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58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659期)内容选编(1/2)

发表日期: 2014年9月17日
节目长度:60分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361 KB

56,26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女: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659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1999年邪恶开始镇压法轮功后不久,由中国大陆大法弟子自发创办的修炼者周刊,主要面向一些无法经常上网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内容包括海内外法轮功新闻、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和观点等。

男: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揭露邪党暴恶 唤醒正义良知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海外学员证实大法、讲真相摘要
大陆综合消息
【时事评论】三本书详证中共大规模活摘器官
在新闻之后,是修炼园地栏目
女:现在是新闻汇编节目时间,我们将向您播报8月22日—28日发生在世界各地与正法有关的事件,首先请听重要时事。

男:揭露邪党暴恶 唤醒正义良知,请听一组来自世界各地的报道

八月二十四日参加加拿大法会的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和支持者在多伦多的省政府广场前举行了集体炼功、大型集会和游行,庆祝法轮大法传世二十二年,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加拿大政要到场支持反迫害,和法轮功学员一起欢呼“法轮大法好!”前联邦参议员迪尼诺(Con Di Nino)一直支持法轮功的反迫害行动,退休后还继续支持。他在发言中说,加拿大公民及移民部长亚历山大(Chris Alexander)本来要来参加活动,但未能成行。他表示了支持法轮大法所提倡的原则,“我带来了他的问候和祝愿”,“我与很多很多人都支持你们,我们为你们的勇气及奉献喝彩。”

现任联邦参议员Thanh Hai Ngo说,他来参加法轮功(学员)的活动,是因为“我们在见证发生在中国的一场屠杀——这是一个世纪里最大的反人类罪。”“中国政府持续迫害法轮功的时间太长了,迫害的是那些想修炼真、善、忍的人。”“我们不能对此保持沉默和容忍。我们必须提醒中国,其政治与经济的未来,与其镇压只是履行他们基本权利的法轮功学员相连。”议员说:“请记住,我们与法轮功学员站在一起。”

多伦多市议员John Parker说,“那些压制你们的人,挡住你们去路的人,抓捕和杀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他们心里知道,你们在历史正的一方,这是他们害怕你们的原因。因为他们知道,你们在真理的一边,在光明的一边,在善的一边,在未来的一边。”他说,迫害者知道,他们在黑暗的一边,不是未来的选择。

女:八月一日至二十日,乌克兰法轮功学员在首都基辅市举办了为期二十天的“真善忍国际美展”。画展期间,尽管天气炎热,但来观展的市民和游客络绎不绝。人们从这些栩栩如生的画中,不仅了解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真相,也了解到法轮大法弟子遵循的“真善忍”原则,在抵制中共的邪恶迫害中,这些修炼人展现的坚忍、光明和美好,令世人震撼。人们有感于法轮功学员的坚忍和慈悲,纷纷签名谴责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艺术学院的前任主管斯杰潘•斯杰潘诺维奇被画家的技法深深震撼。他说:“我曾经在基辅、莫斯科、柏林和国外的其它城市举行过艺术展。但这些画家的技法很让人震撼。这些艺术家非常的震撼人心。”曾出版四十多本书籍和杂志的心理学家库兹涅佐娃说:“这些画家在他们的绘画中所描述的,看起来非常真实。画展能带给人能量,并承担着教育的功能。这些画很真实,同时也很有灵性,能启迪人心。”

男:八月二十四日是乌克兰国家独立日。乌克兰部份城市的法轮功学员参加了很多城市在节日期间的活动,把法轮大法的福音广传世人。乌克兰的局势还不稳定,东南部战乱至今未息,当他们看到法轮功学员演示的功法,以及派发的真相报纸后,表示今天我们的世界非常需要“真善忍”。有的市民说:“希望法轮功学员经常来,法轮功的活动对治愈市民的心理创伤很有帮助。”曾经经历过共产政权的乌克兰民众表示,他们很明白共产党的邪恶,纷纷签名声援法轮功。

女:八月十九日,加拿大卡尔加里市民黄金玲女士再次来到中国驻卡尔加里总领馆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强烈谴责并抗议石家庄市桥东法院于当月二十一日对自己女儿陈英华和亲属卞晓辉非法开庭。黄金玲告诉人们,自己的女儿陈英华在没有任何犯罪行为的情况下,今年三月份被中共警方非法拘捕监禁至今。在过去的五个多月中,陈英华在狱中三次绝食抗议。黄金玲说:“当局曾给我女儿强行灌食,用‘上大挂’等酷刑折磨。刚进看守所就被强制抽血、做DNA化验等。”陈英华的遭遇受到公众的关注,加拿大两位国会议员鲁尼(James Lunney)和克茹克斯(Joan Crockatt)还为此与中方交涉,敦促早日释放陈英华。

