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659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4年9月17日
节目长度:6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355 KB

56,25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邪恶真的就那么猖狂吗

文/大陆大法弟子

近期,本省要开十三运,邪恶把法轮功作为重点要实施迫害。从公安内部传出消息:“十三运期间,要在本市抓捕二百名大法弟子”。听到这个消息的同修,都在加大力度发正念,认为邪恶又抬头了。

我认为,正法到了今天,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已经被消灭的几乎没有了,怎么突然会出来这么大的迫害势头呢?显然,这是假相,是另外空间残存的一点邪恶因素集中起来,不甘灭亡,叫嚣着在给自己壮胆,就是壮胆。而叫嚣的目地,无非是吓一吓那些有怕心,还没有走出来的大法弟子。是旧势力的所谓考试。

其间,还真的就有同修在“考试中”怯场了,有的说话底气都不足,眼神和表情不乐观,看见警察也东张西望的。还有的同修,见面就问:大家都好吗?潜台词是:“有无被绑架的?”这念正吗?这不是承认迫害和求迫害吗?

我身边有个同修,听到邪恶要抓人的消息,心里怕了,说:“讲真相的事先停一停吧。过一阵子再说。”结果,晚上做个梦:他从山上滑到了山底,山底下全是沙子。同修悟到:怕心的一念掉了层次,得法这么多年了,还有怕心,这说明基础打得不牢呀。

随着江鬼集团大量遭恶报的天象变化,全国上下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都在惊慌失措,是坏人怕我们,不是我们怕坏人。特别是上了恶人榜的那些坏人,精明一点的都在讨好大法弟子,都在想退路。有一次,我跟几个常人讲真相时,有一人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在过去可能吗?

有这样一件事,我觉得值得深思:本地有个同修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并绑架了。送到看守所时,同修给警察讲大法真相,警察说:“知道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们都知道。”然后就走了。按程序,接下来通常是非法审讯:“这么多资料是哪来的?”可是,警察既不审案子,也没人问话,同修被关了半个月回家了,连悔过书都没让写。向内找,同修明白了:原来自己认为正法要结束了,邪恶少了,因此发真相资料时也不理智了,一次拿一大包。是这种不理智的“大胆”行为,让邪恶钻了空子。我们不承认邪恶迫害,但这做法是否有点过?往往这些不注意的小事,最容易引起麻烦。

一点浅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并请慈悲指正。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云松的文章:杀人应偿命

──恶警打死大法弟子一定要追究

文/大陆大法弟子 云松

看了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一夜之间被恶警虐杀的报道,心情非常沉重。正法已近尾声,邪恶大势已去,但局部地区的邪恶还很疯狂,还在继续行恶,这是在对大法犯罪,这是对救度众生的干扰。人间是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场地,绝不是邪恶逞凶的屠场。对那些不可理喻、不可救要还在继续作恶的坏人恶警,决不能轻易放过,一定要追究他们的责任。

我认为,恶警打死了人,一定要向他们讨个说法,决不能轻易的妥协,任凭邪恶处理后事,随便赔几个钱了事;也不能仅仅满足于上网曝光一下邪恶就敷衍了之。如果邪恶打死了一个常人,他的亲属也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一定会为自己的亲人讨个公道,何况受害人是大法弟子,难道大法弟子就应该被打死?如果我们无可奈何的听之任之,一味的消极承受,这不是默认了邪恶的迫害吗?这不是助长了邪恶的气焰吗?人命关天,警察无缘无故打死一个善良的人,这绝不是一件小事情!如果在民主社会,政府打死了人,这个政府都可能会垮台,即使在共党社会,也不能让他随便行凶杀人。恶警行凶后为什么主动要求赔钱、和解,这不是理屈心虚吗?我们有什么可怕的,为什么不能为死者伸冤,为死者讨个公道呢?

我认为,恶警打死了人,必须要和公安和政府有关部门严正交涉,合理合法有理有据的提出我们的诉求,和平理性的抗争。第一、公布真相;第二、政府公开道歉,向无辜的死者谢罪;第三、追究恶警责任,严惩凶手,告慰死者英魂;第四是国家赔偿,赔少了还不行,多少钱都买不来人命。这几条要求不过份,在哪里都讲的通。如果邪恶不答应,那就抗争到底。

亲属、乡亲、包括同修都应该走出来,向政府有关部门申诉。公安局解决不了去市里,市里解决不了去省里,影响越大越好,影响越大越有利于曝光邪恶,越有利于问题解决。要主动向民众诉说死者的冤情,这是大范围向当地民众讲真相,争取民众的同情和支持,揭露恶警暴行、曝光邪党罪行的好机会。也可以通过网络等渠道向社会呼吁,引发社会关注,如果能引起广泛的社会关注,那意义非同小可。

还可以走司法渠道,起诉行凶的公安部门,为自己维权。这过程是个大范围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也是解体邪恶的过程——通过维权,惩罚了行凶恶警,这对于其他的警察也是一个教训和警示,这对于震慑邪恶、改善当地环境有很重要的意义;同时这过程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走出来讲真相,可以增强正念,去掉怕心等各种人心,整体配合、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上来。

个人意见,很不成熟,难免偏颇,仅供同修参考。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喜妹的文章:想办法让众生快看真相

文/山东大法弟子 喜妹

时间紧,救人急。近一个时期我见到已经明真相的人,都叫他们快转告亲朋好友。今年七月前后,末日来临的邪党到处布置便衣干扰阻止大法弟子传真相。真修,听师尊的话,智慧救人谁也挡不住。下面就说说救人中我遇到的一件事与同修们切磋。

