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662期)内容选编(1/2)

发表日期: 2014年10月24日
节目长度:6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357 KB

56,25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第662期空中明慧周刊广播稿

女: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662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1999年邪恶开始镇压法轮功后不久,由中国大陆大法弟子自发创办的修炼者周刊,主要面向一些无法经常上网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内容包括海内外法轮功新闻、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和观点等。

男: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受迫害的案例
海外学员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报道摘要
大陆综合消息
【时事评论】沈阳三法官遭恶报 脑病暴毙
在新闻之后,是《修炼园地》栏目
女:现在是新闻汇编节目时间,我们将向您播报9月12日—18日发生在世界各地与正法有关的事件,首先请听重要时事。

男:为期四天的第十四届中东器官移植大会九月十日上午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市WOW大酒店的会展中心开幕,加拿大国际著名人权大律师麦塔斯在会上作了发言,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在与会者中引起了很大反响。许多人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暴行表示了愤怒和谴责。

女:山东省蒙阴县法轮功学员伊淑玲,今年七月十八日在向人传播真相时,被常路镇“610”与常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下午被劫持到临沂市看守所,遭关禁闭、注射不明药物迫害。伊淑玲,四十五岁左右,蒙阴县实验中学优秀教师,曾经多次被中共当局绑架囚禁在看守所、洗脑班摧残,遭到两次非法劳教,甚至被关到精神病院折磨,历经九死一生,最后导致她失去工作,十多万元工资被扣,家庭离散,居无定所。

男:内蒙古通辽市法轮功学员王颖女士,今年七月二十六日在拜访法轮功学员周金鹏时,被闯入的通辽市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王波等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日前已遭当地警察批捕。王颖自绑架后一直绝食反迫害。三十三岁的王颖,原是通辽实验小学教师,多次被非法抄家,七次被绑架、关押,曾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通辽市洗脑班迫害,非法关押期间,她遭受过种种的酷刑折磨。

女:山东莱阳市法轮功学员张胜齐,今年五月十三日被劫持到济南监狱,他拒绝所谓“转化”、不穿囚服,至今仍被关在地下禁闭室里,遭毒打、灌辣椒水等酷刑折磨。监狱派三个犯人做主要打手,每天毒打张胜齐。张胜齐受酷刑的详情,狱中其他人很难知道,但是每天半夜一、两点钟,在押人员都能听到张胜齐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男:大庆油田总医院法轮功学员王建辉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今年夏秋之季被强行拖入小号,手、脚被铐在光木板床上,非常痛苦,同时还要忍受挨饿的痛苦。八月末亲人看到她时,已被折磨的脱了相,几乎不敢相认。

女:辽宁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许蕙娣女士,今年五月二十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六月二十三日被迫害致死。二十三日早上,警察给家属打电话说有生命危险,在242医院。当家属赶到医院时,人已经去世了。看守所的人把着门,不让家属进去,说等领导来了,法医拍完照再进去。家属进去后,还不让给穿衣服,安排其他人给穿的衣服。看守所声称是“心梗去世”。

男:请听海外学员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报道摘要

女:九月六日和七日中秋节前夕,马来西亚法轮功学员在彭亨州劳勿、文冬和加叻(音:le3)这三个市镇一连举办了三场游行,与民欢庆中秋佳节。阵容壮观的法轮功游行队伍全以传统服饰亮相,将逐渐被现代人所遗忘的传统文化再现大街上,让民众喜出望外,特别而又充满意义的游行迎来民众的好评连连和支持。加叻游行结束后,志愿警卫队与天国乐团成员拍照留念。马来居民阿米尔(Amil)表示,在看到游行队伍现场的欢乐气氛,心里都感受到很开心。五十五岁的印裔民众苏巴马廉(Subramaniam)表示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游行,感受到这游行给民众带来了一个美好意义。

男:九月十三日,在加拿大伦敦市举行加拿大勇士节(Warrior Day)庆祝活动。多伦多法轮大法天国乐团应邀参加了这次军乐队表演。在表演现场,每支乐队单独表演,法轮大法天国乐团演奏二十分钟,成为勇士节庆祝活动的一个亮点。

女:位于新西兰北岛的哈斯丁市(Hasting)是一个美丽安宁的小城市,每年举行丰收节的庆祝活动。九月十三日,由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应邀参加了丰收节的游行,为这个城市带来了法轮大法的福音。许多观众都主动索要法轮大法的介绍传单并认真地阅读。一位毛利女孩看到乐团非常激动,她一直追随在天国乐团的游行队伍之后,并不断地拍照,最后她还与一名乐团成员合影留念。

