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新闻时事(2015.9.17)

发表日期: 2015年9月16日
节目长度:24分1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824 KB

22,79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现在是新闻时事节目,今天的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台屏东县万人声援诉江 谴责中共暴行
-悉尼民众签名支持诉江制止迫害
-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传播真相
-“你们替老百姓做了件大好事!”
-时事评论:从曹刿论战说起
-善恶有报:孙子地中海贫血病痊愈
-善恶有报:辽宁省阜新市610头目栾利民恶报死亡

台屏东县万人声援诉江 谴责中共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综合报导)为声援二零一五年五月在中国大陆掀起的诉江大潮,海内外发起“刑事举报江泽民”的征集签名活动在世界各地持续不辍的展开,各国各界人士、政要纷纷签名声援诉江壮举。

台湾本岛最南端行政区屏东县民众及政要响应热烈,迄今已征集超过一万一千多人的签名,联署举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犯下“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等多项罪行。要求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简称两高院)立案侦查,依法究办,治以江泽民应得的罪刑。

屏东县潮州镇长洪明江、屏东县选区立委王进士、民进党屏东县党部主委李清圣议员、屏东欣欣狮子会会长苏贵煌、屏东市狮子会前会长许添益等多位政要贤达,签名声援诉江,并严肃谴责中共残暴迫害法轮功,甚至活摘学员器官贩售牟利的邪恶行径。他们对于法轮功学员的道德勇气,控告元凶江泽民的壮举,表示尊敬与赞佩,并且疾声呼吁国际各界都能发出正义之声,以实际行动支持声援诉江义举。

潮州镇长洪明江表示,“人出生即拥有人权,是任何人都不能剥夺迫害的。法轮功是很好的修炼团体,却遭到中国共产党“妖魔化”,(中共)这场反人类道德的迫害只能用“莫名其妙”四个字来形容。而在中国道德沦丧的教育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却成为活摘(器官)的合理借口。”

洪明江义愤填膺地说:“活摘器官是邪恶至极!人类社会不容许这样残忍、残暴的事情发生!”十几年来法轮功学员透过各种管道讲真相、和平理性反迫害,为信仰真理而努力不懈的精神,以及今年五月在中国大陆掀起了诉江壮举大潮,洪明江说:“我在这边要向法轮功致上最高敬意,加油!”他疾声呼吁:“只要是人,基于正义良知,都应该站出来声援!”

屏东市狮子会前会长许添益表示:“活摘器官当然这个是很不道德,很不人道的行为,应该是身为每一个人类,都要去谴责他 。他(中共)没有人权,他就是随便跟你扣个帽子就把你抓去了,如果他(中共)重视人权,当然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许添益说:“我们要声援(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民进党屏东县党部主委李清圣议员,长年关心法轮功真相并且支持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得知告江大潮的讯息后,不只他个人支持,县党部多位行政人员也纷纷签名声援诉江。李清圣表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现今全球掀起告江大潮,当今中国领导人应正视此诉求并有所担当,将江泽民绳之以法,还法轮功清白与公道。

立法委员王进士表示:“人权是普世价值,从多位迫害法轮功官员的相继落网,以及香港大规模的诉江游行,到中国微博解禁控告江泽民的新闻,都可看出诉江是一个全世界的趋势。”他说:“国际各界都已经渐渐获得回应跟重视,(中国)两(高)院那边也很重视这个案子,当然希望(法轮功)能获得平反。”

据不完全统计,迄今,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向中国两高院递状控告江泽民已超过十七万人(由于中国大陆网络封锁和资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来自各界人士的正义力量也不断涌现,单就亚洲已有超过三十五万人签名声援起诉江泽民。声援诉江的联署行动仍续进行不辍,许多签名声援的民众信心坚定地表示:“我确信(审江定罪)这天一定会来!”


悉尼民众签名支持诉江制止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明慧澳洲记者站报道)随着国际上诉江大潮的涌起,澳洲民众支持和声援诉江的人越来越多。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下午,法轮功学员在悉尼市中心的市政厅前(Town Hall)讲真相活动中,三小时内就获得约四百五十人签名支持声援中国民众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他们表示:我们完全不能接受这种恐怖的迫害,任何人都应该做自己能做的来制止迫害。

如往常周五下午一样,悉尼法轮功学员以真相长城,法轮功功法展示和征签的形式向过往行人讲真相。年轻女士郝普伍德(Chantal Hopwood)在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后表示,这是她第一次知道在中国发生着如此残忍的事情,她说:“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这样的迫害根本就不应该发生。这些人(法轮功学员)的炼功看上去是那么安静,祥和,怎么也无法想象,竟然用如此恐怖的迫害对待他们?”霍普伍德女士在请愿书上签名后表示,活体摘取修炼人的器官是不能容忍的。一个国家政府做出这样可怕的事是完全不应该的。如果可能的话,每个人都应该签名支持。