今年六月,附近小区道路改造,来了一些外地民工。为了避开便衣警察,我就看着孩子在一个路口等有缘人,可是四、五个人都不敢要资料,说刚从外地来,不了解情况,害怕惹事。我们这里修炼人多,世人不要真相资料怎么办?这是师尊安排来得救的,我得想办法叫他们看资料明白真相。请师尊加持改变一下方式。

我就手写了一封“致工地上全体工友信”,(以前做过,效果不错)字稍大点,考虑年长的也能看的清,字迹工工整整。信的内容从中华文化讲缘份、天人合一、善恶有报,谈到中外预言当今世界正处在宇宙新旧交替的最后阶段,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教人修炼做好人,是上天给众生指的出路,是大慈悲,众生之福。中共违背《宪法》诽谤、打压、迫害,干扰阻碍众生得救罪恶滔天,善恶必报。大法弟子传真相劝三退(退党团队)是为人好,因为听信了谎言、发过誓为邪党奋斗终身的人上天就不管了,所以明白真相三退了才能保命、保平安。并要求大家把得到的真相资料带回家乡,让更多的乡亲们明白真相平安度过劫难。叮嘱他们千万别错过得救的万古机缘……

第二天上午我推着孩子就去找有缘人。真是只要我们有救人的心,师尊早安排好了。因为路不好走,我又推着孩子,有俩位正在忙着接水管的民工兄弟赶快起身为我让路。我就亲切的对他们说:兄弟,你们辛辛苦苦来为这里的居民造福,我代表这里的居民谢谢大家。这一句话拉近了说话的距离,紧接着我告诉他们我是大法弟子,有非常重要的话和大家讲,因为(有便衣)不方便就写了这封信。那人赶紧接过信装進衣兜里,还要了资料藏起来,并表示感谢,一定叫大家好好看。这前后不到三分钟的时间。

工地上很忙,老板催工紧,对大法弟子发资料劝退有阻碍,我想如果能跟老板聊聊就好了。真是心想事成,我推孩子往回走,迎面碰上了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在察看工地,我问他是这里的老板吗?他回答是。我心里想这可好了,师尊帮帮我。我问他工程是几包,他说老百姓找不着活干,二包的。我说小兄弟你不容易,你敢二包我看你还是有能力的,只是管理上得多用心,不能出意外。他可能是觉的我懂这方面的事就跟我聊起来,听我讲话。我告诉他,我曾经在这个系统工作过,最知道搞建筑的辛苦、风险,我是大法弟子,知道按真、善、忍做人是化解风险的根本。所以这些年也因为缘份的关系跟搞建筑的传了不少真相,都受益了。前年一个修路队,他们明白真相后全队都三退(退党团队),晚上集体学《九评》,后来又学《转法轮》。明白真相的人有了正念,心情好、身体好、出工效率高,工程干的好,收益好,各得其所。后来跟我熟了,见了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主动要真相资料。

小老板听的很认真。我问他看过《九评》吗?他说没有。我告诉他这本书就是站在天理上评价共产党的历史的,能纠正我们曾经听信的谎言,你从中还能学会用正理对待问题。他愉快的接受了,同意退团。我还告诉他,你要鼓励你的下属们多看法轮功传的真相,一定会对你目前的工程和未来有非常大的益处,也是行大善。他点头同意并表示诚心感谢。

过了些日子我又去那个小区,询问民工兄弟们得资料的情况。说都得了,也都三退了。我说别忘了和家乡的乡亲们说说,都说知道了。我知道是同修们做了大量的工作。

被党文化毒害了的中国人,被钱搞的浮躁不安,身心俱累,能冲破被邪党长久的毒害和阻挠静下心来听真相、看真相,没有深厚的缘份和师尊的加持那就根本不可能。作为弟子,师尊要的就是我们救人的那颗慈悲心,真正的因果都是师尊的精心安排。

这些年我能够稳健的走过来,就是时刻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脑子里总在想着怎么救人。

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为救人无私奉献的同修们!

自己层次有限,很多事没做到位,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辽宁大法弟子的文章:转变观念 按正法理修炼

文/辽宁大法弟子

我是一位农村大法弟子,于二零零七年一月份得法。前几年带修不修的,法学的很少,更没炼过几次功,零九年还几乎脱离大法,是师父以洪大的慈悲不断的点悟着我,将我从愚迷中唤醒。

下面把我近两年来修炼中一些转变观念的经历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不在法上的地方,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转变观念去怕心——不是“证据”是“法宝”

我父亲(同修)曾被绑架过,因此我怕被迫害的心很重。很早就在网上看到了语音电话这个项目,也下载了教程想自己学做。但看到安全注意事项就吓住了,改串号要带上电脑离家很远才安全,我一个农村妇女抱着孩子背着笔记本电脑出去走,看起来就不正常,没有车又走不远,再说那时能力有限,我这个小小家庭资料点就够忙的了,所以我没学。

后来语音电话在本地推广,一些同修学会拨打了,却学不会改串号,只好由我来改。对我来说,学改串号很容易,放下怕心就很难,没办法,我就硬着头皮在家里改。初期拨打时,同修们经常出错,几乎每天都有同修来我家“修”手机。而且,大多数同修手机不套安全袋,到我家就开机。更有甚者,一直打到我家。我告诉同修注意点也不听。我表面镇定的给同修调试手机、改串号,心里却越来越怕,感到压力很大。害怕时觉得从后背上来一种物质,使我心慌又压得喘不过气来。慈悲的师父通过一位亲戚的口点化我,那怕心不是我,心里轻松了些。

