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679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5年2月24日
节目长度:53分48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2,875 KB

50,44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北京大法弟子的文章:中共网络封锁与攻击神韵网站失败

年初几天来,国内网络翻墙纷纷受阻,而今天又看到神韵网站抵挡住了中共骇客的進攻,并堂堂正正的向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提交报告,让他们介入调查。

神韵是师父亲手带着做的项目,也是我们大法弟子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的一个榜样。但面对年初的国内网络封锁,我们许多大法弟子真的是被封住了,而且我个人认为正是由于我们国内大面积被封锁,才让邪恶有机会腾出手来发起对神韵网站的攻击。

从师父的法中我们知道历史是重复的。三千年前商末周初交替之时,狐狸精妲己祸乱朝廷,正是在此背景下上演封神榜。与小说《西游记》不同,封神榜不注重描写个人如何修得正果,而是如何配合天象,尊师命,在兴周灭商的大历史中做出自己的贡献,完成使命。许多神仙一出场就已经修好了,尊师命下山助姜子牙伐纣。其中有一段情节是到最后玉虚派的众门人,包括第三代的哪吒等都要進入一个“万仙阵”,各凭本事破阵。闯出来就出来了,闯不出来也没人能代替。

想想目前的邪恶封网,很象是一个“万仙阵”。如果都象现在这样大面积被封住,出不来,我们也对不起师父用巨大的承受为我们换来的修炼时间的延长呀。不但没有能助师正法,反而让邪恶腾出手来攻击神韵网站。

好在我们还有师父传给的法宝——向内找。目前还有机会向内找。我个人认为这与我们大陆学员中的一些人,长期对明慧网没有正面认识有关系。目前许多对明慧网的抵触中有两种表现:一种是明着反对明慧网,公然办一些网站混淆视听。这种情况还好辨认,他反对明慧网,别人也知道他在反对,自己学法去衡量做出自己的选择就行了。但另一种情况就是隐性的抵制明慧网。表现就是平时几乎不上明慧网,只是去明慧网上下载师父的新经文,至于明慧网发出的公告、通知类的消息,一概不配合,甚至连四个整点发正念的要求都不配合,说什么“那是明慧网提出的,不是师父亲口要求的”。但他们以“注意安全”为借口,还所谓好意的“提醒”新学员不要上明慧网,或者暗示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水平太低。这种表面上不说反对,但实际行动却起着抵制明慧网的作用,更是具有隐蔽性和欺骗性。不管是有意这样做还是无意造成的,都是消极抵制明慧网的行为。那么这种状态持续时间长了,负面作用大了,直接就促成了邪恶要大面积封网。因为邪恶搞破坏的一个最大的借口就是说我们大法弟子的根本人心还隐藏着没有暴露出来。而我们又是修主意识的,自己的抵制明慧网的思想、行为意识不到,又怎么能突破这种网络封锁呢?

所以我认为是不是我们都好好想一下自己平时翻墙的动机是否纯净:是主要上明慧网,配合明慧网跟上正法進程,还是借助翻墙出来满足常人心的涉猎、打发寂寞的时间?即使每天上明慧网,是走形式应付一下,还是发自内心的圆容明慧网?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天娃談关于大陆资料点建账的一点想法

在一次本地的交流中,有同修提出大陆资料点也应该记账。我当时听了很吃惊,一再追问,这个账该怎么记。我为什么对建账问题这么敏感?因为我在这问题上是吃了大亏的。

二零零二年我全家四口被迫害,起因就是这个账目。当时因想在当地建个自己的资料点,很多同修都主动出钱,母亲同修是会计,对管理钱轻车熟路,为了让钱的来龙去脉更清晰,我们保留了所有买电脑、机器的收据,还有同修拿钱的账目。当时的想法是想对同修有个交待,让同修知道这钱用在哪了。我们因外地同修电话牵连被非法抄家时,邪恶進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了装有这些收据和账目的抽屉。那次不仅我一家四口被非法判刑迫害,牵连了当地的很多同修,还有个同修在监狱里被迫害致死。《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我学过四、五遍,这次我又学了两遍。逐渐,头脑中的思路清晰了。又一次与同修交流后,达到了共识,因想到也许不只是我地有资料点想建账的想法,其它地区也可能存在这样的情况,所以談出来与同修切磋。

