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世界法轮大法日特刊(6)

发表日期: 2016年6月21日
节目长度:62分4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5,015 KB

58,83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6年6月16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空中明慧周刊》——【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特刊,今天为您播送“二零一六年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编之六。明慧编辑部本次征稿所面向的读者群为尚未走入大法修炼的社会各界人士,包括对法轮大法还不太了解、甚至有各种误解的人。

这期节目包括以下内容:
说说我家走進大法的前与后
昏迷53天苏醒 我丈夫得李大师救命
修路的老人
明白真相 收获幸福
新学员:翻天覆地的变化
姐姐受益迅速恢复健康

首先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庆祝513】征稿——说说我家走進大法的前与后

我家在河北省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在庆祝“法轮大法日”到来的这喜庆日子里,我想与您分享的是我家在修炼法轮大法前后的种种故事。

丈夫二十五岁那年因食物中毒险些丧命,经当地医生的及时抢救总算活了下来。自那以后,身体好点时能干点活,只要累一点,就又出现象中毒似的状态,只好再去用药,用药身体就好一些,不用药就很虚弱。反反复复,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家里的积蓄全用完了,只好硬扛着,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一家四口,六十多岁的公公长年气管炎,还有肌肉萎缩性肩周炎,也是什么都干不了的。我还有一个不到一周岁的儿子。一家四口的希望就靠丈夫了,没想到这个顶梁柱却什么也顶不了,连自己那点地都种不了。这种既没钱又没粮,还有两个病人的日子实在难以承受。我的娘家在南方,我心里那个急有谁能知道,谁能与我分担!

在无法承受的时候我常常想离开这个家,还偷偷地跑过,但每次都被庄里人把我找了回来。我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古怪,看什么都不顺眼,见谁都烦,一肚子的怨气,动不动就跟人发火,常常一个人偷偷地哭,不知路在何方……

一九九五年夏,丈夫开始炼法轮功。没炼几天他的病居然就好了。看到他身体变化得如此之快,我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厉害的病怎么可能好得这么快?抱着一颗好奇心我就看起了他的那本《转法轮》。

边看边想,《转法轮》是教人如何做一个好人的,告诉人善恶是有报的。看完了这本书才真正明白:原来《转法轮》是本教人如何修炼的书,炼法轮功就是修炼啊!从那以后我也开始炼法轮功了。

我尽量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从那就不再想离开这个家了,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吧,不管再苦再累我都忍着。过去对邻居不友善,现在左邻右舍我都能和睦相处了。

庄里人看到我们家的变化,都说是法轮大法救了这一家,法轮大法真好。很多人也来和我们一起炼法轮功了。

我们一家在大法中受益的故事太多了,只写几件事吧。

二零零八年腊月十五那天,丈夫的脚趾被汽车压掉了四个,只有小脚趾还有一点皮连着。司机马上把我丈夫送去医院请医生给对接。医生说脚趾血管太细不能对接,即使接上了也很难成功。听医生这么说,没有经过医生的任何处理,也没打止血针,只是用纱布把他的脚缠了几层,我们就请司机将我们送回家了。

到家后,丈夫便学法炼功。说来也神奇,丈夫的脚趾掉了四个,却没有流很多的血,只有纱布上染了点血,整个脚背稍微有一点肿。他说只有一点点疼。听别人说,一般人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整条大腿和脚都得肿得很粗的,不打止血针是绝对止不住血的。那疼痛简直是无法承受的。而丈夫坐在那里与我们谈笑,好像没发生什么事一样,一点痛苦的样子都没有。

司机先拿来一千元钱,说给我丈夫买点营养品补补身体,我们一分钱也没要,后又拿来五万元做赔偿,我们也没要,司机非常感激。

这事一下传开了,人们都不相信在这个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人,给钱不要?别人讹钱还讹不着呢。有些人就抱着质疑的态度到我家来看我丈夫。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走了十多里路也来看他。当这些人看到这一切都是真的时,都激动地说:“真是神迹!”这些人成了活传媒,传播着大法的神奇和大法弟子的善。有很多人主动向我们要大法真相护身符,几个原来怎么说也不“三退”(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的,现在都主动找大法弟子做了“三退”。

时间不长,丈夫的脚就痊愈了。

二零一五年夏天,丈夫用无齿锯锯东西,砂轮片突然破碎,一只碎片飞向丈夫右肋的下腹处。那天他只穿了一件衬衣。我听到巨响,跑到跟前一看,只见丈夫手捂着伤处,说不出话来。我看到地上打碎的砂轮片,一下明白了,急忙给师父上香,求师父保护,安慰丈夫说:“没事的,有师父保护。”

事后丈夫说:当时内脏就像遭到了一股无比巨大力量的冲击,听到“哐”的一声巨响,心脏震得喘不过气来,肚子好像破开了一样,双手不由自主的按到伤处。

过了一会,我让丈夫慢慢松开手看看肚子怎么样?丈夫不敢松开,怕一松手血就会冲出来,还让我找来卫生纸。当他慢慢把手松开来一看,只是皮肉之伤,有一点点血迹而已。

当时我俩感动的连声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我把这事告诉儿子,儿子吓了一大跳,我赶紧又说:师父保护了你爸,只是皮肉之伤。儿子也激动地说:“谢谢师父!