不久,本地又要成立资料点,协调同修把一些设备耗材都先放在我家。因为打印机怕压,我就把这些珍贵的东西都放在小屋的炕上,心想反正很快就能拿走。几天后,协调同修来了,告诉我邪党又要迫害,让把东西收拾好,还说他们把周刊都藏起来了,就留一本《转法轮》。我心想:你们都安排好了,我怎么办呢?看着炕上摆满的设备,我问同修:“东西还拿走吗?”她说先不拿走了。我知道同修的难处就没说什么。

这一天当中,我感到压力非常大,未修炼的丈夫这时又火上浇油:“看看咱们这儿谁有你东西多!电脑、打印机、资料,仓房里还有几个锅呢!(指新唐人的卫星接收器)这要是来搜查……”我说:“凭什么!”嘴上这样说,心里已经打鼓了。

我知道自己必须理顺一下了:首先这些东西肯定是没处藏的,那我该怎样面对?我问自己:为什么害怕?因为有好几台打印机。那复印社也有打印机、复印机的,只要给钱,骗人的广告他们都印,人家怎么不害怕?那我印好东西怕什么呢?不就是觉得这些东西都是证据吗?可有哪条法律规定有这些东西犯法呢?既然没有,那从人这的理来讲我都不用怕,更何况这些都是救人的法器、法宝,是金光闪闪的能够除邪灭乱的,应该使我家蓬荜生辉,再说资料点是师父重点保护的地方,有师父呢,还有什么好怕的?这样一想,心里也就踏实了。

以后,每次遇到“风吹草动”的,我都守住这一念:这些是救人的法宝,不是邪恶迫害的证据,迫害和我没关系。这样去想,心里就越来越稳了。

二、我越精進他越高兴

我和丈夫做点小买卖,每天生活的忙忙碌碌,有时同修来家里,丈夫也不愿意,嫌耽误我们干活。因经常与协调人接触,对本镇同修普遍不精進的状态很清楚,我一直为整体的状态着急,但却从未想过自己能再做些什么,只在家里做一点资料,也不想出去与同修交流,原因很简单:我修的不好嘛!而且家里的小生意离不开我,孩子太小又没人看。时间长了也就安于这种闭门不出的状态,怎么也精進不起来。

去年八月份的一天清晨,我背下了《真修》这篇经文,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我想精進的心,安排我去县城参加了一个交流会,一位外地同修重点讲了转变观念反迫害的事,我在这个纯正的场中多次忍不住落泪,当同修谈到“因为家人干扰而不能精進的同修,法正人间时你的家人将面临什么”这时我醒悟了,自己以前做证实法的事总顾虑家人的感受,丈夫就时常表现出不高兴,而我有时就随从他了,好象是为他着想,其实等于是害他没有未来啊!既然,家人和我一样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那我从今以后就转变观念,把自己的一念定在“我越精進他越高兴!”

交流会到下午三点才结束,已经没有回家的客车了,我决定打车,同修说要开车去我们镇上交流一下,我们决定吃过饭一起走,可是已经晚上六点多了,同修问在你家交流行吗?我家从没一下子去过这么多同修,但那天我什么心都放下了,脑子空空的。我平静的开着手机问丈夫:“孩子闹没?”他说:“没闹。”我说:“你把家收拾一下。”他明白是同修要来,爽快的答应了,一点没有不高兴的意思。这要是以前准会挨一顿训斥:“你不长心啊!孩子一整天没吃奶了,我一边干活一边还要看孩子,你晚上又领一帮人来,你可真行啊……”

来到我家后,丈夫象老朋友一样热情的与同修们打招呼,我给孩子吃了奶,他又主动看孩子,半夜十一点了同修们才离开,而丈夫第二天要起大早出去卖东西呢,他却一句怨言也没有,并且他误以为乘坐的面包车是我花了二百块钱租的,居然一点都不生气。

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都很忙,常常是在一边看孩子一边干家里活时,就有同修来找我,丈夫总是说:“你快去吧。”他就一个人边看孩子边干活。时常我忘了吃午饭,更顾不上给他做饭,他就自己吃点凉饭剩菜,但他总是很高兴,还问我这样忙活累不累?还说:“不累就行!”我惊讶于自己观念的转变给丈夫带来的变化竟如此巨大,真的是“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啊(《转法轮》)!

那阵子经常有句话在耳边响起:“生命应该从根本上转变成为他的了。”我明白这是师父的点化和期望,也知道要想成为新宇宙的觉者,就必须从为私为我转变成无私无我,可是要怎么转变呢,学法太少的我有些茫然。

三、根本的转变只源于那一念

去年九月下旬,邪恶绑架了多位本县同修,而且还扬言要继续绑架,据说很多同修被电话监听,一时间人心惶惶。我镇同修本来就跟不上正法進程,这下手机也不太敢用了,互相之间也不怎么联系了,由于找不到县里其他同修,讲真相项目几乎处于瘫痪,整体陷入消沉之中。

本地的两位协调人,一位忙于联系讲真相项目的用品,东奔西跑的,给我的感觉有点盲目;另一位陷入家庭魔难当中身不由己了。随后农忙到来,很多同修一头扎到活堆儿里忙着收玉米,功也不炼了,法学的很少而且流于形式。正象有同修说的:“就剩下玉米了,没有正念了。”看着同修们的状态,我既着急又无能为力,埋怨协调人没有正念,没尽到责任。每天我都在忙碌、上火、劳累、消沉中度过,怕心也时而往出返。

