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677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5年2月10日
节目长度:57分48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3,833 KB

54,19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和大家分享关于明慧网《通告》的一点体会

在美国西部法会师父针对录音卡的问题进行解答后,明慧网也发布了《通知》,对播放器等问题进行了提醒,676期《明慧周刊》又刊发《明慧网发表通告之后》对相关问题进行了说明。

从周围一些交流情况来看,大家对此问题争议很大。人心开始浮动起来,于此事上争论不休,有人认为可以保留,也有人认为不可以保留,并开始组织起来到各学员家中帮助删除,造成了很大的波动。

师父讲法原文如下:

“弟子:现在香港正流传一种由大陆学员制作的录音卡,里面有师父早期讲法,包括济南、大连等,炼功音乐也有明慧网没有发表的,还有其它明慧交流及讲真相文章。卖七十元一个。听说佛学会已叫学员停止传卖,但还有人做。现在已到美国,弟子想问一下这个东西能不能够传?

“师父:干扰大法弟子修炼的方式是以多种多样形式出现的。最乱的时候哪,迫害严重的时候,什么都来。看似正面的,其实是在干扰。七十元一个,那钱上哪去?谁在干?大法弟子无偿给大家提供了很多东西,除了正式开书店的,基本上是不收费的,网上也有。出发点是什么?为了方便大家学法,也得向佛学会、向管发行出版的学员谈好才行。”(《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因为大陆暂时无法购买正版的相关书籍和影音资料,也暂时不存在“佛学会、向管发行出版的学员”,所以,从师父这段话中,我理解,在当前这个阶段,如果是为了方便大家学法,大法弟子制作师父讲法、炼功音乐、以及明慧网上相关内容的录音卡供大法弟子使用,是不违背大法的原则的。但是,当中国大陆有了正式出版的书籍及音像资料后,大陆同修应当立即停止这种制作行为。

在中国大陆,学员面临着没有正式出版书籍、没有正式出版音像、登录明慧网十分艰难的问题。还有不少文化程度较低的学员、甚至通讯手段落后无法及时获取更多大法资料的地区,这对学法与交流都造成了很多困难。基于此种情况,在当前社会电子产品被广泛应用,况且价格也逐渐低廉的形势下,有些大法弟子将师父讲法、炼功音乐录制到内存卡中,使用播放器播放。随着明慧网提供的内容越来越丰富,一些大法弟子也将明慧网上发布的歌曲、神传文化等音频内容下载下来,放到内存卡上,便于收听。同时,无偿帮助一些老年同修或者有需要的同修购买、录制。因为方便、全面,并且十分有助于随时随地学法,目前在大陆大法弟子中使用是十分普遍的。

但是,有时候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有些学员,在执著心的驱使下,做了很多不应该做的事情,比如:随意冠名、随意更改下载的原始文件内容、甚至将神韵歌曲单个曲目截取下来自由收听等等等等。这些就属于乱法和侵犯版权的行为。(编注:特别是,大法和学员的内容、常人的内容不能混在一起,更不能想当然的放在一起当作大法来传。)

作为大法弟子,对此类乱法的东西应该拒绝购买使用。如果是有常人在被邪恶利用起着制作、散布的坏作用,那就需要严肃的制止或者采取法律手段予以清除。在当前的形势下,师父已经用洪大的慈悲为弟子们大开最方便之门,每个大法弟子,无论做什么,都应该牢记师父教诲,对自己负责、对社会负责、为大法负责。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一凡谈亲情的不同层面

一、家庭也是围城

在常人中,整日里儿孙绕膝是福份,孝敬顺从父母是厚道;在修炼中,每天为儿孙当牛做马,以父母的需要为生活目标,是被情所累,是缠绵于人。

有的老年同修尽心尽力服务于儿孙。白天做饭看孩子,晚上还要哄孩子睡觉。儿女们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养成了好逸恶劳的习性,更不知道心疼、理解、孝敬父母。而自己又弄的精神疲惫,身体劳累,结果修炼越来越懈怠,讲真相就更少了。

