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新闻时事(2015.7.25)

发表日期: 2015年7月26日
节目长度:23分4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691 KB

22,27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现在是新闻时事节目,今天的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四川省巴中市退休公安局长等老干部控告江泽民
-香港七·二零大游行 大陆游客震撼
-居委会领队查问诉江 捧走《转法轮》
-江泽民给多少无辜家庭造成创痛

四川省巴中市退休公安局长等老干部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最近,四川省巴中市几位耄耋之年的退休老干部向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控告前中共头目江泽民,指控其操控的“六一零”犯罪集团迫害中国善良民众导致神州大地遍地冤狱。这几位耄耋老人一个正处级干部,一个公安局副局长,一个县政协委员,一个乡政府干部,三个一般公务员。

八十四岁的周开恩老先生是原巴州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他和八十二岁的张玉芝女士老俩口在诉状中指控首恶江泽民一手挑起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运动。导致十六年来法轮功学员广泛遭受酷刑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仅仅在巴州区这个巴山小县,被迫害致死的就有八人,被判刑的有十八人(其中最高判八年的两人,判七年的一人),被劳教的七人(其中被两次判劳教的三人),被搜家、罚款三十多人。恶首江泽民对这场长达十六年祸国殃民的迫害负有不可逃脱的责任。

老俩口在诉状中特别提到,在巴州区因受骗而参与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绝灭政策而遭报的就有五人,其中遭报而死的三人。虽然他们罪有应得,而也是为江泽民垫背而死的。

周开恩老先生和张玉芝女士在诉状中叙述了他们修炼法轮功十八年身心受益的情况,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给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越活越年轻。老两口事事处处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别人失落的钱包,千方百计找到失主退还,购物多找了的现金当场退还。总之宁愿自己吃亏,也不占别人的分毫便宜。可是江泽民对这样的好人也不放过。老两口长期受到监控,今年三月六日老两口在南龛风景区被四个警察包围搜查随身手包,对周开恩还照了像。他们的子女也经常限制老两口的行动。他们在诉状中说,我们虽没有被关进监狱,可比关迸监狱还痛苦。

苟养田老先生今年八十八岁,是正处级退休官员,跟八十一岁的陈久珍女士分别向中国最高两院控告首恶江泽民。

一九九七年,陈久珍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全身多年久治不愈的神经纤维瘤、神经官能症等疾病不翼而飞。苟养田也是一身多病,前列腺肥大、尿频每晚七八次、腰痛、膝关节痛、视力差40岁戴老花镜、手脚麻痹(走路要人搀扶、手不能拿东西)、耳朵听力差等等。苟老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转法轮》奇迹出现了,所有疾病都不药而愈了。十八年来我从未报销过一分钱医药费。二零一四年,巴州区老干局对退休老干部进行体检,苟养田的体检结果使医生十分吃惊,八十多岁的老人四十岁的心脏。这么好的功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他们在诉状中指控江泽民邪恶政策对他们的无端迫害。七二零后,巴州区公安分局和巴州区“六一零办公室”的众多警察闯进他们家不出示任何手续进行搜查,抢走法轮功书籍和录音机等私人财物,把老伴陈久珍绑架到公安局非法监禁十多天,二十几个“六一零”人员警察实行昼夜轮番审讯,逼迫交代问题。自那以后苟老家经常受到抄家、查户口、跟踪、电话受到监控。每逢重要节假日和敏感日期,警察更是对他们实行寸步不离的监控。

邓建儒老先生八十六岁,是巴中市巴州区金碑乡政府干部。老人被疾病折磨了二十多年,脑神经、胃神经官能症、慢性肠胃炎,胃溃疡、肺心病、类风湿、肛裂、前列腺炎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不到一年全部大小疾病一扫而空,奇迹震动四方。亲戚、同事都闻讯赶来考察,进而也学炼起了法轮功。邓建儒为国家节约了医药费数万元之多。本来就是公认的大好事,可是人中败类江泽民却要反对并非法进行迫害。