人们说:这种情况下,内脏都得絞碎的。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师父保护,我丈夫会怎样!

儿子小时候有一次掉到了一丈多深的水井里,孩子身体哪儿也没受伤;有一次丈夫骑摩托车,前轮都掉到河岸下面去了,车却戛然而止,人与车都没有掉下去。

在这些年的修炼中,遇到的惊险事很多,但在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下都一一化解。

一次我骑电动车去上班。在一个十字路口停车等绿灯。这时从右边路口驶过来一辆轿车拐弯拐小了,撞到我的车上,把我的车头撞坏了,车把也不能动了。肇事司机很抱歉的问我怎么样?当时我只想到司机一定有急事,拐弯才开那么快,别耽误了他办事,赶快说:你走吧,没事儿,我是学法轮大法的,不会讹你的。司机说:给你钱你自己修车去吧。我没要,催他快走吧。

司机走后,我把车推到修理部。修理工一看就知道车是被人撞了,他急忙问:你跟他要了多少钱?我说没要钱。修理工不相信我会不要钱就让司机走的。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大法的,他听后赞叹道:“大法弟子真是好,只有法轮功才能教出这么好的人。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太不应该了!”

车修完,我问修理费多少钱?修理工说:“不要钱,你的车被撞成这样你都没要人家一分钱,我也不收你的钱了,向你们大法弟子学习做个好人。”

看到世人本性的流露,我心里倍感欣慰。到了单位,我把刚才撞车和修车的事告诉同事们,他们都说:法轮大法真好,大法弟子真好,修理工也好,看来中国的希望只有法轮功了。

谢谢师父!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小双的文章:【庆祝513】征稿——昏迷53天苏醒 我丈夫得李大师救命

二零一六年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我把发生在我家的奇迹写出来,向伟大慈悲的师父致以崇高的敬意和万分的感谢!

我是一九九五年八月为祛病健身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学宝书《转法轮》,知道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他是佛家上乘功法。法轮大法有严格的心性要求,必须按照“真、善、忍”去做才能祛病健身。于是我时刻按修炼人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遇到矛盾找自己,更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认真学炼五套功法,很快肩周炎、痔疮等不治而愈。

我对丈夫说;这么好的功法,你也学吧!他说:你炼你的,我以后再说。也许是机缘未到吧,但我每天都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上午,外面下着小雨,丈夫从单位下班骑着摩托车回家,不幸途中被玉田县一辆拉瓦的货车撞上。肇事者想要逃跑,被一旁的好心人拦住。司机不得不打电话报警,并打了急救电话。

丈夫被送到了县人民医院。当时我的母亲正好在我家,她也修炼大法。当我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头“轰!”的一下,仿佛天塌了……母亲却很平静,在一旁安慰我道:咱家里的人都是修炼大法的,他不会有事的。师父说过:“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转法轮法解 》〈在济南讲法答疑〉]。

我和母亲赶到医院,已经看不出丈夫的模样了,整个人被泥、血混合包裹着。经医生做CT检查,结果是:重度颅脑损伤、多个部位脑干挫伤,而且脑浆、血块混合到了一起无法开颅治疗。当时正值北京的脑科专家也在场,经会诊说只能保守治疗,用冰块降温,保持35度体温,由自己慢慢吸收脑中的血块。

为了不震动大脑,医生给他把气管切开,从脖子上插管呼吸、咳痰,整个身上接满了各种仪器和管子。我和母亲在旁不停地呼唤着丈夫的名字,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他。

第三天复查,发现病情恶化:呼吸微弱,瞳孔渐散。丈夫的主治医师李医生找到了我们家属,说病人伤的太重,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不用抢救了,并开了病危通知书,让我们回家准备后事。

我对李医生说:我是修炼大法的,有师父保护一定会有奇迹出现的,请尽您最大能力抢救吧!李医生说:但愿如此吧。我双手合十,心中对师父说:“师父啊,救救我丈夫吧,只要能活过来,无论如何都要让他也修炼大法。”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抢救,奇迹真的发生了:丈夫又有了呼吸,连医生们都觉得不可思议,连声说;“奇迹,真是奇迹!”当医生从抢救室出来告诉我们这个好消息的时候,我激动的满脸是泪,心里知道这是师父救了丈夫,师父在管着我们。

手术后,医生说这个人即使好了也是个植物人。昏迷这么长时间不省人事,所有的医护人员和亲朋好友都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只能是维持一天是一天。