这种状态持续到十一月下旬,一天和身边一位同修学习师父新经文,学了四十页后,正念倍增,于是我信心满满的想:同修学了这些法一定会清除怕心,精進起来的。我就捎信给协调人同修,他俩来到我家,我们一起学习了新经文,可是这次学法同修并未入心,所以正念不足,依然消沉。协调人同修走后,我心情沉重,又开始着急上火了。

深夜十一点钟,家人都睡熟了。我双盘结印坐着,想着同修的状态,整体的松懈、消沉,不知如何是好。想到师父让我们任何时候都要向内找,于是我回顾自己为同修做了什么,为整体做了什么?从身边的同修A说起,如果当时我能放下自我,多找她交流,她会及早辞掉那份不适合修炼人干的工作,就不会浪费掉一个多月的宝贵时间,又损失了几千元钱,可是我只匆匆和她交流两次就放弃了,眼看着同修A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想到农忙时,如果我能放下自家的活与利益,抱着孩子去看看远处的同修们,也许不用我说什么,同修们看到总也不出来的我,在这么忙的情况下抱着孩子来了,自然就会有正念了,如果我不辞辛苦去做了,我们整体绝不会是现在这样……可是,习惯了“等、靠”依赖协调人的我,什么也没做,只会在家着急上火、埋怨同修。那么,我来干什么来了?!不是助师正法么,师父要我来干什么来了呢?!我一边自责着,一边泪流不止。这时突然从头顶发出一股强大的能量,能量中一个声音坚定的说:“师父!我一定跟您回家!今后,我能为整体做什么一定会尽力做到,如做不到,宁愿形神全灭!”话音刚落,我一愣,这是没有退路的誓言啊,要知道以我这么差的修炼状态,时常感觉自己修不回去了,更何谈帮整体?我想,这也许是真我的本性发出的一念,或许是我史前的誓约,师父显现给我。我流着泪在心里坚定的说:“师父!既然说了,我一定做到!”

从此以后,师父点化不断:

1、断开和旧势力的所有联系

第二天,我什么都没想的坐着,突然一个清晰的念头打進来:断开和旧势力的所有联系。于是我双盘结印坐好,从心里发出坚定的一念:旧势力你们听着!从今以后我要断开和你们的所有联系!不管我修的好与不好,你们都不配干扰,我是大法弟子,就归师父管!旧势力只有被清除的份儿!随后,感觉头脑非常的清醒,想起师父的法“一路正法劈天盖 不正而负全淘汰” (《洪吟三》〈正法〉)[2],我明白了:无论是负面思想还是负面行为,都和旧势力连带着,都是要被宇宙正法所淘汰的,以前满脑子负面思维,什么我修的不好啊、我这不行那不行啊、我这样的能修回去吗?……总把这些负面思维当成自己,分不清真我、假我,顺着它走,被它支配着,状态怎么会好呢!所以今后负面思想一出现我就要及时抓住并清除它。

2、封网不应该存在

断开和旧势力的联系,头脑非常的清晰,我坐在电脑前准备上网,心想这次能上去吗?这时一个清晰的念头打進来:封网不应该存在!我豁然间明白:网络封锁信息自由,从世间的法律,世间的正理都说不通,根本就不应该存在,更何况封我们的神网呢!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认识到这一点,那所谓的金盾工程就是个世间的假相,废铜烂铁一样的根本就不起作用。于是我插上网卡,点击自由门,一会显示出找不到服务器,我正念十足的说:“什么找不到服务器啊,谁允许呀,上!”结果“唰”的一下就上去了,我激动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从此以后,上网都一路顺畅,敏感日在我头脑中消失了。我更加明白了:过去上不去网,都是因为首先承认中共封网这个世间的假相,敏感日上不去网都习以为常了。又误认为是由于学法炼功跟不上,正念发的也不好,上网就会被干扰,再抓紧调整修炼状态去破除干扰。这等于是从根本上就承认了旧势力的逻辑:修得不好有漏就应该干扰你。这不是在旧势力安排的假理中修吗?而没有按照师父讲的正法理“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3]去修。

3、从看低自己到摆正位置

一直很羡慕身边一位同修,零九年得法,入门就连看三遍《转法轮》,很快就三件事同时做,而且注重实修,常常觉得要是把大法修炼比作上学的话,人家是从一年级开始稳步的提高升级;而我呢,一直是学法、炼功跟不上,发正念的状态时常不好,只做一点证实法的事,总觉得自己在学前班还没正式上一年级呢。

一天和这位同修在一起,听着她认真的在一些小事中查找自己的执着,心里想:什么时候我能有空象她一样连看三遍《转法轮》,然后踏踏实实的修炼,从一年级开始呢?我双盘结印坐好,忽然想到: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了,从一年级上已经来不及了。师父正法就是宇宙中的所有生命从新摆放位置,那我就把自己从新定位,不在学前班了,也不上一年级了,而是放在大学快毕业的位置。既然师父教的是修佛修道的法,那我就直接摆放到神佛的位置上吧,这时想起了师父说:“你一上来直接就在高层次上修炼。” (《转法轮》)[1]再说本来我们就是很高层次的神嘛,只是迷在人中不会当神了。

