零零六年都灵冬奥会上再获男子单人无舵雪橇铜牌。这是拉脱维亚自一九九一年脱离前苏联成为独立民主国家后取得的第一枚奥运奖牌,马汀斯也因此成为该国家喻户晓的人物。

“修炼大法一年后,在二零零六年春天,我就赢得了第一枚奥运奖牌。尽管从没想过要通过修炼得到社会中的什么,但我确实经历了奇迹。”

马汀斯为这世间还有真、善、忍如此美好的原则可遵循而震撼、欣喜。“我改变了原先无论如何都要成为最好的想法,我相信无论做什么事,只要遵循真、善、忍原则,自己就能变得越来越好,以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在这条可无限上升的道路上,我有无限巨大的空间提升自己!”

“这时在雪橇上的我,已没了以前与其他运动员竞争的心理,竞赛成为一个战胜自我的美好旅程,一个与自我的美丽竞争——我可以有乐趣、有喜悦,可以向观众展示运动只是一个游戏,运动的起源本是游戏,而现代人却常常把它看作是一场‘冷酷的战争',但事实并非如此!”马汀斯及周围的一切,也因为他内心的改变而发生着奇妙的变化。

马汀斯变得开放、友善,跟其他运动员在一起,也可以谈论很多很多的事情,而不再有什么想要隐瞒的。以前出于竞争,他喜欢躲在没人看到的地方造自己的雪橇,而现在,赛前他就把自己的宝贝雪橇放在那儿,“你的雪橇真棒!你是怎么做的呢?”任何人都可以过来看看,没有任何秘密。

有意思的是,马汀斯没有受过有关工程教育,完全靠自学,凭心的感觉造自己的雪橇。“只要我觉得不错、能行,造出的雪橇准就好使,而别人却无法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坦然与他人分享自己最好的东西,不再担心会失去什么。因为学习他人的办法固然好,但我明白必须走自己的路,根本的是提升自己的境界。如果只是一味仿效,难有更大的突破。”

“以前的我,除了比赛还是比赛,经常长时间离家,回家后也忙着一大堆自己的事要做,对家人没有多少照顾,而大法让我明白了应该为他人着想、先他后我,我修炼后第一个大的变化就是抽时间陪祖父母聊天,努力在日常生活中照顾他们。”

马汀斯修炼前,运动伤痛如影随形地纠缠他,除背部的严重问题,其它部位也有损伤,可修炼法轮功几星期后,他就感到了身体奇迹般的变化——所有的疾病和伤痛都不翼而飞了!马汀斯说:“我不再需要药物,这些年来,我甚至没再做过按摩理疗!法轮功的柔和功法和打坐绝对是健身、保持身体巅峰状态的最佳方式!”


==风雨沧桑==

(女声)是谁逼疯了乡村少年?

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半夜,黑龙江双城市单城镇政德村少年闫树鹏,再次举止失常,他疯跑出去,到处喊妈妈,见人就撵……他被警察用三条铁链锁在冰冷的家中,第二天又挣开铁链跑了出去……

人们在他那寒门冷灶的家中,发现他在自家的墙壁上、棚顶上、房门上、照片上,重重叠叠地写下心中的思念:“爸爸我想您了”“儿子想妈妈”“三人是一家”“永生永世不分离”,令人心酸落泪。

闫树鹏的爸爸闫善柱,坚持信仰法轮功、做好人,被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酷刑折磨,被吊挂在小号里,劳教所所长石昌敬亲自用电棍电击他的脸。闫善柱绝食抗议迫害,被劳教所野蛮灌食导致感染重型肺结核病。二零零三年闫善柱结束三年非法劳教时,已被迫害得极度虚弱,二零零四年十月三日含冤离世,时年三十六岁。那年小树鹏十一岁。

闫树鹏的妈妈陈秀梅,也遭到关押、殴打。小树鹏心灵上的阴影和恐惧感与日俱增,大约十四岁的时候,他终于无法承受中共人员制造的一次次人祸,精神失常了。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妈妈陈秀梅粘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再遭绑架,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

乡亲们对这一善良人家的遭遇无不动容。二零一三年四月,村委会和数百名乡亲按红手印、签名,并和家属去劳教所要人,在乡政府盖公章时,乡政府的人都同情地说:一切手续都齐全,快去劳教所把人接回来吧。然而前进劳教所不断刁难,陈秀梅仍被监禁。四月十六日,闫树鹏从亲戚家中再次出走,现在已被送往精神病院。

(男声)沈阳第一监狱迫害王永航律师

大连律师王永航,二零零九年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后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判七年,在沈阳第一监狱被强制坐老虎凳、洗脑,连续十三天不让睡觉、不给饭吃,十三天只给了三碗水喝。王永航被迫害致肺结核造成胸积水。

二零一二年五月底,狱方打电话让王永航家属探视,并提出见面商议保外就医事宜。家人立即前往,然而狱方却拒绝王律师的妻子探视,后来与大连“610”、政法委、国保勾结,将王永航转到铁岭监狱医院关押迫害至今。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大陆律师看清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是非法的,纷纷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尽管邪党对律师打击报复,“信仰法轮功无罪,传播法轮功真相无罪”的正义之声仍响彻大陆法庭。


==心灵阳光==

(女声)让地和挖沟

二零零五年春天,由于扣蔬菜大棚的地已到期,村里要把地都承包给村民,每家只能承包二到三分地。现在的人道德素质差,都想自己要能浇水的好地,还要多占,这样很多人都争了起来,地也分不下去。村长只好把当地派出所所长等找来撑腰。