男:现在请听来自中国大陆的消息

女:今年一至七月,四川、湖南、甘肃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况

据不完全统计,从一月至七月份,四川“610”及公检法系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情况如下:181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28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庭审,17人被诬判坐牢;30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抄家和骚扰。

今年一月至七月,甘肃省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86人以上;被无理抄家和骚扰的20人以上;被非法庭审和判刑的有9人。

今年一月至八月,湖南省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55人被绑架;被非法庭审、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共13人;被非法抄家、抢劫家中财物的法轮功学员至少18人;被非法关押、拘留的法轮功学员共11人;被骚扰、跟踪、窃听、监视的法轮功学员至少30多人。

男:律师无罪辩护 涿州法官理屈无回应

河北涿州被非法关押的六位法轮功学员董汉杰、高春莲、王云、张海洋、葛志军、董俊红于今年七月三十一日在涿州市法院开庭。

当公诉人罗列完董汉杰所谓的“犯罪证据”后,辩护律师张传力问公诉人:哪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是×教?到底破坏国家哪条法律的实施?公诉人不敢抬头,哑口无言。律师辩护说信仰是每个公民与生俱来的正当合法权利。法律明确规定信仰自由,在公民正当使用权利的情况下,执法机关却强加罪名,这到底是谁在破坏国家法律的实施?法庭鸦雀无声,法官与公诉人无一人回应。

张俊杰律师直面公诉人质证时,公诉人紧张得不停咬嘴唇,头埋的很低,什么也说不出来。法官趁机中断,兰志学律师这时提出,根据他查阅的卷宗,公诉人属于助理检察官,助理检察官不能独立担任公诉人。

法官再次打断律师的质问,要求律师出示证明当事人无罪的证据。张传力律师拿出前不久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七个邪教组织的文件,说,这是国家规定的邪教,里面没有法轮功。兰志学律师手里拿着卷宗,说,这就是很好的证据,里面清楚的描述抓捕经过,没有一条能证明当事人有违法行为,反而证明了公安机关无证抓捕,无证抄家,伪造事实,强加罪名。犯罪的应该是国家执法机关。

话音未落,旁听席响起热烈的掌声。法警立即围向旁听的家属,强令停止。

四位律师,每位律师利用法律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强有力的无罪辩护。最后,律师正告法官,根据新出台的规定,法官对审理的案件终身负责,希望法官凭良心公正执法,不要给自己留下罪证!法官宣布休庭,草草收场。

女:请上传三退名单的同修注意

我地区同修最近上传了一份322人的三退名单,当时将查询密码保存下来。后来,为了确保准确,又用查询码进行查询,发现该三退名单存在问题。原文如下:

查询结果:您的声明已经过编辑处理,请看下面的编辑答复:

“您好,此声明人数写的是322人,但名单只有1人,如果人数属实,请提供名单,并请回复说明要退出哪个具体的中共组织,说明时请附上此声明的查询密码,以便查找与更正。其它注意事项,请参考本网站的“退党团队网站公告栏”。谢谢!”

我地负责同修立即弥补了该错误。因此,提醒一下负责上传三退名单的同修,在发表声明后,最好能将查询码保存,并随后查询,确认无误才可以。

因为三退界面没有要求留联系信箱,因此有什么问题只有通过查询码进入才可以看到与三退名单有关的问题。

男:请同修正念抵制邪党人员无理抽血

据明慧网报道,自今年年初以来,中国大陆多个地区,尤其辽宁和贵州等地出现了派出所警察强行要大法弟子抽血化验(或唾液化验)、采集指纹等恶劣行径,有的找不到大法弟子本人甚至强迫其子女配合抽血。警察说是“上头”让做的,要验DNA。

今年7月份的时候,大陆殃视节目中提到在進行破案侦查时,通过DNA定位可以找到要找的人,那么邪恶强迫大法弟子抽血是不是也是为了这个?还是其它目的?但不管这种自上而下的卑劣行径是出于什么目的,有一点是明确的,就是完完全全是邪恶的。

从明慧的报道上看,不少同修配合了,使邪恶的伎俩一再得逞,使整体的环境恶化。同修啊,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的经文中不是早就告诉我们了吗?“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在关键时候咋就忘了呢?我们可以把这个事变成好事——查找自己的不足、救度众生。

让我们铭记师父的教诲“大家继续努力吧!人类的历史不是为了当人为最终目地的,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精進要旨三》〈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

女:本周三百一十六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男:本周一百七十九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男:到本周,退出中共党、团、队总人数为: 177,719,612人。

男:小故事-警察:“听说法轮功很神奇,真的吗?”