那么,神是什么状态呢?师父的法打進来“慈悲是神永恒的状态” (《洪吟三》〈为何拒绝〉)[4]、“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 (《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5]嗯,神佛只有慈悲,那慈悲又是什么感觉呢?正想着,一股强大的能量罩住全身,美好、光明而又温暖的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达,但我知道那就是慈悲。我明白自己悟对了,师父给予鼓励。当我站起身时,顿觉高大无比,双脚若不用力踩着地,就要起空的感觉,泪水夺眶而出……

从那以后,很多的执着心一下就没有了,学法也静心了,发正念手也能定住了,感觉能量场很强。特别是以前经常会为一点小事和未修炼的家人争吵,现在这些事再也动不了我的心了,头脑中经常响起一句话:“除了大法,什么我也不要;除了师父,谁我也不求;除了慈悲,什么我都没有。”我对正法修炼充满了信心,对法轮大法的洪大有了更深的认识。

在此,我想提醒同修,千万别小看自己,就我这样的修炼状态一旦摆正位置都是一个飞跃,你们比我多学一讲法都不会白学,多炼一套功都不会白炼,那是宇宙大法啊!我也曾做了一些错事,给整体造成过损失,多年的不精進使我错过了很多救人的机缘,但慈悲的师父不放弃我,呵护点化一直都在。同修啊!请走出消沉、精神起来、精進起来吧!摆正位置,我们是神!

四、从额外付出到正常花销 大法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前几年做资料,由于修炼跟不上,技术又不成熟,打印时总出差错,废了很多纸,觉得浪费了大法资源,有种犯罪感。我就花点钱买耗材,算是赎罪吧。丈夫见了也不高兴,因为我们刚买了房子手里没有多少钱。那时我的能力有限,只打印《明慧周刊》等,大量的真相资料都依靠外地资料点。本地同修主动拿钱的不多,而协调人同修要给外地资料点钱,又要给我钱,常感到经济上压力很大,我就再多花钱承担耗材的购买,尽量不让协调人操心。

我的一个小包里专装资料点的钱,花了我就再补上。丈夫明知道我不断的往里放钱,还问我:“你们的钱怎么老不见少啊?”我就说:“那当然了,我们大法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丈夫又说:“算算你在这上花了多少钱了,五、六千了吧?”我平静的说:“不知道,我没细算过,差不多吧。”他也就没再说什么。但是那几天一想到辛苦劳作的丈夫舍不得吃穿的样子,我心里就有些亏欠,后来转念又一想,为什么会有亏欠心理呢?不就是觉得过日子花钱是正常花销,而为大法花钱就是额外付出吗?而大法却是一切生命存在的根本啊,倾尽我生命的所有又能回报师父和大法多少呢?花这点钱又算什么呢?我转变了观念:用在大法上的花销不是额外付出,而是我们家最重要、最正确、最正常的花销。此后,在用钱方面丈夫再也不说什么了,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去年,相比以前,我花在正事上的时间多了,在生意上投入的精力自然就少了,而且为节省时间比往年少卖了一样货,而大女儿上中专又额外增加了两万元的花费,按照常理说去年我家应该经济紧张,但我想都不想经济上的事,就知道修大法是有福份的,也没特意的省吃俭用,结果还剩了很多钱。

再听到丈夫说什么“到淡季了,生意不好做了”,我都不动心,就守住一念——大法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前阵子借给同修及亲属近三万块钱,孩子上学又拿走一万,丈夫说:“往出借钱倒容易,咱有事用钱怎么办?”我说:“家里不还有那么多钱吗?”他说:“花完了看你怎么办?”我肯定的说:“放心吧!大法弟子的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永远也花不完。”丈夫笑了。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正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为何拒绝〉

[5]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6]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7]李洪志师父诗词:《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去台湾旅游 给导游讲真相

文/大陆大法弟子

看到《请大陆同修到海外旅游时对导游讲真相》一文,很有同感。下面我把去年去台湾旅游的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希望能对去海外旅游的同修有个借鉴。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我和我们本地一名同修去年年底去台湾旅游,记得刚下飞机,踏上没有邪党迫害的自由民主的土地,很兴奋。在台北机场,台湾导游简单自我介绍一下,我们就坐上了旅游大巴,车子刚刚开动几分钟,导游就提到了法轮功。他大致说,在这几天的行程中,你们会看到一群很热心的人,他们是谁呢?就是法轮功。法轮功在大陆是被禁止的,在台湾是合法的宗教团体,他们会向你们发一些宣传品。资料看完后就扔到垃圾箱,其它小礼物千万不要,最好呢,别理他们……

在接下来的几天行程中,每遇到景点有台湾同修派发真相资料和大法真相展板,我们这个团很少有人去看,去听。看到台湾同修在那里辛辛苦苦救人,而游客却这么冷漠麻木,我心里酸酸的,强忍着眼泪。我想这事让我看到了,就应该我去做了,我一定找机会跟导游讲真相。

那天到高雄,全团都要去登塔,就导游一人在下面。平时导游总是匆匆忙忙,我想这也是师父安排的。机会难得,我和同修商量,我俩配合和导游讲真相。同修发正念,我走过去郑重的说:“导游,我得跟你说一件重要的事,法轮功你可能不太了解。”导游说:“我也相信有神的存在。”我说:“你知道台湾法轮功学员为什么在这里讲真相吗?是因为中共靠谎言和暴力来维持政权,大陆人不了解法轮功真相,完全被谎言所蒙蔽,他们能到台湾来,是他们了解法轮功的难得的机缘。中共搞各次运动迫害中国人,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惨绝人寰。你相信有神论,善恶有报是天理,天要灭它,加入过它组织的人就要受牵连,台湾学员劝他们退出中共的组织是在救人啊,你阻止他们了解真相,你在做什么事啊!”他忙说:“我不是不让他们看,就是不让他们把资料带回大陆。是怕过海关时有麻烦。在这里看资料是没有问题的。”