男:八月二十三日,澳洲墨尔本和煦的阳光带来了春天的活力,熙熙攘攘的人群让常年坚守在市中心“城市广场”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格外忙碌,期间接待了很多来自中国的游客。一位姓朱的小伙子在真相板前停留许久,学员走上前去,简短的介绍了为什么要三退,问他是否愿意用假名退出,他想都没有想就说:“用我的真名退!”来自北京的一对探亲老夫妇,路过资料点时对学员点点头,学员问老太太是否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她笑着说:“包括街坊邻居都退了!现在谁都不相信共产党了。”来自香港的留学生小黄(Wong)在呼吁制止迫害法轮功的征签表上签名之后,和学员交谈了很久,因为一开始很怀疑“活摘器官”指控的真实性,所以问了很多问题,学员一一做了回答,最后他沉痛的说:“必须立即制止这一切。”

女:八月十七日,澳洲阳光海岸(Sunshine Coast)第三十七届杨迪纳街坊节(Yandina Street Fair)上,一名西人女士在法轮大法的展位前流着泪,激动地说: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来到这个街坊节了,我感受到了强烈的能量。前澳洲自由党联邦议员候选人欧布莱恩(Ted O'Brien)和澳洲自由党省议员候选人崔斯(Matt Trace)也来到展位前关心法轮功学员。曾经住在香港并去过中国大陆的欧布莱恩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说他十分清楚发生在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包括中共活摘成千上万学员器官的情况。一名在香港工作多年的澳洲女教师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行非常了解,她很气愤地告诉学员,各国的政府在制止迫害这件事情上做的还不够。她经常告诉自己的学生,能够来到澳洲是件幸运的事,可以自由自在地获得各种信息,建议学生上网搜寻“天安门广场”和”法轮功”等,客观地去认识事情的真相。

男:一年一度为时三周的爱丁堡艺穗节(Edinburgh Fringe Festival)八月一号在苏格兰首府爱丁堡拉开帷幕。来自苏格兰、英格兰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连续两个周末在艺穗节上展示法轮功功法,派发介绍法轮大法的真相传单。当法轮功祥和的炼功音乐在喧嚣的皇家大道旁缓缓响起,身着金黄色炼功服的学员们随着音乐舒缓、柔和地展示功法时,人们停下脚步,专注的观看并索取法轮大法的传单,和为艺穗节准备的法轮大法书签。在征签展位旁,法轮功学员祥和、平静的炼功场景与揭露中共无人性残杀无辜的真相海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少人在看了欧洲议会就中国强摘法轮功学员以及其他良心犯器官的紧急动议案,和其它揭露中共罪行的海报后,在征签表上签名,谴责中共的暴行。

女:下面是本周收到的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河北省唐山法轮功学员卞丽潮的女儿卞晓辉,二十三岁,今年三月因营救父亲被警察绑架,并于八月二十一日遭石家庄市桥东区法院非法庭审。她的三位律师在庭审中途愤然离庭,桥东区法院就在没有律师、没有亲属的情况下,对卞晓辉非法庭审至十一点。卞晓辉的父亲卞丽潮,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一二年二月被警察绑架,同年七月被非法判十二年,在石家庄监狱被迫害致病情危重,卞晓辉和母亲周秀珍多次呼吁外界关注,二零一四年三月,母女二人分别被警察绑架。据悉,卞晓辉曾被关押在没有床板的监舍内长达二十五天。

男:◇辽宁沈阳市皇姑区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关秀梅女士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七月初,出现头剧烈疼痛、经常晕倒的状态,生活已经不能自理,经医院检查诊断为“脑严重供血不足”。关秀梅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在自己家中做饭的时候,被沈阳市和平区国保大队伙同吴淞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当天一同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丁丽华、李震东,以及从市场上雇来干活的司机张洪涛(恰巧也是法轮功学员),关秀梅二十多岁的儿子(未修炼法轮功)也被绑架。

女:◇吉林省舒兰市多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四年八月被610绑架到洗脑班。八月二十一日,舒兰市天德乡二十二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姜跃军被舒兰市教育局综治办主任带领的几个警察绑架,据说现被关押在上营镇洗脑班。八月二十二日,舒兰市七里乡九胜村法轮功学员王文田、舒兰市白旗镇保安村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谭雨玲被绑架。已知谭雨玲现在上营子洗脑班。八月二十三日,舒兰市北城街法轮功学员宋世权,被绑架到洗脑班。

男:各位同修,下面请听一组海外学员证实大法、讲真相活动报道

二零一四年英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八月二十四日在位于伦敦市中心紧邻海德公园的哥伦比亚宾馆(Columbia Hotel)召开,二十位中西方学员交流了他们在学法实修基础上正念正行做好救人项目、用心讲真相劝三退、以慈悲心抓紧救人的修炼体会。伦敦学员Maggie近期开始在伦敦唐人街讲真相、劝三退,半年来面对面讲真相的经历让她体悟到:尽快提高心性、去掉执着,修出平和慈悲的心态才能更广泛的救度众生。她交流说:“在讲真相的时候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很重要,无论人家说什么,什么态度,都不要动心,否则你都被他带动了……会影响到后面救人的效果。”斯图尔特•利瑟(Stuart Liess)是个修炼一年的新学员,表示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的巨大变化,感恩师父赐予他如此宝贵的修炼机会。