有一天,我娘家兄弟打电话给我,叫我回一趟娘家。当天中午,我从Y城乘火车回到娘家L城,一路平安无事。

等我办完事,当天晚上六点钟左右准备从L城买车票回Y城时,遇到了麻烦。现在买火车票是实名制,需要用身份证。我递给售票员身份证后,他们却说我身份证有问题,把我“请”到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来了几个铁路警察,说我的身份证的信息里有“涉毒”标识,要检查我的行李。“涉毒?我什么时候跟毒品有关了?”他们不理我的抗辩,继续如狼似虎的翻看我的行李。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我的兄弟打来的。一个警察过来,要抢我的手机。“别过来!再过来我跟你拼命!”我大声的喝住他。我一边护着手机,一边简单的跟我兄弟说了一下情况。

这时,他们从我的包包里翻出了十几个护身符。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

“这是什么?”一个人问我。

“护身符。”

“有什么用?”

“啊,你是炼法轮功的。”

“听说法轮功很神奇,真的吗?”

当他们确定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而不是一名涉毒人员时,气氛一下子从紧张变得缓和了。

我明白了:我在当地曾上过“610”的黑名单。现在全世界都在声援法轮功的反迫害,国内越来越多的民众知道了真相。当地的610不敢再明目张胆的迫害了,他们就偷偷的搞这一套,在我的身份证上做手脚:他们不敢在我的身份证里写明是炼法轮功,于是就诬陷我“涉毒”,等于秘密跟踪一样。但下面的人不知道,所以才会出现这一幕。中共邪党真阴险啊!

无意中,我抬头看,满天的神佛出现在天花板上,就像神韵晚会出现在天幕上的那种情境。

我的内心平静了下来,充满了慈悲和祥和。于是我耐心的回答了这几个警察的问题,并劝他们:“你们不要跟着江泽民做坏事、迫害法轮功,那是要遭恶报的。你们看,薄熙来和周永康跟着江泽民做坏事、迫害法轮功,他们的官够大了吧,现在还不是一个个坐牢了吗?这不是遭恶报了吗?”

我说:“你们看,我炼功十几年了,从来没生过病、没吃过药,你们相信吗?”

我又说:“我的脖子后面,原来有一个馒头一样大小的大包,我炼功后就消失不见了。”

有一个警察很好奇,站起来在我的脖子背上摸了摸,发现现在是平的。

他们通知了我单位的领导和当地的“610”,又通知了铁路派出所的上级,询问了我的一些事情以后,就让我单位的领导把我接回了家。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兄弟及时的通知我家属,及时营救。在师尊法身和满天神佛的护送下,七个小时后,我安全的回到了家。

女:人心与因果--大火随人心而灭而燃

两年前,我镇的一座大山四面烧的光秃秃的,这个过程始终在我的记忆里不灭。

那年的三月三日,镇政府接到上级电话:北山着火。镇政府领导马上组织本机关人员,各村劳力近千人迅速到北山扑火,一天下来没有效果,第二天、第三天又连续换人马再上去扑火。我未修炼法轮功的丈夫是扑火的一个主要领导,已上去三天,我打电话问他火情,他哑着嗓子说:“火乘风势越着越凶,灭火人员也都精疲力竭,仅剩三分之一的森林面积,我看很难保住,县、镇领导都已失去扑灭这场大火的信心。”

我接过话茬说:“你若有诚意,现在我给师父上炷香,帮你求求我师父,一定会出现奇迹的!并且你也得在心里诚心求师父。”他说:“行。”放下手机,我一看时间是上午将近十一点钟,就给师父上香求师父帮助。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忽听大门“扑通、扑通”响,出去一看,只刮风没下雨。又回去接着发正念一段时间,结束后,出去看院子还是满地树叶,不见雨滴。

五点多突然电话响了,我赶快去接听,丈夫问我:“家里下雨了吗?”我家离失火的地方大约五十里,我说:“只刮风不下雨。”他惊讶的说:“哎呀!这里下了一阵大雨把火扑灭了,这真是神雨,只下在着火的地方!”我听后高兴的对丈夫说:“这就是我师父帮你了,那你回来可要给师父磕一百个头,谢谢师父啊!”他说:“那肯定了。”