有个同修的父亲老年丧妻,同修觉得父亲可怜,不但每日为父亲做好三餐,晚上还住宿在父亲家照料。她自己失眠,还无微不至的照顾父亲,结果终日疲倦不堪。而父亲非但不领情,还总是挑刺、无理取闹。后来同修认识到,是自己对父亲过于执着了。她明确的告诉父亲,自己也很忙,也尽心尽力了,如果父亲再不满意,她只能敬而远之了。结果这样一谈,父亲的态度来了个180度转弯,每天对她都笑脸相迎,也不用她天天陪伴了,她也自在的投入到正法修炼中了。

修炼者对家人,不是付出越多越好,而是恰到好处为最佳,过犹不及。修炼人应该以修炼为本,同时平衡好家庭关系,要真诚付出,但是要把握好度,拿捏好分寸,不能本末倒置,主次颠倒。

哪些是旧势力的安排,哪些是师父的安排,修炼者在每天的修炼中,要辨别、要判断、要取舍。师父安排你来人间是做助师正法的弟子,而不是为子女当牛做马、对父母逆来顺受的好人。“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的路”不是口头禅,而是要落到实处。

二、认清生死离别

在常人中,日思夜想逝去的亲人,念念不忘旧情,是有情有义的体现。而在修炼中,舍不了、放不下就会被情魔干扰的修不成。

曾经听说这样一个故事:一位母亲的七岁的儿子死了,她悲痛欲绝,想起孩子就到孩子的坟上哭一通。过了不久,她又怀孕了,产下一个男婴,她万般疼爱,结果孩子七岁那年又走了,她日夜惦念那两个故去的孩子,总到孩子的坟上诉说思念。后来,她又怀孕了,结果这个孩子长到七岁的时候,还是离她而去了。在她几乎崩溃的时候,她遇到了一位道士。道士告诉她,你养的那三个孩子其实是一个孩子,因为你始终放不下他,所以他就能来魔你。

师父也给我们讲过:一个婆罗门弟子在山中独修,后来因为养鹿,最后把这只鹿作为最亲密的伙伴,把很多精力都用在这只鹿上,放松了精進的意志,以至这只鹿死后,仍然放不下,在生命结束时还没有想到法,想的是鹿,结果死后转生成了一只鹿,使多年的修炼毁于一旦,教训是深刻的。

每个修炼者都要面对生老病死的问题,而有的修炼者自己能放下生死,却放不下亲人的生死。其实你此生的亲人,他不仅是你的亲人,也是宇宙中的一个生命,他的生老病死都是有定数的,他的阳寿到了,那他就是该走了,也就是与我们今世的缘份尽了。那么,作为修炼人,当亲人有病痛时我们要悉心照料,而当亲人故去时我们就应该随其自然的忘掉他。

曾经看过这样一幅对联“古今来色色形形无非是戏,天地间古古怪怪何必当真”。如果我们能跳出来,就会看到今世的所谓亲人,都是戏台上的一个角色,走马灯式的在我们身边表演者,我们如果入戏,就会为他们而痴狂,如果我们把自己当作旁观者,就不会被带动的魂不守舍。

三、情是何物?

一对大雁在天上飞,猎人捕杀了一只雁,另一只逃脱的雁悲鸣不止,然后投地而死。一个词人听到了这个凄婉的故事,写下了“问世间情是何物,只教生死相许”的名句。

情是何物?我们现在认识到,情是以自我的标准来衡量一切,对于自己喜好的可以赴汤蹈火、肝脑涂地、生死不弃。对于自己厌恶的可以恨之入骨、抽筋扒皮、势不两立。也就是说,情的标准本身就是人的自我观念,而不是宇宙的特性,因为这个标准本身就是错的,所以修炼人绝对不能以情为标准看待事物,以情维系生活。其实重情就是重人的观念,维护人的东西,就是不想脱离人。

情能使修炼者摆不正与人的关系。在常人中,父母儿女是至亲,我们应该孝敬父母、管教孩子。但任何人情如果超过了法,就是危险的信号,就大错特错了。修炼人以修炼为本,本立而道生。一个修炼有素者,一定会把三件事放在首位,也一定能圆容好家庭,因为他有智慧有能力也有方法,而这一切又皆来源于学法。依靠学法和实修的力量才能去掉情。

