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368)

发表日期: 2013年8月12日
节目长度:29分10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982 KB

27,34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
法轮功学员参加西雅图海洋节大游行

美国西海岸最大的节庆活动之一——夏季海洋节“炬光”大游行,2013年7月27日晚在西雅图市中心隆重登场。今年的第64届海洋节大游行有106个团体参加。法轮功队伍由气势宏大的“大法船”花车、舞狮、鼓队,以及功法演示组成,深受观众欢迎。这是法轮功团队第9年应邀参加该游行。

当法轮功学员的“大法船”花车驶过时,观众热情高涨,他们对着法轮功队伍欢呼、鼓掌、学“法船”上学员的炼功动作。

当晚大约有30万现场观众和70万电视观众观看了游行。


==真相与人心==

(女声)北京街头的“退党声明”

每年的7月1日,中共都在宣扬、庆祝其所谓“建党日”,然而今年的这一天,在北京立水桥旁一处拆迁遗址的残垣断壁上,赫然出现了一张退党声明,全文如下:“王江声明 即日起本人自愿退出中国共产党组织。2013.7.1”。

这篇声明非常显眼地贴在北京立水桥下一处红绿灯路口处,路过的车辆看得清清楚楚。立水桥位于北京朝阳区和昌平区的交界处,车流十分密集,以往这样的声明一出现,就会立即被拿掉。而二十多天来,这篇声明却似乎被清洁工人“忽略”了。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北京市民开始觉醒,知道了中共独裁、腐败的本质,不再对其抱有幻想,从这篇退党声明就可以看出中共已经失去民心。

(女声)法院庭长声称:我讲法律干什么,我要跟你讲政治

明慧网2013年7月26日报道,苏州市彩香新村法轮功学员路通的女儿路燕,7月24日早晨7点上班途中,被苏州金阊派出所绑架。路燕被关押24小时后仍不放人,估计已被劫持到苏州上方山洗脑班进行迫害。

绑架的起因是什么呢?原来,法轮功学员路通2008年12月17日被金阊区中共法院诬判4年,路燕为了救父亲,自2009年5月起在律师帮助下通过法律途径为父亲申冤,她申诉到苏州中级法院,要求重审父亲的冤案。苏州中院一再敷衍塞塞,并无理绑架路燕,粗暴对待路通的家人。庭长顾迎庆说:“你跟我讲法律干什么,我跟你讲政治。”

一个不讲法律并且对申诉人打击报复的法院,那是什么法院?一个只允许自己制造冤案、而不允许受害人申诉的法院,那是什么法院?那能保护人民吗?那能给予社会公正吗?象苏州中级法院这样的法院,又何止一个?中国大陆所有的法院,都在中共的严格控制之下,六十多年来,这些法院制造了多少冤案?害死了多少中国人?又何止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中共法院的每一次作为,都是自暴其丑,都是对中共自己鼓吹的所谓“宪政梦”在自己打自己嘴巴!

(女声)湖北麻城恶警程涛遭恶报暴死

近日,《新华网》、《湖北新闻网》、《鄂东晚报》等多家媒体报道了麻城警察程涛“因公牺牲”的消息,麻城很多知情人摇头叹息:“唉,造孽呀!”

程涛,麻城市警察,1963年出生,2013年6月23日晚,突发心肌梗塞,经抢救无效死亡,年仅五十岁。此前的2007年暑假时,程涛十几岁的儿子溺死,程涛的原配妻子不堪程涛家庭暴力,儿子死后,和他离婚,现任妻子三十多岁,生的小孩才一岁多。人生中的不幸都降临程家,实在令人叹息。

2007年,程涛任麻城市龙池桥派出所所长,2007年6月22日晚11时至凌晨4点,麻城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六一零”、国安纠集公安、各乡镇派出所及交警,约一百多人,在全市及乡镇绑架法轮功学员。此次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二十余人,其中白自健妻子张水英阻止恶警施暴,三次被恶警电棍打昏。这次大抓捕后不到一个月,程涛的儿子,在麻城一中读高二,放暑假游泳淹死了。