下一站到阿里山,下了大巴车,在登山之前,导游简单介绍完景点情况后,高兴的说:“大家出发吧,法轮功在前面欢迎我们呢!”看得出来,他对法轮功比较敬重了。

我体会到,作为大法弟子,无论到哪里,救人是第一位的,尤其到海外旅游,总想体会自由社会的感受,放松自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造成导游被邪恶操控,影响众生得救。所以一定要提前发正念,尽早和导游讲真相。

再就是和当地景点同修形成整体,灵活智慧讲真相。例如,在真相点以游客身份向当地同修提出相关的问题,让当地同修讲解,我们表示赞同,并配合的说。还有,我们在真相点主动拿资料,并与游客分享资料的内容,鼓励他们看资料,深入了解真相。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和大家分享正念清除洗脑迫害的经历

文/大陆大法弟子

去年十一月份恶党十八大期间,市六一零(非法组织)、公安局、配合单位头子,企图举办当地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一天两辆轿车开進同修(也是同事)小区院内,从车上下来七八个人来,敲同修的家门。同修开门一看是他们,当时就把他们阻止在门外,同修也出来顺势把门关上,就和他们一起来到院内,并正念很强的和他们讲着大法的真相。

讲着讲着,突然从院内走过来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大娘(快八十岁了,不识字,现在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一直挺好)走到同修身边,问明情况就对这些人说:“你们想要干什么?”这时他们看到情况不妙,其中有人说“上车,上车”,很狼狈的逃走了。

这些人从同修那儿出来又来到我家,当时正好是发完中午十二点正念,我正在厨房做饭,忽听到客厅有人和我丈夫(常人)说话。从厨房的镜子(对着客厅)一看,是本单位的头子,还有一男一女,共三个人(事后才知道那男的是新上任的六一零头子)。当时我就警觉了,心想他们来不会干好事的,就立即发正念,解体操控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不允许他们干扰大法弟子。

发了一会儿正念,走到客厅用眼睛正视着他们,心里发着正念,没有害怕的感觉。六一零头子低着头,那个女人手里翻着一个本子,一直没说话,然后我眼睛又正视单位的头子,我看着他,这时他神情很不自在的说了一句很离谱的话,“你知道咱们单位那几个退休人员到政府那里做什么”。我说:“没听说呀”。随后又发正念,这时他们坐不住了,再没说什么起来就走,丈夫随后问一句“你们来有什么事?”单位头子嘀咕两句“没啥事,没啥事”,我又说了两句“当好人没错,当好人没错”,就这样他们连来带走没到几分钟时间就走了。

下午,邪恶又操控单位的头子对我丈夫施加压力,说中午没说成什么,我们是怕你妻子嗓门高叽叽喳喳的有话讲不清,是上面政府让“办学习班”(强制洗脑班),我们也没办法,如果不去当地办的学习班,那就强制去省办的学习班,不去不行,到那里还得交几万元钱,单位派人,家属还得陪同。他们还说什么我和同修是本地区重点监控对象等等,让我丈夫配合他们。我丈夫很害怕,对着我发脾气说“你要不去不好办,政府说的你是抗不过的。”我理直气壮的跟他说“这事你别管,我哪都不去,谁也别想动我,就是不去。”

过后怕心上来了,用人心想问题,越想越害怕,提心吊胆,胡思乱想,想着自己别被迫害,想着家人别受到伤害。第二天,关门闭户一天未出家门,加强学法、发正念,彻底清除参与组织洗脑班的这些人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让洗脑班立即解体,清除操控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与他们明白的一面沟通。在这过程中,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空间场没那么压抑了,感觉到清晰了,人心再翻出来就用大法衡量,怕心再上来就立即抓住它,不去顺着它想,用正念否定它、解体它,心想:你让我怕,我让你更怕,怕的你要死,怕得你无处可藏,立即解体。

第三天,我八点多出门办事,刚出楼道门,迎面碰上单位的头子和主任他们又来了。他们以为我丈夫说服了我,是想接我到洗脑班去的。这时我不惧邪恶,正念很强,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就对着他们严厉大声的说“你们又来干什么,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不犯法,办什么学习班(洗脑班)?难道把好人办成坏人,社会上贪污腐败、杀人、放火、吃喝嫖赌不管,专管好人,学习班(洗脑班)我是坚决不去……”边走我边说着,院内有人走过来我声音更亮,他们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

邪恶是怕曝光的。他们怕了,他们也知道做的这事情见不得人,单位的头子一边对我说一边用手忙开车门,“行了行了,别说了,你不去就算了,我回去跟上面说你不去就是了。”我也接着说了一句“告诉他们再别来干扰我。”当他们把车开出小区门外的大路上,我又举起双手想让他们停车,还想和他们论理,可是车没停一下就开走了。

在关键时刻,绝不能被邪恶压垮,正气要足,大法弟子是主角,我们说了算。其实,学好法,正念足了,人心少了,在同修的正念配合下,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解体了,邪恶的洗脑班也解体了。从那天他们走后,一直到现在我从未受到干扰。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望同修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重视他人安全问题 也是心性的体现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个人认为,重视不重视安全问题,也是修炼者不同层次心性的体现。