当天回家后,丈夫高兴的给师父上了香,磕了头,并说:“我不但按照你说的心里求师父,还从山下上到山上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出现了大法师父帮助我们灭火。真是太感谢师父了!”连镇长都说:“某某,你咋不早点上来呢?早点上山来或许大火早就灭了。”丈夫笑而不答,没有在镇长面前证实大法。

我要他给我详细的说一下这次失火的原因,扑火经过,镇政府、每村都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等,写一篇证实法的文章。他就是不出声,他心里知道我要干什么。因为在江氏集团残酷迫害大法期间,他为我在精神上承担了领导的责骂、小看。如:我上北京去证实大法,邪党书记说他:“你连你家属都管不住!……”还有社会上的冷嘲热讽。他思想上还有顾虑。

当时我就警告他说,得到大法好处不能证实法,在人中也是最没良心的人,在神眼里也是最坏的人,神会帮助灭火也会再让它燃火,让大火重烧!他听在心里还是没出声。

结果,第二天上面马上又组织人上山灭火。

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有的说,还没歇过来,又要上山灭火;有的说是谁放的火,真要把我们害苦了;也有的老人懂得善恶有报的天理说,肯定是政府官员做了不好的事了,是神在惩罚他们而殃及百姓呢?只有丈夫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可他既不敢给人们说原因,又不好再让我求师父帮助。又经过了三天的苦战,无论怎样大火也扑不灭,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让大火吞没了整个一个山的森林资源。

今天旧事重提,丈夫说那你就把前年北山灭火又燃火的事写出来吧。

写出这篇文章以警示世人。丈夫看了这篇文章后感慨的说,一个星期的灭火中,耗掉了大量的财力、人力等,每个参加扑火的人每人每天一百元工钱,还有吃的、喝的、住的费用、灭火用的工具,大约花去近五万多元也没有灭了那火,一座几百顷的山林资源就这样烧个精光,损失惨重!

可见这火是灭是着,就看人心!

男:【时事评论】沈阳三法官遭恶报 脑病暴毙

“遭报应,邹东辉、鄂安福算个啥,要说我嘛,还差不多!”当柳晔(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副院长)口出这些狂言的时候,也许不会想到“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的天理。

今年七月十日,柳晔与同事外出办案,走着走着,突然就不行了,脑出血死亡,年五十六岁。柳晔是该法院第三个因脑部疾病死亡的法官,他生前多次参与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和判刑。

张文,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副院长,二零零九年二月中旬,突发脑部怪病,在去北京医治途中死亡。此前,他刚刚参与对四名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非法判重刑(王素梅十年,奚常海十一年,孙玉书八年,霍德福六年)。

鄂安福,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法官,四十五岁,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脑出血,历经近两个月的抢救后,死亡。鄂安福在二零零一年非法秘密冤判了五名法轮功学员三年至八年重刑,其中女教师王敏是他的昔日同事,竟被他送进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据悉,鄂安福在临终前,也许是对报应的恐惧,也许是内心深处在懊悔,不断叮嘱家属“快去找炼法轮功的!快去找炼法轮功的!”并向法轮功学员忏悔自己的罪行。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十五年中,中共法院一些法官枉法冤判法轮功学员,其遭恶报惨死的例子也为数不少;随着中共迫害的日见失败,更多的恶报还会曝光出来。以下仅举几例:

河南鲁山县法院警车翻车 三庭长惨死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河南省鲁山县法院警车在郑尧高速公路上发生严重车祸,车上十人三死七伤,最后一排座位上的杨东升等三名庭长身亡。

左图为鲁山县法院的金杯警车四轮朝天,翻倒在高速公路护栏一侧

当时,杨东升任鲁山县法院刑事庭副庭长。鲁山县法院至少对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杨东升一人就非法重判了二人。法轮功学员把劝善信送至杨东升家门口,也有打电话给他讲真相(当时法院接到真相电话的不止一人),可惜的是,这些法官们拒不听劝,态度强硬,声言:“不管什么信仰不信仰,法律不法律,要跟党保持一致,对法轮功决不手软。”杨东升还扬言:“只有没用的人才信善恶有报,想说服我,没门,让河(乡)那个老头,我兑(判)他十年,谁能把我怎么样!有共产党给我撑腰,谁也没门。”

可是,车祸发生了。车上共有十人,其中八人是鲁山县法院的法官。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朱新政、让河法庭庭长陈东洋和昭平台副庭长杨东升(原鲁山县法院刑事庭副庭长)当场死亡,其他七人均不同程度受伤。