《新华网》报道程涛“投身公安献忠诚”,多次被评为“优秀法制员”。耀眼的“荣誉”是建立在“党叫打人、抓人就打人、抓人”的基础上,所以,这“荣誉”留给程涛及其亲友的是永远无法弥补的痛。

程涛实践了他入党时的毒誓,把生命献给了中共。程涛正是忠诚中共,盲目地执行对法轮功的迫害,才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

(女声)闲话“自动退团”

面临全球退党、退团、退队的大潮,有人提出,我不交党、团费,早就自动退党、退团、退队了,还用退吗?

“自动退”,那个“自动”就说明不是您“主动”退的。而且,这个“自动”还是中共自己规定的。说个笑话,如果哪天中共宣布“自动”退团的全部恢复团籍,您不又是团员了吗?所以,只有“主动”退出,才是您从心里真正退出了。

您知道吗?您加入党团队时,在红旗面前,发了要把生命献给中共的毒誓,就是把生命交给它了,就被打上“兽的印记”,就是它的一分子,您不声明退出,就抹不掉“兽记”,当中共解体时您就会受到牵连。所谓的自动退队、退团那是人世间的中共组织形式认可的,不是神认可的。所以凡是入过党团队等组织的人都要主动声明退出来,有行为的表示才能除掉这么大的毒誓,才能在天灭中共的时候保全性命!


==生命的绿洲==

(男声)修炼法轮大法 我摆脱了“不死的癌症”

19年前,在一次事故中我的大腿骨折,动静脉断裂,在医院手术做了将近7个小时,输血3200毫升,临出院前检查时发现是无菌型缺血性股骨头坏死。听到这一诊断我如雷轰顶,我知道这种病的严重后果,那是不死的癌症。

我才40多岁,孩子又小,今后的日子怎么过?我痛苦万分,吃不好睡不好,由于着急上火又得了泌尿系统感染,尿血,急性肾盂肾炎。受病痛的折磨身体和脸部臃肿,头发花白,40多岁的人却象60多岁。一家之主啥也不能干了,家里外面的担子都压在妻子一个人身上,活着不是滋味儿。我不甘心,我去医院买药,打听偏方,朋友介绍学练气功,虽然以前根本不相信,病急乱投医吧。找气功师调病,每次都是怀着希望而去,却失望而归。好顿折腾也没什么效果,最后也就泄气了。

97年7月朋友来我家串门,劝我修炼法轮大法,劝了3次,我才表示愿意炼,他把《转法轮》送给了我。

刚走入修炼,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凡是有病的地方都有不同的反应,有的反应重,有的反应轻。我也没有追求想要治病的心,只知道看书炼功。很快我扔掉了双拐,身体轻飘飘的,我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我家开了一个小店,负责给顾客代充液化气,要去顾客家取罐,灌完气再给送去。充满气的罐重63斤扛到六楼,年轻人都受不了,而我一个50多岁的人不冒汗,稍微有点喘,人们都称赞我的身体好,这都得益于修炼大法。第一次送罐时,老伴担心地问:“你的股骨能行吗?”我说:“没事,修大法早好了。”以后她再也不问了。一次我外出办事,遇到我们单位一个同事老远喊我,到了跟前他说:“我看了老半天才认出来是你,咋整得年轻了?你的腿好了?不拄拐了?”我说:“全好了。”他问:“在哪治的?”我说:“是修炼法轮功好的。”他以为我跟他说笑话,我告诉他是真的。他说:“这么神?”我说:“修大法就是神奇,得真修,按大法要求去做就会有神奇出现。”我告诉他给顾客灌气连取再送对于我来说神不神?他说:“真神了。”他接着说:“你刚出院那几年简直不成模样,没想这几年变化这么大,法轮功真了不得。”我给他讲了我修炼大法的事和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他说:“别听那些,好好炼吧。”