安全问题,站在个人修炼、正法修炼及完成大法弟子使命的角度,有着不同的内涵和体现。

个人修炼,安全问题就是个人修炼不受损失的问题,当然也反映出一个修炼者有没有怕心的问题。如果个人没有了怕心,真是没有怕的因素了。如果我们走的很正,完完全全符合修炼人的标准,我个人认为,对个人而言,安全措施真是无所谓了。

但个人如果去掉了怕心,就没有安全问题了吗?每个大法弟子是一个粒子,若干个大法弟子在一起合作就是个大粒子,不能保证别的同修没有怕心、都处处符合法的标准啊。只要还在修炼,就是有人心存在的,所以,明慧网所提出的有关安全措施,就是项目合作同修表面安全的一个保障方法。

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当然要为别的同修考虑,为大法考虑,这一点做不到,如何体现善呢?既然明慧网长期以来一直提安全的重要性,每个修炼者都应该从法理上认清这个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遵守这个约定的“制度”呢,这不是个心性问题吗?安全问题不要让别人提醒,要自己主动做好,是自己要修炼的内容。

站在正法修炼的角度上,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旧势力虎视眈眈,盯着大法弟子,趁机干它们想干的。如果我们不注意安全,如在“修口”或手机安全措施上有漏洞,是不是在表面配合邪恶的迫害?最起码是行为上不自觉的在配合迫害。(有删节)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情色欲不去 只会害了自己

文/大陆大法弟子

对每一个能跟随师尊正法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来说,都是非常的不容易。很多大法弟子在经过几年,甚至十几年、二十几年的修炼磨砺中,都能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在师尊正法即将结束的最后,不希望再看到哪个大法弟子因为情色欲不去,而害了自己,贻误修炼机缘。下面讲述发生在身边的三个血的教训,以警醒自己和其他大法弟子引以为戒,理智的走正走好自己的正法修炼路。

一、美丽的她被病业拖走了

女同修Z是一个地区的协调人,已离婚,外表美丽端庄,爱慕她的男同修也不少,女同修Z在同修间公认修的非常好。女同修Z喜欢一个比她小将近十岁的单身男同修W,和此男同修曾在一个资料点配合,在男女关系上犯错,后她被绑架至看守所,她真心求师尊,真心向师尊认错,并发下重誓:再在男女关系上犯错,请求形神全灭。师尊救她出了牢笼,回来后和那个比她小十岁的男同修W在情色欲上仍无法割舍,两人就结婚了,不到两年,女同修Z总是腹痛难忍,结果去医院一检查是癌症。同修多方交流、发正念帮助都作用不大,临死都没放下男同修W。在她死之前,她看到了师尊,师尊表情非常严肃的对她说:你让我给你往哪摆?

二、执著色欲 夫妻俩被双双判重刑

女同修G已离婚,后和另一已离婚的男同修F登记后住在一起,他们经常打嘴仗,甚至对骂。双方都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在夫妻生活上仍毫不节制,法也学,入心的时候少,做证实法和营救同修的事都非常热心,也确实做了很多了不起的证实法的事。身边同修也提醒过他们,但都没从本质上改变。

在一次发资料过程中两人差点被绑架,在师尊的保护下走脱,当时已被网上通缉,六个月的时间,两个人仍是原来那个修炼状态,在色欲问题上仍是拖泥带水,没有任何改观,结果六个月后被邪恶在家中找到,被绑架后双双判重刑。

三、已婚的同修间要控制情的泛滥

已婚的男同修J非常了不起,做了很多协调营救同修和证实法的事,在同修中也颇受推崇。今年刚和一位已婚的女同修H在一起配合做营救同修和证实法的事,时间长了你来我往,互相之间产生了好感,说话互相斗嘴,女同修没事也经常打电话跟男同修J倾诉一下最近的事。加上男同修J的妻子同修有时无理取闹,加重了J和H之间的紧密关系。同修中众说纷纭,两人分开一段时间,各忙各的,后来在一次集体学法中又相遇了,男同修J一直发短信请求女同修H还和他合作营救同修的项目。没过几天,他们两人因为手机被监控定位,一起被绑架,男同修J遭到警察的酷刑折磨,后两人均被非法批捕。

各位同修,本次節目的最後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修炼交流摘录】

◇写作水平的倒退是心性在往下掉。我向内找,原因在哪呢?真的不象前一段时间勤于动笔了。为什么?写东西苦哇!不象打印资料时什么都不想,脑子可清净了。写东西费时啊,用了一定时间写出来,媒体不一定用,岂不浪费时间呀!印真相币,印一沓用一沓……而且,只要一進入写作状态,彻夜通宵是常事,修炼的规律很快被打乱。我才意识到,这都是人心哪!怕吃苦,怕影响了自己。图省事,要清净,短浅、狭隘……里面藏了这么多东西呀,都是私,女儿没说出来我还没去找自己呢!