她还说:我觉得我必须签名(声援诉江),支持制止这样的迫害。而且,不管是政府也好,民众也好,任何人都应该做自己能做的,支持你们,制止迫害。

一位刚从中国来澳洲上大学的女学生,在法轮功的真相横幅前停留良久,认真阅读。她告诉法轮功学员,这些信息在中国是看不到的,因为中共把海外的网站都封锁了。她询问了有关法轮功的很多问题,感到非常吃惊的是,如此可怕的迫害竟然在国内暗中进行着,中国人却都不了解真相。她为有一些法轮功学员能够来到澳洲,获得人道保护而感欣慰,但是,对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仍然在中国大陆受迫害感到难过。她不仅在声援诉江的请愿书上签了名,并且一再表示,我会上网去了解更多的信息。

还有一位男士从真相点的一端慢慢走到另一端,仔细阅读真相信息,然后走到法轮功学员面前,拿过请愿书,在上面签了名。他说:“我是从英国来的,我在那里听说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我了解事实。”

一对青年男女在请愿书上签名后,走到真相横幅前认真阅读,女士边看边说:“太不能接受了。”男士也摇着头表示:“太恐怖了!”他们流着眼泪向法轮功学员表示,一定要到网上去了解更多的信息,让更多的人来呼吁制止迫害。

另外,有三名悉尼纽因顿学院(Newington College,独立私校)的学生路经真相点,看到真相横幅,并接了递给他们的真相资料。他们边走边看手中的真相资料,在前面的一位正在征签的法轮功学员跟前停下,一一签了名。他们表示,这种迫害是罪恶的,我们应该签名制止它。

当天,有些华人还在真相点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


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传播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开学的第一个星期五,校园里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学生活动日,校园中心从Low Plaza广场到南边的Butler Library图书馆门前,排满了三百多个学生活动组织的桌子。哥伦比亚大学法轮大法俱乐部也像往年一样参与了这一活动,法轮大法俱乐部的桌子上有介绍法轮功的中英文材料,还有精美的纸莲花。许多人停下来观看世界各地学员炼功的照片,并签名参加每周在校园介绍大法的教功班。

有些学生听说过一些中共为迫害大法而制造的各种谣言,一位女生问:“这个组织是搞政治的吗?”一位俱乐部成员,也是法轮功学员向她解释了中国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动机,以及法轮功学员为让人们了解迫害真相而付出的种种努力,法轮功没有任何政治目的,那位女生很快就明白了。

很多中国留学生从法轮功俱乐部的桌前经过时,都很吃惊的发现在哥大校园里还有法轮功俱乐部。他们纷纷拍照,打算与亲友分享。有几位学生停在几步远的距离,非常好奇但又不好意思走近,学员们微笑着提供给他们传单,他们就走过来试图解决心中的疑惑。有人问:“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自焚?”学员们善意的解释了法轮功的实际情况,以及在二零零一年所谓的天安门自焚,其实是中共为迫害制造借口而自编自演的伪案。

当了解了事实真相以及中共关于对法轮功所说的都是谎言后,很多人很快签名加入法轮功俱乐部的通讯录,表示希望更多的了解法轮功。

活动结束时,几十位学生和教员留下通讯方式,希望开始加入法轮功教功班。


“你们替老百姓做了件大好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

“你们替老百姓做了件大好事!”

〖江西来稿〗今天一个朋友来我处修电脑。他经常翻墙上网,很了解法轮功真相,我们每次见面自然都会聊这个话题。他在省城科学研究院工作,经常要下到地方搞调查研究,所以对现今社会和官场这些腐败的事情很了解。

今天我告诉他:现在我们全球法轮大法弟子们正在控告江泽民,而且都是实名控告。我的控告状已经邮寄到北京最高检察院。

他很兴奋,说要看看我的控告状。我把我的控告状的复印件递给了他。他刚看了几页就感慨地说:“你们替老百姓做了件大好事!不过只控告他一个人还远远不够,要把这个集团的人都抓起来,就象当年抓纳粹战犯一样,一个都不能放过。哪怕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们抓回来。”

我又说我申请了国家赔偿,赔偿金额是五十万。他紧接着说:“太少了,不够!”他手指着控告书说:“你看,法轮功被迫害了十六年,按我们这里平均年收入五万来计算,迫害十六年,那就是八十万。你应该申请八十万赔偿。”我说我们大法弟子不是追求名利,目的是要求还大法和师父一个公道和清白。

他离开时,我给他背了师父的经文《你再狂》。他笑着说:“这真是报应啊!等到抓江泽民那天,我要放鞭炮,从我家六楼一直放到一楼!”

