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674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5年1月28日
节目长度:58分2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3,985 KB

54,78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针对常人特点讲真相

(一)理解常人認知事情的方式

读同修交流文章《对打电话讲真相的一点体会》,当读到最后一段世人所说的话时,我忽然看清了世人普遍的一个心结。

同修文章中描述到,“有一次,在一个商场,我和一位老年妇女讲真相时,她说,我有一个朋友就是炼法轮功的,他的人品很好,工作也好,家庭条件也好,可是他多次被抓,现在家不象家样,好好的工作也丢了。你说法轮功好,为什么他炼了法轮功,日子却过成了这个样子。他要不沦落成这样,我也差点炼了,就这一点,我就不理解。”

这可以说是典型的常人思考问题的方法。大多数常人不能马上意识到,正是炼法轮功能使人变得善良、和蔼、健康等等。

知道了世人的这个特点,我觉的讲真相的思路就很清晰了:用常人的语言方式,用最表面的简单道理,先从法轮功的真相讲起,讲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效果好;再讲共产恶党腐败、造假,容不下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所以迫害好人、诬陷法轮功;最后自然劝三退。

理解了常人认知事情的方式,我才真正明白了师父讲的,讲真相不要讲高了,只能符合常人的接受能力讲,常人才容易接受和理解。

(二)反思自己的心态

我有两次在讲真相时也遇到常人说他(她)单位原来的同事因为炼功被迫害,最后丢掉了工作,我当时心里很复杂,不光是为同修的情况而难过,也戳到了我心里在迫害下自己在名誉上、地位上、经济上所受到的伤害所留下的伤疤,动了情绪,当时也就没有针对这个问题把真相讲好。

反思自己这些年在被迫害的环境里,那种因被不公对待而产生的“情绪”,其实一直时隐时现的存在着。那种“情绪”表现出来是多方面的:对恶党的仇恨,带着对抗心理做三件事,对现实社会的愤世嫉俗,对常人社会变化的执著,对正法结束时间的执著,环境宽松后的满足和懈怠,说到底,这都是没有去掉的人心。

师父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到:“如果你们不能正确去对待,不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向内去找,那真的是没有办法修。尤其是在这场迫害中,你不能够升起正念来,反而增加了无数的仇恨。中共邪党是很坏,不久就一定要淘汰它。可是哪,你们知道什么是坏人、好人吗?你心里装的是恨、是恶,大家想想这是什么生命?会表现在行为上,甚至于表现在面像上,人瞅你都是恶的。我不是说一些大法弟子修的不好,修的好的一面就隔开了。只要在人这边还有你人的东西存在,就有那些不好的东西,就有不好的思想,越到表面表现的越差。师父为什么给你们讲法,就是要告诉你们这些,叫你们明白。”

师父明确讲了这方面的法,就该在这方面认真修自己了。认识上提高后,如果再遇到类似的问题,我感觉我的容量已经足够大,我不会再被那种人的情绪带动,也不会受被邪恶的迫害造成的心理阴影所影响,我会为世人考虑,为他(她)讲清真相,因为他(她)们是为了大法来的,是为了得救而来的。

下面请听贵州大法弟子的三言两语:正面认同大法好也是道德问题

三退是道德问题。世人能认识大法好、认同“真善忍”好,也是道德问题,而且是最大的道德问题,因为一切好坏都能用“真善忍”这个标准衡量出来。

我们大法弟子给世人讲清法轮功的基本真相,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多是从大法洪传世界的直观展示,及修炼者身心受益的故事角度。那么世人能否从正面认同法轮大法好,其实也正是道德问题。

经过这么多年大法弟子持续不断的去讲清大法基本真相,无论是广大国内民众、公检法司人员、还是外国普通民众及政要都对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不能从正面认同法轮大法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于对个人表面利益得失的顾忌,而放弃了良心的选择,也就是选择了抛却道德。那么一个不讲道德的社会,一个连“真善忍好”都不敢认同的人,自身最终难免要遭殃的。

所以,我们在给世人讲清大法真相中,通过大法洪传世界及修炼者身心受益的角度基础上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如果能容合能否从正面认同法轮大法好也是道德问题,一定会更容易让世人接受大法真相,从而使更多的生命得救。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出国大法弟子談读“出国热”一文的感想