我每天用mp3给丈夫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和大法弟子的歌曲,每天用鼻饲(从鼻子插管直接到胃里,然后用注射器注入)喂他牛奶等流食。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十天、二十天、三十天……,直到第五十三天,丈夫终于睁开眼睛,手、嘴开始动了,有了知觉,但不会说话。李医生问他:“认不认识周围的人?认识攥攥拳头。”丈夫攥了攥拳头表示认识。我问李医生:他的手、嘴都能动了,为什么不能出声和说话?李医生说;“气管切开,气流漏掉不能发音。”他气管切开都快两个月了,还不能说话?我就问李医生:“那为什么前几年中央电视台报道‘天安门自焚案’中的小女孩刘思影,住院气管切开才四天,就能接受记者采访,不但说话清楚,还能唱歌呢?”李医生笑了笑未作回答。

显然央视播放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是栽赃陷害法轮功。

又过了十来天,丈夫勉强能说话了,但声音沙哑。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是李老师把我从地狱救回来的。李老师还亲自给了我两碗药喝了。没有李老师我早就种到地里了。我也要炼法轮功。”

现场的北京脑科专家王医生对我们说:“从医这么多年还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真是医学史上的奇迹!”在场的医生、护士、亲戚朋友也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神奇,目睹了一场生与死的抉择。

现在我和丈夫每天都遵照师父要求的“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学法、炼功从不间断。丈夫现在也能做些简单的家务活了,一天比一天好。

修炼法轮大法不仅能使修炼者祛病健身,真是象师父在《转法轮法解 》〈在济南讲法答疑〉中所说:“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是法轮大法给我一个完整的家,给我丈夫第二次生命,我对师尊的感恩无以言表,叩谢师尊!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高瞻的文章:【庆祝513】征稿——修路的老人

我家住的地方是市郊的菜农居民区,村上的柏油路年久失修,坑坑洼洼,七叉八叉的土路更不用说了,不但坑洼严重,而且泥泞得很,雨天、雨后、雪后,连推辆空自行车都推不动,走不了几步大粘泥就把车轮烀住了。

我想,这事我来做,修炼人不首先应该是好人吗?大法师父也教我们要为他人着想,于是我决定修路。

超泥的土路我要做三道工序:第一,要用建筑垃圾的硬块把坑洼找平;第二,用土覆盖找平;第三,用炉灰焦再找平覆盖,这样路平了,雨天就会畅通了。可是这三道工序的难处有多大,开始是想不到的。建筑垃圾硬块容易找到,可土和炉焦子是得花钱买的,有料去填坑时,刚停下车还没来得及卸车,对面来车了,窄路无法错车,又得拉走找到错车的位置。为此不得不在深夜中施工。

村上的柏油路怎么修呢?我用同样的柏油路沥青料来填补。哪里有这种料啊?找到了!每年市内都要新修马路,施工时, 一些多余的沥青料和裁减掉的柏油料就在马路两边扔着,是要丢掉的。我就及时把它们拣回来积攒起来,然后在高温天用来修补村里的柏油路。修补柏油路,越是高温天效果越好,料软容易摆弄,效果好。当然,干活时,一个白发老人,汗水涟涟,衣服象浸水一样粘在身上,这种形像让路人瞩目……

村上主路修好了,多条土路修好了,到现在我整整坚持了八年之久。由于我一边修路一边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大家自然就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背地里人们都管我叫“法轮功”,“义务修路的法轮功”。

一天,有个人坐小车经过我村,看到我在柏油路上填坑补缝,就下车问我叫什么名字,电话号码?我就把房东的电话号码给了他。

有一天房东来找我说交通局找我有事。我去了才知道那个要我电话号码的人是交通局局长。他有两次经过我村时都看到我这个老人一个人在修补村上的马路,所以就把我叫去了。

他说要送我些礼物,并要制作节目上电视。让我订一下哪天在哪个部位修路,让记者去现场采访。

我说:“谢谢局长,我不要礼物也不上电视,你也不可能做到。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你敢在节目中说这是大法弟子在修路吗?”他很惊讶,然后说:“我们不提法轮功不行吗?”我说:“那不行!我不想要常人的名誉,再说如果我就是个常人,我也不会做这件事情。”

我告诉这位局长,我现在已经七十岁了。我曾得过两种癌症,大夫宣布我没救了,活不了一年了。于是我修炼了法轮功。学炼法轮功只两个礼拜,我就全好了。我现在比年轻时还能干。是大法师父让我做好人,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才这么做的。今天我来了,别白来,有两件大事得告诉你:一是,告诉你大法真相,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住了这九个字,有灾难时诚心默念,立即见神奇。法轮大法师父不看人从前的过错,只要诚心认同大法,默念就有效。你要能“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就更平安了。二是向你反映一下群众的意见:这村上柏油路都破损到这样了政府也不管,人们都说,这钱都让当官的给贪污了。您当这个局长,听到老百姓这些话感到心安理得吗?