==风雨沧桑==

(女声)一个肾移植者证实 所摘器官是法轮功学员的

在北京附近某市有一个人曾经做过肾移植,和一位法轮功学员的丈夫是好朋友。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曝光后,这位法轮功学员问他:“你知不知道你的摘器官是谁的?”他说:“知道,是法轮功学员的,是一个23岁小伙子的。”这位法轮功学员听后非常震惊,于是又详细地问了一些情况。

那是在2004年,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得了肾衰竭,在当地医院做透析。一天,他遇到一个做过肾移植手术的朋友刘某某。这个朋友当时就介绍他去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医三院)做肾移植手术。

这个人去了北医三院。他说:这个医院的大屏幕上展现的是该医院成功移植器官多少多少例,肝多少例,肾多少例,心脏又有多少例。这些具体数字这人记不清了,中共活摘器官的事被揭露出来后,该院大屏幕上这些内容就被删除了。

当时在医院住院准备做移植手术的有几十人,都是等着做不同的器官移植的。他住院大约一星期左右,就和另一个换肾的人同时被医院拉到了山东日照某医院换肾。当时医院告诉说肾源是“死刑犯”的。但是后来都知道是法轮功学员的。

据这个人说:当时这个医院有几十人同时做不同的器官移植手术。做完后没几天,患者身体还没恢复好,就被撵出院了。因为医院又来了一批准备做移植手术的患者。这个医院当时就是这样一批接一批地做。

(女声)中共为判重刑更改年龄 81岁老妇狱中煎熬

81岁的四川老年妇女胡延顺,现仍被关押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二监区二大队,由于长期遭受迫害,生活已不能自理,记忆衰退,连熟人也不认识了。只因老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讲真相,2008年4月,四川遂宁大英县司法部门把老人的年龄更改,减少6岁,然后诬判9年。老人的申诉无人问津。

胡延顺生于1932年,现年81岁,家住四川遂宁大英县城。老人自修炼法轮功后,身上疾病不翼而飞、红光满面、性格开朗、心地善良,经常帮助有困难的人,是一个左邻右舍都夸奖的好人。就是这样一个按“真善忍”做事的好人,却无端遭到迫害。

2008年遂宁市公安局国安大队恶警郑大双、李波等采取蹲坑、跟踪、监视等特务手段,对付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达半年之久。终于有一天,一帮恶警察闯入老人家中,不由分说,硬是把白发苍苍的胡延顺绑架到大英看守所,同时还抄了老人的家。

大英县司法部门为了迫害老人,把老人的出生年份从1932年改为1938年,也就是把老人的实际年龄76岁改为70岁,2008年4月23日非法判老人9年重刑。

后来,胡延顺要求上诉,给法院都写过信,但近一年时间无人过问。胡延顺老人现仍被非法关押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二监区二大队承受非人的迫害。由于老人长期遭受迫害,生活已经不能自理,记忆力衰退,目光呆滞,连熟人都不认识。


==心灵阳光==

(女声)坚信法轮大法是正道

笑起来阳光灿烂的奥地利青年曼多哲(Mendoza)26岁,父亲是奥地利人,母亲是墨西哥裔奥地利人,他会说德语、西班牙语和英语等多种语言,修炼法轮功已经5年了。

接触法轮功之前曼多哲曾练了1年太极,他本想寻找一门能够内修的功法,但发现太极只是教人动作,失望中他的太极练习停下了。5年前的5月13日,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妈妈的屋里发现了《转法轮》,这本书是他妈妈两年前在德国汉堡遇到法轮功信息日活动,出于兴趣带回来的,搁置一旁直到被儿子发现。

翻开《转法轮》一读,曼多哲就笑了,因为他马上意识到他找到了自己要寻找的大道。他上网找到法轮大法网站,找到他所在城市炼功点联系人的电话,打电话过去说要学功。就这样曼多哲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当问到法轮功现在对他意味着什么,曼多哲果断地回答说:“法轮功是我的生命。法轮功让我知道我是谁、怎么找回真正的自己。”