女:八月二十三日,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多伦多大学召开,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参加了此次盛会。二十四位中西方学员交流了他们在修炼中如何学好法、向内找、真修实修、慈悲救人的修炼体会。张玉环女士讲述了当自己意识到景点讲真相的重要性后,修去了求安逸心,到多伦多的景点给中国游客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当劝退过程中遇到被辱骂时,张女士的体会是:“是啊,我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是救人的,……想清楚了,跳出为私的我,放下要面子的心,再遇到这种邪的,也能坦然面对,不急不躁。”

男:八月二十日匈牙利国庆是匈牙利以及周边国家共同的节日,主办单位通过匈牙利法轮大法学会,邀请欧洲天国乐团参加庆典游行。匈牙利国家电视一台、二台,国家广播电台以及广受欢迎的欧洲商业电视台RTL Klub 在他们的现场转播中都有展示法轮大法欧洲天国乐团队伍。游行路线中有三处观礼台,当天国乐团通过的时候,主持人兴奋地介绍说:“欧洲天国乐团代表了欧洲的多元文化社会,成员来自各行各业,不同的种族背景,年龄从九岁到七十岁。一个共同的目标使他们走到一起,那就是用音乐向人们介绍法轮大法的美好。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是一种具有古老历史的、使人的精神和身体都能获得提高的功法。据法轮大法的教导,能符合宇宙的‘真、善、忍’特性的人就是一个好人。”

女:八月二十三日,应澳洲悉尼坎特伯雷(Canterbury)市政府再次邀请,由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第六次参加了该地区一年一度的多元文化节游行庆典。法轮功学员不仅把真、善、忍的纯正能量传播给这个地区的民众,而且净化着所到之处的天空。原本还下着大雨的天气很快放晴。一片蓝天象开天窗一样出现在Lakemba市的上空,阳光从云间透出,直射小城。正如一位天国乐团成员的感慨:“大法音乐演奏到哪里,哪里必晴天。”

男:八月二十日,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大都会区的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开始了又一轮的招新活动。法轮大法社团的成员也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向众多的学生们传递真相。两个多小时的活动,有近六十名西人学生表示对这个宁静祥和的功法感兴趣并留下了联系方式,还有许多中国留学生明白了真相,声明退出共产恶党的相关组织,做一个真正的华夏子孙。除了摊位之外,法轮大法社团的成员们还参与功法演示,分别在六点半和八点两个时间段,东西两个场馆做了功法演示。

女:美国加州第三届“麋鹿林市多元文化节”八月二十三日在Elk Grove的地区公园举行,当地法轮功学员再次应邀前来。祥和宁静而又简单易学的功法展示,令不少游人也想学炼。在得知学法轮功是免费的时候,更是惊喜和感谢。其中一个非营利组织,在确认了法轮功学员愿意去给他们办免费教功班并留下了联系方式后,再三道谢。国会众议员艾米•贝拉(Ami Bera)看到法轮大法的展位后,热情地同学员打招呼。议员告诉学员: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最近通过了国会关于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281决议案的最后审议。

男:下面请听一组大陆综合消息

◇六旬老人被踢打致大腿骨折 家人控告

公主岭市六十六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王胜,四月二十六日被公主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建奇等人绑架、拳脚相加,造成坐骨骨折,关押在一个铁笼子里百般羞辱。

经过多方打听,王胜的家人才得知:王胜被多名警察打致大腿骨折、尾椎骨折,不能正常行走;警察害怕王胜家人追查,不告诉王胜被关押的地点,也不许他们见到王胜本人。日前,王胜之子对李建奇提出控告,请求检察机关依法严肃追究李建奇刑讯逼供罪刑事责任。

李建奇在发往“公主岭市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局”的信中写道:我们得知父亲被国保大队打伤的事之后,曾到检察院控告申诉部门进行过控告,李建奇得知后曾跑到新康医院去找我父亲,并欺骗我父亲说,“咱们不是讲好了吗,你怎么去告我?”我父亲现在罹患有较为严重的糖尿病,坐骨骨折还没有治好,被羁押在公主岭市看守所,目前只能靠拄着双拐走路。希望有关部门对李建奇涉嫌刑讯逼供罪一事立案侦查。

女:◇李继峰被非法判刑 乡亲呼吁释放好人

吉林舒兰市“610办公室”及公检法机构,联手作恶,仅用四个月的时间,于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对法轮功学员李继峰非法判了六年刑。李继峰被绑架后,当地乡亲们联名呼吁释放好人李继峰。

二零一三年六月,李继峰遭到非法关押。当地乡亲得知李继峰的遭遇,纷纷签名、按手印,联名写信呼吁当局释放他。乡亲们称,李继峰在莲花乡是十里八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好人。列举他无论严寒酷暑,都默默做着好事,冬天下大雪,他打扫村屯几公里的交通要道;夏天下过雨,他拎着铁锹排放路上的积水,把被雨冲出坑的路面挖沙子填平,屯中的垃圾,他经常打扫……这样的大好人被绑架、迫害,让人心寒、不解。