不久,修路队的工人来了,把村里的柏油路连续压上了两次厚厚的沥青料,比中央大马路还光亮呢。村民们也都知道了这事的原委。

村里园田地的路没人修,其中有三十多户共用这条路,坑洼难行,谁也不修。一个村民找到我让我修,他是这个片的片长,他说:“我是片长,我负责给你凑钱。”十几天后我就把路修好了。我不让片长凑钱,我说我一直是义务修路。

这三十多户村民见到我不说别的,只喊:“法轮大法好!”都是用“法轮大法好”跟我打招呼。他们当中有的“三退”了,有的还没有“三退”。我就问:“你‘三退’了吗?”“我退了,我认识你之后,才同意让别人给我退的。我要不认识你呀,真不知道大法这么好。谁能做到你这样?”

在修这条路期间,我车停在哪儿都有人往车里装东西,如:蔬菜、水果之类,也不知道谁送的,他(她)们也不想让我知道。

开始修路时,我是用人力三轮车,土名叫“倒骑驴”。后来我买了个二手电动三轮车,效率高多了。我把这三轮车装饰成大法真相宣传车,一边修路干活,一边向人们介绍大法。车体的后档板上写的是:“高瞻义务修路”,附上电话号码。车的左侧是:“绝症逢生不忘恩,恭行‘真、善、忍’,无私无我爱众民,慈悲筑平安”;右侧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救大天机,不看从前善与恶,诚念即见喜。”

村里人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派出所自然也知道。那他们是怎么对待我的呢?

住地派出所的片警知道我的房东招了个炼法轮功的租户,就通知房东撵我走。村干部得知消息后就把我的事情介绍给片警。片警就不再撵我了。大法弟子控告江泽民大潮兴起后,片警来到我这里,向我道歉说:“你在这里给这一方带来了福份,我撵你村民是要抗议的,你就好好在这住吧,你可不能走。”

下面请听湖北 小丹的文章:【庆祝513】征稿—— 明白真相 收获幸福

我第一次知道法轮功是在一九九九年的暑假。当时电视、报纸上对法轮功的污蔑铺天盖地。像大多数被欺骗的人一样,随着被邪党喉舌媒体的洗脑,我对大法是仇视的,尽管我之前从没有听说过法轮功,也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

再一次听到“法轮功”几个字,是在学校里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我们从相识、相知到相恋,直到现在的相濡以沫,说起来像电视连续剧那样长,那样曲折。

对于我们在大学时期的恋情,我们是认真的,我们都彼此当对方是自己相守一生的伴侣,当他告诉我他父母都是坚定的法轮大法弟子时,我震惊了,一时难以接受,尤其是得知他本人也是法轮功的忠实支持者时,我痛苦万分。

他细说了他的家庭状况:他的父亲是一名人品高尚的优秀教师,为坚持信仰,曾去北京上访,到天安门前打横幅而被开除公职,并关押过多次,至今生活艰难……

他说给我时间考虑一下,做出选择。无论从哪方面看,他在我心目中都是优秀的、完美的。尤其是他待人的真诚和善良,在现在社会里很难再找寻了,同时我割舍不了这段纯真的感情,我发现我这辈子无法离开这个人了。痛苦中我还是选择了和他在一起。但好像心头上总是笼罩着一层阴影,后来才明白那是中国媒体对法轮功的污蔑、颠倒黑白的渲染造成的。

后来,通过和他家人的接触,我发现他炼法轮功的父母不像媒体中宣传的那样,相反,尽管我从不给他们好脸色,他们从不责怪,还叮嘱儿子要对我好,要体谅我离家远,一个人不容易。他们根本不像媒体说的那样“吃人肉、喝人血”,而是和我一样吃饭喝水。渐渐的我对电视上那些关于法轮功的宣传开始怀疑,但是我表面态度上还是对他们很冷漠,心里仍然抵触法轮功。

我和丈夫于二零零六年结婚,婚后便一直渴望有自己的孩子,可是到了二零零七年暑假,结婚一年多了肚子还是平平的,我很着急。于是在六月底,我和丈夫去妇幼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五雷轰顶,丈夫身体正常,没有问题。而我的身体有很重的炎症,输卵管堵塞,医生说我不可能正常怀孕了。绝望、自卑冲垮了我的世界,这样大的打击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就好像是世界末日了。

从那时起我整天以泪洗面,我一遍又一遍的问丈夫:“怎么办哪?我生不了孩子,你会不会不要我?”丈夫说不会的。我还不放心继续追问:“你不介意你父母还不介意?况且我对你父母又不好。”丈夫扳过我的肩,让我看着他的眼睛,真诚的对我说:“我打电话跟爸说了你的事,他叫我们别听医生的,说你一定会有自己的孩子的,要每天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追问到:“那要是还怀不上呢?”丈夫说:“不会的,很多人念这一句话,出现了很多神奇的事……”我又追问道:“如果还怀不上呢?”“那就领养一个,我爸这样说过。”他补充道。

我的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所听到的,此时我想:炼法轮功的人真会那么好吗?我丈夫又说到:“你一定要每天诚心的念那九个字,你试一试又不会少点什么。”丈夫期待的望着我。