“早年我差点就是法轮功了!江泽民最坏了!”

〖河北来稿〗“早年我差点就是法轮功(学员)了!江泽民最坏了!”一位女士这样说。

原来,这位女士刚要学炼法轮功,江泽民就开始迫害,吓得她不敢炼了。现在终于明白了真相,可是十几年过去了,她已经五十岁了,白白荒废了这么多年,她心里那个气哪!听说大街上贴出来“全球起诉江泽民”的标语和传单,她心里畅快多了。

“江泽民快要被抓起来了,咱们都退出来!”

〖大陆来稿〗前不久的一天,我和妹妹到大街上讲真相。见路边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骑在摩托车上,后座坐着一位女士,可能是他的妻子。看样子他们马上就要离开,妹妹迅速过去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并劝“三退”保命。

男士一听连忙说:“我退,我退,我入过团,也戴过红领巾,我叫某某。”妹妹刚问那位女士是否要三退,还没等那女士开口,男士忙说,“她也退,她入过团。”说着回过头来对那女士说,“你也赶快退了。”

他手指着东边说,“那边贴了好多(指诉江传单和标语),我全看完了,说已有十多万人控告江泽民了!”男子兴奋地边比划边说,“江泽民快要被抓起来了,咱们都退出来!”听他这一说,女士自然也同意退出中共邪党相关组织。

妹妹给她起了化名。俩人直说“谢谢!”高兴地骑车走了。


从曹刿论战说起

文: 同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左传•庄公十年》中记载了“曹刿论战”这样一个典故:鲁庄公和曹刿同坐一辆战车,在长勺和齐军作战。鲁庄公将要下令击鼓進军。曹刿说:“现在不行。”等到齐军三次击鼓之后。曹刿说:“可以击鼓進军了。”齐军大败。鲁庄公又要下令驾车马追逐齐军。曹刿说:“还不行。”说完就下了战车,察看齐军车轮碾出的痕迹,又登上战车,扶着车前横木远望齐军的队形,这才说:“可以追击了。”于是追击齐军。

打了胜仗后,鲁庄公问他取胜的原因。曹刿回答说:“作战,靠的是士气。第一次击鼓能够振作士兵们的士气。第二次击鼓士兵们的士气就开始低落了,第三次击鼓士兵们的士气就耗尽了。他们的士气已经消失而我军的士气正旺盛,所以才战胜了他们。我看到他们车轮的痕迹混乱了,望见他们的旗帜倒下了,所以下令追击他们。”

由此,我想到眼下法轮功学员的诉江大潮。现在就是邪恶集团士气耗尽的时候,大法弟子应像曹刿论战中的鲁军士兵那样,乘胜追击,尽除邪恶,把迫害元凶送上法庭。

迫害初期,邪恶十分嚣张,江泽民集团对大法弟子实行“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和“活摘器官”等灭绝人性的迫害。随着大法弟子放下生死、慈悲讲真相救度世人,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不再配合邪恶的迫害行动,就如同 “曹刿论战”中二次击鼓一样,邪恶的士气开始低落了。体现在人间,就是邪党一些职能部门的干部不再执行邪恶的迫害政策了。

而现在,随着参与迫害的邪党官员,一个个被以腐败的名义判刑,和越来越多的现世报应的出现,当年参与迫害的邪党干部个个心惊胆战,邪恶连老巢也保不住了、旧势力安排迫害的邪党干部,一部份因明白真相而不再参与迫害、一部份也急于“弃暗投明”抛出迫害元凶。从明慧网报导的一些事例就可以看出现在的形势:

事例一:六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时,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法院审判庭一庭对法轮功学员王秀香非法开庭。开庭的阵容倒是蛮大的,法官的位置上坐着四个法官,参加审判的中共人员共有八人,可这些人都着便装。王秀香严正告诉在座的人:法轮功不是×教!师父叫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你们说哪里邪?……法轮大法是宇宙的大法,大法师父是在救度众生。法院要求在非法判决书上签字时,老人写了:作废。 一个女法官说:走吧,走吧,快走吧!你老伴儿早在大厅里等着你呢,赶快回家吧!