李继峰的家人、亲友拿着四百七十八名乡亲的联名信找到舒兰市市长杨文坦,杨却回避责任,将事情推给“610”。李继峰的家人又去“610”要人,遭到“610”人员的威胁。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舒兰市法院在李继峰家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对李继峰秘密判了六年刑。

男:◇潍坊──全国迫害最严重地级市之一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地点决不局限于洗脑班,其它诸如有大法学员的各单位、各部门、街道办事处、乡镇政府、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等,无论任何地方,采取任何暴力手段都以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转化达到群体灭绝为最终目的,无数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正信而被迫害致死。

潍坊市迫害严重程度居全国地级市之首。据不完全统计,已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186人,被非法判刑182人,被非法劳教1010人。

女:恶人录

广东省三水法制所恶警陈瑞雄犯罪事实

广东三水洗脑班(对外称“三水法制所”)二大队科长陈瑞雄,曾在三水劳教所当警察,在广东省三水劳教所期间,疯狂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陈瑞雄,男,三十二岁,广东紫金县附城人,原是当地一名教师,后靠钻营到了三水劳教所。先是不顾当地的结发之妻,大搞婚外恋超生,后又离婚、再婚,被前妻骂为禽兽不如。

二零零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早晨,东莞副镇长、法轮功学员赖志军炼功,被恶警陈瑞雄等人拳打脚踢、反复电击。赖志军数日内即被迫害致死。二零零零年十月,陈瑞雄变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的四名专职警察之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可谓软硬兼施,他长时间担任“教育干事”一职,多次在禁闭室或者办公室向法轮功学员施暴行凶。第一次设立集中营,亲自挂名指挥迫害小组的组长,残忍折磨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六月左右陈瑞雄被调去广州“法制班”。

男:严正声明

本周二百七十八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女:世人觉醒

本周二百二十六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男:人心与因果

◇辽宁丹东前任市长、书记连遭恶报

辽宁省丹东市前任市长姜作勇、陈铁新,市委书记蔡哲夫,凭借迫害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爬上省高官、国企高管的位子。岂料仕途得意之时,亦是迈向深渊之日。欠下法轮功学员血债的姜、陈、蔡三人,最终落入现世报应的无漏天网:姜作勇死于绝症;蔡哲夫“意外身亡”;陈铁新则沦为阶下囚。

三个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丹东前市长,以相似的经历和结局,应验了“善恶必报”的宇宙法则。

姜作勇和蔡哲夫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同时就任丹东市长和市委书记。二人一上台,就不遗余力的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姜作勇和蔡哲夫用法轮功学员的鲜血为自己铺平了升官之路。二零零四年三月,姜作勇升任辽宁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厅长;蔡哲夫二零零四年八月任辽宁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任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之后,五十九岁的姜作勇患胰腺癌,于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死于沈阳;六十岁的蔡哲夫于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意外身亡”。

二零零四年三月,陈铁新接替姜作勇任丹东市市长。看到了前任升迁的捷径,陈铁新更加卖力迫害法轮功。刚上任两个月,陈铁新就指挥“六一零”、公安一处发动了丹东最为严重的迫害。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新任辽宁省政协副主席不到一年半的陈铁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共中纪委调查,一周后被免职,这是中共“十八大”后辽宁省落马的首个省部级高官。

女:◇“你说,大法师父怎么那么好啊”

〖大陆来稿〗我今年七十六岁了,是一名残疾人。结婚后被大姑姐把左眼打瞎了,只剩右眼看东西还很模糊。老伴快九十岁了,也是一个残疾人。他年轻时被车把腿压折了,整天拄个拐棍,就这么风风雨雨的走过了一生。

还算幸运的是我们有了一套两居室经济实用的小房子,我们老俩口和小儿子住。

我们老俩口年岁大了,毛病不少,夜里怕吵儿子、媳妇睡觉,我们不敢去厕所,买了一个小塑料桶,我俩夜里方便用。我每夜都得尿十多次,有时桶装满了我就得去倒一次,快烦死我了,刚睡着,又被尿憋醒了,根本睡不好觉,被弄的快失眠了。

后来我们隔壁搬来一个炼法轮功的老太太。她听我说了烦心的事就说只要我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毛病就会好,说这九个字可神奇了,还说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教人做好人的。我觉得她说的挺对的。

回家我就拿着她给我的护身符看,我不认字,又记不住那么多的字,我就天天说“大法好”,“大法师父好”。没事我还愿意去她家坐坐。我知道她挺忙,我去了她就让我听广播,看神韵晚会光盘,看李老师讲法录像。

还真神了,我听她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还没有炼功呢,九个字也没全记下来,只是相信大法好、师父好,就这样,师父不但管我,还管了我老伴,连孙子也跟着受益了:以前孩子不太吃饭,现在能吃了,也胖了;我和老伴现在一晚有时就起一次夜,睡眠也好了。