后轮爆胎后,失去方向的警车撞上了护栏,车内坐在最后一排的上述三人被甩出窗外,摔到高速公路护栏另一侧逆行道路面上。这时,恰遇驶往郑州方向的两辆车,来不及刹车,撞了过来,其中一辆车撞到一个人,另外一辆车撞到两个人,导致这三人当场死亡。三人被撞出很远,身上多处骨折,断骨外露,惨不忍睹……

第一个枉判法轮功学员的法官陈援朝死于肺癌

陈援朝,全国第一个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法官(海南海口市),他因此被记所谓的“二等功”。陈援朝明知法轮功学员无罪,却强行定罪。两年后,陈援朝身患肺癌,二零零三年九月在万箭穿心般的煎熬中死去,时年五十一岁。

判重刑害好人 黑龙江哈尔滨副庭长双癌暴亡

原全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重刑(十二年、十五年),于二零零二年九月死于癌症。据说他得病很突然:二零零二年六月,午休打扑克时,突然感到肚子疼,医院检查说是肝癌,后又转为骨癌,四十多岁的他遭了三个月的罪之后死亡。

武汉法官制造“洪山模式”冤案突然倒地身亡

李要兵,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刑事审判庭正科级审判员。二零零九年四月参与非法审理与法轮功学员相关的案件,此迫害案被中共当局树为“洪山模式”,在武汉市法院系统内“推广”。两个月后,李要兵突然倒地身亡,年四十九岁。

声言“跟党奋斗到底”庭长被鱼“钓”入河底

汪竞业,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于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一日到怀化鸭嘴岩乡小河钓鱼,鱼竿被鱼扯住,汪去捞扯鱼竿,反被鱼“钓”到河里溺亡,年约四十八岁。

此前,汪竞业冤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至少十七人。其中,年轻有为的法轮功学员潘建军被判七年冤狱,于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三日在株洲市攸县网岭监狱被酷刑迫害致死。二零一三年四月,汪竞业非法审判陈开玉(诬判十一年),法轮功学员劝汪不要追随中共作恶,他不听;送他真相资料,他不要,并坚决地说:“我要跟共产党奋斗到底。”三个月后,汪竞业钓鱼时被鱼“钓”入河底,溺亡。

“检察院死一个,法院就死一个”

二零零九年九月,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两名检察官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得了白血病,此事在明慧网上曝光之后,当地一名了解实情的检察官说:“哪只两名,已经有好几个了。不止是白血病,肝癌最多。检察院死一个,法院就死一个;法院死一个,检察院就死一个,而且很准。”

修炼园地

各位听众,您现在收听的是《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1999年邪恶镇压开始不久时由大陆大法弟子自发创立的修炼者周刊,主要面向一些无法经常上网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主要包括海内外法轮功新闻、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和观点文章。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我终于明白了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对打官司的认识和理解
当同修误解我的时候
执着情 很危害
一正压百邪 正念真的好使
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
老年同修不能放松修炼
使用手机的一些经验
使用真相币法理要清、正念要足
【修炼交流摘录】
首先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我终于明白了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自从1997年得法至今十六年有余,我走了一条崎岖的修炼之路,其路上蜿蜒曲折,险象环生。“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个法理历经几次魔难,在与邪恶的较量中渐渐明白,明白了做一个符合正法要求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连旧势力存在的本身都不承认的,不承认魔难的存在。我将这个渐悟过程整理出来,与同修分享 。

一、承认迫害的存在,遭到第一次残酷迫害

由于迫害初期受干扰较大,学法不够,对法的理解与正法对我的要求差距很大,导致被非法重判七年。那时认为我之所以遇到这么大的难,是因为我生生世世业债太大,必须要这么大的难,而我自己也没做好,所以在监牢中,悔恨不已,艰难的一天一天数着指头过日子,在无望的痛苦中度日如年。幸亏在险恶的环境中经师尊一再点化明白过来,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是有希望的,这时才跌跌撞撞的从新跟上正法進程。这是死而复生的过程,从新起步中的每一步都让人刻骨铭心。

随着正法形势越往前推進,邪恶集中到了监狱,监狱成立了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暴力洗脑班。邪恶肆无忌惮的折磨法轮功弟子,象师尊讲的“目前只有少数邪恶的烂鬼被旧势力集中在劳教所、监狱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内,因此,使邪恶的迫害还在局部地方严重存在。” (《精進要旨三》〈彻底解体邪恶〉)