我是来到海外才一年的大法弟子,因为在国内被邪恶劳教迫害两年,出来后家人为了避免我再次被迫害,要求我带着孩子出国。我自己也觉得事业和工作得从新开始,不如换一个环境,就来到了海外。

来到海外才知道,其实在哪里修炼都不容易,因为法是有标准的,不是说你换了环境,没有邪恶迫害的因素了,就可以放松了。我个人悟到,也许我的使命原来就是要在邪恶的压力那样的环境中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可是我选择来到海外,离开了原来的环境,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依然存在。也许比原来更隐晦、更邪恶。我自己算是非常幸运的能在媒体做全职工作,直接参与助师正法的项目,但是我看到身边许多从大陆出来的同修,面临许多问题。

我看到所有从大陆来海外的弟子,面临的最大的难和关就是:

一、经济困难

很多大陆来的大法弟子,因为语言不通,自身没有很高的学历,或者本来在国内就是普通的生活水平。来到海外一下子成了社会底层,从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都比国内要艰难的多,加上远离亲人,被生活所迫过着动荡的生活,有的为了糊口长时间从事高强度的劳动,身心疲惫,如果自身修炼状态不好,直接影响到做“三件事”。

二、身体上的迫害

海外的环境没有邪恶的压力,但是要求更严,稍微有所懈怠,马上就会出现生命危险。我了解到,有的被迫害出现严重病业状态而离世;有的中年同修突然遇到“车祸”,离奇过世。还有的虽然是年轻大法弟子,也被迫害出严重的病业状态,根本无法做好“三件事”。

三、心性上的考验

我个人悟到,在海外由于来自于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造成的间隔,导致许多项目与项目之间,协调人与学员之间,学员与学员之间都存在着一些矛盾,如果不能在法上认识,被这些因素带动,直接影响项目的发展,给同修做三件事带来很多阻力。心性的考验更严格,一个关过不去,对整体都造成影响。

四、被安逸心带动而懈怠

在国内面对邪恶虎视眈眈的迫害,在那种严酷的环境下,不敢懈怠。在国内不敢贪吃贪睡,不敢不守心性。向内找,守心性,都成为自然了,尤其如果是担任资料点的项目,修心断欲是必须的,平时的一思一念都不敢有丝毫放松。因为身边的教训和例子太多了,为了资料点平稳运作,为了不给整体带来损失,更要注重学法炼功和修心。

在海外环境宽松了,没有邪恶迫害的因素了,真的很容易被安逸心干扰。有的为了子女就学,安置父母,买了房子过着安逸舒适的生活。有的在常人环境中工作,渐渐的被生活琐事所累,远离了整体的修炼环境,很难参与到救人的项目中来。也有一些学员生活不愁,有积蓄,但是为了适应海外的环境花大量的时间去上学,借口学好英语能更好的适应生活,更好的救人,其实已经被旧势力干扰,大量的宝贵的时间被浪费。

这样的学员不参加任何项目或景点讲真相,在家里不出来用平台讲真相,好象是给自己一种安慰,证实大法的项目我也做了。其实海外的各个项目和媒体还有景点都非常缺人,正需要年轻的学员参加。每一个来到海外的大法弟子真的要想一想来这的基点是什么?是为了助师正法还是给自己换一个没有危险的环境,给家人一个交代?如果岁数大的又没有太多文化的,或者大法小弟子确实可以考虑平台讲真相,而年轻的同修真要好好想想,那么多项目需要人,我们真的待在家里不出来,能待得住吗?

因此我建议如果在国内已经有很好的环境,平稳的做好三件事,根本不需要出国。如果确实有特殊的技能,是海外需要的人才,也要自身修炼状态非常稳定,心性各方面都能达到法对我们的要求才能来做媒体工作,否则的话如果学员自身党文化的因素非常强烈,根本都不可能留在媒体工作,就算是专业人才来到海外也是浪费,因为大陆才是主体,师父对此强调要救度可贵的中国人,时间也不等人。

每一个想出来的同修都要想一想,为什么要出国,为了躲避邪恶的迫害?为了子女教育?为了高质量的生活?还是为了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为证实大法的项目所用,在有限的时间圆容师父要的,救度更多的人。如果来了海外仅仅是为了在景点讲真相,或者待在家里打电话救人,那么为何不留在大陆,每天每时每刻都能讲呢?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黑龙江大法弟子的文章:突破怕心 面对面派送真相年历