此时的我无路可走,于是心里暗暗下决心:“我每天念几遍,有效果我就相信法轮功好;没效果我再也不信了。死马当活马医吧。况且,那些医生都下了那样的诊断了。”

从那时起,我每天都要念几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时候心很诚,有的时候又不相信这一切。公公婆婆不时到我家里来开导我,婆婆还带我找她认识的医生,想方设法帮助我放松思想上的压力。

这年九月学校开学不久,我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这样的神奇,让我相信法轮功非同一般了,我对公公婆婆也刮目相看了,与他们的关系也通过这件事改善了很多,他们再跟我讲法轮功的真相时,我也能够听进去一些了。三尺头上有神灵,我再也不敢乱说了,从此再也不说对法轮功不敬的话了。并且在他们的劝说下退了团、队。

世事多磨,随着孩子的降临,我的父母来到我身边照顾我,他们对大法的态度就像一九九九年时的我的翻版,他们成天的在我耳边说诋毁大法的话,怕我受公公婆婆的牵连。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思想又开始动摇了,又对公公婆婆恶语相向。出生才八天的孩子,在我们的争吵中,因为病理性黄疸住进了医院儿科重症监护室,拒绝探视,可见孩子的病情多么严重。

孩子在医院住的一个星期,大人也每时每刻受着煎熬。那一个星期,公公婆婆每天从农村赶来,只为在窗户外面看孩子一眼。

一个星期过去了,孩子的病情不见好转,医生说最少要住两个月才有效果。两个月?我们都被吓住了,每天八百多元的开支,在二零零八年可不是个小数字啊!两个月下来,要花多少钱哪?孩子住院的八千元押金还是向同事借的呢。无奈,我们第八天早上强行将孩子接出了医院,还签了后果自负的保证书。

出院后,公公婆婆每天叮嘱我要在孩子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一次我非常诚心的每天念,我想我的孩子快点好起来。而我父母每天叫我把孩子送到医院去,就是卖房子也要去医院看病,而且每天仍旧说诋毁大法的话,我整天被吵得头疼欲裂,实在受不了了,跟父母大吵一架,让他们回老家去,告诉他们再不走,我迟早有一天会离婚的。我的父母哭着骂我忘恩负义,还说再也不认我这个女儿了。

父母回老家了,我的家也恢复了平静,眼见着孩子的病也一天天的好转了,我和公公婆婆的关系,在我将心比心中得到根本的改善,他们才是真正对我好的人哪!过去不管我怎么对他们,可他们还是对我一如既往的好,尽管公公婆婆的经济很困难,然而他们从不主动问我们要钱,要强行给他们钱时才收下,并且处处还为我们考虑,试问这样好的公公婆婆世上哪里去找?从这些虔诚的大法弟子身上,我真的看到了法轮大法的光芒。

在公公婆婆的影响下,我看了多本大法书籍,看了很多真相资料,我对大法的理解也渐渐深入,我现在完全相信了大法,或许有一天我会加入修炼的行列,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徒。

同时,我能有今天的转变,还得益于我的丈夫,我和他境遇的差异,让我不得不正视大法对人命运的作用。

我丈夫自始至终就是一个坚定的大法支持者,用他的话说:“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自己的父母?”他在读高中时,平时成绩总是倒数几名,高考中竟然考了五百二十多分,上了二本学校。他大学四年英语没过四级,政治还补考过,可是他找工作却异常顺利,用人单位抢着要,还搭上了非一本大学毕业生解决编制的末班车。

我们都是教师,在学校他带的班在平时考试也好、高考也好,总是名列前茅。他是学生评价的“最好的老师”前十名中的第一名。年轻的、年老的同事都愿意和他交往。别人一句话,他能帮忙的必定帮。不是因为他是我丈夫,我才这么说,只要是认识他的人,哪个不是对他赞不绝口?作为他的妻子,我以他为荣。

反观我,人生的际遇跟他比,云泥之别。高中时我成绩优异,是稳定考一本院校的苗子,结果勉勉强强考上了二本学校;大学成绩优异,英语四级一次通过,我找工作却一波三折,虽然最终能和丈夫同在一个学校教书,但至今财政编制问题还没有解决,也许还有被解聘的危险。说到带班的考试成绩,难以望其项背,运气不好的话,所带的班的成绩会在倒数徘徊;论到师生关系,学生对我的评价平平。

这么大的差别,仔细想想真的是源于我们对法轮大法的态度,说白了,他坚信大法,大法师父就保佑他。我当初仇视大法,被谎言蒙蔽不了解大法真相时,倒霉的事就时刻伴随。

其实我是一个有思想的人,诸多的事实和遭遇,岁月的蹉跎,慢慢的磨砺出我对事物的判断,选择了相信大法,理解大法弟子,我的人生也因此有了转机。工作的种种问题现在都不是问题了,得益于萍水相逢的大法弟子们的倾力帮助。