邻居告诉我,要把毛的像处理掉,说它是邪灵,都死了,屋里摆它干什么呀?我说那是老头子崇拜的。她告诉我谁家摆那个谁家就会倒霉。我就偷着把两个魔头扔了。

家清理了,喝了一辈子酒的老头子真把酒都戒了,想不起来喝了。更神奇的是我一身的牛皮癣都好了,以前每年都犯,浑身痒的钻心,挠破了就出血,钻心的疼,地下白花花的一大片,老头子叨唠,儿媳妇也嫌弃,我自己也很没辙。自打我念了“大法好”,“大法师父好”,我的牛皮癣好了,皮肤变光滑了。我让法轮功邻居看,并问她以后还会不会反复了?她说:“您只要真心记住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一定会保护您的。”

我就说:“大法师父怎么那么好啊!”她说:“我们师父是在这末法时期来救度世人的,慈悲无量,只要您真信,我们的师父就真管,而且您对这法轮功有多信,他就有多灵!”我想真是这样的,我和老伴身上发生的事不就是证明吗?

男:【时事评论】三本书详证中共大规模活摘器官

(明慧记者穆文清综合报道)关于中共系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问题,国际社会来自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经过严谨的调查取证和核实,先后出版了三本颇具权威性的著作——《血腥的活摘器官》、《国家掠夺器官》和《屠杀》,详尽地证实了中共有系统地组织虐杀法轮功学员,强行活摘他们的器官贩卖。

女:《血腥的活摘器官》揭开活摘器官黑幕

“2006年3月17日,一位化名安妮的女士对《大纪元时报》说:‘我的一名家人参与了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手术。这给我们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安妮所言是否属实,引发了争议。中国政府对安妮所言之事全盘否认。另有人根据安妮的话做了一些初步调查后断定,法轮功学员是活摘器官的受害者,覆盖面遍及全中国。”

这是《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的引言开头,该书的作者是韦斯莫先生在他的谈话中提到的加拿大资深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两人在收到“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主席约翰•卓博士(John Jaw,Ph.D.)的请求报告后,向中共当局提出进入中国大陆独立调查的请求,毫无悬念地被中共拒绝后,他们奔走于全世界数十个国家寻找证人,访问曾被中共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各国曾在中国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器官中介商,以及相关的医生。同时对中国大陆的医院和医生进行电话调查。两个大卫在长达数百页的书中详细列出了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的五十四种关键证据。其中包括三十四位法轮功学员证人无一例外地在关押期间被反复地、格外仔细地检查身体和抽血,并单项特别检查某个器官如心脏的健康状况。“他们会做胸部和腹部的X光检查,会做肝脏和肾脏的超声波检查。他们会取很多血样。有时,他们会把血液抽出来,放到八个不同的试管中,这表明他们在做组织配型。也就是,首先检查看有没有病,有没有那种使器官失去利用价值的疾病,同时也在看(被抽血者)和器官受体的血型和组织是不是匹配。他们还做很多尿液检查,看肾功能是不是健康。”

两位律师最后得出结论说:“我们的调查报告最终是独立的。我们不要求人们因我们的身份而相信我们,只是请求人们考虑我们的报告,并做出自己的判断。调查工作开始时,我们对于该指控的真伪毫无见解。这些指控太怵目惊心,几乎令人无法相信。我们曾更情愿得出‘这些指控是不实的’结论。因为如果指控是真的话,将揭示出我们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令人深恶痛绝的邪恶行径,凌驾于人类曾经目睹的一切罪恶。正是这种恐怖使我们在难以置信中踌躇。但不可置信并不意味着这些指控是不实的。如果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确实发生了,那么现场人员要么是行凶者,要么是受害者,不存在旁观者。因为受害者被谋杀后焚化,找不到任何尸体,无法验尸。没有幸存者来讲述自身遭遇。行凶者不大可能坦白自己犯下的反人类罪。但经过调查,我们还是收集了数量惊人的承认证词。我们的结论是,大规模强行掠夺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已经发生,而且现在仍然在继续。我们断定,自1999年以来,中国政府及其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机构,尤其是医院,还有拘留所和‘人民法院’,已处死了大量法轮功良心犯,但具体数目不详。他们的重要器官,包括肾脏、肝脏、眼角膜和心脏,都被强行摘取并高价出售,有时出售给外国人,这些外国人在自己本国往往要长期等待有人自愿捐献此类器官。”

男:《国家掠夺器官》——专业人士谈中共活摘器官

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本揭露中共活体摘取器官暴行的新书《国家掠夺器官》(State Organs)出版发行。该书由加拿大人权律师、《血腥的活摘器官》作者之一大卫•麦塔斯和“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首席执行主任托斯坦•特瑞(Torsten Trey,MD,PhD)共同编著。汇集美国、以色列、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国著名的肾脏医师、生物伦理学教授、医生等提供的大量事实、统计数据、证人证词及分析意见,呈现了十二个不同角度与不同层面的论文,揭示在中国发生的强行活摘器官的非法行为。这本书是《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的补充,侧重从医学角度探讨如何制止这一反人类罪行,内容包括前一本书没触及过的诸多层面,作者们从不同的角度多层面解读中国器官移植被滥用的问题。