个人理解,健全财会制度,有严格的管理制度,就是要有会计,有出纳,动用一笔资金还得要经理或领导签字监督。目地只有一个,就是监督作用,互相监督,不在资金上出问题。而且国外大法弟子的项目最初都是大法弟子拿钱做,项目走向正轨,挣出这部份钱后,以后再赢利的钱,大法弟子是可以作为福利开支用的。所以必须有清楚的账目才行。而大陆资料点大多是家庭式的,无论是钱、账还是采购都是你一个人的事,同时,在大陆,大法弟子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也不牵扯花了多少钱、赢利多少钱的问题。有的同修说只记流水账,不说明账目的明细,那作用是什么呢?所记的账目一旦落入邪恶手里,就是被邪恶钻空子的地方,邪恶对资料的资金来源一直是最感兴趣的事。个人认为只要把自己的钱与资料点的钱分开就可以了,自己再急需钱,也不能挪用资料点的钱,个人用钱时就当你手里没有资料点的钱,你可以向别处借,但绝对不能挪用资料点的钱,就象出纳员再需要钱他也不能用公司的钱,一旦用了,无论用多少,用多少时日,都是挪用公款,违法行为。

在这里我顺便再提一个建议。有些同修因长期相处,在常人中婚丧嫁娶互相来往,随礼,很多同修的礼单上就记了同修的名字。我地曾有同修被绑架,礼单被邪恶抢走的例子,虽说还没有后续的迫害,但这也是个隐患。不是不让同修互相往来,而是要理智一些,可以不记同修的名字,或只记个化名,自己知道是谁就行了,尽量的注意同修的安全。

让我们堂堂正正的走好最后的路,不给邪恶任何钻空子的借口。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北京大法弟子談看到真相资料制作质量差被丢弃的一点感想

因为以前看到同修写有关于资料点由于邪恶的迫害,生活的非常艰辛,想我退休后一定要去资料点。(那是零六年的想法)也许是师父看到我这颗心、也许是我曾经发过这样的愿,真的实现了,只是没出家门。

因为做资料,所以对路上被丢弃的真相资料非常敏感。现在把我最近一、两年捡到真相资料的情况和自己的一点感想和同修交流。

第一次看到的是一张《明慧周报》,黑白版。第二次是一张A4纸,上边是自己改换的版面,密密麻麻有二十二个内容,看着都头晕。第三次也是一张A4纸,上边也是自己改换版面,密密麻麻,但多了一张从明慧真相小册子上直接取下的一页,页码都在上面。第四次是一本《走出误区》的明慧期刊,印刷不清晰,装订时中间只订了一个钉。第五次是用一张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份出版的《北京真相》包着一张小《九评》(光盘)。第六次是一张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份出版的《“三退”与平安》,里面夹着一本五月份出版的《明白》,《“三退”与平安》第一版中间的图像是一条一条的横线(打印时出的问题)。

后三次是在一个星期之内捡到的。看着被捡回的真相资料,心情很沉重。

一份好的真相资料,从选材、排版到发放,凝聚了多少同修心血,却因为在制作的过程中不能尽职尽责,造成严重质量问题。非但没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反而还把众生往下推了一把。师父告诉我们:“你一定要尽心尽力的做好你该做的事情,那整件事情就会做好”(《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扪心自问,我做到了吗?!我们责任重大啊!

回想以前:自己也真的是在各种借口的掩盖下没能达到法对我的要求,我会把这些捡回的资料收藏好,作为警钟,提醒自己今后不要辜负师尊对我的期望,履行好一个大法弟子的职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談对重视手机安全的一点体会

有关手机安全的问题,这些年同修在网上已做了很多交流,也出过专门的册子,做过专题的交流。手机安全在当今邪恶无孔不入的迫害下,关系到同修自身的安全,关系到所联系的其他同修的安全,也关系到资料点能否安全正常的运作,说到家,手机安全,是我们证实法中任何时候都不可忽视的一项内容。

电信科技的高速发展,是世界性的高端趋向,技术越来越精细化,操作越来越简单化,精准度也越来越高,手机一旦被监控锁定,定位是很容易的,误差也很小,这已不是什么高科技的东西了。前些年,我地一位同修,她知道自己的手机是在邪党监控黑名单上的,有一次,偶然得到高中时一位同学的手机号,她便用自己日常使用的手机(其实同修有专用的真相手机),给她发了一个真相短信,而同学借着短信,又把电话打过来了,同修觉的通一次话也难得,图省事,就在电话中把“自焚”事件、活摘器官事件等等,一个个说给了她。约莫十几分钟的功夫,她发现周围来了几辆可疑的统一装备样式的车,在她附近转来转去的,同修迅速摘下电池,离开了此地。