随着我对大法的日益理解,我的心胸开阔了,看到学生也不觉得那么讨厌了,我兢兢业业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尽管带的是差班,我也没有怨言,与学生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了。思想转变后,班上很多学生把我当朋友呢,对我的评价和以前是天壤之别,对我的评价也着实让我感恩大法的威德,我受法轮大法法理的影响,对学生只不过付出了那么一点点善的关爱,却得到了潮水般涌来的赞美,让我收获了真正的幸福。

因为我选择了相信大法,我腹中又孕育了有缘的生命,将如愿为家里再添一员。此时此刻的我沐浴在幸福中,真是睡觉也笑醒了。

大法的师父说:“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 出自《转法轮》一书]。这句话深入我心。这个社会因为虚伪造假成风,所以真诚待人就显得那么可贵;因为人心不古,一切向钱看,所以心地善良就显得极其难得;因为世事纷扰,人心浮躁,“让他三尺又何妨”忍受了个人的委屈,才没有拔刀相向。与人发生了矛盾不找借口,一味的找自己的原因,只有有胸怀的人,善良之人才会做到。这样的人就是大法弟子。我现在从内心敬重他们,尽管我现在做人与他们有不小的差距,我愿意向他们靠拢,努力做一个高尚的人。

衷心希望我的经历和改变能帮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支持大法,做一个胸怀坦荡、正直、善良的人。

下面请听大陆法轮功学员桃花的文章:【庆祝513】征稿——新学员: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今年五十九岁,原是媒体从业人员,已经退休,二零一二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四年来,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活的越来越有奔头,深深感受到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一、看清谎言,走進大法

过去因为江泽民小人妒嫉,在全国各种媒体上铺天盖地的污蔑法轮功,导致我多年来对法轮功没有好感。我的亲戚修炼法轮功,当这位亲戚给我讲法轮功的美好时,我根本就不相信。噢,你说炼功能好病就好啦?我爸那时候天天练气功,这功那功练了好几种,照样得病,照样去世;我炼过某个气功,练得浑身乱动,神魂颠倒,还不是照样病到现在?!你说美好就美好啦?都是骗钱的。所以,我当时拒绝了这位亲戚,但是我收下了亲戚给我的二零一零年神韵光碟,因为我小时候在学校时是宣传队的,跳过舞蹈、唱过歌,算给她点面子。

上电脑打开光碟一看,震惊了,这舞蹈跳得简直太好看了,服装、天幕、音乐、演员的基本功、舞蹈的编排,全是高水平的,美不胜收,那歌唱家们的嗓音真是好得无法形容,我活这么多年没有看过这么精彩的节目。我就嘀咕:如果法轮功是骗人的,搞这么精彩高超的节目是为了什么?费这么大力气骗钱?可是人家给我光碟,也没要我一分钱啊!肯定有更大的缘由。

于是想要究根问底,上网翻墙看了不少真相,认真看了有关法轮功的文章,方才发现以前的很多宣传确实是污蔑法轮功的,尤其“自焚”是假的,法轮功祛病健身确有奇效。丈夫时常也劝我炼炼试试:“亲戚怎么会骗你呢?!你看你一身病,说不定炼炼(法轮功)就好了呢?不好也不损失什么啊。”

我想,可能法轮功是真的好吧?否则全世界将近上亿的人都在修炼,怎么解释?他们有些人还是教授、科学家、大学生、企业高管,他们的知识水平肯定不低呀,他们也不傻呀。他们都在修炼,那肯定法轮功确实有过人之处了。倘若真如此,共产党宣传的就都是谎言了。那么,我就看看到底法轮功是什么。这样,我抱着了解法轮功的心理,走進了大法。

二、一本天书,越看身体越好

亲戚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叫我先看,我当时还颇为不解,炼功就炼功嘛,看什么书啊?又一想,我这辈子看过多少书了,多看一本也无妨。于是,我就每天睡觉前看几页书,当催眠(我有睡觉前看书催眠的习惯),看了几页就睡着了,睡得真香,比看闲书睡得香多了。半个多月吧,我才看完一遍,我向亲戚汇报说:书看完了。

可是亲戚要我再看,反复通读。虽然心里不大情愿,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坚持着再看。我发现这本书绝然不同于我以前看过的任何一本书,书里不仅没有任何党媒宣传的“反动”内容,反而是一本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书,是修炼的书。作者用的是白话文写的,话虽浅显,道理却十分深奥,我这个自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生竟然看来看去的都没有怎么看懂,除了说要做好人、修炼能好病之外,好多内容还真是看的时候好像是明白了,可是再看时觉得还是不明白。

以前我看一本书,顶多看两遍,自学的考试书除外,但考试完了,就再也不想看了。可是这本书天天看,还真看不烦,这可真是奇怪呀。到现在,我把这本书看过无数遍了,放不下了,走哪都带着,一天不看都不行,身体越看越好。这是后话。

三、奇迹发生了

兴趣来了挡不住,我又上法轮大法网站下载了教炼功的录像学着炼功,师父教功真是细致周到,功法并不难学。我起初弯不下腿,因为膝盖剧痛,可是有一天炼第四套功法的时候,腿突然能弯下去了,疼痛不翼而飞,没有疼痛的膝盖回来了,那真是震惊无比啊!当时我就泪如雨下。天哪,奇迹在我身上真的发生了吗?我后半生不用坐轮椅了吗?