从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至今,大法弟子在人间证实法、救度众生也走过了十五年。随着正法时间的推延,我们地区许多同修也开始懈怠了精進的脚步。此时,师尊发表了《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同修们找到和及时归正自己的不正确状态,互相配合、互相鼓励,抓紧时机走出来面对面直接派送真相年历。目前两个地方的同修总共已经派送出约二千本真相台历,一位同修一次就派送二百多本,另一位老年同修一次面对面派送出两大箱真相台历。真相台历在本地已经广泛的受到了民众的欢迎。

两位同修去车市,一位同修向车窗外的一个世人递出一本真相台历,那人接到手问:是法轮功的吗?司机同修答:是法轮功的。旁边一个世人也过来要了一本,看着真相台历说:“法轮功的台历,太好了!真漂亮!还有多少,都给我,我帮你们发!”同修给了他一些真相台历,只见那人接在手里,一边喊一边发:“法轮功的台历,谁要?”一会功夫,几十本真相台历一发而空,他只给自己留了一本。

一位怕心重的C同修一开始拿了五本真相台历,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由于心里害怕怎么也不敢发。后来和同修一起去赶集派发,同修告诉她:你什么都不用想,见到人就给他(她)一本。在同修们正的场的影响下,C同修也真是这么做的,十五本真相台历很快派发完,回来后对同修们说:“发完十五本真相台历,我心里一下子就敞亮了。”

由于真相台历在几个集广泛散发,世人基本都知道是法轮功弟子发的真相台历。因为真相台历做工精美,世人都愿意要,甚至给亲朋好友再多要几本。一位商贩看到同修们每个集都不辞辛苦的赶来面对面派送真相台历,由衷的说了句:法轮功真厉害,都撵到这来了(指派送真相台历)!

一个卖东西的A商贩对旁边摆摊的B商贩要一样东西,B商贩不给,A商贩对B商贩说:那我给你一本台历(法轮功),你把那个东西给我行不行?B商贩说:你给我一本台历,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就给你!

本地几位同修还在继续不停的赶集向更广泛的民众派发真相台历!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荷莲的文章:整体提高 正念强 法院放人

A、B、C同修被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年零九个月,法院答应这天上午九点放人。上午,在看守所大门口,鞭炮放响了,两边站满了被迫害同修的家属和大法弟子。大家一边发出强大的正念,一边带着焦虑的目光期盼着看守所大院三位被迫害同修的出现。国保人员来问一位家属:这么多人是来干什么的?家属同修说:“都是来接人的。”国保人员说:“这么多人来不放!”大家切磋:大门口站一部份人(约三十多人),其他大部份同修分散在看守所周围。

十点左右,A同修被家属接走。

十点半左右,C同修是外地人,被当地公安车接出来,在大门口的同修见状,要求C同修下车,坐同修的车回家。公安车里的警察又是照相,又是威胁,车外的大法弟子没有一个人动心。后来C同修跟大家说:“没有事,请大家放心。”同修们散开了。下午给C同修打电话,C同修在家,大家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B同修十一点半左右被家属接走。

二零一二年四月A、B、C同修被当地公安绑架,抄走很多真相币和大法真相资料。消息一传开,本地协调同修赶快在一起商量营救事宜,整体人人向内找。有同修说,A、B、C同修平时都做得很好,正念强,抄走那么多书,这是邪恶的破坏,大法书再多都不犯法;有同修说,我们平时太自私了,什么都依赖同修。师尊早已讲法: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都没开,给同修增加了那么大的工作量,同修太忙了,学法少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大家找出了自己的私心、怕心、懒惰心、求安逸心、妒嫉心、欢喜心、侥幸心等等,并发正念解体这些心。

接下来赶紧分头行动。一个同修找人上明慧网曝光邪恶;俩位同修通知大家发正念,分片接力发出强大的正念,每晚九点,全市全区的大法弟子再忙也要参与发二十分钟正念,没有放人,发正念不止;两位同修安抚家属,找“610”、国保大队要人。其他几位同修分别通知各学法小组,学法后都向内找,不要给被迫害同修掺杂负面的物质。

有几位没有参与协调切磋的同修,她们都在默默的,扎扎实实的做着营救同修的事,大家心都在一处,真正体现了“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洪吟二》〈师徒恩〉)有同修请来了北京律师;有同修给本地律师讲真相,请本地律师到“610”、政法委讲真相救人,要求无条件释放A、B、C同修。