那天我婆婆很早就去了,到那占了一个能浇水的大棚,每个大棚六分地,正好我婆婆、我小叔子和我家每家二分地。可地分到我们家时,有个叫王三的人家说什么也得要一份地,不给就不行。我婆婆、小叔子都不让,王三就开始骂人了,这样两家干起来了,那些警察都过来了,当时有百十来人。

我大声说:“这块地我不要了,给王三家吧。”当时人们霎时间鸦雀无声,人人都看我。我婆婆当时就不干了,开始骂我:“你怎么这样受气,让人家给迫害得够呛,你现在还想让人欺负……”我说:“谁让我是学大法的呢?就这样吧。”
村长竖起大拇指说:“你看看人家。”这时,派出所所长把我叫到一边,说:“小玉,你今天做了一件大好事,从前我们做的事很对不起你,请你多多原谅。”

我说:“没什么,你以后别再抓法轮功学员,我们都是好人。”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最后他高兴地说:“谢谢你,我记住了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五年七月,我卖完菜路过一家人门口时,那家人正和另一家在对骂,原因是一家门口地势低,当时正是雨季,地势低的那家门口积了很多水,人都出不来,就在道中间挖沟,水都流到另一家门里去了。我了解了情况后把两家人都劝回去了。

到家后,我把车子放下,拿起镐和铁锹回到那儿,开始挖沟。当时正是中午,太阳火辣辣的。两家人都在屋里吃饭,等他们吃完饭,出来看见我在给他们挖沟时,都感到很不好意思,于是,两家人都拿出工具跟我一起大干了起来,不一会的工夫,水沟挖好了,水也排出去了。两家人都露出了笑脸。

这件事被村长知道了,在大会上还表扬我。而我,用尽任何语言也表达不了对师尊的感恩!是师父的大法让我成为一个为他人着想、无私无我的人。

(女声)法轮大法福泽意大利小学校园

伴随着优美的音乐,教室里纯真可爱的孩子在教师的带领下,聚精会神地跟着大型电子教学屏幕上的教功录像学炼法轮功,悠扬的炼功音乐在两层楼的每间教室里此起彼伏,这所意大利南方著名的私立小学笼罩在一片祥和之中。

学校任课教师在日常教学中贯穿着真、善、忍理念,培养孩子的良好品质,教导孩子要真诚待人,讲真话,做事严谨、认真;心地善良,为他人着想,乐于助人;忍让宽容等等。教师在教中文时,不仅教听说、读写,还引导孩子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寓教于乐、妙趣横生,孩子受益良多。

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二年五月传世,真、善、忍法理和五套功法令亿万学炼者道德提升、身心健康,大法迄今已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无论在东方、还是在欧美,法轮大法都广受教育界欢迎,在古老的佛国印度,仅班加罗尔就有八十多所学校师生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主要著作《转法轮》中的《论语》还被纳入学校英文教材的卷首;在与中国大陆同源同宗的台湾,大法更在各大、中、小学校园弘传,深入人心。


==大千世界 奥秘无穷==

(男声)心有灵犀一点通

当你工作累了,想休息来一杯饮料时,正好有人端上刚泡好的咖啡……啊,这可不是咖啡广告哦,这里讲的是“心有灵犀”的例子。你在日常生活中有没有类似的体验?像是久未联络的朋友,会同时打电话给对方,结果两边都占线;或是两人不约而同地讲出一句话。

这种状况如果偶尔发生,很容易用“巧合”、“默契”之类的说辞带过。但它实际上正不断地成为你或周围亲朋好友的体验,以致从古代诗人,到现代科学家,都以此作为诗作或实验的题材。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是唐代诗人李商隐《无题》中被传诵千年的句子,而“心灵相通”到底存不存在?

2002年8月4日,在英国的《星期日先驱》周报,报导苏格兰科学家保罗.史蒂文森公布迄今为止首次获得的科学证据,证明人类确实有能力用意念沟通。

史蒂文森博士说:“我们的研究还不完整,但是(通过实验)我们可能已经发现了一个重要的模式,希望借此来证实“思维传感功能”和潜在对应的(人体)机制。”

这项实验是在爱丁堡大学心灵心理学所进行的,实验主要观察在关系亲近的人之间的思维联系,比如恋人、朋友和亲戚。每两个具有这种亲密关系的受试者被配成一对,一个人是“(信息)传送者”,另一个是“(信息)接收者”。

研究人员为第一组的人播放一系列随意挑选的录像片段,然后让他们把内容用意念“发送”给他们的搭档,而第二组的搭档正坐在相距25公尺的隔音室里。研究人员询问他们在头脑中接收到了什么信息,并且同时测试他们的身体有无反应。许多受试者都能够说出对方所看到的内容。

在科学界,人体的特异功能一直备受争议。其中“心电感应”(又称“他心通”)被多数学者视为无科学根据的迷信。史蒂文森博士利用人类所能接受的科学统计方式,更进一步证实此一心灵现象,此发现可能会令更多的人对这一领域改观。

其实,各种人体特异功能已陆续被科学界所承认,尚有一些不易被仪器所探察。当科学家们耗费了大量的物力和人力去探索人类和星空时,却经常发现科学研究的局限性,甚至连人体自身都存在着许多未解之迷。能否破迷的关键并不在于高科技设备或更新的理论,而在于树立真正的科学精神。那就是:不要只相信肉眼所见,也不要盲目排斥,而应该以开放的思维和不同的角度来面对宇宙、审视生命。这种全新的科学态度必定会拓宽我们对宇宙、生命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