修炼大法前,我浑身是病,一岁不到就得了肺门淋巴结核,后来由百日咳发展为慢性支气管炎,长大了就成为哮喘,犯了病就喘的上不来气,浑身无力,举步维艰,十分痛苦。年龄大了,其它各种病都找上我的门:胃痛,十二指肠球部溃疡,有时痛得在地上滚;膝关节膑骨软化,上下楼梯都十分困难,下楼梯只能退着下;第四、第五腰间椎盘突出,犯起来痛得路都走不了,刷牙都能闪了腰,躺床上好几天起不来;高血压,颈椎狭窄,肩周炎,肺部感染,小便失禁(咳嗽一下就尿湿裤子),便秘,直肠前突等等。浑身从上到下简直没有一点好地方。这个素那个胶囊,这个头孢那个松,止喘药、降压药、胃药、腰痛药,各种药天天一大把一大把的吃,一天三次不能少一顿,每年还要输液十几天治肺部感染。药的档次越用越高,量越用越大,输液时间越来越长,效果却越来越差。医生说我膑骨软化没啥可治的,下半生可能要在轮椅上度过,并且可能有一天所有的抗生素都会对我毫无效果,我就只好无可奈何的等死了。那时活得真是绝望啊。

修炼大法没多久,我身上的那些病不翼而飞了,再也不用吃药了,家里几抽屉的药全扔了,修炼以来近四年多了,不再需要吃药、打针。从走路慢腾腾到健步如飞,从上三楼都休息到一口气能上十一楼。人也变得漂亮苗条了,我身高一百六十七公分,体重从六十二公斤下降到五十四公斤,一辈子黄焦焦的脸有了红润,皱纹也少了很多,眼睛里快要遮住瞳孔的黄斑也退下了,谁看也说我就是四十多岁的人。法轮大法真的是美好啊,一点都不夸张。

四、修炼大法后奇迹真多

修炼中遇到的奇事真是不少,无神论的人绝对不会相信。

因为我的变化太过巨大,太过神奇,丈夫也走入了大法修炼。他当时还没有正式炼呢,只是看了几页《转法轮》和神韵的节目,不到一周,他背上的两块突起的脊椎骨竟然在一个早上神话般地平复了,不是那两节脊椎两边皮肤上有原来敷药形成的深于皮肤色的疤痕,根本就找不到突出的那两块脊椎的位置了,这令我们俩十分震惊,这太不可思议了!

他才看了一遍《转法轮》,一直戒不掉的烟就戒掉了,再闻到烟的味道就恶心。修炼不到一个月,他的偏头痛、牙痛、失眠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二零一三年春的一天,五十九岁的丈夫到山坡上去修电线,一不留神从三米多高的陡坎上摔了下去,腰直接横撞在一棵大树上。当时虽然十分疼痛,但是他心里坚持想有师父在,没事。果然他过了一会就扛着梯子回家了。睡中午觉时,腰痛起不来,他默念着“法轮大法好”,求师父帮他,硬是坚持着起,半小时以后,坐起来了。到了下午,就完全好了。要是一般人,这个年龄的人这一下可能就摔瘫痪了。修炼三年多了,他天天睡的着吃的香,干活不累,精神非常好,人人见了都说他像四十来岁。

二零一三年的元宵节后,我母亲做了肾癌手术,一只肾被切除了。因为之前老母亲在学着炼功,也看了《转法轮》,因此,手术后,大家劝她到我这里来修炼大法。四月中旬,母亲来到我家里,当时老人家步履蹒跚,颤颤巍巍,一小步一小步蹭着走。到我家学法炼功不到十天,竟然能小步跑了。

去年,她胸闷上不来气,肚子硬梆梆的,三天没解大手,吓的住院了,各种检查,都查不出什么病,医生检查她肚子,说可能是癌细胞扩散,悄悄告诉我们要及时准备后事。各种输液,弄得母亲病情越来越重,衰弱的不能下床,饭也吃不下了,母亲绝望地常常哭。家人以为老人家就此要告别人世了,赶紧买寿衣准备后事。

看她病情越来越严重,我劝她还是要修炼,只有师父能救她,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好像清醒了,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说:“我要回山上去修炼。”又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晚转到医学院,在急救中心也是各种检查,检查不出所以然。第二天,老母亲拉下了大半盆黑便,一下子肚子软了。医生叫把大便拿去化验,认为肯定是癌症复发。谁知化验出来什么事都没有,医生觉得甚是奇怪。检查出来最后结果竟然是缺钾,小毛病而已。住了几天院补钾后,母亲出院了。我知道是师父救了她。