在这次史无前例的血腥迫害中邓建儒老人身受其害。因为讲法轮功真相多次遭到绑架,抄家、罚款。

二零一三年一天,六个便衣警察非法闯入他家搜查,抢走了大法经书十五本,炼功磁带两套,师父法像、香炉、护身符、光碟四套,甚至常人的光碟、手机二个都一起抢走了,绑架到区公安分局进行逼供八个小时,后在看守所刑事拘留三十天,剥夺人身自由,在此期间,多次使用脚镣手铐把他双脚双手固定在铁制的刑椅上刑讯、逼供、威胁、利诱,强迫在笔录上签名盖手印。最后以取保候审。出狱后,时过两月,法院由五人秘密非法庭审后,判刑三年,缓四年。从此,四世同堂的和谐家庭,变成了父子反目,造成我个人精神恍惚,几乎失去知觉,身心摧残,沉冤之苦,都是被江泽民一手造成的。

几个耄耋老人的诉状要求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维护宪法,匡扶正义,除邪灭乱,让法庭回归正义,让善恶有报的天理在人间再现。要求两高院根据被控告人江泽民的犯罪行为和事实,根据中国刑法、刑诉法以及国际刑法规定,申请最高检察院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罪魁祸首江泽民等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


香港七·二零大游行 大陆游客震撼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记者郑语焉香港采访报道)继七月十八日在九龙区大游行之后,翌日,更多来自海外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陆续抵港,与港澳本地学员会合,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星期日),在港岛举行排字炼功,及以“诉江”为主题的集会和游行,呼吁解体中共、结束迫害、法办迫害元凶江泽民。

十九日下午,法轮功学员的游行队伍,分为“控告江泽民、起诉江泽民”、“和平理性反迫害”、“扬正气、祛恶狼”、“九评三退、天灭中共”、“解体中共、停止迫害、惩办元凶”以及“法轮大法好”等六个方阵,阵队中还安排法船花车、《转法轮》书籍模型、功法演示、旗鼓队和腰鼓队穿插其间,向世人展现法轮大法的美好,并以各式主题横幅幡旗,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残酷暴行。

就在整队静待出发的前一刻,现场响起节奏稳定的掌声,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伯伯沿着队伍一路走过并鼓掌打气,老伯伯说:“法轮功好呀!法轮功是讲真善忍的好人!”他表示自己是附近居民,从大陆移居香港已有五十来年,很清楚共产党真是坏极了。老伯伯说他经常看到法轮功集会游行:“每次看到法轮功就心情很好,很想到法轮功(学员)面前鼓掌加油。”

老伯伯对于在四周喧嚣闹场的“青关会”嗤之以鼻,他说因为是中共和梁振英当靠山,青关会才敢这么放肆嚣张,令人厌恶透了,也更清楚共产党的邪恶嘴脸。老伯伯说:“他们(青关会)越闹越是让人反感,反效果。”

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士表示从大陆来港不久,住在遊乐场正对面大楼,听到“青关会”用扩音喇叭不停地喧闹,特地过来了解情况,她环绕场地四周冷眼观察,不久,回到法轮功学员面前说:“我知道法轮功是好的!”她请学员帮她取了“高丽容”的化名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简称三退),很高兴地向学员道谢。

法轮功学员的游行队伍于下午二点半在天国乐团的引领下,从北角英皇道遊乐场出发,沿港岛区英皇道、轩尼诗道,途经闹市铜锣湾、湾仔、中环,最终到西环中联办,历时约四小时,沿途吸引行人、游客纷纷驻足观看。旗阵鲜明的真相,震撼许多民众,特别是大陆游客纷纷拿相机、手机或小型录像机拍摄,将这难得的一幕带回去与亲友分享。

北角国都广场前,六位中年男士聚在一起欢愉地看着游行,一面用“福建话”谈着游行与法轮功真相,他们表示从福建移居香港已有十多年,很庆幸能经常看到法轮功游行.

除了震撼与赞叹,每次法轮功学员的游行活动中,总有不少人获得新生的契机。

北角新都城正门口附近,一家子五人眉开眼笑地看着游行,法轮功学员过去打招呼:“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了解了真相,要退党保平安。”五人个个笑开怀,还没退过的分别取了化名做了三退。

在铜锣湾,一位很体面、年约六十五岁的先生对学员表示:我是信基督的,在大陆搞政治很多年了,我知道你们法轮功是好的,是共产党在迫害法轮功。他请学员帮忙用“文豪”的化名三退。

连续两日的反迫害活动,在十九日下午六点半结束。但是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救世人的行动仍将每天持续不怠,直到中共解体、结束迫害、元凶被法办为止。随着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努力,明白真相的世人快速增加,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清醒,选择与中共邪党划清界线,退党保平安,为自己保留美好的未来。时日不多,机会越来越少,还在执迷的人真该听听法轮功学员的善劝,以免到头来成为邪恶元凶的陪葬品,后悔莫及!