第一篇论文的作者是德国医生托斯坦•特瑞博士,他介绍了本书的主题。他的文章分析了器官来源的问题,显示中共自己承认的移植器官来源于死刑犯的说法无法解释中国如此大规模器官移植产业的供体来源。

在第二篇文章中,纽约大学生物伦理中心主任亚瑟•卡普兰博士(Dr. Arthur Caplan)从医学伦理角度解析中国未经同意强取器官的做法,并为医生们列出可能的选择,提醒人们医学界有责任阻止这样的罪恶。

马来西亚吉隆坡医院,高级顾问兼肾脏科主任Ghazali Ahmand 医生在第三篇论文中分析了器官移植旅游在马来西亚的转变,马来西亚病患在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治疗从二零零六年以后发生的变化。

伊桑•葛特曼(Ethan Gutmann)撰写的第四篇文章基于他对中国活摘器官事件的调查,以及在此调查基础上做出的一个中共虐杀法轮功学员强取其器官的数目。

第五篇论文的作者张而平讲述了中国器官移植的历史和法律,解释了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很容易成为活摘器官的对象。

在第六篇文章,大卫•麦塔斯分析了与葛特曼同样的问题,只是使用了不同的方法,但两者得出的结果非常接近。

第七篇文章中,大卫•乔高和扬•哈维(Jan Harvey)提供了中共强取器官的时间表,和这件事情与法轮功的关系透视,并讲述了四个特定个体受害者的故事。

第八篇文章的作者,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教授、Sheba医学中心心脏移植总监Jacob Lavee博士,讲述了他的一位病患在中国接受心脏移植,并引发以色列立法禁止到海外进行来源非法的器官移植的过程。

美国加州大学David Geffen医学院肾脏和胰脏移植项目医学总监Gabriel Danovitch医生在第九篇文章中详细阐述了科学家遵循道德标准的责任,医学期刊在发表医学研究结果时应当有道德标准。

第十篇文章中,阿恩•施瓦茨(Arne Schwarz)阐述了中国临床试验移植相关药物的问题,以及药厂如何应对中国器官移植不道德的问题。

最后一篇文章由悉尼大学的辛格教授撰写,她呼吁大家站出来结束在中国发生的不道德的强取器官罪行。

女:《屠杀》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

《屠杀》是伊森•葛特曼最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二日)出版的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新书。为撰写这本著作,葛特曼自己进行了实地考察和难民采访,共采访了一百个证人,包括一名外科医生。该医生对中国大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曾亲身经历和直接了解。

葛特曼在成书过程中还采访到一位台湾医生。这位医生向葛特曼叙述了去大陆寻找器官来源时,与中共官员讨价还价,获得器官“国内价”的过程。大陆官员们明确表示,将保证为这名台湾医生成批提供全部都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葛特曼采访到的这名台湾医生认识许多病人,其中有许多是老人,他们急需肾移植和其它器官移植。这名医生在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五间,到中国大陆寻找器官源,找到中共相关部门的官员,官员们与这名医生出去吃饭、唱卡拉OK,一边娱乐一边谈买卖。这名台湾医生说,台湾人也是中国人,是亲兄弟,希望能够以国内价拿到肾脏,而不是卖给外国人的高价(当时是六万五千美元一个肾)。

中共官员们回答说他们考虑后再给答复。第二天下午四点,台湾医生接到消息,中共官员说已经与各大医院的负责人商量过了,不仅会以中国国内价提供肾源,而且鉴于这名医生担心犯人器官容易由于肝炎感染或者健康状况不行而影响质量,官员说,他们提供给这名医生推荐病人的器官会全部都是“法轮功器官”,并说:“这些器官是最好的,因为他们(法轮功学员)不抽烟也不喝酒,炼的功很有效。”

葛特曼表示,这本新书《屠杀》成书过程共历时七年,一年构思和策划,五年时间调查和专访,一年时间出版。受访者不只是包括逃离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中共体制内的人物,包括劳教所所长、医生、原中共六一零官员等。

男:从疑虑到确信

提到中共系统地组织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时,不少中国大陆的同胞不相信,或者说不敢相信这样残酷的事实。其实不只是大陆同胞,国际社会也有许多人,包括介入调查此事的一些专业人士,初次听到时也不敢相信。但毋庸置疑的事实让人们不得不确信这令人神共愤的罪恶正在发生着。

澳洲全国公民委员会主席(President of National Civic Council)、“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成员之一彼得•韦斯莫(Peter Westmore)就是一个例子。二零一零年底,韦斯莫先生曾公开讲述了他个人从一开始不相信活摘器官,到后来介入调查,并进一步广泛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过程。

韦斯莫先生说:“我清楚地记得我与法轮功学员的第一次接触。那时我已经知道,法轮功学员有时会去拜访一些较多介入公共生活的人,如政治家和其他一些社会人士。那一次两名法轮功学员敲开了我的门,询问他们是否可以跟我讲一讲中国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他们告诉我有关法轮功学员如何在中国被逮捕、迫害,并被强摘器官而致死的情形。坦率地说,当时我根本不相信两位法轮功学员所说的。为什么呢?因为我是个非常关心政治、关心公众事务的人,每天都关注世界各地发生了什么事,但我从没听到过任何关于这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信息。我认为如此恐怖的事情如果真的存在,我肯定是应该知道的,所以我很怀疑那两名法轮功学员所讲述的事情的真实性。尽管如此,这件事情本身还是在我脑子里留下了一个印象。”