师父告诉我们,修去情才有慈悲。慈悲是无我的,慈悲是无怨的,慈悲也是无求的。慈悲是不会被人情带动的,而情是很容易被带动的,当我们被儿女的事搅的颠三倒四的时候,那一定是被情所缠。

要清楚的知道,在大法弟子绵长的生命历程中,他们只是我们的偶遇,不是我们的归宿,我们不能溺爱他们、不能因他们而毁了自己的前程。我们身在人中,但是我们的心要在方外,既要做好常人中一切,又要明白大家只是过客,聚散随缘,不牵强、不执著。对亲情看淡了,看开了,看破了,才能生出慈悲。

亲人也是人,当我们修成正果的时候,再回头看今天人间这一幕,不就是一场人情大戏吗?如果我们今天还在为常人中的儿女当牛做马,为本不属于自己的钱财劳心伤神,为已经逝去的父母亲人恋恋不舍,在宇宙中,这些可都是笑柄,是未来人的反面教材啊。如果我们能清醒的认识到人世间的一切都是过眼烟云,没有一样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也就不会动心、动情了。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东北大法弟子雪梅的文章:让真相信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真相信发挥了巨大作用。几年来,我地同修针对不同人群,不同单位邮寄了大量的真相信,收到了较好的效果。此项目也需要同修整体配合。如:1、有打印不同内容的信,分类装入信封中(如给公、检、法的、法院的、拘留所的、乡政府的、同学的、朋友的、乡亲的等等。);2、同修们都动笔写出不同笔体的信封;3、最重要的是邮寄。这也需要同修们坚持长期的、灵活的、智慧的去做了。

近期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要扩大范围,更广泛的发挥真相信的作用。具体做法是:

(一)给监狱、法院、拘留所写真相信

因为邪恶都集中到那个黑窝里去了,恶毒的迫害着被关押的同修们。通过大量的真相信,能够启迪警察的良知与善念,为他们得救奠定了基础,又能减轻狱中同修的压力。明慧网报导大陆迫害案例的后面,都附有各监狱的详细内容。(包括人名、地址、邮编)在此也感谢明慧同修给我们写真相信及时提供了真实的、详细的内容。

(二)到居民楼及农村发真相信

几年来我们都是具体的给熟人邮信,现在城乡变化太大了,有的农村动迁了,有的城里人下岗了,找不到准确地址了,写真相信有局限性了,我们要突破它。

我们发现,不管城市、农村,邪党为了灌输党文化的毒素,强迫百姓订购各种报刊杂志。甚至,领导级别和退休人员还免费给订购各项报刊杂志。所以居民楼每单元门边都有报箱,农村大部份也有。我们就利用这个方便条件,往报箱里投放真相信,这样既郑重又准确,既省时又方便,既避免资料的浪费又节省了邮票钱。并收到了预期的效果。发放时按着各地区顺序,一个小区一个小区的发,一个村一个村的发。没有报箱的用户就撒传单,这样就能兼顾全面了。

下面请听辽宁大法弟子的文章:从零起步 面对面讲真相

我今年五十三岁,二零零九年三月结束六年冤狱回到家中,在大量学法、增加了正念后,看明慧同修讲真相的交流文章,觉得自己需要出去讲真相。

二零零九年七月,女儿租下了一个球场经营,白天需要我在那里帮忙照顾生意,球场的旁边是一个驾校,大多都是年轻人在学习。夏季很热,总会有人来买饮料,这样一来二去,大家彼此也都脸熟了,我就像唠家常一样,慢慢的给大家都三退了,一天从一个两个,增加到三四个,这样,我也慢慢的增加了信心。

有一次讲真相时,感觉怕心出来了,我心一横一跺脚,心想我俩谁怕谁。顿时“唰”的一下,就感觉一个东西从头顶上顺着身体从脚下出去了,是师父把我这个“怕”的物质拿掉了,从此以后我再讲真相时,就很自然了。

二零一零年十月,我开始走上街面对面讲真相。刚开始讲的时候不知道该从何讲起,于是我就开始买东西,买了八样东西,八个人三退了。就这样自己开始慢慢寻找适合自己的讲真相的方式。