有一组老年同修更感人:一得知A、B、C同修出事,就给当地的“610”、政法委、公、检、法所有人员写劝善信,邮寄真相信。薄熙来、王立军遭报,李东生、周永康落马的资料不断的给公检法人员寄去,一次几十封。每天都有老年同修带上几封真相信,赶车到周边城镇去邮寄,救度着公、检、法人员,解体邪恶。

还有些同修通过各种渠道,与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沟通,在法上鼓励他们正念正行。因此被非法关押的三位同修一直正念很足,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强加的迫害“考验”,零签字,零口供。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邪党人员要对A、B、C同修非法庭审了。本地同修奔走相告,同时,把这消息上网告诉所有大法弟子,希望大家紧密配合,解体邪恶的迫害阴谋。提前三天,本地同修在家整点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

庭审的当天,法院周围有四个学法小组的大法弟子,从早上八点开始,集体长时间发出强大的正念;中午大家怕误时,不回家,简单吃点饭食,继续发正念。上午法院外面也有四、五十个大法弟子分散开发出强大的正念。上午庭审B、C同修,法院安检口只允许五个同修進去陪伴家属旁听。上午九点多钟,有开了天目的同修看到,法院的房顶上,有一个大大的“灭”字,金光闪闪,罩住法院。法院外,警察很少,几乎没有发现便衣特务,感觉不到邪恶的气焰。

下午非法庭审A同修。从法院安检口和侧门一下進去二十多位大法弟子,大家静静的发着正念,倾听律师的正义辩驳。两、三个警察显的很紧张。法官虽然语言邪恶,但显得奄奄一息,公诉人的歪理邪说同修们好象没听见。律师条条以宪法为准,以国际人权法为准,指出:刑法第三百条对法轮功学员套用是违宪的;对当事人超期关押一年九个月是违法的;抄家没有搜查证是违法的;侵吞私人财产是违法的等等。并進一步指出:信仰法轮功合法,印制法轮功书籍无罪,印制法轮功宣传品宣扬自己的信仰合法。公诉人哑口无言。

A同修当庭质问法官:法轮功教人修炼真、善、忍,邪在哪里?!错在哪里?!法官搪塞说:法轮功是不是某教现在不说。于是草草宣布休庭。

整个上午和下午,境外同修及大陆外地同修不断的打来电话,法院所有办公室的电话、手机响个不停,都是讲真相要求放人,所有工作人员招架不住,只有把电话线拔了。一位法院工作人员回家如是说。

庭审后,法院没有立即宣布放人,大法弟子整体配合除恶,营救同修,不松懈一刻。协调同修紧锣密鼓的分头动员家属并配合家属继续到“610”、“政法委”、法院讲真相要人。事隔十三天,法院答应放人。

同修回家了,相关公检法司明真相的人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有人说,按照以往讲,(公安局抄了)那么多东西,最少也要判个十年八年的。师尊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整个营救同修的过程,都是师尊有序的安排的,师尊说了算。

每个知道此事的大法弟子都受到很大的鼓舞,真真正正明确了“邪恶完了,环境变了,更不要放松自己的修炼”(《精進要旨三》〈贺词〉)之法理。

(《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山村里的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故事

我家住在东北辽宁一个小山村,因自己在家看孙女,别的同修都晚上出去散真相。我只好等到白天小孙女去上学前班了,我出去做讲真相的事。

碰到便衣警察

在二零一三年的夏天,有一次去外村送真相资料,因为这个村的人,百分之九十的都已经三退。没退的有的在外地打工呢,也有不听真相的人。为了進一步让他们了解真相。我每家发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放到大门里。走到一个卖点,主人坐在台阶上洗衣服,我把真相资料放到她那边。告诉她“送福平安”,她看了一眼屋里显得神情有点紧张。等我每家一份的送完了。回身看见站在台阶上的一位青年男子在看我撒的资料呢。我看了他一眼,不是本地人,穿戴相貌,象个当官的。我想既然相见就是福缘,过去给他讲真相。我问,这位兄弟不是本地人吧?他说:我家住省城,到这里来出差。我说:“工作挺好的,但是咱们不能光工作挣钱,现在人类的灾难这么多,听说过如何保命的,保平安吗?”他说:没听说过,不会。我说,这么大的事全世界都知道了!谁能没听说呢?我递他一份剩下的资料,他打开看,“刷”脸变了。说:我是警察。当时我也没害怕,说:兄弟呀,当警察咱可得有命在,能挣钱也得命在,有了钱还得有命才能享受呢。法轮大法是给人保命的,我们炼功人都在做好人。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是没理由的。做好人没有罪,只有迫害好人的人才有罪,将来会遭天惩的。