手机的定位和监听,不是什么新话题,问题多出在侥幸心理和心不在焉上,觉的三句两句的,或者一次两次的,不会有什么事,还有的,觉的自己不是什么重点人物,不一定在邪党的黑名单上,手机应该是安全的,其实,这些想法都是片面的,存在安全漏洞的,有些流离失所的同修,或被重点监控的同修,邪恶为了及时掌控信息,甚至连其主要家人的手机,都处在他们的监控之中,这不是什么秘不可宣的事了,在邪恶看来,手机是便利生活的工具,需要随身携带,与其耗费人力物力人为的跟踪,还不如手机监控来的方便、隐匿,监控的低成本,网络的宽范围,信息的快捷,时空的随意等,使得邪党多年来一直没有放松手机监控这种手段。

有同修说,有些项目的事,或是交流会的事,我在电话上说的很委婉,很隐喻的,邪恶不会知道,不会察觉吧,其实,邪恶只要知道你是修炼大法的,出于职业的本能,监听中,他们会把你的话作为法轮功情报的第一选项,再综合当时的场景、事由、人员等,来加以比对分析和考量的,从而得出一些可能的结论性的东西,就是说,这种方式即使没有直言敏感话题,也不是万无一失,万全之策,虎视眈眈的邪恶,也有可能给同修乃至整体造成安全上的威胁,阻碍和破坏我们要做的正事。

手机监听,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即便现在常人也不觉得是什么秘密了,打开网络,随便一搜,就可看到各类监听软件、监听卡、监听器的,随买随卖,到处都是,因此,现在常人中某些商务和事务性的活动,为免信息泄漏,为免商机流失,很多情况下都在躲避手机窃听,何况我们讲真相救人,人命关天,事不可待,更应该加以重视和防范。因为安全的疏漏,不仅会给我们带来资材的损失,还会给众生带来救度的难度,给恶人带来难以赎回的罪业,这是师父不愿看到的,重视手机安全,对同修负责,对整体负责,不为自己找借口,找托词,事事从法上出发,稳步地走好正法修炼的路,就是正念正行的体现。

大陆同修某些整体证实法的活动,往往布及范围广,人员参与多,时间相对集中,区域情况复杂,因此,手机安全自然是不可忽视的因素,我们不能单靠协调同修的敦促,有的同修碍于情面,有时看到敏感场合下其他同修带着手机,也不愿提醒一句,善意的给指出来,是合乎情,还是合乎法,事关整体的状态,事关救人的效果,每位同修都应视手机安全为己任,才真正是为法负责。

在手机使用上,有时同修无意的疏忽,也是需要注意的,如交流会忘记带在身上的手机,没有及时卸掉电池,在未切断线路的座机旁交流等等,从技术层面上讲,就象身边有个窃听器一样,轻则带来安全隐患,重则造成整体损失。我们在这方面,已经有过多次教训,网上也多次报道过。那时对自己、对同修,不仅是痛悔和痛心的问题,从法理上讲,自己也要为此负责任的,一旦造成较大损失,怎样弥补?怎样弥补得了?所以,我们真得从心里重视,从行动上做到才行。譬如,证实法中确有重要事项需要协调,要勤于行,尽力当面联系,面对面切磋和交流;慎于言,不在家用通讯工具中谈论相关的敏感话题;修好口,避免在群体范围中无意义和不适当的扩散;重安全,重实效,重长效。

其实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人,没有私利,有的只是同修无怨无私的付出,是邪恶窃用整个国家资源在搞这场迫害,在这一点上师父也讲过:“我们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没有怕世人知道的,我们也没有违反法律的事,但是对于邪恶来讲,我们也不给你行恶的机会。对于邪恶来讲,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叫邪恶知道,所以有很多时候大家还真是得注意。”(《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手机安全的交流,为的是证实法的理性和无漏,目地是不让邪恶钻空子迫害,更有力更广泛的做好讲真相救众生的事。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談关于发放真相光盘的一点建议