居委会领队查问诉江 捧走《转法轮》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

茂名居委会人员查问诉江的事,请了一本《转法轮》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下午五时后,茂名市某居委会人员到茂名市一位法轮功学员家查问关于诉江的事情,来了很多工作人员,屋内屋外都有,据称是十五日茂名市有几位学员联名控告江泽民,向高检邮寄了诉江控告资料,发的是顺丰速运,因邮递员找不到高检的人员出来接收快件(发的是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东街五号,在这之前有学员发顺丰到此也能收到),所以诉江控告资料被退回当地。

可能是当地快递员打开查看了资料的内容之后想报警领赏,当地派出所就派了一个警员和居委会领导带队还有那个快递员来到法轮功学员家查问,他们来到学员家首先就问学员: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学员很坚定的说“是”,之后学员就正念的向他们讲真相,说:我们为什么要诉江,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朱总理完满的解决了对法轮功不公的问题后,可是这个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妒嫉,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持续十六年了。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炼法轮功得到一个好的身体,这有什么不好?我以前身体有很多病就是炼法轮功好了,不用花钱打针吃苦,这多好呀,所以我们就控告江泽民讨回公道。

这个领导就坐下来向学员借了一本《转法轮》看了几页,然后,就说如果人人都能从善的一面去做人,这个社会的人民就会安居乐业,社会的风气就会好起来的。这个领导最后很诚恳的对法轮功学员说:能不能把这本《转法轮》送给我看看。学员说如果你是真心的想看,你就捧这本宝书回去慢慢看吧。他们就高高兴兴的离开学员家了。

晋州大法弟子正念对待乡干部的诉江问询

七月六日,晋州市东里庄乡宿生村中共村支书告诉本村大法弟子:乡政府包村干部找你,问你是否起诉江泽民了?该大法弟子回说:是起诉了,你让包村干部来吧,我跟他说。

村支书跟包村干部电话联系后,大法弟子接过村支书的电话跟包村干部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对方问:“你是不是起诉江泽民了?”大法弟子回答说:“是,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迫害我们(法轮功)十六年了,不让我们告,现在习近平让告(注:指当局最近提出的“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我们为什么不告呢?你来吧,我再跟你说说,我再等你一天。”包村干部说:“我急着开会去。”他就挂了电话。

大法弟子在晋州老家等了两天,包村干部也没来找她。


江泽民给多少无辜家庭造成创痛

文: 明德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江泽民因为一己之私发动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血腥程度达到了人类有史以来之最,其中一百多种酷刑和活摘器官,超越了人性的底线,骇人听闻。

然而法轮功学员所承受的苦难,远不止于此。家庭破裂、亲人被牵连所遭受的痛苦,也是他们的苦难之一。这种刻骨铭心的精神折磨,甚至不亚于酷刑缠身之苦。

在这次诉江大潮中,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在诉状中写到了这场迫害造成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苦:年幼的小孩无人照管,凄苦无助,留下长久的心灵创伤;年迈的父母担惊受怕,饱受精神摧残,最后郁郁而终,死不瞑目。因迫害造成的亲情创痛,是他们多年来承受着的生命之重。

山东乳山的冯夕兰,十六年来被警察绑架十一次,先后被非法劳教、判刑,身陷囹圄达十二年。她在诉状中如此陈述母亲所承受的苦难:二零零零年十月,我被绑架,被戴着手铐回家抄家,母亲的眼神惊悸不安,难以控制自己,浑身打颤,不会说话……我母亲去看守所看我,到看守所有近三里地的路段没有公交车,我母亲那段时间吃不下饭,精神疲惫,身体虚弱,到了看守所,坐都坐不住了……我被抓捕后,母亲在家里就象丢了魂似的,家里走家外,家外走家里,恍恍惚惚不知怎么就从门槛里仰跌倒门外,右手腕折断……(因为警察的无理骚扰)我妈以为我让恶人迫害死了,吓得浑身发软,两腿不会走路,瘫软在门口的石头上,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