我给他讲法轮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因为法轮功在中国发展的特快,炼功人太多了。他是小人的妒嫉打压法轮功的,你看电视上宣传的法轮功自焚、杀人呀、自杀呀,又剖腹找法轮,那都是假的。我们炼功人不杀生,杀人是杀生,自杀也是杀生。现在天要灭共产党,我们炼功人冒着被抓、被迫害的生命危险在传天意,告诉人事实真相是让人退党保命。因为党不在,还有国在,有国就得有人在。有国在没人在,那国家不就亡了吗?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有一块大石头,上面天然形成“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那就是天意,我们炼功人讲的都是真话。不能说假话,这么大的事谁敢说假话,都会遭天杀的。

他听的挺认真的,问我,看你的年龄念了多少书呀?我只念了六年书,修炼了十多年的法轮功了,是法轮功给我的智慧,告诉你天要灭中共了。

他是中共党员,我说用化名给你退了吧!他满意的说谢谢!我心想应该谢的是我们师尊。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平安的回家了。

走出去很远,她还在喊:“法轮大法好!”

二零一四年的神韵晚会光盘来了,我先看了一遍,好精彩呀!发放神韵光盘时要求比较严格,必须面对面的给。我想这又一次救人的好机会,我和同修搭伴到没有大法弟子的村子。我们俩一路发正念:放下生死,救度众生,一切邪恶都看不见我们。我们遇到的都是善良的有缘人。每次遇到麻烦的时候,在师尊的呵护下,都能有惊无险的走过来。

我们来到一个小山寨,能有四十多户人家。我们每家每户的走,先讲三退,退完的祝福他们幸福平安。没退的给三退,有电脑、DVD的给神韵晚会的光盘。没有机器的给资料,讲了几个小时出了村子。一点退了二十二人,看下时间,已经到了出租车约定的时间了。我们等车回家。

这时从村子里跑出来一位六十多岁的大姐,招手喊我们。我们赶紧走过去。这位大姐说,是上堡的女儿打电话告诉她来了两个外地的法轮功,给退党、团、队保平安,还给大法资料和光盘。我说大姐,小时候都给戴过领巾吧!还入过团吧!她说现在都这么大年纪了,早就不是了吧!我说,早就不是这就对了,承认不是了就免灾呀!大灾难来了,你挨不上呀!但是我们得声明一下,就把入过的少先队员和团员都退掉,才有好的未来呀!

她说,我生下来六个月的时候,母亲给我吃奶,犯了精神病。给我嘴下边的肉咬下一块,不知道谁把我救了。等母亲清醒时,气的上吊死了。我的眼泪要流下来,说,大姐给你起一个“无灾”的化名,给你退出少先队和团员。象征你以后无灾无难,幸福平安。大姐说,行呀!太好了!给你们谢谢!谢谢!我说要谢就谢我们师父李洪志先生吧!师父让我们出来救人的。她说,谢谢师父!同修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有福报。她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法轮大法好!她今天得了双福了,留下了神韵晚会光盘和法轮功的资料。我们告诉她神韵晚会是世界上一流的晚会。同修说舞台上神都在帮着演。你拿两份,你留一份,送给亲戚看一份。她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法轮大法好!

我们都走出去挺远了,她还在那喊呢:“谢谢师父!你俩慢慢走,路滑……”

男孩说:我也要退队

一天我们两个人又来到一个村寨,進了一家是一个小楼房。院里还有一辆小汽车。我们進屋主人问干啥呀?我们是来送福保平安的,现在人类社会灾难多。为了你能平平安安大吉大利,特意给您送福来了。主人笑了。我说,小妹妹,一小念书给戴过领巾吧!她说,戴过。听说,三退保平安了吗?她说,听说过。那得咋退呀?这个不是让你到组织去退,你就想我不是了就行。她说,那都是小孩的事,早就不是了。我说,对呀!我用化名给你声明就完事了。看你长的这么漂亮,用“牡丹”给你退了吧?看你的美丽真象春天里盛开的牡丹。她高兴的笑了,她的丈夫也笑了。我跟她的丈夫说,这位小伙子,我用化名给你退了行吗?行,退了吧。