事例二:五月二十五日河南淮阳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宪淮二审开庭,十多分钟就结束了,开完庭王宪淮在上车时还高喊:“法轮大法好!”体检时,王宪淮血压一百八十,还有几样病,看守所不收。一审的审判长马骏说:是送你回家还是叫你家里来人接你?王宪淮说:我自己打车回家。最后家里来人把他接了回去。

事例三: 七月十一日下午,河北两名法轮功学员在市区讲真相,被绑架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警察告诉“你们坐凳子歇着吧”,就没人管了,也没人讯问做笔录。直到有警察暗示说快到外面去吧,将人释放。

事例四:河南省某市一法轮功学员发放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到某派出所。法轮功学员告诉在场的警察:法轮功是佛法。历史上迫害佛法的都没有好下场,我是不想把你们推到不好的那一边去。有的警察点头,谁也不问了。然后,警察很和气地让法轮功学员“上街吃饭”,学员上街吃饭的时候,没有一个警察跟着。学员吃完饭,又回到派出所坐着。警察又过来说:“你上街吃饭去吧!”又低声说:“别回来了!”

这些事例在邪恶迫害高峰时是没有的。当时,江泽民集团用官位和金钱绑架各职能部门的干部集体参与迫害,在“杀人放火可以不管,法轮功不能不抓”、“各地有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的,党政一把手就地免职”的邪恶政策下,即使是有良知的警察也不敢私放法轮功学员。随着大法弟子在魔难中用大善大忍之心救度着世人,随着三退人员突破两亿,随着中国大陆各阶层民众的觉醒,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终于走向了没落。

明慧网报导,从五月底到八月十三日,已有超过十四万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诉江状副本。历史正在展开新的一页,我们每个人如何摆放在其中的位置?


孙子地中海贫血病痊愈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我的孙子四岁的时候,经四川华西医院确诊得了地中海贫血病,这个病在当地很少见,听医生说比血癌、白血病还凶、还严重,治愈率基本为零,还必须做骨髓移植,需要六十万人民币,而且要到北京去做,还不一定会成功。

那个时候我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狱中迫害,我出狱的时候,孙子快满五岁了。看到孙子的肚子大的象一个鼓一样,走路非常吃力,雪白的一张脸很难看,嘴唇没有一点血色,我心里很难受。

那时孙子每天都要去医院输血,稳定病情,到北京去做骨髓移植,家里根本无法承担昂贵的医药费。儿子、儿媳都认为没有任何希望了,都不愿意医了,尽量满足他,给他做些好吃的,实际上孙子已吃不下什么东西了。当时他的脾脏已坏死,必须手术切除。

在这种情况下,我把孙子接到我家中(原来在外婆家),每天让他听师父讲法,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当时到本地医院做脾脏手术,人家不接收,到重庆三军医大医院还是不接收,怕担风险。后来我市一个医院的一个年轻的医生看到孩子可怜,愿意冒风险收孙子住院,在做手术时取出一个七、八斤重的坏死脾脏。孙子虽然只有五岁,做完手术下来连哼都没哼一声,只是不说话,两只眼睛只是看着。

下一步要做骨髓移植需要六十万,对我们家庭来说经济上根本受不了。我知道只有师父,只有大法才能救我的孙子,每天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孙子也是有缘人,他很相信,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现在孙子已满九岁了,马上就要上三年级了,脸色红润,每天蹦蹦跳跳的,成了一个健康的孩子。

我孙子也说自己得的是绝症,医不好,是大法师父救了他,而且很相信大法,现在每天睡觉都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辽宁省阜新市610头目栾利民恶报死亡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原辽宁省阜新市政法委书记(610头目)栾利民迫害法轮功遭报得癌症死亡。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栾利民直接指使阜新市海州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以监听、跟踪、堵截方式绑架了阜新市五名法轮功学员。其中耿素凤、张忠仁、马清元被非法判刑。

张忠仁,曾被评为国家建设部劳动模范,他的事迹曾在辽宁省巡回演讲,这次冤判使他在锦州监狱被迫害的咳血,拍片检查肺部已烂,是肺结核和糖尿病症状。耿素凤,原品品尝尝饭店老板娘,曾被评为市劳模、政协委员,还曾任私营协会副会长。当初海州公安分局非法起诉这三名大法弟子时,因证据不足,海州区法院两次开庭均驳回。但是栾利民等唆使海州公安分局做伪证、罗织罪状,经暗箱操作,强迫海州区法院非法判刑。

善恶终有报,只争早与迟!昔日的薄熙来、李东生、周永康、徐才厚等均处高官要职,都曾威风一时,迫害法轮功都心狠手辣,但等待他们的不仅是落马入狱,其实还有更大的清算在后头。就连曾经的国家主席江泽民因迫害法轮功早在2002年就在国外被刑事控告,如今仅从今年的5月到7月就有国内外6万余人控告他到北京最高检和最高法。

佛法威严与慈悲同在,望如今还在与《宪法》抗衡,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非法指令”的公检法司人员们审时度势,分清善恶,为自己及家人的未来负责。大法弟子不惧艰难地讲真相就是不愿看到你们因参与迫害好人而成为江泽民一伙的陪葬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