“法轮功学员离开数小时后,为了验证我的疑虑,我坐到了电脑前。我想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存在,那么我一定可以从谷歌搜出点东西来,真的假的一看不就知道了吗?我的意思是,假如它是真的,必定是有证据在某个地方。如果人们真的被活摘器官,那么中国必定有一个大的移植产业。所以我在谷歌(google.com)的搜索框中输入‘移植’(transplant)和‘中国’(China)两个词。随即,我看到大量英文器官移植广告出现在英文网站上,都是中国的医院针对讲英语的外国人和其他外国人所做的器官移植广告。这些广告声称,器官移植手术可以立即进行,如果出了差错,两周之内将提供新的器官!我下意识地反应是这是不可能的,谁也做不到这一点!我本人来自医学背景,我好几个亲兄弟都是医生,所以我知道,在以良好的医疗制度著称的澳大利亚,如果一个移植手术失败了,要得到下一次机会,至少也有两年的等待期。而在医疗体系并不健全的中国,竟然打出这么多广告说第一次移植失败了,两周之内即可进行第二次移植手术!这在正常情况下绝对不可能!现在他们真的做到这一点,那只能靠杀人!因此,我得出结论:那两位法轮功学员告诉我的事情是真实的。”

“于是我回过头去联系那两名法轮功学员,他们给了我两个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的名字,他们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并写出了调查报告。我取得了这份报告的一个副本,比我自己通过谷歌进行的简短搜索要详尽得多,报告令人信服地得出结论:在中国确实存在一个类似一条生产线一样的、组织严密的谋杀程序,政府和军队都参与其中。整个流程必须包括警察、医院的运营者、监狱系统的运作者,他们形成一条生产线,虐杀法轮功学员。之后大卫•乔高到访澳洲时,我有幸结识了他。我送他到堪培拉会见了一些我认识的政治家,他跟很多国会议员讲述了这可怕的人体器官交易问题。”

女:明真相 支持正义

“这件事情促使我更加密切地关注法轮功问题,我也开始深入地调查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到底是什么让中共政府将这一群民众视为‘罪人’。但最起码的底线是,即使是有罪的人,也绝不应该活摘他们的器官。然而真正的事实是,当我深入了解到这些人(指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他们不但不是罪人,而且实际上是在维护着在任何一个社会中人们应该秉持的最好的普世价值。因此,(中共)称他们是罪犯完全不符合事实。相反,这些人其实才是真正的英雄,他们因敢于站起来维护自己的原则而被杀害。所有这些让我意识到,面对(中共)肆意犯下的这些谋杀的罪行、这种形式的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我不能袖手旁观。国家是同谋,政府是同谋,而遇害者是自己的人民,如果他们能对自己的人民做这样的事情,就不能对我们做吗?我们也是人,对他们来说是外国人。一个政府可以如此残酷地迫害自己的人民,那还有什么他们不能对落入他们手中的外国人做的。这使得我相信,象澳大利亚的国家处境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过度依赖于(中共)这样一个以如此残暴的方式迫害自己的同胞的政权。”

“这是我介入调查迫害法轮功真相的简短故事。当我了解法轮功学员越多的时候,我就越佩服他们,因为他们的勇气和坚定,也越感觉到站出来为他们发声的重要性。比较关注社会的活跃人士,象我这样的,本人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是佩服法轮功学员的人士,应该站在他们身后,告诉他们:他们所信奉的,为其生为其死的那些普世的价值和原则,是弥足珍贵和庆贺的。我很高兴自己能与他们关联在一起,特别是因为他们所代表的(价值观)和他们所遭受的苦难。我十分敬佩法轮功代表的信念——‘真、善、忍’,因为这些是任何文明社会所必需的原则。在中国以外还有许许多多的法轮功修炼者,这是一件非常殊胜的事情。他们能够轻易地放下自己的个人忧虑,花费大量时间和努力告诉人们这个问题有多重要,这个问题的起因有多重要。我很高兴自己曾与法轮功学员见面,我也很佩服他们所坚守的立场和他们所做的一切。我自认为是一个爱国的澳大利亚人,也是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编者注:韦斯莫先生是一位天主教徒),我确实看到法轮功所弘扬的价值观,给人以非常深厚的宗教灵感。我觉得这些价值对社会也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我们现在的社会,是基于纯粹的个人主义和纯物质主义,坦白说,我认为没有‘真、善、忍’的更高原则,这个社会就不能够溶合在一起。社会的延续是因为我们能够善待彼此,而不是因为钱的存在,这是一个社会存在的基础。”