这时跑过来一个十来岁的小胖男孩,说,我也戴过红领巾,给我也退了吧!这孩子真可爱,生在这家里一定是有福的孩子,用化名“有福”退了吧!三口人笑个不停。他们留了一张神韵光盘,一些大法资料,又给他们一个平安符。并祝他们幸福平安!女主人给我们送到门外,说谢谢你们的师父!告诉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灾难来时命能保”。

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小小的村寨几个小时退了十五人。

“我才入党不几天,你给我退了吧!”

一天,我们两个人来到了一个小村寨。進了一家,一对年轻夫妇,刚吃过早饭。我们说明来意之后,讲真相。那个女的听了没吱声,洗碗去了,男人接过神韵晚会光盘和法轮功资料说,你们也太大胆了,别的炼功人都晚上来,把东西送到大门口。你们两个大白天就各家送,不怕抓。我说,这位兄弟听你说话也是一个善良人,在为我们担忧,好人应该有好报。现在人类的灾难多,我们是奉上天之命在救人,因为天要灭共产党了。可有人说炼功人反党,不是我们反党,是天要灭中共。我们是在传天意,告诉人真相。让人三退保命。我们说的都是真话,不会骗你的,从古到今有骗金、骗银、骗钱财,没有骗给你保平安的吧!三退不是到组织上退,是心灵退。只要你想我不是了。用化名声明就管用,灾难来了就保命。三尺头上有神灵,只要你声明,神就保护你。

他说:我听明白了。我才入党不几天,你给我退了吧!这是你的福缘,我想用“福缘”这个化名给你退了。他说,行。又用一个化名,给他的妻子也退了。告诉他们:祝你们幸福平安!他说,你们也要平安,谢谢善良的人。

就这样,我们几个小时里劝退了二十三个人。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塑封真相卡的制作使用

《让真相随处可见--随手挂广阅式卡片的制作使用》这篇文章我看了两遍,我有相同的认识。两年前我也开始了用“塑封真相卡”传播大法真相,当时也是基于扩大不干胶的效果与范围。下面说说我的情况,仅供参考:

塑封膜,也可以买13.5x9.5(可能是封三寸照片用的,两个身份证大小),以前我买的是12丝,一包7.5元(100张),75元可做一千个真相卡,现在我用的6丝的,每包6元,60元就可做一千个真相卡,这样可以不用刀切了,省时省力,(开始也用过A4的,费力,费时),纸我用的是皱纹纸,浅黄、浅粉、浅绿三种颜色,优点硬度大点,一包十三元(100张),可以出四百张卡,10包塑封膜用250张纸。

再说说选材,我也是和同修说的雷同,就是内容,哪怕说明一个问题也可以,不求面面俱到。取材从明慧网就取之不尽,比如明慧最近刊登“三退是道德问题”征图,我把这些图片全部下载下来(平时也很注意积累有关图片与文字),真相卡一面复制上一张征图,另一面配上:一对夫妻的对话(这是小标题),下面内容:妻子说:我娘家姐妹全是党员,我也想入。丈夫说:你入吧,什么时候入什么时候就离婚,我不跟着你丟人!(字不多,而且字大,一目了然,这也是我平时讲真相,这位男士给我亲自说的)。

还有一款也是真事,标题:一位母亲的真心话。下面内容:我女儿是高学历,在银行工作,长相又好,每谈对象,一说自己是党员,对方就不愿意了,看来,真得把党退了。总之,取材很广,揭露活摘、自焚,多的很……相应也都配上插图、花儿什么的,这样增加色彩。

最近明慧登的“快板朋友您知道不知道?”我觉的内容写的真好,除了我自己编辑的小册子做了素材,塑封真相卡我也选用了,我知道,我这也是在讲清真相中,救度众生中作为一种补充吧!