有一次我在车站讲真相,看到夫妻两个人,三十多岁,排着队等上车,我站到了小伙子的后面,开始跟小伙子讲真相:小伙子,见面就是缘份,大姐告诉你一个三退保平安的方法。上班时入过党吧?这时小伙子的媳妇就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吧,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他是国安的,专迫害法轮功。我继续说:小伙子,咱们都知道平安就是福,咱们可都是炎黄子孙、中华儿女,我们可不能当马列的子孙,咱们心里不要这个党,不影响你当官,也不影响你发财,还能保佑你平平安安,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姐祝你事业有成,给你取一个化名帮你退掉,你看好不好?小伙子点点头,他媳妇一看丈夫退了,她也跟着退了。遇事如果总是保持慈悲的心态,那就不会慌,夫妻两人上车走后,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有的人找上门来要听真相。我在车站讲真相时,一个人就是在我身边来回转,一跟他讲真相,他马上就三退,还连声谢谢,给神韵、《九评》全部都要,再一转身,人就看不到了。还有一次,我看见一个高个大叔,站在那里好几趟车都没上,我就走过去跟大叔讲真相,他马上就三退了。这时车来了,他转身便上车了。我真感慨:众生明白的一面真是在等着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他们。

有一次我正在加油站给摩托车加油,来了一辆摩托车,车主对我说:别着急,慢点,别洒出来了。我很自然的就给他们三退了,给他们护身符也都装起来带走了。紧接着,又来了一个人给车加油,主动跟我讲话,结果很自然的也给他三退了,五分钟三个人三退,明白了真相。

第二年,我劝退了两千八百多人,五年多救了两万多人。我体会到,大法弟子只要有救人的心,师父会帮助我们开创救人的环境。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师父什么都给我们铺垫好了,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师父把威德都给了我们。

修炼有时走到瓶颈的时候,我就关起门来静心学法几天找到执着,在法中归正自己提高上来再出去讲真相。讲真相能暴露很多的执着心一个一个的抓住,在法中一个一个的归正。

谢谢师尊!

谢谢大家!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广东大法弟子的文章:走出去 总有你要救的人

二零一四年就要过去了,在这一年里感慨万千。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一个个得救后的生命露出了欢喜的笑容;让我感觉做得不足的是,每每回忆师尊在《对澳洲学员讲法》最后片断:师父拿起话筒又放下,又拿起来又放下,反复几次;看着师尊的眼睛,就感到自己离师父要求的还太远。唯有把众生世人放在第一位,抓紧走出去救更多的人,在每天结束时都能对自己说:“今天我没有留下遗憾”,才能报答师恩。

几年前都是在大城市里,以发放资料的方式救人,自己做资料自己发,只有和一同修配合,每周都能发出五六百份资料。几乎是在晚上发放。

今年,终于走出来了!面对面讲真相;大白天理智的给世人资料时也做得堂堂正正了。

一、雨中众神也相伴

三月里,南方雨水多,同修和我约定某天的白天去村里发资料,对于之前从未在白天发过资料的我来说真的是一大考验,我跟同修商量是否可以晚上去,同修坚定的说:“不怕,我们很早就对那片村发了正念清场,白天去,不用怕。而且还有同修在家帮着发正念,就怀着一颗救人的心,别的什么都不想,请师父加持。”我及时向内找:为何白天不敢去,而要晚上才去呢?不就是想到晚上没人看得见,看见也认不出来。那不是人的观念吗?马上归正过来,答应同修白天可以去。