曼多哲说自己五年前刚开始修炼几周后就开始参与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反迫害的活动了。问他一开始知道法轮功被中共流氓政权迫害时的感受,他说:“我在网上看到真善忍国际美展的几幅画,我感到很震撼,画面上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让我即刻想到耶稣基督和其他被迫害的圣人,让我想到恶者出于无知在迫害神明。我心里感到非常悲伤,同时又感到几分欣喜,因为我看到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屈服、没有害怕,仍然坚持走自己的路不动摇,这给我很大的激励和力量,鼓励我象他们那样保持勇气。我坚信自己找到的法轮大法是正信、是正道。”

(女声)生命的荣幸

1999年底,我的一位堂姐把法轮大法的书籍搬到我家,嘱咐我要收藏好,因为那些书比她的生命还重要。

随后,她因为去北京上访被抓后不屈服,受冤狱四年之久。2004年冬,她出狱回来,丈夫因为不理解她,加上恶人的压力已经跟她离了婚。堂姐没地方住,就在我家小住了一些日子。

出狱的她仍然不得安宁,经常被人监视和骚扰。我惊奇的是在大冷的天她穿的衣服竟很单薄,洗的还是冷水澡。我知道她炼法轮功以前,经常三病两痛,就问她:你不怕感冒吗?她笑着说:这几年我都是这样过来的,没得过病。

听了她的话后我开始沉思:一个弱女子,失去了家庭,失去了自由,还过了被投狱四年的非人生活,仍然坚定不移,仍旧精神抖擞,是一种什么力量在支撑着她?是什么样的信仰可以让她平静的面对人性中的残酷?她到底在追寻怎样的生命意义?在人类的生存之外还有哪些更深邃的东西?我无法想象,也不得其解。

看来我得好好从新再读读那本《转法轮》。在98年我也曾看过,但只是随便翻了翻,并不在意。谁知这次我看过一遍以后,还想再接着看,逐渐地就有了新的认识,就这样越看越明朗,好象人生的真理就在这本书中;再看下去觉得自己的思想都轻松了许多,遇到什么烦心事也不象原来那么悲观了,一下子好象有谁把我原来所有沉重的东西都卸掉了;我意识到身心健康的真正涵义是什么,我感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妙,决定学下去。

我找来《法轮大法 大圆满法》,把五套功法学会,时常也去找老学员交流。不知不觉几个月过去了,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困扰在我身上的几种病都不翼而飞,真是太神奇了。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发觉家庭也起了变化,不再冷脸相向,不再吵吵闹闹,我的牌瘾也不知不觉地消失了。不仅家庭和睦,连天天见我的人都惊讶地说:怎么你越变越年轻了呢?

我终于明白了我的堂姐为什么遭受了那么大的磨难却正信依旧,那是我用尽语言、用尽想象都无法表达的荣耀。


==神传文化==

(男声)郑板桥知错就改

郑板桥早年家贫,一年除夕,他去屠户那里赊了一个猪头回来,正想下锅,屠户贪利,又欺他穷,就赶过来把猪头要了回去,高价卖给了别人。为此,郑板桥一直记恨在心。

后来,郑板桥到山东范县做官,特别规定屠户不准卖猪头,以示对屠户的惩罚。夫人闻之,感到丈夫处事不当,就想了一个办法规劝丈夫收回规定。

一天,夫人捉到一只老鼠,就用绳子绑住,吊在房间里。夜里老鼠不住地挣扎,郑板桥一宿都没有睡好觉,便埋怨夫人。夫人说,她小时候好不容易做了件新衣裳,被老鼠咬坏了,这也是对老鼠的惩罚。郑板桥听后,笑道:“兴化的老鼠咬坏你的衣裳,又不是山东的,你恨它是何道理?”夫人说:“你不是也恨范县杀猪的吗?”郑板桥恍然大悟,表示要知错就改,收回规定,并且吟诗一首:“贤内忠言实难求,板桥做事理不周。屠夫势利虽可恶,为官不应记私仇。”

古代的人读圣贤书,追求做正人君子、圣贤者,向道德高人看齐,遇到矛盾、问题会自觉地向内找,“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知错就改,谁也不会说这人不好,反而会认为有度量,道德高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