我是一个开小饭店的大法弟子,因我的饭店对面盖楼施工多年,所以近几年来到我小店吃饭的民工很多。前几天,有两个来我饭店经常吃饭的民工又来了,因为那天人比较少,我闲下来和他们聊天,话题自然就说到法轮功方面了,我给他俩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三退保平安等。他俩告诉我,有两个女大法弟子去工地宿舍发光盘,发了很多,过后工人们都扔了。他俩说:你们发点实惠的,比如真相资料小册子、护身符什么的,晚上没事干我们轮流看,差不多工人都看,没机子,光盘也看不上,所以人们都扔了。

我对他俩说:“现在看不了,留着以后回家看,别扔了呀。”我问他们:都扔哪了?你俩带我捡回来吧,他们说都扔垃圾堆里了,前几天下了一夜雨,都泡坏了,光盘贴也泡的掉下来了。我说,坏了我也要捡回来的。一人说都好几天了,垃圾都推沟里了,早没了。我听了很伤心,告诉他们如果再发现被扔掉的光盘,你们一定要帮我捡回来,你们也是做大好事,如再有大法弟子去工地或宿舍发光盘,请你们告诉她们,我们想看资料、小册子、想要护身符,把你们的想法告诉她们。大法弟子会想办法给你们送去的,希望你们多和大法弟子沟通。

这种情况以前听民工也说过,我也没当回事,现在又听他们说这件事,也不是偶然的,也许是让我把这件事情講出来,让我们大法弟子在今后的助师正法这条路上做的更好,更理智,多站在众生的角度想问题,因为我接触民工多,能直接知道工人的反馈意见,比如有的民工看见电线杆上写的“法轮大法好”,他会大声念“法轮大法好,李大师好!”有的民工说:“你们炼功人都很善良都是好人。”我真为他们明白真相而感到高兴。

当然也有不听真相的,乱骂的也有。碰到乱骂乱说不听的人,我会告诉他们,有句古语说的好,信神不信神别糟蹋神,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多了解,别说三道四的,对你不好。他当时就不乱说了,因为时间有限,我简单的和他们说几句,我觉得民工反馈的意见很珍贵,这些信息告诉大法弟子怎样做会更好,救人更多。

我开小饭店也有几年了,平时给工人光盘,他们多数不要,说离家远,住工地根本看不上,我说光盘看不上,看小册子吧,你们住工地也没电视,拿几本小册子资料看看,了解了解情况,消磨消磨时间,买份报纸还要钱哪,这么精美的小册子资料免费送给你们看,你们多幸运啊。他们大多数乐呵呵的拿上了。

我非常敬佩走出来讲真相、面对面发光盘的同修,同时也希望去工地讲真相、发光盘的同修,也和工人们多沟通,问寒问暖,问他们能不能看光盘啊,如果没机子看光盘,那就给他们一些真相资料看看吧。

下面请听辽宁大法弟子的文章:整体归正同精進正念劈山破邪恶

最近我们地区出现恶性绑架事件,多名同修同时被迫害,给我们当地救度众生造成很大损失,给同修心理也造成影响。今年又陆续有多名同修在讲真相时被恶意构陷、关押在看守所,意图加重迫害。我们在心痛之余都应静思,现就我个人和看到的一些不足与同修交流,以及时归正,坚定的破除邪恶。

一、长期养成的安逸心

就我本人和接触到的许多同修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安逸心,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修炼不象当初得法和迫害初期那样精進,不能严格要求自己,随着正法时间拉长,个人的修炼却越来越懈怠,每天三件事都在做,但却象完成任务似的安于现状,没有了初期的热情和为法能放下一切的坚定的心。

正法修炼环境有所宽松,可人心欲望也在增长,精進的意志一再减退,俗事的比重大于修炼的比重,当初救人的那种紧迫感只有听完师父的讲法时才能找回,过后又恢复原状。

不少同修有这种感觉,迫害初期,白天晚上做真相,任邪恶怎么疯狂也挡不住,浑身使不完的劲,现在就找不到那个精神头了,就象有什么东西隔住了。其实邪恶利用各种方式干扰,想方设法的往下拽毁掉我们,“安逸胜毒酒”啊,就象温水煮青蛙一样,安逸心在一点点侵蚀大法弟子精進的意志,失去了无私付出的那颗真诚善良的心。