我和同修在大雨中撑着伞出发了。来到之前说好的地方,進村一看,象别墅村,这片村家家户户都砌着三四层楼,外墙都贴满了瓷砖,还有院子。我背着一包资料,同修发,我撑伞,我们从村尾一直往外发放。同修每到一户人家,都大大方方把资料拿進院子,放在主人的大门手把上,见到有在家的主人,就送進主人家里并对主人说是送福来了。同修每发完手中的资料,乐呵呵的从我包里再取。整个过程,都是同修在发,我只撑着伞在大老远处等着,而那个时候,同修几乎都是冒着雨跑進院子里的,资料虽然都用透明袋装着,但同修冒雨送進去的过程中,依然将手里的资料用自己的上半身往前倾挡着雨水。看到雨中的同修,鼻子酸酸的,顿感师尊的伟大,造就了一个无私为他的生命,悔恨自己不争气,只是站着不动。看着同修,仿佛觉得她就象是在雨中舞动的天使,感到众神都在相伴着她,内心很震撼。很多村民等同修把资料放好转身,随后就打开门把资料取進屋内迫不及待的翻看。

二、烈日里世人喜得救的笑容最清爽

和同修又一次约好去村庄派资料,出发前,不修炼的家人,四、五个人排着一字型目送我们走远。有了第一次在雨中发资料的经验,我和同修每人一包资料,進村后兵分两路。这个村四通八达,不管走進哪一条小巷都能走出来。那天刚好是中午,很多村民在家聊天,看电视。也有午休的。没人在家的,我们都把资料端正的放在大门旁边的窗户上,看到有人在家的,我们都大大方方的送到主人手里,并叮嘱村民:“好好看看,很重要的事,明白就是福,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份资料,而且要转给其他的家人看。”其中有一个村民独自坐在屋内,我送给他时,他双手接着,连忙打开,并留我喝口水解渴,随后连忙就要去拿茶壶沏茶。我说我要赶路就离开了。他把我送到门口,并不断的说:“这大热天的,喝了水再走啊”。还有另一个村民,同修递给资料时,他在自己的衣服上擦干净双手再接过资料,连声说“谢谢、谢谢”。每个亲手接到资料的村民,都目送我们走远,连声说谢谢,笑容可甜了,生命得救后的喜悦比烈日里的冰水更清爽。

回到家后,家人都说我俩象被开水烫过一样,满脸通红,脖子手臂明显的分开两条界,几个月后才恢复过来。

三、白发苍苍的老人也在等这一天

我和同修再一次到另外一个村里发资料救人。这个村有点零散,我和同修分两头派发,我从里往外发,她从外面发。(去不熟悉的村时,我们都会一起发,不走散。)

发着发着,突然听到一些嘈杂的声音,几分钟过后我看到前面跑来一个男人,急急忙忙的象是找什么,我当时下意识觉得来者不善,马上打出一念:“定”。然后就快速从他身边走过。后得知,同修在发的过程中遇到一个不听真相的世人阻挡她发资料,同修严厉的对那个人说:“你不要害人,你不想看,别人要看。”原来,我往回走碰上的那个男人正是同修说的不听真相的人。

当我走出不远,看到一家小卖部里坐着七、八个人,有说有笑,我大大方方的走進去笑着问:“你们在开会呢?这么热闹,聊啥呢?”大家一听,更乐了,我随手拿出两份资料送给最年轻的中年人和他旁边的一个男人,并告诉他:“你负责读资料给这些人听吧”,他接过去笑了,其他人一听说让他负责读,笑得更大声了。

在我往回走出去时,看到有个村民把手中的扫把一放,屁股往地上一坐,就在家门口看起同修发的资料;路过一老式屋子时,看到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就地而坐,头凑在一起共同看一本真相资料,两人轮着翻页的看着,当翻到有大法弟子炼功的场面就不停的说:“这些人啊,好多人啊。你看啊,看得清吗?”另一老人说:“看到了啊,是好多人哟。”后听同修说这两老人不认识字,同修就让老人一定要保管好让识字的年轻人读来听。白发苍苍的老人也在等这一天啊,看到手中的资料就象宝一样开心的笑着,牙齿露着缝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之后的日子里,同修在城里面对面讲真相,经常碰到很多都是以前進村派发过资料的村民,他们進城做买卖,同修三言两语就劝退了,而且很多都说在村里收到过书(就是我们发的小册子)。

生命来世不容易,走过蹉跎岁月,不就为等大法弟子救度吗?放下观念走出去,总会有你要救度的人。

“形势逼人,那么多生命等着你们救度,我非常的急!”(《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来在世上的生命,当不上人,当动物、当植物,都等着大法弟子救度。你们做不好啊,不只是你们自己做不好,你发愿要救度的那些生命,都将失去机会。你们责任重大,未来等着你们,宇宙众多的生命都在等着你们。”(《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对珍惜大法书籍的一点思考