再有,我用的全部工具全部由明慧网提供。可惜,我还不会把整体“塑封卡”发上明慧网。

再有,我做的这种卡,不用于拴挂,(但可用于拴挂)汽车前挡玻璃上、车筐里,摊位上,绿化带的座位上,不管什么人,见到就看,还撕不了。因为卡片很漂亮,很少见到扔地上的。

其实,关键一环是排版,我看很多同修不学排版,要真学也容易。我自己七十多岁了,又没什么学历,就是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就能“心想事成”。

各位同修,本次節目的最後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有一次某市十位同修先后被绑架。和他们有接触的本地同修紧急和我联系,请我们帮助营救。我先告诉我地同修发正念,邮真相信。因此前我地没有会做彩信的同修,我立即去跟外地技术同修学做彩信。头两次做完后我给同修们发过去,以便他们在当地发,回家后我又把彩信发给我地所有的警察。等案子跟進第三次做彩信的时候,由于技术不成熟,我连续熬了几个晚上都没做成功。那几天由于连续熬夜,白天有些头昏脑胀的,后来还是在技术同修指导下,才找到原因,做成了。当时心里产生了一种成就感,沾沾自喜的心都出来了。当时还想:不管同修满意不满意,就这样吧,爱咋地咋地了,我就这水平。我就给和某市有联系的同修发信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哪,哈哈,我昨晚终于做成了,你给他们发过去吧。”本来我想接着写:我就这水平了,他们要是不满意我也没办法了,爱咋咋地吧。还没等写出来就意识到不对了,就改写道:“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我再改。”刚写到这,忽然间我仿佛進到了一个空间,看见自己就象一粒尘埃一样在庞大的天体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觉得自己挺有本事的,还有一种就象耍赖似的:我就这样了,你们谁都别挑我毛病了!紧接着我仿佛又看到了自己就象大海中的一滴水,离开大海就会干枯,可我自己还不自知,还在大海面前洋洋自得的那种可悲、可笑又可怜的样子……我一下子惊呆了,被自己那种证实自己、坚持自己、看不到自己的渺小、一滴水还想和大海讨价还价的样子吓着了!回过神来后,我接着给同修写道:“我刚刚发现,我就象大海中的一滴水,离开大海就会干枯,还有什么资本敢这样执着自己呢,随时随地暴露人心,让众神看着,真是惭愧至极。”从那时起,我再也不敢执着自己,证实自己,坚持自己了。

    ——《正法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

◇二零一零年底儿子刚结婚不到一个月,因一件小事,夫妻俩吵嘴,儿媳把手腕划了一下,当时断了十一根筋,立即送医院急救。当时我去外地办事,儿子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家里发生的事,然后让我打车马上回来。我当下一念,大法弟子家不应发生给法带来负面的事情,自己有修的不好之处有法归正,有师尊管,一切干扰动不了我的心。我找公用电话给儿子打电话,提醒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给同修打电话,替我去医院照看一下。我打车一问要二百八十元到家,我想这都是大法资源,不能浪费,我打车和坐长途客车结果是一样的,我选择坐长途客车(二十二元车费)。坐上车,我自己静下心向内找,找到自己愧对儿媳,我只是给她讲真相,她同意三退,但万万没有想到她来到我家这么大的缘份是要来得法的,这个生命明白的一面着急呀!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想得法,悟到这,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到医院,同修埋怨我,前两天你还说儿媳好呐,我说师尊教导我们好事坏事都是好事,别看表面,实质她要得法。术后住三天院,出院时医生说半年还需要重新做手术抽筋,我说那不可能,有师尊保护一切都会好。回来后我精心照料,一周后有一天,儿媳突然说:“妈,我也想跟你一起修炼。”我说那太好了,就这样儿媳走入了修炼。只要有救人的心,师尊就给安排有缘人。

    ——《不幸中的万幸》

◇那晚我太太一直闹到凌晨三、四点钟,当时我的心一丝都没有动过,我脑子里想着师父一句话:“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我当时感觉自己出去救人,是对他们最大的善,如果我被他们挡住了,他们对大法就犯了罪。我感到自己真是金刚不动。我突然想起太太刚才说的一句话:“如果你要救人的话,我求你先救我吧。”我明白是她生命的真我在呼唤。她是一个生命,我也要救她啊!她也要同化大法!我要把她当作众生一样讲真相救她。我怎么忽略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啊!我同时打出强大的功能消灭一切阻止她、干扰她听真相的邪恶生命。我发正念对旧势力说:“我是我师父的弟子,我和师父不承认你们的安排和所谓的考验,除了我的师父无论是谁都动不了我,因为我要去救人,我是去做一件最神圣的事。从今以后,我不许你们再干扰我出去救人,法慈悲于你们,但威严同在。”早上八点钟,我照常把孩子送到学校。九点回家后,我静静的对太太说:“我走了,三点钟,我就回来接孩子下课。”她没有理我,忙着收拾东西要(离开家)走。