二、对同修的依赖心和隐藏的私心

现在真相资料遍地开花,但资料点的运作包括進耗材等却没有相应的独立,往往还在依赖一个或几个同修统一進货、存放,这种依赖无形的增加运作同修的压力、工作量和实修的时间,并始终存在着安全隐患。虽然在特殊时期,这种大量存钱存物也并不是法中有的,而且邪恶迫害的这些年资料点一被破坏,就造成很大的损失,这样的教训太多了(当然这都有个人修炼中复杂的因素,不单纯这个原因),并且这种依赖心还容易无形中助长同修的很多心,这都是一点点滋生膨胀的。

大法弟子都是有能力的,但往往被人的观念束缚看轻自己,觉的承担不了,不想麻烦,不想辛苦。师父说“得你自己亲身去做、去修、去实践,辛苦是你修炼的一部份”(《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主动去做,不能等、靠某个人,这其中的背后还隐藏一颗私心,都是我们应该修去的。

在初期自己独立时都会有难度,我们可以互相沟通,互相补充逐步走向成熟(有些特殊耗材除外),只要正念正行,心系众生符合法的标准,师父一切都给我们铺垫好了。不能总存有依赖一个或几个技术同修或协调的心,这样很容易把同修推向险境。

三、做事心重于修炼

我自身就存在这个问题,把做事的多少当成修炼,并把它作为衡量个人修的好坏的标准。很多同修执著三退的数量,忽略真相是否讲到位、众生是否明白真相了。也有的同修不想放手,会点东西不想教,愿意让同修都找他做,这种大包大揽的做事心还容易阻挡同修走出自己的路。这些都需要我们多学法,在实践的过程中不断的提高不断的去掉做事心。

四、坚持自我,制造间隔

在我们地区这是一个很突出的表现,同修互相有矛盾时不能对照法向内修找自己,总是抱有个人的观念衡量同修,带着人心只看发生问题的表面现象。邪恶利用人心制造各种各样的间隔,让我们互相猜忌不信任产生矛盾,以达到不让我们形成一个整体的目地。同修被迫害,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不能再指责哪个同修,干着让邪恶高兴的事情了!

五、手机项目的偏离

语音拨打在本地开展已近三年,这是很好的讲真相救众生的方式,对于营救同修、反迫害、揭露邪恶和给公检法人员讲真相,发挥了威力无比的作用,也有效的震慑了邪恶,让很多世人明白了真相,为大法弟子進一步救度众生起到了很好的铺垫作用,随着正法進程推進,仅依靠自动拨打已不适合我们本地的救度众生了,这需要每个参与者突破自己,配合整体,直接面对面讲救度世人(当然不能一刀切),但如今能对讲的却很少,这种过于依赖语音拨打使我们迟迟走不出去面对面讲真相。

由于手机轻便,省事,相对安全,大家都愿意做,但时间一长,滋长了各种人心,如依赖心,攀比心,干事心,安逸心,有不少以前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很好的同修,由于依赖这个项目,逐渐不发资料,也不出去讲了,以至于再想做时竟张不开嘴生出了怕心,这是很严重的干扰,对当地救度众生损失很大。

还有部份过去走不出来的同修,有了语音电话后,突破怕心走出来打电话了,这真的是提高,可每天带着手机出去一圈,象完成任务似的,三件事反正也做了,可救人的效果怎样呢?修炼是要不断的升华呀。

现在本地進行语音拨打的,普遍说效果不好,有的一听三退真相电话马上就挂了,有的人听的遍数多了甚至认为是骚扰了,起到了负面的效应,并且耗费大法资源(人力、时间和资金),很多现象已经使手机项目运作不纯净了。我建议及时调整,以免越做偏离的越远。

其实并不是手机项目不好,是我们参与者的心态偏离了,调整好心态后,它依然是师父赋予我们讲真相的好方式。

六、小收音机的流行

明慧《通告》提到的现象,本地也存在,小收音机内存卡的制作,把师父讲法与明慧其它内容混排,打印出自己又重新编排顺序的目录,已不符合法的要求,当初做时我们都没有在法上去悟,提出异议应不应该这样做,只是都觉的装在一起用起来方便,虽然有些同修心里觉的不合适,但大帮哄随大流,默认了,这其实也是我们个人修炼中对法不负责。

建议同修们从自我做起各负其责,及时纠正,把师父讲法与其它内容严格分开,不是大法中的内容与修炼无关的不要再热心去传播,就是扎扎实实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们都应深刻的认识到,不是问题出现之后找不足找教训,而是发现不符合法的倾向时就要严肃杜绝。

上述种种是我自身存在和看到的一些不足,无意指责,只希望我们能共同归正,整体升华,更好的破除邪恶救度众生。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和大家分享大陆各地交流兩则