随着海内外大法弟子洪法和广传真相,越来越多的人走入了大法修炼,他们来自不同族裔,不同肤色,有缘相聚在一起,感恩佛法的无量慈悲,身心得到了净化,心性得到了升华,指导修炼的《转法轮》等大法书籍,自然也就成为紧俏而无比金贵的宝书。

我知道,海外同修尤其是新学员,想得到修炼的经书还不是太困难,因为有专门提供大法书籍和音像的“天梯书店”(网店http://tiantibooks.org和曼哈顿西三十街),都是公开和正当经营的负责任的书店;而眼下处在迫害时期的大陆,目前就没有这般幸运了,查抄、封禁、毁损,直到今天还时有所闻,中共谤佛谤法的恶行,在各地还在邪恶的发生着,因此,眼下许多明白真相的世人,想修炼要得到一本《转法轮》,还真不容易,因为没有公开的流通途径,没有正常经营的书店,有的甚至很难得到大法的资讯,无法联系到制作书籍的同修和资料点,这些因素都在阻挡着世人入道得法。

大陆由于信息交流的封锁,我看到有这样一种现象:有人好不容易请到《转法轮》后,内心很激动,也知道大法书来之不易,但到手后,时间一长就不够珍惜了,有一次回老家,我到一位老年同修家串门,進屋后看到《转法轮》就放在茶几底下,周围瓶瓶罐罐,水果点心,吃的用的,堆放在一起,拿起《转法轮》一看,很多页面上都留有看书时浸渍的手印痕迹,页角的折痕也很明显,使得整本书看上去比原来厚了不少,也旧了不少,当场把我心疼的,再没心思干别的,坐下来就与同修交流这事,最后,我帮同修平复了书页,但一些汗渍没法去除了,同修看了也挺自责,挺后悔的,随后,我告诉同修一些具体的注意事项,才离开同修家。

师父在谈到《转法轮》这本书时,曾告诫过我们:“过去听课时有的人把他坐在屁股底下,你还认识不到这部法是什么,当你认识到了的时候,你发现这一切都是非常严肃的。”(《休斯顿法会讲法》)象这种情况,我觉的或许同修请书时,当事的同修没有及时说清楚,或许同修说过了,自己没记清,没有听明白,不经意间造成了这种不该有的现象。

以往同修给我说过这样一件事:一次,同修的朋友觉的法轮功很好,说自己也要学炼,要请一本《转法轮》,那天约好后,朋友高兴的来了,没等同修说什么,朋友接过书,手指习惯性的蘸了蘸舌头,便开始翻看起书来,同修看后,及时纠正了这种不良做法,谁知这时屋内电话响了,同修赶忙去接电话,就这一会的空当,朋友顺手拿起桌上的笔,在书的扉页上写上了当天的日子,同修一看怔住了,急眼了,转身找了一个新的手术刀片,小心翼翼的,好一阵功夫,才轻轻的刮去,接着,同修详细的告知朋友今后如何敬法学法,才郑重的把书送还给他,并顺便给了他一个那种小莲花的书签。

现在大陆不断有新学员走進修炼的行列,他们首先要请的书就是《转法轮》,在此希望制作大法书籍的同修,对请书的新学员多上上心,详细叮嘱一下有关注意的问题,欲诚其心,先诚其意,要修炼,就要有一颗敬师敬法的心,比如,大法书别乱涂乱放,别弄脏弄坏了,学法时,要洗净手,再打开大法书,要诚心诚意的学,不要边学边唠嗑,或边吃零食、嗑瓜子等,学完法后,尽量把书放在干净清静的地方,别放在低矮简陋之处,以免弄湿弄脏,或被小孩够到后不慎弄坏,等等,目地是告诉新学员,《转法轮》不是常人普通的书籍,是指导人修炼回升的大法,一定要珍惜,要敬重,要爱护。