而最令人悲伤的莫过于其母亲去世前的一段描述:“……我妈临去世那些天,不会吃饭,不会说话,只是睁着眼。有一分钟多的时间,我妈的意识很清醒,眼直直地看着我,大颗的眼泪顺着眼角直流,那种牵挂、放不下的心理真的让人酸楚,我和我姐他们也都直流泪。几天后母亲带着对我的牵挂走了。”

山东莱芜栾庆玲在诉状中写到其幼女无人照顾的凄惨境遇,同样令人心酸。在被关押期间,恶徒以工作和钱财相要挟,逼迫她丈夫离婚。离婚后,她们的女儿被迫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那时我女儿只有四、五岁,白天象野孩子似的一人在外边跑,晚上遇到她爸爸上夜班时,一人在家睡觉,从床上掉下来,哭一会,想想没人管她,就抱着被子爬到床上再睡。”……小女孩知道妈妈不在跟前,从来不当着大人的面哭。栾庆玲出狱后偶尔见到她时,她哭着说:“妈妈啊!我天天想你,怎么人家都有妈妈,我怎么没有妈妈呢?我想你想得在被窝里偷偷哭,在放学路上没人看见时偷偷抹泪。”栾庆玲说:“江泽民操控恶警对我的迫害使我骨肉分离,害我娘俩饱尝了人间凄苦悲凉的滋味。”

以上两个凄惨的故事,只是无数个家庭悲剧中的两个缩影。作为一场严酷政治运动的打压对象,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都遭遇了不幸,都有着痛彻心肺的经历。如在诉状中还可以看到,有的母亲精神崩溃,几度住进精神病医院;有的父亲思念亲人过度,终日以泪洗面,身体一下子衰老,什么病都上来了;有的呼唤着孩子的名字离开人世,死不瞑目。很多小孩则无人照管,受尽歧视和凌辱,甚至流落街头,可怜至极。更令人忧心的是,这些小孩本是天真活泼的年龄却变得沉默寡言,长大后不可避免地留下了心理阴影,而这些阴影或许会伴随他们一生。这些不幸的父母和小孩,都是这场迫害的无辜受难者,他们的不幸,成为法轮功学员入骨化髓的痛楚。

这里不得不说一说离婚。在明慧网上搜索“离婚”一词,就可得到七千多个结果,其中大多都是法轮功学员受迫害后的遭遇。因为中共的封锁,没有披露出来的不知道还有多少。在这次诉江案中,在明慧网每天登出的报道中,几乎都可以看到几个被迫害离婚的案例,离婚比例之高由此可见一斑。有的是直接被逼迫离婚,如上文提到的栾庆玲,恶人以工作和工资卡相要挟,威逼其丈夫离婚,以此逼迫她放弃信仰;有些是对方忍受不住多方的高压和没完没了的骚扰而离婚。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修炼自身,使得家庭和睦,许多原本濒临破裂的婚姻都重归于好,然而这场迫害摧毁了他们的家,使亲人们四分五裂,把每个人都推到了苦难的深渊。

在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自身承受着绑架关押、酷刑洗脑的非人折磨,即使在监牢之外,也有随时被绑架、跟踪的恐怖,很多还承受着失去工作的压力、流离失所的艰辛,而家庭的苦难,又给他们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令他们的苦痛雪上加霜。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是,很多人都是百种苦难同时降临。安徽合肥市吴伟明被关押多年,二零零六年出狱时,面临的是家破人亡的惨状:父亲已故,丈夫离婚,母亲病重,孩子失学,单位也没有了。

原本幸福的家庭一夜之间破裂,亲人遭难,骨肉至亲分离,甚至阴阳两隔、相见无望,这种深入骨髓且日后漫长的精神煎熬,有时甚至比牢狱之灾更容易摧毁一个人的精神和意志。无法想象,如果不是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福泽,让法轮功学员感悟到超越凡俗的生命境界,一个血肉之躯是如何能够承受如此巨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理创痛。

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绝不仅仅是绑架关押、酷刑折磨这些有形的虐杀,还有丧失人伦的亲情折磨这种无形的摧残;绝不仅仅是几千万法轮功学员,他们的亲人更是一个数量庞大的人群。而法轮功学员及其亲人所承受的苦难,不是一朝一夕,而是漫长的十六年,五千多个日日夜夜。江泽民用什么来偿还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