回想一下,过去写东西的时候没这么多想法。记得大陆第一次心得交流时我投了稿,几天后,天目看到师父在读这些稿件。看到我的稿子时,先是笑着点点头。我挺高兴。师父看到后面时,叹了口气,摇摇头,把稿子放到不能发表那一摞里了。我心一下沉下了,很泄气。但那一瞬间,我修炼的问题,清清楚楚的看明白了。在羞愧得无地自容的同时,感激师父,痛哭流涕。而且高兴、泄气不都是人心嘛,师父在利用一切机会让弟子提升啊!同时师父的这句法一个字一个字的呈现在眼前:“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精進要旨》〈挖根〉)那是第一次大陆法会,从此以后,我每次都参加,不在意发不发表,在意不能失去师父给每一位大法弟子修炼提高、维护大法修炼形式的机会。

今年是第十一届法会,我心里都非常明白,正法的形势推進到了对邪恶清算的这一步,还能有在邪恶迫害的环境下大陆大法弟子开这样形式法会的机会吗?不能留下遗憾,那是再也找不回来的。我真的想写好。仅从写交流修炼体会来讲,就是修炼哪!不落窠臼,跳出思维框框,还有多次写体会形成的经验,这不也是在修嘛!家庭中的矛盾风波、孩子的教育引导、对老人、对丈夫、搬家等等,太多了;在单位,有过交往或矛盾的人和事,太多了,怎么提高心性、兑现承诺的。在社会环境中,包括迫害中,遇到的各种参与迫害者、过程、经历,讲真相的各种形式,太多了;和同修的配合中,多少人心暴露出来,一样的尖锐,怎么走过来的,太多了。哪里不都是正法修炼纯净自己的环境啊!而哪件事情中,师父不都是直指人心呢!谁不都是从常人中一步步拔出来的呀!

    ——《写交流稿是修炼的一部份》

◇看了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五日《救度农村众生的过程中普遍存在的问题》这篇文章很有同感。近三年来,我常到周边的工地去给外地农民工发真相资料。一开始发到他们手里后我常问:以前看没看过法轮功真相?知道不知道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多数回答:“没有”、“不知道”。我听了觉得很奇怪,也不太相信他们的话。心想:现在的人就是爱说谎,肯定是这人不诚实。后来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常有人问:要钱吗?多少钱?是卖保险的吗?还有光盘哪?小册子还不一样?这时我才明白:也许他们真的是没有接触过大法真相。

当然,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有好转。但还有相当一部份人的思想仍停留在1999年、2000年。他们甚至不知道大法已洪传世界。我很愿意给这些外地民工发资料。他们拿到资料后眼睛常常会一亮,流露出兴奋、激动。

所以我希望在城里的同修如果不能到边远农村发资料,那也可以到建筑工地多发些资料。针对城市能上网的可以多发一些翻墙软件。因为翻墙软件制作上比较省时。可以把省下的时间和资金多做一些小册子发给农民工。注意一次别贪多,尽快发完,尽快离开。

 ——《读《救度农村众生的过程中普遍存在的问题》有感》

◇二零零九年初冬,也就是我们正规开店两个来月吧,有个地痞上门敲诈,扬言不按他的要求做,就要把店砸了。开始的时候,我们想碰这样的事就得报警了,有困难找警察,到处不是这样宣传的吗?谁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丈夫去派出所报警没回来,那地痞倒先得信息了,闹的更凶了,说派出所长是他舅舅,他怕谁呀,他就是靠砸店吃饭的。而丈夫回来都气哭了,原来派出所门都不让他進,把他放外边靠着。我一看这不是警匪一家吗?不摊上事不知道。我心一横,我是修正法的,有师父保护,还怕你邪恶不成?这样一想,瞬间觉着自己无比高大,看那个恶人跟小丑似的,太可怜了,不知道做坏事要遭恶报的。晚上,那个恶人打来了电话,电话那边吆五喝六的很多人在喝酒,那人说:怎么样了,要不要我们都去啊?我爽朗的大笑起来,说你们来吧,都过来。突然,电话那边好静啊,一点声音都没有了,也许是恶人们被震住了吧。过了一会,那人蔫蔫的说,这么晚了,不去了吧。第二天上午,那人来了,明显不那么凶恶了。他说,大姐,昨晚你的笑声好豪爽啊,我们都佩服你,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当然不会交这样的朋友,以后他再也没找过事。如果不是大法赋予我的智慧和胆量,被他敲诈成功,那往后麻烦就更大了,他会继续行恶的。其实平时我是个老实,不爱说话的人,是关键时候大法开启智慧,震慑了恶人。(有删减)

    ——《大法赐福 生意越做越大》

◇但自己感到苦恼的就是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人做不好,自己周围的家人、亲戚、朋友都未劝退完,处于无奈何状态。后来我又学习了师尊《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后,才知道这几年自己不是用慈悲与善心去“三退”救人,而是抱着改变他人观念的心态去救人,不好的因素解体不了,收效甚微。师父说:“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要使人发生变化、要能救了这个人,你就不能触动人的负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决问题,才能把那个人救了。”“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在讲真相、劝“三退”救人中,我一直是抱着如何改变别人的思维去讲,执着于自己的所讲、所思,从心里没有体谅别人的心态及接受程度,很少注重被救度者的执着,就不会顺着对方的执着去讲,这对对方也是不善的,对方就不接受。这就撞到了对方思想中负的一面、恶的一面,出现争执、相互争论,有时也会出现言语过激的现象。……自己这几年用改变别人态度、把他从中共邪恶的深渊中拉出来,与用善心和慈悲救人的要求相比,真是天地之差。其实质就是执着于自己的认识、想法和做法,执着于自我,把自己的观念认识加给别人来改变别人,使自己修成那一面的善与慈悲发挥不了作用,解体不了对方不好的因素,救人效果就不理想。(有删减)

——《改变自己的观念 用善心讲真相》

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