其实在这方面,我们已有过切实沉痛的教训了,迫害之初,邪党毁了多少大法书啊。值得欣慰的是,随着同修持之以恒的大面积的讲真相。明白真相后,许多人良知在复苏,危机关头,他们对学员、大法书,以恰当的方法保护。这种善行义举为自己和家人积累着无边的福德,记得二零零一年迫害发生后,我的一位同学就从邪党准备毁掉的大法书中抢救出了许多本《转法轮》,因为他邻居当时是某公安局的副局长,其妻子得了绝症,还到北京大医院治疗过,无望之中,就是修炼了大法才好的。他亲眼所见,根本不是邪党对法轮功诋毁宣传的那样。

一个人从常人走入大法修炼,每一步的提高靠的就是《转法轮》,这是师父给人留下的一部上天的梯子。其实,自古以来,世间就不断流传天书之说,但到底什么是天书,人们概念还是模糊的,大概的意思是,天书是至高无上,超越世间凡理的,如稀世珍宝般的无比珍贵的书,天书中蕴含了诸多高深的天机,得到天书的人,应是德高福厚,继承了祖辈的福份,读懂天书,能使人超凡脱俗,开智开慧,生命的境界会由此得以提升。而今,正广传于世的高德大法《转法轮》,就是真正能使人返本归真的天书,有缘得到,万勿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一定要珍惜啊。

各位同修,本次節目的最後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我从二零零八年到现在每年在国外住半年。来国外是给女儿带小孩儿。由于不会开车、语言不通,给自己修炼证实法带来很大的障碍。用句不恰当的话形容,自己真的象只困兽,心里那个急呀。没有办法全身心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也是一种苦啊。曾经很羡慕在商场卖“神韵晚会”票的同修,只觉得能全力做好三件事是最最幸福的!在国内证实法的项目到处都是,随时随地都可以面对面讲真相、发光盘、使用真相币、贴不干胶、打电话等等。而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只能够上网聊天讲真相或打打电话、跟女儿出去发点“特刊”。前几年网上聊天讲真相效果还算不错,可现在由于邪恶的封锁,或者心性的问题,根本加不上“朋友”。有时候学法跟不上,小孩闹腾、再加上女儿不精進,自己心性就守不住,心静不下来,三件事受到很大的干扰。曾经有同修问过我,为什么不留在国外,国内外同修都有。我实话实说,国外没有我用武之地。我从法中体悟到:修炼,该去的人心、该有的磨难,在哪都一样,只不过换种方式而已。我想说的是,如果象我一样条件的同修能不出国最好不出来,太影响三件事了。换句话说,我这还不需要考虑生活问题都这么艰难,如果再为生活奔波,那就可想而知了。

    ——《也谈大法弟子出国问题》

◇有个号头口出狂言,我说,嘴上有德,是为你好啊,他又狂又无所谓的样子,还给我几个下马威,看我平静祥和,别人给他讲我的情况,他明白后也表示了歉意,也常说法轮功都是好人。大家都劝我别给他讲,他阴晴脸一翻就麻烦。他每天去伙房帮工,到走的前天晚上,我发正念清除旧势力与三界内阻碍众生得救了解真相的乱神,我说,老弟啊,你这人本性善良,咱还处出感情了,这心里话要不说出来觉得对不起你,这邪党极度腐败,天灾人祸不断,谁明白真相谁得救,只有告诉你真相才觉得不枉咱朋友一场。他说,我信佛,你别给我讲法轮功。我说,你信佛好啊,你的道德底线还在。我修的是佛家上乘大法,咱们不矛盾,法轮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上亿人修炼,很多都是专家学者博士国际名流,很多都是追求人生真谛,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当走進大法后才找到答案。然后讲到三退保平安。他说:“我与邪党无缘,我爹和我哥都是邪党党员,回去劝他们三退,我听你这一讲还真的耳目一新。”我给他背颂了《洪吟三》中的<话有缘>、<红尘似海>。他说,李老师是啥境界呀?我又给他背颂了《洪吟三》中的<还原>、<谁识>。他激动的说,我算开眼界了。我说,我一直给你说,讲话要有分寸,我真的是为你好,他连忙作揖打躬说:“李大师呀,我这个人自由惯了,口无遮拦,胡说八道,我向李大师认罪了,我以后一定改正,永不再犯,我已经知道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回去一定找本《转法轮》看看。”他又问,李大师是在美国吗?他又对着美国方向拜。有人说,你还怪认真呢。他说,我相信李大师能听到。并深深作揖鞠躬,使全屋的人精神振奋。