五、心性提高,人变好

修炼前,因为常年被疾病折磨,我脾气暴躁,心里不平衡:为什么独独自己如此多病,真是世上最悲惨的人。所以在家里三分任性,一丁点大的不如我意的事情都能使我暴跳如雷,又哭又闹,寻死觅活,折磨丈夫,怎么劝都劝不了,他怎么认错,我都觉得不到位,马拉松式的闹。有一次,我又闹事,没完没了,把多年来一直忍让我的丈夫气的一头撞上墙去,不是我拉的快,可能就撞死了。

那时我把利益看的比天都大,一分钱的亏都不能吃,买东西时,如果买得比别人贵点,几天都生气;商家如果多找了我钱,那真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一样,高兴好几天;捡到几块钱也跟发了意外之财一样,偷着乐。成天算计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把钱看的很重。

修炼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逐渐的放下了名利之心,对钱不再放在心里,谁占了我便宜,我一笑了之,买菜或上街吃饭时,连几角或一两块的零头都付给菜贩和店家,不少他们一分。去年新年前,上网买某直销品牌的润肤露,八十六元一瓶。拍下货后,卖家说马上新年了不发货,我就办理了退款。谁知道过几天却收到了货,我赶紧把钱给人家打过去;年过了后,卖家不知道怎么回事,又给我发来一瓶润肤露,我马上上网给卖家说明情况,办理拒收退货,卖家十分感动。我说我是修炼人,不会占你便宜的。

遇到令人生气的事也不生气了,向内找自己的原因,提高自己的心性。修炼后,家里不再有纷纷的战火,风平浪静。丈夫曾慢悠悠点着头,意味深长地说:“你早就该修炼(大法)了!”

修炼前,我总是觉得人生在世上不是简单的事,人有这么精密的身体,有这么聪明的大脑,怎么会活着活着就老得不像样,就死了呢?这不对呀。人死了之后,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吗?可是也想不通为什么不对。修炼后一下子明白了,人是有灵魂的,人活着原来有更高的目的,是为了返回到曾经的家——天国。修炼才能使人返回去!我真是万分的庆幸,此生遇到了大法,否则这生生世世的轮回还要多少年才能遇到回天的大法啊?!

修炼使我受益无穷,我对法轮功的认识翻天覆地,我的身体变化翻天覆地,思想认识也翻天覆地,从一个无神论者变为有神论者。这都是神奇的大法改变了我,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拨开了我人生的迷雾,指给了我回天的道路。

下面请听俄罗斯法轮功学员的文章:【庆祝513】征稿——姐姐受益迅速恢复健康

法轮大法从东方洪传到了西方,不仅使成千上万的西方法轮功学员身心受益,更使他们的家人、朋友受益匪浅,见证了真善忍的美好。俄罗斯莫斯科法轮功学员米哈伊尔讲述了自己两位家人亲身经历的故事。

姐姐受益迅速恢复健康

在二零零一年,我修炼法轮大法的第二年,姐姐意外的得病,确诊为附件肿瘤,迅速住院后,立刻做了两台手术,身体状况很糟。我早上去上班,晚上回家照看年迈、患有糖尿病的妈妈,夜里到病房中守在姐姐身边。

姐姐由于疼痛夜夜无法入睡。看着她的痛苦,我对她说:想听吗?我给你读《转法轮》,这是宇宙大法。《转法轮》书中说:“给病人念一念此书,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对业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姐姐同意了。

我给她读《转法轮》,就这样,她马上熟睡过去了。睡了一会,醒来后,姐姐跟我说:“你知道吗?我睡的是那么香!我感觉睡了三天一样,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我回答说:“你总共才睡了二十分钟啊。”就这样,姐姐由于听了二十分钟的《转法轮》,快速的恢复了健康。

学炼法轮功使母亲受益

母亲是东正基督教徒,每年都要去教堂过复活节。二零零一年,她还是决定要到教堂过复活节。尽管她是一位糖尿病患者,当时还是遵守了斋戒,身体很虚弱。

回家后,由于身体无力,母亲摔倒在地,失去意识。急救医生说,她像其他糖尿病患者们一样,病情正在不可逆转的发展着,需要看神经科大夫。

神经科大夫给开了很多药,有些是糖尿病患者禁用的。我下了一个决定,不买这些药,教她在家炼功,读《转法轮》,暂时先不用去学法组,在家里炼功学法。就这样,过了半年,母亲恢复正常了。

我的妈妈在家里由于我修炼法轮大法而受益巨大。恢复健康后,母亲自己能站起来了,她对我说:“米哈伊尔,要不是你,恐怕我这双腿就站不起来了。”

我明白,不是我做的,而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而给母亲带来了巨大的福份。谢谢慈悲的师尊,将如此神奇的大法传予我们。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特刊,就为您播送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