这时的我,逐渐觉醒,我开始回忆头脑中还留有的可以背的经文,本体在一天天改变,曾经有过的幸福感又从新包容了我,我全然不顾邪恶是如何恶毒、凶狠,也不管我马上可以减刑回家的现实,义无反顾的宣布我以前所说所写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这好象在监狱投了一个炸雷,让所有人惊讶不已。

随之而来的狂风暴雨式的对我的迫害接踵而至,长时间不睡觉罚站、罚蹲、戴背铐、人格的侮辱……让我神志迷糊,分不清白天晚上,有时竟不知身在何处,只在心中存一念:大法是正法,我能成为大法弟子是我无比的荣耀。

由于法理不清,对于强加在我身上的迫害一味的承受,喊我站就站,喊我蹲就蹲,忘记了师尊说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 (《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更甚的是坏人几天几晚对我拳打脚踢施暴,我全部承受,不哼一声,警官来问我时(拳打脚踢的事一直存在,警官都视而不见,不知这一次为何过问),我居然要求不要处理她们,不要影响她们减刑。这不是“真、善、忍”法理中的善,这只会助长邪气。我们不是在被迫害中如何做好,而是根本上否定这场迫害,邪恶不会因为大法弟子的善良而减少迫害,反而会利用我们的善,让我们承受着不该承受的一切。它们本来就是来毁人的,我开始意识到,它们不是来考验我而是借考验之名毁掉我。因为它们一定要我们承受到承受不了了背叛大法,然后对大法犯罪,它们才罢休。我这么听邪恶的话,是在配合邪恶折磨自己。于是,我不配合了,要给我戴背铐我拒不戴,每次都是上十个犯人把我按倒在地,给我强行戴上;要我蹲,我拒不蹲,强行要我蹲,我就坐地上。

可是由于长期被干扰,长时间没学法,没有证实好法,抱着遗憾回家了。

二、在被迫害中做好,不是否定迫害,造成第二次被迫害

回家后,遇到的干扰和压力也是空前的,由于法理上的认识有偏差,还停留在我有这么大的难,是因为修炼就是要遇到魔难的,这么大的法就有这么大的难。就是要接受考验的,心性的提高上还没有达到标准。一年后,我又一次被迫害,这一次是劳教,由于在监狱对迫害有了一些认识,对于遇到的麻烦正念足了一些,所以警官找我谈话时,我说:我不是来劳教的,我是来证实大法的。念正了,智慧源源不断的出来,我和其他同修一起,让劳教所环境改变很大。

刚進劳教所时,劳教所非常邪恶,由于我的不配合,成了劳教犯人的“众矢之地”,他们说我是最坏,最假。警官来跟我说:你们做好人,连自己房间里的人都不说你好。我说:什么是好人?符合她们观念的人是好人吗?好人是能抑恶扬善的,是能为真理献身的人,不是好好先生。

正当我不知在劳教所如何做时,我梦见好几回五彩的笔,于是我就用笔做证实法的工具,我要求每星期写家信,每星期给家人介绍传统文化,顺便介绍我的生活和思想,以及如何做人的道理。在看我的家信中,警官和劳教人员逐渐改变了对我的看法,都愿意和我交流,甚至认为我有多高的文化,多了不起。他们都说我写的好,我说:我写的都是法轮功的东西,你们说我写的好,不是说法轮功好吗?他们无话可说。

我在劳教所只做三件事:背法、发正念、向内找。开始不是堂堂正正炼功,后来渐渐堂堂正正的打坐。每天将我能背的经文早晚各背一遍,背完之后发正念,环境在发正念中一天天改变。我常常一动不动的长时间立掌发正念,感到自己身体无比高大,一下就能定住。除了发正念就找自己的不足,因为我们是正法修炼,正法中每一层次都必须达到标准,你才能上去,才能正好法,别人对我说的话,我都要反过来对照自己。

有一次警官在我面前说法轮功是某教,我大声的纠正她,警官看着我,认认真真对我说:我看你什么心都没有了,就是有求名的心。这句话对我震动很大。原来我认为自己与人无争,与世无求,没有什么求名之心,仔细查找自己的内心,发现我隐藏着很强的求名之心。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希望有好的声望,喜欢听好听的话……这个心在左右着我的情绪还不自知,包括原来的牢狱之灾与这个执着也有很大的关系。我分清这个执着不是我,是我空间场中形成的肮脏的物质,我把它抓住,解体掉,清除了这个物质,感到身体很舒畅。