    ——《讲真相否定迫害 正念闯出拘留所》

◇为了让新手同修能坚持上平台打电话,RTC平台做了新手值班安排,这个安排必须得一个一个去跟同修交流,让他们认识上来,能参与值班,经过交流,新手同修都觉得这样安排很好,一一的参加值班。心想同修参与了值班,应该就会坚持按着值班时间上来,没想到有一些同修虽做了值班安排,却不见上平台了,有的不来,也没打声招呼,甚至连络不上,心里开始有压力了,也开始有了负面想法,觉得都是修炼人,怎么没有说到做到?怎么没有做到真?也不想想多少同修付出了多少精力,牺牲了多少打电话救人的时间,为的就是帮助他们跟上正法進程,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救度众生。怎么没有做到善?一有干扰,就放弃不想坚持呢?怎么没有做到忍?这些负面想法不断的翻出来,压力就越大。静下心来想,肯定自己有什么心,师尊在讲法中一再告诉弟子,遇事要向内找,同修没按排班来值班,我为什么会有压力?为什么会动心?不就是自己有什么心吗?于是开始向内找,一下找到自己有太多的人心了。如果同修没上来值班就会想,平台同修们一定会觉得我不会负责,有爱面子的心。反之就会说我做得好,有爱听称赞话的心,有显示心、有抱怨心,我惭愧的原来自己一直没有用纯净的心在做,怎么不被旧势力钻空子干扰同修呢?我赶快归正自己,纯净自己的心。……我体会到不带有任何观念去帮助同修,真心关心同修,就算同修没上平台值班,也要用正念加持,帮她发正念,不受任何干扰。这样的正念和关心,同修感受到了,有的上平台了,有的回消息因忙于神韵或其它大法项目,有时间就会上来。现在值班的同修也比以往较多人参加了,而且大部份都能坚持按值班时间上来。我再次体会到不是我会不会做,而是自己心态问题,“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来于法中,精進做好三件事纯净自己才能做好每一件事。(有删减)

    ——《在打电话救人中扩大容量》

◇我坐下来,心里很乱,默默的想:怎么办呢?我一直在怎样对待病业当中的同修这个问题上很矛盾。一方面我明白不应该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另一方面,我又经常感到力不从心,我有时候想是不是我对同修太不宽容,还是我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到底是什么地方上法理不清呢?到底我有什么样的人心与执着在挡着同修呢?我还有担心常人家属不理解的执着,其他家人同修的离世问题上,曾经引起常人家属的不理解。坐在那里,我想这个问题不是自己的,不好把握啊。忽然我明白了,我把眼前这一切假相当成同修的问题了。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这件事就是我的事,是我的事就该向内找,我有什么问题?我的问题就是同修贪玩的问题我也有,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让我看见就是提醒我也要去掉这个人心;我的问题就是太担心同修出现病业了,缺乏坚定相信师父、大法威力的心,缺乏相信同修战胜魔难的心;我的问题就是没意识到我也能承担好自己该尽的责任,在旧势力的迫害面前、在同修痛苦的时候,我否定和清理旧势力一样有效;我的问题还有不够注重好好发正念,清理好自己的空间场,以至于没能承担好自己应该清理的宇宙范畴,以至于也给同修带来了麻烦等等。当我从内心深处把整件事当作是自己的事,自己的责任,自己在正法修炼中所必需面对的问题,真正的向内找时,突然感觉心里平静祥和,眼前同修的痛苦真的只是暂时的假相。我又短时间的炼了第五套功法,然后再次发正念。发完正念,我心里非常踏实,同修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过了几分钟,同修睁开眼睛,对我说:“我感觉好多了。”声音正常了。常人家属也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遇到同修病业问题也要向内找》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