1.随手挂广阅式卡片效果很好

看了《让真相随处可见——随手挂广阅式卡片的制作使用》这篇文章,我们立即开始做,感觉效果特别好。我们做的这种卡片很漂亮,取材都是明慧网上的,内容真实又生动,可用于摆放,还可以拴挂,不管是在汽车玻璃上、单车扶手,摊位上,绿化带的座位上、公交车上、超市、商店、书店、人行道旁树枝上、公园里的树上、花上、围栏上,只要有一个小勾、一根线、或一根铁丝都可以挂上,不管什么地方都有条件挂,人见到就看,还撕不了,雨淋不湿。

还有我们做A3挂历时,有时因纸不平打坏的,也可以把不好的裁掉,中间的一段真相用来做,挂起来效果太好了,人们围着看,还真有点像海外的展板。

如果我们同修都来做,内容丰富一些,品种多一些,挂出去,到处都挂,一幅幅移动的真相展板就形成了,世人看了,也很容易明白真相。

2.都什么时候了,还能被它封住!

12月31日晚上,同修倩来我家,说网上不去,我没在意,因为那一天我已经上过网了,下载了自己需要的所有文件:每日明慧、明慧广播、新唐人网站的涉及神韵、讲真相的视频。

1月1日,我如常打开电脑上网,自由门7.51怎么也上不去了。一天下来,最多能挂上一会,但还是更新到了7.52r,我满心欢喜,上去了,却打不开网页,就断了。我还是用老办法,用旧版本一个一个试,7.28上去了,我激动的心里扑通地跳,赶紧点下载,所需要的下载一个个点下来,断了再上,折腾一天,所需要都下来了。

随后几天,7.52P,7.52R,老版本的几十个神鸽,交互使用,我不急不躁,每一天都成功地上了网,下载了所需要的所有资料,传给大家,我坚信,这个网,它封不住!

今天好多了,我一边下载,一边写此文。我们告诉人们中共是魔鬼,远离它,保平安,同修用近几天的真相讲退了好几个知识份子。

我一个60岁的菜鸟级老太太,在疯狂的封网监禁下,从2014年,我每天都上网,并下载了大量的视频音频,保存了多少年的各种资料。

我要感谢这个下载软件,他有记忆功能,每次网只要一连上一点点,他就开始下载。有一天服务器始终找不着,下载却在慢慢地進行,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都什么时候了,大戏将落幕,网络封锁这堵墙我们把它拆了,不能让它阻扰众生明真相。

各位同修,本次節目的最後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师父多次给我们讲过“修炼如初”(《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的法理,我们为什么达不到“修炼如初”呢?我理解,就是因为我们不像刚得法时那么珍惜大法、珍惜修炼的机缘了。环境相对宽松了,人手一本书了,却变的不精進了、人心也泛滥起来了。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迫害时,曾经有五年多时间见不到大法资料,后来同修传给我电子书,我每月都读十几遍《转法轮》和十几本各地讲法。觉得在监狱那样的邪恶环境能有大法书太幸运了,每分每秒都抓紧学法。其他没条件看电子书的同修,把每一篇手抄经文都当作宝贝。现在,回到宽松的环境中了,所有的大法书籍、资料都不缺了,反倒变的不珍惜了,懒散、甚至麻木了。回忆我学法最多的两年,竟然是在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后两年(二零零九、二零一零年),两年学了216遍《转法轮》和上千遍各地讲法。在宽松的环境中,却找不到那样的劲头,真该思考思考自己的修炼了。为什么非要变得那么难,才知道珍惜?老是找不回“修炼如初”那样的劲头,今天我终于知道原因了,就是没有始终如一的珍惜大法,所以就不能持续的、日复一日的坚持下去。