刚到劳教所,包夹(监视我的吸毒人员)不准我闭眼,不准我发呆,我都照做了,但心里很别扭,我为什么要听她们的呢?我发现是我有怕心,我怕她们对我会怎么样,是我身体上有怕的物质,彻底除掉它,就算她们对我怎么样也没关系,“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 (《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我开始不配合,因为环境是一步步改变的,与她们较量了几个来回后,我的环境变得很宽松,也没人对我怎么样,因为我用慈悲善待所有的人,除了极个别的之外,绝大多数对我的评价都很高,一切都是心之促成。“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据和我同时被关押的同修说,我出来后不久,那个关押大法弟子的中队的劳教人员全都做了三退,后進去的同修说那里的劳教人员还问起我的情况,说我是如何的好。

由于正念正行,劳教所提前几个月让我回家。这些做法其实是在否定迫害,可是我并没有从思想中去否定,在和亲戚讲真相时,居然说我经过了这么大的魔难,吃了这么多的苦,不会再有魔难了。旧法理还在思想中起作用。

三、第三次魔难,我终于否定了迫害

虽然对助师正法的认识有所提高,可我是在承认迫害中反迫害,是被动的证实法。对法理依然没有完全认清,虽然学法中师尊告诫要否定邪恶的迫害,不承认迫害,没有很好的理解,没有彻底否定迫害。甚至认为魔难来了是修炼的好机会,那样更容易找到自己的执着。在和同修谈起讲真相有怕心时,我说:怕什么,遇到魔难了就证实法,关到哪里到哪里证实法。话语中承认了魔难的存在,我们不是被关到哪里证实法,而是根本上不应该被关,不承认会被关,所有关押大法弟子的都是阻碍正法,都是犯罪。

由于对法理认识有漏,我又一次在讲真相中被绑架,被关進洗脑班。这一次旧势力用了更邪恶的方式,采用更邪恶的手段。刚开始,邪恶非常嚣张,似乎要对全省大法弟子進行大排查,洗脑班的空间场布满了邪灵、烂鬼、黑手。我陷入深深的悲哀之中,没想到自己这么不争气,可是,这时不是我自怨自艾的时候,赶紧查找自己的漏洞,针对自己的内心全面检查,一大堆的执着心被一一清除。不管多么顽固的执着,把心一横,不属于我的东西全部铲除掉。同时发出一念:所有干扰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用法轮绞碎化为原始之气为我所用。

随着自身空间场的清理,发正念的状态越来越好,正念越来越强,可是,邪恶依然源源不断的蜂拥而来,虽然我是关闭着修,可我总能感觉到凉飕飕的冷气,法轮在腹部飞快地转动,邪恶在死命往我空间场钻,我请求师父加持我正念闯出,尝试几次不成功后,我想既来之则安之,平时近距离发正念除恶还来不了,这一次我是到了邪恶的中心是除恶的好机会,于是我发出一念:我不走了,就在这里解体掉洗脑班。我对邪悟者说:我和你们一起回家。邪悟者开玩笑说:“你跟我们走?”我说:“不是,是和你们同时走。”

环境依旧很险恶,邪恶针对我的状态,针对我的执着,不断调整对付我的办法,有一天,一个邪恶对我说:“我终于找到对手了。”我说;“我不是你的对手,我是你的克星。”这是非常紧张的时刻,稍一不慎就会掉進它们的陷阱。在不断的发正念中、查找执着中,境界在升华,功能在增强。

有一天,我突然发出强大的一念: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所有的安排全都不要,全都不承认。随着这一念的发出,我终于对法理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也许是师父将法打進我的脑海中,也许是我本性自然的流露,我终于在法上全面否定了这场迫害。虽然师父在法中一再讲过,我们是在否定迫害中反迫害。“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 (《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虽然以前也知道了这个法理,可没有从根子上认清,浮于表面,理解不透彻,似是而非。

是的,我们连旧势力存在的本身都不承认。我们根本不承认这个迫害,师尊将宇宙大法洪传于世,是让所有众生都在大法中归正,得到救度,根本不承认迫害的存在。于是我决定用我的佛法神通,及我证悟到的法,否定这场迫害。我大量的运用了善解之法,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无限放大,打入洗脑班的空间场及周围的空间场,让还可以善解的善解,同时将我的佛法神通打出去,让所有已无可救要的邪恶全面解体。正念一出,周围的空间场就亮了,我经常看到亮亮的大莲花、神雷。

邪恶不断的改变对付我的办法,制造很多假相,让我觉得马上就会被送监狱,我不理会这些,把这当作发正念的好机会。曾经它们准备不睡觉罚站熬我,我想决不让它们熬到我,不管它们怎么对付我,我想睡就睡,就算它们打死我也不配合它们,我也不会让它们打到我,我会大喊大叫,或其它办法,不让它们对付我。它们对付我所有的恐吓,我都说:“你们说了不算”,后来,用了一个极其邪恶之人24小时看着我,在与其一次次较量后,也不管我了。