在我开车去伯明翰的路上,我妈又叫我国内的朋友打电话过来,朋友劝我以家庭为重。说我为了法轮功把我和妻子两家搞的天翻地覆。我也正好跟朋友讲了大法的真相。当时我想,人世间的一切我早已不留恋了,常人的一切情我已放下,父母、妻儿、常人的情根本动不了我,为了大法我的生命都可以不要,何况常人中的一切。我心静如止水,充满了善和慈悲。出门的时候,我还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天地万物人世间所有的一切在我的眼里,都变的那么美,那么善。石头,墙,垃圾桶一个个都那么的美,那么的善,感觉它们都对着我笑,天地间一切万物我都看不到他们的缺点,只有美和善。我那天非常坚定的突破了家庭关,走了出去。师父把我做的这么一点点又延伸了很大很高。在发传单的时候,太太打来了电话。她的声音变的非常温柔,结婚这么久我都没有用过这个词形容她。她一下子变了,问我什么时候回去,说签证没办成。她还说以后也想出去帮我发神韵传单,说以后我教孩子炼功她也不管了。我知道在她空间场控制她的一切邪恶生命已经被解体。我感到师父洪恩浩荡,就要我们修炼这颗坚定的心,师父就能帮我们化解一切。

    ——《感谢师父佛恩 弟子走回来了》

◇二零一零年三月,丈夫喉管上长了一个包,没让儿女知道,但越长越大,饭也吃不下,话也说不清了,孩子们知道了,小女婿见状大声说:“妈,这家里的事情都是你说了算,但爸爸的事我管定了,明天去医院。”当晚,我急哭了。但我冷静一想,我和丈夫都是修炼人,我的“病业”是假相,他的“病业”不也是假相吗?这种现象出现在我面前肯定不是偶然的,细想我在对待丈夫“病业”问题的处理上也有漏,让邪恶钻了空子:当丈夫开始长包时,我是尽力瞒着儿女,没有及时采取否定“病业”魔难的有力措施;当丈夫“病业”严重,儿女要送他去医院时,又急于想如何回避住院,且缺乏对儿女耐心说明修炼人“病业”的问题;而为此急哭了,也难免有情的牵扯。这确实有漏啊,让旧势力有了可乘之机,我们正面临正邪大战,我还哭什么呢?我对丈夫说:我们一定要正念对待“病业”魔难,一起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排除邪恶干扰。接着我俩一起边学法边切磋,医院的医疗技术是常人手段,能对神起什么作用?“病业”是假相,旧势力的迫害。我们要否定它,排除它。这样学着说着,我们的一思一念都溶入了师父的法理之中,丈夫忽然感到自己喉管上的包小了,不疼了,想吃饭了,好了。

    ——《提高自己 否定“病业”魔难》

◇一个人接通电话,问我是信啥的,我说:“我信真善忍”,他说:“你们不是讲忍吗?外来侵略我国你们就等着挨打吗?”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会保卫自己的国家的。”他说:“日本要和中国打起来了你们这些人就去保国家当炮灰吧。”我说:“国家花着人民的血汗钱养活着大批部队,武器又都那么尖端,还用我们当炮灰么?一个人多做一些有利于他人的事比当炮灰白白送死不更值得吗?一个人活着要有价值呀!你要弄清楚爱国不等于爱党。再说一个真正善良的民族是不会受到侵略的,就像一个人,你总是善良的谁好意思欺负你呢?”他又说:“你们善就去扫大街,做好事去。”我说:“我们修真善忍处处为他人着想,可以那样做,但人民花钱养着清洁工是干什么用的呢?善体现在方方面面,就说我现在花着自己的话费给你讲真相叫你保平安,又不要你一分钱,又冒着被迫害的风险,这不是更大的善举吗?!”他似乎恍然大悟,说:“哦,是善举。”我们又聊了一些,他说中共的独裁体制是要解体,不然老百姓没好日子过,最后他高兴的选择了三退,还自己取了个化名。

    ——《突破障碍 直拨电话劝三退》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