    ——《由邪恶疯狂封网想到的》

◇几年来,我一直与一个年龄大、没文化的同修一起学法。开始总是习惯于看到同修文化低、读法差,内心深处有瞧不起同修的想法,老是怨她,怨这怨那,而且还有急心,着急自己跟她一起学法太少,老是对她说:“法都念不好,咋修啊!”给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有一天,我学到《转法轮》中的一段话:“它是超出常人这个层次的东西,所以对你要用超常的理去要求。怎么要求呢?你就得向内去修,不能向外去找。”于是我开始在这件事上向内找,发现自己有一大堆的常人心:怨恨心、显示心、急躁心、为私为我的心。根本上自己没修,哪有什么善心呢?同时在说同修的时候,又夹杂着瞧不起人的心,证实自己比别人强的心,这难道不是嫉妒心的一种表现吗?找到这些个不好的心后,我就发正念排除它、解体它,并真诚的敞开心扉与同修交流,曝光那些不符合法的行为。同时诚恳的让她说出内心的想法,解体彼此之间的间隔,一起比学比修。从此以后,自己心改变了,再看同修就发现了许多的闪光点,同修读法也比以前好了。我真的从内心体会到师父的向内找是法宝的玄妙。

    ——《学法修心 同返家园》

◇自己对修炼精進的内涵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直认为努力学好大法,努力炼功,讲真相,而尽力排斥人中的所谓好处(包括正常的名利亲情等方面的得到),给自己画了一个苦修提高的小圈子,人为的增加了麻烦,后悟到这是人心执着圆满、执着时间的表现,是怕执着的表现,是没有真正信师信法的人心、自己参与安排修炼之路的表现,真正的信师信法是顺其自然把自己全部交给师父安排,修去人心,圆容师父和大法所要的,怎么能反过来用大法圆容你人的想法呢?认识到这层法理后,把一切人心放下,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该干什么干什么,证实大法实修自己是贯穿在一切生活工作中的具体体现。表面上看好象又回到人中去了,实质上退步原来是向前啊,就象稻苗插秧一样倒着边走边插会插得更直。

    ——《走出邪党监狱之后的一段经历》

◇和同修A(我的老板)出现这么大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促成的。我发现这么多年我一直把修炼孤立于生活之外,不关心一切世俗之事,更瞧不起、看不上整天俗事缠身的人,在内心深处我有看不上同修A的心,觉得他整天关心厂子的建筑、花草、吃的、穿的,怎么干活,怎么用人、使唤人,还爱挑毛病,脾气又不好……,简直是执着满身。看不上同修的这颗执着心在滋养着,一天天膨胀。……平时我埋头于资料点的工作,厂子给我安排的活儿好像只是一个幌子——为了做证实大法工作的幌子,我认为都是同修,同修A会理解我,心想他是厂长,我的工作只要他不挑毛病,谁也不会挑毛病,其实是党文化,认为工人都不愿得罪厂长,厂长不说我,他们也不敢。其实修炼谁也代替不了,我忽视了我们常人的这一面,也是在证实法。我们在常人社会的表现,工作的好与坏都直接关系到常人对大法的认识,

关系到众生能否被救度,如果做不好,众生都会看见的,并不是同修A替我挡着、包庇着,我修炼的漏就没人看见了。

我没有摆正大法工作与常人工作的关系,没有摆正在工作上与同修之间的关系。比如同修A检查我工作的时候,他不能说我,他一说我卫生没收拾好,我就会说他太执着于干净,一方面,我似乎在帮他指出不足,用情在帮他修;另一方面,他冲击了我那颗要好的心,一说我就炸。比如在工作上他提出一个什么建议,我马上就会把我认为好的想法说出来;当我安排好了工作,比如今天我觉得单位里没什么事了,要出去一趟,我会像例行公事一样的告诉同修A一声就万事大吉了,有好几次都忘了带电话,心里对厂子的事是一种敷衍的态度,我不会考虑我走了,如果厂子有事找我怎么办,不管别人的感受,我行我素,我甚至认为自己是在办正事,他们应该支持我。常人在老板面前一般都会毕恭毕敬、言听计从,我却表现的如此随便,我忘了自己在常人中扮演的角色,时不时的还用法理指导一下老板,不分场合,好像我成了老板的老板了。同修A作为厂长,站在他的角度感受肯定会很强烈。执着于自我,眼睛向外看,自己却浑然不知。

常人只会从表面上去看大法弟子做的如何。尤其是在工厂上班,工作干不好,做多少大法的事,也得不到他(她)们的认可,起不到证实法的作用,反而让他(她)们不理解。曾有工人在同修A面前说我“也不能光学大法,什么也不干了”,同修A作为厂长肯定希望自己厂子的同修能够做好,起到证实法的作用。我的这个状态让他压力很大,越来越难容忍,才造成我们之间矛盾的激化。这个极端性格让我在修炼的这条路上走得磕磕绊绊,魔难重重。师父看见我这么执迷不悟,该有多么着急啊!作为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同修A也在用他的方式证实法,管理好这个厂子也是他修炼的一部份。我作为同修,作为他工厂的一名员工,没有放下自我圆容好,只是一味的要求他满足我所要的,很自私。曾有同修给我三条建议:第一,不要一说就炸;第二,出去的时候告诉老板一声;第三,在工作时,把同修当成老板,不要当成同修,今天我终于理解了这些话的意思。