我因此全天发正念解体洗脑班,常常发至精疲力竭,脑袋胀痛,停下来赶紧背法,背完法接着发正念,整天一句话都不说,环境在发正念中一步步改变,洗脑班常常包容在我的能量场中,邪恶对付我的恶毒办法也一个个取消了。

洗脑班很快解体了,我也回家了。回家后看后期经文中,师父点悟我,是我承认了魔难的存在,修炼必须要有魔难的旧法理在思想中没有清除干净,这也是学法不够造成。至此“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层法我终于明白,我很羡慕那些一开始迫害时就能悟到“对宇宙大法的迫害是不能容忍的”,从而在正法中做的很好,而我却因为法理不清晰走了很大的弯路,吃尽了苦头。所幸的是我终于在巨关巨难中走了过来。

談出这些是想与还在魔难中的同修交流,正法到了今天,邪恶还在垂死挣扎,各地都发生了绑架事件,我们只能严格要求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谁也没有资格迫害我们,即使有执着,也能在法中圆容,当然前提是必须修好自己,无条件圆容正法所要的。

执着情 很危害

我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由于种种原因而离婚。离婚以后,出于保护自己不想再受伤害的心,就不想结婚,而把对家的依赖,寄托在母亲同修身上。

另外空间的邪恶看得很清楚,我依赖母亲,对她情重,邪恶就想方设法的迫害我和母亲。首先是对母亲的身体下手,让母亲“病”得很严重。后经师父点化、同修帮助,母亲终于从死亡线上挣脱出来。就在母亲急需照顾的时候,恶徒将我绑架進洗脑班迫害,恶人威胁:只有等你妈死了才放你了。由于自己陷在情中,动了为私的念头:“叫母亲假装病重,骗他们,然后我就可以出去了。”由于我的不清醒,也导致母亲不清醒,被这个儿女情死死缠住。直到母亲实在挺不到最后一刻,呼唤着我的名字含冤而死。直到母亲离开人世的那一天我才被放回来。现在想起真的是这样惭愧,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放不下情,你就圆满不了。

母亲走了以后,我一时之间失去了人间的依靠,痛苦的哭着,痛恨共产邪党的恶毒,痛恨善良的母亲就这样被邪恶夺走了生命,看着老泪纵横的父亲,我心如刀割,那颗对家的依恋的心又浮起来,把对母亲的情转到了父亲身上。这时邪恶就利用父亲来干扰我修炼——撕书并毒打我。记得那一次,610警察来我家骚扰,从小就目睹了邪党整人、害人、杀人的父亲,竟然痛苦的对我進行了一顿暴打之后,老泪纵横的对我说:“我干脆一刀把你杀死,我也自杀了算了……”

听着父亲这悲痛万分的话语,我又一次惊醒了。我彻底的明白了,我不能陷在这个所谓的情里面,我对谁有情,邪恶就利用谁来干扰、迫害我,我靠谁来寄托人间的情,邪恶就置谁于死地,冠冕堂皇的目地是帮助我修炼,实质是为了毁灭众生,毁灭我修炼的信心,最终目地就是要毁灭我,不让我当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当时师父在一次梦中点化我,我是一个被人世间的各种执着拖得寸步难行。颈上,肩上,手上,脚上挂满了无数的包袱,拖得我简直动一下都是困难的。醒来悟到:人世间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是过眼烟云。即使你拥有人世间人的一切美好,即使你家缠万贯,即使你家的床都是用钱铺垫而成,那又有什么用呢?即使你和你的丈夫情投意合,即使你和你的妻子和谐美满,即使你身居高位,那又如何呢?你能摆脱生死轮回吗?唯有修炼好自己,完成助师正法的使命,收救一切可救度之人,圆满回天堂,才是我们的史前大愿啊。只有放下名利情,才能从人中走出来。

记得当时也是一个放下生死的过程。我鼓起勇气找610的人,告诉他们:“我母亲被你们逼死,你们又来逼我父亲,还想逼死我!”他们被震慑了,过后再也没有来骚扰过我了。

现在,我时时刻刻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摆正与家人的关系,时时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把工作、生活、修炼安排好,争取做到最好。写出这篇交流稿,一来是为了警醒自己快精進,二来也是与同修共勉,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就能回到我们真正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