修炼园地

各位听众,您现在收听的是《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1999年邪恶镇压开始不久时由大陆大法弟子自发创立的修炼者周刊,主要面向一些无法经常上网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主要包括海内外法轮功新闻、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和观点文章。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严肃对待向邪恶签“保证书”的问题
邪恶真的就那么猖狂吗
杀人应偿命
想办法让众生快看真相
转变观念 按正法理修炼
去台湾旅游 给导游讲真相
正念清除洗脑迫害的经历
重视他人安全问题 也是心性的体现
情色欲不去 只会害了自己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吉林市大法弟子的文章:严肃对待向邪恶签“保证书”的问题

最近本市“610”、公安、国保、社区、街道再一次秘密绑架多名本市大法弟子,送到沙河子乡小光村福利院洗脑班(黑监狱),進行洗脑、转化、迫害。

据从洗脑班回来的同修反映的情况得知,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同修,在恶警、恶徒的逼迫、恐吓下,都向邪恶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有两位同修没写,但也做了口头表示不炼功了。一位送到看守所继续迫害;另一位送進了医院。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十几位同修就轻易的向邪恶写了不修炼的保证。在正法修炼已近尾声的关键时刻,这样对待自己所做的,同修啊,你不觉得惭愧吗?

从二零一零年吉林市“610”、国保、公安局在沙河子小光村福利院办的洗脑班至今已是五年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有几百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洗脑班,被洗脑、毒打、威逼、恐吓迫害。开始面对迫害能够放下生死、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是屈指可数,无论是违心的,或是糊涂邪悟的,关键时刻向邪恶写的保证,那是对自己修炼的不严肃、不负责任。而这样的大量的被所谓的“转化”,是邪恶持续不断的用洗脑班迫害本地的大法弟子的原因之一。

在正法修炼已近尾声的今天,师父在后期讲法中明确指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 (《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1]“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 (〈大法坚不可摧〉)[2]可是一旦遭受迫害的情况下,就什么都忘了,只要能被放回家就什么都不顾了。回家后写一个严正声明就接着来;再被绑架,就再写“保证书”,然后再写一个严正声明,再炼。就这样不负责任的、不计后果的对待自己的修炼。而这样的修炼状态,给邪恶找到了迫害的借口。(这不是指承认邪恶的迫害)是我们应该懂得修炼的严肃性和应该在修炼上成熟。

我们修炼的是宇宙大法,我们的师尊为了我们修炼的提高,直至圆满,付出的一切,所承受的一切是期盼我们早一刻放下人心,走向神。而那些为了自己的感受、为了自己的身、名、利、情不受损失,而屈服于邪恶淫威的同修,冷静的思考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对吗?符合法的要求吗?我们真的不能把师父的慈悲等待不当一回事呀,而一而再,再而三的放弃我们应该过去的每一关、每一难。

最近在背师父新经文《你再狂》的诗词中“人恶似鬼助疯浪 不见善念丧天良”两句法又有新的理解,伟大慈悲的师父为了世人的得救,为了大法弟子的圆满,为所有的人承受着一切,都到了“青丝斑白人体伤” (《洪吟三》〈还原〉)[3]这种忍受程度,然而世上的人又有几人能知晓、能理解呢?那些被中共谎言洗脑蒙骗的人,不但不知谢恩,反而帮着中共破坏大法,迫害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真是丧尽天良。而那些出卖大法、出卖师父、出卖同修,向邪恶做保证的学员,是不是在“助疯浪”,“丧天良”呢?值得我们思考。

本市“610”、公安、国保在二零一零年前办过几次洗脑班,由于被绑架的同修不配合邪恶的所谓“转化”,在短短的几天内洗脑班就解体了。有好几年都办不了。

而最近几年,特别是“七·二零”后,由于怕心而放弃修炼的学员、后走出来的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受迫害的较多。这些学员走出来后,做了一些救人的事,但是带着怕心和执着圆满的心,执着个人的解脱,忽视修自己,执着时间、执着结束等等根本的执着不去。一旦被迫害,就忘了自己是修炼人,一吓唬就懵了。什么都写什么都说。这是另一个原因吧。

中共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无论是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迫害的手段、目地就是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放弃修炼。而且还得给它写什么“保证”,那些直接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警察,把转化大法弟子的数量当成了政绩,得到上级的提拔、奖励。那些人性全无的人渣、败类在利益的驱使下,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都不择手段的逼迫学员们签保证。那些在酷刑折磨、毒打,被枉判重刑,甚至在生死面前坚定卫护大法而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金刚不动、浩然正气,令宇宙中的神都羡慕佩服。有的甚至为了维护大法的尊严,在生命最后一刻都不屈服,令邪恶胆寒。虽死犹荣!那些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真修弟子就连警察都佩服。那还有什么签“保证”那一说吗!与之一比就知道我们的差距有多远。

大法中修炼没有捷径可走,只有实修。按照大法去修、去做。在矛盾中找自己,在关、难中找自己,才能达到不同层次的标准。

在修炼中,在关、难中,在矛盾面前用人心去对待,耍小聪明,或侥幸心理,或绕开走,那只能是骗自己、毁自己,害的是众生。

让我们共同学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4](《洪吟二》〈正念正行〉),共同精進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