师父说:“我不是讲了,大法弟子放在哪儿都得是个好人吗?因为大法弟子大多数都是在一边工作、一边证实法。当然了,说我不需工作,经济没问题,家庭我也能脱离开,那是另外一回事儿。大家都是有家庭、有社会的事情要做,都在人类社会的环境中修炼、在世俗中证实法,那为什么非得要人为的不按照法的要求做呢?”(《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常人中的事也要做好》

◇我们修炼人都知道,真善忍是宇宙的大法,《转法轮》是指导修炼人返本归真的天梯,慈悲伟大的师父是至尊至敬至高无上的创世主。我是师父的弟子,必须把师父把大法放在首位,必须敬师敬法。我针对自己的思想行为,反省自己在敬师敬法方面的不足,敬师敬法应该体现在实际行动上,如学法要入心,双手捧书,一字一句的读,不中途开小差、做小动作,爱惜大法书,不乱放;炼功要认真,严格按师父口令進行,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不中途停下不炼;发正念,按照全球四个整点,遵守时间,集中精力,铲除邪恶。师父说:“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实修〉)。能做到敬师敬法,也是实修的重要一部份。

    ——《对敬师敬法的一点体悟》

◇在每次炼功时,我严格按照师父的炼功音乐和口令炼功,规范自己的每一个炼功动作,确保自己的炼功动作与师父的口令保持一致。因为我悟到,如果自己的动作与师父的口令不协调,从小里说是动作不规范、不正确,或是炼功不静,思想溜号造成的;从大里说就是没有听师父的话,就是不敬师不敬法,因为功也是法的一部份。所以我每天晨炼时,严格要求自己的思想集中到炼功音乐和师父的口令上,最大限度的达到功法口诀要领中对炼功者的要求,认真炼好每一套功法和功法中的每一个动作,哪怕站姿、叠扣小腹、结印这些细小的动作都要按要求和标准做好、做到位,因为这些动作都是每套功法的一部份,缺哪一项都不是一套完整的功法,都会影响炼功的整体效果。我悟到炼功的过程,不仅是直接修炼转化本体过程,也是一个实修和提高自己心性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修去了怕苦怕累的人心、惰性和安逸心。    ——《从消沉懈怠的病业假相中走出来》

◇我地开展手机讲真相项目已有两年。我找同修学手机的过程中发现,因为不会用,不少手机闲置起来。使用的部份手机,常人乱七八糟的软件都没有删除,操作并没有按照明慧网、天地行的要求去做,钱没少花,救人的效果不佳,而且直接牵扯到同修的安全。我犹豫了,学不学呢?本来我就够忙的,要学,就得从头学起,用什么型号手机好,使用什么系统,下载什么软件,怎样安装、怎样使用,怎样买卡,我一无所知,本地同修也不清楚。更棘手的问题是,对没有按照明慧网、天地行要求去做的这种现象。我怎么办?是视而不见?还是维护明慧网,走正我们修炼的路,不叫邪恶钻空子,保障同修的安全,更有效的救度众生呢?不少同修不会上明慧网,这些问题为什么叫我看到了呢?如果我不学手机,对存在的问题不管不问,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又省心又省劲,还不得罪同修,但这是常人的滑头。我是大法弟子,是来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我必须站在法的基点上考虑问题,正法期间不能因为个人的得失留下永久的遗憾,我要对得起师尊的慈悲苦度,再难,我也得下功夫去学。……(教的过程中)有同修认为,有的同修不看教程、不知道电话能定位时,还没有害怕的心,一看教程害怕心出来了,反而不敢做了,主张不要传给同修教程。我们切磋交流,我们不是常人做事,我们是修炼,要扎扎实实的每一步从心性上提高。同时我们必须对同修负责,谁不愿做就不做,修炼的事不能勉强。事实上同修们并没有因为看了教程就害怕不敢做了,相反又有一部份同修买了手机参与進来,学了没几天就自己买卡,开始打电话救人了。

    ——《利用手机更大范围的讲真相》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